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见面礼,准备离开
    翠柳被安大郎压在身下,痛意袭来她的手抓紧了床单,她的心里满是绝望、无助、羞耻、恐慌。听着身上的安大郎一口,一口一个雪儿的叫着,她的嘴角划过抹嘲讽的笑意。此刻的她就像一个破布娃娃一般任由安大郎摆布着。她朱玉雪毁了她的一生,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朱玉雪和她的奶娘刘婆子都在屋子里,听着床上翻云覆雨的两人发出的羞耻声音,朱玉雪的心里恨得发狂。手上尖锐的指甲也随之掐进了她的手心里。这一切都拜她安好所赐,她不会放过她的。现在安大郎已经是她的男人了,看着别的女人替代自己,这无疑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要不是没办法,她绝对不会将他推给别的女人。

    翻云覆雨过后,安大郎身上的药效尽数解除,安大郎也彻底的沉睡了过去。翠柳忍着身上的痛意,赶忙穿上了衣服从床上爬了下来。她刚穿上鞋子,屋子里就亮起了微弱的灯光,刘婆子和朱玉雪此刻正站在对面看着她,朱玉雪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走了过来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贱人,以后不准发出声音,否则以后都别想说话了。要想活得长久,就乖乖听话,否则我不敢保证你的家人会不会活得长久。奶娘,将她带下去,好好照顾…”

    朱玉雪一巴掌将翠柳扇在了地上,一副高高在上的说道。

    翠柳捂住被打的脸,连忙点头,心里却是恨意难平。就这样她就受不了,要是以后她怎么可能容得下她呢。

    刘婆子走了过去,一把将地上的翠柳拉了起来,带出了门。因为安家的住宅还没怎么收拾出来,所以刘婆子和翠柳是住一间房的,将她带回去后刘婆子对着翠柳就是一番说,还动了手。

    她们离开后,朱玉雪走到了床边,看着床上的那抹鲜红,着实觉得刺眼。但是现在的她只能是忍着,脱掉衣服后,朱玉雪就上了床,将安大郎的手搭在了她的身上。

    这边吃过饭,洗了脚后,安好就回了屋子,关上门后安好就和小白它们进了空间。现在空间升到了六级,芒果、石榴、紫甘蓝这些都是新品种。安好今天进来就是想看看空间怎么自动播种的。

    之前种的东西收获后,土地里就升起抹白光,眨眼间地里的就都没了。随后土地上就出现了许多的幻影,没多会儿地就全部挖了出来,种子也随之自动出现在了坑里,随后就被埋进了土里。

    安好瞅着地里的变化,愣了愣刚刚那些幻影就像一个个的人,不过又不是人,这空间还真是神奇。

    “主人,青龙也想出去。”

    青龙拉着安好的衣角,委屈巴巴的说着。看着它水汪汪的大眼,安好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这小家伙要是长大了,怕是比百里星辰还要祸害小姑娘呢。

    “你在等等,或许明天我就能带你出去了。可是出去后,你得乖乖的不能随便发火,对人体喷水。”说道这个安好就有些头疼,要是真那样,别人可不得把它当怪物处理啊。

    “主人你说真的吗,太好了,青龙不会对人随便发火啦。”

    青龙一听能出去了,心里甭提多开心了,哼哼这下要是小白在气它,看它不打得它哭爹叫娘的。

    看着一把抱住自己的青龙,安好一把扯下它看着它说道:“还有,以后不能随便抱我,那个你会长大的吗。”

    不能随便抱主人,这是为什么呢。

    “好吧,我会长大的,不过是随着空间长大的,不过每次换了主人,我们的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这时候,小白它们已经跑了过来。

    “主人,青龙你们还不过来,朱雀烤的鱼可香了…”

    青龙一听,赶忙跑了过去。安好只觉得有些不知道说啥好了,还好她这空间什么都有,资源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否则她真的很怕自己养不起它们。这晚上吃了,进到空间里还要加餐,简直是比猪都还能吃。

    空间升了级后,湖里的鱼的肉质也变得鲜嫩细滑了许多,吃起来甭提多香了。饶是安好吃过了晚饭的,都啃了两条鱼。

    三虎,两浣熊,一青龙、一朱雀加上她,一晚上不知道要吃掉多少条鱼。不过安好可没有它们精神好,见小白它们又去捉鱼,跟它们说了几句,安好就去池子里泡了个澡,随即就出了空间。

    早晨起来后,依旧是晴天。天空湛蓝,万里无云。没有污染的空气就是好,温度也不似现代那般热,阳光照在身上只觉得整个人都很舒服。集合后就一起去了山上,现在训练的队伍可是比之前强大了许多,有青木他们在,安好也省了不少心。训练完回来后,就见苏氏和雨竹她们从后院走了出来。

    “娘,你们先等等,我们换个衣服跟你们一起去,。”安好见苏氏她们要出门,赶忙说道,就她们去安好还是不放心的。

    苏氏就是想着安好和朱玉雪之间的过节,才打算她自个儿带人去的。却不想刚出门,就遇到了训练回来的安好,今天的她们似乎回来得要早些。

    安好说完就喊着安二丫她们回了屋子,因为她们训练穿的衣服都是不一样的。没多会儿后,她们就换好衣服出来了。

    见安好她们出来,苏氏这才说道:“他们那边也是刚刚派人过来通知我们的,大丫,要不你们就别去了,就娘和雨竹她们一起去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们不敢对娘怎么样的。”

    “娘,我和她以后总要见面的,你这是叫我逃避吗。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今天这个日子,安家可热闹了,怎么能不去看看呢。” 安好笑了笑说道。

    “就是,娘我们要是不娶,她还以为我们怕了她呢。”安二丫想了想附和道,一边的安三丫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跟着点了点头。

    “青木,颜一你们就不用去了。就飞花和颜九跟着去就好了,朱雀你就带着小白它们四处走走吧。”安好交代完,就和苏氏她们出了门。

    她们去安家的时候,堂屋里已经坐满了人,但是却不见安大郎、安二郎他们的身影。

    主位上安老头和江氏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瞧着这一幕,安好在心里冷笑了下,这一早就派人来叫她们,敢情这主角都还没出场呢。

    苏氏没有看到安大郎他们,又看到江氏他们脸上不悦的神情,微微皱了下眉,难不成是因为她们来晚了,所以生气呢,可是真要是那样,他们应该早就破口大骂起来了,苏氏想了想,纠结了下试探的开口。

    “爹、娘,大哥,大嫂…。”

    “爷、奶莫不是我们来晚了…”听着安好这么直接的话,苏氏心里咯噔了一声,这丫头。安好却是看出了些问题,故作不知道的问道。

    安大江看着安好嘴角划过的那抹狡黠笑意,就知道她是故意这么问的,真是哪里不爽就戳哪呢,这丫头。见她这般故意问,安大江也没有站出来解释。

    方容不由得多看了安好几眼,这安家当初还真是瞎了眼呢,把这么好的丫头就这么放走了。

    听了安好的话,又见其他人都不说话,江氏心里越发的气了,看着安大河他们喊道:“你们是怎么做爹娘的呢,这都什么时候了,人没起来你们都不管的,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都是死人哪,不知道去叫人,没看着大家都在这儿等着他们呢,像个什么样…”

    “大河,今天他们也真是太过分了,你们快去看看。”安老头听着江氏的谩骂,不由得皱了下眉,随即又看向安大河他们说道。

    “是,我们马上就去。”

    安大河心里也气恼,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两个不知分寸的东西呢。可是到底是他的孩子,他不管也不行。

    林巧的心里对于安大郎娶朱玉雪也感到很是不满,这朱玉雪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怪,还有她本来想自己的女儿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毕竟这安大郎可是个举人,自己的女儿以后要是嫁给了他,可不就成了官夫人了吗。可是她哪里想得到安大郎还这么小,就搞出这些事出来,还娶了县令的女儿。

    “爹、林姨我们来了,不麻烦你们叫了,你们还是去叫二郎他们吧。”

    随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身穿一身红的朱玉雪和安大郎,两人挽着手看上去甚是亲密。他们的身后跟着刘婆子和翠柳。

    “你们既然先来了,就先敬茶吧,让长辈等你们这么久像话吗。”

    安老头作为大家长,免不了说他们一顿,现在不说以后怕是更不得了。

    “爷爷,今天的确是我们来晚了,我们知道错了。”安大郎说着,目光柔和的看向身边的朱玉雪,尝到了男女情事的滋味,安大郎整个人都变了些。朱玉雪被安大郎这么一看,假意娇羞的低下了头,一旁看着他们的翠柳只觉得很是不甘,心里的恨意也在无尽的滋生着。

    安大河和林巧就去后面的屋子叫人去了。

    安三郎看着如此和谐的安大郎和朱玉雪,心里倒是有些意外。

    安好却发现了个问题,这朱玉雪来的时候,不是带的两个丫鬟吗,怎么现在身边就一个了呢。

    瞧见安好站在一边,朱玉雪的眼里划过抹恨意,这日子还长呢,她们之间可没完,不得不说不仅是她连她两个妹妹都长得不错呢,这要是被糟蹋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朱玉雪根本就不屑跪拜安家的人,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安大郎做了起来。她们是小辈,所以家里的长辈都是要跪的,还要敬茶。

    安老头和江氏的红包自然是很少,因为是江氏包的。朱玉雪捏到红包里面的铜板,整个脸色都不大好看。随即又给安大江、安大湖他们敬了茶。想到她哥哥说的话,对安大湖他们敬茶的时候朱玉雪也真诚了几分,不过还是没有多招待见。

    “这个是三婶…”

    “见过三婶,三婶请喝茶…”听着安大郎的介绍,朱玉雪也跟着喊道,还将茶杯递了过去。正当苏氏要来接,她又准备放手的时候,安好突然将苏氏的手拦了回去。

    “不好意思啊,大嫂,我娘怀了孕这茶恐怕是喝不了你们的了,就免了吧,这是红包你们就收下吧,祝你们早生贵子…”一个比一个渣。

    朱玉雪听着安好的话,整个人都游走在了愤怒的边缘,可是现在她只能是先忍了。

    “那就多谢,大丫妹妹的祝贺了,也祝你早日找个如意郎君呢…”

    朱玉雪的话听起来颇有点咬牙启齿的感觉,安好听完却是笑了。

    “我也常这么想,我这么好,自然得找个如意郎君呢。要是随便找个,我怕是得哭晕在茅房了…”

    “你…”

    两人之间说的话,众人都听进了耳朵里,聪明点的下意识的就知道他们俩很不对盘。

    “别你啊我的,请叫我名字安好,至于妹妹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我娘可没给我生什么哥哥、姐姐…”

    “敬完茶就坐到一边,你们这是要干啥。”安老头也看出来了些问题,赶忙喊道。

    安大郎瞪了安好一眼,拉着朱玉雪坐到了一边。

    翠柳却是打量起了安好,之前的事她已经知道了些,她们俩不对盘,那可真是太好了。

    这边安大河他们过去的时候,安二郎已经起来了,不过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傻子给强了,还强到一半就把他给打晕了过去。不过今天早晨起来,他还是把事给办了,不然他们还不得怎么想。

    代晓晓虽然有点傻气,但是因为之前他们都有交代,所以大致上还是明白的。

    林巧打量了下代晓晓乱哄哄的头,以及她裤子上的血迹,微微蹙了下眉,赶忙拉着她进屋整理了下才出来。

    以至于安二郎他们去了堂屋,她们都还没到。江氏的脸色越发难看了,看来她真的是给安二郎娶错了人,这下他怕是恨上自己了,可当初她也是想找个高大点能干活的,这样以后安二郎也不至于这么辛苦啊,哪里想得到这丫头还是个傻里傻气的。

    没多会儿,代晓晓就跟在林巧的身后,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

    “乖点,跟着你相公去敬茶,不准在闹事了…”

    “哦,知道了娘…”

    有了林巧的嘱咐,代晓晓规矩了许多。毕竟林巧对她还不错,长得也漂亮。

    听着代晓晓的娘,林巧笑了笑,这傻子倒是比这两个便宜儿子的嘴甜些。董佳很是同情的看着代晓晓,这样的人以后在这安家日子能好过吗。

    “二郎,还不带着你媳妇去敬茶。”

    安大河见安二郎在一边站着不动,不由得皱了下眉,催促道。

    安二郎心里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也只能是先认了。嫌弃的看了眼代晓晓,拉着她跪到了地上的红布团子上,接过安三郎递过来了的茶水,先敬了安老头他们。

    “叫,爷爷、奶奶…”

    代晓晓这次倒是规矩了许多,但是敬完酒后,就赶忙打开了红包。

    “相公,有钱呢,可是这是多少钱呢…”

    “闭嘴…”

    红包里包的钱比安大郎他们的都还少,看着里面的几个铜板,安二郎的心里别提多不高兴了。安大江这虽然没有原谅安二郎,但是作为一个叔父最基本的他还是都做到了。安大湖他们准备的东西都是一视同仁,安二郎心里高兴了,但是朱玉雪却觉得自己被打脸了。自己怎么能跟那蠢货一样呢。

    安好他们这次都是准备的红包,一点东西没有,至于钱,代晓晓这里安好却是临时多放了一些进去,看得朱玉雪气得不行。

    安好不由得再想,要是她就这样被自己给气死了,那可有意思了。

    安二郎看着安好给这么多,倒是有些意外,不过心里对她们的恨意可从没有减过。

    见面礼给了后,安好她们一家就先离开了。安老头心知安好的不悦,也不敢说让她们多坐会儿再回去的话。

    “爹、娘,我们也回来了这么多天了,今天我们就要先回帝都了。”

    安好她们走后,安大湖就说起了要离开的话。原本这次回来,是想拉拢君深的,可是他这几日都在忙家里的事,根本就没有去找君深。昨晚上面已经传来了责问的消息,因为君深已经回了帝都了,他这次回去怕是得挨罚了。

    江氏一听,心里顿时就不满了,这才待多久呢。她们要是走了,家里谁做饭呢。就现在娶的这两小祖宗,她可没期望。至于林巧,她又要管铺子,怎么可能顾及得到他们。

    “那你就尽快收拾着走吧,这次你能回来看看我们,爹心里已经很高兴了。”

    朱玉雪听有公事,也没办法在说什么,反正只要现在他们成了亲,这成关系是搭上了。

    方容早就不想在这家里待了,如今要走了,她可是高兴极了。见江氏拉着安大湖说话,方容就叫丫鬟婆子回屋收拾东西,她则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安好她们家。

    方容他们去安好家的时候,安好正从银耳房里出来,手上的篮子里正提着一篮子的银耳。听着门外的敲门声,安好将银耳递给了飞花让她先拿进去,就去开门去了。

    “四婶,你们来了,快进屋坐。”

    “大丫,四婶就不坐了,你四叔有事我们马上就要回帝都了。走之前我打算在你这买点特产,带回去给我爹娘他们尝尝。,另外还送一些出去。”

    “大丫姐姐,我姥爷可贪吃了,老喜欢跟我抢好吃的。”安乐笑了笑说着。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姥爷呢,姥爷说那不叫贪吃,那叫爱好。大丫姐姐,你做好吃的我们都要了。”安平看着安好说道。

    “我们现在就做了香肠、泡椒鸡爪、泡椒豆干你们打算带多少回去呢…”安好想了想问道。

    “你那香肠是能放些时间的,这个我们要得多些,就五百斤吧。至于泡椒鸡爪,这个我倒是很喜欢,就先来五十坛吧,至于泡椒豆干这个来十坛就好了。”

    方容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天,对安好工坊的一切,还是知道些的。

    “行,那四婶就找人来拉吧,我这就去工坊给你们点货。”

    方容点了点头,就带着安平他们回去了。安好去了趟工坊,吩咐了下后,又回了趟家装了点她做的沙琪玛。

    没多会儿,方容这边就带着人拉着马车过来了。安好做的吃食,他们回去后送人自己吃都是很不错的。

    马车来了后,安好就招呼着工坊里请的几个杂工开始上货。因为怕路上颠着,安好还特意给他们加了许多的干草,坛子也整个用稻草包裹着。至于香肠由口袋装着,倒是简单许多。

    方容真的有些佩服安好,小小年纪撑起这么一个家,还把妹妹都带得这么好。想到这,她就有了些想跟安好说亲的冲动,他大哥的儿子今年也有十五岁,从了军之前还立了功,如今可是王府的一等带刀侍卫了,长相什么的都是不差的。

    “四婶,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多的五十斤香肠算我送你们的,另外知道你喜欢泡椒这个我多送了你们五坛,你这也是帮我们做宣传了。安乐、安平这是大丫姐姐送给你们的,路上留着吃,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呢。”

    安好说着将手里的食盒递给了安平他们。

    “大丫姐姐,你真好。”两个小家伙说着,走了过来一人在安好的脸上亲了下,倒是让安好有些意外。

    “你们俩咋这么可爱呢,回去可得好好听你们娘的话,乖乖的,以后来大丫姐姐还给你们做好吃的。”

    两个小家伙连忙点了点头,看到小白它们后就将食盒递给了身后的丫鬟,追着跑了过去。

    方容见两个孩子,追着小白它们跑,着实不知道该说啥好。每次来他们都想抱,可是它们哪里会给它们抱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方容还担心,不过现在倒是放心了。

    “大丫,你今年也有十二岁了吧,可有心仪之人呢。”

    安好听着方容问自己这样的话题,倒是有些意外。

    “四婶,我现在年龄还小,心仪之人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没想过那么早嫁人。”

    方容一听就知安好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想法,虽然现在她不想,但是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想了想立马转移了话题。

    “你啊在忙也得注意自个儿的身体,你娘可没少念叨呢。以后你娘生了,可得通知我们呢。这纸上写了我们家的地址,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往这里送信。”

    方容看了看安好,想了想说着拿了一张折好的纸张递给了安好。

    “嗯,我知道的。不过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方容倒是有些奇怪,安好有什么想跟她说的,连忙示意她说。

    “自古皇位的竞争都是很残酷的,四叔既然站在了靖安王的身后,以后就会面临许多的问题…。”

    安好想了想,还是说了些她的看法。

    “大丫,你倒是比我们想得远。当初你四叔也是无意中结识的靖安王,所以后来才为他效命的。靖安王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为人不错,就是母族实力弱了一点…”

    见安好是在为他们着想,方容也就多说了几句。她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现在已经没得选了。

    寒暄了一会儿后,方容就叫上了还在追小白它们的安平和安乐,将马车停留在安好家门外的工坊后,就回了安家。

    毕竟要是江氏看她在安好家买了这么多东西,又该说这说那的了。不管他们的关系怎么样,她还是挺喜欢安好这丫头的。

    江氏拉着安大湖,嘴上哭着舍不得实际上还是想多要点钱,这不安大湖还是又给了她两百两,至于多的他也没有,因为方容那就拿了不少的钱去安好那买东西。

    他们走后,安大郎和安二郎他们才吃早饭,其他人都是吃了的了。

    “大嫂,来,给你吃鸡腿…”

    想着他们昨日洞房,所以方容就吩咐人炖了鸡汤补身子,总的来说对他们也是挺好的。

    “你烦不烦,你看看你的手,恶不恶心,拿远点…”

    要不是安大郎坐在她的身边,她真想一嘴巴子给代晓晓抽过去。什么东西,居然敢给她夹吃的。

    “吃你的,别闹。”安二郎给代晓晓夹了点吃的,示意她别在去招惹朱玉雪。

    看着朱玉雪那个态度,安二郎的心里着实有些不喜。此刻的他也不知道算计他哥哥娶这样一个女子,到底是好是坏了。这真要有点什么,以后怕是会恨他吧。

    当天下午,安二郎寻了个理由,硬是拉着安大郎去了越寒城。照着他们之前的安排,他将安大郎带去了河边,那边就开始上演朱玉雪落水的事,原本安大郎是不去救的。哪成想走过去看热闹的时候,他被人绊了脚,就那样掉了下去。

    安大郎看着一时温柔一时脾气暴躁的朱玉雪,心里也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相公,你多吃点,喝点汤,这鸡汤喝着味道还是不错的拉。”

    朱玉雪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呢,可是这时候他必须把他讨好。只要他站在自己这面,以后在这个家里,谁还敢欺负她呢。至于安好那,她再想办法好好对付好了。

    朱玉雪看着代晓晓那吃样,着实恶心了下。不由得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看得代晓晓打了个寒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