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一十章 四个人的婚礼
    马车行驶到家门后,飞花和颜九就先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安好正准备下车,大妞和小白它们就跳上了车,把她扑到在了马车里。

    “你们要不要这么热情,这才多久没见呢,乖,快起来…”安好有些无语,一边说,一边推开它们坐了起来。

    “主人,谁叫你丢下我们呢,小白这一天不见你想得都吃不下呢。”小白跳到安好身上,眨巴着眼睛看着安好控诉着。

    “明明就是嫌弃别人做的难吃。”小白这话刚说完,就被空间里的青龙给吐槽了。

    “小笨龙,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主人,小白欺负我。”

    “那要不要我当裁判,让你们打一场啊。”安好笑了笑说着。

    “我觉得可行…”小黑想了想说道。

    朱雀听着它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着实有些想笑。

    “小黑,主人你们太坏了,都不知道劝劝我们…”回应它们的却是一片笑声。

    飞花和颜一看着马车的一幕,也帮不了忙,心里只道这安好实在是太受它们的喜欢了。要知道大妞可是从来没对人这样过,就连他们家主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安二丫刚从工坊这边的屋子里出来,准备去上茅房的,却听见新屋那边传来马蹄声,茅房也不上了,赶忙跑了出去。刚出工坊的大门,就看到不远处大妞她们都跳上了马车,可不就是她长姐回来了吗。

    安好刚下车,安二丫就跑了过来。

    “长姐,你今天不在可是不知道,这安家又有事发生了。今天安大郎已经去县令府下了聘礼了,他要娶那朱玉雪,村子里都议论开了…”

    安二丫听说安大郎要娶朱玉雪,不免担心不已。

    话说这安大郎才十四岁呢,这朱玉雪可是比他还大一岁呢,还真是嫁的急切呢。

    “这件事我已经在越寒城听说了,不用担心…”

    飞花是知道那晚的事的,看来这安大郎注定要做冤大头了,见她们还有话说,她就和颜九先将马车牵了进去。

    看安好如此淡定,安二丫想了想跟在安好身后,将自己听到的继续说了起来:“听说这朱玉雪还没嫁过来呢,就提出了分出去单过,安大河也同意了,听说还要修建新房,这下午已经在看地基了。婚礼就定在了后天呢。这次啊安二郎和安大郎的婚事同一天呢…”

    私下里安二丫已经不叫安大河大伯了,反正是讨厌他们得很,若没有事她几乎是不会提起他们的。

    话说朱青浩原本是想让房子建好后,才将朱玉雪嫁过来的。可是朱玉雪已经怀上了孕,自然是不能拖太久的,所以最后经过商量,还是打算先嫁过来,新房在慢慢修。

    “你这丫头还挺操心的,渣男配渣女倒是绝配,这件事我们且看着就好。她要是再不消停,也怪不得我…”

    安二丫也觉得安好说得有理,她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呢。的确都是渣,两人在一起也省的祸害别人呢,最好是互相伤害。

    “长姐你说的话就是有道理,不行了,我要去上茅房,长姐晚上在陪你聊…”

    安二丫说着就风风火火的往着工坊那边的茅房跑去了,茅房分了男女两间,设计得还不错,一次可以有五个人一起上茅房。

    看着安二丫,安好真是不知道该说她啥好了。

    安好正准备带小白它们回去,工坊里就走出来了一个人,这人正是元清扬的娘黄氏。

    “东家,我。我有事想找你说说…”

    “黄奶奶,你这么客气干啥,有啥就直接说,咱们谁跟谁。朱雀你先带小白它们一边玩去。”对于这个慈祥的黄氏,安好还是很喜欢的。

    见黄氏看了看周围,安好想了想就将她带进了这边的办公屋里。

    “黄奶奶,你快坐吧,有什么慢慢说。”

    “大丫,你也知道你清扬叔年纪不小了,我已经请了媒人给他说亲,所以明天打算相看下,所以明天我们可能要请一天的假…”

    黄氏想了想,开口说道。自家这儿子今年也二十六了,再不娶可怎么得了。

    “这样,那你跟清扬叔说了吗。”

    安好这话一问出,黄氏沉默了下才说道:“他还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可是我这心里啊看着着急,这都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能不娶呢。”

    黄氏之所以现在着急了,估计也受到了安家的影响。

    “凡事,你们还是要多商量,那就这样吧。”

    安好看着黄氏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她还是不知道元清扬对李秀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呢。可是真要知道了,她能同意吗。经过前些日子,安好自然是看出来了的。只是元清扬很聪明,不会表现得太明显。

    晚上下了工后,大家就各自回家了。

    走在路上,黄氏看了看走在她身边的儿子,想了想说道:“清扬,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该娶妻了。我给你请了假,明天就不用来上工了,留在家里相看下…”

    黄氏这话一出,李秀走着的脚步也停顿了下来,越走越后面去了。

    元清扬没有想到黄氏又提这茬了。

    “娘,我…”

    “你要是不娶,我这死了可无颜见你爹,所以明天你不相看也得看…”黄氏有些生气,说着就快步的向前面去了,她不想听到元清扬拒绝的话。

    元清扬看着还在后面走着的李秀,心里有些难受,却是没有走,而是等着她走过来。

    “娘说得没错,你是该娶一个了…”

    李秀不自觉的流出了泪,没敢看元清扬,语气不悲不喜的说了这么一句,就往前面走了去,刚走出没多远,就被元清扬一把拉住了手臂,带到了一边的草垛里。

    “李秀,我的心里只有你,从前是现在也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元清扬不是没有感觉到李秀的变化,也心知她心里的纠结,可是到了现在他不愿意放弃,更不愿意放手。

    “清扬,你这是何苦。我们之间没有可能的,我配不上你,你就听娘。唔…”

    李秀被元清扬按在草垛里,心里是速度跳的很快,可是他们之间又能如何呢。刚说出口,就被元清扬给吻住了。

    元清扬的吻生涩但却炙热,吻得李秀有些透不过气。

    “元清扬,你疯了…”李秀一把推开了元清扬,这些日子她的心境也发生了变化,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太不应该了,也不敢去接受他。

    “我是疯了,从我认识你那天开始,我就没想清醒过。以前我只想默默守护着你,可是现在我不想。你要是再说让我娶别人的话,我,我就在亲你…”

    元清扬也没想到自己胆子这么大,或许他真的是被激怒了。

    “元清扬,你真的很霸道…”李秀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你别哭,谁叫你让我娶别人,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元清扬听见李秀有些不稳的呼吸声,就知道她肯定被自己逼得快哭了。

    “清扬,这事不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你明白吗。”李秀说着,站了起来,快速的往家的方向跑了。

    元清扬看着李秀远去的背影,没有追上去,却是坐了下去。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便没有了,她李秀就是他的执念。

    第二天天刚亮,安好就起床了,每天带他们训练已经成了她的必修课了,大家也已经习惯了安好的训练强度,非但不累还觉得浑身都清爽得很,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长姐,你说的真没错,这早晨的空气就是好,我啊整个人脑子都清楚了好多。”安二丫走在前面蹦跶着说道。

    “你平日里脑子不清楚吗。”青木走在她的后面,听安二丫这么一说,笑着搭话道。

    飞花他们看着却是笑而不语。

    “你才脑子不清楚,长姐他居然说我脑子不清楚,我能揍他吗…”

    安二丫听青木这么一说,回了他一句,又看向安好说道。

    安三丫听见安二丫要揍青木,只觉得她二姐变得好暴力了,不过她怎么可能打得赢青木呢。

    “你想揍就去吧,打不赢可别跟我哭鼻子。”安好笑了笑说道,学了这么久的武了,她还没跟人比试过呢。

    “我才不会哭呢…”安二丫说着,就向着青木攻击了过去。她的武功学的杂,但是她的领悟能力不错,自个儿还将学的武融会贯通在了一起。

    青木哪里敢真的跟安二丫打呢,整个过程都是安二丫在攻击,他在闪避。

    “青木哥,你是猴子呢,上蹿下跳的…”

    “小丫头,我后悔教你学武了,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呢,这么暴力小心嫁不出去…”

    看着追打着远去的身影,飞花他们嘴角微抽,没有想到他们的青木首领还有这样的一面呢。

    云凡也觉得安好把安二丫带的越来越暴力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也不会被人欺了去。

    回去后,安二丫也不敢在追着青木跑了,因为被苏氏看到后,被教训的都是她。吃过饭后,安二丫她们就去了工坊。

    “娘,你没事就在家四处走走,我和青木他们去把之前栽种的土豆给挖回来。”

    听安好这么说,苏氏笑了笑说了起来:“娘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就放心去忙吧,别太累了,你看看你怎么补都不长肉的。”

    “主子你就放心吧,雨竹也会照顾好夫人的。”雨竹看着安好说道。

    “娘,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的啦。走哪都让雨竹陪着你,我们就先走啦。等下回来后,给你们做好吃的。”

    安好说着叫上青木他们几个就去前院,拿上背篓,竹筐,锄头后就一起去了地里。

    眼下地里的苗,已经枯萎了,剩下些但是不多。小白它们见安好要出去,也跟着跑了出去。

    “小白,小黑、大妞你们可不准在这里给我捣乱呢。敢去地里打滚,你们就死定了。”

    看着四处疯跑的几个,安好只觉得她地里种的东西危险。眼下那边的地里,油菜、野山椒、土豆苗的涨势都是不错的,等到收获后,她准备给那些看护的人家多发些钱。毕竟他们也将地照顾得很好,地里几乎看不见多少杂草。

    “大家挖的时候,可得注意了尽量不要把土豆挖坏了,不然就放不了多久…”

    安好也不知道怎样挖才好,但是该说的还是得说下。

    青木、颜一、颜九之前有帮安好挖过地,飞花和追命却是没有干过,羽林和羽风也被叫了来帮忙。

    “主子,这个是之前种的土豆吗。”青木挖出了土豆欣喜不已,这可是他们之前种的呢,这收获的喜悦可是溢于言表。眼下他也跟着飞花他们一起叫起了主子,虽然他不是安好的人,可是安好是主子在乎的人啊。

    “对呢,之前多亏你们帮着一起种,如今可是收获了。”安好挖了下,就弯下身子在地里捡了起来丢到了一边。

    一块地一亩多左右,安好之前栽种的也不密集,所以这土豆有些还是长得挺大的。不过她已经让羽林他们将土豆按大小好坏,分别装在了不同的框里。

    “这一窝也太多了吧…”追命看着自己挖出来的土豆,不免有些感叹。不过他到底还是挖坏了好多个。

    他们的速度很快,一个上午就将这一亩地的土豆给挖回去了。回去后安好就让他们称了下,这一亩多的地就收获了九百斤呢,除此尝试也是不错了。

    “先把土豆洗出来,等下给你们做好吃的。这些挖坏的放不了多久,就先洗了吧。另外在洗些大的土豆和小的土豆…”

    安好吩咐完,羽林、羽风、颜一他们就抬着土豆去无忧湖洗土豆去了。

    苏氏看着厨房外放着这么多的土豆,诧异不已。这后面种的都还不能挖呢,光是前面种的就有这么多,乖乖这产量可真多呢。

    “大丫,你之前的土豆不是只种了一块地吗,那块地也就一亩多左右,挖了这么土豆吗。”

    “可不是,这土豆可是高产的农作物,其实红薯栽种好也行的。关键是他们下的底肥什么的都少,这地就越来越贫瘠了,产量自然就上不去了。”

    听完安好说的,苏氏也觉得是这样子,毕竟又有多少人家能喂得了猪呢。肥料这些的,自然就下得少了。

    雨竹小的时候也是种过地的,地里什么样她也是清楚的。一亩地若是人人都能这么高产,大家的日子也不会这么难过,更加的不会卖儿卖女卖大米了。

    安好已经找了几块木板,将其洗了个干净,大小都有,可以切土豆又可以晾晒土豆片。

    没多会儿,这边洗土豆的颜一他们也回来了,两人一组抬着洗了个土豆一直来到了后院厨房。

    因为家里人多,之前都在帮着做饭,所以安好家厨房的刀还是挺多的。

    “主子,土豆洗回来了,接下来还有要我们帮忙的吗。”

    见颜九问,安好想了想说道:“你们有刀工好的吗,列如切片这些。刀工不行的,等下就切其他的好了。”

    “我的刀工太惨不忍睹了,切片肯定不行。”追命赶忙说道,他不是个细致的人,做不了细致的活。

    “大丫,你这要做什么呢。”苏氏看着不免有些奇怪,平日里她可没有要求这么多呢。

    “我这打算做薯片呢,不过要先切片,然后晾晒起来,这天气不错,正好可以晒。等到晒干后炸成薯片可香了。”

    苏氏没有听过什么薯片,心知她家大丫这又是要做新的小吃呢。

    青木的刀工不错,尝试了下倒是能切好。飞花就不行了,颜一也不行,颜九能切就帮着切了起来。苏玉娘正愁一天没事干呢,也拿起刀帮着切了起来。雨竹的刀工也不错,梅灵她们的刀工不行,就帮着晾晒了起来。

    飞花、颜一、追命切不了土豆片,安好就让飞花去切土豆条,颜一和追命则负责把小土豆切成滚刀块。

    饭已经蒸上了,安好今天准备做一道土豆大餐,进厨房后,就让慧心和慧兰切起了土豆丝,另外还切了几个没有切断欠的土豆片,打算用来做风琴土豆。羽林负责烧火,羽风抱了点柴进来后,就去外面扫地去了,大家都在忙活他也不能闲着才是。

    安二丫她们下工回来吃饭的时候,后院的空地上,已经四下摆满了切好的土豆片。

    土豆片切完后,苏氏他们就坐在外面的屋檐下休息了会儿,随后就去看安好做吃的去了。安二丫回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站了不少的人。

    在众人的瞩目下,第一道菜红烧排骨正是出锅了,香味顿时在厨房里蔓延了起来。

    安好没有在意他们的惊叹,洗了锅继续忙活着。

    因为没有去打造切菜器,所以安好的狼牙土豆,直接就用了土豆条,将锅里的油烧热后,安好就将土豆条倒了进去,炸到五成熟后就盛了一些起来,剩下的安好打算直接炸成薯条。

    “长姐,这是要做土豆大餐吗,闻着真香。”

    “对呢,等下就有得吃了。”

    薯条炸了起来后,安好就开始洗锅,因为若是一直用锅不洗的话容易产生对人体有害的物质。

    等锅烧干后,安好就开始往锅里放油,油热了后安好就把之前五成熟的土豆条倒进了锅里翻炒了起来,随后加入了她之前找到的孜然、辣椒、花椒面、盐这些翻炒了起来,起锅的时候她又撒了一把切好的香菜。可惜没切成狼牙的模样,不然也就是狼牙土豆了。

    接下来安好又做了酸辣土豆丝,锅巴土豆,风琴土豆,香酥土豆饼…。

    炒了另外几道菜后,安好就准备做今天的最后一道菜,拔丝土豆。将之前切好的块从清水里沥了出来后,安好就土豆块倒进了盆里,倒进买的红薯粉抓了个均匀,让其全部都裹上红薯粉。

    慧心和慧兰做过很多菜,但是却没有做过这个叫土豆的,看着安好这么多的新做法,心里对安好着实有些佩服。

    锅里倒了油,随后安好又将土豆倒了进去,炸得表面看着金黄后,安好就把土豆块捞了起来放到了一边。

    锅里留了点油,安好将一大碗的白糖给倒了下去,看得苏氏有些肉疼,这也忒费糖了。安好不断的在锅里搅拌着,随着糖色越来越深,到棕黄色的时候,安好就把炸好的土豆块倒进了锅里,翻炒了会儿就盛了起来。

    “长姐,你这个是什么呢,居然用这么多糖,这颜色真好看。”

    “这个是拔丝土豆,快点端菜,还想不想吃饭了。”见一个个都看着自己,安好不免有些想笑。听着她这么说,一个个都开动了起来,刚刚一直看她做菜,这一厨房的菜,可是一盘也没有端出去呢。

    安好给小白它们吃的都是不太辣的,可是小白吃了后还是不够就在桌下跳来跳去,四处讨吃的。

    安二丫见小白这么贪吃,想了想给了它一块拔丝土豆。

    小白得了吃的欢喜不已,结果后面就悲剧了,因为这拔丝土豆是热的,所以就很黏牙,吃得它上蹿下跳,懊恼不已。看得周围的人一个个都没忍住笑了。

    “张嘴,看你以后还这么贪吃不。”

    安好看着小白着实无奈,说着一把抱起了它,帮着它将牙上沾着的糖给处理了个干净。

    “主人…”

    “行了你,还委屈了,叫你什么都吃。”安好洗了个手说了小白一句,就回了座位上吃了起来。做了这么多,她还没怎么吃呢。

    想了想,安好给小白夹了个排骨,它受伤的心灵总算得到了修复。

    午饭过后,安好让羽林他们将一部分的土豆搬进了地窖里,全部摆放在了地上,还放了点黑土在上面,至于剩下的土豆,她打算做成土豆粉,另外还在村里买了些红薯,打算做一些红薯粉出来自家吃。

    下午,安好让颜一他们去了越寒城,买了好几口大缸,又买了些石磨,石臼,另外晾晒东西的簸箕也买了些,准备买来晒粉。

    有了上午的美食,下午一个个的积极性都很高。东西买回来后,一个个就忙活了起来。一些人负责清洗红薯和土豆,一些人就在院子里切,切好后就开始研磨,有了石磨和石臼这些就能更好的将红薯和土豆碾成渣了。

    林城见他们都在忙,也帮着做了会儿,对于安好这个似乎什么都会的主子,林城着实有些好奇,她怎么就会这么多东西呢。

    等到忙完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将东西洗干净还了后,就开始做晚饭了。

    鉴于大家下午都帮了忙,安好又做了几道拿手菜,剩下的就交由慧心和慧兰做了。

    忙活了一天,安好也累了,洗了澡没多久就倒在床上睡着了。见安好睡着,小白它们也没在闹,就在安好给它们铺的小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安二丫起来后就直接跑向了院子里的缸子,她很想看看,她长姐说的土豆粉和红薯粉到底什么样。

    不过,去的看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一缸子的水。正奇怪的时候,安好就走了过来,她的手里提着一个桶,拿着一个葫芦瓢。

    “长姐,你这干啥呢,你看都不像你说的那样…”

    “好货沉底,一会儿啊,你等着看就好了。”安好说着就开始在缸子里舀水,这时候其他的人也走了过来,随着缸子的水越来越少,里面的东西也显露了出来。

    “咦,长姐我看到白白的东西了,这就是粉吗。”

    “没错就是它了。”

    安好说着将昨天洗干净的簸箕拿了过来,将里面的粉弄了出来,一坨坨的放在了簸箕上。

    “原来,这粉就是这么做出来的呢,这淀粉在我们燕州国卖得可贵了。”青木说着感叹了下,这还是从别国传进来的呢,做出来的方法居然这么简单。

    “有些东西本来就简单,只是想不到罢了。等到晒干后,就可以用来做好吃的了。”

    苏氏他们也帮着安好忙活了起来,忙完的时候正好吃早饭。

    没有人来打扰,安好这两日就一直在做吃的,不是做这样,就是做那样,青木他们也着实饱了口福。

    君深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这些证据已经足够处理宁王了。但是铁矿的下落还在查询中,势必要一击即中,否则就会留下后患。飞杨已经回了宫,宁王得到飞杨给的‘东西’后,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开始让飞杨暗中给皇上下毒…

    安好心里着实有些担心,让青木密切的留意那边的动向,有什么问题就尽快告知她。

    安家因为明天要办婚礼,这两日都忙碌不已。地基选好后,蒋氏那边就直接派了来修,安大河只需要时不时的去看看就好。安大郎却是有些不想娶那个朱玉雪,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他也只能是娶了。

    晚上的时候苏氏将安好叫进了她的房间里,对于这次送礼以及见面礼,苏氏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好。安好在县衙发生的事,苏氏是不知晓的,不过安好打算告诉苏氏。

    “这么大的事,你居然瞒着娘,你这是要担心死我呢。”苏氏听完心里难受不已。

    “我也是怕你担心,才没有告诉你…。”

    安好就是怕苏氏担心才没有说,但是眼下她若不告诉她,以后那朱玉雪若是趁她不在搞事,到时候事情就更糟糕了。

    陪着苏氏聊了好久,安好才回了她的屋子,回了趟空间给青龙送了点她做的吃食后,安好就去灵泉池那边泡了个澡,泡了会儿就出了空间。

    青龙出空间的事,安好还在思考中,它出来后肯定就会变成小孩,到时候要怎么跟她娘解释呢。

    翌日。

    早晨带着他们训练完,安好给了云凡几张图纸,让他交给老铁将打造出来,但是务必保密,另外打造的平底锅也给带回来。

    想着昨天黄氏说的相亲,这一天已经过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吃过早饭后,安好就来了工坊这边,因为昨日还剩下些,所以一个个都忙活了起来。元清扬他们也在,不过看黄氏的表情却是有些很不好看。

    安好刚来到安二丫他们这边的工坊,就听里面的人议论了起来。

    “昨天黄氏、元清扬他们不是没来吗,结果啊是在家里相亲来着…”

    “是吗,那成了吗。”

    “清扬叔相亲,这个我也没有听说呢,柳姐姐你快说说…”安二丫一听也来了兴趣,却是都没有注意到安好已经走了进来。

    青木他们也跟了进来。

    “我也是听我婆婆说的,反正就是没成,那元清扬也不知道说了啥,硬是把那姑娘气着哭着跑了…”

    安好听了会儿,见听不到个啥就出了屋子。

    一个时辰过后,云凡就从越寒城回来了,回来后就去找了安好,安好正在给银耳浇水呢。

    听到门外的声音,青木就先去给云凡开了门。

    安好也走了出来。

    “大丫,你要的平底锅已经做好了,我都拉到工坊那边去了。另外老铁匠想跟你合作,他看上了你做的这个平底锅…”

    云凡看安好出来,心里很是高兴的说道。

    “是吗,那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先去看平底锅吧。”

    进了工坊后,云凡就先跑了进去,从他的牛车上将平底锅拿了过来。

    “大丫,你看做的不错吧,我看着就跟你图上的一模一样。”

    “是挺不错的,既然他想合作,就合作吧,到时候你同他谈谈就是,我们这只出了图,分成就在三成以内吧。”

    安好说完就叫上青木他们,一起拿着平底锅去了安二丫他们这边的屋子,装香肠这边的人,也都纷纷向着安好看了出来,对于她手上拿的东西,着实有些好奇。

    青木和飞花他们拿着平底锅,看了看又看,这东西的确趁手,打人肯定也不错。

    “大家都看过来,上次说的奖励今日兑现了,这就是传闻中的平底锅拉。风铃、柳颜,马莲你们一人一个,都过来领吧…”

    听到安好的声音,埋头干活的人都看了过来。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跑了过来,看了看又摸了摸,这个锅的底部还真的是平的呢。

    “安好,我还在想要多久才能做出来呢。”风铃高兴的跑了过来,柳颜和马莲也走了过来。

    “自然说了给你们奖励,自然也不会拖太久的。拿着,回家炒菜,打人都是必备。”

    安好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青木只觉得以后主子要是惹了她,会有什么下场呢。飞花却是很想要这么个平底锅,这一扇过去,应该能把追命那二货扇多远吧。

    感觉到飞花的神情变化,追命有些无语,她肯定也要这么一个锅来打他吧。他这是把她得罪的有多深呢。

    发完东西后,安好也就没停留在工坊了。

    看着对面热闹的安家,安好笑了笑,走了回去。

    因为是娶县令的女儿,安大郎这边的排场就要大些,轿子是八抬大轿,奏乐的人也从十二个人变成了三十六个人,媒婆是请的越寒城的柳媒婆。

    听着那敲敲打打的声音,安好他们就知道这安大郎去接新娘子了。

    江氏给安二郎买的媳妇叫代晓晓,之所以看重她也是因为她屁股大,长得也高大,至于脸蛋嘛长得一般。可是买回来后,江氏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太能吃了,似乎还有点傻气。原本想退回去的,可是那边怎么可能退钱呢。

    安二郎得知后更是反对不已,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江氏没办法只得说以后再给他娶一房,现在这个先将就着,气得安二郎不行。

    因为是买回来的,所以就不用去迎亲了。一早起来后,林巧、方容就带着丫鬟婆子给她装扮了起来。

    外面也热热闹闹的准备着,不知道到过去了多久,村口那边总算传来了吹吹打打的奏乐声。

    朱玉雪坐在轿子里颠簸不已,整个人都被颠的七荤八素的,气得不行。

    “新娘子来喽…”

    村里的小孩很少看到八抬大轿,纷纷围绕着喊了起来,大人们赶忙跑了过去,将自家的孩子拉了回去。

    苏氏比安好去的早,是由飞花和雨竹陪她去送的礼。看着苏氏送这么少,比上次还不如,江氏气得想骂人。

    轿子还没停下来,轿夫的脚下就扭了下,轿子一下就落到了地上,差点没把朱玉雪颠出来。

    安二丫和安三丫分别看向了安好,不过安好却摇了摇头,她还没出手呢。看了看旁边,出手的正是飞花呢,她的手里可还捏着石子呢。

    朱玉雪还没等柳媒婆过来,就蹭的从轿子里钻了出来,指着那抬轿的人就是破口大骂:“干什么吃的呢你们,抬个轿子都抬不好,要死啦…”

    安大郎听着朱玉雪破口大骂,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难看了。真的很想下马去扇她一巴掌,就不能先忍忍吗,真是丢脸。

    “有你这么骂人的吗…”轿夫的脾气也不太好,这路太难走了,怪他们吗。他们还后悔来走这么一趟呢。

    柳媒婆看着赶忙走上过来,在朱玉雪的耳边轻声说道:“朱小姐,今日可是你大喜的日子,这大家都看着呢…”

    见朱玉雪没在闹,柳媒婆又去给轿夫道了歉,又给了点钱。

    看着这幕,周围的人都窃窃私语了起来,这朱县令的女儿还真是够没教养的,大喜之日还死不死的,真是一点也没有禁忌。

    安大河和林巧的脸上也很是不好看,这儿媳妇还没进门呢,就闹了这么一出。 跨马鞍的时候,朱玉雪的腿又被击中,要不是被人扶着,怕是就跪在地上了。

    村里人都觉得这朱玉雪,肯定是得罪了神灵,才成个亲都搞这么多事出来。

    进屋后,就开始拜堂。当看到另外一对新人时,朱玉雪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起来。不过还是没敢在这时候闹,不过心里却是记恨了起来。

    拜堂完后,原本是要送入洞房的,可是却出了岔子。

    那代晓晓直接跑了过去,将朱玉雪头上的金色步摇抽了下来,带在了她自己的头上。

    “代氏,莫要胡闹。”

    安老头看着,连忙喊道。之前朱玉雪在外面闹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就把这时候再闹起来。安老头喊完又瞪了瞪江氏,不是一切都交代好了吗。

    “这个好亮,好好看,为什么她有,我没有。相公,我们去洞房啊…”

    代晓晓揭开了红头盖,将那金步摇插在了她的头上,说完就笑着拉着安二郎往屋子里去。她力气大,安二郎硬是被她给拽了进去。

    朱玉雪气得不行,但是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既然她喜欢,就送给她了…”

    柳媒婆也松了口气,扶着朱玉雪就进了屋子。

    “让大家见笑了,外面准备了好酒好菜,大家可要吃好喝好…”安老头笑得很是尴尬,可是这时候也不是闹的时候。

    村里人听安老头这么说,一个个都走了出去。

    安好却是没有进来看,而是坐在了外面,安二丫出来后,就坐在安好身边绘声绘色的说了起来。

    人都出去吃饭后,安老头就把江氏拉到一边,很是气愤的骂了一顿。

    安大江这边,就安大江回来了,不过他没有帮忙,就只是回来吃顿饭,送个礼而已。看到他娘给安二郎娶了个傻媳妇,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

    安大湖和方容马上就要走了,对于江氏想给安二郎娶个什么样的,他们也管不着,反正钱他是给了,已经仁至义尽了。

    安大河和林巧的脸上也很难看,之前那代晓晓都不怎么说话的,可是今天却闹了这么一出。

    安三郎看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娶这么样的两个媳妇,心里好笑不已,这莫不就是报应。

    吃过饭,安好他们一家就回去了,而朱玉雪却是在洞房里四处摔东西,好在没有其他的人看见。

    “小姐,你就别在气了,自己的身体你自个儿得保重啊。我们可不能让那些人看了笑话…”刘婆子是朱玉雪的奶娘,也是蒋氏很看重的一个人。

    对于她的话,朱玉雪还是要听的,只是心里有些气罢了。

    见她不生气后,刘婆子就把丫鬟招进来伺候,她则去了厨房,给朱玉雪做吃的去了。

    刘婆子走后,朱玉雪揭开了盖头,在屋子里转悠了下,视线就停留在了她的两个丫鬟身上。

    “翠柳、银萍,今晚上你们谁替我…”

    朱玉雪现在有了身孕,自然是做不了那样的事。但是必须得做,不然她这肚子就麻烦了。

    “小姐,银萍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青浩少爷他强要了我…”银萍连忙跪了下来,哭着看着朱玉雪说道。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污蔑我哥…”朱玉雪说着一巴掌就扇在了银萍的脸上。

    刘婆子端着燕窝进来,就看见了被打在地上,嘴角流血的银萍。

    “小姐,你这是…”

    “奶娘,将银萍带下去处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