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沉塘
    这边,安好还没有睡,就听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她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床上鞋子后就去开了门。

    “娘,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安好看着苏氏来,难免有些奇怪。

    “大丫有件事,我差点忘记跟你说了,明日是你爷爷过生,虽然不是大生,但是每年我们都要一起吃饭的。娘就是想同你商量下,送点什么好。”

    苏氏进屋后,坐到了床边,看着安好说了起来。

    “娘,这个你看着办就好。”送安老头什么,她还真的不知道。

    “那就送你爷爷两匹上好的布料做衣服,再给点钱好了。”至于钱,她是不会给太多的,因为他们再多也会觉得少。

    苏氏走后,安好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事情没做,就走到书桌前写了张告示,准备明天给工坊的工人们都放假一天不扣工钱,让他们好好的处理家里的事情,写好后安好就将告示给了颜一他们,让他们早上贴在工坊外面的墙上。

    正准备回房的时候,就听前院传来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安好正准备走去看看,小白它们就先跑了过去,随后就含着一个油皮袋子走了进来。

    “主人,这东西好像是有人刚刚丢进来的。”

    “嗯,这么大的风和雨会是谁呢。”说着安好接过了小白嘴上的东西,打开袋子后,就看见里面有一个普通的酒瓶子,将堵住瓶口的布拿掉后,安好倒着抖了下,一个纸条就从里面掉落了出来。

    “主人,这是谁写给你的信吗。”

    安好没有说话,拿过纸条看了起来,看完后一切都明了了,这朱玉雪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狠呢,既然她自己撞上来,可就怪不得她了。想了想,安好进了空间捣鼓了一会儿后,就将青龙招了过来,在它耳边低语了几句,青龙接过安好给的药丸就向着安家飞了去。

    又吩咐朱雀去越寒城给朱青然送了信。

    落了一整夜的雨,吹了一夜的风,村里好多人的屋顶都被吹跑了。看着安好张贴出来的告示,一个个都很感激,没多会儿村子里就传遍了消息。

    因为下了雨安好睡得很舒服,早上就多睡了会儿,起来后看着院子里被风吹断的小树苗,不免有些心疼。这都种了这么多天了,眼下居然就给她吹断了。

    树叶也满院子都是,羽林、羽风在砍断掉的树干,春雪她们就拿着扫帚在院子里扫着落叶,已经扫了一大半了。

    见安好起来,纷纷喊了声:“安主子早…”

    “嗯,你们也早,今天就辛苦大家了…”

    要不是昨夜的风雨,今天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落叶、树枝、断树。

    “主子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安好笑了笑没有在说话,视线看过去,就看到蹲在那边看树苗的安二丫和安三丫。而苏氏正和雨竹她们在不远处散着步。

    “二姐,这小树苗真可怜,这才种下呢,它还没长大呢,就要死了。”

    安三丫看着倒在地上的树苗,不免有些可惜。

    “傻丫头,树苗的生长靠的是根,这树苗就是树干断了,所以它没有死呢。”安好听着不免一笑,走了过来说道。

    “对哦,我咋这么笨呢。”

    安三丫听安好这么说,不由得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长姐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傻丫头…”安二丫这话刚说完,安三丫就扑了过去,捞她痒痒去了,居然说她傻。

    看着疯玩在一起的安二丫和安三丫,小白它们也跑了过去,跟着跑了起来。

    吃过早饭,苏氏就去库房选布料去了,安好就和颜一他们在前院整理耳棚。因为大风耳棚受到了影响,安好只得将所有的椴木都搬到了前院的空屋里去。

    安二丫她们疯玩了会儿,也来帮着搬,人多力量大,没多会儿椴木就全部都搬完了。苏氏见她们搬完,就让她们赶紧换衣服准备去安家老宅了。

    看着苏氏他们仆人相随,江氏的心里甭提多嫉妒了,看着苏氏就送两匹布,江氏的脸瞬间就不悦了起来。不过今天是安老头的过生,她没敢惹他生气。

    礼物是交由安大河收着的,看着苏氏如今的模样,安大河的心里依旧还是很心动,但是也只能是心动了。

    今天的菜大部分都是从越寒城酒楼买回来的,少数的才是林巧做的。

    虽然不是过寿,但是苏氏还是带着安好她们祝了安老头生辰快乐。今天的安老头穿了套红色的绸缎祥云袍子,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了许多。

    “来了就好,找个位置坐下吧…”

    虽然安大湖走了,但是在家的都来了,安老头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安大江他们也在,安好就挨着他们坐着闲聊了起来,代晓晓在厨房帮忙,实则就是在偷吃。朱玉雪挨着安大郎坐在一边,看着安好来后居然瞧都不瞧她一眼,只觉得她太目中无人了,心里越想越气恼。

    翠柳心里有些慌,不知道安好有没有看到她丢进去的东西,不过当看到安好打量她的时候,她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董佳还是第一次,看到安家的其他人,不过当她打量安四郎的时候,一旁的安玉梅却没给好脸色。对于这个新的大伯母,安玉梅却是不怎么喜欢的,虽然她比原来的那个会做人些,可到底还是给她种怪怪的感觉。

    随着一道道菜上来,安老头就招呼着大家入坐了。

    等安老头开动后,大家也开始夹着菜,吃了起来。朱玉雪闻着菜香,心里一阵翻滚,当安大郎给她夹了块肉后,她硬是还没来得及跑出去,就在一边大吐特吐了起来。

    “怎么回事,莫不是凉着胃了…”安老头看着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说也是他大孙子的媳妇,不可能不闻不问。

    朱玉雪吐个不停,心里恐慌不已,推开了上前扶她的安大郎,连忙拉着刘婆子让她带自己回屋子。

    “这可怎么得了,不行,还是去请大夫吧。”安大郎看着也有些担心,毕竟夫妻一场。

    “不要,哇…”朱玉雪说完,又吐了起来。这种抑制不住的感觉,让她心里惊慌不已。

    “什么不要,你看你吐得像个什么样,大河你快去请许大夫来。”江氏看着也有些着急,怎么说她都是县令的女儿,这要是出了什么大问题,可不得怪他们。

    安大河听江氏这么说也没多想,赶忙就跑了出去,心里也怕出点什么事,却是没有往那上面想。

    “大嫂,奶和娘说脱了衣服打架就能怀娃娃了,然后就会吐,你的肚子里也有娃娃了吗。”代晓晓说着就想去摸朱玉雪的肚子。她为什么就没有吐呢。

    还没碰到就被朱玉雪一把给推开了,安二丫她们可是见过苏氏吐的,难不成她真的怀上了,可是她娘都是怀了多久才吐的,她不是才嫁给安大郎几天吗。

    “晓晓,你这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才几天呢…”林巧怒斥道,心里也有了些猜想,还有些窃喜。

    安大江和林氏都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朱玉雪看着就反常,该不会真的有了吧。真要是那样,那就肯定不是安大郎的种了。

    没多久,许大夫就背着药箱上门了,朱玉雪死活不让他看,却是引起了江氏的怀疑。刘婆子心里也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赶忙跑了出去随便找了个人,给了他钱让他去县令府报信。

    许大夫连着给朱玉雪诊了三次脉,无疑都是有喜了,从脉象上看也就二十天,照理说她不该吐成这样,瞧见安好望着自己,许大夫愣了下,敢情这朱玉雪是把这丫头得罪了呢。

    给朱玉雪扎了两针,她整个都好了很多,也没在那样吐了。

    “许爷爷,我娘子她怎样了…”

    见安大郎还这么关心朱玉雪,许大夫皱了皱眉道:“她有喜了,已经有二十天左右了。你们若是不信,还可以再找大夫来看…”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许爷爷我们可是洞房了的,有落红的…”

    翠柳犹豫了下,看了看安好站了出来,哭诉的说了起来:“一直跟你在一起的人,其实是我。她不能洞房,就把我推上了你的床…”

    “不,怎么可能,玉雪她骗我的对不对,你说…”安大郎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安老头也气得不行,江氏的脾气更是火爆,还没等朱玉雪开口,就直接走了过去,一连扇了朱玉雪几巴掌。朱玉雪本来就吐得七荤八素的,被江氏一打更是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跌坐在了地上,裤子上顿时渗出了血迹。

    “奶,你把大嫂打流血了…”代晓晓从没有见过江氏这副模样,又见朱玉雪被她打出血,心里更加的害怕了。

    安大郎看着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果然是怀上了,这分明就不是他的。本来他还想跟她好好过的,如今却是个笑话,安大郎有些接受不了,直接跌坐在一边。

    刘婆子进来就看到朱玉雪跌坐在地上,裤子上都是血迹:“大夫,快给我家小姐看看,你们太过分了,我们家小姐可是县令的女儿。”

    安二郎见事情闹成这样,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他万万没想到,朱青浩会这么算计他们,还想让他大哥替别人养孩子。

    许大夫虽然不喜刘婆子的态度,但还是上前就给朱玉雪把了下脉。

    “这孩子保不住了,本来就胎位不稳,脾气又大,又…”

    朱玉雪听到孩子保不住,心里不禁恐慌了起来,她娘说要是这个孩子没了,以后就怀不上了。

    “保不住才好呢,就是个孽种,还不知道在哪里怀的呢。就她这样县令小姐,我呸。她就该沉塘…”江氏拿着了理,自然是一点也不饶人。

    “不,大夫。求求你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没了,我就完了…”

    安老头见朱玉雪还这么说,气得拍桌子,冲着安大河喊道:“大河,去请我们族的长老,如此不知悔改,沉塘…”

    “你们敢…”

    “安大丫你个贱人,都是你害的,你害死我的孩子…”

    朱玉雪挣扎着就要往安好这边走,不过却被飞花他们给挡住了。

    “不作不死…”

    朱玉雪和安好之间的过节,安家除了安二郎其他人都是不知晓的,只是这里面还有安二郎也不知道的事,否则也不会弄成这样。

    安氏的族长还没有选,因此最大的就是长老了。安大河这么一去,村里的人就都得到消息了。沉塘可是很多年都没发生过了,好多年轻的根本就没有看过。

    安氏的长老有两个,年纪已经有八十多了,一般不太大的事他们都不会管的。

    这件事也惊动了云正德,听到消息后就跟着他们来了。这安家才娶了多久的媳妇呢,这到底要闹哪样呢。

    等了好一会儿,安家的两个长老和云正德才来到了安家,询问了一番后,直接就给朱玉雪定了罪。云正德只是来看,至于定罪的还是安家自己家族的人。

    朱玉雪见他们抬着猪笼过来,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

    “不,你们这分明就是草菅人命,私刑,我不服。奶娘,快救我…”

    刘婆子被人拉住,心里也是心急得很,朱玉雪要是没了命,她也不用活了。

    “你们放开我家小姐…”

    “翠柳,你个小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们我都不会放过的。”

    在朱玉雪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安家长老带来的女人们,已经走了过来,不顾朱玉雪的挣扎几下就将朱玉雪绑了起来,丢进了猪笼里,连她的嘴都给她用布给堵住了。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或许她已经杀死好些个了。

    安三丫看着有些害怕,躲在了苏氏的身后,这样的事她们也是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看到。

    刘婆子反抗不得,看着他们将人抬出去,只得冲着安大郎喊:“安大郎,你跟我们家小姐,好歹也是夫妻,你就救救她吧。她不想弄成这样的…”

    安大郎回过神铿锵的跑了出去,此刻的他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

    无忧糊这边已经围上了不少的人,听说沉塘的是朱玉雪都感到很不可思议,不过回头想想要不是她先怀孕了,又怎么可能愿意嫁给安大郎呢。

    安氏的长老站在湖边,诉说了朱玉雪的一切罪行,正准备将她沉塘,安大郎就跑了过来。

    “长老,我要休了她,能不沉塘吗。”

    真要是沉塘了,以后就彻底的将朱县令他们得罪了,这点上安大郎一下就想明白了。

    “这个…”

    “不行,必须沉塘,留着她就是耻辱…”江氏很坚持,安老头见安大郎反对,心里也有了番思量,不由得皱起了眉。

    安好看着他们争论不休,到底有些清楚了安大郎的想法。

    江氏的脾气一向很倔,还没等人动手就将装着朱玉雪的猪笼,一脚给踢进了水里。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来的人正是朱县令、朱青浩、朱青然,还有一队的官兵,另外蒋氏也来了。

    看见站湖边的人群,朱青浩心里咯噔一声,赶忙跑了过去,过去后就给了安大郎一拳。

    “我妹呢…”

    “她刚刚落进水里,我不会水…”

    朱青浩一听立马就跳进了水里,拉着猪笼浮出了水面。解开猪笼后,将朱玉雪抱了出来,让同行来的大夫,快点看。

    朱诚他们也走了过来,朱青然看着地上的朱玉雪,心里没有半点同情。要不是他们算计安好,又岂会弄成今天这样。想着朱青然看了看周围,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安好。

    “你们这分明就是骗婚,我们沉塘怎么了,怀了孕还嫁给我大孙子,你们安的什么心思…”江氏见事情已然是这样,反正一口咬紧他们不对。

    蒋氏自知理亏,可是今天她也不能就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沉塘了。

    “杨大夫,我妹妹怎么样了。”

    杨大夫看了眼朱青浩,叹了口气道:“孩子已经掉了,身体亏损很大以后肯定是怀不起了。另外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头部在沉塘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大的撞击,能不能醒过来,醒过来什么样这都说不准…”

    杨大夫刚说完,蒋氏就蹲在地上,抱着朱玉雪哭了起来。安大郎听完,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安好听着那杨大夫的分析,这朱玉雪就算醒了怕是也傻了,要是她出手倒是能治,可惜谁叫她喜欢跟自己做敌人呢,这次没灭了她都是她的幸运。

    “娘,你别在哭了,让大夫先给妹妹治疗…”

    见没有沉塘可看,不少的人都散了去,毕竟家里都还没有收拾好呢。

    朱诚站了出来道歉,这一切都是他这个做爹的太失职了,否则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经过最后的商量,他们达成了一个保密协议,除此外朱诚他们还要赔安大郎一千两银子。

    朱青然早在他们商量的时候,就溜到了安好身边跟她解释了起来。这人不是他带来的,是有人报信他们才都来了的。

    至于翠柳这几年的卖身契约朱青然拿给了安好,至于翠柳的家人他也重新给他们安排了地方。

    从朱青然这里得到要的东西后,安好就找到了躲在一边的翠柳,先将她带了回去。至于朱玉雪杀人这件事,翠柳只是看到她将人打倒在了地上,至于到底死没死,将人又丢到了哪里,这些都是不知道的,安好也就没让她贸然出去指证。

    朱诚这边将事情处理好后,一行人就离开了安月村。回到家后,朱诚问也没问直接就一巴掌扇在了蒋氏的脸上。

    “爹,这一切都是我出的馊主意,你别打娘…”

    “你们当真是好样的,一个个的瞒着我,从今天我就休了你,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朱诚心里的愤怒,已经快要将他整个人燃烧。他万万没想到,他们的胆子居然大,还想瞒天过海,当别人都是傻子呢。一次次的瞒着他做这么多的事,到头来收拾的都是他,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呢。而且回来的路上,朱青然还说了些他不知道的事。他的儿子什么性子他最清楚,朱青然定然是不会说话来骗他的。

    “相公,我知道错了,你别休我…”

    蒋氏见朱诚是真的很生气,心里也恐慌了起来,拉着他的裤脚整个都哭了起来。

    “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你就是这样做的。非但不劝阻他们,还这样助纣为虐,你们是嫌害不死我是吧。要么我休了你,要么你们就给我庄子好好的反思己过。至于玉雪,就将她先留在越寒城,她若是醒不过来也是你们害的,你们倘若没有害人之心别人又岂会对付你们,当别人都像你们这么蠢呢。”

    至于刘婆子,朱诚已经给关押了起来。

    朱青浩也没有看见过朱诚这么生气过,也没敢在多说什么。蒋氏却是一个劲的哭,此刻她的心里也很后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