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二百零四章 中举,请客吃饭
    君深笑了笑,伸手就向着安好的头摸了过去,不过还没摸到就被安好给躲开了。

    “还摸,长不高你负责啊…”

    从来都是她摸别人的头,可是眼下他居然敢摸自己,占便宜还没占够呢。

    “好啊,我负责。”

    君深如此干脆的说着,安好却是有些不淡定了,这话说得,要是自己嫁不出去他也负责吗。

    君深看着安好,脑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记不起又怎样,只要他有心一切都可以从来。

    马车平平缓缓的行驶着,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多久就到了容安王府,见到马车停后安好就掀开帘子跳下了马车,君深也跟在安好的身后跳了下去。

    追命感觉到君深看过来的目光,有些欲哭无泪,这马车他可是驾驶得比平常慢了太多了。

    “你快回去吧,收拾好早去早回…”

    听到安好这话,君深的脸上有了笑容,说了声好就转身向着大门走了去。

    追命将马车赶进容安王府后,就迅速的离开了。

    出来后,就上了飞花驾驶的马车,此时的大街上很是热闹,四处都是走来走去的人。摆摊的也比平时多了不少,到处都是吆喝声。

    “今天是七月初一,这榜单也快出来了。”

    安好听着飞花的话,笑了笑,今天怕是要晚些了。

    “我们走吧,先去杂货铺看看。”安好想了想,对着马车外的追命说道。眼下她准备开始培养银耳了,所需要的东西,她还是得先买到。

    追命听到安好说去杂货铺,想了想就驾着马车向前面的街道驶去了,他倒是知道一个。

    来到杂货铺后,安好就下了马车,向着铺子走了过去,看了起来。

    这时候,一边忙活完的女子向着安好走了过来:“这位姑娘,你这是要买点啥呢。”

    “这位姐姐,你这黄豆粉、蔗糖、石膏怎么卖的呢。”安好打量了下她说道。这女子身穿着一身青色的襦裙,外罩了件小褂子,头发随意的挽了个发髻,肚子微微有些隆起,年龄大约在二十多岁左右。长相倒是清秀,就是瘦弱了点。

    “嗯,这黄豆粉六文钱一斤,蔗糖五十文一斤,石膏八文钱一斤。姑娘都要买吗,你多买可以算你优惠些。”

    女子笑着看向安好问道。

    “嗯,那我黄豆粉买二十斤,蔗糖买十斤,石膏三十斤。”安好想了想看向她说道。

    “好,那每一样都给你便宜一文一斤。那你们先等等,我去叫我相公来给你们称。”

    女子笑着说完,向着屋子里走了进去,站在门口冲着里边喊了起来。

    “许郎快出来称下秤…”

    随着女子的声音响起,没多会儿里面就传来了脚步声。一个身约七尺,长相偏黄的男子跑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笑容,身上却是沾了不少的木屑。

    听完女子说安好要买的东西后,他就开始忙活了起来,没多会儿就将安好要的全部给装进了油布袋子里。两夫妻抬着称了起来。

    “这里都给你们称好了,一共八百文,以后要买什么再来我们这,还给你便宜。”

    男子笑了笑说完,接过钱,就帮着安好他们将东西搬上了马车。

    寒暄了两句,东西放好后,安好和飞花也上了车,想了想安好又问了下追命:“追命,你知道哪里有能钻木头的工具卖吗。”

    “这个,铁匠铺应该有吧,我们先去看看。”

    追命说着就赶着马调了个头,往着另外一条大街跑去了。没多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个叫李记铁匠铺的铺子前。

    “小姑娘,你这是要买啥呢。”打铁的老头停下了手里的活,看向安好问道。

    安好想了想将自己要的东西跟他说了下。

    “你说的这个,我们这里有,这都放在屋子里呢。这个就叫舞钻,我们这里卖的可比别人的钻得深。”

    安好想了想,直接让他拿出来看,最后选了十个,一个五十文,十个就是五百文。反正以后都要买,就先买回去放着好了。

    飞花看着安好买这些东西不免有些奇怪,她买这些是为了钻木头吗,可是有什么用呢。

    随后安好又买了些水果和点心,菜也买了些,都买好后就坐着马车回了村子。

    他们离开越寒城没多久后,这边张贴的榜单也出来了。

    安大郎和安三郎、安四郎三人一起在张贴的榜单上看了起来。

    “四郎,你中了秀才,位置还挺靠前的。”安三郎看见榜单上的安玉竹,拉着他说了起来。

    “你也中了,看下面几个位置。”两个人的情绪都激动了起来,因为他们一次就考中了。

    听着安三郎和安四郎的话,安大郎也赶忙向前面挤了进去。当视线看到榜单的最后几个名字后,安大郎也忍不住的跳了起来。

    得知安大郎中了举人,安三郎和安四郎都为他感到高兴。

    安大郎和安三郎就赶忙去叫了个马车,坐着马车就回了村子。安四郎填的地方就是越寒城的卤鹅店,所以报喜的人到时候会直接去绝味卤鹅店里。

    考上了举人,安大郎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了许多。

    马车一路向着村里走去,不少人都看了两眼,马车停下后安大郎就给了钱,两人就下了马车,向着家里跑了去。

    院子里,方容在教几个孩子背书。安大湖则帮着他爹修葺着围墙,晚点还要捡房子上的瓦片。

    有方容带来的人做饭洗衣服,江氏就跟个有钱人家的老太太似的,没事就在村里这里走走,那里走走,跟人吹牛。

    看到安大郎他们回来,江氏赶忙走了回去。

    “爷爷,大郎哥中了举人了,我也中了秀才了,还有四郎也中了秀才了…”安三郎看到安老头,跑了进去高兴的说了起来。

    安老头一听,心情激动的手里的工具都掉了,站了起来看着他们问道:“真的吗,真是太好了。老四你可是福星,你一回来三个侄子都中了…”

    “爹,你快别这么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徇私舞弊呢,这次我没有监考到他们,试卷也是其他人看的。”他就是一武将,正好有些其他事才回来的,但是看文选人可不是他能做的,都是其他来监考的人选的。他可做不出什么好的文章。

    听到安大湖这么说,安老头赶忙看了看周围,这要是传出去的确很麻烦。

    这时候安大郎和安三郎也才注意到一边的安大湖。

    “你是,四叔。”

    “好久不见,你们都长这么高了,不错,能干。”安大湖还是夸奖了他们,毕竟这举人也不是那么好中的。

    安二郎也走了出来,听到他们中了,他的心情也高兴极了。走过去说了几句,他就进厨房给他们泡茶去了。

    安大湖又给安大郎他们介绍了下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江氏在屋外就听到了安大郎中举的事,进来后就抱着安大郎哭了起来,直呼老天有眼。赶忙进了屋子,开始准备赏钱去了,他们安家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两个时辰过去,已经要中午了。厨房里已经在开始准备了,这些菜都是安大湖派人去越寒城买的,家里实在没有多少菜吃。

    没多会儿村里就传来了敲锣声,两个骑马的人敲着挂着红绸的锣进了村子。问了下安大郎和安三郎的家后,他们就骑着马跑了过去。

    一时间村里就传开了,安家的大郎中了举人,安家的三郎中了秀才,安大河也请了假回了家。地里不少人都回了家,拿了东西上门恭贺去了,苏氏这边也得到了消息,在安好的陪伴下,她们一起去了安家。

    云正德得知村里又出了个举人,也上门祝贺去了。一时间安家门庭若市,去的人不少,安大河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见到苏氏他们来,不少人都让开了路。

    江氏看着苏氏她们来,还提了东西来,也没有找她们的麻烦。安二郎看着安好没事的回来了,心里不免奇怪,怎么会这样呢。

    安家现在有了钱,安老头看着这么多人来,当即就表明要请村里人吃饭,庆贺安大郎和安三郎科举考中。

    对于苏氏的祝贺安大郎和安三郎都收下了,知道现在的安好家不好惹,安大郎也没蠢到现在和他们对上。这边元朗也中了童生,安好他们也送了礼去。

    因为要请客吃饭,安老头就找云正德商量了下,商量好吃了午饭,安老头就拿出钱给安大湖他们,让他们去帮着置办吃食去了。

    这边油菜籽和山核桃,羽林他们在负责翻晒,榨油机还在做,榨油菜籽还没正式开始,吃了午饭安好就带着他们去了山上,云青峰下午去了安家帮忙,云凡没事就跟着安好去了山上,也不去装什么香肠。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都背着背篓跟着安好上了山,风铃也跟了去,上山后她们就走在他们的后面四处采集起了染色的花草。

    飞花和追命,安好把他们留在家里,一个负责保护她娘,一个保护安二丫和安三丫。

    看习惯了大妞,帮安好家干活的人也不那么害怕了。有老虎跟着一起上山,他们也跟当心了。

    大妞它们上山后,就跑了上去,朱雀也跟在它们后面走着。

    “东家,我们今天上山要做些什么呢。”张山走在安好前面,回过头看向她问道。云凡和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安好。

    安好想了想,笑着说道:“我都叫你们带刀了,自然是砍树了。今天我们能砍的树木很多,就砍长了三到五年的树,油桐、枫杨、枫香、乌桕、杜英、相思树、猴耳环、盐夫木这些都是可以的。”

    听到安好这么说,一个个都四处看了起来,找到树后就开始砍了起来。

    这时候上面的林子里传来了声响,没多会儿就见几头野猪追着小白跑了下来。

    “主人,主人,快看好多野猪,我给你引出来了。”

    安好看着冲过来的野猪,有些无语的说道:“小白,你当我是神呢,这么多的野猪,我解决得掉吗。”

    在意识里跟小白交流完,安好看着周围的人喊了起来。

    “你们大家都赶快上树…”

    小黑和大妞、朱雀它们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安二丫一听,就看到她的不远处有一头野猪,赶忙拉着安三丫和风铃上了树。相比安二丫和风铃,安三丫爬树要笨些,但好在还是爬了上去。

    云凡一听赶忙招呼着其他人上了树,这野猪一看就比平时的大,很是凶残,看到安好后就袭击了过去。

    安好大致看了下怎么也有五六头呢,她真想灭了小白,这货惹了野猪又跑哪里去了。

    好在安好会飞,那些野猪跑过来的时候,安好就飞身而起,落在了树的枝干上。下面的几头野猪就撞到了一起,连续几次后,这些野猪居然内讧了。

    看着打在一起的野猪,树上的人都倒吸了口冷气,这野猪真凶残,这有功夫还真是好。

    过了没多会儿,大妞它们就从上面跑了下来,大妞咬着一头狍子拖着跑了下来。小黑咬着一只七八斤的黄灰色肥兔子,小白屁颠的跟在朱雀身后,嘴上咬着一只肥硕的野鸡。

    “主人,你真厉害,这么暴力这么血腥…”

    看着倒地的野猪,小白欢喜不已,这野猪皮太厚踢得它脚疼,它一看追它的太多这才给安好引了下来。

    大妞丢下袍子,直接冲了进去,没多会儿就将剩下的几只野猪给收拾了。

    这大妞到底是老虎,太他娘的凶残了。

    上面看着的人都唏嘘不已,风铃看得也很是心惊,安二丫倒是镇定得多,安三丫却是不敢看又想看,蒙着脸掀个缝,瞧了几眼。

    见安好她们都下来了,树上的其他人也都下了树。

    “刚刚那野猪看着好凶残,还好东家你会轻功呢。”张山一说周围的人都附和了起来。

    “会点功夫总是好的,树就等会儿在砍了,现在先将野猪抬回去吧,等下回去大家都有肉分。”

    这里除却安大河,他们榨油菜的就有二十九个人呢。听到安好说分肉一个个都高兴不已,毕竟他们什么都没做。

    随着一头头的野猪抬下山,不少的人都看到了。

    回家后,安好就留下了几个人在家里清理猪,也没让朱雀它们去了,让它们在家带着帮忙照看着。安二丫她们回去弄染色的花草去了,就没在跟着去,风铃看到了刚刚的场面,也没有跟着去了。

    趁着天气好,安好想多砍些树,砍的树并不大,大家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许多。

    一些人负责砍,一些人负责抬回去。

    看到夕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他们才抬着砍的树下了山。今天到底是耽搁了些时间,所以离安好想要的还不够,只等明天在继续砍了。

    今天砍的树全部都堆在了安好家的院子里。

    让他们都洗了个脸,洗个手后,就一起去了工坊那边,猪肉是拿到那边去处理的。等安好他们过去的时候,所有的猪都清理干净了。

    “大家近来都辛苦了,张叔等下你们去算下人,拿三头野猪出来分。”

    “知道了,东家…”跟了个这么好的东家,还真是幸运呢。

    工坊干活的人,得知今天有野猪肉分,一个个干活越发的卖力了。统计了人,这边就开始分肉了,全部分好后,就等他们下工的时候,一人一大块提回家去。

    剩下还有三头猪,照着安好说的张山又切了一个腿下来,让人帮着送去了安大湖那。剩下的大半个猪安好让张山全部切成了条,丢进了框里,全部搬回家里。剩下的两头也全部切了出来,但是切法不同,瘦肉放一堆,肥肉放一堆。这两头她打算装点香肠来自家吃,或者送人,毕竟野味难得。

    李小月的状态也好了许多,想着她能赚钱,嫁了以后还能得钱,林氏的心里就平衡了许多,也不在这么刻薄了。想到今天家里就能得到几十斤肉,林氏就高兴不已。

    梅灵和兰芯在扫着院子,雨竹、飞花就跟着苏氏在院子里散着步,看到这边厨房有人搬着东西进来,苏氏赶忙走了过去,就看到安好正在厨房里挂着肉。

    “大丫,你这怎么这么多猪肉呢。对了,下午你不在家的时候,你大姨家来了封信,让我们明天去他们那里做客,你大表哥他中举了,另外你六舅也中了秀才,索性就在一处办了。”

    苏氏看着几框的猪肉不免有些诧异,雨竹也有些奇怪,平日里不都是放在工坊里的吗。

    “是吗,那必须得去。今天我们不是上山砍树去了吗,然后就遇上了野猪,被大妞给咬死了好几头,后来我们就把野猪抬下了山。然后,我了想下就给工坊的工人们都分了些肉,拿了些回家我们自个儿吃。”

    今年考中的人还真是多了,难不成朝廷缺人了,题也简单了。还是说今年的人才,比往年多了。

    大妞和小白也刚玩了回来,听到提起它的名字,连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围绕着安好就蹭了起来,那模样活像好久没见了似的。

    “这可不得了,你们以后上山可得小心些。还好有大妞,不然可就麻烦了。”

    知道安好现在不可能不上山,苏氏也只能是嘱咐她小心些。

    “娘,我知道的啦。今晚,我们做点别的吃食。飞花你可得帮我,先去砍一根竹子回来,多削一些竹签,我等会拿来串肉。”

    飞花听完点了点头,从厨房拿起一把柴刀就走了出去。

    “娘一天也无聊得紧,不是绣花,就是四处走。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苏氏站在安好身后说着。

    大妞见安好在忙,就跑了出去找小白它们玩去了

    雨竹跟着进来后,就坐在一边与慧心她们一起摘起了菜。

    “娘,我今天买了香蕉和苹果,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要不你先去洗个苹果吃,多吃水果对皮肤各方面的都很好。我这里要等飞花回来,你才帮得了我忙呢。”

    安好笑了笑,看着苏氏说道。苏氏听安好这么一说,就出了厨房洗苹果吃去了。

    挂了一些肉后,安好就开始切肉,肥瘦都要了点。肥瘦各一盆,想了想她娘不能吃辣的,安好又切了两小盆出来,做点不辣的给她吃。

    工坊这边,羽林和羽风已经将晒干的油菜籽和山核桃分别装进了不同的口袋里。按照安好之前说的,放到了工坊这边的屋子里,将门锁上后,他们就先回了家。

    回来的时候,飞花这边已经砍回来了竹子,正和安好在一起削着竹签。

    “主子,你们这是在干啥呢,我们能做吗。”

    “你们去厨房拿刀吧…”安好见羽林问,笑了笑说道。

    有了他们的加入,竹签没多久就削了一大把出来。这边梅灵她们也扫完了地,跟着苏氏就走了过来。

    她们过来后,安好就去屋子里将混合要的几盆肉都端了出来,让他们洗了个手后,大家就围坐在一起穿起了肉串。

    他们还在串,安好就已经将串好的拿进了厨房,羽林也跑了过去帮忙烧起了火。

    现在还没有弄烧烤架,所以今晚安好就准备做炸肉串了。随着小火慢慢炸,锅里的肉串也散发出了浓郁的香味,小白它们闻到后也不在外面疯玩了,直接就跑了回来,守在一边。以至于安好刚炸出来一些就被小白它们刮分了。

    朱雀原本不怎么爱吃东西的,现在也跟着小白它们吃了不少,胃也变大了些。

    这次做好一盘后,安好就先给苏氏他们端了出去了,让他们都尝一点。金黄色的肉串,肥瘦相间,咬下去格外的香,也不知道安好到底加了些什么在里面。

    教了厨房的慧兰、慧心做炸肉串后,安好就去了外面,肉还没串完,她就串了起来。

    快要天黑的时候,这边工坊也开始吃饭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这边也忙得差不多了,就下工回来了。刚回到家,安二丫就闻到了一股香味,赶忙跑了进来,得知是安好新做了肉串,连忙拿起一串吃了起来。

    “长姐,你这肉串做的真不错,看起来就想吃,吃了还想吃。”

    安二丫这话一出,苏氏他们都不由得笑了起来。炸串做了后,里面也开始做菜吃饭了。

    看着安好家送来一个猪腿,还是给安大湖的,安老头心里多少有些堵。安大湖对她们家好,她就对他们好,而他们曾经那样对他们,所以就什么都没有。

    江氏却不以为然,反倒觉得这安好她们一家现在看大郎考上了,所以才来巴结。

    第二天一大早,安家这边就忙开了,安好一早就命人送了礼过去,并且让去的那人告诉了安大湖,她们今天有事来不了。江氏听到了后,却是破口大骂,什么事这么不得了,有她的宝贝孙子的事重要吗。

    家里的事嘱咐好后,安好一家就上了马车,同行的还有雨竹、飞花和追命,至于驾车的就是林城了。

    苏绣娘家没有苏家远,出了越寒城只需十里地就到了,不过地里位置靠山,所以通往他们那的道路,一路上都颠簸不已。好在安好听了苏氏之前说的做了软垫,这才好了些。

    苏绣娘嫁的这里叫青山村,之所以叫这么个名字,是因为他们这村子背靠群山,四季都有绿意,看去可不就是连绵一片的青山吗。

    村子里就只有八十三户人家,人口有两百多个,这样算下来每家也就三个人,可以说有点人少。

    穿过竹林小道,就看到了在荒草地上四处奔跑着的小孩。

    随着马车进村,一个个都好奇的向着他们看了过来,不少孩子还追着马车跑了起来,毕竟他们很少见到马车。

    挑开帘子,安二丫四处张望着,对这里她的印象已经不深了,因为已经有好些年没来这了。

    在下面小溪流洗衣服的妇女们,看到马车来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苏绣娘家在村子的最后一家,屋子是土胚房,堂屋一间,厢房三间,厨房一间,还有一木头搭建的杂物房,院子是有竹篱笆围绕的,倒是有那么宽。

    安好他们还没下马车,这边苏绣娘他们就走了出来,苏衡他们也早就到了。另外,他们的院子里似乎还来了不少人,想来应该是村子里的人了。

    马车停下后,林城、追命先下了马车,飞花也随后跳下了马车。走到马车后面后追命就将凳子拿到了前面放在了挨着马车的地上。安二丫和安三丫先下车,安好随后下车,等到苏氏下车的时候,安好扶住了她。雨竹下来后,安好就将苏氏交由她照顾着。

    这边飞花、追命就跟着林城去找地方栓马去了。等到马栓好后,看安好他们在聊天,追命他们也坐在一边的石头上聊了起来。

    “四妹、大丫、二丫、三丫你们总算来了…。”苏绣娘迎了过来,笑着说道。

    “四姨、大丫妹妹…”孙晓、孙云也都跟着喊了人。

    苏绣娘一共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中了举的孙念,一个是还在读书的孙晓,两人自然是要比安好大上许多。

    “姥姥、姥爷、大姨,大表哥、二表哥…”

    “你们来了就好,你姥爷都念叨你们好几次了。”刘玉书看向安好他们说着。

    “我念叨,你就没念叨。”

    苏衡这么一说,苏绣娘他们都笑了起来。

    苏锦娘也从里面出来了,看她的样子就是从厨房里忙活了出来,身上都沾了菜叶。

    “四妹,你们总算来了,在等一会儿就能开饭了。”

    苏玉娘正跟苏绣娘她们寒暄着,听到苏锦娘的声音,看了过去,就看到了站在她身边的男孩:“二姐,这莫不就是你的小儿子吧,这么久不见都长这么大一个了。”

    “对呢,他就是屈云,不过这越长大越憨,见到人都不知道叫的。”

    苏锦娘再次给屈云介绍了下人,他打量了下安好她们,声音低低的叫了她们,要不是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大点就好了…”苏玉娘笑了笑说着。

    苏衡也觉得这个外孙有些头疼,性子这么胆小,以后可如何是好。

    安好不由得多打量了屈云几下,这性子还真是够腼腆的,这年纪也就在十五岁左右吧,身穿一身蓝色长袍,长相倒是不错,看样子又是个书呆子。苏锦娘前面生了两个女儿,如今都嫁了人,今天却是没有来。

    苏月娘也带着两个女儿走了出来,跟安好他们打起了招呼,毕竟已经有几年没怎么走了,大家之间已经没多少印象了。家家也有本难念的经,否则也不至于这些来往这么少,因为安好的话他们回去后没多久就分家了。这分了家,苏月娘倒是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苏云娘和苏天临他们去临村买鱼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苏锦娘的男人屈大贵和苏月娘的男人邓元去了越寒城买酒,现在应该也要回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