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是一种变异蚊,因为它的血液为青色而得名,要治疗并不难,等一下我写一个药方给你。”罗舒道。碧血毒蚊属于最低级的灵兽,那个地方会出现,很有可能是修真者养的。

    “我现在就去拿纸笔过来。”申教授立即站起身,快步向着服务台走去。这种事他怎么能等得了,若不是今天是女儿的大喜日子,他从罗舒这里得到药方后,都想赶回实验室去做研究了。

    不一会儿,申教授就拿来了纸笔,“罗舒,你快写给我。”

    看着申教授着急的样子,罗舒一脸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接过纸笔写了起来。

    写完后,将纸笔递回给了申教授。

    申教授接过纸笔,立即看了起来,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罗舒,谢谢你,你可又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行!他得赶回去做实验。

    “如果你真要谢我,那就等酒宴后再离开,我可不想安宁和莫少泽等一下怪我,不然我以后可不帮你了。”罗舒俏皮的笑道。她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申教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听你的,我去打个电话。”他现在拿到了药方,要是不送去实验室的话,他连吃饭都会没心思的。

    打完电话,申教授就一直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表。感觉对方应该差不多到了,便抬步向着外面走去。

    “爸!你去哪里?”看到申教授走出去,申安宁立即跟了上去。她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盯着自己的父亲,不让他逃走。这次她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从实验室里拉出来的。

    “我刚刚打电话给我的一名同事,让他过来拿样东西,他差不多该到了,我出去看看。”申教授说道。要不是女儿的婚礼,要不是答应了罗舒,他现在真的恨不得能够飞回实验室去做实验。

    “不行,你一个人不能去。”申安宁对着正在不远处招呼客人的莫少泽招了招手,“莫少泽,你过来一下。”

    莫少泽对着众宾客一笑,抬步向着申安宁和申教授走去,“宁宁,有事吗?”

    “你陪我爸去门口一趟,我怕他跑回实验室。”申安宁说道。

    莫少泽点了点头,看向申教授,“爸!我陪你一起去吧。”他这个岳父他很清楚,是个标准的工作狂。

    “我只是去送个东西,很快就回来的。”申教授说道。他已经答应了罗舒,

    “不行!必须陪!你可是有前科的。”申安宁坚持道。上次她特意给他筹备了一个生日宴,结果客人都到了,身为主角他却迟迟没有出现,后来才知道,他做实验把时间给忘了。这样的事还有很多,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莫少泽陪着申教授来到门外,申教授看到自己的同事已经在等了,快步上前,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他,交代了几句后,跟着莫少泽回了宴会厅。

    申安宁看到申教授回来,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婚姻在晚上的七点正式开始,随着一盘盘精致的菜被端上来,宾客们也不再客气,纷纷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申教授等到婚姻一结束,就立即赶回了实验室。

    “怎么样了?那个药方对病毒有用吗?”申教授一走进实验室就问众人道。他心中对于罗舒给的药方,是极有信心的。

    “什么药方?”众人诧异的看向申教授。

    申教授一愣,“郭秦岭没将药方拿回来吗?”他给郭秦岭药方是两个多小时前的事,照理说应该早回来才是。

    “郭教授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来。”

    申教授皱了皱眉,“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想了想,看向不远处的葛天,“葛天,你知道郭秦岭家里的电话吗?”

    “知道。”葛天点了点头。

    “把电话号码报给我,我打个电话问一下。”申教授说道。郭秦岭不是个做事没分寸的人,他现在很担心,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葛天连忙将郭秦岭家的电话号码报给了申教授。

    申教授走到一旁,按照葛天给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带着一些苍老的女声,“你找谁?”

    “郭秦岭在家吗?我是他的同事。”申教授说道。

    “不在。”

    “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申教授继续问道。

    “实验室。”对方的回答很简单,带着一丝怨气。

    “噢!谢谢!”申教授道了一声谢就挂断了电话。他很清楚对方的怨气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像他们这些人一天到晚,都待在实验室里,十天半个月都不回去一趟,家人会没有怨言才怪。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申教授走回到自己的工作台,拿过纸笔,开始回想罗舒给他的那张药方。现在郭秦岭没有回实验室,干等也不是个办法。

    根据回忆将药方写好,申教授拿起来看了一遍,发现好像还是欠缺了一些什么,仔细回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能够想起来。

    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快要晚上十一点了,“罗舒应该睡了吧,现在打电话过去有些不太好吧。”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打电话给罗舒询问的打算。

    正在这时,电话突兀的响起,将正想着药方的申教授给吓了一跳。

    离电话最近的秦奋起身上前,伸手拿起电话,“请问你找谁?”

    “我们这里是警察局,请问郭秦岭教授是你们实验室的吗?”他们在郭秦岭的身上,找到的名片上得知了他的身份和这个电话号码。

    秦奋听到是警察局的电话,心中立即有种不好的预感,“郭教授怎么了?”

    “他死了!”

    “咚!”秦奋的电话落在了地上,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怎么会死了呢?

    想到这里,他连忙再次拿起电话,“他怎么会死的?”

    “死因还在调查,如何方便的话,请来一趟警察局。”

    “好。”秦奋干涩的应了一声,放下了电话。

    “郭秦岭出事了吗?”看到秦奋放下电话,申教授立即问道。他刚刚已经从秦奋与对方说话的内容中得到了答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