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一十八章 果断的胖成球了
    大妞和小白它们都眼巴巴的看着安好,安好原本是不想给它们吃的,怕辣着它们。毕竟她给它们做的吃的,都没怎么放辣椒。

    吃了安好给的辣白菜后,一个个都跑去找水喝了。

    朱雀看着不免好笑,它都不敢尝,它们还吃。青龙吃了点,也辣得不行,到底是没怎么吃辣的,一点辣就觉得很辣了。不过它还是喜欢安好做的吃的。

    晚饭吃得很饱,一家人就围坐在一起闲聊了起来。安好要开烧烤店的事,还没有告诉苏氏他们,所以聊着聊着安好就说了出来。

    “长姐,敢情你这些日子往越寒城,就是因为你打算开烧烤店呢,烧烤好吃吗。”

    安二丫最关心的问题还是这东西好不好吃。

    “二姐,长姐做的东西,有不好吃的吗。你还说我傻,我看你才傻。”安三丫看着安二丫笑着说了起来。

    “娘的两个傻丫头诶…”

    “娘…”安二丫和安三丫同时开口,都不承认自个儿是傻丫头。

    安好和苏氏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烧烤好是好吃,就是有些上火,所以还是不能经常吃的。”所以在卖烧烤的同时,安好又免费给每桌都准备了清火的茶水。

    聊了会儿,她们就各自回屋睡觉去了,安好有些睡不着就走院子里走了走。今夜繁星点点,明日又是大晴天呢。安好坐在亭子里,看着天空上的月亮发呆,月亮就快要圆了,他要什么时候才能归来呢。

    殊不知在帝都那边,君深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朱雀看着坐在亭子里落寞的安好,进屋将疯玩的小白它们叫了出来。小白它们看着坐在亭子里的安好,就跑了过去。

    “主人…”小白喊着安好,一下就跳到了她的腿上,用它那毛绒绒的脑袋在安好的手上蹭着,撒娇意味十足。小黑也跳了上去,看她心情不好就让她摸摸自己好了。

    大妞看着在安好腿上撒娇的两只,也不服气的将头放在了安好的腿上。青龙本也想贴过去的,可是地方都被它们给站了,只能和朱雀坐到了亭子里的凳子上。

    “你们咋这么可爱呢…”安好笑着揉了揉小白的头,又摸了摸小黑和大妞。

    “主人,我们一直就这么可爱呢,而且我们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听着小白的话,安好笑了有它们陪着也挺好的。一人几兽就这么的坐在亭子里,聊着天欣赏着这美丽的夜空,没有污染的天,星星也明亮了许多。

    “主人,已经夜深了,还是快回去休息吧。”主人天天都有事忙,不休息好怎么行了。朱雀看着安好还没有回去的意思,不免开口说道。

    “好…”

    安好笑了笑答应着就站起了身,抱着小白它们向着屋子走了去。回了趟空间,洗了个澡回到床上没多久安好就睡着了。

    看着她睡着后,青龙把小白它们叫到了一起,商量了下就一起向着安家跑去了。大妞想跟着去,可是它这么大一个怎么好去呢,小白就让朱雀留在家看着它。

    青龙会飞,自然比小白它们去的快。看了看下面安家的屋子,青龙的嘴角划过抹坏笑,整个身形都比之前变大了许多,小白它们刚跑过来,就看到安家房顶上的瓦片全数往外飞了出去。

    “刚刚都不知道把我们带过来的,还让我们跑。这招好,把他们家的房顶窗子都拆了,最好把那老太婆吹出来…”

    小白埋怨了两声后又激动的跳了起来,一边蹦跶还一边给青龙加油。

    主人不开心了,它们自然要做点让她觉得开心的事了,小黑也护短自然也就跟来了。

    青龙没有理会小白,随着它的动作,整个安月村都刮起了风,整个村子的窗子门都吹着啪啪作响,不过没有一家像安家这样的。

    小白见青龙不理它,就蹦跶着进了安家,叫着小黑将安家的窗子一并都拆了丢在一边。瞧着床上睡着的人,看了看一边放着的衣服,又看了看柜子里的衣服,小白坏笑了下到处都尿了点,看得小黑嘴角微抽,这样的事它还是做不出来。

    因为是夜深,所以惊醒的人并不多,看到有亮的灯火,青龙就隐身了起来。

    小白几乎跑遍了安家的每个角落,最后在猪圈那停了下来,硬是进去将安家老宅的猪全都给揍了一顿。

    临走前,青龙给整个村子都来了一场雨,对安家更是特殊照顾了下,大雨倾盆而下,安家沉睡的人身上一凉赶忙坐了起来,随后就惊叫了起来。

    青龙带着小白它们赶忙飞了回去,要是被他们看着了,问题就大了。

    第二天,安家屋顶被狂风掀走的事就在村子里传扬了开来,因为其他人家里都没事,大家不得不认为,这安家做多了缺德事,所以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因为他们的屋子都没事,就他们家的烂成了那样。

    安家的人心里也很是惶恐,只觉得很是邪门,因为家里的猪似乎被什么打过,窗子也被风吹掉了,可是昨晚上他们明明就没有听到响动,还是淋到雨后才惊醒的。而且一个个的衣服,都很臭,可是又不得不穿,天刚蒙蒙亮安大河就和林巧回了成衣铺换了身衣服,又给家里的人都带了些。

    不少的人都围绕着安家看了起来,风吹过空气中就飘散出了尿骚味,一个个都嫌恶的捂住口鼻离开了,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气得江氏不行。

    想着昨日的事,江氏心里就很是不甘,昨晚的事也甚是诡异,江氏觉得这安好分明就是个妖孽,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等安大河他们回来带着衣服回来后,她就换了起来,穿好衣服后拿着钱就坐着牛车去了越寒城,准备去找南风道观的道长来。

    既然她安大丫眼里没有她这个奶奶,那么就怪不得她了。此时的安好却是不知道江氏已经惦记上她了。

    安好一早起来后,就带着他们去训练了,训练完回来吃过早饭跟着安二丫他们去工坊的时候,就听到了关于安家的事,心里有些痛快不过也有些奇怪。

    但是也没有多去理会,就在银耳房里忙活了起来,最近她浇灌灵泉水勤,银耳长得很快也长得很好。银耳摘完后,她又用灵泉水全部浇灌了下。

    小白它们也跟在安好身后打着转,想着安家今天的情形,它们就高兴不已,却不想也给安好带来了一些麻烦。

    至于追命、颜九他们一早安好就给他们分派了事情,让他们先去地里帮着摘野山椒。

    之前种下的野山椒结的少了,但是这边地里新种下的野山椒已经结上了。安好去的时候,追命他们已经摘了一大筐了。小白它们见安好来地里,跟着她到这后就跑回去了,它们才不要在这里,踩着苗后又得挨训了。

    “东家你来了…”

    见安好来,林大山、胡月、林满园、王源、容娘都跟安好打起了招呼。安好也笑着跟他们打了下招呼,视线看向了远处忙活的颜九他们。

    林大山今年三十五岁,妻子胡月三十四,儿子林满园十八,他们家也是村里的一个困难户了,十年前家乡遭遇了大水侵袭,所有的一切都被大水给摧毁了。村子里的人就都逃难了出来,后来朝廷就给他们重新安排了地方落户,他们就这样来了安月村。在村里的人帮助下,他们家就建造了土胚房的茅草屋三间。

    林大山就只会种地,也没个本事,房屋建好后云正德就让村民帮着给他们家开了两三亩的荒地,他的妻子胡月因为以前生林满园伤了身子,没有调养好,所以身体一直都很差。逃难过后,身子就更差,所以他每天要照顾她,又要照顾地日子过得很是艰难。

    儿子一天天长大,这眼看着能娶媳妇了,可是这么穷谁愿意嫁给他们家呢。林满园就离开了家去越寒城找了点活做,却不想得罪了一个霸道的客人,直接将他打成了重伤,虽然给了点钱但是林满园的身子却受了很重的内伤,就只能回家调理了。

    后来安好家地里要人,林大山就来帮着做了段时间,得知安好家的地需要照顾的人,还没等云青峰他们找人,他就先给自己报了名。随着跟他们的接触,安好知道了他们家的事,就给胡月和林满园都看了下,有了她的针灸,如今他们干活都没啥问题了。

    王源和容娘是夫妻,家里条件一般,他们的孩子已经死了有些年了,如今容娘已经有三十六岁可是还是没怀上,安好给她看了下,她属于严重的宫寒要孩子的确很难。给她针灸了下,又开了点药,现在一直在调理中。

    “东家,他们都好能干的,一早来就跟着我们摘了起来…”林大山笑着说了起来,要是以前的他根本笑不出来,如今一切好了,他心里的结也打开了。在存点钱修缮下房子就能给他们的儿子娶妻了。

    “林叔你们也很能干呢,这半天不到的时间,你们都摘了这么多了。”

    “东家帮你干活,我们心里高兴。要不是你,我和满园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样呢。”胡月摘着野山椒,感激的看着安好说道。

    “就是,要不是你也没有我们的现在…”林满园也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客气的话,咱们就不说了。毕竟我帮你们,你们也帮了我。”

    寒暄了几句,安好就向着一边的容娘他们走了过去,说了几句将容娘带到了一边,又给她把了次脉。经过这些日子的调理,她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停药一个月后就可以试着受孕了。

    容娘听到安好说的,高兴得眼泪都留了出来,一边的王源听不到她们的谈话,看着妻子激动的样子赶忙跑了过来。

    “咋啦,咋还哭上,咱不要孩子了,你别哭…”

    王源看着容娘哭,有些不知所措,举起袖子就想给她擦拭眼泪。

    容娘一听哭得更厉害了,一把就抱住了王源,着实把王源下了一跳。一个劲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安好看到他们抱着也没在这当电灯泡了,就向着追命他们走了过去。

    “相公,东家说我的身子已经没大碍了,只要停药一个月,就可以试着怀孕了…。”

    容娘刚说完,王源就愣住了,随即连问了容娘几次,又掐了自己几下,高兴的一把抱起容娘旋转了起来。

    “你,快放下我,他们都看着呢…”容娘先心情激动没想那么多,如今看着胡月他们看着自己,整个人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刚刚可是你先抱我的,看就看呗,你可是我媳妇…”

    王源的心里高兴,完全不在意这些,抱着容娘还是没放手。天知道他等这天等了多少年了,以后容娘也不会在夜晚暗自落泪了。这些年看着她难过,他的心里又何尝不痛呢。

    追命看着安好来,手里的动作也快了几分,想他堂堂的暗卫,居然还摘野山椒,真是杀鸡用牛刀啊。

    安好看着他们笑着说道:“真是辛苦你们了,回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为主子做事,是我们的份内事,不过好吃的可以有。”追命一听有好吃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吃货…”飞花白了一眼追命说道。刚刚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像绵虫似的要摘不摘的。这家伙就是这么爱吃,以前怎么没发觉呢。

    “我就是吃货怎么了,没办法,谁叫我怎么吃,都吃不胖呢,不像某人都快胖成球了…”

    “你再说,信不信我揍你…”

    “啊呀,不得了,你揍得到我吗,来呀…”

    安好没想到自己一过来,才说一句,他们就掐了起来。

    飞花和追命是站在一行的,追命如此挑衅她,她怎么忍得了,双手捏紧变化成拳对着追命就袭击了过去。两人站在那边过了好多招,安好难得看人打一次架,见他们没伤着野山椒,就在一边看了起来。

    颜一和颜九相互看了眼,也没有去管他们,这两人现在老是斗嘴,他们看着倒是觉得特别有意思。

    从他们的对打中,安好也看出了所谓的实力悬殊,这追命滑得跟个泥鳅似的,飞花一直攻击却连他的衣服都没有摸到,更别提揍他了,不过有些时候没到最后结局谁也猜不到。

    “哼,不跟你打了。”

    见飞花转身,追命好笑的走了过来。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见飞花突然转身,一拳就朝着他的肚子袭击了过去,正中目标。

    “你个凶女人,居然袭击我。”追命捂着肚子,看着飞花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刚刚还觉得她可爱,现在看来哪里可爱了,分明就是凶残。

    “呵呵,主子常说兵不厌诈,谁叫你这么蠢,今天免费给你上课了,不收你钱。”居然敢嫌弃她胖,下次再说就把他打成胖子。她那里胖了,明明就是比之前圆润了些。

    “你…”追命气得无语,这丫头打了他还真是够理直气壮的呢。

    飞花好笑的看了眼追命,就往刚刚没采摘完的地方走了去。不过刚走出没几步,就感觉到身后的人动了,他居然想袭击自己。回头一出手就被追命一把捏住了手臂,两人拉扯间一下就扑到在了野山椒的行道里。

    颜一刚采完一些,站起来就没看到打斗的两人,仔细一看吓了他一跳,这追命也太不要脸了,居然直接就把飞花扑到了。

    安好看着也是一愣,当真满满都是激情啊,她要不还是走吧。她的野山椒的泥土磊得高这扑到在了里面,还真是外面的人都看不到呢。

    “混蛋,你放开我,你居然占我便宜,唔…”

    颜九看过去,就看到追命居然亲飞花,她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他们这发展也太快了吧,刚刚不是还在打架吗。

    “不准看…”

    颜一见安好走了,又见颜九还在看,黑了下脸冲着颜九说道。还没等颜九说什么,就拉着她去了另外一边摘野山椒去了。

    飞花被追命这么一吻,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一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在她的身上蔓延着。

    看着被自己吻得嘴唇破损发红的飞花,追命赶忙起了身,将飞花拉了起来。

    “那个,我…”

    “追命,你混蛋…”飞花见他支吾半天没句话,骂了他一句就准备跑,却被追命一把给拉住了手。

    “飞花,我,我喜欢你…”目光相触,触及到飞花含泪的眼,追命心里一急就说了出来。

    “你,你喜欢我,骗我呢。刚刚还说我快胖成球了。”

    “那个,我就喜欢胖成球了的。”追命被飞花的话给梗了下,早知道他就不这么说了。

    “滚,你才胖成球了。”

    “那个,你不胖就是长得圆润了点,可好看了…”自己这破嘴,说出的话怎么也得圆回来啊。

    “你个虚伪家伙…”

    “难道,你不好看吗。我哪里说假话了,你长得可对得起观众了。再哭可不像你了,快给爷笑一个…”

    “追命,你大爷的。”

    一秒变悍妇,果断这个风格才适合她。此时不跑,待那等她揍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