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 八百五十一、死因不明
    秦奋转头看向申教授一行人,面色沉重道:“他死了!”

    申教授身体晃了晃,差一点没站稳,连忙扶住身旁的桌子,焦急的问道:“怎么死的?”明明之前去找他的时候,人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秦奋摇了摇头,“死因还在调查。”

    “在哪个派出所?”申教授深吸了好几口气,他真的无法接受这件事。

    “莆田三局。”秦奋道。

    申教授闻言,脚步跌跌撞撞的向着外面跑去。

    众人也快步跟了上去。郭秦岭和他们处了这么久,突然就这么没了,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来到派出所,一名警察带着申教授一行人,来到了派出所后面的一间屋子,推开门,“他就在里面。”

    众人连忙跑了进去。在没有见到人之前,他们无法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屋子差不多二十几平方米大,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此时一个全身盖着白被单的人,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申教授踩着沉重的步伐,慢慢的走上前,双目通红看着床上的人,他伸出微颤的手,可是却没有勇气掀开那层被单。

    “我来吧!”秦奋伸出手,抓住被单的一角,深吸了一口气,掀开了被单。

    随着被单被掀开,郭秦岭带着一丝青紫的面容,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真的是郭教授,怎么会这样?”

    “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都是我,都是我呀!要不是我叫他去拿药方,他就不会死了。”申教授自责的锤着自己胸口。

    “申教授,你别这样,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葛天连忙拉住了申教授的手。

    申教授用力的摇着头,脸上早就布满了伤心、愧疚的泪水,“是我太着急了,要是我能等到婚宴结束后,再回实验室,他就不会死了。他是被我害死的呀!该死的人是我呀!”

    之前郭秦岭和他,还在会所门口有说有笑。郭秦岭跟他开玩笑道,若是这次的药方,真的可以解决病毒,他们实验室的众人,就可以拿一笔奖金了。他好好的休个假,在家里陪陪家人。可是现在的他,却躺在了这里,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一名法医走了进来,看到申教授一行人,对他们点了点头,看向了床上的郭秦岭。他也是学医的,对于这些医学界的同行并不陌生。更不用说,申教授这个在医学界极有地位的教授了。

    将郭秦岭身上的被单掀去,解开他的衣服,法医仔细的检查起了他的身体,从头到脚,从发丝到指甲,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可疑之处。

    申教授一行人神情悲伤的在一旁看着,同时也在观察着郭秦岭的尸体。

    法医站起身,对着申教授一行人摇了摇头,“身体表面没有任何伤痕,要知道具体死因,只能通过解剖了。”

    众人悲伤的点了点头。他们得到的结果和法医一模一样。

    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一名中年妇女,在一名年轻男子的搀扶下跑了进来。

    看到床上的郭秦岭,中年妇女大哭着扑了过去,“老郭,你醒醒啊!你答应过要陪我到老的,你不可以食言啊,老郭,你快醒醒啊呜呜呜…”

    “爸!”年轻男子看着床上的郭秦岭,泪水也一下子涌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在场众人的心中,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又痛又闷。

    申教授走上前,“噗通!”一声跪在了两人的面前,“是我的错,你们怪我吧,要不是我叫他去取药方,他不会死。”

    年轻男子连忙伸手扶起地上的申教授,“申教授,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你快起来啊。”

    众人也上前扶起了申教授。他们都知道,现在最不好受的就是申教授。可是谁又能想得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申安宁和莫少泽刚刚收拾完,正要准备睡觉,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时候会是谁啊?”莫少泽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伸手接起了电话,“谁啊?”

    “请问申安宁在吗?她父亲住院了。”

    “什么?在哪个医院?”莫少泽一惊,连忙问道。

    “京大附属医院。”

    “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去,谢谢!”

    挂断电话,看到申安宁已经在慌乱的穿衣服了,也连忙起身穿起衣服。

    两人匆匆来到医院,推开病房门,只见申安宁的母亲,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还有申教授的几个同事也都在病房里。

    申安宁和莫少泽走上前,看了一下申教授的情况。

    “到底怎么回事?爸怎么突然就病了呢?”申安宁看向一旁的大哥大嫂和二哥二嫂。

    “郭教授死了,爸因为自责晕倒了。”申安平叹气道。

    “郭教授死了?怎么会死的?”申安宁惊讶道。她知道父亲从罗舒那里拿到药方后,通知了郭秦岭过来取药方。

    申安平摇了摇头,“死因不明,派出所也还在调查中。”

    申安宁点了下头,看向床上的申教授,“爸他没事吧?”

    “没事,修养几天就好了。”申安平道。他就是京大的医生,也是他亲自帮父亲检查了身体。

    申安宁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只是郭教授的死,对父亲肯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宁宁,我去看一下郭教授的情况。”莫少泽说道。他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想要去看看郭教授,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死的。

    “我和你一起去吧。”申安宁道。她也想知道郭教授的死因,而且她心里有些不安。

    莫少泽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申安宁的肩膀,“不用了,你着陪爸吧,我一个人去就好。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