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卖艺不卖身,罗衣
    安北要回家照看两个妹妹,酒楼就有安东、安初九他们照看着,至于朱青然那里安好想了想,还是让安十一将帖子送了去。

    青木见安好出门也跟了上去,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今晚的大街上四处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

    街道上也比平时热闹了许多,许多商贩已经在今天就摆上了花灯,看着品种繁多,千奇百怪,色彩绚丽的花灯,安好也多了几分好奇,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一路走走看看,安好来到了越寒城的内河边,此时的河边四处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在风中像小仙子一般随风摆动着,看上去格外的美。

    河中还有行驶的船,看上去很是华丽,船身四处都挂满了精美的花灯,透着光能看到里面斑驳的人影,此时一道悠扬的琴声响起,来往的人都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四处观望着。

    行驶了会儿,那船似乎停了下来,安好正好坐在船的对面,听着那悠扬的琴声安好觉得心里格外的平静。青木远远的跟着,见安好心情不好就没有凑上去。

    琴声突然戛然而止,安好皱了下眉,如今她的听力好了很多,只要她集中精神就能听到远处人的谈话。视线看过去,里面的人似乎发生了争执。

    安好仔细的听了下,就听到船上有女子的哭泣声和求饶声,同时还夹杂着男子有些猥琐的调笑声,除此外还有女子献媚的声音,碰杯的声音,说话的声音。

    原来这是一艘花船呢。

    安好本欲离开这里,却见船里铿锵的跑出来一个绿衣女子,她刚出来就有两个男子追了出来,将她逼到了船头。

    “你倒是跑啊,我们爷看得上你,你还不识抬举,当真是欠收拾…”

    “我是卖艺不卖身的,你们要是再逼我,我就去死…”绿衣女子颤抖着身子,看着他们语气决绝的喊道。

    “呦呵,这柔弱的小娘们还挺烈的,你倒是去死啊…”

    “绿衣你可别想不通,人家公子可是看得上你,已经跟我说要纳你为妾了,这可是其他人想都想不到的福气啊…”

    安好听着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刚刚那花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花船,那站在船头的应该就是老鸨了吧。

    “我呸,你这个老太婆,你违反了我们签下的契约,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安好看着这湍急的河流,皱了下眉,这要是跳下去,怕是尸体都打捞不到吧。

    绿衣女子,咬着粉唇,绝望的看了看天上即将要满的圆月,嘴角划过抹苦涩,她是等不到他了。闭上眼,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那女子纵身就往水里跳。

    安好看着没人管,皱了下眉,飞身而去一把接住了女子,脚步在船上轻点直接搂住那女子到了她刚刚站的地方。

    周围围观的人都松了口气,要不是刚刚安好出手及时,那女子怕就掉进了那湍急的河水里了。

    老鸨赶忙让人将花船停靠过去,这边女子刚刚跑出来的花船上,也走了两个男子,直接飞身来到了对面。

    “哟,五哥,你看这小娘们可比这个叫绿衣的头牌好看多了。姑娘,要不要跟爷回去,做爷的十三妾怎么样…”

    说话的男子身穿着一身靛青色的长袍,长得一脸俊秀,不过笑起来着实有些欠揍,说着还伸手去摸安好的脸。站在他身后的男子身穿着一身墨青色的长袍,五官俊美冷毅,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却是没有说一句话。

    绿衣看着心里着急,刚想站出去,安好看着他袭击过来的手,一把推开绿衣擒住了男子的手,正欲动手给他个教训,男子却笑了他的手诡异的一滑,似乎是变小了一般,一下就挣脱了安好的控制。

    缩骨功,这个东西安好也就听说过,可是却从没有见识过。两人接连过了几招,他身边的那个五哥只是看着也没有动手。

    青木看着着急,飞身而来,却被那个男子的五哥给拦住了。两人打斗在了一起,青木的武功也不差,可是打着却落了下风,没多会儿就被擒住了。

    “小姑娘,这莫不是你情哥哥吧,还真不经打,打赢我我就放了他,若是你输了就跟我走怎么样。”

    安好皱了下眉,青木的功夫也是不弱的,居然没打多久就被擒住了,这两人还真是不简单呢。

    “你一男子,跟我这弱女子打,你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安好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由得皱了下眉,看着他不卑不亢的说道。相比武功高的,她可不就是弱女子。

    “行,爷就让你一只手…。”龙天宇思考了下看着安好说道,让一只手他也能征服她的。

    绿衣看着着急,此时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还把这姑娘的人都牵扯了进来。

    安好摸了摸腰间,抽出了几根银针,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化掌为拳对着他就袭击了过去,他轻易的闪避了安好的攻击,还冲着安好一笑。对上他安好有种无力感,他现在没有攻击就是在闪避,仿若在逗她玩似的。

    龙天宇的玩心大起,却也轻视了安好,安好找准机会抽掉衣服上的银针,直接对着他袭击了过去,他就被安好直直的给定在了原地。

    “死丫头,你使诈,你居然偷袭我,五哥你要帮我…”

    “呵,怎么你们还想二打一吗,你可是说我打赢你就放人,怪只怪你自己太轻敌了,你这么笨怪我喽…”

    安好见那个叫五哥的看向自己,看向他们好笑的说道。

    “今天是我七弟输了,放人…”龙天行看着身后的侍从说道。

    这时候这边的老鸨也赶忙走了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绿衣说道:“绿衣啊,我也是看你需要钱,才这般帮你,你咋就这么傻呢,居然想跳河。两位公子,真是对不住了…”

    绿衣听着老鸨的话,心里却是透着厌恶,说什么为她好,其实不就是想利用她多赚点钱吗。

    “臭丫头,你还不帮我解开穴道,你扎的银针还在我身上呢。”

    “一笔归一笔,我赢了你放人,可是没说我要给你解穴呢。”

    “你,你们还不过来给我将银针拔掉…”龙天宇看着自己身前晃悠的银针,就气得不行。

    “拔掉,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那你可自己负责…”

    “你想要怎么样…”龙天行看着安好就知道她有条件,皱了下眉问道。

    “这人我是救了,自然不想她再去死,所以你们不准在打她的主意,这件事就一笔勾销不能在找她的麻烦…”

    “好。”龙天行答应道。

    青木打量着他们,却是看不出他们的来历。

    抽掉最后一根银针前,安好又拿出一根银针在龙天宇的身上扎了几下。痛得他龇牙咧嘴,总觉得他是不是被安好给坑了。不过没一会儿,当针抽掉后,他整个人都轻松了。

    “姑娘师承何人,可认识鬼老…”

    “你们的问题,未免太多了,我师承何人与你们何干,鬼老不认识。青楼姑娘这么多,偏喜欢勉强人也是够变态的…”

    找师父,无外乎就是治病,不过她不想透露太多。

    龙天宇听得嘴角微抽,他也是看这绿衣有才,才想收入囊中,哪知她性子这么烈呢。

    “绿衣…”

    “别叫我,我不叫绿衣了。你是要我去衙门告你,还是交出契约,你看着办吧。”

    老鸨见绿衣态度如此坚决,又见有安好给她撑腰,犹豫了会儿还是去花船上,将她们之前立下的契约拿了出来。

    绿衣看完契约,拿在手里撕了个粉碎。老鸨见着她发狠的模样,也没在停留赶忙上了花船。

    “姑娘,今天承蒙你相救,罗衣才死里逃生,你的大恩罗衣感激不尽…”

    罗衣的话还没有说话,安好就打断了她的话:“今天原本我是不想救你的,不过看你如此决绝,我到底还是出手了,既然活下来了,就好好的活着吧…”

    安好说着叫上青木就要离开,不过罗衣却追了上来。

    “恩人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呢。”

    龙天行他们也没有走,罗衣这么问,也看向了安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