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 八百二十四、舞台剧
    台上灯光微暗,稀疏的雪花纷纷飘落,随着一阵音乐,婉转的歌声随之响起,“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啊,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身穿红色布衣的喜儿跳着芭蕾舞步上了舞台,她的舞步轻盈,身轻如燕,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屈不挠的坚强。

    随着音乐和剧情的发展,情节引人入胜,并且脱离了舞蹈而单独存在的芭蕾音乐,在欣赏上却更能引人遐想。

    台下的众人一瞬不瞬的看着台上歌舞剧,脸上时而露出莞尔,时而愤怒,时而激昂…似乎自己就是故事中的人物一般。

    直到演员下场,音乐渐止,台上的灯光重新亮起,众人依然沉浸其中,久久无法回神。

    主持人走上场,对着在场的众人微微一笑道:“感谢文工团带来的歌舞剧‘白毛女’,整部歌舞剧,旋律优美,故事感人,引人入胜。”

    “啪啪啪!”众人回过神,纷纷鼓起掌来。

    主持人扬唇浅笑,“在座的各位想必依然意犹未尽吧,没关系,接来下我们文工团的另一组小队,将给大家带来歌舞剧‘梁祝’请大家欣赏。”

    在一片稀稀落落的掌声中,主持人转身走下了台。

    台上灯光再次暗了下来,直到整片舞台变得一片黑暗。

    黑暗中,一阵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琴音轻柔,优美,呈现出了一幅风和日丽,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画面。

    在场的众人立即就被这优美动人的琴声给吸引住了,目光齐齐的看向了早已经变得一片黑暗的舞台,想要知道是谁弹出了如此扣人心弦的琴音。

    琴音慢慢从轻柔变的绵绵长长,幽远动听,仿佛正在阐述着一段浪漫而又凄美的爱情故事。

    台上,灯光渐渐亮起,一名身穿白色长袍,优雅俊秀的少年步上舞台。

    在场众人的目光,立即被少年所吸引。

    就在少年走上舞台中央之时,音乐突然转变,变得激情澎湃。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时,少年突然伸手往自己身上一抓,白袍飞舞,偏偏飘落在地上,紧接着,只见翩翩少年已经变成了一名,身穿黑色性感舞衣的漂亮女子。

    在场的众人全部目瞪口呆!他们无法想象,‘梁祝’竟然可以以这样的形式来演绎。

    女子嫣然一笑,身形一转,跳起充满了激情,现代感十足的桑巴舞。此时的她,如同一只终于突破了重重禁锢,逃出牢笼的自由小鸟。

    女子一曲舞毕,梁山伯的扮演者步上舞台,他同样一袭白袍,斯文儒雅。为了呈现出更好的舞台效果,罗舒特意让人从舞蹈学院找来了这名舞者。

    祝英台再次出现,已经穿上了那袭白袍。

    舞曲缓缓响起,这次是轻快的流水声,诠释出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初识的欢快心情。

    台下的众人莞尔一笑,全部的心神,都被台上的两人所吸引。

    灯光渐渐暗下,等到再次亮起时,台上出现了一张竖起的大床,大床中间是一面书墙,祝英台和梁山伯各占一边。

    “山伯,你睡了吗?”祝英台脸上满是羞涩、紧张,不知所措。这是她第一次与一名男子同床,心跳地好快!

    “还没!”梁山伯眉头微皱,似乎正在为某件事而烦恼、忧愁。英台身上涂香粉了吗?丝丝缕缕,让我无法入睡。

    “轰!”突然一道雷声响起。

    完全沉浸其中的众人,皆都被吓了一跳。

    随之动感十足的音乐声响起,大床消失,梁山伯与祝英台已经换上了华美的舞衣,跳着激情感十足的拉丁,热情的舞蹈将两人心中的挣扎、不知所措、怦然心动,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在场的众人见状,脸上露出了惊喜、新奇、惊讶…各种神色。这是一场视觉和听觉的盛宴,在众人的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后一幕“化蝶”,是全剧最为高潮的一部分,当祝英台跃入梁山伯的坟墓之后,舞台再次变得一片黑暗,此时,几十位女演员身披蝶衣,翩翩展翅,甚为美丽。

    与此同时,那扣人心弦的动人琴音,再次缓缓响起。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纷飞久徘徊,千古传颂深深爱,山伯永恋祝英台。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偏偏花丛来,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啊~啊~啊~”舞台上的每位演员,都像是带着对这段凄美爱情传说的感动在演唱,歌声也因此显得纯粹、清澈、动人。

    谢幕,众演员对着台下的众人鞠了一躬。

    “啪啪啪!”场内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的站起了身。仿佛要对这个节目致敬一般。

    “太好了!太好看了!”

    “我从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节目。”

    “震撼人心呐!真是震撼人心啊!好想再看一遍。”

    文工团的众人对视一眼,无奈的摇头一笑。

    “我们这次又输了,不过输的心服口服。”不用在场投票,她们已经有了结果。因为她们的心中,也是如此想的。

    “是啊!只有她才能将梁祝改编的如此扣人心弦,让人震撼吧!”

    “如果我们文工团,可以将这个剧本拿下来,一定可以在所有的文工团中独占鳌头的。”

    “这个主意很好,等结束了,我去找她谈一谈。”

    “罗舒,你真是天才!”莫少泽一脸崇拜的对着罗舒竖起了大拇指。开始宁宁跟他说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信了吧!我就说罗舒会赢。”申安宁笑着瞪了莫少泽一眼。在表演开始后,她和陆伯母就回到了座位,这么精彩的演出,她们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罗舒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有她和翰墨知道,这些并不是她想的,而是她前世看过‘梁祝’的舞台剧,依葫芦画瓢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