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上门相亲,花生油诞生
    听见苏氏招呼自己,风天翔走了过来,又招呼了下还在忙活的黄氏、贾氏、元清扬他们。看着远处坐着的封井,他不免多看了几眼,这人是什么人呢,气质这般不同,怎么会在安好他们家呢。

    “是好久不见了,真是没想到你们家也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大海他人这么好,肯定会没事的。”风天翔走了坐下后,就开始说了起来,心里也是感慨不已,这人生还真是世事无常呢。

    苏氏笑了笑,没有说话。这话她也常跟自己说,不触碰还好,一说起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难过。

    “天翔你这次回来就不走吧,我们可是有两年多没有见了呢。”元清扬打破了沉寂,他一边干活一边跟风天翔聊了起来。

    “是有两年多没见了,你还是老样子,这下应该不会再走了。”风天翔说着,眼神在元清扬和李秀之前来回看着。他长元清扬几岁,小时候元清扬就爱跟在他的身后跑。

    随着年龄一天天长大,他们选了不同的路交集也就没有原来那么多了。元清扬之所以一直未娶,就是因为他喜欢上了这个不该喜欢的人。

    而这份喜欢,却被风天翔给看尽了眼里,因为这事他没少说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大哥死了他也有了机会,可是不代表一切就能水到渠成,不免有些替他担心。

    两人寒暄着,这边风铃一直在看安好炒菜,刚炒出一份她就偷偷的尝了块。中午她吃的少,眼下闻着香味早就饿了。

    “安好,你手艺真好,这竹笋也好好吃呢,脆脆的香香的,越吃我越饿…”

    “那是当然,你不知道我姐现在可会做菜了。做得菜老好吃了。”安二丫听到风铃这般说,也不禁夸奖起了自安好来,现在的她对安好别提多崇拜了。安好听着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忙活着。

    “我来帮忙搬碗筷吧。”风铃说着跑去数了下人,就进厨房搬碗筷了,安三丫则带着钱朵朵在这边帮着烧火,两人一起挨着一起坐在凳子上,看着安三丫往灶里面丢稻草,钱朵朵也学着她往里边扔稻草。

    钱朵朵的情况,的确比之前好了很多,现在的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偶尔还会说几个字,就是还不怎么与人交流,安好想催眠治疗都不行,因为她不会跟她交流,也不专注,更别提听她的话了。

    “安好,那个白衣男子长得真好看,他不是来你们家做活的吧,坐那跟木头似的,久不久才动一下。”风铃指着坐在桌子那边的封井说道。

    “好看又不能吃,你这丫头不会喜欢他吧,真要喜欢我可以给你介绍下。他是来这里治病的。”

    “安好你说啥呢,就会打趣我。我就觉得他长得好看,才不喜欢呢。还是美食好…”

    封井虽然隔得有些距离,但是他内力深厚,风铃和安好说的话全都被他听进了耳朵里。闻言,抬眸看向了她们,好看不能吃,这丫头还真是敢说。能吃,他还真想吃了她。

    晚饭很丰盛,风天翔吃的是连连赞叹,他没想到安好的厨艺如此之好,做出来的菜不仅好吃还好看,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不禁看向了他家女儿,这丫头除了吃,还是吃,以后可怎么得了,要是安好能教教她的厨艺就好了。不然他可真担心,他以后不再她身边,她该怎么办好。

    元清扬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吃安好做的饭了,一个个还是赞叹不已,夸苏氏生了个好女儿,安好淡笑不语,安二丫她们也与有荣焉,苏氏却是被夸得不好意思了,这也是她女儿的造化,要不是有那样的际遇怎么可能有这样一天呢,说到底还得感谢老天爷,如此厚待她的女儿。

    桌子今天是拼到一起的,长长的一排,大家各自坐在桌子的两边。安好和风铃坐在桌子的末尾,看着对面不断给风铃夹菜的安好,封井看着心里别提多不爽了。

    他拿起筷子,朝着中间的红烧肉夹了过去,直接放到了安好的碗里。

    “你太瘦了抱着咯手,多吃点。”

    安好正吃着一块莲藕,听着他的这句话差点没噎住,赶忙喝了口汤。瞪着他,狠狠的踩了他一脚。这货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一脸柔情的看着自己真是受不了。赶忙看了看前面,还好苏氏他们正在说话,没有注意到。

    风铃却是听到了,一口汤喷到了对面落风的脸上。

    “那个,对不起,你,你擦擦…。”天啊,这信息量太大了,她都听到啥了,她的耳朵没出问题吧。

    落风悲催的看着封井,为啥每次倒霉的都是他呢。

    今天从风铃来了之后,就一直霸占着安好,他几乎跟她说话的时间都不多,要是个男的他早将她拍飞了。封井那不爽的表情,被落风他们看了个一清二楚,他家主子真的是完了,连女的醋都吃。

    封井被安好踩了一脚,却是面不改色,还笑得一脸灿烂。看着他又要夹菜,安好赶忙将碗端了开。

    “没你长得瘦,自个儿吃你的,胡说八道啥。”

    “你还真是关心我,知道我瘦叫我多吃点。”封井这话说完,心情大好的吃了起来。安好却是没了语言,风铃也不在看他们,埋头吃起了饭。

    吃过饭,收拾好,元清扬一家就先回去了,他们走后楚大郎他们也走了,陈梨花和陈桃花等了会儿,陈铁牛就上门来接她们了,云凡也跟着她娘回去了,钱山两夫妻本想带钱朵朵回去,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回去。李小红因为有事,就一直蹲在茅房,林大虎和林小离则在外面等着她。

    纠结了会儿,她还是出了茅房,林小离看到李小红蹲这么久才出来,赶忙上前问了下她。

    “小红,你是闹肚子了吗,这么久才出来,还好吗。”

    “我,我,没事。”

    李小红说着,往厨房那边走去,安好他们正在收拾厨房,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说一下。

    “东家,我,我有事想和你说。就是我堂妹也想来这里干活,还要人吗。”李小红看着安好,说得有些结巴,手也不停的左手捏右手,她看起来很是紧张。

    林小离听着皱了下眉,敢情她纠结半天,是想跟东家说这事呢。

    “她自己想要来吗。”

    安好放下手里的活,抬眸看向了紧张不安的李小红,相处这么多天了,她见到自己还是这么紧张,她有那么可怕吗。

    “她肯定想要来的,在家里吃不好天天还要挨打。”

    这么说来,就是她家里想让她来的了。

    “既然如此,你明天让她来试下,不过不是做香肠,而是做手工,至于工钱五十五文一天…”

    李小红听着安好的话,高兴的点了点头,拉着林小离就回家了。见人都走完了,风铃他们还坐在那边聊天,封井只得识相的带着人先回去了。

    钱朵朵在屋子里自个做着头花,安二丫和安三丫两人负责洗碗,将锅刷出来后,她们就开始热洗脚水了。安好的菜板什么的也都清理干净了,刚走出厨房,风铃就走过来和她说了起来。

    “安好,要是没事以后我也来你这里帮你做风铃好不好。”

    “没问题,有时间你就来吧。”安好笑了笑,摸了下风铃的头,她的头发真柔顺,乌黑发亮摸起来真舒服。

    “你又摸我头…”

    两人说了会儿话,安好就向着风天翔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此时苏氏正和风天翔聊着,许久不见聊的话题倒是多。

    安好坐了下来,听他们聊了会儿,这才开口说道:“风叔,你现在还有帮人建造房子吗。”

    虽然风铃说了下,但是她还是开口问了。当她提起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风天翔的变化,看来那过去发生的事,在他心里似乎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两年了他也不能释怀。

    “没有了。”沉寂了会儿,风天翔淡淡的开口说道,风铃却是愣了下,她没想到安好这么直接的开口问她爹。

    “大丫,你今天做的竹笋真好吃,走,我们去装点,给我说说怎么做的…” 风铃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赶忙走了过来,拉着安好让她去给她装竹笋。

    她们走后,苏氏又转移了话题,跟风天翔聊了会儿。没多会儿,安好就和风铃提着竹笋过来了。

    天色也晚了,寒暄了两句后,风天翔就提着笋子叫着风铃回家了。

    “大丫,你风叔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当年的事对他来说打击挺大的,我们家要是建房能别麻烦他,就别麻烦他了。”苏氏叹了口气,语气淡淡的说道。

    洗脚水热好后,就叫着钱朵朵一起围着一起泡起了脚。安好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泡脚,心里说不出的暖意。

    “呃…”

    “娘,你怎么了。”安二丫见苏氏发出声音,还摸着肚子赶忙问道,脸上满是担心。安三丫也看向了苏氏,钱朵朵也懵懂的看着苏氏的肚子。

    安好也赶忙跟苏氏把了下脉,胎动得挺厉害的,也没问题啊,这小子未免太活泼了点。

    苏氏还没说什么,她们一个个的就反应这么大,不免哭笑不已。

    “娘没事,肚子里的小家伙在踢我肚子呢。”

    苏氏说着将安二丫的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感觉到苏氏肚子里的动静,安二丫惊奇不已。

    “你这小子,给我安份点,把娘踢疼了,小心出来我揍你。”苏氏怀着他可是被折腾坏了,之前怀三丫的时候,安二丫都没见她娘吐过。

    安二丫这么一说,里面的劲小家伙似乎听明白了似的,动静也小了许多。钱朵朵看得目不转睛,苏氏看着钱朵朵好奇的目光,叫着她摸了摸她的肚子。

    安好看着有些担心,但到底还是没有阻止,看着钱朵朵的手伸向了她娘的肚子,感觉里面的胎动,钱朵朵的眼睛都亮了。

    “动,动了…”不过没一会儿她就将手伸了回去,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似乎是在思考。

    “朵朵,我们还小不会有小宝宝的,所以肚子里是不会动的,倒是会发出声音,因为我们的肠胃会蠕动消化。”

    安好解释了下,钱朵朵似乎明白了些,又安静的泡起了脚。苏氏听着安好的话,也不知道说啥好,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洗完脚,就各自回屋睡觉去了。

    关好房门后,安好就进了空间,美美的泡了个澡,喝了点朱雀酿造的酒。

    看着躺在草坪上的小白、大白它们,安好走了过去,在一边趟了下来。经过这段日子朱雀对它们的调理,小白又长大了,看上去变了许多。而大白它们也更加的听得懂安好说的话了,时不时的还回应下她。

    见到安好来,小白就变小了,跑过去睡到了安好的臂弯里。

    朱雀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睡着的一人几兽,不由得笑了笑,好在空间里温度适中,也不会感冒。

    等安好醒过来的时候,小白它们已经不见了踪影,看了看远处,敢情是吃东西去了。大白去山上猎了一只羊,这不朱雀正给它们做安好教的烤全羊呢。

    吃了点朱雀的羊,安好就出了空间,接着睡觉去了。

    第二天,刚训练完回来,李小红就带着李小月来了,来得倒是挺早。安好上下的打量了下她,长得倒是清秀,身高也不矮,不过这胆子似乎比李小红还小,年龄也小,不知道干活怎么样。

    她是开工坊,不是开善堂,用人上安好一直都有自己的原则。年龄在这尚能接受,但是若手脚也慢,她是留不得的。

    “东家,这就是我堂妹李小月了,小月快见过东家。”李小红说完,李小月看向安好喊了起来,声音不大不小,倒是听得清楚。她也打量了下安好,她以前也见过安好,不过很少,看到她如今的容貌,不由得感叹了下,还真的是很美,她的运气咋就这么好呢。

    “二丫,她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带着她学学怎么做风铃和头花…”

    整个上午,安好都在厨房里忙活,安二丫她们则细心的教着李小月。她学东西很快,手也巧,倒是不错。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贝壳,李小月也是喜欢得很,自然学起来也更加的有兴趣。

    安好还是想再去找下风天翔,这不仅仅是她建房的问题,也是他心理的问题,毕竟风铃跟她要好,能帮帮她爹,倒也不是不可以。想着第二天吃过午饭后,安好就和安二丫一起去了风铃家。刚走到他们院子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人的谈话声。

    落风他们也跟了去,见安好她们在这里听着没有进去,他们也不敢靠得太近。不过还是被安好给发现了,最后只得先回去禀报去了。

    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好几个人。

    “天翔,我们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如今你孩子都这么大了。你日子也过得不错,是该找一个了。这是邻村张家的长女,嫁过一次但还没过生孩子呢,年龄比你小几岁,嫁给你肯定能给你生个大胖小子的,你觉得怎么样。”

    这一回来就置办了这么多东西,他在外应该也找些钱吧,要不是他有手艺别人怎么看得上他呢,这张家的长女长相也不差,这风天翔不可能看不上吧。

    安好在外面听着,不由得感叹,这燕州国还是挺开放的。这媒婆都直接把人给领家里来了,他们这才回来呢,消息倒是传得挺快。

    风铃在一边看着,打量着那张氏,看上去长得还是秀气,那害羞的模样分明就是对自家爹爹有意思。但是她没有错过她看自己的眼神,那眼神里透着厌恶,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还想染指她爹做梦去吧,估计也是被人休回家的吧。

    “王大婶,我现在还没有娶妻的打算,您还是请回吧。”风天翔话音刚落,张氏就委屈的红了眼,坐在她一边的男子猛然站了起来。年纪看上去尚轻,也就十八九岁。

    “我姐那是看得上你,你咋这么不识相呢。”男子身着一身黑色劲装,浑身透着力量,一看倒像是个练家子。对于风天翔的‘不识抬举’他大为恼火。

    “你姐看得上,我爹不想娶,怎么还想强人所难啊。”风铃见自家爹不说话,抢先一步走了过来,看着比她高的男子略带怒气的说着。

    “你这臭丫头。”男子骂着,就要动手打风铃,手刚扇过来就被风天翔捏住了手腕。

    姜果然是老的辣,风天翔的手臂结实有力,捏得那男子疼痛不已,挣脱不开。

    “我的女儿,轮不到你来教训。”

    王媒婆见状,赶忙说起了好话。这张家不在他们村,可是她终归是这里的,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可不想别人记恨她。

    “天翔啊,你若没心思,王婶我也没办法。你快放开林哥儿的手,伤着了大家都不好。”

    见风天翔依旧不动,王媒婆扯了扯张氏的袖子。

    “弟弟,你别闹了他不喜欢我,也勉强不了。你快给铃丫头道个歉吧。”张雪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是气恼得很。她长得不错,他居然还看不上凭啥啊。

    张林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自己又不是风天翔的对手,只得道歉认错,道了歉张林就冲着跑出去了,他姐也追了出去。

    见他们走了,王媒婆也不好在停留,刚出门就看到了安二丫她们。

    “大丫,你们这是来找风铃玩吗,你们姐妹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呢。”王媒婆看着安好,颇有几分讨好的说道。这风铃还真是运气好,巴结上了安好她们。

    “那您来这里干啥呢。”安二丫虽然知道,但还是有此一问。经过之前的两次事件,安二丫看着媒婆就没有好感,何况这个人还是村子里毕竟碎嘴的一个。

    安二丫这么一问,王媒婆的脸上就不怎么好看了。她没有问过风天翔的意见,就这样带人上门相亲,传出去可就难听了。

    “没啥,就串串门,你们进去吧。我家还有事呢就先走了哈。”说着王媒婆赶忙离开了这里。这风铃家和安好家好,以后她还是别惹他们的好。

    风铃听到门外安好的声音,赶忙跑了过来,拉住了她和二丫的手。

    “安好,你们怎么来了,刚刚还有人上门给我爹说亲事呢,你才不知道他们有多霸道呢,就跟强抢民女似的…”

    ~

    风铃正说着,风天翔就走了出来,招呼着安好她们进了屋子里。对于安好来的目的,风天翔心里还是有些数的,正想开口,安好就先说了起来。

    “风叔,听风铃说你学了木工,做得还不错,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做一样东西呢。”安好说完,将手里画好的图纸全数给了风天翔。

    风天翔愣了下,才接过安好手里的图,她居然没有提建造房子的事,她这是要做什么东西呢。看着手里的图,风天翔奇怪不已,这些都是啥呢。这些图都是各个部位的构造,她是分开画的,也难怪风天翔看得这么疑惑。

    “大丫,你这东西最后是要拼凑在一起的吗。”

    风天翔到底是看出来了,风铃和安二丫却是很糊涂,这东西还能拼到一起,那是个啥东西呢。

    “对,拼出来就是木式的榨油机了。”

    风天翔一听到安好说的名称,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她的意思是这东西做好了就能榨油了。

    这种古式榨油机,还是安好在一个少数部落看见的。对于新的事物,安好一向很好奇,为此在他们榨油的时候,不免在旁边看了许久,还问了许多问题。

    在现代虽然是落后的机器,但是在古代确是有很大的作用。如果真能成功,那么定能解决吃油的问题。猪肉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贵,若是推广开来大家也不怕吃不上油了。

    照着安好说的,下午风天翔就去山上砍了颗几十年的相思树,在村里找了几个人跟他一起抬了回去。

    整个下午他都在哪里打磨着树干。

    先制作油槽,毕竟这是整个榨油机的主体,也是费树木最多的一部分。油槽长约一米多,宽在零点二米左右。用来放置以后需要压榨的东西。

    快要天黑前,安好才离开,那时候风天翔已经将油槽挖空了,剩下就是得打磨光滑了。

    第三天,榨油机就做了出来,风铃一早就上门叫着安好去了他们家。

    “大丫,二丫、三丫你们来了。”看见安好他们来,风天翔也比之前热情了许多,互相招呼了下,风天翔就迫不及待的喊着安好去屋子里看他做的榨油机了。

    “大丫,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你跟我说。”

    安好走了进去,打量了下这榨油机的整体结构,每处都打磨的很光滑,看样子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

    “风叔,你的手艺真的不错。不过眼下我没有油饼还试不了。”

    “那就快做油饼啊。”

    风天翔原本就热情满满听安好这么说,催促着她快点去做。

    眼下油菜籽还没有出来,但是其他的东西也能榨油啊。想到这安好赶忙问起了风天翔。

    “风叔,家里有花生吗。”

    “没有,不过你先等等,我出去下。”风天翔说着,就跑了出去。他们家没有他可以去别处买一些。

    “安好,你不是要榨油吗,花生拿来干啥呢,莫不是也能榨成油。”

    风铃奇怪的问道,安二丫、安三丫也都看着安好,见安好点头她们更加的好奇了,围着那榨油机看了起来。

    没多会儿,风天翔就提了一布袋的花生回来,怎么看都有几十斤了。

    “大丫,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

    “先把花生给剥出来,完了在炒,炒了后还有几道工序呢。”

    好在人多,没多久就将花生全部给剥了出来,火是风天翔去烧的,毕竟他对火的控制要比她们好些,这花生是不能炒焦了的。接下来就是碾粉,碾碎后,就用蒸笼蒸了起来。这真的是在做油吗,风天翔的心里别提多激动了。

    “风铃,你们家有稻草和麦秆吗。”

    “这个有,还是我们回来后,其他人给我们的,你要我给你拿来。”见风铃跑出去,安二丫他们也跟着去帮忙抱了。

    “风叔,家里有铁丝吗。”风天翔以前是做房子的,想来应该有这些东西吧。

    “有,那我去拿这火你先看着。”

    一切都准备好了,看了看锅里,差不多的时候,安好就将锅盖给打了开,在一边教起了他们怎么包饼。

    将铁丝弯成圆圈固定做底后,安好就开始用稻草和麦秆编制了起来。刚开始她也有些摸不准,做好又拆,旁边的安二丫他们看着也奇怪得很,她这是要做成什么样呢。

    这古老的榨油机,还是安好以前去旅行的时候看见的,因为好奇所以当时在那呆了有一段日子。

    看安好没有成功,风天翔他们在一边看着,也没敢动手做。等了会儿,安好终于编制好了一个整体成放射状往中间聚拢。

    将花生粉包裹进去后,安好就放在一边用铁板压了起来。原本是用脚踩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

    有了第一个,他们也跟着学了起来,包了不知道多久,总算是都给包完了。

    “风叔,现在就把这些压过的油饼放进榨槽里,完了在将做好的木楔全部给安上去,完了就可以开始使用撞杆,撞到油槽中挤压油饼了。”

    这榨油还是有些耗费体力的,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跟现代的机器自然是不能比的,不过这种原始的机器榨出来的油却是要好上许多。

    安好将油饼拿过来,风天翔就一个个的放了进去。等到他开始用撞杆的时候,安好赶忙让风铃去找了盆子来。

    风天翔的力气大,随着他的动作,安好端了个凳子在那里守着出油口,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心里别提多兴奋了。

    没多一会儿,里面就流出了金黄色的液体。

    “长姐,这是什么呢。这就是你说的花生油吗,花生为什么有油呢。”安二丫惊奇不已,花生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第一次听说呢。

    安三丫和风铃也蹲在地上看着,等接满后就开始换盆。

    “这就是花生油,做菜什么的老香了。不仅花生能做油,芝麻、玉米、油菜籽都是能出油的。”

    但是花生的出油率并没有油菜籽高,所以还是油菜好。听到出油,风天翔就更加卖力的忙活了起来,许久后他才停了下来。

    “风叔,你先来歇会儿,随便看看这榨出来的油,我也来试下,等下你在换我。”

    安好说完,接过他的活又忙活了起来,这次出油并不算太多,虽然出油了但是她总觉得有些不理想,似乎哪里还是有问题。

    风天翔端起旁边的一盆看了起来,这味道闻起来真的好香,不过跟猪油真的大大的不同,这东西都放这么久了居然都没有凝固。

    “长姐,都没有油出来了呢。”

    安好一听就放下了手里的撞杆,走过去看了下,叫上风天翔就开始将木楔拆了下来,随后将油饼拿了出来,看下下明显的没有榨干。

    “风叔,你看着油饼,明显的还有油没有榨出来。”

    风天翔看了下,随即将目光放到了木楔子上,调节了下木楔子的位置,又开始使用撞杆挤压了起来。

    “咦,爹这里面又流出油了,这油闻着好香啊。”

    清理好榨油机,安好又和风天翔谈论了会儿,她是准备要大量制作的,以后在村里开工坊,眼下就算风天翔技术入股了。

    “大丫,这一切都是你从书上看来的,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这些稀罕的东西。你这做出来可是给全民造福呢,风叔都没做什么,怎么能要分成。”

    山上的木头没花钱,就他出了人工,要多了他真的觉得挺不好的。经过商量安好还是执意要分他两成,至于推广出去,那也是以后的事。

    见风天翔心情不错,安好还是想在争取下。毕竟这风天翔盖房子的技术不错,她不想错过。

    在风铃家吃过午饭后,安好就坐在一边跟风天翔聊了起来。

    “风叔,你真的不打算再修建房子了吗…。”

    听到安好再次提起,风天翔的眼里闪过抹痛意,这一瞬间的变化被安好给捕捉到了。风铃在一旁看着确实有些着急,真怕她爹会生安好的气。

    “大丫,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已经很久没做了,早已经生疏了,而且我也不想在做那一行了。”

    风天翔语气淡淡的说着,他没有再看安好,从他决定学木工的那头开始,他就已经打定主意不在修建房子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勉强你,但是你能帮我看看图纸吗,这次建造的有些宽,所需的材料多,加上村子里的大工也不多,所以我才想到找你…”

    毕竟风天翔干了这么多年,他的人脉是云青峰他们不能比的,他对材料各方面去哪里买便宜都是知晓的。

    图纸,这丫头居然会画图纸,风天翔听着,想了想接过了安好画的图纸看了起来,找人什么的他还是可以帮忙的。

    风铃见状,也伸长了脖子去看。她到是能看懂一些,不过安二丫就是一脸的懵逼了,索性就站在一边等着。安三丫也没有去看,反正一听这些她就不懂。

    “大丫,你这图真是你画的吗,结构看起来真特别,建造的一排排的,你这作坊盖下来这怎么也得好几百两。这住宅的面积也挺宽的,有点像大户人家的园林,但是又有些不同。院子也挺大,不过这院子里面画的东西,我就看不懂了。”

    风天翔看着安好绘画出来的房子,着实有些诧异。院子安好打算安放一些健身,训练的东西,风天翔自然是看不明白的。

    “这是随意想的,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呢,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风叔,虽然我不太清楚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但是我只知道人不能沉寂在过去里。你不妨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你。”

    安好觉得风天翔的问题,跟多的是在心理上。

    风天翔只觉得苦涩,现在的他根本不敢再站在高处了,一上去他就头晕目眩,那一日发生的一切就会浮现在他眼前。出事的那个人就是从他面前掉落下去的,他没有拉住,一条命就这么在他眼前没了,他的心里怎么都过不去,她真的能帮得了他吗。

    “风叔,之前三丫不也是不会说话吗,都是我长姐给治好的,长姐说三丫的病是在心里,经过她的治疗还真就好了…”安二丫一听连忙附和道,安三丫也点了点头。

    “爹,要不你就让安好试试。看着你这样,我心里也难受。”风铃说着说着就流出了泪,这些日子她爹什么样,她最清楚不过,她不想他在这样继续下去。

    风天翔见不得风铃哭,赶忙替她擦去了泪,可是越擦越多。最后他还是同意让安好帮他看病。

    安好要给风天翔催眠,需要绝对的清静,让风铃她们不要打扰后,她就与风天翔去了另外个房间。

    进屋后,安好就让风天翔坐到了板凳上,两人对坐着聊了会儿。

    知道他的病因后,安好就开始对他进行催眠,不过风天翔似乎很抵触。

    “风叔,你必须要跟随我说的做,你的脑子要放空,这样吧你睡到床上去。”

    风天翔还是信任安好的,见她这么说,就走到床边趟了下去。

    “你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的头上,感觉有暖暖的太阳照射在你的头上,感觉很舒服,你闭上了眼睛,眼睛很沉重,你很想睡觉…。”

    安好的声音平稳、柔和、缓慢,听得风天翔渐渐的眯上了眼睛,舒服得他嘴角都挂起抹浅笑。

    可是安好现在不能让他睡,继续引导着他想起那日的事,渐渐的床上的风天翔也变得情绪不稳起来,他的心魔很重,很是执着,一次是治不好他的。让他休息了会儿,安好才将他叫醒。

    “风叔,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这只是初步的治疗,再有几次你就会好起来的。终究还是你自己太过执着,给你自己强加了太重的精神包袱。这世界上有太多事是我们无法意料的,生死也不是我们能掌握的,你还是得看开点…。”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休息不好,时常在晚上醒来。经过安好的催眠,他此刻觉得自己莫名的舒服了许多。

    “睡了会儿我感觉舒服了许多,心里也好受些了。大丫,真是太谢谢你了。虽然我不能动手建造,但是我可以帮你找人,还可以帮你些别的。”

    风天翔坐了起来,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风叔我也很抱歉,之前我是不知道你的问题这么复杂。是我太勉强你了,有你这话我已经很高兴了。”

    两人聊了会儿就出了屋子,外面风铃早已经在屋子里走了几个来回了,看见他们出来,赶忙走了过来。

    “你爹的情况有些复杂,一次心里治疗还不够,再多几次应该就会好起来了。”还没风铃问,安好就先开口说了起来。

    “太好了,爹你听到了吗。”风铃高兴的跳了起来,看着她爹憔悴的模样,她也心疼呢。

    风天翔笑着点了点头,这事他可比她先知道。

    “风叔,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云爷爷他们商量下吧。”安好想了想,决定现在就去找他们。

    “那行,我先给你们装点花生油去。”风天翔说着去了厨房找了个大罐子,装了一罐给安好她们。

    安好将罐子给了安二丫她们,让她们先带回去,风铃见安好要和她爹找村长他们说建造房子的事,就跟着安二丫她们跑了。

    云青峰还在地里忙活,安好就让风天翔先去了云家,她去地里叫云青峰。来到地里的时候,云青峰正在挖土,看到安好走了过来,他也停下了手里的活。

    “青峰叔,我想找你们商量下建造房子的事,风叔那我已经跟他说了,现在他应该已经到了你们家了,我们也快走吧。”

    云青峰一听就扛着锄头跟着安好走了。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风天翔已经坐在院子里和云正德聊了起来。

    “云爷爷…”

    “嗯,你这丫头,还真是个大忙人。快过来坐,你要建造房子的事,你风叔已经说了,听他说你建造的很宽,这可得要不少钱呢。”

    云正德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对呢,这次我打算把工坊和住的房屋一并建造了。这是图纸,青峰叔、云爷爷你们可以先看下。”

    安好说完,将放在袖子里的图纸拿了出来,递给了云青峰他们。

    “大丫,这图纸你哪里来的呢。画的真是别具一格。你这工坊建造的够长的,房屋也建造的宽,的确是要不少的钱。”

    云青峰看了看有些诧异的说道。云正德也看了一眼,这图纸画的真好,整个房子的模样都被她给画了出来。

    “这是我自个儿想着画的,我还打算建造一个地窖,另外还要建造土炕,这样冬天烧火后睡在上面就暖和了。”

    土炕这个时代是没有的,听安好说了后,云青峰他们也来了兴趣,连忙问了下安好。安好看着好奇的他们,这才解释了起来。

    “大丫,你这想法真是不错,这样即使下雪的天,也不怕冷了。”

    风天翔先夸奖了起来,这丫头的想法还真是多呢。

    “想法虽好,可是我一个人也办不了啊,云爷爷这可得麻烦你们帮我看看呢。这地基得买多少才够了,多一点也没关系。”

    安好笑了笑,看着他们说道。

    “照你的想法,你这个房屋就得要三亩的地基,至于工坊,你可以多买点就五亩吧。”

    风天翔第一个发表了意见,云青峰也觉得可以,反正多了还可以做别的。

    “你风叔和青峰叔的意见都一样,那么地基就先定下八亩吧,不过屋子要建在哪里好呢。”云正德说着看向了风天翔,以前他负责建造的房子都是他给看的,建造后都不错。风水这方面,安好是不懂,云青峰也不懂,一般都是别人给看好,他们负责建造。

    “大丫,你是打算建造在村西吧。原本周府的那块就是很好的,不过那里始终属于周家。你家要建造的房子比周府还要大一点,可以建前面一点,到时候出门没多远就可以看见无忧糊了,工坊可以建在房屋的对面,周府过去点。”对于村里的地形风天翔还是很了解的,说道要建房,他直接就将要建的地方说了出来。

    “这方面我也不懂,全仰仗你们了。至于找人,主要的负责人还是青峰叔,风叔你能找多少大工我这也要了,反正人越多越好。另外,建造材料这一块我们都不太清楚哪里的好哪里的便宜,所以还得麻烦风叔你呢。”安好笑了笑说道。

    “行,材料这块就由我来联系。不过大丫,工钱这一块,我得先跟你说下,大工的工钱一般是在六十五一天,小工是五十文一天,外面一般都是包吃一顿,也有不包吃的。”风天翔想了想说道。

    云青峰听着也点了点头,外面现在都是这个价格。

    安好想了想,多开了五文一天,她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干,尽快的把房子给盖好。她也打算包吃一顿,让云青峰顺带招几个做饭的,至于做饭的地方就定在了云家。

    工坊安好打算用红砖建造,再盖青瓦。至于房屋那边用的青砖红瓦。至于木头这些,山上的没有干,也只能是买。经过风天翔的预算,她先给风天翔六百两让他负责定制材料,不够再给她说。

    “你这丫头真是大方,那就这样决定了,青峰你就负责去找人,天翔先跟我去看看地基,将具体的位置给定下来。至于建房的日子我看了下,五月十八就是个好日子,也就是五天后。”

    聊了会儿后,云青峰就出门去找人了,安好则跟着云正德他们找了村里的几个老人,一起将建房的地基定了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