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一十九章 断亲,苏氏生产
    看着追命被飞花追着打,颜一微微蹙了下眉,亲一下被打一顿他倒是挺想得出来的。想着他不由得看向了一边正在认真摘着野山椒的颜九。他要是像追命那样,颜九会怎么对他呢,想想他的心里就莫名的很高兴,很期待。

    安好从地里回去的时候,就见不远处跑来了一个马车,从她前面的大道跑过,直接向着安家那边的方向跑去了。安好也没管那么多,就回了家。

    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苏氏正和雨竹她们正坐在亭子底下做着绣活。安好走到了苏氏的身后,看着她一针一线的绣着,她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比平时更柔和了几分。看着苏氏越来越大的肚子安好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心,照日子也该这个月生了。

    “娘,你这绣的是什么呢,看着怪好看的。”她娘的手艺还真的是很不错,可谓大师级别的了,真是尽数得了她姥姥的真传。

    “大丫,你回来了啊,这个啊,这个是胎帽。等他生下来后,就可以带了。”苏氏看着安好笑着说着,还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她的肚子。

    “娘你绣得真好看,地里有他们忙活,所以我就先回来了。”安好说着拿起其他绣好的东西看了起来,也不知道飞花和追命怎么样了。这飞花的小脾气这么火爆,这追命能吃得消吗,这两人在一起可是欢乐多呢。

    “夫人的绣工真的挺不错的。”雨竹在一边帮着做着衣服,听安好夸苏氏,也开口说道。

    “小少爷生下来后,带着肯定更好看。”梅灵也笑着说道。

    “那是必须的,娘亲都这么好看,我弟弟肯定长得好看…”

    苏氏听着安好这番话,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丫头还是真是一点都不谦虚呢。

    安家老宅这边突然来了一个马车,看见的人都跟了过来,站在一边好奇的张望了起来。只见江氏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她下来后马车上又下来了两个人,他们身上穿着淡黄色的长袍,老一点的那个手上拿着浮尘,年轻的那个背上背着一个布袋,手上拿着桃木剑。这穿着打扮一看就是道观的道长。

    周围的人见江氏请来了道士,一个个都议论了起来,这安家的情况的确有些诡异,难不成真的是有妖孽作祟吗。

    安老头正在收拾屋子,出来后就看见江氏和两个道长站在了自家门口。

    “老头子,这是我特意从道观请来的道长。”江氏看着安老头说道,言语里都是难掩的兴奋。安老头听着江氏的话不由得皱了下眉,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下来人。

    “道长快里面请,老头子你愣着干什么啊,真是个木头,大河快将桌子搬一个出来。”江氏见安老头没动,又见安大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才赶忙冲着他喊道。

    安大河愣了下,看了下走进来的两个道长,赶忙去搬桌子去了。

    为首的白胡子老头,捋了捋他那长长的胡须,装模作样的打量了起来。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声说道:“果然是有妖气…”

    外面的人一听,害怕的赶忙走了,胆子大的却是凑了过来,想听听看到底是什么妖精在作祟。真要是妖精,会长什么样呢。

    林巧一听心里也有些后怕起来,这安家莫不是真的有妖精作祟,否则昨晚上的事怎么解释呢。还好没对他们动手,否则怎么可能看得到今天的太阳呢。

    安大河心里也有些疑惑,真要是有妖精,那以前怎么没有出来呢。

    安老头虽然迷信,可是总哪里怪怪的。

    这时候屋子里的安二郎和代晓晓也走了出来,安二郎一听有妖精拉着代晓晓站在一边听了起来。代晓晓被安二郎拉着,也就没能跑过去凑热闹。

    “道长,你可得帮我们,到底是什么妖精呢。”江氏赶忙问道。

    “待我做法看看就知道了,余艺摆香案…”见安大河已经将桌子搬出来,那白胡子老头看了看冲着一边那个年轻的道长说道。

    年轻的道长走到了桌子面前,取下了他背上背的袋子,将里面的香蜡纸烛这些东西都拿了出来,摆到了桌子上。

    白胡子老头见香案摆好后,就走了过去,点燃了一只香,对着香案上摆放的三茅真君拜了三拜,随后拿起一旁的桃木剑,摇晃着身子四处撒着白色的粉末,嘴里还叽里呱啦的念叨着。一时间地上墙上四处都沾上了粉末,念完后,他拿过一旁画好的符纸烧了起来,端着那烧着的符纸,沿着安家的院子走了一圈。

    随着他的走过,安家老宅的墙上出现了诡异的黑色脚印。外面看戏的人议论声更大了,难不成他们安月村真的有妖怪。

    回到案桌边后,那白胡子老头就拿了一张纸出来:“现在我们就来看看那妖精在哪里…”

    那白胡子老头说完,将那张百纸放到了桌子上,念叨了句:“天地玄宗。万气本根罗天地。养育群生。诵之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吾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金光速现。急急如律令…。”

    念完后之间见端起一碗酒喝进了嘴里,对着那烛火喷洒过去,一时间火光大得吓人,酒水落下那纸上已然显现出了东西,外面的人都不由得挤了进来,站在一边看了起来。

    “居然是狐狸精…”

    “图纸上还显现了方向,那个位置可不就是安大丫她们家吗。”

    “谁会是那狐狸精呢。”

    “怎么可能有狐狸精呢,这不是故事吗,难不成真的有。”

    村民们都疑惑的议论了起来,虽然有鬼怪这些传说,可到底没有谁真的见过啊。

    “前段时间你们家是不是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那白胡子老道,捋了捋胡子故作深沉的问道。

    “有,我三叔的女儿安大丫逃婚,结果出了事,回来我们村的许大夫都说她没治了的,结果正准备埋的时候,她突然就醒了过来,还性情大变,而且还特别的喜欢打人…”

    安二郎听完,心里冷笑了下,适时补刀的说道。她真的成了妖精,村里人怎么可能容得下她呢。

    “这么说来,这狐狸精定然就是附在了这安大丫的身上。”

    “道长,你可得帮我们啊…”

    “除妖降魔,乃我们身为道长该做的,速速带路,除妖去…”

    一切来的太不可思议,安老头有些不可置信,可是这一切显示的分明就是那样。

    林满园正好路过就听到了这样一番话,赶忙就往安好家跑去。年轻道长收好东西后,江氏就带着他们,向着安家走去。安家的其他人也都跟了出去,看戏的村里人也都有些不敢相信的跟了去。

    林满园跑得很快,没多会儿就到了安好家,听到他说有急事,羽林赶忙跑了进去告诉了还坐在亭子那边的安好。

    听到林满园有急事说,安好赶忙跑了出去。一般没有什么事,他可是很少来他们家的。

    江氏他们来的时候,在外面玩耍的小白它们也都看见了,躲在草丛里就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声。得知给安好惹了事,青龙让小白它们先别回家,它则绕道后院,翻身进了屋子。

    听完林满园说的,安好整张脸都黑了,这江氏当真是嫌弄不死她呢。居然请了道长,能说她是狐狸精,这人怕是早已经被她给收买了。安好跟林满园说了几句,就让他先离开了。

    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这边地里,看见许多人去安好家,颜一他们也赶忙跑了回来。无缘无故的不可能这么多人去她们家,肯定是有什么事。

    “道长,就是这里了,安大丫那个狐狸精就住在这屋子里…”

    江氏的话刚说完,房屋的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就看到安好一个人站在大门前,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们,似乎就是在等着他们来,安好的突然出现让他们都不由得愣了下。

    “奶,我们没把你想要的丫鬟送给你,你这是打算带人来抢吗…。”安好看着江氏盛气凌人的模样,心里冷笑了下,看着她说道。

    “我呸,别叫我奶我不是你奶,你这个狐狸精。大家都让让,让道长做法…” 江氏不屑的看着安好,骂了起来。这小贱人有点臭钱后就越发的不得了了,这次说什么也得好好收拾下她。

    只要安大丫中了这道长的蛊毒后,身上就会发生变化,一旦显出一点形,她就彻底的完了,看她还怎么解释。

    “这个狐狸精道法高深,你们大家最好离远点,否则伤到你们可是要命的。”

    村民们一听赶忙退到了很远,有几个胆子大的不愿意走,也被那年轻的道士给劝道了一边。

    听到声音,那边建房的人都跑了过来看,看到有人找安好家的麻烦,一个个都没有走,心想到时候出去帮帮忙,毕竟安好对他们都很不错。

    只见那白胡子老道,摇起了铃铛,如猴子一般在安好的前面跳来跳去,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只见他手伸向了他腰间的袋子,抓了一把粉末捏在了手里。

    “妖孽还不速速显行…”

    白胡子老道说着,就一把粉末向着安好抛洒了过去,他们也马上往后退了许多。却不想此时突然起风,白色粉末直接就向着他们袭来。

    颜一他们过来就看见这么一幕,赶忙闪到了一边。

    青龙也趁势顺走了白胡子老道身上的粉末袋子,隐在一边,看着江氏几人,它的嘴角划过抹冷笑,想算计它的主人当真是找死。

    周围的村民们也愣了下,这边听到消息的安二丫他们都从工坊里跑了出来。

    “啊,妖怪…”

    建房的人和村民们看到江氏和那两个道长的模样后,都不由得惊叫了起来。江氏看到白胡子老道的鼻子变成了狐狸的鼻子,赶忙摸了摸自己的,也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我们不是妖怪,她才是,是她把我们变成这样的…”

    安老头他们也被吓了一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二丫和安三丫一听心里顿时一慌,赶忙跑了过来。看到江氏他们的脸后,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就是这妖孽的道法高深,我们不是她的对手…”

    白胡子老道摸了摸腰间的袋子,心里不免有些慌乱了起来,说着看了看地上根本就没有,到底是谁拿去了呢。年轻的道长神情也紧张得不行。

    “道长,你这样胡说八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听青龙说它最近悟了新技能,安好倒也想看看这天打雷劈是个啥样。

    “老道我没有胡说八道,你就是狐狸精。”

    “对,就是…”

    青龙隐着身,漂浮到了空中,手中掌印相交,向天一指一道明亮的闪电就破空而出,直接向着白胡子老道他们劈了过去。

    直接将他们的发髻劈成了爆炸头,衣服脸各处都是一片漆黑,人也晕了过去。

    “啧啧,还真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周围的村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闪电给吓到了,当闪电来的时候,他们早已经跑了很远。建房的人站得远,看着也觉得很是诧异,这雷咋就劈下来了呢,看来这找事的人真的是有问题呢。

    青龙隐上身又将那粉末袋子塞进了那白胡子老道的身上。

    这边苏氏听到动静也从后院出来了,看着眼前这一幕,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大丫,怎么回事。”

    “奶请了道长,说什么我是狐狸精想收了我呢,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就变成那样了。”

    见没有了闪电,大家又围了过来,云正德也让村里的人赶忙去请许大夫去了。

    苏氏听着心里吃惊不已,这江氏是想害死她的女儿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安好,她们长姐这么好,就算是狐狸精她们也喜欢。安好被她们这么一抱,心里暖暖的。

    颜一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异象,此刻的他们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个儿的心情了。

    没多会儿,许大夫就来了。

    “大家都让让,让许大夫过去看看…”

    村里的人已经不知道到底谁是妖怪了,这件事太奇怪了。

    许大夫已经在村民的口中听到了消息,他可是不信什么妖魔鬼怪的。走上前看了眼,将药箱放下,就给他们把了下脉。

    “许大夫,他们是妖怪附体了吗。”

    “许大夫,他们是被安大丫变成的妖怪吗…”

    村里人的各种奇葩问题,听得许大夫甚是烦,这安大丫的麻烦事还真是多呢。

    安好听着很是无语,村里人的想象力还真的是挺丰富的。

    “吵什么吵,真是无知。他们中的是一种蛊毒,中了后才变成这样的。”许大夫说完各自给他们喂下了一颗药丸,这个蛊毒他可解不了。

    “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来请他的村民并没有说太清楚,所以他又问了次。

    安二郎看着心里气急,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没有把握好。被代晓晓抓着衣角,他的心里更是烦躁。

    安好站了出来,将刚刚的事说了一遍,其他的村民也附和了起来,毕竟都看到了的。

    “这么说来,问题应该就出现在粉末上了。”

    许大夫说着,在那白胡子老道的身上摸了起来,随后在他的腰间找到了那粉末袋子。

    “这个就是炼制的蛊,制造出来的毒了,他们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因为这个东西。”

    安二丫一听顿时就怒了冲过去就在那道长的身上踢了起来。

    “居然想害我长姐,我让你害…”

    “小丫头别在踢了,等他们醒来好好的问问。”

    安老头听到许大夫的话,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道长很有可能就是被他媳妇给收买来对付安大丫的。

    林巧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婆婆居然这么狠,这样的招式都用了出来,董佳听着也很心惊她这个后奶奶还真是不简单。安大河看着自家娘整出来的事,也是头疼不已。

    安好走到了那白胡子老道的身边,让许大夫在某个穴位下了针,那老道一下就醒了过来。

    “妖怪…”

    醒过来后,他大叫着妖怪,就往后退。看了看周围没有反应的众人,他心里更慌了。

    安好拿过许大夫手里的蛊毒,来到了他身边,蹲了下来,拿着那袋子在他的眼前晃了又晃。

    “这位老爷爷,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这东西可是你身上拿下来的,说说吧…”安好挑眉看向那老道长,大有他不说就让他吃掉的意思。

    他刚刚摸着明明没有的,可是周围人都没有说反对的话,那么这东西定然就是从他身上拿下来的了,看来他遇上高手了,这丫头还真是不简单呢。

    “我们变成这样就是这东西弄的,但是这一切都是你奶奶指使的,我只是拿钱办事。”

    这边江氏也醒了过来,刚醒过来就听到这样一番话。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明明就是你害我以为我孙女是妖怪的。大丫,你别听他胡说八道,奶奶没有害你…”

    “我们有没有胡说八道,我们道观的账本上有记载,我们收了你一百两上面可都是有写的。”年轻的道长看着江氏说了起来。今天要是不说清楚,倒霉的可就是他们了。

    “你…”

    安好走了过来,目光冷冷的看着江氏,若非有这层关系她的真的很想扇她一巴掌。

    “你个小贱人,你想干嘛,就是我做的又怎么样,你这般不孝顺,还放老虎咬我,我这也是想给你个教训…”

    江氏刚骂完,就被走过来的安老头,给扇了一巴掌。

    “混账,你干的是人事吗。”

    “奶要是今天变成狐狸鼻子的是长姐,你们会怎样,村里人又会怎么看我长姐。一个教训就说得通了吗,你这分明是想害死我长姐。”

    安二丫气愤不已,对着江氏语气不善的说了起来。

    “娘,我知道你一直不喜大丫,可是她到底是你的孙女,若非你以前这么对我们,她也不会那样对你,你这样做真的是太过分了。”

    苏氏心里也是很气愤,说话也没了之前的和善。

    “天啊,我这是做什么孽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我不想活了…”江氏一边哭一边看向林巧,见她不理会自己心里气得不行。这一个个的混账东西,不在家的不在家,在家的也不帮她。

    “那边有石头…”

    “你,你这贱丫头,赔钱货,你居然叫我去死,你这挨千刀的诶,雷就该劈你…”

    风铃听着安好的话,不由得在心里给她点了个赞,这江氏这么不得了,最好把她气死好了。

    “爷爷,今天这事你说怎么解决吧。是要我告官呢,还是…”

    到底夫妻几十年,安老头就算在气,也不可能让江氏这么老了还去坐牢。可是一听安好这么说,就知道她有条件要说。

    “你这死丫头居然想告我,你这不要脸的小贱货…”

    “看来,你还是很想去坐牢呢,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好了。云爷爷…”

    安老头赶忙制止住了,看着安好说道:“你就放过你奶奶,有什么条件你就提吧。”

    村里人看江氏的眼神也越发的厌恶了,对自己的孙女都这么狠,果断的不是人。之前那般对她们,现在看着好了又打上注意了,还真是想得美呢。建房的人看得很是气愤,这安好咋就有这样糟心的奶奶呢。

    “行,我要断亲,从今天起我们跟你们安家再无关系。”

    听到安好说要断亲,周围的围观群众站在安好这边的自然是替她高兴,但也有些不认同的。

    “你这死丫头,你这是大逆不道,我不同意。”江氏气愤不已,真要是断了亲,以后她还怎么接近他们呢。

    “不同意,我长姐就只有告官了…”安二丫看着江氏冷声说道,当真是以为他们好欺负呢。

    苏氏也早对安家死心了,既然大丫要断亲就断吧。

    安老头见苏氏同意,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便同意了断亲。安二郎心里虽然急,可是此刻也没有办法。

    同意断亲,安好也不用他们回去了,直接就让回屋子去她的房间那纸笔墨和凳子去了。

    云正德见安好这么决绝,也没有说啥,这样断了以后也清静。只是若是安大海没有死,回来后又该如何呢。

    东西拿来后,云正德就帮着写了起来,双方签了字,他作为见证人也签了字。

    江氏心里愤恨不已,怒气着实难平,看着安好他们拿着断亲书要走,扑上去就想打安好。不过她没有打到安好,却是把苏氏给推到在了地上。

    江氏的速度很快,颜一他们想阻止已经晚了。

    村里的人都还没走,江氏就公然干出这样的事,着实震惊了村里人的眼球。

    “娘,你怎么样了…”

    安好和安二丫她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到了,喊着就想去扶苏氏,但是安好却看到苏氏的身下开始流血了。

    “好疼,大丫,孩子…”

    “娘,你不会有事的,你身体这么好,孩子也会没事的,你坚强点…”安好握住苏氏的手,心里也很是着急。

    飞花和颜九他们赶忙跑了过来,将苏氏抬进了屋子,雨竹也赶忙跟了进去,毕竟她是接生婆,这次苏氏要是有事她可是罪责难逃。

    江氏也吓到了,她居然将苏氏给推到了。

    “你最好祈祷,我娘和孩子没事,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安好说着就赶忙跑进了屋子里,云正德他们也都跟着跑了进去。李秀和郑有容她们也没心情干活了,也担心苏氏也跟着跑了进去。许大夫心里也有些不放心,也进了安好家。

    安老头见事情弄成这样,想进去却又不敢,只得先回去了,至于江氏他是彻底的不想管了。林巧觉得以后得小心点江氏了,当真是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

    村里的人有些走了,有些也跟着去了安好家。

    江氏见他们都不管自己还走了,不由得伤心的哭了起来。最后为了解药,还是将那一百两给了出去。

    见苏氏被抬回来,还流了这么多的血,梅灵她们赶忙去准备生产用的东西了。

    飞花她们将人抬进屋后,雨竹就让她们都下去将准备好的东西端上来,至于安二丫和安三丫因为不放心苏氏还留在屋子里。

    安好进去后,就看见满头大汗,隐忍呻吟的苏氏。到底是生过几个孩子的,知道大喊大叫浪费体力,所以一直忍着,安好看着着实心疼。给苏氏把了下脉,安好赶忙去了空间的药园里给苏氏扯了一根人参,出去后让她们赶紧将参汤煮好端进来。想了想又给苏氏吃了颗补血的药丸,扎了次银针。

    外面的人听里面没有太大的声音,一个个心里都有些担心。

    这边梅灵她们已经将接生要的剪刀、棉布,热水都端了进来。端进来后,就走了出去,在门外候着。至于厨房里的热水,由慧心她们看着,一直烧着的。

    苏氏给孩子做的衣服都在她的屋子里,安好问了雨竹就将要穿的衣服,还有包裹孩子的东西全部准备好放到了一边。

    隔了会儿安好要的参汤总算是煮好了,冷了会儿,安好就给苏氏喂了点进去,毕竟生孩子是很费体力的事。

    安二丫和安三丫在里面很是心急,见她们这样影响苏氏和雨竹,安好不得不将她们劝了出去。

    安好没有接过生,也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还是有所了解,这痛苦不是所有人都承受得了的。因此现代的人才这么多的选择了剖腹产。

    雨竹一个人安好难免有些担心,就让有过接生经验的黄氏和贾氏一起进屋帮忙接生。

    安好没有出去,坐在一边握住的手,时刻留意着她的状态。

    因为突然的跌倒,所以苏氏的这个孩子,生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安二丫和安三丫在外面一直走来走去,刚开始还没有声音,后面苏氏大概是疼得不行,就喊叫了出来。看着一盆盆倒掉的血水,在外面的飞花他们看着着实心慌,青龙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心里很是愧疚。

    小白它们也守在外面没有四处跑,朱雀、青龙也在外面等着。

    江氏回家后,看着安老头那吓人的眼神,麻利的躲进了屋子里。苏氏肚子里的孩子,说到底也是她的孙子或者孙女,她没想对她动手的,这一切都是她自个儿撞上来的。

    这边苏氏的房间里,雨竹她们跟苏氏接生了这么久,孩子都还没出来,心里都慌了起来。雨竹将手探了进去,就摸到了孩子的头。

    “大丫,你娘肚子里的孩子头太大,这样根本就生不下来,必须得剪了。”雨竹察觉到不对,赶忙跟安好说了起来。

    “只能是这样了。”

    安好说着就去准备针线去了,雨竹就拿着剪刀开始烤了火,淋了酒消了下毒,就开始动手准备给苏氏剪了。

    黄氏和贾氏看着那乌黑发亮的剪刀,有些不忍直视,想想就替苏氏痛。

    苏氏已经痛得麻木了,下面即使剪着也没感觉到疼痛,不过她的意识是清楚的,为了孩子她怎么样都值得。每次生孩子安大海都会在,如今却是不在了,想到这里苏氏流下了泪。

    雨竹下手很快,没多会儿,孩子就顺利的接生下来了。安好赶忙上前给苏氏清洗了下,将伤口缝合了起来。

    没多会儿,外面的人就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苏氏在生了三个闺女后,总算是成功的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一抱她们就觉得应该有六七斤左右。外面的安二丫和安三丫听到后,都喜极而泣的抱在了一起。她们娘真的是不容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指着骂她是不下蛋的母鸡了。

    苏氏看了眼孩子就昏睡了过去,安好和雨竹她们给苏氏换了干净的衣裤,床单后就给苏氏盖上了薄被单。

    一切处理好后,黄氏就将孩子抱给了安好。

    “大丫,你这弟弟可不得了,生下来后眼睛啊就骨碌碌的到处看。”

    “长得也不像一般出生的孩子,皮肤这么白皙,当真是难得。”

    黄氏和贾氏前后的对着安好说了起来,他们也许久没有看到这么小的孩子了,心里甭提多喜欢了。

    寒暄了几句,将孩子包裹好后,就抱了出去。

    “长姐,给我看看弟弟嘛,比三妹出生的时候大多了,看着好可爱,我不管我要第一个抱…”

    安三丫看着这个才出生的弟弟,心里也很是欢喜。

    才出生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安好就抱着孩子去了隔壁屋,让他们要看的都来这个屋子看。村里人大多看了眼后就先离开了。建房那边的人来看的人少,都去接着干活去了。

    小白它们见孩子平安出生,也都跟着安好跑了进去,看着这么小个孩子,小白看着很是喜欢。

    “这小子,还真是一点也不怕生呢,还四处看。”云正德抱着,心里也很是欢喜,他最喜欢的就是小孩子了。

    “大丫,这长大后肯定是个小美男。”风铃在一边看着就想去捏捏他的小脸,但是还是没敢。毕竟太小了,要是被她给捏哭了,那可不得了。

    风天翔看着自家女儿欢喜的样子,眼里闪过抹落寞,要是她娘没死,或许现在她也有了弟弟妹妹了。

    李秀和郑有容,都抱了下孩子,看着这么小一只她们的心里某处也很是柔软。元清扬看着李秀欢喜的样子,不禁在想要是有一天,他们俩也有个孩子,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呢。经过今天,他娘怕是又要给他相看对象了。

    想到这些,元清扬决定跟李秀谈谈,他想跟他娘直接说。毕竟他喜欢了她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他必须要去争取。

    “想好取什么名字了吗。”云青峰看着安好抱着的小家伙,就想到了云凡他们小时候,都是这么的可爱。

    “太突然了,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字好。”安好看着怀抱里的小家伙,笑了笑说道。

    “那这可得好好想想了。”

    寒暄了会儿后,云青峰他们一家才离开了。云凡没敢抱孩子,毕竟他太小也太软了。没多久,李秀她们,还有村子里的其他人都纷纷送来了鸡蛋,还有自家喂的鸡。每家送了点,一共下来也有不少了,安好暂时也不用买了,这样要不了多久苏氏就能吃到她空间里喂养的鸡了。

    苏氏平安的生下了孩子,梅灵她们都欢喜得很,一个个都来看了孩子,胆子大的就抱了下,随即又抱给了安好。

    孩子生下来了,安好自然是要通知苏衡他们的,想了想就让颜一去越寒城传个信。他们听到消息后,肯定也会很开心的,毕竟盼了这么多年,她娘终于生了个儿子,也算是扬眉吐气了,这就是这个时代女人的悲哀。

    苏氏还没有醒,安好就先喂了点水给这小家伙,至于照顾孩子的事,安好就交给了雨竹毕竟她有经验一些。

    将孩子交给雨竹照顾后,安好就去给苏氏杀鸡炖鸡汤了,生个孩子流失了这么多的血,怎么也得好好补补。自己那便宜爹现在到底还活着吗,可若是活着他为什么没有回来,难不成是失忆了吗。可若是真的失忆了,要是娶了别人的话,这点安好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安二丫和安三丫有了弟弟,也不想去干活了。睡了一个多时辰苏氏总算是醒了,雨竹就将孩子抱去喂奶去了。这段日子苏氏被照顾得很好,因此奶水也足。小家伙没吃多久就饱了,毕竟现在他还小,胃口也不大。

    “娘,你还疼吗。”

    安三丫看着苏氏语气心疼的问道,想到之前听到的喊叫声,安三丫就觉得特别疼。当初娘生她的时候肯定也很疼,想想安三丫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娘,弟弟长得好可爱,你怀着他的时候,老喜欢吃葡萄了,要不就叫他小葡萄好了。”

    安二丫想了想开口说道。

    “娘没事你们啊就放心吧,至于取名字娘暂时也没想到,小葡萄这个名字倒是很别致,你们先去问问你们长姐,再给他定下个小名吧。”

    伤口自然是疼的,但是看着自己怀中的孩子,她的一切痛都是值得的。生了这么几个孩子,这个孩子可是比其他孩子生下来都要好看,这一切都是因为大丫。要不是她家里也过不上如今这样的日子。

    安二丫一听苏氏这么说就跑去找安好了,就这样小家伙的乳名就这么定下来了。

    将鸡汤熬制好后,安好撇掉了上面的油,给苏氏盛了一大碗。直接端到了苏氏的屋子里。

    “娘,快喝点鸡汤,吃点东西。你流了这么多血,必须得好好补补…”

    为了方便苏氏放碗,安好直接给她搬了张小桌子放到了床边,这样就不用端着吃了。见苏氏吃得下,安好也放心了。

    孩子睡着后,苏氏就让雨竹放在了床上。安好来的时候,雨竹正好去上茅房了。

    安好走了过去,看了看吃饱睡着的小葡萄别提多喜欢了,现在他还小一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不过这样也能长得更好。不怎么闹当真的事很省心呢,这样的孩子任谁都会喜欢的。

    安家老宅那边也听到了消息,得知苏氏生了个儿子,安老头的心里别提多激动了,想着他们间的过节他没敢去,就拖人将东西送了去。安大河听到苏氏生了个儿子,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林巧却觉得苏氏当真是好命,有了个这么能干的女儿,如今又生了儿子。

    江氏听到苏氏生了个儿子,心里越发的懊恼,还好生下来了,不然她们怕是得恨死她了。

    安二郎心里也很不爽,这下生了儿子,她们家怕是更不得了。眼下还断了亲,她们的日子就过得更加的洒脱了。想着江氏做的蠢事,安二郎就想骂他。

    话说苏衡这边得到越寒城传来的消息,不由得诧异了,这时间似乎提前了不少。但是想着自己的小外孙出生了,苏衡的心里就特别的高兴,这样以后她的女儿也不会那般被人看不起了。

    刘玉书听到消息心里高兴不已,赶忙准备了起来,又让苏天临去通知了苏绣娘他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