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到了城西福满园门口,安好、云凡就下了牛车,敲了下门,刚敲没多久安东就跑过来开了门,搬东西进去的时候,他们还在装香肠,一个个都做的很认真,安好看着倒也满意。

    “东家,最近的香肠熏了不少了,所有的开支我都按照安玄教的全部给记账了。”

    安北看着安好笑着说了起来。

    “嗯,干得不错。到时候他们要货,我会叫人给你们联系的。这两百两你拿着用,另外去买个秤到时候好称。”

    这些日子他们的日子过得不错,一个个的脸上都有了肉,看见安好一个个都喊了起来。

    云凡坐在一边没有参言,看着他们麻利的手脚,感觉比他们做的可还快呢,上次倒是没有注意到。

    “东家。”

    “林伯,你现在身体怎么样,那些药我已经吩咐安北给你拿了。你现在不用这么着急干活,慢一点也没事。”

    “东家,有了你开的药,我现在身体好得很,真是谢谢你了,老头我无以为报啊。”林伯看着安好,笑着说道,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

    林伯说着又要跪,安好赶忙拦住了他,要不是他就救了这么多孩子,眼下她手里哪能有这么多帮手呢。他们一个个卖身给她,都没有要钱,只要他们不背叛,安好也绝对会善待他们的。安玄之前还觉得膈应,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现在也能好好的装好香肠了。

    “学的不错,有进步。你现在的脸看上去可是好了许多,继续用这脸上的疤痕应该就能够散去了。”安好坐到了安玄的对面,看着他说道。安好越看越觉得,这安玄有几分像阿九,可是想了想又甩了甩头,不由得嘲讽了下,自己这是太想他了吗。

    安玄没有错过安好脸上的落寞,不免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会对着自己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至于你的记忆,你现在有恢复吗。”他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体内的毒素经过这段时间的吃药也快没有了吧。

    “东家,如果不是你我的脸也不会好,真的很谢谢你。至于记忆,我…”

    安玄说着皱了皱眉,最近他时常头痛,晚上更会做噩梦,那些乱七八糟的片段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曾经发生过的事,还是他自己的想象。

    “想不起就罢了,若是想起,你要走就走吧。不过你现在是我手下的人了,我自然是该照顾好你的,不用客气。你们这一个个的晚上也别做太晚。”

    安好说着站了起来,看了看他们说道,他们的勤奋她可是都看到眼里的。

    看他们的香肠都装的差不多后,安好就将他们叫到了空坝子里,得知安好要教他们武功一个个都高兴不已,安玄却是很落寞,因为他已经废了怎么可能还能习武呢,不过他也想看看她会教他们些什么。

    云凡原本就想学武,这些日子学的都是些基本功,眼下看着安好教他们,他也跟了过去。

    “我今天教你们的叫近身搏击术,你们有愿意来做对手的吗。”

    倒是有几个愿意的,安好看了看随意挑了一个,安玄却是在一边仔细的看了起来。因为她说的这个名字,他可是听都没听过。

    “掐喉跪肋,闪身要快,抓腕要准,掐喉推顶和右脚后绊要相错用力,一致完成,跪膝顶肋要借身体下沉之力,使力量贯于膝尖…”

    安好一边说一边示范着,一个个看得热血彭拜,安玄的心情也是很激动,因为她说了这功夫不需要内力。那么对于他来说就可以练了,这样他就不是废人了。

    教了会儿,安好就让他们各自挑选了对手,练了起来。林伯毕竟老了,练习他是参加不了了,安好就教了他一套健身操。看着安好教林伯,他们都好奇的看了过来,看了会儿又赶忙练习了起来。

    安玄到底是学过武的,领悟要快些,现在出手几乎也学了六七成了。看着他们练武,安好时不时的就去指导下。

    这样忙活下来,太阳又快落山了,想到家里的某位爷,安好赶忙让云凡驾着车回家了。

    回到家,就看见了跪在外面的安二郎,此刻的他裸着背部,身背着荆棘匍匐在地上。听到牛车的声音,安二郎抬起头看了过去。

    还好他刚来,不然还不知道要跪多久呢。

    此刻地里的人都散工了,看着他跪在这,不免好奇的围了过来。

    有意思,他这是想学古人负荆请罪吗。安好可不相信,他安二郎会有变好的一天。

    “大丫你别走,听我说,我知道过去都是我们的错,今天特来请罪,我娘和舅舅已经流放了,妹妹也被关进牢里了,怎么说一笔也写不出俩姓来,你就原谅我们吧。”

    安二郎说着,还抬手一巴掌一巴掌的往自己脸上扇,扇得那叫一个狠。

    围着的人群也议论开了,听到安二郎娘和舅舅他们的下场,一个个都唏嘘不已。不免觉得这安好做得太狠了,都是亲人咋这么狠呢,如今人家都上门请罪了她还不为所动。

    “安二郎,你知道我平生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吗。”

    “那就是敢做不敢当的人,一句对不起有用的话,要官差来干啥。”

    安二郎见道歉不成,心底一冷,见安好要走,冲上前就想扯她衣服。但是手还没触碰到就被飞身而来的封井给一脚踹了出去,直接跌落在了一边,吐出了血。

    他的这个动作,着实激怒了封井,安好却是没有注意到。

    苏氏也是刚出来,封井的突然一脚也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江氏他们一赶来,就看见这么一幕,顿时冲过去抱着安二郎哭了起来。安大河也赶忙去了村子里找许大夫。

    “安大丫,怎么说二郎都是你的兄弟诶,你咋这么狠。你毁了他脚还不够,还想要他的命吗,你真的要毁了整个安家,你心里才舒服吗。苏氏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是想让你女儿报复我们吗。”

    看着现在越发圆润好看的苏氏,江氏的心里就很得不行。凭什么他们能过得这么好呢。

    “他是我踢的。”

    封井刚说完,落风就走了过去,直接一百两的就丢到了江氏的面前。安好看着皱了皱眉,这人是不是常干这种事呢,刚刚不用他出脚她也能避过去的。

    “你,你踢了我家的二郎,一百两你就想完事吗,他都吐血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的二郎诶,你咋这么命苦啊。”

    江氏打量这封井,这些日子她也听说了,既然他能随随便便甩出一百两,那肯定是不差钱的。

    “看我,他可是你踢的。”

    “…”这死女人,若不是因为她,他会动脚吗。等被他扯了衣服,败了名节一边哭去吧。

    一百两已经不少了,落风紧了紧拳头,要不是看她是个老太婆,他真想揍她一顿。

    “闭嘴,在这里嚎什么嚎。”

    得知消息的安老头,锄头一丢就赶忙跑了来。他本来一直就在想要怎么修复他们间的关系,等时间久点她们就会忘记那些不愉快,可他们倒好又凑了过来。

    僵持了会儿,江氏也不敢再骂人了,但是却是一个劲的哭。许大夫来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了江氏的哭声。要不是安大河说安二郎性命危机,他还真是不想管。

    “还不让开。”安老头不悦的看了眼江氏,喊着将她拉了开。

    见许大夫蹲了下去,安大河就将药箱放到了许大夫身边。许大夫给安二郎看了下,皱了皱眉,喂了颗药,拿出银针扒开他的衣服就扎上了银针。

    “许大夫,我二孙子怎么样了,他严重吗。”

    “死不了,但是需要好好养养,他原本就受了内伤,如今更是严重了。”

    许大夫说着,抬眸看了眼阶梯上的封井。这人到底是谁呢,这气质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听见了吗,都是因为你。”江氏抬眸看向封井吼道。落风他们看着自家主子被吼,走上前就想揍她,不过却被封井拦住了,怎么说她都是安好的奶奶,目前他还不想给她惹麻烦。这安家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实在是粘人。

    “老许,你就说说二郎要养好得用多少钱吧。”安老头只觉得雪上加霜。

    “一百两左右吧。”许大夫看了眼安好,又看了眼江氏手里捏着的钱,开口道。

    江氏捏着手里的钱甚是不甘心,一百两这刚得的岂不又没了吗。那二郎今天的伤岂不是白挨了吗。

    “你要再闹,我就休了你。你也不想想如今这安好我们惹不惹得起。”

    安老头也看出了些问题,这许大夫现在怕是已经向着安好了。否则他怎么一开口就是这么多钱呢。江氏听安老头要休她,越发的哭了起来,最后还是被他给拉回家的。而安二郎呢处理好伤后,安大河就将他背了回去,心里也是气得不行。

    这场闹剧完,邻村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起来,他们到底是不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

    见江氏他们走了,外面的人也都纷纷回家了,苏氏也回了屋子。

    那边收拾地基的人也都回家了,材料今天下午送来了些,安好正想过去看,就被封井给拉住了手,刚想动手就被他点了穴道了,抱着她飞身就去了山上。

    “你什么意思,放下我。”自己这搓衣板的身子,他也不可能下得手吧。

    安好刚说完,就被封井给抱进了帐篷里,一把丢在了床榻上。

    “你这小没良心的,今天我帮了你,你居然这样对我。一天都不见,你倒是会跑呢,陪我待会儿再回去,有没有觉得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封井说着,挨着安好趟了下去,两人都侧身睡着。他撑着脑袋打量起了安好,见她那气鼓鼓的模样,不禁失笑,还伸手去捏她的脸,又想去摸下她那果冻般水润润的唇,可是刚摸过去,就被她一口给咬住了。

    “你这丫头,还不松口。”

    安好感觉到嘴里的咸味,她皱了皱眉赶忙松了开。脾气倒是忍得,居然没打自己。

    “知道疼,就别做这样的事,下次可没那么轻松。”

    落风他们想的办法真是没用,什么美男计,她根本就没一点反应,到底是不是女人。今天他可是特意给自己打扮了番。

    “还不解开。”

    “不要,解开你就跑了。”封井看着此刻脸色绯红的安好,心情莫名的好。他也说不出他此刻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反正他更多的还是想带她回西凉。

    “那你今晚上就吃土吧。”这家伙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今天居然骚包的穿一身红色锦袍,看上去还真是跟那百里星辰不相上下。

    “好,那我给你解开,那你陪我说会儿话再回去。”为什么她对别人那么热心,对他就这么冷呢。就因为他们帮她家做活吗。

    还真是猪就知道吃,说话,说你大爷,跟你没话说。

    封井的手指一挥,安好只觉得胸口一疼,身体就能动了,起身后手指一动,直接点在了封井身上,过去就是一口直接咬在了封井的手臂上。

    “你丫的属狗的吗,居然又咬我,还对我动手。”

    “呵,我不仅动手,我还动口了呢,你要觉得不够,还有脚。你才属狗,不对你该属猪,就是猪。离吃饭还有些时间,好好休息休息。”

    安好说着抬手就点了封井的哑穴。说不了话,封井气得不行。

    外面,落叶他们见两人进了帐篷后,就离得远远的。眼下看着安好走下来,发型有些凌乱不免有些多看了几眼。

    与他们擦肩而过,安好也没有多言,直接就走了。

    守了好一会儿,不见里面有动静,落叶他们这才走了进去。就看着封井躺在床上,瞪着他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忙给他解开了穴位。

    “落叶,你这招根本不管用。”

    “本王穿得这么好看,她都没有反应的,居然还咬我,你们今天必须给我想个办法出来。”

    见封井没生气,还问他们一个个有些无语。他们现在不也是单身,连喜欢的人都没有,主子分明就是在给他们出难题吗。这还是他们的主子吗。

    没办法,他们只得趁着天还没黑,去了村子里。看着四处坐着说话的人们,也凑了过去。随意给了点钱,就得到了些主意。

    “下药,这肯定不能够。要是真干出那样的事,照那安大丫的脾气,还不得拍死我们。不对她这么小,主子不可能这么饥不择食的,不然刚刚…。”

    “送金银珠宝,这个倒是可以试下。”可是上次送了那么多东西,都没见她们带的。

    “帮忙干活,日久生情,这个可以考虑下,主子能干吗。”

    “直接上门提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能行得通吗。”

    落叶只觉得脑壳疼,这分明就是在为难他们吗。这安好姑娘对他们爷到底有没有意思呢。纠结到晚上,落叶他们都没能想出招来。

    回去后,安好先是去看了材料,全都是清一色的红砖。又去了风天翔家聊了会儿,就去找了云青峰经过商量,让他帮着找了两个人在材料那边搭棚子照看,一人六十文一天,忙完后她才回了家。

    晚上吃饭的时候,安好直接去的另外一桌,看着她不过来,封井没吃多少就离开了这里。

    经过这些天的忙碌,地里的杂草清除完了,地里的底肥也全部都下到了土里,今天下午基本就可以收工了。虽然还要种秧苗,但是安好还是打算先结算下前面的工钱,这样大家干起活也更有劲。

    早晨起来吃完早饭后,安好就让云凡去了越寒城换了不少的铜钱,回来后就去云青峰那里拿了干活的名册,这上面写了每个人干的天数,算好钱后,安好就叫着苏氏她们帮着自己串上了铜钱。

    封井他们来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全部都是铜钱,而安好她们一家呢都在忙活着串钱。

    “封井哥哥。”

    安好看着安二丫喊封井,皱了下眉,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这丫头,也不怕被他骗来卖了。

    “嗯,大家早上好。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封井哥哥,快过来坐,我姐正准备串钱给地里的人发工钱呢。”安二丫笑着说道。

    封井听着,喊着落风他们也坐了下来,帮着她们串钱,坐下后一边穿一边跟苏氏她们寒暄着。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铜钱,一般到他手里的都是银票。

    人多就是速度快,吃了午饭串了没多久,安好他们就把钱给串好了。钱串好后,安好就去了地里,四下看了看让他们晚点去他们家门前领工钱。

    听到要领工钱了一个个都高兴得不已。

    封井默默看着安好四下忙碌,他似乎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不愿意跟他走了,说到底她喜欢这样忙碌充实的生活,她那个所谓的未婚夫是真是假还说不定了,因为他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出现过。

    将钱核对好,拿上名册提上钱,安好就往大门去了。此刻所有的人都在那里等着了,看着安好出来一个个都看了过去。

    “忙碌了这么多天,真是谢谢大家了,等下我叫道名字的就过来领钱,领完就在你们签名的地方摁个手印。接下来还愿意来我们地里栽种的,就去里正爷爷那里报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