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第526章 晋连城心思,祁宁远归来
    晋连城回到了元隐寺,只对山下守着的武僧说,经过他的劝说,祁沅和“祁宁远”决定前去投靠朔雪城谌家,武僧也没有怀疑。

    至于玄苦在海边的那个小房子,是不会有别人去的。晋连城把祁沅和祁宁安捆起来扔在了里面,打算过些日子在他们饿死渴死之前再过来看一看,给他们点吃的喝的,吊着命就是了,会让他们处于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态,他们要真受不了自杀的,晋连城敬他们有骨气。

    虽然祁宁安说了他给祁宁远下了毒,说祁宁远活不了了,但晋连城坚信祁宁远不可能被祁宁安这个蠢货给弄死,一定还会回来。

    中间就隔了一天,莲雾城的船在星柘岛靠岸了。

    连瑀带了一个随从上岸,到了元隐寺所在的山下,表明身份,说希望能够见一见晋连城。

    晋连城接到通知就立刻下山来了,连瑀让他的随从先回去,说到时候晋连城会送他回船上,两人就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打算单独聊聊。

    晋连城看着连瑀眼睛上面蒙着的白布,轻笑了一声:“阿瑀,你骗骗别人就得了,见我还装什么瞎子?”

    连瑀伸手把白布摘了下去,露出了他早已被治好的双眼,看向了晋连城,神色淡淡地说:“果然瞒不过表哥。”

    晋连城轻哼了一声:“萧星寒都来了,穆妍又对你那么好,怎么可能不给你治眼睛?”

    “看来表哥很相信星寒的医术,认为他出手就能把我治好。”连瑀唇角微勾。

    晋连城轻嗤了一声:“别拿这话刺我!还星寒?叫得这么亲热!再怎么说我跟萧星寒早十几年前就认识了,比穆妍跟他认识都早!别的不提,我承认他的医术无人能及,但当初要不是……”

    晋连城本想说,当初要不是他给萧星寒和穆妍制造的机会,他们未必能够走到一起。但是他们三人的纠葛是怎么开始的,晋连城每次想起就感觉心绞痛……

    连瑀一看晋连城这样子,就知道晋连城根本也没认命当和尚。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表哥,过去的事情不提了,爹叮嘱让我一定要来看看你。你在元隐寺过得还好吗?”

    “我知道,要不是舅舅要求,你不会来看我的。”晋连城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回去就跟舅舅说,我过得很好,吃斋念佛别提多开心了!”

    “表哥,我知道你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到哪儿都不会受苦的。”连瑀看着晋连城说。

    “你倒不如直接说你觉得我这个人很会伪装做戏。”晋连城当着连瑀的面,说话很直接,因为连瑀很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演戏没有任何意义。

    “表哥在怪我?”连瑀看着晋连城问。

    “怪你?”晋连城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连瑀,“我怪你干什么?你跟阿烬一样,遇见穆妍之后都做了明智的选择,懒得再理我,投靠她去了。要不是为了莲雾城那些百姓,你怕是早就带着你爹一起跑到神兵城住去了,我说得对吗?我不怪阿烬,我承认,有些事是我对不起他,我又不是真的狼心狗肺,不知道谁对我好,我希望阿烬过得好,同样也希望你跟舅舅过得好。”

    连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表哥,我还是想劝你,放下吧,只要你放下,星寒和穆妍就算看我和阿烬的面子,也不会真的为难你的。”

    “废话就少说吧,我不甘心,放不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晋连城神色淡淡地说,“现在萧星寒和穆妍是不是已经走了?”

    “表哥怎么知道?”连瑀反问。

    “如果他们没走,这次你们三家围攻落英城,他们肯定会来的。”晋连城说,“舅母和菁儿,是不是被他们带去神兵城了?”

    “嗯。”连瑀点头,表示晋连城的心智的确不容小觑。

    “很好。”晋连城看着连瑀说,“你阅历太少,舅舅又太冲动,跟韩纪两家打交道,多长点心眼儿,不要被他们当枪使了。反正你已经打定主意要投靠穆妍,现在需要做的是低调一点,保全莲雾城,至于那些个利益,不用争。”

    “我明白。”连瑀再次点头。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晋连城看着连瑀说,“被你们打得落荒而逃的祁少主是假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连瑀说,“当时在锦芳城纪家交手那次,穆妍就已经发现了。”

    晋连城突然笑了:“她当然会发现。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那小子是祁宁远的孪生弟弟,名叫祁宁安,他跟祁沅,现在都在星柘岛。”

    “表哥见到他们了?他们竟然没有去投靠朔雪城,来了元隐寺寻求庇护。”连瑀有些意外。因为他和纪宏宇以及韩晁都认为逃走的祁沅和“祁宁远”一定会选择去朔雪城谌家。

    “我问过了,祁沅在之前已经跟谌寂翻脸了,不过谌寂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祁宁远这些日子不在落英城,更不知道祁宁远有个孪生弟弟。”晋连城对连瑀说。

    “他们此时都在元隐寺吗?”连瑀问。

    晋连城冷笑:“原本是该这样的,只能怪他们俩倒霉,正好撞到了我手里。”

    连瑀心中微动:“表哥的意思是?”

    “那对废物祖孙现在在我手里,在星柘岛,但并不在元隐寺,元隐寺的人都认为他们已经离开去了朔雪城。”晋连城说。

    连瑀皱眉:“表哥,你这样做,如果被元隐寺的人发现了,怕是会给你自己招来麻烦。”

    “放心,我既然敢藏他们,就不会被发现。”晋连城说,“元隐寺那群和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道吃斋念佛,很多和尚多年都没有下过山,更没有出过星柘岛,骗骗他们,还不是小意思?”

    “我不是不相信表哥的能力,但我想知道,表哥藏着那对祖孙,打算做什么?”连瑀问晋连城。

    “等祁宁远回来了,送给他当礼物。”晋连城很淡定地说。

    连瑀沉默了片刻之后说:“表哥,我知道你决定的事情我改变不了,我如果提出让你把祁沅和祁宁安交给我带走,你也不会同意的。当初也是你自作主张,跟祁宁远结识的。但是我要提醒你,日后跟祁宁远打交道,你小心一点,不要以为你送给他两个废物,就能让他帮你做什么。他现在已经猜到了穆妍和萧星寒是从哪儿来的,早晚也会知道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你之前如果骗过祁宁远的话,小心他反过来利用你。”

    晋连城轻哼了一声:“你倒是教训起我来了。我之前是骗过祁宁远,不过下次见他,我自然可以圆过去,不用你担心。我留着那两个人,不只是为了卖祁宁远一个人情,也是为了帮你们。”

    连瑀愣了一下,就听到晋连城说:“既然萧星寒和穆妍暂时走了,只要祁宁远回来,这天启大陆的六大家族,接下来就会分成三派。纪韩连三家的合作一时半会儿不会破裂,但即便我对谌家不了解,也知道谌家并不是你们三家联手就能够对付得了的,所以最好的结果是让祁宁远跟谌寂斗起来!”

    “嗯,表哥说得对。一旦让祁沅和祁宁安落到谌寂手中,到时候谌寂一定会利用他们来对付祁宁远。”连瑀说。

    “落英城那么不堪一击,正好说明祁宁远的真正势力藏得很深,根本不在落英城。”晋连城说,“拜穆妍所赐,韩家和纪家对祁宁远仇恨很深,接下来祁宁远如果想跟你们三家合作对付谌家的话,纪家和韩家都绝对不会答应,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祁宁远暗中利用你们三家来对付谌家。不用怀疑,他有这个心智和能力,不到最后关头,他不会让他真正的实力暴露出来的,依旧会选择用暗招,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我抓了祁宁歆。”连瑀开口说。

    晋连城愣了一下,然后笑了:“阿瑀你现在学精明了啊,这步棋走得不错,但是不要把祁宁歆当做人质来对付祁宁远,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以你的性子,你又不可能真的伤害祁宁歆,到时候真把祁宁远惹恼了,连家会倒霉的。我会告诉祁宁远,你是为了保护祁宁歆才那样做的,如果你比我先见到他,你也要这么说。虽然表面上纪韩连三家结盟,但我和莲雾城,包括你,接下来都要选择暗中跟祁宁远合作,这样可以避免祁宁远利用莲雾城。到时候,连家便有了置身事外的机会。就算祁宁远把韩家和纪家玩儿死,都不关我们的事,明白了吗?”

    连瑀叹了一口气,点头:“我知道了。”

    “谌家很危险,总之接下来的事情你能避则避,千万不要让连家卷进来,还要防着谌寂出手从你那里抢祁宁歆这个人质,一旦祁宁歆落到谌寂手里,我们会变得很被动。”晋连城提醒连瑀。

    连瑀神色一正:“我会小心保护好她。”

    “想必穆妍给你留了不少好东西,给祁宁歆一点,让她自己防身,因为谌寂真要出手的话,你很难防得住。”晋连城对连瑀说。

    “好。”连瑀点头。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假如穆妍再来,你记得第一时间转告她。”晋连城看着连瑀说。

    “表哥你说。”连瑀点头。

    “祁宁远先前跟谌家大小姐定亲了,这件事是谌家定的,外人都不知道。”晋连城对连瑀说,“这门亲事不重要,祁宁远也不会娶那个女人,但那个女人的来历,必须要让穆妍知道。”

    “谌家大小姐,不是叫谌紫灵吗?”连瑀问。

    “不是,谌紫灵还有个流落在外,去年才被找回来的姐姐,名字叫做谌紫晴,是从天元大陆找回来的。”晋连城对连瑀说。

    “谌紫晴?难道表哥认识那个女人?”连瑀问。

    晋连城冷笑:“当然认识,还是托萧星寒的福,那个女人说起来曾经也跟萧星寒有过婚约呢,不过被穆妍一家虐得很惨就是了。你就告诉穆妍,那个女人是七杀城曾经的少主百里晴,至于她为何会成为朔雪城大小姐我也不清楚,但她先前还以解除婚约为条件,要求祁宁远帮他去天元大陆杀两个人,冥修和阿九。”

    连瑀面色微沉:“我知道了,我下次见到穆妍,会转告她的。”

    “记得告诉她一声,是我让你说的。”晋连城神色认真地对连瑀说。

    连瑀无语:“表哥,你连穆妍都要这么算计吗?”

    “这怎么是算计?”晋连城表示不认同,“我帮她,总要让她知道,天经地义,这也不行吗?”

    “好,我会告诉她。”连瑀对晋连城说。

    “行了,你可以走了。”晋连城摆摆手。

    “玄苦师父回来了吗?”连瑀又问了一句。

    “还没有,也不知道那个叫元湛的到底在什么地方,玄苦竟然出去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今年九月初九元隐寺的佛塔要开启,玄苦再不回来,我就要错过这次进佛塔取宝的机会了。”晋连城皱眉说。

    连瑀眼眸微闪:“现在距离九月初九还剩下两个月,说不定到时候他就回来了,就算这次错过了,表哥也千万别冲动之下在元隐寺偷盗,听说元隐寺对犯错的和尚惩罚极重。”连瑀表示,他不能告诉晋连城他的师兄元湛是萧星寒和穆妍的儿子,因为穆妍说了等回头给晋连城一个“惊喜”的……

    “就算玄苦不回来,我也会想到办法进佛塔的,不至于用偷盗的手段。”晋连城说,“你赶紧走吧,回去代我向舅舅问好。”

    “哦对了,还有这个。”连瑀背上一直背着个包袱,这会儿才想起来,解下来递给了晋连城,“这是爹让我给你带的东西,里面还有一封给你的信。”

    晋连城接过去,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连瑀看着晋连城的背影,想到晋连城跟他说的话,微微叹了一口气,又把白布蒙在眼睛上面,然后顺着原路回去了。

    回到了船上,连瑀下令立刻开船回落英城。

    这天祁宁歆主动过来找连瑀,说有事情想要问他。

    “那天夜里在山上,带我离开的那个女子,是你的人吗?”祁宁歆问连瑀。

    连瑀摇头:“不是。是一艘小船带着你在海上漂,被我的人看到了。”

    祁宁歆心中一沉,看来那天遇到的那个女子十有八九真的是她大哥的属下,但中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子不见了,她才落入了连瑀的手里。

    “你先将就一下,等回到落英城,我带你去取换洗的衣服,你想带什么东西走,到时候都可以带上。”连瑀神色淡淡地说。

    祁宁歆神色微怔,沉默了片刻之后说:“谢谢。你是要把我带去莲雾城吗?”

    “嗯,你最好安分一点,不要做多余的事情,现在留在我这里,对你来说才是最安全的。”连瑀神色淡漠地说。

    是夜,一个人悄无声息地从海里冒头,上了连家的大船,很快就被发现了。

    祁宁歆听到动静,有些不安,担心是祁宁远的人来救她,起身想要出去,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就在房间里面坐着,听到隔壁连瑀的房间有人出门的声音。

    来的人并不是叶盈,而是当时在落英城跟叶盈交手的那个黑衣人,谌寂的属下。他在落英城多留了两日,查探到了足够多的消息,才打算回去复命。他已经知道祁宁歆落到了连瑀手里,正好碰上了连家的船,就打算出手带走祁宁歆。

    莲雾城的长老跟黑衣人交了手,但并不是他的对手,连瑀持剑冷声说:“都让开,我来会会他!”

    交手没多久,黑衣人自知不敌,纵身一跃再次跳海逃生了。

    连家的长老想要追,连瑀下令不必追了:“那个很可能是谌家的人,就让他回去复命吧。”

    连瑀收剑,转身就进了祁宁歆的房间。

    祁宁歆脱口而出问了一句:“刺客是男是女?”

    “男的,不是你大哥的人。”连瑀冷声说,“过来。”

    祁宁歆神色有些不安:“你要干什么?”

    “再说一次,过来。”连瑀冷冷地说。

    祁宁歆缓缓地走过来,走到了连瑀面前,连瑀又说了两个字:“伸手。”

    祁宁歆伸手,下一刻,手上被连瑀放了一个布包。

    “打开,里面的指环戴在手上,那根发簪也要戴着,睡觉都不能摘下来,这两个都是暗器,我会告诉你怎么用。那三个小瓶子上面写了是什么毒,也带在身上。如果真有人要抓你走,找到机会,出手杀人。”连瑀冷声说。

    祁宁歆手一颤,打开那个布包,里面有个很漂亮的指环,可以调节大小,她拿出来,戴在了手指上面,然后把那根发簪插在了头上,看着那三瓶毒药,下意识地问了连瑀一句:“你眼睛又看不到,你给我这些,不怕我对你下手吗?”

    “你倒是很自信。”连瑀轻笑了一声,“很好,你自己只要不怕就好,我相信你不是傻子。要真是你大哥来救你,你跟他走,我不拦着。其他人,都是不安好心的,尤其是你外公,你一旦落到他手里,你大哥这辈子都难以摆脱他的掌控了,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

    连瑀把暗器怎么用,和毒药怎么用都告诉了祁宁歆。那个指环和发簪,其实是穆妍送给连菁的礼物,连菁本来一直当宝贝戴着,要跟着穆霖走的时候,很不舍地暂时借给了连瑀用,说让他拿着防身。虽然连瑀说他用不着,但连菁非要让他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他就一直带在身上,现在正好借给祁宁歆用一下。

    祁宁歆握住了一个药瓶,又问了连瑀一次:“你跟我大哥是朋友吗?”

    连瑀摇头:“不是。”

    连瑀话落就走了,祁宁歆看着连瑀的背影,心中默默地说:我希望你们是朋友……

    回到落英城,韩晁和纪宏宇已经把能瓜分的利益都分完了,什么也没给连瑀留。

    连瑀亲自带着祁宁歆回了她在落英山上面的住处,祁宁歆取了换洗的衣物,还有她的琴,跟着连瑀走了。

    至于三家要继续商谈接下来的合作,倒也没什么好谈的,因为现在让他们继续往前攻打谌家,谁也不愿意,说到底还是一句话,从长计议,先回去再说。

    三家一起离开了落英城,到了锦芳城分开的时候,纪宏宇笑着对连瑀说:“连城主,下次再见,就该是喝你跟祁大小姐的喜酒了吧?纪某可等着连城主的喜帖呢!”

    韩晁也高声说:“没错!连城主年纪不小了,也该成亲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喝喜酒,再商议后面的事情!”

    连瑀拱手:“这件事待我回去禀明父母再做安排,两位城主,就此别过。”

    祁宁歆把三人说的话都听在了耳中,她知道连瑀是故意让那些人误会他们俩怎么着了,不然连瑀没有办法把她就这么带走,但连瑀并没有对她怎么样,祁宁歆甚至感觉连瑀真的是为了保护她才这样做的。

    这会儿已经七月中旬了,连瑀带着祁宁歆回到了莲雾城,而与此同时,祁宁远一个人,终于回到了落英城。

    落英城中一片狼藉,城门口还吊着祁墨死不瞑目的尸体,城门倒了,城墙塌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随处可见尸体和血迹,城中的人少了很多,有些直接跑了,去别的小城生活。

    祁宁远头上罩着黑色的斗篷,走进已经空了的城主府,穿过城主府,一步一步往落英山上走。

    曾经他每次回来,都能听到祁宁歆的琴声,但现在没有了。

    祁宁远摘下斗篷,眼眸幽寒如冰,看着院中的一切。一直放在院中树下的古琴不见了,只留了个空空的木架子。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女子走了出来,看到祁宁远,愣了一下,然后神色一喜,单膝跪地,恭敬地叫了一声:“主子!”

    “你怎么回来了?歆儿呢?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祁宁远握着拳头冷声问。

    “这……说来话长。”叶盈神色也不好看。那天夜里她跳海之后就抓住了一块浮木,好一番折腾又从另外一个地方上岸,回到了落英城,但她后来一直藏身城中,并没有再出手。

    叶盈从锦芳城纪家的事情开始说起,并没有隐瞒那个“小花”帮她这件事,否则她没有办法解释她怎么会知道祁宁安是假的,以及她为何还能活着。

    “该死的!”祁宁远满心的怒火,祁宁安的举动彻底毁了他原本的计划,叶盈是他安插的极为重要的一枚棋子,现在也因为祁宁安被废了。

    叶盈又说纪韩连三家不久之前联手攻打落英城的事情,说她本想带着祁宁歆走,但是被人拦住了,不得已推了祁宁歆的船入海,没想到后来祁宁歆落入了连瑀手中。

    “主子,那个连城主似乎是看上了大小姐,把大小姐带走了。”叶盈说,“属下不敢贸然出手,因为连城主看得很严,不让任何人靠近,属下不是怕死,只是如果属下死了,很多事情就没有人能告诉主子了。”

    “连,瑀!”祁宁远冷冷地说,“他是个瞎子,谈何看上歆儿?不过就是想抓个人质对付我罢了!这件事倒也不是坏事,至少连瑀跟韩晁和纪宏宇相比,还算个正人君子,他不会动歆儿的!歆儿被他带走,暂时不必担心,我之后会去找他。如果歆儿有什么不妥,或者他真敢欺负歆儿,我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还有,老城主和那个冒牌货,逃走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也没管小姐的死活。”叶盈对祁宁远说,她希望祁宁远经过这次一定要看清楚祁沅和祁宁安的真面目,不要再顾念什么血缘亲情,不值得。

    “他们去哪儿了?”祁宁远冷声问。当局者迷,过去那么多年因为他自己也想变强,因为谌寂是他眼中最大的敌人,他有太多事情要做,所以并没有太过关注身边这些所谓亲人的心思。但是现在,他回过头去看曾经,再看看眼前,什么都懂了。祁沅为了活命连祁宁歆都不顾,祁宁远也没有觉得多意外。

    “他们当时是跳海逃生的,或许别人都认为他们会去投靠朔雪城,但属下先前无意中听到,出事之前祁沅跟谌寂刚刚翻脸,那个冒牌货也未必敢跑到谌寂面前去。所以属下猜测,他们有可能去了星柘岛寻求庇护。”叶盈说。

    “元隐寺……”祁宁远冷笑,“正好,我这就去接他们回家!”

    “小姐那边……”叶盈问。

    “之前的事情辛苦你了,你做得没错,接下来暂时跟在我身边。”祁宁远对叶盈说,“等我去过星柘岛,把他们处理了,就去莲雾城,找连瑀好好聊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