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不再是以前的阿九
    林小离和林大虎刚走过来,就看到出门的李小月,笑了笑说道。

    “嗯,走吧。”李小月说着,偷偷的看了一眼林大虎,之前的他看起来是高高瘦瘦的,如今倒是壮实了许多。今天的他穿着一身蓝色粗布衣的短褐,整个人看上去俊朗了不少。这五月末发了工钱,他们兄妹就各置办了一身。

    走了会儿,就看到了在门口张望的李小红。今天的她身穿着一身淡蓝色的棉布交领襦裙,衬得她的皮肤都白皙了几分。一看到李小红,林大虎的嘴角就扬起了抹笑容。

    “小离、大虎哥、小月…”

    看着他们过来,李小红老远就招起了手。她的这身衣服还是她关了工钱后,他爹给买的。她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今天还是她第一次穿。

    “小红,你今天真好看…”

    “哪有,你们才好看呢,这还是我爹买的,难得他给我买次衣服,想想就高兴。”

    相比他们,李小月就没那么开心了,她干的钱都被她爹拿去买酒去了。

    “小月,别不开心了。昨晚东家可说了现在加了个那啥,对,全勤,只要我们天天都去上工不耽搁,没人每月多两百文的工钱呢,到时候自个儿留着。”

    李小红说完看了看后面,还好没被她后娘听去。

    “嗯,我就是有些想不通,没事,我们快走吧。”

    说着她们三个就牵着手往着前面走了,林大虎向来很少说话,就这么默默的走在她们身后。

    这边一早就被叫起来跑步的苏云娘,一脸哀怨的看着跑得健步如飞的安好。这丫头到底吃啥长大的,力气大就不说了,体力还这么好。可是路是她自己选的,这爬也得爬完啊。看着她已经跑完,自个儿还有几圈,她只觉得心酸。

    没一会儿,安二丫和安三丫他们也都跑完了。苏云娘还有两圈,跑下来她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跪了,这感觉真真是自个儿给自己找罪受啊,可是她又不想放弃。

    “哎呀,二丫、三丫快来扶扶小姨,我的老腰诶,我的腿…”

    “小姨,开始我们也这样,不过天天跑下来就好了,你这跑得还不算多。”安二丫扶着她笑了笑说道。

    “长姐说坚持就是胜利,人要突破自己的极限,你可比我之前好多了。”安三丫扶着苏云娘的另外一只胳膊,笑着说道。

    “你们长姐这小妮子,就是个变态…”苏云娘坐下后,就开始说了起来。

    “我们长姐才不是变态,你才是变态。”

    “对。”

    苏云娘抬眸看着安二丫、安三丫,她不由得再想要是她在说一句她们长姐的不是,这两丫头会不会走过来揍她一顿啊。

    “你们俩丫头还真是护短,不愧是姐妹,我也要我姐姐…”

    听到安好叫吃饭,安二丫和安三丫都跑了,苏云娘听到吃饭也来了劲,站起来慢慢的往屋子里走着。

    云凡看着忍俊不禁,苏云娘瞧见他那笑容,抬脚就给了云凡一脚。

    “嗷…你这凶丫头…”

    “笑,笑你大爷。”

    吃饭完后,苏云娘直接成了死鱼,趴在桌子一边,说什么也不动。这时候林小离他们也都来了,穿上安好之前发给他们的围腰,一个个就开始各自忙活了起来。

    泡椒空间里面可以种,山上、地里都有安好倒是不担心这个问题。只是做泡椒的坛子得提前定下来,正好云凡要去越寒城买猪肉和猪小肠,她就一起去了。

    风铃得知安好要去越寒城,她也想跟着去。将油菜晒好后,安好就带着风铃一起坐着云凡驾驶的牛车去了越寒城。上车前安好就将之前收的香料带上了车。

    蓝蓝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看着沿途的风景,安好的心情没来由的平静。不过这样的平静没多久就被风铃给打破了,这丫头一开了口就说个不停。

    等到了越寒城后,风铃才闭上了嘴,坐在牛车上东看看西看看,到底是在家待了太久,眼下看着街上觉得怎么都新鲜。

    “大丫,前面的路被人堵住了…”

    云凡看着前面被堵住的街口,转过头看着安好说道。

    “什么情况。”

    安好刚说出口,风铃就下了牛车,往着前面的人群跑了过去。打探到消息,风铃就跑了过来,脸上是一脸的喜悦。

    “安好,云凡哥,听他们说炎甲军要来了,已经在城门外了呢。颜深封容安王后这越寒城如今已经成了他的封地了,太好啦。”

    安好看着欢喜不已的风铃,她相对要淡定的多,倒是没想到风铃喜欢兵哥哥呢。

    “快看来啦…”

    “容安王千岁,炎甲军威武霸气…”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越寒城大街两边的人都喊了起来。

    首先跑来的是一对带刀步兵,步兵过后就是骑兵,走在他们中间的正是今天的主角容安王君深。他骑着一匹红色高大的良驹,身穿着黑金色的铠甲,一张黑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整张脸,对于众人的欢呼他却是没有回应。

    “这容安王未免太高冷了…”

    “大丫,你没觉得老好看了吗,好霸气,直接看都不看我们。”

    风铃看着激动不已,拉着安好一个劲的说。

    “你这丫头,还真是中毒不浅,说不定他长得很丑诶,你还喜欢吗。你想想,这出生入死的,指不定刷一下那敌人的银枪就戳到了他的脸上…”

    “大丫,你都没见过,你怎么能这么说。真要是那样,我就更崇拜他了。真要脸毁了,那就太可怜了。”

    “就是,大丫你可不能这么说,他为了我们燕州国可是打了很多仗才有了今天的太平。”

    安好被他们的话给噎住了,她这是引起公愤了吗,她不就是随意说说吗。

    “你们俩太不经逗了,我这不就随意说说嘛,我们走那边小道过去。云凡哥你知道哪里有陶瓷厂吗,我们先去那里,我准备去订些坛子。”

    前面都还堵着,她还有事可不想一直在这堵着。

    云凡听完安好的话,就开始调头,往一边的小道里驾驶了去。城南郊外有个陶瓷厂,云凡听说过,想着就驾驶着牛车往那个方向去了。

    出了城门没多远,就看见那边有个大坛子做的门,下了牛车后他们就走了进去。里面的院子里四下都是坛子,罐子这些。至于里面什么情形,却是瞧不见。

    见他们走进来,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大叔,长着国字脸,浓眉大眼,身穿着蓝色的劲装,一看就是个麻利的。

    “欢迎,欢迎,丫头你们要点啥呢。”

    “呃,大叔我们想在你这里订些坛子,这是图纸,不知道能不能做呢,如果能做价钱方面怎么算的呢。”安好看着那中年大叔说道。

    风铃也四处看了起来,看见不远处的酒瓶还走过去蹲着看了起来,不得不说做得挺好看的,上面还雕刻了花纹。

    “丫头,你这图没问题。价钱方面看你做多大了,在下姓易,名容,你可以叫易叔。”

    易容看着安好,笑了笑问道。

    “嗯,就像你这边这种,只要这么大,另外你能们刻字吗,我想在坛子的底部刻几个字,就刻美食坊好了,要不易模仿的。”

    安好想了想笑着说道。易容这名字取的可比她的名字有意思多了。

    “这样,倒是可以。不过价格就要贵一点,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你这坛子的模子。若是以后你们在定,价格就要便宜些。现在一个坛子的话,价格在五十文左右。”易容听着安好的话,倒是有些诧异,美食坊这个他可没听说过,这种坛子能装什么美食呢。

    “行,就这样吧。我想先做五百个,要交多少定金呢,另外包送吗。”

    云凡听着安好定这么多,不由得吓了一跳,这么多装啥呢。

    “这交十两就行了,必须得包送,丫头这可是大主顾了。你先等等,我去拿纸笔,等下你把你们的地点写下,等做好了就给你送过来。”

    易容笑着向着里面跑了去,一下五百个,这可不得了。

    “大丫,你这坛子,做这么多拿来装啥呢。”云凡有些奇怪的问道。

    “装泡椒鸡爪了,另外还有别的…”

    泡椒鸡爪云凡倒是吃过,那味道吃得是欲罢不能,可是太辣了。

    没多会儿,易容就走了出来,将墨纸笔都拿了出来,递给安好纸笔后,他就在一边帮着磨起了墨。

    “这个就是我们家的地址了,进村有点难走,其他都还好。这是十两定金,就劳烦易叔多费心了,易叔不嫌弃就叫我安好吧。”

    “安好,你这名字取的好。对了,这个你收下,这是你给了定金的收条,这上面盖了我们玲珑陶瓷厂的私印,你拿着。到时候货到你们那,你清点后把剩下的银子付了,再把这个让纸条让他们带回来就好。有意见你可以写在这个纸条上。”易容看着安好说道。

    “好,那易叔我们就先走了。风铃,走啦还看,舍不得走就把你卖这好了,天天都可以看。”安好一说,风铃麻利的站起了身。

    “我这么好,你才舍不得卖呢。”

    安好笑了笑没有说话,迈着步子走了出去,云凡和风铃也跟了上去。

    上了牛车后,云凡就问安好要去哪。

    “你先送我们去百味斋吧,完了你就去买猪小肠和猪肉,到时候我们在百味斋会合。”

    “好。”

    大道上没有了之前的炎甲军,现在宽敞无比,牛车的速度也跑了起来,没多会儿她们就到了百味斋。

    “云凡,这剩下的香料就放在你这了,等下还要去我二叔那,这其他的我就先带走了。”

    安好说着,就将香料从牛车上提了下来,她的力气不错,这几袋倒是难不住她。云凡知道安好的力气,也就没有去帮忙,等她们都弄好后,云凡就拿着安好给的银子去了集市那边。

    安好他们刚上车,里面的牛二就看见了,立马去报告了云正德。云正德正在清点库房,刚好完听到牛二的禀报就走了出去。

    “大丫,这还是我第一次来百味斋呢。”风铃走在安好身后,打量了这里说道。眼下是早上,因为有早点卖,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来吃的。

    “跟其他地方差别也不大,唯一很不同的就是这里美食多。”还贵,跟抢钱似的。

    云镇出来后,就看到了安好身边的风铃,不由得打量了下,这姑娘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云叔,我今天来是送香料的,这个是我的好朋友风铃。”

    “原来如此,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呢,风姑娘你好。安好,这香料来的正好,正想通知你快没多少了呢,你们快出去拿进来…”

    风铃笑了笑,也跟着安好叫了声云叔。

    此时楼上鱼七,看到了来的安好,就敲了下门走了进去禀报了百里星辰。百里星辰一听,立马就叫鱼七去将安好请上来。

    这时候鱼七走了下来。

    不过安好他们已经去了厨房,称香料去了,鱼七问了下小二就去了厨房。

    此时楼上房间。

    “君深,你丫的就属你聪明,不去应对那县令,让你替身去。你说你要哪里的封地不好要这里,我们这里可穷了。”

    “这么穷,没把你饿死,还长得油头粉面的。这里不是有你吗。”君深挑眉笑着说道。

    “小爷哪里长得油头粉面了,明明就是玉树临风。你这话跟我这就好,真要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娶妻了。你该不会真的是断袖吧,我们俩这么熟,你就放过我吧,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百里星辰笑着说道。

    “你是草吗,本王可不是兔子。这么想娶,要不要本王给你送一百个美人去你府,包管燕瘦环肥都有。”

    君深此话刚说出口,百里星辰嘴里的茶水就喷了出去。

    “咳,那啥我们可是兄弟,不带这么残忍的。上次你送来的十个,没把我家给拆了…”这家伙太变态了,送的人都是他培养的,真是要命。

    见君深一口一口的喝着银耳,百里星辰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一副求放过的模样,见君深不语,百里星辰又开始话痨。

    “你就不好奇,我要你见的人吗。我说你也是这次来咋没带青木呢,这木头连路都找不到你也放心带出来。你说你给他取啥名不好,居然叫木头。”

    站在一边的木头,听着百里星辰的话,抬眸看了他一眼,微微皱了下眉,他又不是完全找不到路。

    “青木因为我受伤的事,回去后就被木头给丢进了帝阁里去了。名字是我取的,你有意见。至于木头他跟着我,走不丢。丢了,也能找回来。”

    君深说完,抬眸看向了百里星辰。

    “我能有啥意见呢,反正我又不叫木头。你的毒好了就好,我这也放心了。这青木也确实该罚,你受伤了他居然都没通知我。大妞,快过来,这里有鸡腿哦。你可不能出去,快过来。吓着我楼下的客人,我就别想做生意了,到时候你家主人没钱肯定把你卖了。”

    百里星辰说完,从桌子上夹起了一个鸡腿向着一边的大妞晃了晃。

    大妞一直在门边走来走去,刨着门,这样的大妞还是君深第一次看到。一向他在哪它都是乖乖的,今天到底怎么了。

    “不吃,不吃我吃。等下安好来,你可客气点。因为这丫头,百味斋的生意可是比以前火爆了两倍,这边的香满楼也直接被我给解决了。而且啊,这丫头还会榨油呢,你是没看到,那金黄黄的油,那味道可香了…”

    这还是百里星辰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说一个人,看来是很入他眼呢。

    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君深拿起一边的银色面具带在了脸上。又看了看越发激动的大妞,不由得皱了下眉,连叫它都不过来。

    “一会儿黑脸,一会儿带这白脸,你唱戏呢。你这面具还没带够呢,眼下看到你面容的都好多个了。小心带多了脸变形,那样你真就丑的没朋友了,别跟人说我认识你…”

    “闭嘴,木头你看着大妞,你还不让人进来。”君深说着看向百里星辰。

    君深也想看看,这个叫安好的女子,到底长啥样。

    “敢情想见美人呢,那你可得看好大妞,要是惹着她了,准把你这老虎打来吃了。”

    “鱼七,让小安好进来。”百里星辰对着外面喊道。

    他们里面的谈话,安好听到了后面部分,大妞,这个名字好久没听到了,心里不免有些忐忑起来,难怪她听着谈话的声音如此熟悉,他们居然认识,这路要不要这么窄。

    而风铃呢此刻正在一边的屋子里吃东西等安好呢。

    木头上前拉住了大妞,将它拖到了一边,看得百里星辰有些无语。

    门开后,安好就走了进来,今天的她身穿着紫色的交领襦裙,头发随意的梳了个发型,在进来的时候,她的目光没有看向百里星辰他们,而是看向了一边的大妞。

    此时大妞猛的从木头的手里挣脱了出来,看着它跑好安好,百里星辰都准备动手了,不过却被君深给拦住了。因为他看出了大妞眼里的狂热,那模样分明就是欢喜。

    果不其然,大妞跑过去后,就亲昵的在安好的身上蹭了起来,又蹭了蹭她的手。见她不理它,还站了起来,两只脚搭在了安好身上。

    “你乖点,下去。”一看真是大妞,安好的眼里也有些欣喜,见它趴着不放不免有些捉急。

    “安好,你这可神了,大妞从小除了君深可是谁都不黏的,快过来坐…”

    君深,这次的容安王可不就是叫君深吗。同名,还是他其实就是容安王呢。可是他们去了县衙啊,怎么可能一下出现在这里。

    “这货叫君深,这个是我的合作伙伴加干妹妹,你就叫他君深哥哥好了,你们这一看就有缘呢,大妞这么喜欢你。”

    安好有些无语,君深哥哥,这家伙这么冷,她可叫不出来。进来后就以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当她是罪犯呢,看来他是不记得自己了。

    他不再是以前的阿九了。

    “百里公子,你说笑了。你对面这个公子一看就不凡。我安好只是一个农女,高攀不上。”

    安好此话一出,木头抬眸看了她一眼,百里星辰也觉得奇了,这明显的有敌意呢。可是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

    “我不嫌你高攀,所以你大可叫我君深哥哥。”

    君深笑了,她越是这样,他反倒越觉得奇怪了。岂能如了她的愿呢。百里星辰也奇了怪了,今天这两人咋都感觉变了呢。

    安好坐下后,大妞就跟了过去,蹲坐着将它的脑袋放到了安好的腿上。安好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眼神格外柔软,不过听到君深的话手却是顿了下。

    “我的哥哥已经够多了。”是挺多的。

    百里星辰有些无语,安好这丫头是有多不想认他做哥哥呢。他这个大腿可比自己粗太多了。

    “咳,那个,安好我也是听鱼七禀报才知道你来了。你之前给的那泡椒鸡爪,卖的真是不错,这一天就没了。你这一坛,可以卖十盘,眼下楼里卖的是二十两一盘。这样来一坛子就是两百两,这样吧,一坛子就一百两,君深你觉得呢。”

    百里星辰看君深沉默不语,安好又这般不配合,赶忙转移了话题。

    “那么一坛子,我们就赚了一百两,还得除人工,另外还得分成,到手中还有多少,一坛子八十两。”

    这丫头不是硬气吗,不是不叫他吗。他也不知道自己别扭啥,反正就是不爽。

    “行啊,不过这个东西产的少,你们要是要得多那么就提供材料,倒是价钱再算。另外,这泡椒鸡爪不买断。”不就是二十两吗,下次她准坑回来,别犯在她手里。

    百里星辰在一边看着不知道说啥好了,他要不要一边待着去。这两人是八字不对吗,见面就掐。百里星辰不由得白了君深一眼,居然还跟小姑娘计较。

    “就依你所言。”君深目光幽深的看着安好,反复打量着。

    “百里公子,君公子,既然事情已经商量好,我就先告辞了。”

    安好说着转身就要走,不过却被大妞给咬住了衣角。百里星辰皱了下眉,这丫头连哥哥都不叫了呢。好不容易找个这么会做吃的,又长得好看的妹妹,可不能弄丢了。

    “大妞,松口,你这样就不可爱了呢。”安好说着给大妞顺了顺毛发。

    大妞,她叫着还真顺口,大妞难不成认识她吗,可是为什么他对她没有什么印象呢。

    大妞看着安好,听着她的话,到底是松口了她的衣角。

    打开门,安好就走了出去。

    “君深,我说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计较了。你们俩是不是有仇啊。可是也不像啊,大妞这么黏着她。”

    百里星辰认真的看着君深,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来得让人去好好查一下了。

    叫上风铃拿上结算的钱后,安好他们就下了楼,这时候云凡的牛车也驾驶过来了。

    “大丫,你们出来的真及时。今天好多都没卖出去,买了不少,我们这下去你二叔那吗。”云凡笑着看着安好问道。

    “对,先去他那。”

    “大丫,这百味斋的吃食好吃是好吃,不过没你做的好,我看了菜单太贵了,这开酒楼的想钱想疯了吧。居然还有人去吃…”

    吃完还这么吐槽,除了她也没谁了。

    “你这说的抢钱的人里面可有我呢,我在这里占了两成了。”

    “啊,这样,那太好了。这样你就能赚不少钱了。”

    云凡听着风铃的话,着实想笑。别人开酒楼就是抢钱,到安好这成了赚钱了,这丫头还真是个鬼机灵。

    “你啊,没谁了。”

    安好听完风铃的话,心情又好了。看着大妞的模样,她还是挺难受的,可惜大妞不是她养的,也不属于她。

    去了安大江那将香料放下后,待了会儿,安好就跟风铃他们先离开了。走的时候还带了两只卤鹅回去,准备拿回去给他们尝尝,她也懒得在从新卤了。

    看着这么多卖六月李的,她挑大个的买了一些,东西卖完后,安好他们就回了村子,到家后安好就开始下东西了。苏云娘休息了大半天,喝了点茶后,整个人又满血复活了,也出来帮着安好他们搬着。

    “大丫,你终于回来了,休息了半天,我整个都舒服了好多,你们家的茶喝了真不错。”

    都是空间的灵泉泡的,怎么可能会不好呢。

    “嗯,累了休息会儿,喝点茶,会好很多的。”安好笑了笑说着就往屋里去了,这个没法解释。

    “大丫你总算回来了,你这丫头一去就是一大半天呢,累不累,快过来坐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