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爱书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听到敲门声,她放下正洗着的菜,擦了擦手,上前打开了门。王姐家里发了大水,前几天就回去看望亲人了。现在妍妍上学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看到门外推着婴儿车的罗舒,赵爱书惊喜的张大了眼睛,开心道:“罗舒,你怎么来了?怎么没先打个电话?”几天前,妍妍就跟她说过,罗舒会带着孩子们来看她们,当时她也没在意,没想到还真的来了。

    “干妈!”罗舒微笑着与赵爱书打招呼,推着婴儿车走进了屋。

    灾区的灾情现在已经得到了控制,剩下的就只有一些灾后的重建工作。翰墨安排好后,她们就回了军区。

    这几天翰墨正在处理,他工作的后续安排。原本他是想要退下来的,不过上面开会后一致决定,将翰墨的军衔留在那里,至于假期可以任他无限延长。

    “两个宝宝这么大了?快九个月了吧?”赵爱书欢喜的看着婴儿车里的宝宝,伸出手抓住两个小宝宝的手,逗着他们。

    “嗯!”罗舒点了点头,弯腰从婴儿车座的下面,拿出一袋礼品递给赵爱书,“干妈,这是江州的特产。”

    “你这孩子人来就好了,还带什么东西啊。”赵爱书笑着睨了罗舒一眼,伸手接过了礼品放在一旁的桌上。在她的心里,是真的将罗舒看成是自己的女儿的。

    “干妈还要跟我客气啊。”罗舒笑道。

    赵爱书笑着摇了摇头,想到自己给两个宝宝织的毛衣,说道:“我给两个宝宝各织了一件毛衣,等会儿我去拿给你。”王姐在的时候,家里的事都由她包办,自己根本就插不上手,干脆就买了一些毛线,给妍妍和两个宝宝各织了件衣服。

    以前她坐在轮椅上的时候,没事就只能看书织毛衣,老徐身上的毛衣,也都是她织的。

    “干妈织的毛衣肯定很好看的。”罗舒眨了眨眼,对着赵爱书俏皮的一笑。

    “你这孩子,就会哄我开心。”赵爱书伸手抱起婴儿车里小妹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妍妍那丫头,现在天天都会惦记这两个小家伙,恨不得让我将他们抱回来呢。”

    罗舒伸手抱起小哥哥,在赵爱书的身旁坐了下来,“怪不得她那天打电话给我,让我一定要将小哥哥和小妹妹带来。”

    “那丫头特别喜欢孩子,咱们院里也有个和小哥哥,小妹妹差不多大的孩子,那丫头每天一放学,就会先去跟那个小家伙玩一会儿,才会回家。”赵爱书有些无奈的摇头。

    “可能太孤单了吧,再长大一些就好了。”罗舒笑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罗舒,你有没有闻到焦味?不好!我的红烧肉焦了。”赵爱书顿时想到了自己正在煮的红烧肉,立即站起身,向着厨房冲去,走了两步,回过来小心的将小妹妹放进婴儿车,然后快步跑向了厨房。

    罗舒将小哥哥放进婴儿车后,也跟着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弥漫着一股焦味,赵爱书正一脸可惜的看着锅里的肉,听到脚步声,知道罗舒也跟进来了,转头看向罗舒道:“你出去看着宝宝们吧,这里我来就好。幸好冰箱里还有一块肉,不然咱们今天就只能吃素菜了。”

    “宝宝们没事的,我来帮您吧,”罗舒走进厨房,将窗户推开,让焦味散去。

    来到赵爱书身旁,伸手想要接过赵爱书手中的锅。这种烧焦的锅是最难洗的,不过她只需要一个去尘符就好。

    “这锅现在也洗不掉,要用水浸一会儿才能洗。”赵爱书说道。

    罗舒伸手接过锅,拿出一张去尘符放进锅里,“用这个洗特别方便,而且速度还快。”用去尘符洗锅,她就只看到过宁老爷子。虽然成本比一只锅要大,不过偶尔奢侈一下的感觉也不错。

    “这能洗锅?”赵爱书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张符箓。

    罗舒故作神秘的一笑,“干妈,您看着,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说话间,她在心中默念了一声“启!”。

    赵爱书就只来得及看到锅里白光闪过,接着刚刚还糊着一层焦炭的锅子,瞬间就变得光洁如新了,她震惊的张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锅子,“这也太神奇吧!你怎么做到的?!”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东西?

    罗舒拿出一张去尘符,递给赵爱书,“这是去尘符,我只有两张,这剩下的一张给您。您只要丢出去的时候喊一声‘启’,它立即就可以将您想要清洁的地方,清洁的干干净净,您现在可以试一下。”

    赵爱书接过符箓,仔细的打量着,一脸惊奇的说道:“要不是我刚刚看到过它的效果,我还真的不相信。这张我可舍不得用,我得好好的放着。”说着,她如宝贝般的将它折叠起来。

    折叠到一半,又将符箓摊开,看向罗舒问道:“这个能折叠吗?”

    罗舒笑着点头,又拿出三块符牌递给赵爱书,“这是保平安的符牌,您,干爹,还有妍妍各一块。”这是她特意为他们炼制的,等她飞升过后,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有了这个符牌,她就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了。

    除了干妈他们,她的几个朋友,她也都准备了一块符牌。这符牌除了保护安全外,在遇到别人攻击的时候,还会自动发动攻击。

    “你自己留着吧,你上次给我的还有呢!”赵爱书伸手拿出脖颈上挂的符箓给罗舒看。

    “这不一样,您以后就知道了。我这次过来,其实还有一件事要跟您说。”罗舒将符箓放进赵爱书的手中。

    “你说吧!”赵爱书点了点头,等着罗舒将事情告诉她。

    “我和翰墨马上要出远门一趟,只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罗舒脸上也是一片迷茫之色。修仙之路漫漫,也许是十年,百年,甚至千年也有可能,或许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