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章 归来,周明轩,安大湖
    飞杨想了想说道:“也怪我自己太过冲动,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接近到他,他的脸之前反正不是这样的。有人能证明我的身份,只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他们。当年给我接生的那人不知道搬哪里去了。另外我在太医院的好友能证明,可是上次我去找的时候,那官邸已经不是他们住了。儿时好友家里破产了,不知道搬哪去了,至于他来这里的原因,可能是想拉拢容安王…”

    安好听完他说的,只觉得无语。这没把握还去刺杀,不是找死吗。这跟宫里扯上关系还真是够麻烦的,光靠她定然是解决不了的。

    他这也二十多岁了吧,当年的接生婆如今得多少岁呢,怎么会记得他呢。至于他的那些好友,也怕是因为他才丢了官的,真是个倒霉催的。

    “行了,你先休息吧。要上茅房,屋子里也有,你能起得来吗。我现在私下叫你什么好呢。”

    安好把飞杨当病人,自然什么话都问得出,飞杨却是整个脸都红了。

    “还是叫我飞杨吧,那你能先扶我起来吗。”

    听他这么说,安好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扶了起来,这力气大就是好。

    “那个,我自己去。”

    安好在他走后脑门一阵黑线,这人脑子里想啥呢,自己又不是女流氓。

    “这瓶药丸,你没事就嚼来吃,对你的身体很有好处。”

    他出来后,安好说完就把药瓶递给了他。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你先休息吧,还是趴着睡,明天我再来跟你换药。”安好说完就出了门。

    来到朱雀的屋子,安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终于睡过去了,不过却因为做了个梦醒了。梦里一会儿是傻阿九,一会儿是君深,她难道对君深上心了吗,怎么可能。

    这百里星辰送的人,做饭一般。她们也有各自的工作要做,想了想安好觉得还是再买个做饭的。

    早上起来后,雨竹已经在带着几个丫鬟和小厮忙活早饭了。

    有了安好的药,飞花今天的状态好了许多,一早就起来,跟着安好他们一起训练去了。回来后早饭已经做好了,吃过早饭后,安好就将追命叫到了一边,给了他一百两,让他去越寒城买人和买菜,她想了想还是买两个做饭的好了,除此外还写了封信,让他转交给君深。

    追命得到安好的任命高兴不已,这段日子都是飞花跟在安好身边,就没他什么事。居然还有信,主子看了心里肯定很高兴,看得出来主子对这安好可是不错的。

    吃过饭,苏氏就由着雨竹带着她出去散步了,安好说了让她没事就四处走走,多活动活动,呼吸下什么新鲜空气。

    给飞杨拿了点吃食,嘱咐了他好好休息吃药后,安好就出了门。

    安二丫和安三丫就带着她们各自的丫鬟去了工坊那边,有了她们现在干活更加轻松了。

    两个小厮就负责洗碗,洗干净将地下扫干净后,他们也去了工坊帮忙去了。

    “飞花,跟我去个地方…”

    飞花跟在安好身后出去了,没多会儿她们就来到了鬼屋这边。

    “安主子,我们来这是搬东西吗。”

    “飞花,若是你是这房子的主人,你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你会放在哪里呢。”

    能做暗卫的都应该很聪明吧,安好看着飞花问道。

    “啊,这个我想想。肯定会藏到别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安好没有在说话,进屋后就开始四处打量了起来。什么地方是别人意想不到的呢。想着安好先围绕着围墙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又看了看外面的阶梯,又走了进来。

    飞花也找了起来,看样子她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不过她没说她也就没敢再问。

    接下来安好、飞花又将屋子的各处都找了下,墙壁各处都去摸了下,弄得一身狼狈都没有找到。

    看着满池子的脏水,安好皱了皱眉,该不会藏在水里了吧。

    正犹豫着外面不远处就传来了马蹄声,见安好飞上房顶,飞花也赶忙飞了上去。上了房顶后,安好似乎的眼神落在了不远处的烟囱上,赶忙移了过去。

    周家的烟囱造的像个城堡,一看就吸引了安好的目光。

    她们之前不是在这住过吗,为何如今又来找东西,还小心翼翼的呢。飞花有些不明白,看过去就见安好向着一边的烟囱蹲着移了过去。

    她该不会觉得东西藏在这里面吧,正奇怪着就见安好从那烟囱里,拿个扁平的铁盒子出来。

    “飞花赶紧走。”

    安好拿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了,招呼着飞花赶紧离开这里。

    她们刚离开,这边就有马车和骑兵跑了过来,到达周府门口后马车就停了下来。

    跟周明轩寒暄了几句后,安大湖就骑着马,带着骑兵和一个马车向着安家大院的方向驶去。

    听到马蹄声,一个个都停下了活,看了出去。

    “安大湖回来了…。”

    有人一眼就将安大湖认了出来,他现在是当了什么官了吗,这安家这下可不得了。

    注意到安大湖,就有人注意到了那边停在周府门口的马车,地里干活的人听到消息,也都一个个跑来看了。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不仅周府的二公子回来了,安家离家多年的安大湖也回来了。

    安大河听说安大湖回来,请了假就先跑回家了。

    这边周明轩已经带着他的娇妻和下属一起去了山上,今天是他‘爹、娘’的忌日,他这么多年没回来了,自然是要拜拜了。

    上了山他打量了下周开泰他们的坟,果不其然这上面就有曾经祭拜过的痕迹。一想到真的周明轩没死,他的心里就隐隐有了担心。

    “明轩,你想什么呢,我们快拜吧,香烛都插好了,纸钱也都撕好了。”

    林允儿看着周明轩表情的,着实有些奇怪,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伤心的模样。这些年,她总觉得他变了很多,自从成亲后就随意的对她发脾气,跟之前分明就判若两人。

    “你先拜吧,我等会儿再拜。”

    这边安大湖下马后,吩咐着他们将马拴好,他就去了停下的马车前,将他娘子方容先扶了下来,随后下来的是他的大儿子安平,今年五岁。另外一个是女儿,叫安乐,今年三岁。

    江氏正在屋子里做饭,安老头则在院子里做着木活,听到外面的马车声,看到来人是安大湖后,手里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

    “老婆子,你快出来,我没看错吧,我看到我们的大湖了…”

    江氏一听,眼里立马就染上了水雾,赶忙跑了出去。

    “真的是咱们的大湖啊…”江氏哭喊着跑了出去,心情别提多激动了。安老头也跟了出去,屋子里听到动静的安二郎,也赶忙起身一跛一跛的走了出去。

    安三郎和安大郎并不是安大湖监考的,因此他回来了,他们都不知道。

    看着身穿红色铠甲,高大无比的安大湖,江氏走过去就抱着他哭了起来。

    “我的儿啦,你怎么舍得丢下爹娘啊…”

    怎么舍得,他也是受不了这样的家庭。大房自私,二房独立,三房懦弱无能,而他一直都在帮家里做木活,所有的钱都拿去供养他们读书了。这些都不说了,关键他看上的姑娘,他娘死活不同意,说什么是个克星,她家里的人都是被她克死的。后来,那姑娘就嫁给了别人,伤心不已的他就离开了家,独自闯荡去了。

    “儿子回来是好事你哭什么哭,大湖,这个是…”

    安老头打量着安大湖身后的美貌女子,愣了下,这莫不就是大湖给他娶的儿媳妇。

    江氏也注意到了,这一身穿的都是丝绸呢,这耳朵上的玉坠怕是得值不少钱吧。头上还带着些好看的头饰,长相倒是清秀,屁股不太大,能生儿子吗,她刚这么想安大湖就拉过方容身后的孩子介绍了起来。

    “这个是容儿,我娶的妻子,顺天府尹的小女儿。这个是我的大儿子安平,小女儿安乐。这个是你们的爷奶…”

    安大湖心里虽然还是有些气恼过去,但到底是他的爹娘,这日子一看就是过得很艰难呢。好几年没见,他们的头发已经变白了许多,真是岁月不饶人呢。

    “爹、娘…。”

    “爷爷,奶奶…”安平模样长得乖巧,爹娘身上的优点都长在了他的脸上。既有方容的白皙,又有安大湖的俊美。安乐喜欢笑,笑起来就像安大湖。

    “诶,老婆子你快看,这俩孩子长得真是可爱乖巧。”安老头看着喜欢不已,要不是他手上脏,他真想过去抱抱。

    江氏瞧见他们的手上没有提东西,脸上就不怎么好看,也没说话。

    “四叔…”

    “四弟…”

    随着声音看去,安大湖就看到了安大河以及这个跛了脚的安二郎。

    “大哥,好久不见。这个是二郎吧,其他人呢。那边那个房子看着真大,是谁家的呢。我们村子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富贵的人家了。”

    安大湖许久没回来,自然是不知晓家里发生的事的。

    “回来了,就进屋里去坐吧,在外面站着给别人当猴子看吗。”

    江氏说着就进了屋子,一听人提起苏氏她们那几个下贱的赔钱货,江氏的心里就堵得慌。

    方容看着江氏的模样,心里就知道她不是个好相与的。不由得拉了拉安大湖的衣角,她可不想在这里待太久。

    “四弟啊,你这是太久没回来了。你三哥上山出了事,就再没回来了。后来,安大丫她们闹着要分家,就分出去了,如今哪可是不得了,又建造房子,又盖工坊的…”

    安大河叹了口气,连忙说道。

    方容招呼着随行的婆子,丫鬟提着东西就跟在安大湖的身后进了屋子。

    听着分了家,安大湖难免有些诧异,她们几母女分了出去,咋还能把日子过得这么红火呢。

    见方容她们提着东西进来,江氏那如树皮般皱起的脸上也多了点笑容。

    “娘,这些都是给你们带的,有吃的穿的。还有给大哥你们的…”

    “你们真是有心了,赶快坐吧,这也颠簸了一路了…”江氏一改之前的脸色,笑着招呼了起来,安老头甚是无语。

    方容点了点头,牵着孩子坐到了一边。

    安二郎坐在一边,打量着他们,如今他这个四叔也算是飞黄腾达了吧。还带有兵,到底当了什么官呢。

    “爹、娘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其他人呢…”

    见安大湖问起,安老头叹了口气,说了起来。从分家到王氏被休,从安月华入狱到安好他们家建房、建工坊,招人那老头都说了些。

    听完安老头这么说,江氏又接着说了起来,不过她说的全是对安好她们的控诉,不是打他们就是不孝,还专门的伤害自家人。

    方容听着,心里只觉得厌恶不已,都是个什么家庭呢。

    安大湖算是听了两个版本,心里也有些衡量,这安大丫果真是不简单呢。

    “所以,大湖啊你可得帮帮你这个侄女呢,也不知道月华关在牢里怎么样了。我们可是连人都看不到呢,这县令真的是太霸道了。你现在是什么官职呢…”

    江氏想了想,开口说着。

    “奶奶,我爹爹现在可是靖安王麾下的,副骁骑参领。”安平看着江氏说着,他最崇拜他爹了。

    安大湖却是皱了下眉,这儿子真的是会给他找麻烦呢。

    “那是多大的官呢,能不能…”

    “老婆子,你这一天天的脑子里都在想啥呢。”安老头知道江氏想说什么,连忙阻止了她。安大湖的态度,他看在眼里,到底是当初他们对不起他,现在能回来都不错,还要求这么多干啥。

    “今天不止我回来了,还有之前的周府二公子,如今的太医院右判。他也是回来监考,正好今日是他爹的死忌,就回来祭拜了。”

    安大湖说完,江氏他们都愣了下,这个人怎么说也有十年没回来了吧,这次咋就突然回来了。不过又不是他们家的人,关他们什么事呢。

    “你们回来就好,我们可是有好些年没见了,这次回来你们打算待多久呢。”

    安大河也想问问安大湖对未来的设想,他丢下爹娘这么都年不管,这也说不过去吧。

    江氏却是起了心思,想跟着他们回去享福。这有下人伺候的日子,肯定很不错吧。每日就只吃吃喝喝,走来走去,看看唱戏,这日子一想就美得很。

    “这次回来,我是有任务的。待的时间不会太久,这些年我一直不在家,多亏大哥照顾爹娘了。”

    安大湖说完,就从衣服里拿了钱出来,给了安大河三百两,给了江氏他们一千两。

    “这些钱是我这些年存的,你们留着用。”

    江氏见他给了这么多钱,不提接她去享福,她也就歇下了心思,只要有钱怎么都好说,在哪里不是吃喝呢。

    “大湖,你这也给得太多了…”安大河虽然这么说着,却是一点都没有将钱还回去的意思。他倒是会做人,直接就堵住了娘的心思。

    “大湖,你这还要养孩子,怎么能给我们这么多呢。分了家家里的地和房子我都给你们留着呢,就等你回来。”安老头说着就拿起一半钱递回了安大湖手里。

    “爹,你能想着我,我心里很高兴。这钱你留着,这些都是我立功主子赏的,家里也不容易,你们留着做点什么小生意吧,毕竟我回来一次也不容易。”

    安大湖想了想看着自己这年迈的父亲说道,比起江氏他对安老头的态度什么的都要好许多。

    “大湖,你这是又要丢下我们吗。大海死了,大江分了家,很久才回来一次。你大哥家也遭遇了这么多的变故,娘可就指望你了…”

    江氏说着就哭了起来,这些日子她的委屈有谁知道呢。

    方容看着安大湖有些动容不由得皱起了柳眉,自家男人什么性格,她最清楚不过,否则当初也不会想要跟着他。

    “我不会不管你们,只是我宿敌太多…”

    江氏一听,心里就咯噔了一声,见方容劝她,江氏也慢慢的止住了哭声,不再提要跟着安大湖走的话。

    午饭,方容就带着丫鬟婆子去做了,今天他们回来就打包了好些个菜,都是从百味斋打包回来的。热了下,将一边的青菜煮了汤就完事了。

    “娘,你们吃吃这香肠,在百味斋卖得可火了,我们也就吃了一次,味道着实不错。”

    刚刚他们只说了安好家盖工坊,却是没有说做什么,眼下听着是香肠,安大河他们都尝了起来。

    敢情这香肠就是用猪肉装的呢,还真是精贵。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香肠就是安大丫那贱丫头做出来的。当初我想让她帮衬下我们,让我们也学着做,可是她们呢一点也不顾我们…。”

    江氏说完狠狠的咬了口香肠,这死丫头是有多有钱呢,居然做这样的东西来卖。

    “是吗,她居然会做这些…”

    “四叔,她能做的可多了,可是呢就是不顾我们,还联合着外人欺负我们。还恬不知耻的跟好些男子不清不楚…”

    说起安好,安二郎就咬牙切齿的。这朱青然帮他找的药也不知道找到没,安大丫那贱丫头力气这么大,一般的药怕是对她效果不大吧。

    “对,简直就是败坏门风,也不知道脸怎么就变好看了,长得跟个狐狸精似的…”

    苏氏长相不错,安大丫打小就长得好看,这点上倒是不用质疑的。听到这里安大湖倒是想见见安好了,看来安二郎的脚伤跟她有关吧,说起她就咬牙切齿的。他爹也没有提安二郎受伤的事,可见很丢人吧。

    “闭嘴,你们到现在都怎么想的,大湖啊你别在意你娘他们说的。说到底都是我们先做了初一,他们才做了十五,罢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如今他们也得了这么多钱,这日子也过得下去了。安老头,也不想他们再去惹安好,因为他总觉得安好越来越不简单了。

    “别说不开心的了,爹你吃快酱肉,娘你也吃。”

    见方容对他们如此好,安老头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这样一大家子围绕着一起吃饭的日子,可是很少呢,如今吃着吃着,他浑浊的眼里也有了泪水。

    一个家就变成了这样,安老头已经在开始思量他的过错呢。可是他们呢,丝毫没觉得错,只觉得别人亏欠他们。

    可是凡是都是因果循环,今日你种下什么样的因,明日必定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

    云正德今日去了越寒城,回来后就听说了周家二公子和安大湖回村的事,此时已经是下午了,收拾好他才出门。

    周明轩他们带了吃食,在山上架着火热的。吃过后,他们就下了山,去原来的屋子看了看。

    安大湖吃过午饭后,就准备带着方容他们去安好家走走。安二郎却是想着去周家,周明轩可跟朱青浩他们是亲戚。他跟朱青浩是一伙的,他也不可能不待见他吧。

    他过去的时候,周明轩他们已经进了屋子,外面的都是守卫。安二郎走了过来询问了下,就说了他要见周明轩,有事说。

    守卫的人,看了看安二郎,还是决定进去禀报下。没多会儿,那守卫就叫安二郎进去了。

    这边,苏氏听到羽风他们的禀报,让他们赶紧去了一个人将工坊的安好她们三姐妹喊回来,她则走了出去,迎接着他们。

    “四弟,好久不见。”苏氏看着安大湖喊道,以前的安大湖她就不太了解,如今这么多年过去,自然就更不知晓了。

    “这个,是我三嫂,平儿、乐儿这个你们要叫三婶。”

    安大湖这么一介绍,苏氏也知晓了他们的身份,听他们叫自己,她也点了点头,招呼着他们进了屋子。

    雨竹一直跟着苏氏,现在苏氏的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安好吩咐过让她白天寸步不离的。她自然得好好照顾着,毕竟主子们都这么好,她自然也该尽心尽力。

    方容也打量了下苏氏,她的皮肤精神状态,看起来可是比她好了很多呢。

    家里并没有说苏氏怀孕的事,看着她大着的肚子,又想着出事的安大海,安大湖的脸色就变得不怎么好看了。

    进屋坐下后,安大湖就开始问了起来:“我三哥,怎么会跑山上去呢。”

    “你三哥是几个月前出的事,我也没想到他为了找草药,会跑深山去。但是我一直都觉得他还活着,他肯定会回来的。你这些年离家后,过得怎么样呢。”

    当初家里那样对他,他也是该走的,难得走了这么多年,如今居然还回来。

    “开始并不好,后来我就拜个师父学了武艺,好在师父肯教我也好学,就这么过来了。现在也算是过得好了,娶了容儿这么好的妻子。”几个月前那么孩子就是他三哥的呢,她们的日子能过成这样,也是奇迹呢。

    “嫁给你,我也是很幸福的。三嫂,你的皮肤怎么保养的呢,看起来真好。”方容看着苏氏笑了笑,说道。

    看着他们俩恩爱的样子,苏氏笑了笑,心里的落寞只有她自个儿知道。下意识的摸了摸自个儿的肚子,孩子你爹会回来吧,他可知道我好想他,好担心他。每每午夜梦回,梦里都是他身影,自己就会大哭一场,要不是有几个孩子,她何以坚持到今天呢。

    雨竹站在一边,打量了下他们,听着他们说话,看着他们秀恩爱,自家夫人难受的模样,雨竹看着倒是有些心疼,这做女人啊真的是不容易,尤其没了男人还有孩子的女人。

    苏氏缓了缓情绪,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呢,可能是现在什么都不用我操心,一天就负责吃,所以整个人都比以前好了不少,也是大丫贴心能干。你们生的这两个孩子才是好看呢,平儿、乐儿快过来,三婶这里有好吃的呢…”

    苏氏对两个孩子还是很喜欢的,苏氏拿出的是安好做的沙琪玛。

    两个孩子看着,没有吃过的吃食看了眼方容,经过她的允许才拿来吃了起来。

    “三婶,你这个叫什么呢,好好吃,我们都没见过这个呢。”安乐吃着沙琪玛,笑着问道。

    “这个啊,是你大丫姐姐新做出来的吃食,叫沙琪玛。我也不知道她咋取这么个名字。”苏氏笑了笑,说着。

    “三嫂,大丫他们呢。”安大湖从进来就没有看到,不免有些疑惑。

    “这不,就来了。”苏氏笑了笑,示意他们看外面,安好和安二丫她们已经带着几个丫鬟回来了。

    “见过四叔、四婶。”

    安好她们走过来后,就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不过飞花安好没让她跟着回来,见她对头花有兴趣索性就让她跟着钱朵朵学。

    安大湖看着安好,眼里闪过抹惊艳,还真的是变化大呢。这才几年没见,就长这么高了,还变得这么好看了。安二丫她们虽然容貌不及安好,但也是十分不错的,跟以前那面黄肌瘦的怎么比得呢。

    “变化大啊,你们。三嫂,你和三哥可是养了几个好女儿,各个都这么出色。”

    “你就别夸她们了,在夸她们该骄傲了。”苏氏听这些话,已经听太多了,但是她呢每次都这么说。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太过骄傲了。

    “平儿、乐儿快见过大丫姐姐、二丫姐姐、三丫姐姐…”

    知道刚刚的吃的是安好做的,两个小家伙走过来第一个叫的就是安好,还打量了她好一会儿。这么漂亮的姐姐,他们也好喜欢呢。

    “嗯,长得真可爱。四叔你可是有好些年没回来了。”

    安好刚说完,外面羽林就跑了进来,禀报安好周明轩来了。听完安好皱了下眉,让他们先出去迎接,她则进了房间,让飞杨去了屋子一边的暗阁休息,不过却没有告诉飞杨说是周明轩,只说了来个做官的。

    不管这周明轩为何而来,她既然救了他就不能置他于危险之中。真要是冲着他来的,麻烦的可还有她们。

    收拾好,安好很快就追了出去,他们走得慢,安好过去后正好跟在他们身后走。安好他们出来的时候,云正德也从远处走了来。见到他们都在这,就赶忙走了过来。

    “见过周大人…”

    “不用多礼,安兄也在这呢。也是你们都是姓安的,我倒是忘了。”

    周明轩打量了下安好,的确是个大美人呢。看着他略带侵略的目光,安好只觉得不舒服。趁他没在看自己,安好也打量了下他的脸,真的是看不出易了容。

    “云正德来迟,见过周大人、安大人…”

    “里正,不用多礼,大家可都好些年没见了。”安大湖笑了笑说着。好几年没见他的身子骨还是如此硬朗。

    “原来是里正呢,我都快不记得你了。”周明轩笑了笑说着。

    “周大人,贵人事忙,我等草民,怎老你记得呢。”云正德言语不卑不亢的说着。

    “周大人,你们都快进屋坐吧。”

    这次安好没把他们往里面的院子带,就带到了前面的大厅,她又吩咐了下让他们去上吃食和点心。

    他们寒暄了会儿,这边的茶水和吃食也上来了,吃食都是安好新做的着实不错。

    “这吃食,做得真细致。”林允儿吃了一块,安好做米糕,不由得夸赞了起来。这味道口感,跟帝都的那些精贵的点心铺子做的可是不相上下,而且他们那还没有这种卖。

    “的确不错,你们是从哪里请的糕点师傅呢。”周明轩听了安二郎说的,其实心里已经有数了,不过他还是问了。

    “才不是什么糕点师傅呢,这可是大丫姐姐做的。”安乐不满的看着周明轩,说道。

    “大湖兄你这女儿,长得还真是可爱…”周明轩说着就笑了起来,她们不接话,自有人帮她们接话了。

    “今天我可听村民们说了,安好姑娘的手艺不错,今晚周某可就打扰了…”

    周明轩直接就说要来安好家吃饭,安大湖倒是有些意外,他到底什么意思呢。安好听着心里不由得冷笑,这假货还想自己给他做吃的,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周大人客气了,你能来我们这也蓬荜生辉呢。云爷爷,你们今晚可都得留下,正好尝尝我新做的菜。”

    寒暄了会儿,安好就不想跟他说话了,这人怎么看怎么恶心。

    ------题外话------

    新年快乐,大家都要快快乐乐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