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二十七章 烧烤坊开业,君深归来
    安好打量了下这个叫罗衣的姑娘,眼若秋水,眉若远黛,唇红齿白的,长得真是好看,这一身不暴露的绿衣裙倒也衬她。她的年龄应该在十六岁左右,浑身的气质都不像是一个平凡人家出生的姑娘。不过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个地方呢,想必也有难以诉说的往事吧,不过她不说安好也不想去过多的干预,今天她管的闲事已经够多了。

    罗衣见安好打量她不说话,想了想又说道:“恩人姑娘,我能跟着你吗,我想报答你…”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他大概已经把她忘了,她还在期待什么呢。虽然安好穿着一般,但是她也感觉到了安好的与众不同。

    “我的人,只容签了卖身契的,你要是愿意可以马上跟我走…。”

    安好听她这么说,想了想开口说道。

    “我,我能考虑下吗…”

    安好倒也没有为难她,将她叫到了一边,告诉她想好了就去绝味烧烤坊找掌柜传信。

    龙天宇没有听到她们后面的谈话,不免有些好奇,悄悄的向着安好他们的方向移了过去。

    “你过来得正好…”

    听安好这么一说,龙天宇一愣,抬眸看向了安好,似乎有些不解她这话啥意思。不远处的龙天行听安好这么说也看向了她。

    “我说这位公子,看你这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人家姑娘因为你差点都去跳河了,你总不能没有一点表示吧。这精神损失费啥的你不给点,你好意思吗…。”

    两人年纪应该在十八岁上下,这一身穿着打扮,可见家里是不缺钱的。不过对于他们的来历,安好一时间也看不出来,也没兴趣去猜这些。

    龙天行听着安好这么说龙天宇,不由得一笑,刚刚也不知道是谁说天宇是变态,如今倒是又变成了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了,是好是坏都她说了。

    龙天宇听安好夸他,心情顿时就好了:“叫我龙公子就好,不就是钱嘛,来这一百两爷给你的那啥精神损失费,看什么看还不收着。我也是欣赏你才想纳你为妾,谁知道你反应这么大…。”

    “罗衣,龙公子如此有诚意,你还不快收下…”

    安好见罗衣没有接,看着她笑着说道。

    听安好这么说,罗衣感激的点了点头,拿上钱跟安好道了谢说了几句就先离开了。

    刚刚还在打架,现在就让人把钱都给出来了,青木跟在安好身边,着实有些佩服。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偏偏这人还就喜欢。

    “我的诚意够了吧,你还没说说你就叫什么名字呢,相识一场不如一起去船上坐坐。”龙天宇见罗衣走了,看着一边的安好就说道。

    “这大晚上的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叫我安好就好,我们就先告辞了。”安好说完转身就和青木离开了这里。

    见他们离开龙天宇本来还想追上去的,却被龙天行给叫住了。

    “五哥…。”

    “她不适合你…”

    龙天行说着转身就飞回了花船,龙天宇不由得冲着他大喊,什么适合不适合的,他才没有看上她呢。

    青木跟着安好走了一路,见后面没人跟来,心里也松了口气。

    “主子,是青木技不如人,差点连累了你…”

    “青木,你说啥呢。这件事要不是我出手救人,你也不会动手,所以无需自责。至于输赢都是在所难免的,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安好听青木有些自责的话语,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赶忙说道。

    “对了,青木你最近有君深的消息吗…”

    青木摇了摇头,主子最近都没有消息传来,他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到。他既然答应了安好要来的,肯定就会来的。

    “我也累了,我们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事呢。”

    回去的路上安好走得很快,他们回去的时候,安初九他们已经将热水都烧好了。颜一和追命他们也回来了,他们下午送完请帖后,又回了趟村子,吃过晚饭后就将安好做的辣白菜抬上车,拉到了绝味烧烤坊,另外晒干的薯片也都搬了来,到时候炸了就能吃了。

    与他们闲聊了会儿,安好洗漱过后,就回了楼上的房间。整个酒楼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中间是大厅,二楼上一半是雅间,一半就是住房。

    进了房间关上门后,安好进了趟空间,摘了摘银耳,看了看喂养的鸡和鹌鹑。之前工坊里栽种的粮食,到现在都还没吃完,地里收获得也快,安好倒也不担心会饿着它们。吃了点空间产的水果,安好又美美的泡了个澡,才出了空间。

    眼下空间的地里,照安好想法,划分了几块区域,分别种上了大白菜、野山椒、油菜、土豆,韭菜也种了不少。土豆和韭菜烤出来吃都是很不错的。

    小白它们被安好丢在家里,心里甭提多不爽了,于是它们几个就趁着天黑来了越寒城。有青龙带着它们飞,没多久就到了越寒城。因为之前听了云凡和元清扬他们的谈话,所以它们没找多久,就感应到了安好。

    安好正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听窗子那边传来声响,翻身坐起来,就看到小白、小黑、青龙、朱雀、大妞它们全都来了。

    “主人,你太坏了,又丢下我们,可找到你了…”

    安好一把将小白抱了起来,放到了她的大腿上:“我这不是忙吗,才没有想丢下你们…”

    “解释就是掩饰…”

    安好对于小白这话,顿时有些无语,她掩饰啥了,不会用形容词,还这样说她,当真好想把它给揍一顿呢。

    大妞也跑了过来,在安好身边撒着娇,自从君深不见后,大妞每次看到安好都腻味得很。它的头刚放到安好的腿上,就被小白给一爪子拍了过去。拍得大妞哼了两声,安好免不了说小白一顿。小黑白了它们一眼,跳到安好的另一边腿上,仍由她给它顺着毛发,舒服极了。

    “朱雀,我娘和小葡萄今天怎么样,家里还好吧,月饼做完了吗,你们吃晚饭了吗。”

    朱雀看着安好说道:“主人,你娘和小葡萄挺好的,家里没有什么事。月饼下午的时候,就做好了。晚饭大家都没吃多少,因为下午的时候吃了不少的月饼,晚上工坊下工的时候,二丫和云凡他们就给工坊的工人将月饼和苹果都发了下去,得了东西还听说要放假,一个个都高兴不已…”

    青龙也凑了过来,坐在安好的身边撒着娇。

    这么晚了,君深都没有回来,今天怕是不会回来了。想着安好就带着小白它们进了空间,去了山上摘果子。山上的果子成熟后,若是不摘就一直在树上,也不会从新结果。摘下来,放着也不会烂,安好就带着小白它们在山上忙活了起来。

    青龙、朱雀、安好负责摘,小白、小黑、大妞、大白它们就负责运回去。没多会儿,竹楼前的空地上就得堆满了一框框的水果。

    忙活了一阵后,安好就让小白、大妞它们去抓野鸡和鱼,安好打算给它们做叫花鸡和烤鱼吃。

    空间的野鸡和鱼都要比外面的大,但是它们的胃口也很大,安好刚烤好一只就被它们给分着吃光了。给它们做顿吃的下来,安好只觉得手臂都酸痛了,闻着身上的烤鱼香味,安好不得不回了房间,拿了身带来的衣服,又去空间泡了好一会儿的澡,整个人才舒服了。

    等她洗完澡,它们一个个的都摊在草地上睡着了,安好笑了笑就出了空间。

    许是折腾累了,倒在床上后,安好没多久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就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安好猛然睁开了眼,她睡觉的时候一直是点着蜡烛的,睁开眼就看到那熟悉的容颜,她连忙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还没说什么,来人就一把搂住了她。

    “安好,我终于想起你了,别动让我抱抱你…。”

    他抱得很用力,安好只觉得有些难受,没多会儿安好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君深,你快松手,你受了伤对不对。你受了伤你还这么赶路,你不要命了吗。”

    听到安好关心的话语,君深松开了她,眼里满满都是笑意。安好白了他一眼,这人永远都是那样的不会照顾自己。

    “把衣服脱掉,我给你看看伤…”

    君深的目光一直看着安好,让安好有些无所适从,听她这么说他配合的将上衣给脱掉了。丝毫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地方,想到以前的所作所为君深就暗自想笑。

    衣服脱掉后,安好就看到了渗血的白布,皱了皱眉给解了开。血已经和布黏在一起了,安好看着莫名的疼,取了点水滋润了下,才将那白布撕下来。认真的给他清理起了伤口,这道刀伤在原来的伤口下面一点,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他的伤口却是还没有复原。

    “怎么受的伤…”安好看着伤口皱着眉问道。

    君深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安好的头说道:“替人挡的,我没事伤口已经好了许多了…”

    “什么人这么重要,你居然还去给他挡刀,你可知这刀要是下去几分,你很可能就没命了。”安好帮他处理着崩裂的伤口,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她的心里蔓延着。

    君深回想着那一幕说道:“飞杨,不应该说是周明轩了。那天我们是一起去抓宁王的,哪成想抓住他后,他居然突然出手扯了护卫身上的刀剑对周明轩动手,我就…。”

    “你是不是傻…”

    那一刀到底是有多避不开呢,他居然给飞杨挡刀。

    “他是因为我才卷进去的,又是你的半个师父,要是出了事,我怎么跟你交代。”

    安好没有说话,感觉到他炙热的眼神,也不敢看他,低着头给他包扎了起来。好在她准备的药箱都是放到空间里的,随时取出来都能用。

    “事情爆出来后,最伤心的莫过于周明轩的未婚妻,不过到底覆水难收。周明轩准备辞去太医院的职位,目前还在帝都,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回来了…”

    君深看着安好继续说着,她的手指很是纤细,带着点点的凉意,处理他的伤口动作也很是轻柔,这样的她可是比以前温柔了不少。

    “你,怎么记起我的…”飞杨的事解决了她也放心了,看着君深因为他出了事,她的心里只觉得有些不好受。

    君深见安好问自己,笑了笑说道:“我受伤后是鬼老帮忙医治的,我问了他关于之前的事,对于我失去的记忆,他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所以我的记忆就恢复了…”

    他说的很是轻描淡写,安好也没察觉到什么,不过心里也着实有些奇怪,只能说师父的医术好。

    “这样,师父的医术当真是不错。可是你也不该这么赶路,你看看你的伤原本好得差不多了,又被你给折腾成这样了,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啥好…”

    他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眼里的疲倦安好也都看在了眼里,莫名的有些心疼,这样的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了他答应自己的事,就这么的不顾身体的赶着回来了,自己何德何能让他如此呢。

    安好给他包扎完,他就一把抓住了安好的手,视线看向安好眼里闪动着莫名的情愫,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还是之后他对她的感情早已经在心里种下了种子。

    “有你在真好,之前我说的话依旧作数,我愿意当你的未婚夫…。”

    安好抬起另外只手摸了摸君深的额头,那样子分明就是在摸他发没发烧,他到底怎么想的。

    “我是认真的…”

    君深见安好走神,低头就吻住了她,浅浅的一个吻,让安好愣在了原地。

    “君深,你大爷的,你…你居然…占我便宜…”

    反应过来,安好冲着君深吼道,自己都没个心里准备呢,他居然就吻了她。

    “呵呵,我不是我大爷的,只要你愿意我就是你的,既然你觉得我占了你便宜,你在占回去好了。”

    君深挑眉看向安好,语气低沉带着魅惑的说道。

    安好看着他,嘟了嘟嘴心里有些不服气,凑了过去在他以为她要吻他的时候,一口咬在了他的嘴唇上,不过在她正要离开的时候,就把君深一把给抱住了,他化被动为主动,再次吻上了安好。

    良久,他才放开她,看着脸蛋红扑扑的安好,他的心情甚是愉悦,嘴角也微微抹弧度。

    “你,你,你伤口要是裂了,我就不管你了…”

    “伤口裂了,我也甘之如饴…”

    “君深,咱能好好说话吗,那个你吃饭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去。”安好站了起来,对着他说了几句,就赶忙跑下了楼。

    下楼的时候,就见青木、木头、颜一、追命他们在下面吃着烤肉串,喝着酒,在那聊着天。

    “主子上去找你了吗,他回来了…”

    安好听见青木问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就向着厨房走了去。

    “看来,主子和安主子的感情发展不错…”追命喝着酒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可不知道他们第一次见面,我原本想她救主子来着,结果她去了,差点两人没打起来…。”青木简单的跟他们讲了下当初的事,这件事除了他其他人可都是不知道的。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呢,我都不知道。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以后等你有喜欢的人你就知道了。”追命继续说道。

    木头没有参言,他向来话少,不过安好要是能和主子在一起也是不错的。做的烤肉串这么好吃,酒也这么好喝,人也肯定不错。

    青木仔细的回味了下追命说的这番话,看了看一边的颜一问道:“颜一,这家伙有喜欢的人了,该不会是看上安主子村里的那个姑娘了吧。”

    追命不由得瞪了眼颜一,但是颜一还是毫不犹豫的将他和飞花的事说了出来。

    青木不由得笑了起来:“追命,可真是没把你看出来呢,不过是个爷们,这么直接。不过飞花的脾气够烈的,也有你受的。一言不合对你一顿暴揍,你这生活绝对的热闹啊…”

    “我高兴,我乐意,我就喜欢被她揍。倒是你们,小心没人要,一边哭去吧。”追命咬了口肉串,看着青木说道。

    颜一听着追命的话,想到了之前的画面,莫名的想笑。他才不不是没人要呢,而且颜九的性格也比飞花温柔多了。

    安好进了厨房后,冷静了下,倒了点面粉准备给君深做完馄饨吃。现在的他受了伤,也不宜吃辣的。想着安好就忙活了起来,没多会儿就做了一锅,端了两碗出了厨房。经过大厅的时候,让木头他们自己也去盛一点来吃。

    安好进屋的时候,君深已经穿好了衣服,一身泼墨色的锦袍,衬得他整个人都透着股清冷感。不过在看到她的时候,就仿若春暖花开了一般,整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坐过来,吃点。完了好好休息…”

    君深坐了过来,拿起勺子喝了口汤,看了看安好又继续吃了起来。安好也坐在一边吃着,因为她之前吃了东西的,所以就盛了一小碗。

    “你做的东西,永远都这么好吃。”

    “那是,安好出品必属精品,做得不好吃,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胃。”

    君深笑了笑,喝了点汤,又继续吃了起来,她做的馄饨味道真的很鲜,几日没好好吃饭,吃下去他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吃完后安好就将碗筷收拾了下去,清洗好出来的时候青木他们都还在吃,她就上了楼,到她的隔壁屋给君深收拾了个房间出来。

    陪着安好说了会儿话,君深就回了安好给他安排的房间,不过他翻来覆去的没有睡着。在屋子里来回的走了几圈后,又去了安好的房间。看着床上睡着的她,他的心里莫名的高兴,将安好轻轻的抱起,往里面放了点,就睡到了她的旁边,原本是想待会儿就回去的,可是挨着她他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安好还没睁开眼就觉得自己被什么压着,抬眸就看到君深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看着他沉睡的容颜,安好也就没有找他的麻烦,越过他下了床,给他盖好了,就开始梳妆了起来。又把大妞它们全部都放了出来,大妞一出空间后,就闻到了君深的气息。高兴的向着床边跑了过去,看着睡着的君深,大妞蹲坐了下来,伸出它那毛绒绒的爪子,拍了拍君深。见他不理自己,大妞又跑向了正要出门的安好。

    青龙奇怪的看着床上的人,他跟主人什么关系呢,怎么就睡到了主人的床上呢。

    “大妞,你主人他赶了路,还受了伤,所以需要好好休息,你就乖乖的在这陪着他好吗。朱雀它们就有交由你照看了,我今天会很忙,到时候吃饭的时候,再来找你们…”

    安好交代完就下了楼,让颜一他们去接安二丫他们,又让青木去给君深买衣服,这人回来居然衣服都不带的。至于木头也没有带衣服,就跟着青木出去了。

    这边小白和小黑,青龙它们都凑到了床边,看了看床上睡着的君深,小白和小黑是见过君深的,不过却是不知道他跟自家主人间有这么好,居然都睡到一张床上去了。

    感觉君深要醒了,朱雀连忙叫着青龙去了隔壁屋。如今它们可是人形,就这样在那看着他睡觉似乎不太好,他醒过来也指不定咋想呢。

    君深醒过来,就没看到了安好。大妞见君深起身,趴着的身子,一下就站了起来,凑到了床边用它那呆萌的大脑袋蹭了蹭君深。

    “她居然把你也带来了,有段日子没见,你被她照顾得挺好,又圆了一圈了。”

    君深的语气透着愉悦,整个人都变了些,大妞很少看到君深笑。见他这么开心,它也高兴了起来。

    “小白、小黑你们也在这呢,好久不见…”君深经过之前的事,也愈发的感觉到了它们的与众不同。这样的灵宠会是谁给她的呢。

    被他突然摸头,小白和小黑却是没有反抗,还觉得舒服。他长得也很好看,要是跟主人在一起,它们倒也没有啥意见了。

    青木他们将衣服买回来后,就送上了楼。君深刚打开门,就看见青木他们上来,得知是安好让青木买的衣服,君深笑了笑接过衣服,嘱咐了青木他们一番后,就回了房间换衣服去了。今天可是安好酒楼开业,他这个作为未婚夫的岂能不送她礼呢,不过这个礼物他想晚上给她。

    君深收拾好自己,留大妞它们在房间里后就出了房门,走在走廊上就看见楼下有几个人已经在忙活,擦桌子的擦桌子,拖地的拖地。

    在楼下大厅没有看到安好,君深就四处看了看,往着厨房走了进去。他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忙活开了,切肉的切肉,穿串的穿串。

    锅里正煮着小土豆,准备用来烤的,另外香肠安好也打算拿来烤,一根直接切成了两截,因为装得紧,切开后倒也不松散。

    见君深来厨房,青木他们纷纷喊了声主子,又坐在凳子上忙活了起来。安好见君深没带面具就出来倒是诧异了下,跟他说了几句话就将给他准备的早餐端给了他,让他先去外面把他早餐吃了。君深见安好这般忙,也没有说啥就坐在外面吃了起来。早晨是稀饭和煎饺,味道着实不错。

    安好的诧异君深都看在了眼里,不过现在的他不想在生活在面具底下了,而且见过他脸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想要除掉他的人其实就是宁王的母妃,他们母子还真是各怀心思,一个想要拉拢他一个却对他下毒。不过现在都已经解决了,他也想通了一些事情。即使他带不带面具要动手的始终要动手,所以他打算不在带了。他带了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有一张跟当今皇上年轻时候一模一样的脸,不过因为他娘的死他一直都没有认祖归宗…。

    安北他们来回的打量了君深许久,这个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子,跟东家间是什么关系呢。吃过早餐后,安好见君深的状态还是不太好,就让他回楼上休息去了。

    一般的素菜串安好打算卖十文钱一串,普通的肉串是二十文一串,分量可是足足的。

    光是肉串,就分了几种。有羊肉串、猪肉串、鸡肉串。烤鱼厨房烤的是大的草鱼,外面可供客人们烤的是鲫鱼。至于烤鸭,安好打算是每天限量卖的,具体一天卖多少只,就等今天开业过后在决定。

    厨房有安好坐镇,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想着今天要算这么多账,安东的心里就莫名的有些紧张,安好看着他的样子,将他叫到了一边跟他谈了会儿,让他尽量平常心的去对待。毕竟算账也不是他一个人,要放手让他单算,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每样菜,每样肉串好后,都各自放在一个筲箕里,怕弄混放肉串的筲箕上都贴上了标签,这样一看就知道是什么肉了。

    元清扬他们一家和风天翔他们父女是跟着云正德他们一起来的。看着安好开的酒楼这么大,一个个都赞叹不已,云正德越发觉得自个儿的孙子是配不上安好了。

    黄氏和贾氏看着这酒楼,也替安好感到高兴,她们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酒楼吃饭呢。

    安好听到云正德他们来了后,就洗了个手走了出去。

    “大丫,你这酒楼真的好大…”风铃走了过来,一脸崇拜的看着安好说道。

    “嗯呢,是挺大的。你们来了就好,我们去里面坐吧。”安好笑着招呼着云正德他们,云正德、元清扬、风天翔他们都把各自送的礼物给了安好。安东看着,赶忙过来帮着安好将礼物放进了柜台里面去,全部做了下记录。

    安好在后院摆了好几桌,请的人都是去后院坐。这样吃东西的时候也清净,离厨房也很近。

    大厅这边安好让青木找人开了道门,直接就可以通向后院,因此走的时候就不用从厨房过去了。

    见安好他们这么忙,李秀、郑有容他们在这边耍着也没事,就提出要帮安好忙,安好也没拒绝,毕竟今天准备的东西多,光是请的人就要吃不少。有了他们的帮忙,一样菜没多久就穿好了。

    烤的豆干安好是在陈莲花和云清河他们的店定制的,根据大小的不同,豆干的价格也是不一样的。

    云正德他们到了没多久,安二丫她们也来了。看着自家有了这么大一个酒楼,她们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跟安好说了几句后,她们就去了后院,帮着忙活了起来。

    颜一他们来了后,安好就将制作好的传单给了他们,让他们去帮着发。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朱青然和他爹朱诚,杨玉郎兄妹三人,玉清爷俩,百里星辰、尹修、慕容白、墨宇他们都陆陆续续的来了绝味烧烤坊。

    杨玉郎打量着酒楼,心里对安好越发的佩服了,她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子。会的东西真多,这样的她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呢。朱青然看着安好如今的事业越做越大,不免有些感慨,她能当他是朋友也是他的幸运了。

    没多久苏衡他们也来了,安好听后赶忙让安二丫将人招呼着带到后院去坐。临近中午的时候安大江他们一家,云清河他们一家也来了。

    为了做好今天开业的宣传,安好早早的就让人将高的烧烤架搬了出去,苏衡他们来后,外面就开始升起了火,烤了起来。

    得到传单的人,都纷纷找了过来,想看看这所谓的烧烤,到底是个啥,到底好不好吃呢。

    安好的剪彩无疑人是最多的,直接站成了长长的一排,朱诚作为县令他既然来了,安好自然是要请的。除此外还有玉清、君深、百里星辰、尹修、杨玉郎他们…。

    剪彩过后,鞭炮声就噼噼啪啪的响了起来,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烟雾过后一个个都向着烧烤摊前走了过去。

    红色的炭火上,烤着一排排串好的肉,两个手脚麻利的男子,正左右各一边看顾着自己烤的肉,时不时的刷着油,翻烤着。烤得金黄色后,他们就开始洒各种各样的佐料,捏住铁签取了下来,让围观的人一人尝一点。

    吃着味道后,不少的人都询问了下价格,看着这么大一串,倒也觉得值得,一个个都向着里面走了去。

    大厅的各处都贴上了标语,无疑就是看顾好各自的孩子,避免意外发生。除此外,安好酒楼的每张桌子都做得凹陷了下去,烧烤炉端上去放里面,就不易被打翻。

    随着客人进来坐下后,里面的服务员就开始给他们上茶水了。每个桌子都标了号数,等到他们将菜单填了后,服务员就将菜单拿了过去,串在了墙上,里面就开始配菜了。

    点菜的人越来越多,每样都点了不少,厨房里面也忙得热火朝天。外面的服务员也很忙,要负责教来人烧烤,如果有不愿意自己烤的,安北他们就安排人去帮着烤,不过这样的就要另外多收几十文的服务费。

    后院升炭火的事,就由君深的人负责。

    许久没见到君深,尹修他们就拉着他坐到一桌,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墨宇他们却是第一次见到君深的面容,不免感叹了下这个传闻中的战神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让人情可以堪呢,不过传闻的断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们要不要离他远点呢。

    君深的身份,安好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跟苏衡他们说好,毕竟他们之间一切都还没定下。安二丫和安三丫看到君深着实诧异了下,毕竟之前君深去安好家带的都是面具,她们并不知晓他就是阿九,如今看着脸一下就认了出来。

    安二丫和安三丫的诧异,君深都看在了眼里,过去的记忆他也想了起来。她们都是对他很好的,不过现在的他到底跟过去的阿九不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跟她们说啥好。

    见自家长姐,没有说什么,安二丫她们也没敢过去说啥,就和苏云娘、风铃、苏天临他们一桌吃起了烧烤。他若是真的要和长姐在一起,会是啥样呢,看着他安二丫就想到了过去的事。

    除了安二丫他们外,安大江、林氏、陈莲花他们都是见过阿九的,看着他的出现不免想到了之前的事,既然是假的未婚夫,他如今为什么又出现了呢。

    大多数的人还是愿意自己烤的,一边吃一边聊,还能自己动手,这样新颖的吃法不少人都是喜欢的。酒楼里的酒,一部分是从外面买的,另一部是朱雀酿制的果酒。果酒大人小孩都能喝一些,酒精的浓度很低,因此卖得也很是好。

    辣白菜,安好今天是免费送的,每一桌都有一盘,要吃的在点。除此外,薯片安好也炸了些出来,每桌一盘,这些都是今天送的,除此外每一桌都送了一大壶的凉茶。

    吃着安好送的薯片和辣白菜,百里星辰他们都很喜欢,只道她真是藏了太多的好东西了。吃完饭倒是可以找她谈谈,这东西肯定能卖火的。

    雅间也全部都坐满了人,肉串有些供不应求,颜一他们也都跟着去帮忙了。安二丫她们吃了点也带着春雪他们去帮着忙活了会儿。除此外烤鱼和小吃,外面的人也点了不少。

    都是第一次吃烧烤,每一桌的人都点了不少,这一吃就吃到下午去了。这期间安好给小白它们送了点吃的上去,后面陆续有人加菜,但是要少了许多,安好就让安初九他们先做点东西吃来垫肚子,等到客人都走后,再好好的吃一顿。

    君深回京的事,尹修和百里星辰还是后面才知道的,却是不知道他回去干啥。直到宁王的事爆出来后,他们才知晓。宁王私造兵器意预谋反,他没有告诉他们,倒也是理解的。

    得知君深受了伤,他们也没有拉着他喝酒,就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吃了点东西。

    安好从后院出来后,就每桌走了下,招呼了下。

    “小安好,你这也忙活大半天了,我看着都累。快过来,坐下来吃点。”百里星辰拍了拍他面前的凳子,示意安好坐过去。君深也看了过去,他旁边也有个位置。

    安好没有看君深,就走到百里星辰的旁边坐了下来,她刚坐下来,君深就将烤好的肉递给了她。

    “谢啦…”

    “你我之间,不用说谢谢,我也不接受。”君深此话一出,一桌的人都不由得看向了他们两个。看他们两个的眼神也变了许多,看来他们之间发生了他们不知道的事呢。

    百里星辰反正一直都是这么认为,毕竟君深将自己手下的几个得力暗卫都派给了安好,可见他真的对安好是很在乎的。说他们两个之间没啥,打死他都不相信。

    “咳,那个你们也吃啊,都看着干啥呢。以后可要多关顾我这酒楼呢,这道烤鱼不错,你们都尝尝。”

    安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他就不能给她多点时间想想吗。她还小呢,他能保证他对自己的感情几年都不变吗。一切都是未知数,他怎么就这么笃定呢。

    苏衡他们也好奇的看了过来,得知安好有好几个干哥哥,他们也替安好感到高兴,这也是她的幸运。

    看着这边的互动,朱青然有些吃味,可是却也没办法。因为尹修他们没有公开叫君深的名字,朱诚也不知道此刻容安王就坐在他的不远处吃饭。

    “小安好,这家伙是不是喜欢你啊,你们之间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啊…”百里星辰跟安好坐在一边,悄悄的问了起来。

    安好听他这么一问,之间一口果酒喷到了他脸上。

    “那个,不好意思,你自个擦擦…”安好有些无语,她真的能想揍百里星辰一顿,有些事她自个儿都没想好呢。

    对面君深一脸笑容的看着安好,还时不时的就给夹菜递吃的,安好本来就饿了,他夹得呢又是她喜欢吃的,也就没有拒绝。百里星辰现在觉得自己不用问,都已经明了了。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君深这变态遇上安好已经完全变了样了。他们之间谁欺负谁,还说不定呢。

    看着君深宠溺的目光,安好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要不她还是去别桌吃。不过这家伙这么能折腾,自己去了其他桌他会不会跟着过去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