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招贼,得不偿失
    安二丫高兴的冲着安好叫了起来,不过马上就乐极生悲了,回过头就撞在了树上,安好想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小丫头,果断的不能太嘚瑟了,还是看舅舅的…”

    苏天临上前一把牵起了安二丫,笑着将滑板车放在地上整个人就这么滑了出去。比起安二丫他练得要久一点,自然滑起来也流畅了许多。

    “长姐…”安二丫摸了摸头,委屈的看着安好。

    “摔着了吧,叫你不好好看路,我看你刚刚都滑得好好的,就没有一直跟着你…”安好笑了笑,说着伸手摸了摸安二丫的头,此刻还真就撞了一个包。

    “没事,等下给你煮个鸡蛋揉揉…”

    苏天临停下来后,安三丫也跃跃欲试的上了滑板,相比安二丫她的性格没有那么急躁,不过要胆小些。学了好一会儿,才敢将另外一只脚踩上去。

    安二丫坐在一边,没敢在去滑,看着安三丫滑来滑去的别提多羡慕了。安好煮好鸡蛋后,就拿了过来给安二丫揉了起来。刚刚红肿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些淤青,看得安好心里不免有些愧疚,到底没看好她。

    给安二丫揉了许久,安好将她扶了起来,带回了屋子。进屋子后,安二丫就看着铺着躺在床上的苏云娘,她还没啥好苏云娘就笑了起来。

    “二丫,你这包撞得也忒大个了,哈哈…。”

    安二丫看着自家小姨不厚道的笑容,走了过去,一巴掌拍在了苏云娘的屁股上。

    “嗷,你这个小妮子,你居然敢打我屁股…”

    “叫你笑我,哼…”

    安好看着她们不由得一笑,待了会儿就出去准备做晚饭了。得知安二丫和苏云娘今天都受了伤,刘玉书、苏绣娘她们都赶忙去了屋子里看,看着自然很心疼,不过这都是她们自己要学的,受伤这自然是难免的。

    这边安家终于在天黑后,将钱给数好了。飞花他们见任务完成,也就回家了。

    江氏看着走远的飞花他们,不由得破口大骂了起来:“走狗,都是那小贱人喂的狗,万人骑的小贱货,我不会放过你的…”

    江氏谩骂着,不过还没骂爽就被安老头扇了一巴掌,她气愤不已站了起来想和安老头理论,却感觉脑袋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就一下倒在了地上。

    安老头赶忙跑了过去,让安大河跟他一起将江氏抬回了屋子里,安大河去请大夫后,他就将数好的铜钱全部都提进了他们的屋子里。

    林巧看着心里着实不平衡,他们可是都坐在这数了这么久呢,他们是打算独吐这钱吗。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院墙上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看到安老头将钱提回屋子后,那院墙上的身影这才离开了这里。

    晚饭安好也做得很丰盛,光是肉菜就有十五个,另外还有五个凉菜,三个素菜,两道蒸菜,汤菜也是两道。

    吃饭的时候,苏衡他们就说了他们明天要回去的事,靠近中秋他们家里的红薯淀粉着实好卖,家里晾晒的都还没给人送去呢。苏月娘她们家里也各自有事,所以明天也要走。

    “姥爷,姥姥你们大家既然都有事,我就不留你们了,不过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我们开了一家烧烤店,开业的日子就定在了中秋节那天,到时候你们可以把家里其他的人都带来,就在我们酒楼过中秋节了,晚上吃了饭我们还可以出去看花灯呢…”

    安好看着他们将自己开店的事告诉了他们。

    “大丫,你这可不得了都开酒楼了,大姨肯定会来的,这烧烤大姨还没见过呢。”苏绣娘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大丫果断抱住你的大腿,都开酒楼了真是太好了,烧烤是啥好吃吗…”

    苏云娘的屁股已经不怎么疼了,不得不说大丫给她用的药就是好。听着安好说开烧烤店,整个人都来了兴趣,赶忙拉着安好问道。

    “烧烤,就是将生的肉啊,菜啊这些烤着吃,当然佐料很关键…”

    孜然安好已经在山上找到了,在空间也种植了不少,所以她是不愁了,不然也不敢开店。毕竟烧烤的主要佐料就是孜然。

    “你这丫头当真是让舅舅刮目相看呢,真是个好样的。”苏天勤今天又刷新了对安好的认知,没忍住对安好夸了起来。

    “开酒楼可是很辛苦的,大丫也是不容易呢。”刘玉书看着安好满是心疼。这丫头还真是个有主意的,这样的她什么样的男子才配得上呢。

    “想要赚钱,怎么样都是辛苦的,所以啊我们大家都要努力,以后的日子定然会越过越好的。老天可不会眷顾懒人…”

    “大丫,小姨可勤快了,才不懒…”

    苏云娘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这咋有点不打自招的感觉呢。

    相比安好家的温馨热闹,安家老宅却是一阵忙活,江氏晕过去后就开始发起了高烧。许大夫来了后就开了药,安二郎这边也痛得不行,又给他扎了针开了药,这样一折腾下来二十两又花出去了,安老头心里气可是也没办法啊。

    怕江氏高烧不退,安老头就将许大夫留了下来,在家里吃饭。江氏喝下药后,一直反反复复到半夜的时候,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今天在地上坐了那么久,安老头早就觉得腰酸背痛了起来。看着江氏那肿得跟个猪头似的脸,安老头甚是无语,这么大的年纪了他也不想折腾了,她倒好折腾起来就没完。看着一边两大袋子的铜钱,安老头看了看屋子,不知道塞到哪里好。

    想了半天,安老头将钱全部都塞到了床底下,又端起一边放着的箩筐挡在了袋子前面。弄好后锁上门,安老头也放心的去睡觉了。

    今晚的月色很明亮,已经十三了月亮看上去就快要圆了,银白色的月光照在了地上,仿若给大地铺上了层银色的薄毯。山风在这个小山村里盘旋呼啸着,此时安家门外出现了两个身影,这两人正是今天在安家老宅围观的人,也是村子里经常偷鸡摸狗的两个人,都是单身汉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白天在安好的工坊干活,晚上就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知道安好的厉害,他们没敢去打他们家的主意,工坊那边也是有人守着的,何况还有老虎这些跑来跑去。

    “二蛋,你倒是爬上来啊…”

    “我怕高…”

    “娘的,你真是个笨蛋,偷鸡摸狗的没少做,居然爬不了墙。等着…”钱狗子说着就跳进了安家的院子里,拿出铁丝在安家老宅的大门上一阵捣鼓。要不是他们在里面用了锁,他们根本就不用翻墙就能进来了。

    小白它们刚来就听见了这两人的声音,赶忙躲到了草丛里。

    “青龙,这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能帮着对付安家也是不错的,我们就先看着好了,到时候他们若是得手,我们在见机行事…”

    “对呢,青龙你真聪明…”

    小黑趴在一边听着它俩的谈话,倒是有些奇怪,它们什么又变好了。

    大门打开后,钱狗子就和于二蛋悄悄的摸到了安老头他们睡的屋们前,掏出一个竹筒就往里面吹着迷烟。

    “狗子,你也太舍得了,这东西可贵了。”

    “废话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还不快点想办法开门进去。”

    于二蛋点了点头,准备开门,却发现里面也锁了,看了看将视线落到了一边的窗子上,一阵捣鼓后,他们俩就蒙着面钻了进去。

    “四处找找,这安大湖回来的时候,肯定也给了他们钱的,这江氏这么抠门钱肯定都是捏在她手里的。”

    两人就在他们的屋子里翻找了起来,上了锁的柜子都全部打开了翻了个遍。

    “狗子,床下全是今天的铜钱,我们快走吧…”

    “拿出来,在找找肯定还有钱,我们今天既然来了就干一票大的…”钱狗子看了看周围,目光看向了江氏他们睡的床上,触及到江氏的脸只觉得恶心得想吐。将枕头拿了过来,看了看轻轻摇了摇就发现里面有东西,拿出来看见是一个盒子钱狗子整个都兴奋了。

    见于二蛋还在那边翻找,他悄悄的将盒子塞进了胸口的衣服里,却是被房顶上的小白它们看了个正着。

    “不找了,我们快走吧。万一这药效不好,他们醒过来就麻烦了…”

    于二蛋一听赶忙站了起来,一人提着一个钱袋子翻身出了窗子。他们刚翻出来,就被安大河给看到了。今晚做的菜咸,他喝了不少水,肚子又疼跑了好几次茅房,睡了会儿睡不着屋子里又没有水就来厨房这边找水喝了。

    看清楚他们提的口袋后,安大河跑到一边捡起棍子,大叫了起来:“抓贼啊,有贼啊…”

    安大河的声音很大,把钱狗子他们都吓了一跳,提着钱袋就往大门那边跑。安大河见他们跑,就提着棍子追了出去,这时候周围的人也醒了过来,穿好衣服跑了出来。因为各家也时不时的丢一两只鸡鸭,不过每次都没发现是谁偷的,所以也就以为是黄鼠狼干的。

    钱狗子和于二蛋看着各家都亮起了灯火,还有人跑了出来,心里就慌了起来。他们绝对不能被抓住,不然可就惨了。

    “狗子,怎么办。”于二蛋心里不由得慌了起来,他们之前都是小偷小摸,村里人根本就没引起重视,可是现在这问题就大发了,本来他有些不想来的。

    “这钱这么重提着肯定会被追上的,你抓一些放身上,其他的就全部洒在地上,到时候大家看着钱了,就不会跟着我们追了。丢了钱,我们就分开往树林里跑,可要藏好…”

    于二蛋是个没主意的,赶忙点了点头。赶忙抓了一把的铜钱,往自己身上塞,看着安大河和其他的村民追过来,他赶忙将一袋子的铜钱倒在了地上,拔腿就往山上跑。钱狗子,比于二蛋还跑得快,抓了一把塞进自己的口袋后,倒了就往山上树林跑。

    小白它们没有追于二蛋,却是跟着钱狗子追了去,正在他以为安全,准备打开盒子看的时候,就觉得一阵疾风袭来,他整个人都还没看清楚就被小白给踢飞了出去。撞在树上又掉落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小白,你这招真是不错,快去看看盒子里有什么…”

    小白跑了过去,将盒子咬住跑了过来,它不能变身,自然是打不开的。就交给了青龙,让它打开来看。

    打开后,他们就看见了躺在盒子里的银票,拿出来一数居然有八百两。

    “这下主人该夸奖我们了,赚了…。”

    小黑看着也高兴,这下又得他们哭得了,敢惹它们的主人,当真是嫌命长。

    这边跑出来的村民,见到洒落一地的钱,都纷纷说着帮着捡了起来,至于贼什么的他们才不想冒险去追呢。说是捡,实则免不了塞了些进自己荷包。安大河看着着急可是也没办法,这边林巧也被刚刚的喊声给吵醒了,带着董佳跑到了前院,就看到了打大开的门。

    有月光路上倒是依稀看得见,林巧赶忙走到了大门口,就见不远处很是热闹还亮着火把,一个个不知道在地上找着什么。

    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带着董佳跑了过去,就看见安大江蹲在地上捡着铜钱。

    “大江,这怎么回事呢,我刚刚似乎听到你在喊叫,所以赶忙穿着跑了出来…”

    “巧儿,爹娘他们的屋子招了贼,那贼太狡猾了,我追出来他们就将钱全部给洒在了地上,还抓了些钱往山上跑了,他们蒙着脸我连他们长啥样都没看见…”

    这大晚上的安大河自然是不敢往山上跑,村里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林巧一听心里咯噔了一声,也赶忙帮着捡了起来。董佳也没想到,居然事情会弄成这样,这下怕是得不偿失了。

    村里人帮忙捡了钱,虽然不知道他们吃了多少钱,但是安大河还是每人都给了几十文作为谢礼,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安好得知小白它们得手,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也算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安大河他们提着钱回去后,就试着叫醒安老头他们,可是怎么都叫不醒。林巧想着之前听闻的办法,就去厨房舀了一大瓢的冷水,向着他们泼了出去。

    安老头被水这么一泼,整个人都坐了起来,看到安大河他们,不由得骂了起来:“你们这是要造反呢,大晚上的干啥…。”

    安老头只以为他们没分钱出来,他们心里不满,见他们对他们泼水,不由得冲着他们吼了起来。

    安大河一把将铜钱袋子甩到了地上,安老头看着心里咯噔一声,赶忙问了起来:“怎么回事,这口袋里装的可是铜钱,我不是塞在床底下了吗,大门和房间门我都锁了的…”

    “爹,我们这怕是早就被人惦记上了,我今天没怎么睡好,又想喝水结果一过来就看见有两个人从你们的屋子里出来。见他们要跑我这不就大叫着追了出去吗,结果他们把钱都洒了,村里人都起了床跑了出来,可是都顾着捡钱,贼也上了山,怎么敢去追呢…”

    得知家里有贼上门,安老头心里一急,赶忙去翻了枕头,却只找到了藏在他这边的两百两,整个人都气得晕了过去。这下全完了,当真是得不偿失。

    林巧看着安老头的行为,着实有些奇怪,因为她并不知道安大湖给了江氏他们多少钱。安大河却是知道的,看自家爹的样子这钱怕是丢了,安大河心里也气得不行,这都是什么事呢,让他们存到钱庄去,偏偏就不听他的,这下钱丢了,当真是活该。

    他赶忙将安老头扶着睡到了床上,这要是气病了可就麻烦了,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第二天,安家招贼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江氏醒过来知道后,整个人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