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零二章 算计,你想看啥呢
    早晨的阳光还藏在雾霭里,透过飞起的窗帘安好看到了窗外的风景。抬眸望去,四处都是金黄色的麦子,风吹过掀起一阵麦浪。

    此时的地里,不少人正背着背篓,在地里割着麦子,今年算是个丰收年了。有些收的晚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收完。

    虽然是坐的马车,但是出村的时候还是有些颠簸,摇晃了几下总算出了村子。到了大道上后,马上的速度也提了上来,奔跑了起来。

    进了城后,追命就放慢了速度,马车就走得很慢了。因为明日是放榜的日子,所以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回家,这不都出来逛街准备买些东西,等到明日放榜后直接回家,等报喜的上门来。

    穿过集市,这边就没有这么拥挤了,不过此时在大街的对面一个驾驶很快的马车,却向着安好她们的方向跑了过来,丝毫都没有减速的意思。

    追命看着不由得皱了下眉,赶忙将马车赶到了一边。这大街原本是可容两个马车擦肩而过的,可是对面那马车硬是装点得跟个刺猬似的。两个马车擦肩的瞬间,直接就卡住了。

    安好本来摇摇欲睡的,这马车突然猛的一停,安好赶忙睁开了眼。正在掀帘子,对面的人也探出了头,直接就破口大骂了。

    “知道我是谁吗,长没长眼睛,不知道让到一边巷子去吗。”

    声音如此耳熟,安好一把将帘子掀开,看了过去。两人视线相对,朱玉雪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这些日子他爹一直禁止她在家,今天好不容易去趟容安王府,这才出来没多远就遇到了这个让她最讨厌的人,还当真是冤家路窄呢。

    “我长没长眼睛你看不到吗,你眼瞎吗。你是谁,居然跑来问我你是谁,你是智障吗。大路朝天各走两边,让你凭啥,凭你声音大吗。穿得花枝招展,涂抹得一脸煞白,你这是想跟丧葬店的纸人比美吗…”

    安好本来心情就不爽,最近又事多,她那姨父还给他找事,不骂她骂谁。追命和飞花听到安好骂人,还骂得这么顺口,两人听得眼睛都不眨。

    “你这小贱人,居然骂我…”

    “小贱人,你骂谁呢。”安好挑眉看向朱玉雪说道。真是个没脑子的,不知道她嘚瑟的啥。

    “小贱人,骂你呢。”

    朱玉雪此话一出,周围看戏的人们,一个个都笑了起来。

    “啊…你…”

    “世界如此美好,你的脾气却如此暴躁,实在不好。亲们,远离神经病,小心被狗咬…”

    安好这话刚说完,周围的人都笑了,一个个都看着朱玉雪指指点点的议论了起来。

    “你们知道我爹是谁吗,还敢在这里议论,都给我滚…”

    “还真是个有神经病的,家里人咋就没把她看好呢。”有人看了朱玉雪,说着甩甩头离开了这里。

    “不对,这不就是县令大人家的女儿吗。”

    “这么泼妇,难怪还没嫁出去。”

    朱玉雪气得不行,从窗子里伸出手就要打安好的脸,不过却被安好反手一巴掌打在了马车里。

    “自取其辱,当真是脑子不够,美貌来凑,都说相由心生,你这长相也挺着急的。追命将那挡住的东西拆掉,拆了我们就走。”安好看着朱玉雪说完,又看向追命吩咐道。

    朱玉雪马车上驾驶的男子已经下了马车,不过却因为看她们的吵架而忘了反应。刚回过神,就看到追命已经踩在了他们的马车顶上,一到就将那马车顶上的东西给全部拆来,丢到了一边。

    追命飞到了这边马车上,驾驶着马就跑了出去。

    “啊,该死,你是死人哪,还不上马给我追。今天要让我追着,我非…”

    朱玉雪一边骂一边猛拍着马车,马被她的声音给惊到了一下就跑了起来,给他驾车的男子赶忙追了出去。马在四处乱跑,没多会儿街上的摊子就被这马给踩得一片狼藉,顿时怨声载道。一个个都跟着马车追,那马更慌了,只觉得一阵摇晃,朱玉雪就从马车上颠了出去,一头栽进一袋面粉里。

    弄得一身狼藉不说,还要赔钱,她气得她直蹬脚。

    君深的府邸,位于城北,占地面积广,刚下马车就看到守卫在门口的士兵。一个个站得笔直的,追命先走了过去,亮了下令牌,守卫敲了几下门,里面才打了开。

    安好他们就走了进去,进屋两边是小小的花台,里面种了几颗万年青。视线向前看去是一片宽阔的坝子,此时不远处君深正在和他手下的人比试着。他们的两边都站了不少的将士,坝子的右边木架上还插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左边是一个沙坑,上面全是木桩,不远处靠墙的地方还有七八个木人桩。

    不过他们没有用武器,直接是拳脚,安好站在一边看会儿。不得不说,这君深手下的人都挺厉害的。

    这时候,那边的人也注意到了安好他们。

    在君深的示意下,一个个才散了开,各自训练去了。

    “先去屋子里等我,我洗个澡就去找你。”君深看着安好说着就转身向着一边的房屋走了去。

    将士们都好奇的打量着安好,这丫头是哪里跑出来的呢。他们家王爷居然叫她去屋子里等,这可不得了。

    “看什么看,还不好好训练。不就是个长得好看的小娘们吗。”

    丁山也听到了刚刚他们的对话,不过看着安好身形瘦弱的样子,他的语气不免有些看不上。

    “这位将军,你说得对呢,我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不过小女不才,学了几招。不知道将军可否赐教呢。”

    小娘们,他们还臭男人呢。正好她想打人,他倒是凑过来了。

    “呦呵,你这丫头胆子倒是挺大。行,爷就成全你,兵器自个儿挑,爷就让你一只手好了,摔疼了可别哭。”

    丁山长得人高马大的,脸上两边都是络腮胡子,整个看起来倒是有些像三国里面的张飞。除了君深,他们都是穿的统一的蓝色劲装。

    这丁山是君深手下的一员大将,力气惊人的大,虽然长得有点着急,但是也才二十五岁左右。

    这些日子跟着安好训练,飞花和追命也对安好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两人对上,胜负还真是不好说。

    安好没有在跟他废话,也没有挑武器,速度很快的冲了过去,迎面就是一拳。她现在的内力比之前更强了,出拳都带着风。这倒是让丁山诧异了下,他没有想到安好这般直接。闪避过她的拳风,一脚又踢了过来。

    打了半个时辰,丁山都没能突围出去,全是被动防御。

    周围的其他人也来了劲,一大半的人都跑到安好身后去给安好加油去了。

    君深洗了澡出来,已经有一会儿,硬是站在不远处看他们打了会儿。自己这得意的下属,在她的手下,居然只有防御,这丫头的实力是有多变态呢。

    “丫头,咱们不打了成吗,你牛我输了…主子快救救我…”

    丁山只觉得今天遇上硬茬了,她就像知道他的想法似的,他刚准备出手,就被她挡了回去,一个攻击又来,简直是神了。

    飞花和追命也看得很是激动,他们跟着她,要是能学到这些那可就太好了。

    君深笑了笑,这丫头果真睚眦必报,教训下他也是不错的,以后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小看人。

    “打够了吗,有事说就随我进屋子去。”

    安好点了点头,见君深转身就走,她也跟了上去。飞花和追命相互看了眼,也跟着走了过去,他们就在外面守着好了。

    随着君深穿过圆拱门进了里面的院子,相对外面,这里面环境清幽,四处都带着翠绿的竹子。走过红木制造的走廊,就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陈设相对简单,北面有一张床,一床被子,一个枕头,全是天蓝色的。床的对面的墙上挂着两副画,画中画的皆是女子。往下是一个榻,长约两米多,宽接近一米。上面垫着冰蓝色的毯子,中间放着一个小木桌,还有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西面有一个书架子,上面摆着一排排的不知名书籍,书架前是一米多长的紫檀木矮桌子,还有紫檀木的小木凳。

    安好打量屋子,君深打量安好。今天的她穿了身米白色碎花交领襦裙,青丝随意挽起,迈着步子的屋里四处走着,阳光透过窗照在安好的脸上,衬得她的小脸越发的红润动人。

    两人视线相对,安好赶忙挑过了脸,这妖孽还要不要人活了,长得这么好看想祸害谁呢。

    “不是找我有事吗,还不说。”

    “你先看看这个吧,等你看完,你就明白了。”安好走的时候将盒子里的两封信带了出来。

    君深接过安好手里的信,看了起来。

    周开泰当时虽然是太医院院使,但是并不受器重,相反那个太医院左判更受后宫的人赏识,更有替代他的趋势。有一天晚上,跟他相交多年的朋友托人送了个盒子过来。看了后他诧异不已,结果没几天就传来了他们家满门被人灭口的事。

    而他们被灭口的原因,正是因为发现了还是皇子的君天佑,屠了一村的人,却谎称那里染了瘟疫,却是私藏了那里的铁矿,准备秘密培养兵士,还跟临国也有些勾结。

    前太子君天行是皇后嫡出的小儿子,出身高贵,但是体弱多病,为了他能繁衍子嗣,皇后就带着他四处求医。

    君天佑他的娘出生尚书府,在宫里位于四妃之一的德妃,但到底是差了些,说白了就是个妾,但是却最先生下了他,他作为长子没得到太子之位自然是很不甘心的。

    君天傲也就是现在的靖安王,当时也还是皇子,也就三岁,他娘就是个县令之女,没什么可以仰仗的。

    周开泰怀揣着秘密,却是不知道找谁,最后决定还是去找皇上君临,但是却多次受阻。最后他直接递了奏折辞去了太医院院使的职位。递交后就带着一家人,连夜离开了这里,心里却是想着等到时机成熟,再将这书信交出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安好,你这算是替朝廷立了大功了…”

    “立功,我就不敢居功了,那宁王如今这么不得了,收拾得了吗。”

    安好不免有些担心,想了想开口问道。

    “这事,就交给我,无须你担心。相信我的话,这信就交给我。”

    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君老头早就想收拾他这个虎视眈眈的儿子了,大概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只是没有实质的证据罢了。

    “不相信你,我也不会给你看了。你也更不敢给我看你的脸,对了我今天来这里其实还有一件事。昨天那个假的周明轩来了我们村子,去了山里祭拜。在周府转悠了会儿,居然就跑到我们家里来了。今天早晨他们才走,他说要请你吃饭,让我来做饭…”

    安好嘟了嘟嘴说道,言语里都是不满。

    “对,刚刚是来了人,不过帖子进来了,人我没见。既然有你,那我就去了。”

    自从遇上安好后,君深觉得自己的话也越来越多了。青木明天才能到,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知道过去的一切了。

    “你这话说得好像为了我似的,既然我立了功,你也得帮我忙。我总觉得那周明轩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他既然叫我来,绝对不仅仅是做饭这么简单。因为得罪的人多了,所以今晚上你得配合我一下…”

    安好说着,眼里露出了似狐狸般狡黠的目光,嘴角也升起抹淡淡的弧度。

    “好…”敢算计她,当真是活腻味了。

    “天色还早,你一来就在看棋盘会下吗,正好陪我下会儿。”

    围棋安好还是会的,的确是挺早的,坐了下来,两人各执一子下了起来。棋艺自然是君深了略胜一筹。

    “你是不是变态,你都赢了我十局了,不行我必须赢你一次。”

    在安好的不服输中,在输了十三次后,安好总算赢了君深,看着她的欢颜,君深觉得日子就这么过也是不错的。

    午饭是安好做的,就他们两人吃,炒了四菜一汤,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君深比平时还多吃了两碗。

    下午,他们俩又下了回棋子,不过似乎来了大反转,君深只赢了几盘,安好却是赢了十多盘。

    “真没想到,我的棋艺越来越好了。这天色也差不多了,飞花跟我去,追命就先留你这了。不管他们安的什么心,我这去还是得去呢…”

    或许是觉得现在熟悉了不少,安好说话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欢喜、无奈都写在了她的脸上。这样的她很真实,君深却是莫名的不想她走。

    “那你小心点,我等会儿也出门。”

    安好点了点头招呼着飞花一起离开了容安王府,黄昏的街道上马车不多,没多会儿安好他们就来到了衙门。

    朱玉雪回家后,才知道今天还要请安好来做饭,心里别提多爽了,看她不好好收拾她。

    朱青然听安好要来,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就端了个椅子,坐在一边等着。朱玉雪看着气得蹬脚,有在他自己也逃不了便宜,她还就不信了,做饭的时候朱青然还能在那里守着她。到时候进了厨房,看她不让那些婆子好好收拾她。

    马车到了后,就拉着套到了一边的栏杆上,有人看着倒也不怕。

    见安好下车,朱青然赶忙走了出去。

    “安好,你终于来了。知道你要来,我都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

    “你这又是何苦,天色也不早了,你直接带我去厨房吧。”饭是早晚要做的,她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干嘛。

    朱青然点了点头,就将安好和飞花带进了厨房里。

    “这里就是厨房了,这些都是我们家里做饭的婆子,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找她们帮忙。”

    朱青然跟安好寒暄了会儿,就离开了。毕竟他不好一直待在厨房。

    安好打量了下厨房,挑选起了菜,选了一些后她就开始处理起来,飞花也在一边帮忙着。

    这时候朱玉雪走了进来,一把就将安好泡好的肉,掀到在了地上。

    “哎呀,不好意思啊,这一不小心就掉地上了,你这裙子也打湿了,我哪里还有不要的就赏给你好了…”

    做东西的安好是认真的,也是不喜欢别人打扰的。

    飞花正想动手,安好就拿起一边的葫芦瓢舀起一瓢水,刷的一下往后一甩直接将朱玉雪从头淋到脚。

    “啊,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你们还看着干什么,给我将她抓起来。”

    那些婆子一听都围了过来,伸手就要抓安好,不过还没摸着就被安好和飞花一脚踹了出去,地里洒了水变得有些滑,一个个刚起来又跌了下去。

    听到厨房里的声音,朱青然连忙走了进来,就看到狼狈不已的朱玉雪几人。

    “朱玉雪,今天可是请的容王,你要再找事,出了事你自个儿单着。”

    他才离开,她们就开始找事了,当真是好样的。

    “你们几个都给我滚,明天就不用来做了,今天去管家那里结算工钱。”

    朱青然的脾气一直都是很好的,看见他发火了,几个婆子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呢。赶忙爬了起来,往屋子外面去了。

    “安好,你没事吧。她们可有伤到你,你这裙子都打湿了,我让人给你买一条去。”

    朱青然打量了下安好,有些急切的问道。

    “不用费心,没打湿多少,何况我还要忙活,多少会弄湿弄脏一些的。”

    见安好这般说,朱青然也就没说什么呢。朱玉雪却是气得很,瞪了眼安好就离开了这里。

    没有那些烦人的苍蝇,安好做起活来也快了许多。飞花是个不错的帮手,两人搭配起来也不错。

    这边君深已经来了,穿的一身黑色的锦袍,带着黑色的面具,整个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

    “见过容安王…”

    想着他们晚上的安排,朱玉雪是又好奇又担心。他的脸到底长得好不好看呢。

    “免礼,大家都起来吧。”

    周明轩对君深格外热情,这让君深有些不舒服,距离也拉远了许多。朱县令还不知道蒋氏他们的安排,不过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周明轩今天,有自个儿的打算,自然是不会带林允儿来的。

    随着安好的一道道菜做好,朱青然也吩咐着人,开始上菜。酒席开始没多久,朱县令就喝醉了,就被蒋氏带下去休息了。

    桌子上就剩下了朱青浩、朱玉雪、周明轩、君深,朱青然刚坐下,周明轩就让她去把安好请来一起吃饭。

    朱玉雪虽然不乐意,但是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不免暗自冷笑了下。

    朱青然将安好请了过来,坐下后还给君深介绍了下安好。看着他对安好如此之好,君深皱了下眉。

    “王爷,你可别小看她,她不仅做菜好吃,还会做很多的小吃…”

    周明轩看君深脸色不太好,以为他是不想跟安好一桌,为了他的计划,他解释了起来。

    “手真巧。”

    “王爷,你吃吃这道菜,味道真不错的。”朱玉雪拿起一边的公筷,就要给君深夹菜,不过君深却是直接端起了,自顾自的吃了两口。

    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周明轩赶忙热起了场,朱青然陪着喝了会儿酒,最后也晕了过去,就被下人带回去休息了。

    朱青浩,看着安好那动人的小脸,心里早已经难耐了。

    安好注意到了周明轩的手势,看来这酒瓶里有玄机呢。这么算计,胆子倒是大。

    “来我们大家都喝一杯,这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也是缘分。今天能有幸请到容安王,真是我们的荣幸呢。”

    周明轩说着,将倒好的酒递给了安好。

    安好用袖子遮住,看起来是在饮酒,实则是倒进了空间里。

    “咦,外面有流星…”

    安好一说他们果然都看了出去,安好趁着机会,将周明轩刚刚倒的酒换了位置,还加了点料。

    “流星是什么。”

    “流星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星星,然后落在地上就变成了石头。传言看到流星的时候许个愿望,就能实现呢。”

    见君深好奇,安好笑了笑说着。反正这个她是不信的,要是人人看着都许愿,老天还不得烦死。

    “王爷,这安好分明就是在瞎说,这天上怎么可能掉下来石头…”

    朱玉雪刚说完,她头上的房梁上,就掉下了一块瓦片。要不是在闪得快,那肯定就砸她头上了,不过却是砸到了她的碗里。

    真是老天都看不过呢,你家房梁咋不用大块点的呢,这砸下来才舒坦呢。

    安好如此想着,却不知刚刚之所以会掉,全是因为君深。

    “这房子,怎么回事。”

    “虚惊一场,别大呼小叫的,真是让容安王你见笑了,这杯我先干为敬了。”

    周明轩瞪了眼朱玉雪,又赶忙赔笑着说着。

    “无妨…”

    君深看着安好脸上的笑意,他的心情也很是不错。

    随着一杯杯下去,对面的三人的脸上也渐渐的变化了起来,他们那酒里已经加了料,安好也加了,这下也够他们受的了。

    见他们在脱衣服,君深一把拉起安好就出了门,直接飞身上了围墙,飞了出去,飞花和追命也飞身跟了出去。

    “君深,你这么快拉我走干啥…”

    “你很想看人脱衣服,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回去看我脱好了…”

    安好无语,这货今天是吃门没吃药吗,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飞花他们刚出来,就听到这么劲爆的话,赶忙躲到了一边。他们这些日子发展挺快的呢。

    “有本事你现在脱啊,我才不是想看脱衣服…”

    “那你想看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