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二十一章 包场,打他们五百两
    今天家里来了不少的人,羽林他们见杨梅也是来看苏氏的自然是没有拦的,羽林负责带路,羽风就将杨梅拿的鸡和鸡蛋提着去了厨房那边。

    进来后,云雪儿的眼睛就在四处看着,现在这房子感觉比刚开始修建好的时候还好看许多。这安大丫怎么就这么本事呢,她要是有这么大的房子住该多好呢。真要是安二丫或者安三丫看得上她弟弟,这以后家里的日子肯定差不了。

    云成进来后,就一直在打量屋子,现在比之前更加的完善了,树木花草树木的都种了些。

    “娘,你看这池子里面还有金色的鱼呢。”

    云雪儿看了眼走在前面的羽林和云成,小声的跟后面的杨梅说了起来。

    “不就是金色的鱼吗,这种鱼听说只能看又不能吃,有啥好的,简直就是浪费钱。这要是以后能成为一家人,你要啥她们能不给吗。”

    在杨梅看来安好整这么宽,净整些没用的,简直就是在祸害钱。这苏氏对她的女儿真的是太纵容了,要是她早都把钱攥到了手里,怎会让她这样去霍败,还不得把她骂死。

    连个下人都穿新的棉布衣衫,当真是比他们的日子都要过得好呢。

    她们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晌午了,厨房那边先做的是苏氏吃的,做好后才做他们今天中午吃的。

    杨梅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安三丫她们刚端着炖好的鸡肉汤进屋子。看着安三丫身后还跟着丫鬟云雪儿心里羡慕不已,做安大丫的妹妹可真好。

    看着关上的门,杨梅不由得皱了下眉,她们是没看见他们过来吗,居然还把门给关了。

    羽林带着杨梅他们走到了苏氏的房门前,并没有一把推开门,而是先敲了下门。杨梅看着只觉得太矫情了,一把推开进去不就好。

    没多会儿,梅灵她们就来开了门。

    “这个是村子里的人,来看夫人的。”羽林看着梅灵她们笑着说道,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们也很熟悉了,同是在安好手下做事的,平日里都是相互帮着干活。

    梅灵她们一听就将门全部打了开,说了个请,就让开了路站在了屋子的两边。

    杨梅打量着梅灵她们,这就是当初那有钱的公子送给安大丫的吧,当真是个个都这么好看呢,难怪江氏那老太婆想讨一个回去了。这样水灵的要是卖到青楼可是不少钱呢,这送人的还当真是舍得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这安大丫到底怎么勾搭上的呢。

    屋子里,雨竹正在一边抱着孩子走来走去,安二丫和安三丫坐在这边陪着苏氏,苏氏此刻正在吃炖好的鸡肉。杨梅他们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这味道可是比他们平时炖的都还要香呢。

    知道有人看她们娘,不过看到来人的时候,安二丫还皱了下眉。之前的事还记忆尤新,她可不相信这女人会这么好心。

    “玉娘,真是恭喜你呢生了个儿子,你家二丫和三丫真是个孝顺的都在这伺候你都没去工坊呢,你们俩孩子还不叫人,这个是你们苏婶,这个是二丫妹妹,那个是三丫妹妹…”

    杨梅笑着说着,随即就坐到了苏氏对面的凳子上。

    “苏婶,二丫妹妹,三丫妹妹…。”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苏氏也不想跟谁为敌,看着她来看自己,虽然明知道她不是真心的,但是她也不可能直接将人赶走。

    “好久没见,你的这两个孩子都长这么大了,你能看我真是有心了…”

    “哎呀,这些年不是家里事多吗,岁月催人老,一晃啊孩子都这么大了。不过啊还是你好,你看看你,现在出去说你是二八年华的姑娘别人怕是都相信,你这皮肤真好…”

    杨梅看着苏氏笑着夸了起来,她比她年长三岁,可是她的皮肤跟苏氏简直差太远了。当真是日子过好了,这人都变得更好看了呢。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苏氏淡笑着说着。

    “娘,快些吃,等下冷了可就又得热一下了。”安二丫见她们俩还在说,不免开口说道。反正她看着这杨梅就很不喜欢,尤其她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实在是太奇怪了。

    “就是,玉娘你可得吃好睡好,我先去看看孩子。”杨梅说着站起了身,走到雨竹身边看了看孩子。心里不禁在想着苏氏生的孩子还真是个个都这么水灵呢。

    苏玉娘也不想继续跟她说那么多,让安三丫招呼云雪儿他们吃东西后,她就吃起了做好的鸡肉汤。现在她的胃口不错,倒是觉得这鸡汤比以前的还要美味。

    因为今天时不时的就有人来看苏氏,所以早就备下了不少的点心,放在了苏氏房间的桌子上。

    云成想着他娘之前说的话,进来后就打量了下安二丫和安三丫,两人各有千秋,两人相比安三丫倒是显得要柔弱些。这一年他在家的时间都少,村子也有这么多人,对于她们自然是不了解的,这样的她们自己能配得上吗。

    见安三丫招呼他,自然也就跟着坐了过去,看着桌子上的点心,云成拿了一块吃了起来。这样的点心,在越寒城的点心铺子他可是没有看过的呢,味道还真是不错。

    云雪儿见安三丫招呼她吃,自然就没客气,坐下后就吃了起来,想着她娘之前说的话,就跟安三丫聊了起来。

    “三丫,你现在真能干。你们做的那个好学吗,还要人吗。要是还要的话,也算我一个嘛,我肯定会好好学的。”

    云雪儿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安三丫说道。

    “这个,工坊招人的事不归我管,你要是想要来的话,可以问下我长姐。”

    见安三丫这么说,云雪儿心里有些不高兴,不是说她是管事吗,这点事都做不了主。不过不高兴归不高兴,她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那好吧…”

    这边杨梅看了会儿孩子,见苏氏吃完后又坐了过来,跟她聊了起来。安二丫见她没有走的意思,不由得蹙了下眉,这都要吃午饭了,她不用回家做饭吗。

    安好在云家待了会儿后,就先离开了,回来的时候飞花他们已经在帮着摆饭了。

    大妞它们也从山上回来了,苏氏生了孩子后它们就连着跑了几趟山,以至于厨房的门口堆了几十只的野鸡。

    看见安好回来,大妞它们就跑了过来。

    “停,不准向我身上扑,你看看你们这浑身的泥,等下全部都洗个澡。”

    “主人,你都不表扬表扬下我们的吗,我们可是去山上捉了好多的野鸡呢,不然怎么可能把自己弄成这样吗。”听着小白这么说,安好看向了朱雀,朱雀笑了笑示意安好看不远处的房檐下。

    “那必须夸奖下,你们太能干了,不过这么多一下子也吃不完,只能是腌制着了。我娘吃的鸡还是刚杀的才好,那样新鲜。你们倒是有心了,不过晚点记得去洗澡,不然身上长跳蚤有你们难受的。”

    关键她还时常的抱它们,它们是自己不说就都不会去洗澡的,一个个太不自觉了。

    大妞以前是最不爱洗澡的,君深每次给它洗都要费半天的劲,现在跟着小白它们后倒是常常洗,也就没那么抗拒了。

    青龙站在一边看了看小白它们,它们要是不洗澡它还是可以帮它们的。直接将它们淋个透彻可不就洗干净了。

    安好见摆饭了都还没见安二丫她们出来,就问了起来。

    得知有人来,安好就向着苏氏的屋子走了过去,这都挨着中午到底的谁来看她娘呢。

    进屋后,安好就看到了坐在一边跟她娘唠嗑的杨梅。

    “长姐…”你可算回来了。

    听着安二丫喊长姐,杨梅抬眸看了过去,笑着说了起来:“大丫啊,真是恭喜你们了,你这个弟弟长得真好看。”

    “婶子这都快要大中午的了,还来看我娘当真是有心了,我娘这么好看,爹也长得不错,弟弟自然长得好看了。”

    杨梅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这丫头还真是一点也不谦虚呢。也是他们家个个都长得不错,不过她家孩子也长得不差啊,这要是以后在一起了,生的孩子肯定更好看。

    安二丫和安三丫相比,杨梅还是觉得安三丫好拿捏些。这边云成和云雪儿在安好进屋的时候都看了过来,这安好可算是他们崇拜的对象了。

    “婶子你们吃了饭吗,没吃的话就在我们家吃好了…”

    杨梅想着安好刚刚说的话,本想拒绝的,可是云雪儿却走了过来。

    “大丫妹妹,我们还没吃午饭呢,听三丫说这些点心也是你做的,你真的太能干了。”

    见杨梅瞪着她,云雪儿有些不理解,她不是叫她跟她们搞好关系的吗,这下又瞪着自己干啥呢。怎么觉得她做什么都不对呢。

    安二丫看着他们就不爽,开了门就先走了出去。

    杨梅他们就跟着安好出了屋子,去了厨房那边的屋子吃饭去了。进屋后,杨梅他们就看到里面摆了几桌,每桌都是一样的,做得菜有肉有鸡的,当真是奢侈呢。居然给下人也吃这么好,当真是钱多了找不到地方消耗呢。

    看了看一边的老虎,他们都吓了一跳,不过村里早有传言,见大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心里也松了口气。

    云雪儿早就馋肉了,坐下后就不客气的吃了起来,慧心她们的厨艺都是经过安好指点的,做得菜虽然赶不上安好做的,但也是不错了。

    “大丫妹妹,你们家的厨子做的菜真好吃…”

    云雪儿一边说,还一边往嘴里塞肉,看得杨梅不由得在桌子下踩了她一脚。

    感觉脚上一痛,云雪儿啊的一声站了起来,手上的筷子也掉在了地上。一边的云成看着自家姐姐的模样,不免有些无语。

    安好皱了下眉,让人重新给云雪儿换了一双筷子。云雪儿看到她娘瞪着她没敢在说啥,坐了下来拿过筷子高兴的吃了起来,吃着吃着她想到了刚刚她问安三丫的问题,看向一边吃饭的安好问道:“大丫妹妹,你们做头花和风铃的还要人吗。”

    杨梅见自家女儿总算问了个有用的问题,也向着安好看了过去。

    “这个暂时不要了,不过那边的工坊修好后,应该会招人…”

    只要肯做的安好还是会要的,不过心术不正,干活偷懒的她绝对是不会要的。

    “这样啊…”

    云雪儿有些失望,说完又继续吃了起来。她想的可是接近安二丫她们,而且据干活的人说那个活干着不累,做出来的东西还很好看,她就想去那呢。

    云雪儿后面的吃相也收敛了许多,也没在多说啥。

    杨梅开始还拘谨着,后面见他们都下了桌,就跟云雪儿放开着吃了起来。不得不说她吃饭的速度很快,安好他们放筷子没多久她也吃完了,撑得她只打嗝,她们家的饭菜当真是好吃呢。

    吃过饭,安二丫她们就去工坊,颜一回来了,安好就将他买的糯米,倒了些泡了起来。杨梅还不想走,又去找苏氏有一句无一句的聊了起来,待了会儿他们才离开了安家。

    出了安家走了一段路,杨梅就对着云雪儿骂了起来:“你这丫头,听不出安大丫刚刚的话什么意思吗,还说没吃饭,你真是想气死我呢。”

    “娘,我这不也是实话实说。你又怎知她的话到底是啥意思呢。那你刚刚怎么不说我们回家吃呢,就知道说我。”

    云雪儿不以为意的说道,就知道怪她。

    杨梅被云雪儿这么一说,顿时不知道说啥好了,难不成安大丫的那句话只是随口一说。

    云成刚刚也没有注意到安好说的这话,这样回想下来,她的确是很不待见他们呢。他娘还想跟他们结亲,分明就是有些痴人说梦呢。

    家里事多,酒楼员工的培训安好就交给了青木和安北他们,早在颜一送信去越寒城的时候,她就一并将自己要培训的内容写在了书纸上让颜一转交给他们。青木听说苏氏生了原本是想回来的,可是安好这么一整,他就只能先待在越寒城了。

    下午,安好就和颜一他们在地里摘起了野山椒,上午摘好的让他们先送了一些去工坊里,这样也能早一些洗出来晾着。

    风天翔没有动手建造,只负责监督他们建房。云正德下午的时候就去找了风天翔和云青峰将安好给的图给他们看了下,三个人就回了家研究了起来。

    婴儿车和滑板车他们做起来难度都不算大,不过自行车就要复杂些了。不免又去找了安好,几人又坐在一起聊了许久。

    安好把详细的结构都跟他们说了下,听了安好的解说,风天翔他们也明白了许多。对于这个神奇的自行车,他们的兴趣无疑是最大的,去工坊看了下,三个人就在家里忙活了起来。

    晚上吃过饭后,安好又去看了看小葡萄和苏氏,安二丫和安三丫也在那里。

    她娘一直没有提给孩子取大名的事,安好心里不禁在想,她娘还是想着爹能回来给孩子取名吧。

    孩子躺在苏氏的一边,不哭不闹的看着她们,安好觉得着实有意思,伸手就想捏他。手刚伸过去,还没碰着他的脸,就被他闪避开了。这小子倒是有点意思,不愧是灵泉水滋养下长大的,安好有些不甘心又继续想去捏他。

    “娘,你看长姐,她居然去捏小葡萄的脸,太坏了。我脸上这么大,是不是小时候被她给捏多了才变这样的啊…”

    苏氏一听安二丫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丫头这脑袋瓜里都装的啥呢。

    安三丫也笑了起来。

    “你吃得不往上涨,还横向发展怪我喽,你这么说要不要长姐再给你捏回来啊。”安好说着就向着一边的安二丫扑了过去。

    安二丫到底这些日子武功进步了许多,直接就闪避了开。不过在安好的手里没走几招就败下了阵,安好也趁机捏了捏她肉肉的小脸。

    “娘,长姐占我便宜,欺负我…”

    苏氏没说话,只是笑。看着苏氏怀里手脚并动的小家伙,安二丫有些无语,自己被欺负他似乎很高兴呢,这小没良心的,可知她牺牲了自己的小脸才保住了他的小脸没被捏呢。

    安二丫和安好动手的过程,安三丫都看在眼里,要是她出手的话,怕是比她二姐还不如,看来她们还得努力呢。

    在苏氏的屋子待了许久,她们才各自回屋睡觉去了。

    安好让她们轮流照看着她娘和小葡萄,如果晚上饿了的话,就煮荷包蛋吃。

    回去后,安好就把朱雀、青龙、小白它们都放进了空间里,让它们洗澡去。空间能自动净化污浊她倒是不担心会有污染什么的。

    她也在空间里走了走,吃了点百香果,又去看了看围栏里喂的小鸡,这才没多久的时间它们已经长大了一些,当真是一天一个变化呢。挨着的另外围栏里,鹌鹑已经从几十只发展到了上百只了,至于到底有多少安好没有数,反正是有不少。

    在空间转悠了会儿,安好就出了空间,睡觉去了。她可不像小白它们,不用怎么睡觉都行的。

    第二天,起来后安好就去看了苏氏和小葡萄,待了会儿就带着安二丫他们去山上训练了会儿。回来吃过饭后,安二丫她们依旧去了工坊,安好就开始准备发酵米酒了。颜一他们又去了地里,这两日他们似乎喜欢摘野山椒,还没等她说啥,他们就自个去了。安好觉得他们这么勤快到时候她也得给他们发笔钱才是,毕竟人是君深的。

    米是灵泉水泡的,泡出来自然跟一般的水不同。安好将筲箕准备好,就将糯米从水里沥了起来。

    烧好的开水,也舀在盆里放在一边凉着。

    这个时代是有米酒的,但是东西嘛不是人人都会做的。慧心她们将蒸笼和布洗好后,就照安好说的将布铺在了蒸笼里,将安好沥起来的糯米倒在蒸笼里,用筷子插了许多小洞,就盖上盖子蒸了起来。

    蒸了不到半个时辰,她们就让羽风停了柴火,将蒸笼打了开,抬了出来凉了起来。弄好后她们正准备去找安好过来看,她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主子,我们已经照你说的做好了,正准备去找你呢。”慧心见安好来,赶忙说道。

    “嗯,等它在凉会儿就可以了。”

    安好走了过去,用手挨了挨那煮好的糯米后开口说道。

    她们就坐在厨房里等了会儿,等到糯米不那么烫后,安好就将糯米倒进了洗好的平底锅里,放入了她之前研磨好的酒曲子粉。又将一边的凉开水倒了进来,拌了起来,等到糯米饭充分吸收不沾团后安好就将这拌好的糯米饭放进了缸子里。将所有的糯米饭都放进去后,安好就将缸子里的糯米饭全部按压平整,留了个洞,安好就将准备好的布盖了上去。

    “慧心,你们去把之前颜一买的棉絮拿进来,棉絮就放在隔壁屋子里。”

    棉絮拿过来后,安好就和羽风将缸子抬到了角落里,让她们将棉絮抱过来把整个缸子都包裹了起来。现在这天气暖和,就这样要不了几天就能吃了。

    安好弄好就出了厨房,往着前院去了,眼下这前院她就只弄了个训练的梅花桩,除此还有个沙包,至于其他健身什么的都还没弄。

    进了银耳房后,才想到小白它们,赶忙将它们从空间里放了出来。

    “主人,你这银耳长得真好呢。”

    它家主人真的是天才呢,会这么多的东西,真的是太棒了。小白特别喜欢银耳,那滑滑的口感着实不错。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弄的。”青龙在一边看着这一朵朵雪白的银耳,很是自豪的说道。最近它可有帮忙浇水呢。

    朱雀和小黑看着它们斗嘴,没有参言,小黑帮不了忙就只能在一边看着,朱雀则帮着安好采摘了起来。

    刚摘了一篮子,外面就传来了马蹄声,安好将篮子递给朱雀后就赶忙走了出去。这个时间姥姥、姥爷他们应该到了。

    将门打开,安好就看到从马车上跳下来的苏云娘,今天的她身穿一身鹅黄色的碎花交领襦裙,头上梳着灵蛇发髻,小脸白皙红润,收拾了下,整个人看上去气质都变了许多,她家小姨长得真是不错。

    “大丫,你咋知道我们来了呢,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喽,我的小外甥呢…”

    苏云娘的声音很大,看着安好又看了看周围。

    苏衡他们也都陆续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听着苏云娘咋呼的声音,苏绣娘走过去对着她的脑门就是一下。

    “你还真是个傻丫头,他还这么小,怎么可能现在抱出来到处走呢。”

    “对哦,我都忘了。”

    安好看着苏云娘的举动不由得笑了起来,随后一一叫了人:“姥姥、姥爷、大姨、二姨…。”

    喊了人后,安好就让羽林他们去工坊叫安二丫她们,她就带着苏衡他们先去看苏氏和小葡萄去了。

    走在路上,刘玉书看着一边的安好问了起来:“大丫,你娘不该这时候生啊,怎么会提前呢。听得我心里是又高兴又有些担心…。”

    刘玉书的疑惑也是苏衡他们的疑惑,听她这么问,都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安好。安好早知道他们会问,这件事她也没想瞒,想了想安好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他们。这江氏做出这样的事,就该受到教训。

    苏天临一听顿时就火了:“爹、娘,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要是那老太婆当时下手过重,那我姐和外甥岂不就被她害了,还想污蔑大丫是妖精,真的太不是人了,这是想害死人呢…”

    苏天勤听着也有些心惊,这江氏也未免太狠辣了,怎么说都是她的孙女,这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怎么就这么做得出来呢,害她们一次还不够还一次又一次。

    “这死老太婆当真是作呢,今天说什么我也要去揍她一顿…”苏云娘的脾气向来火爆,说着就要冲了出去。

    苏绣娘他们也觉得很是气愤,断了亲都还敢对她们动手,当真是可恶。

    “完全的不把我的闺女、外孙女当人,今天我刘玉书跟她没完。月娘你先和锦娘将东西拿进去,我和你爹他们先去找他们…”

    苏月娘和苏锦娘看着这一地放着的东西,赶忙搬了进去。

    刘玉书骨子里也是个很有脾气的,这次她是不能再忍了。苏衡之前听到自个女儿生了,心里就隐约有些奇怪,现在得到证实,心里甭提多气愤了。也没有拦着他们,反正今天不找他们理论下,他心里怎么都过不去。

    这件事安好不可能不说,见苏云娘跑了出去,安好也赶忙追了出去。毕竟她这个小姨的脾气太过火爆,万一出了岔子就得不偿失了。

    安好赶过去的时候,就听到苏云娘的谩骂声,她这个小姨的声音还真是洪亮呢。

    “江氏你这个老贱人,你给滚出来,老娘今天不揍得你爹娘都不认识…”

    “开不开门,不开门就把你们家的门给拆了,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恶毒的婆婆呢…”

    “我姐是倒了血霉才嫁到你们这,当我们都是死人呢,好欺负呢…”

    “你个老不死的,你给我出来,别以为你今天躲屋子里,老娘就拿你没办法…”

    苏云娘一边骂,一边踹着门,心里的怒火越骂越平息不下来。

    林巧和董佳正准备出门,就听门外传来了谩骂声,刚出来就看见苏云娘在又骂又踹,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这是哪里跑来的泼妇呢。听她的话是找江氏那老太婆的,她姐,莫不是苏氏的妹妹。

    安大河现在已经没在工坊上工了,今天一早就和安老头去了地里,眼下家里就只有林巧、董佳、安二郎、代晓晓、江氏。

    江氏听着外面的声响,哪里敢去开门呢。

    安二郎自然也不会去开门,代晓晓想出去看,却被安二郎拉着回了屋子里,关好后安二郎就从另外一边翻着院墙出去找安大河他们去了。

    “呵,不开门是吧,那就怪不得我了。老娘今天就拆了你们家的门。”

    见苏云娘要踹门,安好也没阻止,反正她是早想这么做了。苏衡他们还没走过来,就见不远处安家的大门被苏云娘直接给踹倒了。

    砰地一声,江氏再也躲不住了,她要是不出去他们还不得把屋子拆了,到时候还是会想办法进来收拾她的。

    “小贱人,你赔我们家的门,小小年纪嘴巴就这么贱,当真是没教养。”

    江氏开了门,拿着一根棍子走了出去,对着盛气凌人的苏云娘就骂了起来。林巧不想管这事,就拉着董佳悄悄的回了院子。

    “我呸,教养,教养能吃吗。你他妈有教养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就不是个东西,你这害人的老虔婆,要不是我姐命好,可不就一尸两命了…”苏云娘骂着也在地上找起了棍子,今天她非揍她一顿不可。

    听到动静周围的村民都围了过来。

    江氏看苏云娘拿起了棍子,心里也慌了起来,对着一边的安好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死丫头,我可是你奶奶,你居然带人打我,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要知道有今日,你当初生下来我就该掐死你…”

    安好听她这么一骂不由得冷笑了下。

    “我们可是断了亲的,奶奶这个称呼你配吗,今天你既然想被群殴,那我们就成全你。”

    安好是说动手就动手,捡起地上的一根枝丫就冲着江氏而去,她的速度很快,江氏还没反应过来,嘴上就被安好的枝丫给抽了一顿。嘴这么臭,她早就想打她一顿了。

    江氏捂着嘴,疼得她龇牙咧嘴的。见苏云娘冲着她跑过来,就想往屋子里跑,不过却被安好拦住了去路。

    苏云娘一棍子就打了江氏的屁股上,随后又是几棍。

    苏衡和刘玉书进屋就看着苏云娘在打江氏,周围的人看戏的村民们都纷纷议论了起来。虽说江氏不对,但是她女儿这么彪悍,传出去可怎么得了。

    刘玉书拦住了苏云娘,没在让她动手。苏天临也想揍江氏,但是现在看来不用他出手都行了。

    江氏见刘玉书拦住了苏云娘,心里就没那么害怕了。虽然她浑身都疼,但是并没有被苏云娘打得太狠,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

    “赔,你们今天必须赔我家的门,赔我的医药费,不然我就去告你们。”江氏见这么多人看着,反正她今天是豁出去了,她还就不信了,他们敢打死她。

    “死老太婆,你去告啊,老娘今天不揍死你。”苏云娘说着,举起棍子还想打江氏,却被刘玉书给拉住了。

    “呵呵,你还打我啊,你这个嫁不出去的小贱货…”

    安好看着姥姥的行为,也心知她是为了苏云娘的名声着想,但是她的名声早都凶悍了她怕个啥,江氏这死老太婆当真是嫌死的不够快呢。

    见安好走过来,江氏连连往后退:“死丫头,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怕你。就你娘那烂货,能生得出儿子,怕也是活不长久,我呸…”

    安好听得怒火蹭蹭的往上冒,刚想冲过去打她一顿,不想身边的刘玉书比她的速度还快,直接一巴掌就扇到了江氏的脸上,打得江氏的脸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恶毒的奶奶,我女儿嫁给你们家这么多年,一直任劳任怨,对你们好你就是这样对她的,你这老贱人…”

    刘玉书骂完就和江氏扭打在了一起,今天她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揍这江氏一顿。苏衡在一边看着也吓了一跳,他的妻子什么脾气他最清楚,可是从来没跟人这样红过脸。想着江氏最后说的几句话,苏衡也衡恨不得跑过去打她一顿。

    安老头他们也回来了,刚到门口就听江氏骂苏氏的儿子活不长久。见她们扭打在了一起,赶忙走了进去。

    安好和苏云娘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见安老头走了进来。

    “亲家…”

    “哼,安奎明,我们现在可不是什么亲家,你自己听听你媳妇都说些什么。我家女儿到底什么地方这么对不起你们,她又不是不能生。你说说你们都做了什么,为了那一百两的聘礼,居然想将大丫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就因为别人的几句话,你这个媳妇就要打掉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分了家,还恬不知耻的想要这想要那,分家的时候你们又给了多少,她们有今天都是她们自个努力得到的。若她们对你们不好,你们都做了啥,你们当她们是亲人了吗,做的都是些什么混账事…。”

    苏衡对江氏不好动手,但是对上安老头他还是不会客气的。

    林巧见安大河回来,也不好不露面,就带着董佳走了出来,准备去拉架。苏月娘和苏锦娘,安二丫她们都来了。

    苏锦娘和苏月娘看自家娘还在打,而林巧也走了过去,心里一慌也冲了过去。林巧连忙说是劝架不是打架,她可不想被她们打呢,这安大丫她们打人太凶悍了。

    苏天临和苏天勤看得也很是着急,还好苏锦娘她们来了。

    江氏被拉开,一把甩开了林巧的手,坐在地上拍着腿大哭了起来:“哎呦喂,这是要欺负死人了,一家子的人都打我啊,这些不孝的东西也不管我啊…”

    安老头被苏衡细数过去的事,脸上也很是不好看。安大河看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你们打也打了,这事也该完了吧。有些事情当初也不能全怪我们,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们的儿子没有后,我们能不着急吗…”

    安老头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反正除了这个,其他的他们完全都没有道理。

    “完,这事没完,他们打了我,打得这么疼,还踢坏了门必须赔。”江氏的整张老脸都被刘玉书给抓得一脸血痕,头发也扯得凌乱不堪,她心里怎么可能服气呢。

    “赔,老娘赔你一棍子…”

    苏云娘喊着一棍子就向着江氏丢了过去,打在了她的脑门上,顿时就出了血。

    “啊…血…。这小贱人要杀人啦…”

    安二丫和安三丫看得心里也是一急,这可怎么办才好。

    刘玉书头发被抓得凌乱,手臂和脸上都被江氏给抓到了些,两人谁也没占到多大便宜。见自家女儿将江氏的头打出了血,刘玉书的心里也是一紧。

    “就是,私闯我们家还伤我奶奶,不赔钱今天就告你们,你们伤人可是大家都看到的…”

    安二郎站了出来,看着他们说道。好不容易抓到他们的痛脚,他说什么也让他们付出点代价。

    “伤人赔钱,你的意思是打了你们就给钱是吧,想要多少…”安好挑眉看向安二郎,他想要钱是吧,打爽这钱今天就当喂狗了。

    安二郎没想到安好这么干脆,总觉得她的话哪里怪怪的。

    江氏没有仔细去想安好的话,听她要赔钱,赶忙开口道:“对就是赔钱,打我们必须赔我们五百两…”

    “呵,大家听到了吧,我们打人赔钱五百两,小姨、舅舅现在可以动手了,今天我们包场了打他们五百两…”

    安好这么一说,安家老宅的人脸色都变了,周围的村民们也没想到安好会这么说。

    苏天临冲上前就拉过安二郎打了起来,林巧赶忙拉着董佳回了屋子。安大河此时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最后安老头和安大河都没有动手,反倒是站到了一边。

    安二郎也是个混的,不过不像苏天临学了武,跟他这么一打完全的落在了下风,没一会儿就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

    “奶,你这是要往哪跑呢。既然我们给钱,你这当挨打的也要尽职点不是。”安好走上前拦住了江氏的去路,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要,我不要钱了,你们给我走…”

    “说出去的话,我安好可从来都不喜欢收回,你要是喜欢我们天天打你一顿,给你五百两怎么样,有没有很心动。再不然就包月,包年…”

    她不是很喜欢钱吗,那她就给她钱。

    包月、包年这安好怎么想出来的,在一边看着的飞花他们,对安好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安好虽然在笑,但是江氏却是害怕得跌坐在地上:“你,你不是安大丫,你是妖怪,你是妖怪…”

    苏云娘这下没有动手了,不过她娘刘玉书心里还是很过不去,冲过去一边打就一边骂了起来:“你敢诅咒我的外孙,还说我外孙女是妖怪,我看你才是妖怪,你这黑心肠的老虔婆…”

    “你们今天有种就打死我啊,我呸,不要脸的小贱货,你那些臭钱指不定是陪谁睡觉得的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