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疙瘩汤,请帖
    苏氏从茅房出来后,就来了屋檐下正洗着脸,就听着安二丫在屋子里面大喊了起来。她放下了手中的帕子,正准备进去,安二丫就跑忙忙慌慌的跑了出来,看到她那似花猫一般的脸,苏氏也没忍住的笑了起来。这孩子烧个火,咋变成这样了呢。这一看就是沾的锅灰。

    “娘,你也笑我,烧个火我容易么,我脑袋都钻进灶里边去了,那火才吹燃的。”

    苏氏听完,又笑了。这样烧火的除了她家丫头,也没谁了。看着安二丫那委屈的小模样,苏氏没在笑了,拿起帕子给她仔细的擦起了脸。

    “你这丫头,以后可别在钻灶里面去了,要是把你的头发和眉毛烧着了,看你咋办。”苏氏一边擦一边说道。

    “娘,我才没那么笨呢。”

    这边安好已经洗好了锅,往着灶里面添了一大把的柴火,又往锅里舀了熬制的骨头汤,就开始洗菜去了。

    安二丫和苏氏说了几句后,就又过来烧火了。苏氏看着安二丫的背影,笑了笑在盆里清洗了下帕子,将水倒掉后,就来了厨房,打开顶锅舀了些热水出来,又去了对面,因为安三丫她们都还没洗脸呢。

    这边安三丫和钱朵朵也出来了,因为安好不需要她们帮忙,安三丫就带着钱朵朵端着碗筷去了对面的屋子里。

    雨还在下,比之前密了些,对面的山看起来都雾蒙蒙的了,风时不时的吹着,带着些许的凉意。

    安好将小白菜、西红柿、香菜洗好切好后,锅里的水也烧开了。就把面疙瘩倒进了锅里,煮了会儿后就捞了起来,过了道

    清水放到了一边。将菜都丢进锅里煮上后,安好就开始往锅里放佐料,把煮好的疙瘩倒了进去煮了会儿,就盛了起来,放上了香菜,红绿交加,看着就很有食欲。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了个热和温馨的早饭。吃过饭没多久,云凡就打着伞来了。

    见到云凡还是这么早来,安好就说了起来:“今天下雨,我就不带你们训练了。”

    “昨天的猪小肠还剩下些没灌完呢,可今天下雨要在哪里做呢,我们今天还去越寒城买猪小肠这些吗。”云凡想了想问道。

    “今天就不买了,等下我们一起收拾间屋子出来。就在屋子里灌香肠,今天就做半天好了,下午就放半天的假。”

    苏氏也觉得行,大家也忙活了这么久,能休息就休息吧。

    没多会儿,楚大郎和张云也来了,有了他们屋子没多久就收拾完了,里面的床、柜子这些全都抬到了另外一间屋子。将两边的窗子打开些,屋子里倒也看得清楚。

    收拾完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到了。

    得知要放半天的假,还算一天的钱,一个个都很高兴,还没到中午就把香肠灌好了。李秀他们就去帮着苏氏做饭去了,而这边安好和安二丫她们就教着陈梨花她们学做起了头花和风铃。

    元清扬和钱山两个人,就坐在一边闲聊了起来。

    做头花和贝壳,工钱要比做香肠低上五文,但是要干净许多,所以工钱上才会少些。好看的东西,不论谁都是喜欢的,陈梨花她们也不列外,她们愿意学安好也就教了。

    头花的样式安好随时都在更新,倒也不怕人学去。至于贝壳,这边是没有的,染色也不是一般人会的这点安好也不担心。

    午饭过后,安好就给她们全部都放了假,让她们明天再来干活。

    接下来的日子都是艳阳天,工坊和房屋的建造也接近了尾声,云正德帮安好家看了日子,将上梁的日子定在了六月十五。安好这期间没少往越寒城跑,给家里的每人都定做了两套衣裙和鞋子,床上用品这些也全部定了新的,家具也订了些,剩下的她打算以后找云正德做。

    六月十三,安好就找云正德他们商量了下上梁那天的菜单,并将自己写的菜单给云正德他们过了下目,云正德他们看了后,只觉得太过丰盛了。

    商量好,六月十四一早,村里的人就忙活了起来。因为安好这次摆饭,摆在了新房的院子里。云正德就安排了人,去各家借了桌子凳子,全部提前一天搬到了安好家的院子里。又去搬了石头在院子的一边做了临时的灶台。

    云凡和楚大郎也忙碌得很,连续跑了几次越寒城,米面、酒水,能提前买的东西全都买了回来。

    安好给做香肠的工人放了两天的假,毕竟这两天忙,没时间去给他们做饭。

    菜买回来后,来帮人的人都围坐着,一边摘菜一边闲聊了起来。对着苏氏,一个个都是奉承的话语,不是夸安好能干,就是夸安二丫她们乖巧,更有甚者,还想给安二丫和安三丫说媒,不过被苏氏委婉的拒绝了。

    她们安的什么心思,苏氏最清楚不过,这样的人介绍的人家能是好人家吗。她也不求自个儿的女儿嫁得富贵,但是至少要有个爱她的男子,还有个和谐的家庭。至于她们以后想嫁什么样的人,她也打算问下她们的心意,不想将她们盲婚哑嫁出去。毕竟这样的婚姻没有多少幸福可言。

    男人们就帮着杀起了鸡鸭,全部给清理了出来。

    午饭过后,苏氏就将安好叫到了没人的地方,将她写好的书信递给了安好。

    “娘,你这是…”安好看着苏氏给她的信,不免有些疑惑。

    “大丫,上梁,我想请你姥姥、姥爷他们来…”苏氏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不在他们身边尽孝,她的心里也挺不好受的。

    安大海之前年年都科考,家里对他早有意见,苏氏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娘家人没少给他们拿东西来。可是后来,安大海弃文从了医,苏氏的爹苏衡就很不理解了,说什么也要安大海接着考,可是安大海也是头倔牛他认定的事怎么都不可能回头。苏衡劝解无果,每年去安大海都没少挨他说,后来安大海出了事,苏衡就准备将苏玉娘接回家去去。可是安家那时候已经打上了安大丫的主意,自然是不同意的,苏玉娘也认定安大海还没死,说什么也不回去,苏衡只得作罢。

    “那是必须的,我正想问你呢,你放心我马上就去越寒城,这信今天肯定能到他们手里的。”记忆里,姥姥、姥爷他们对她们家都是很好的。

    安家之所以敢这么欺负苏氏,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苏氏头上没有哥哥,虽然有两个弟弟,但是今年也才十五岁。两人是双生子,也是苏衡的老来子。加上苏氏性子一向软绵柔弱,不会告状,安家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苏氏的头上有三个姐姐,她排行老四,下面有个妹妹今年十六岁,除此外就是那两个弟弟。

    拿上信后,安好就让云凡去牵牛车,两人就坐着牛车去了越寒城。到了越寒城去店里取了请帖后,安好写上后,就先去了百味斋,将请帖给了百里星辰和云镇。

    把给墨宇和慕容白的请帖也都交给了百里星辰,让他转交。除此外,苏氏写的信安好也一并交给了百里星辰,让他帮忙找人送去越寒城出去三十多里地的河中村。

    事情交代好他后,安好就和云凡离开了百味斋,接下来又去了杨家、玉家,至于县令府安好只请了朱青然,对于那日的事她还没问他呢。

    安大江和陈莲花他们安好也都通知了下,完了又去了城西,找了安北他们,让他们明天跟着送货的人一起来。

    回来后,安好就去找了下云正德,让他帮忙多找几个厨艺好的,明天和她一起做。

    肉安好提前有交代,云凡就让卖肉的将他选好的五花肉,切成了四四方方。安好回来后就将肉皮上的毛全部处理了下,让安二丫她们帮着烧起了火。

    往锅里加好水后,安好就把准备要的八角和葱结、五花肉都丢了进去,煮了起来。煮到筷子都能插进去后,安好就将肉全都盛了起来。

    一时间围着大人的孩子也不跑了,一一看了过来,这空气中都满是肉的香味,看得一个个直吞口水。

    安好想了想,先炸了点红薯丸子,给了元朗,让他分下去给村里的孩子吃。有了吃的一个个都高兴不已,干活的大人们也麻利了许多。

    “长姐,肉冷了些了,不烫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安三丫摸了摸煮好的肉,看着安好问道。

    “等下,我先做甜面酱,完了我教你们做烧白。”

    安好说着,又继续忙活了。安二丫烧着火,吃着红薯丸子,心情格外的美。风铃在一边看着,虽然不懂安好说的烧白是什么,但是也充满了期待。这时候李秀、郑有容、苏氏也都走了过来,她们摘的四季豆已经摘完了。

    “你们真是大方,买这么多肉,大丫这是要做啥呢。”郑有容看着堆积在筲箕里的五花肉,好奇的问道。

    “长姐说等下教我们做烧白。”安三丫见郑有容问,笑着回道。

    “大丫,肯定又要做什么好吃的了。玉娘啊,你这女儿真能干。”李秀看着说了起来。

    苏氏今天听了太多这样的话,但是李秀说的倒也是真心实意的。见安好还在忙活,苏氏就和她们寒暄了起来。

    甜面酱做好后,安好就盛在盆里凉了起来。叫着安二丫她们去把长凳子搬来。围坐着案板坐下后,安好就教着她们做起了烧白。将甜面酱和酱油全部均匀的涂抹在了方块五花肉的皮上,放在一边备用。

    跟着安好,风铃原本不会做吃的,这看久了倒是也学了点。得到她爹夸奖后,风铃就越发的来了兴趣,安好一做吃的她就仔仔细细的看着学着。

    涂抹到一大半后,安好就叫着安二丫帮着烧火,等锅烧干后就将花生油倒了下去,随后又丢了些冰糖下去,放入五花肉的皮面开始炸了起来。

    晚饭的时候,安好切了些不少,做起了烧白,算是给帮忙的人先尝了下鲜。安大河和安老头也在帮忙的人里,眼下看着安好当一般人对待安老头心塞不已。江氏没有来,看着安好家越来越好,她心里可谓是羡慕嫉妒恨。

    吃过饭,李秀他们好几个人都留了下来,帮着安好忙活了许久才回去。

    这一晚上,苏氏睡着流了不少的泪,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想到出事的安大海她的心里百感交集。安二丫她们却是兴奋得许久都没有睡着。

    六月十五一早天刚蒙蒙亮,安好就起来了,云凡和楚大郎也来的早,就一起去了越寒城,又买了不少的东西回来。

    云正德昨天给安好找的人一早就来了,他们来了没多久后帮忙的人也都来了,一个个都很卖力,杀鱼的杀鱼,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做馒头的做馒头,灶台一共搭了几个。一边负责蒸菜,一边炒菜,一边烧热水。

    大家都在忙,此时不知道是谁吼了这么一声:“快看,好多马车。”

    ------题外话------

    烧白又叫梅菜扣肉,在我们这边就喊的烧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