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安好的怒意
    欣娘见安好问自己,想了想开口道:“当时,这姑娘是那人抱着进来的。得知那人要卖姑娘,我就直接带着他们去了后院。谈好价钱,我就给了他一百两,拿到钱后他就给了这车夫不知道多少钱,就先离开了,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至于他走的方向我这哪里清楚呢…”

    半个时辰,他徒步出城肯定走不了太远,可要是有马车那就快了。

    “你们放过我吧,我跟他真不是同伙啊。我只知道他是你们村子的,我还以为他输了钱,背着家里卖女儿呢…”

    那男子一边说一边磕着头,脑袋上都磕出了血。

    “欣娘,你先把这人带下去,录一下口供,先关押起来。”尹修想了想开口说道。

    “是,主子。”欣娘说着看了眼安好,就转身离开了,这丫头还真是不简单呢,自家主子也愿意出手帮她。

    “眼下你们要怎么找人,若是这人在越寒城还好找,可若是出了城,那可就是大海捞针了。”尹修看了看安好他们说道。

    “那事不宜迟啊,快去找啊。安好,我看这样,你多画几张画像,君深你就帮帮忙呗,你手里的三千军士,这不也没事干吗…”

    百里星辰看了看安好,又看了看君深说道。尹修听着百里星辰的话不免有些无语,君深能同意吗。

    “好,不过事后我希望你能跟我好好谈谈…”君深挑眉看向安好说道,他有太多的疑惑,自然是想找她问清楚的。

    “好,只要帮我找到人,怎么都好说。”安好说着就开始画了起来,尹修的人又拿了不少的纸张过来,一连画了二十张,一张比一张好。

    看着君深拿着画像就要走,安好想了想,让朱雀留下照顾钱朵朵,她则带着小白他们跟了去,尹修和百里星辰也都各自吩咐了下去,帮着寻找。

    回了营帐后,君深就召集起了人,将画像发下去后,就开始部署了起来。

    “方言,你带人将越寒城的四道城门,全部封了,只准进不准出…。”

    “是…”

    “林果,你带五百兵在城里搜,大街小巷,破庙这些地方都不能放过…”

    “是。”

    “丁山、云风、杨绝你们三人各带六百兵去东、西、南这三个方向进行搜寻,速度要快,剩下北面就交本王了…”

    炎甲军做事,向来只听君深的命令,不问原由。君深吩咐完了,他们就各自去点兵了。

    召集好人,这边君深也出发了,看到安好会骑马,君深不免还是有些意外。

    出了城门后,步兵们就打着火把,搜了起来。

    君深带着的骑兵,也一路向前追了去。

    他手下的马都是日行千里的汗血好马,速度比一般的马,自然是要快了许多。城北这边出去,就是一条通往陵城的大道。

    陵城不像越寒城,晚上的城门是会关闭的,若是那人真的走了这个方向,势必过不去的。

    大妞、小白它们的速度也跑得很快,直接超越了骑兵。

    这时候,前面跑回来了一匹马车,那车夫看着跑过来的老虎,吓了一跳,但是更不敢停车,直接就冲了过去。

    小白看着还傻乎乎,不躲不避的大妞,直接跳了起来,一脚将它踹到了一边。大妞看着眼前的小白,着实觉得不可思议,它怎么跑自己踹出去的。见小白它们跑了,它也赶忙跟了上去。

    那马车冲过去后,看见前面奔跑而来的骑兵,不由得吓了一跳,赶忙将马车靠边。不过君深他们也停了下来,还没等安好说什么,就有人走了过去,检查了下马车,询问了起来。

    “启禀王爷,这车夫说他刚刚送了一个人过去,就是这画像上的人。不过陵城关闭了城门,要凌晨才开城门,所以那人就下了马车…”

    听了莫远的禀报,君深他们就往前面追了去。此时小白它们已经闻到了那股气息,直接就向着一边的破庙跑了去。

    李成才正倒在稻草堆里,呼呼大睡,原本以为这样已经很安全了,却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找来了。

    他正睡着,就感觉自己被什么提了起来。有什么东西滴在了他的脸上,伸手一摸只感觉滑腻湿润,他浑身打了激灵,连忙睁开了眼,因为有火堆照耀,他一下就看到了咬着他衣服的老虎。而那刚刚的湿润,就是从这老虎嘴里流出的,他看着吓得不行,人直接就晕了过去。在破庙里的其他赶路人,也都吓了一跳,但是没人敢去帮忙,就看着李成才被老虎给咬着背部带走了。

    小白它们现在不能变身,这事自然就由大妞来了。君深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大妞就咬着李成才跑了过来。

    安好翻身下了马,拿起火把打量了下李成才,果真是他。

    “大妞、小白你们也是好样的,先把他给我丢在地上。”

    大妞立马照做了,还乖乖的跟着小白站到了一边。君深也没有参言,反正人是给她找到了,一切就交由她处理好了。

    安好看着晕过去的李成才,直接一脚踹了过去,疼的他立马就醒了过来。

    “你,你…”李成才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安好身后的骑兵,整个人都心凉到了谷底。这死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认识这样的人,这可不就是炎甲军吗。

    “钱朵朵我们已经找到了,也有人能证明是你卖掉了她,你为什么如此丧心病狂,说…”

    安好说着又一脚踹了过去。

    “我也不想这样伤人啊,这赌输了钱我不还钱,他们会要我命的。我就寻思着将那钱朵朵卖了换钱,哪成想就伤了那王氏…”

    既然她能问自己,那就说明那王氏没有醒,而钱朵朵也没有告知她真相。这时候的他自然不可能说出真正的原因,也不敢说出。

    他的眼神闪躲不已,安好很肯定他说的不是真话,正想在动手,意识里就传来了朱雀的声音,说钱朵朵已经醒了过来,她看起来很反常,醒了后就一直在哭。

    “很好,看你等会儿还能不能这样说出口。”

    安好说完,又狠狠的揍了李成才一顿,揍得他一脸鼻青眼肿的,浑身酸痛,看得君深手下的人都诧异不已,这丫头太暴力了,不过这大妞怎么会这么买她的账呢。

    “安大丫,老子要告你,没审问,就对我用私刑。”

    “告吧,但愿你能说得出口。大妞,他就交给你了,带回去。”安好说完,翻身上了马,看了眼君深道了声谢,说了她要先回青衣楼。

    这事已经满城皆知了,君深自然是不好带人出现在青衣楼那边的。否则上面就该知道他和青衣楼有来往了。

    所以他直接带着大妞他们先回了军营这边,所有派出去的人,也都全部给召了回来。

    既然将人召回了,势必就找到人了,得到消息的百里星辰就赶忙往军营去了。

    城里面也因为炎甲军的搜查,各自议论了起来,睡觉的人也没了睡意。大家都在猜测,这莫不是出了什么刺客。

    朱诚这边也得到了消息,干嘛收拾好了自己,带着人出了门。他作为君深管辖范围内的县令,上司那边出了问题,他自然是该去帮帮忙的。

    这边尹修也得到了消息,正出门就看到了骑着马跑回来的安好。

    “安好姑娘,你这是…”

    “没什么,我就是回来接朵朵他们,人已经抓到了在君深那边,真是谢谢你们了。”

    安好道了声谢,还没等尹修说什么,安好就先进去了。尹修听了安好说的话,就吩咐人准备了马车,他也跟了进去。

    安好刚到屋门口,就听见了里面钱朵朵的哭声,这丫头也太能哭了点。她平日要么沉静,要么暴躁一般很少哭,难道说她恢复正常了。

    有了这个认知,安好赶忙推开门走了进去。

    听到声音,钱朵朵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安好:“大丫,呜呜…”

    “没事了,这个是朱雀是我的人,朵朵你,你真的好了…”平日里她可从来都不会叫她的,安好不免有些惊喜。

    钱朵朵又哭了会儿,才抬眸看着安好,声音颤抖的说了起来:“大丫,是李小月的爹动的手,我娘她怎么样了…”

    “你娘她目前情况有些复杂,但是还活着,李小月他爹对你动手的原因是什么…”安好看着钱朵朵,情绪莫名的激动了几分。

    小白和小黑它们也感觉到了安好的变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大丫,当年是我胆小,否则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三丫的落水是冯月推的,也就是李小月的娘,我当时刚好看到我吓坏了,却没有想到李小月的爹他看到了我…。”

    钱朵朵抽泣着,将之前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尹修刚到门口,就听到了这样的事,心里不免有些诧异,为了掩饰曾经的罪行,再次对人动手,还真是够狠的。

    安好听完,整个人的脸色变了,心里的愤怒充斥着她的神经,尹修看着也担心了起来。

    “尹公子,我们有事要先回村子,君深那边就劳烦你告知他了…”

    安好说完,拉着钱朵朵就出了屋子,朱雀也抱着小白它们跟了上去。

    安好虽然这般说,可是语气里都透着冷冽,尹修觉得这事情大发了,赶忙就跑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安好他们已经叫了马车走了。尹修赶忙骑着刚刚安好骑过来的马,向着城门外跑了去。

    听到消息后,君深和百里星辰带着人直接就动身追了去,不过这次他们没有坐马车,而是骑得马。

    马车行驶得很快,到快要进安月村的时候才放慢了速度,此刻安月村的村口因为之前安好的吩咐,那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看到马车来纷纷打着火把,看了过去。

    “你们什么人,这么晚进村。”

    听到云青峰的声音,安好探了头出来,喊道:“青峰叔,是我。朵朵,已经找回来了。”

    云青峰一听是安好的声音赶忙放了行,他们也不用在这里守着了,都向着安好家走了去。

    不过安好没有回家,驾着马车就去了前面,问了下人就直接来到了冯月家。

    马车停下后,安好就先跑了过去,走到冯月家的门口,一脚就将大门踹了开。原本因为村里之前的搜查,不少人都被闹得没了睡意。此刻突然听到这么大的响声,都纷纷出了门。屋子里的冯月也被吓到了,她赶忙找了许多的东西,堵住了堂屋的大门。

    李小月看着她娘的做法,心里隐约慌了起来。她为什么这么做,难道钱朵朵始终真的跟她娘他们有关系,不然这大晚上的她爹怎么不在家,她娘又为什么说他爹今天一直不在家。

    “冯月你给我出来…”

    这边云青峰他们见安好没回家,赶忙追着远处的马车跑了去,过来就看见安好在不断的踢冯月家的门,李小月害怕得不行,看着她娘的眼神,她根本不敢去开门。东家这么生气,肯定是他们做了什么。

    “大丫,带走人的是李成才吗,怎么会这样。”

    他们家只有李成才不在,云青峰一猜就猜到了,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对,就是他们。是冯月推三丫下的水…。”钱朵朵红着眼,喊叫着。钱山找女儿都找疯了,看到钱朵朵赶忙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爹,一切都是他们干的,呜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