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 八百九十七、凤家灭
    冷风飒飒,夜色已是漆黑一片,四周静悄悄的,陷入了无边无际的孤寂之中。

    凤震天坐在书桌旁,单手撑着脑袋,虽然此时的他正闭着双眼,但是眉头却是紧锁着的。

    “当!当!”摆放于墙角的大木钟,此时突然敲响。

    凤震天一惊,立即睁开了眼睛,看向墙角的大木钟,摇头苦涩的笑了笑,“已经两点了!”看来是他想多了。

    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抬步向着书房外走去。

    一股强大的恐怖威压,突然压了过来,风震天的脸色顿时一白,脸上满是绝望之色。还是来了!

    与此同时,凤家所有的人也都感觉到了这股威压,纷纷从梦中、修炼中、激情中…清醒了过来。

    “到底是谁的威压,这么强大!”

    “难道凤家要被人灭了吗?这可怎么办?”

    “对方是超级强者,我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我还不想死,前辈您饶我一命吧。”对方这么强大,肯定可以听到自己的求饶的。

    凤羽雅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嘲的弧度,“看来凤家这次是在劫难逃了。”谁让他们非要去惹神医世家呢!而且如果不是凤震天的挑唆,她又怎么会落到现在的这种下场。她好狠啊!比起将她变得又老又丑的罗舒和陆翰墨来,她更恨凤震天。

    陆翰墨,罗舒,凤羽桦和罗修然,正御剑站在半空之上,看着凤家众人的反应。方圆几里之内,已经设置了阵法,今晚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凤家人逃走。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个彻底,绝对不留后患!

    陆翰墨释放出神识,神识铺天盖地的向着下面的凤家笼罩而去,强大的神识席卷,每一个被神识卷住的人,连挣扎都来不及挣扎一下,就会变成一团血雾。

    感觉到强大的神识席卷而来,凤震天惨然一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他拼了一辈子,争了一辈子,最后还是落了个凄惨的下场。

    只是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除了牢房里的凤羽雅外,凤家人已经全部被神识化为了虚无,陆翰墨收回的神识。原本他想处理完了凤家的人后,将凤家庄园也毁掉的,不过他现在改变了主意。舒儿说,大伯母凤羽桦也是凤家的人,她对凤家的庄园多少有些感情,把庄园留给她,也算是一个纪念。而且凤家这里的环境的确很不错!

    陆翰墨微笑着看向罗舒,罗舒明了的一笑,转头看向了凤羽桦,“大伯母,这里以后就留给你了。”

    接过陆翰墨手中的阵旗,递给凤羽桦,“这是开启阵法的阵旗,您拿着。”凤家百里之内都没有人家,阵法不撤也没有关系。

    凤羽桦感激的接过阵旗,“舒儿,这份情大伯母记在心里了。”她知道舒儿不喜欢她对她说感谢的话,但是有些话,她不说又忍不住。

    “大伯母,我们是自己人,无需跟我客气的。”罗舒微笑道。她是真的不希望家人跟她见外的。

    凤羽桦伸出手,握着罗舒手,“大伯母知道,就是忍不住。”从舒儿回归神医世家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将舒儿看成是自己家人了。

    “对了,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罗舒说话间,拿出了一枚符箓递给凤羽桦,“这是生死符。”

    凤羽桦点了点头,接过生死符,“这是控制凤羽雅生死的符箓吗?”舒儿之前,已经跟她说过凤羽雅的下场了。

    “嗯,凤羽雅她现在,就关在凤家的牢房里,您想要去看她吗?”罗舒说道。她想把凤羽雅的生死决定权交给奶奶,反正凤羽雅已经受到了该有的教训,早死晚死,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凤羽桦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就去看看吧。”当年她的修为被废,就是凤羽雅动的手。

    来到牢房,凤羽桦在牢房外站立。

    看着牢房中,靠坐在墙角,头发乱糟糟,满脸老人斑,又丑又脏的凤羽雅,凤羽桦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凤羽雅身上别说以前的影子了,就算是街上的乞丐,也要比她看起来要好很多。

    想到几天前,凤羽雅去神医世家找他们的时候,还嚣张的不可一世,而现在落得如此凄惨的后果,凤羽桦再次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很惨?”凤羽雅抬起头,看向凤羽桦,嘴角带着一丝自嘲的冷笑。几天没有吃饭,她现在浑身发软。原本她以为,她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现在她才知道,她太天真,太自以为是了,她根本什么都掌握不了。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很开心。”凤羽桦开口说道。当初凤羽雅如何对她,她都记在心里,她最恨的人也是凤羽雅。原以为她只能认命,没想到世事多变,现在凤羽雅的命,竟然掌控在了她的手中。

    “你的确应该高兴,若不是我,你的母亲不会那么早就死,若不是我,你不会被人欺负着长大,修为也不会被废。你心里应该很恨我吧?现在在你的面前不是有个好机会吗?你可以让那个私生女杀了我。”凤羽雅冷笑着看着凤羽桦。她变成现在的这种样子,她只想早一些解脱,现在活着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你想死?”凤羽桦看着凤羽雅。

    “我想报仇!如果你今天不杀我,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她现在唯有激怒凤羽桦才能死。没想到她竟然会落到如此凄惨,连死的权力都没有。

    凤羽桦微微的握紧手中的生死符,“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的答案如果让我满意,我就让你死。”

    “问吧。”凤羽雅闭上眼睛,现在的她,实在没什么力气。

    “当初闯进我房里,企图强暴我的男人,是不是你放进来的?”凤羽桦想到那件事,手再次收紧了一些。那次若不是她极力反抗,就被那个男人夺去清白了。

    “你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吗?”凤羽雅并没有睁开眼睛看向凤羽桦,缓缓的继续道:“那个男人给了我灵石,他说他看上了你,想要夺走你的处子之身,让你成为他的炉鼎供他修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