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二百零七章 安大河娶妻
    成亲的前一天,安老头就让安大湖找人通知了安大江。安大湖回来的事,安大江已经知道了,因为他们私下也见了面。见到他回来,安大江还是挺高兴的。安大江接到消息后,一家子人全都回来了。见他们帮着四下忙活,安老头欣慰不已,到底这安大江还是顾念兄弟情的。

    安大郎和安三郎都没有去迎亲,就待在家里接待着客人。

    安大河要娶的寡妇名叫林巧,年龄比安大河小个六岁,今年二十八岁。她的男人是因病去世的,生有一个女儿今年十二岁,名叫董佳。

    林巧他们所在的村子,就在安月村不远的上林村,因为这边没有一个亲人,所以女儿是跟着她出嫁的。在越寒城有两间成衣铺,家里有租出去的良田五十亩,也算是有点钱。

    江氏也是看她带的是女儿,要是儿子自然是不会同意的,毕竟女儿早晚都是要嫁出去的。

    昨天江氏就找了安大湖,因为他这次回来,带的人都是骑的马,江氏想要威风点就想让安大湖挑一匹好点的马,扎着红绸给安大河骑,可是安大河哪里会骑什么马呢。这骑马又怎么可能是一朝一夕就会的呢,最后安大河人没少受罪,却是连御马都没学会。

    要不是安大湖有上好的跌打药水,安大河迎亲这天还不知道什么样呢。

    商量好一起去迎亲的人后,安大河就骑着驴,带着租来的花轿,说媒的媒人,一路吹吹打打的去了上林村。

    同去迎亲的还有安大湖,还有安大湖带回来的人,原本安大湖是不去的,可是江氏就是个折腾的,最后只能是去了,反正他后面在家的时间不多,就随了她这么一回。

    听着不远处传来吹吹打打的声音,这边也开始准备了。董佳倒是个懂事的,毕竟她娘还年轻怎么可能不嫁呢,心里倒也没啥不乐意,就是想她能找个对她好的。

    林巧娘家的爹娘都死了,还有一个哥哥,铺子她就送了她哥哥一间。因为是第二次出嫁,所以很多的形式都免了。

    林巧的哥哥叫林英,今年三十五,人长得不仅高大还齐整。两兄妹都随了他们娘的好容貌,所以长得都不错。要不是看在安大河有个当了举人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呢。

    林巧出门的时候,是林英给背上轿的,将她背上轿后,林英就将安大河叫到一边说了几句。

    “安大河,我妹妹今天我可就交给你了。她也不容易,我希望你能善待她,对她好点。佳佳也是个好孩子,希望你也能视如己出…”

    林英看着安大河说了起来。原本他是不放心的,可是林巧坚决要带着她的女儿,林英也拿她没办法,也就随她去了。

    “我知道了,大哥你就放心吧。”安大河笑了笑说着,之前他不想娶来着,可是看到林巧不输苏氏的容貌后,他整个人都是欢喜的。

    安大湖他们来的时候,林英也是打量了下的,有这样的兄弟帮衬,他们以后的日子应该会越过越好才是。要是安大河敢对他妹妹不好,虐待孩子,他不会放过他的。

    随着媒婆的一声起轿,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这边董佳已经上了马车。这马车是林英给他们准备的,另外还有一些嫁妆,不过今天他的妻子和孩子却是没有来,因为他妻子的娘家哥哥也成亲。除此外,董佳还有一个丫鬟,也是林英给准备的。

    林英要跟着送嫁,随着轿子前行,送到中途的时候,林英才回去。尽管他不放心,可是他妹妹坚持要嫁,他也不知道该说她啥好。

    这边安家上门送礼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看着村里人送的东西,江氏心里鄙夷不已,她可花了不少钱办的这婚礼呢,真是太亏了。

    因为工坊这边没说要招人,李成林就又去了越寒城干活,李升这段日子也能自己弄点吃了,他也放心了。殊不知林氏在他走后,时不时的就带李升去工坊蹭饭吃,大家看着也不好说什么。

    林氏看着安好他们从远处走来,拉着身边几个交好的女人,坐在一边的桌子上议论了起来。

    “这安大丫家现在这么有钱了,也不知道会送多少的礼钱呢。”

    “能送多少礼,这是大伯又是她兄弟…”

    “就是,之前的事大家都是看到的…”

    “这安大丫做菜真的是好吃,也不知道安家今天的席面办的怎么样,这送了钱可得吃回来。”

    女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一边走过来的江氏听着,脸上甭提多难看了。

    看了看即将走到屋门口的安好他们,江氏皱了皱眉,来这么多人,要是只送一点礼,可不亏死了,想着江氏走了出去。

    “娘…”

    “娘什么娘,知道你大哥成亲也来这么晚,存心让我们难看呢。你们今天准备送多少呢。”江氏看着苏氏,有些不悦的问道。

    听着江氏的话,安好在心里冷笑了下。

    “奶,你要是觉得我们来给你们难看了,那我们还是回去好了。”

    安好说着拉着苏氏她们就转身要走。

    “贱…安大丫你给我回来,今天是你们大伯成亲,你们不能走。今天你必须得做几个拿手菜…”

    江氏见安好他们要走,心里很是急躁,差点就骂了出来。

    “那不得了,是大伯成亲,又不是你,送多少那也是我们的心意呢。做菜,你们家现在穷到办婚礼都请不起厨子吗。”安好听见江氏后面的话,挑眉看向她嘲讽的问道。

    “你,你…”江氏气得无语,安老头赶忙上前拉住了她,示意她安份点。

    安好白了江氏一眼,就拉着苏氏她们往里面走。苏氏原本还想多送一点,如今看来完全没那必要了,她是又一次被江氏给恶心到了。

    青木和颜一他们都暗自笑了笑,这江氏想从安好这里讨到便宜,分明就是想多了。今天他们可都跟着安好来给他们家捧场呢,平日里别人要请还请不到他们呢。

    看着安二丫和安三丫喊都不喊她,江氏暗自骂了句,一家子的小贱人。她们家有事就给工人放假,可是今天她工坊的人全部都在做工,遇上他们家办事就少了不少人。虽然她心疼钱,可是也不甘心输给安好他们,想着安好如此不给面子心里就气得不行。

    安好去挂了礼,送了一匹布,另外银钱送了三两六。要不是苏氏,她真想送个二百五十文。

    方容在帮着布置新房,刚弄好出来就看到了走来的苏氏她们,招呼着她们坐到了一边。林氏和安大江也过来跟苏氏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又去忙活了。

    这边轿子摇摇晃晃的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花轿上被摇得昏昏欲睡的林巧,也醒了过来。

    停轿后就开始卸轿门,没一会儿就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奏乐的人也一直吹吹打打着。迎新娘出轿的安玉兰,今天她穿的很是好看,走到轿门前,掀起帘子轻轻拉了拉林巧的衣袖,林巧也随着她走了出来。

    出轿后,王媒婆也走了过来,扶着跨过了红色漆木的马鞍子,踩过红色的地毯,在王媒婆的相扶下走进了安家。

    屋子里的人也早都跑了出来看新娘。因为林巧是开成衣铺的,所以她的嫁衣绣的十分精美,大红色的绸缎上绣着朵朵盛开的红色牡丹,裙子也是一样的,裙摆、领口、袖口四处都绣上了精美的花纹,还用金线廖了边,带着鲜红透明的盖头,只能依稀看到她的面容,但离得远到底是看不真切。

    在看着她身后的一担担陪嫁,一个个都赞叹不已,这安大河可是走了狗屎运了呢。当看到下马车的董佳后,一个个都议论了起来。

    这董佳长得如此清秀可儿,她娘应该更漂亮吧。不过遇上江氏那样的奶奶,这以后的命运那可说不准呢。

    安好他们也站在一边看,毕竟这真实的古人结婚,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呢。安二丫和安三丫也兴奋不已,都想看看这安大河娶的媳妇长什么样。

    苏氏站在人群里,看着这个即将进门的林巧,就想起了当年的她。相对于这个林巧,她根本就没有这么豪华的婚礼,不过嫁给安大海她也不算后悔。

    新娘子进屋后,外面的人也全部都挤进了安家去。安老头和江氏坐在上位,等着新娘子进门。至于屋子里的其他人,都纷纷站在一边。

    进屋后,王媒婆就扶着林巧走进了堂屋。安大河也走了过来,站在了林巧的左边,王媒婆就将红绸给了两人,一人一头。

    红色的盖头下,林巧的脸若隐若现,安大河看着心动不已。尤其离她越近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闻着就特别舒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王媒婆的声音很大,能跟举人家说亲事,她整个人都觉得自豪得很。拜堂结束后,林巧在王媒婆的搀扶下随着她一起进了布置好的新房。

    办婚事,要吃两顿,且每一顿都办得很丰富。安家这次在席面少倒是用了不少钱,虽然味道没有安好做的好,但是也不差。

    苏氏吃得很少,今日也没有跟江氏他们一桌。不仅是因为安好不喜欢,她也不想跟他们一桌。

    吃过饭,不少的人都开始打包了起来。毕竟家里干活的人都没来,江氏看着肉疼不已,但是也没能说个啥。

    看着安好带来的人都入了坐,还吃了就走,江氏气愤不已。

    下午,安好就带着小白他们又去山上溜达了圈,这次又找到了不少开着银耳的树干,让青木他们帮着,全部都搬回了家。来这里这么久了,这些山她都还没去完过呢。将银耳搬回去放好后,他们又背着背篓去了山上,来到之前捡山核桃的地方,又捡了不少。

    看着山里这么多吃的,青木不由得感叹,这里的山还真是宝山呢。不过若不是安好见多识广,这些东西也只能是埋藏在这里,无人问津了。

    洞房要晚上去了,安大河被村里的人灌了不少酒,安好这边也叫青木他们敬了他不少酒。要不是有安大湖、安大江帮他挡酒,早就喝趴了。

    下午的时候,孩子们一个个都去了新房里,说吉祥话讨喜钱。见林巧又拿钱又拿糖,一个个都欢喜不已。

    董佳一直陪在她娘身边,就吃了点糕点。他们喊的时候,她也没有出去吃饭。方容想了想,命人给他们做了点饺子。

    晚饭吃得早,安大河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晚上有安大湖、安大江他们帮着,安大河就没喝多少酒。

    云正德看着现在的安家,叹了口气,如今好是好了,但愿他们能安份些才是。

    闹洞房,安好他们没有参与,吃过饭后,一家人就走了回去。毕竟闹洞房乱的很,苏氏自然是不想她们去的。

    这边,林巧他们现在的新房,是新换的一间屋子。因为方容帮着整理,倒是收拾得不错,闹洞房的人少,没一会儿就都散去了。

    董佳也去了她的屋子里休息去了,毕竟今天是她娘的大喜之日,她不可能一直待在那的。今天的安大郎、安三郎她也见到了长得倒是不错,性格看上去也还好。不过那个安二郎她却是不怎么喜欢,因为她来了后,他就时不时的在打量她。这样的眼神,让她很不喜欢。

    安大河看着床上坐着的人儿,走了过去,一把揭开了她头上的盖头。盛妆打扮下的林巧,看上去异常的好看,肌肤白皙、双眼大而有神,唇红齿白,脸上还带着浅浅笑意,看得安大河有些没回过神。

    “相公…”林巧看着安大河,轻声喊了句。

    “巧,巧儿…”

    里面场面火热不已,外面安大湖和安大江、安老头则坐在院子里喝着酒,聊着天。方容一早忙完后,就带着孩子们去休息了。林氏因为家里没收拾他们的床铺,今晚又回不了越寒城,所以吃过饭就带着孩子们收拾起了屋子。

    这一晚,安大江他们聊了许久,很晚才睡。不过第二天却是起得很早,因为林巧作为新妇要给大家做早饭,给长辈敬茶。

    安大江这边一早就通知了安好她们,让她们早上来。苏氏想了想,给林巧准备了一根金簪子和两个银镯子作为见面礼。

    早饭安好是没心思去他们那吃的,吃过早饭后才去的。

    去的时候,林巧已经给江氏他们敬了茶,改了口喊了爹娘,得了红包了。

    看着迟迟而来的安好她们,江氏的脸色甚是不好看。林巧也打量了下安好他们几眼,对于他们家的人林巧有一定的了解,这来人应该就是苏氏他们了。

    “娘子、佳佳,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个是我二弟安大江,这个是他的娘子林氏…”

    安大河见江氏脸色不好看,先拉着林巧介绍起了人。

    林巧不傻,自然看出了些不同,这安家果真如传言中的那样不和谐。

    安大江他们给了一匹不错的布匹,作为见面礼。董佳也改了口,叫起了人。安玉梅打量了下董佳,长得还真是好看,就是不知道以后安月华要是出来了,她们之间相处起来会是什么样呢。

    林招弟暗自笑了笑,这林巧果真是做生意的,比她还会说,她们都姓林,倒是本家了,不过对于这个林巧林招弟谈不上喜不喜欢。

    接着安大河介绍了下安大湖他们,方容给的是个玉镯子。

    “这个是…”

    “我知道,这个是三弟妹吧,长得真好看。你们好,我叫林巧…”林巧笑了笑,看着安好他们说道。

    苏氏笑了笑,寒暄了两句,也将自己给的见面礼拿了出来。

    江氏看着苏氏拿出来的见面礼,忍不住哼了几声,心里很是不满。他们这一个个的都对这新来的女人不错,而她作为奶奶居然什么东西都没有。

    林巧长着一张鹅蛋脸,不仅人长得好看,身材比例也不错,前凸后翘,屁股还大。安好瞧着心里不免好笑,这江氏还真是会给安大河找人呢。

    安大郎和安三郎对于这个新的娘,目前不了解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安二郎却是无所谓,只要她碍着他的事,怎么都好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