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二十九章 花灯,失踪,追寻
    走在路上,看着手中色彩斑斓的花灯,风铃她们一个个心里都很是高兴。毕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一个花灯。这一切都是因为安好,一个个在心里对她都崇拜不已。

    逛了会儿街,安二丫她们又去了点心铺子,买了些点心,准备带回去给刘玉书她们吃。苏云娘看着安二丫如此有孝心,倒是觉得自己就知道吃了,都不知道惦记爹娘的。

    安三丫看着手里的花灯,心里都是喜洋洋的,这花灯上画的画就跟真的一样,这技术当真是能跟她长姐相比了。不过长姐能画人,还画得一模一样的,到底技术还是要好些。

    追命和颜一跟在她们的身后走着,看着她们不买都四处逛,他们着实有些无语。这女的体力也没有他们好啊,这逛起街来咋都不觉得累的呢。

    进绝味烧烤坊的大门前,安二丫将点心递给了苏云娘,让她们先拿去给刘玉书他们吃。她则提着花灯高高兴兴的跑进了厨房那边,找安好看她买的花灯。绝味烧烤坊的门外一排也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不过是青木置办的,看上去到底没有她买的这个好看,所以就想找安好分享下。

    苏云娘看着安二丫献宝的样子,不免有些失笑。她总觉得安好要成熟许多,这样的她会喜欢花灯吗。现在的大丫,跟以前相比变化真大,不过她挺喜欢的。

    厨房里,安好正在帮着串着肉,她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一串就串好了。看得安初九他们着实有些佩服,学着她的样子串了起来,速度倒是比之前快了许多。厨娘们见帮忙的男子都串这么快,不免有些不好意思。请教了下安好,改进了自己串肉的方法,速度倒也有所提升。

    有这样一个细心又不骂人的东家,他们干起活来,也愈发的努力了,毕竟她开出来的工钱可是都比别处高了许多。而且她还说了好好干,以后还要涨工钱福利的,这可是别的地方没有的呢。

    安二丫进来的时候,安好就瞧见了她。

    “长姐,你看这是我今天出去买的花灯。风铃、小姨、邓梅、邓兰她们都选了一个,每个人选的图案都不一样呢。那老头说他做的东西都是不重样的,他说要一两银子一个,我就让他便宜点。结果他真的给我们便宜了,你猜他便宜了多少。”安二丫看着安好一副古灵精怪的说道。

    “真棒,你都会讲价了,便宜了五十文…”

    安二丫瘪瘪嘴,摇了摇头,长姐也太小看她了吧。

    “嗯,一百文…”

    “那就是一百五…”

    “两百文…”

    安好有些无语,她直接说不完了,非要她猜。这小丫头,要不是她的手现在不干净,她真的捏捏她的脸。这才没多久的时间,她就觉得过了好久,真的是有点想她家里那个软糯糯的小葡萄了。

    “对呢,就是少了两百文,我们几个人这样算下来也少了不少钱呢。所以我就带着她们又去了街边的小摊,吃了甜酒,还吃了点心。”安二丫很是高兴的说道。

    安初九他们都看了过去,看到安二丫手里的花灯也着实喜欢,这做工看上去可是比酒楼挂着的似乎都好看一些。只能说青木的眼光太不行了。

    “干得不错,以后继续发扬…”安好也希望安二丫和安三丫以后能有自己的事业,这样日子就能过得更好了。她可不想把她们嫁远了,反正她们以后要是有对象,必须得看好,觉得不能有江氏那样的婆婆。想到这安好不禁有些失笑,她倒是想得挺远的,不过谁叫她是她们的长姐呢,免不了要为她们操心,她的心里也乐意。

    “长姐,我去把花灯放好,也来帮忙…”安二丫说着提着花灯就迅速的跑出了厨房,没多会儿就和安三丫她们过来帮忙了。

    夕阳西下,绝味烧烤坊的外面又架起了烧烤摊,随着晚风吹起飘得四处都是香味。行走的路人闻着香味都找了过来。上午来了的人,晚上又来了些,纷纷进去占座位去了。不打算进来的就在外面的烧烤摊前买了些,因为闻着实在太香了,到底是想尝尝这烤出来的肉串是什么味道。

    没有吃过的人,看围着看了会儿,又询问了一番,有些人还是觉得贵了,有的人呢就掏钱买了一串给孩子解解馋。

    随着客人进来,里面的服务员们也忙活了起来。倒茶的倒茶,上炭火的上炭火,传菜的传菜,忙得不亦乐乎。

    对于他们的服务,来吃烧烤的人都觉得比其他酒楼的好多了。这里也有其他的菜可以点,以后到可以多来这里吃吃。

    后院这边也早早的就升起了炭火,这样早点吃了饭,大家就能好好的去逛逛灯会了。安好也早早的做了点吃食,端上去给了小白它们。

    小白它们被关在了屋子里面一大半天,甚是无趣。但是下面有客人,也怕吓到他们。朱雀和青龙就站在走廊外看了看,也都没有下去的。吃着安好做的美食,它们郁闷的心情也好了。

    雅间、大厅没多久就坐满了人,后院这边也开始吃晚饭了,除了烧烤,安好又做了好几道菜。菜做好后,安好就去了后院招呼着玉清他们吃好喝好,她也坐下陪着吃了点,吃了点东西后安好就去了前面大厅看看。

    这时候大厅的门口停下了一个马车,听着马打响鼻的声音,安好走了几步看向了外面。停在她的酒楼门口,是来吃饭的吗。

    马车停下来后,车夫跳下了马车,去后面将凳子搬了过来,放到了马车的侧面。只见马车上的帘子被揭开,一个身穿白色袍子的老头从上面走了下来。

    定睛一看,安好才发现这个人是鬼谷子,连忙跑了过去。

    “师父…。”

    “你…安丫头,真的是你,这变漂亮了师父都要认不出来了。君深那臭小子,丢下我他自个就跑了,他的伤口有裂吧,真是活该。还是你这丫头能干,都开上了酒楼了,我听了啊我也赶紧让车夫加快了速度,还好是赶上了…”

    鬼谷子对君深丢下他这件事,着实不爽。一点也不听他的医嘱,真是气死他了。

    “师父,你能来我真高兴,可你也不能把自个儿给累着了,我们先进去吧…”安好听着他骂君深笑了笑,招呼着他进去。

    外面马棚,安好安排了人照看,这边跟着鬼老来的徒儿将马栓好后,也跟着进了酒楼。

    鬼老进去后,就东看看西看看,看着那烤炉上的烧烤,整个人都想扑过去。

    “丫头,你可是不知道,就因为臭小子,我这段时间是没吃好也没睡好。他啊就是个疯子,为了想起跟你之间的往事,他硬是不顾伤口愈合不了,让我给他下药泡澡施针,痛得他差点没把我的药童给打了,想起你后,就让我包扎了伤口,结果当天夜里就跑了…。”

    走到通往后院的通道前,鬼谷子站在了那跟安好说了起来。

    安好就知道这记忆没有那么容易恢复,只是没想到君深居然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为了想去过去的一切值得吗。

    此时二楼上龙天宇见屋子里的烤肉串还在烤,就走出了房门,看了看下面。视线看过去他就看到了安好,当看到她身边站着的鬼谷子后,整个人都高兴的跳了起来,赶忙回了房间。

    “五哥,我看到安好了,还有鬼谷子,他们什么关系呢,居然站在一起说话…。”

    龙天行听着他看到安好倒也不怎么好奇,毕竟上次就遇到了。但是当他听到鬼谷子的时候,整个人立马站了起来。

    “在哪里,快去找他,他要是走了我们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了…”

    龙天行站了起来问道,随后就跟着龙天宇跑了出去。

    “诶,公子你们的烤肉串好了,公子你们怎么跑了呢…。”

    负责烤肉的服务员杨羊见他们跑了,赶忙喊道,随后将烤肉串放到一边,追了下去。他们点了这么多吃的,要是跑了可怎么办。这炭火也是要钱的啊,他们都还没给钱。酒也喝了不少了,想吃霸王餐呢。

    龙天宇他们跑下来的时候,已经没见安好和鬼老的身影了。周围正在吃着东西的人都不由得看向了他们。

    安北见客人突然跑下来,又见杨羊追了下来,不免有些奇怪,赶忙走了过去。

    “客官,你们这是…”

    见安北问他们,龙天宇走了过去问道:“你认识一个叫安好的吗,我们要见她。我刚刚都还在这看到了她,一下又不见了…”

    安北打量了下他们两个,一看穿着就不凡,会是什么人呢,难不成是跟东家有生意来往的人。

    “你们叫什么名字呢,我进去帮你们问问…”

    听安北这么说,龙天行皱了下眉,这个叫安好的到底是什么来头呢。看样子这酒楼应该跟她很有关系,这姑娘看着年纪不大,本事倒是不小呢。

    “你就跟她说我叫龙天宇,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到她,让她来见我们一面…”

    见龙天宇说的这般急切,安北听完就赶忙去了后院,禀报安好去了。安好认识的人他还是见过了不少,不过这个人他却是不认识的。这浑身的气质也不是一般的人能比的,他家东家真是个不简单的人。撑起了一个家,还开辟了这样的事业,真让他有些汗颜,如果他强势些,他们也不会被欺负着那样吧。

    安好这边将鬼谷子直接带到了君深他们这桌,又去厨房给鬼谷子和他的徒儿拿了碗筷。

    “臭小子,老头我也不比你慢好多,居然丢下我就跑了,你这个没良心的…”

    君深看了看安好的脸色,也猜到了几分。以鬼老的大嘴巴怕是什么都告诉了她了吧。

    “鬼老,你这一天天的就骂他臭小子,真要是臭了就没人喜欢了。来,吃点我给你烤的肉串,包你喜欢。”

    百里星辰将烤好的烤肉,用夹着弄到了鬼谷子的碗里。

    “还是你小子好,不枉我以前帮你医治…。”屁股…

    鬼谷子正说着,百里星辰就一个薯片塞进了他的嘴里,成功的制止了他继续说。

    “星辰,你堵住鬼老的嘴干啥呢,有啥不能说的…”尹修挑眉看向了百里星辰,有些好奇的问道。墨宇和慕容白也看向了一边的百里星辰。

    “这东西是啥,真好吃。丫头,这也是你做的吗,上次那个香肠吃得我真想立马跑回来找你。”

    他们之间怎么这么熟悉呢,百里星辰不由得看向了鬼老,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师父,这个叫薯片,除此外我还做了不少好吃的呢,可是你都不在。这下回来你得好好尝尝。”安好笑了笑说道。

    君深抬眸看向了给鬼老夹菜的安好心里莫名的有些吃味,她对他可真是好呢,都不给自己夹菜的。

    “师父,什么情况,鬼老你什么时候收小安好做徒弟了呢。我咋不知道呢,你们怎么认识的啊。”百里星辰甚是奇怪连问了几个问题。

    “我才不是你师父,我什么时候收她做徒弟,要给你上报啊…”

    “不说就不说吗这么凶,鬼老你一点也不可爱了…”

    听着百里星辰对鬼老的形容,一个个都笑了起来,有时候的鬼老还是很可爱的。一大把年纪了还被他形容可爱,鬼老也是无语了。

    这时候,安北跑了进来,将安好叫到一边禀报了起来。他说完后安好就跟着他出去了,君深看着安好突然离去的背影,不免有些奇怪。

    安好出去的时候,龙天宇和龙天行正在外面等着她。

    看着安好出来,龙天宇激动的说道:“安好,真的是你,我们找你有事,你认识鬼老对不对,我刚刚都看到你跟他说话了…。”

    安好看着他们,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你能不能帮帮我们,我们有事要找他。想请他出手治病,至于条件只要我们有的,随他开。”

    条件随便开,这当真又是个土豪的节奏呢。

    “需要救治的人,是我们的妹妹…”龙天行看着安好语气有些沙哑的说道,若是他都救不了,天月就活不了了。

    “他也是今天才来我这,之前我也不知道在哪。你们等着,我去找他。至于他出不出手救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安好看着他们说完后就转身向着后院走了去,他们能今天来到这也是缘分了,至于他愿不愿意出手救治人,那就未可知了。

    看着安好走过来,君深看向她问道:“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有人找师父,你帮不了忙。师父,有两个人想见你,让你帮忙救治他们的妹妹…”

    安好跟君深说完,又看向了鬼谷子说道。

    “老头,我这才来呢,他们就惦记上了,让他们等着吃了饭再说…”

    安好笑了笑,点点头走了出去。他们分明是之前就惦记上了,只是没有找到他罢了。安好出去说了下,让他们吃了饭再说。龙天宇有些着急,但是龙天行也听过传闻拉住了他,没让他冲进去惹事。要是惹恼了鬼老不愿意救人那就麻烦了。

    回到后院后,安好就陪着鬼老坐了会儿吃了点,随后又坐到了另外一桌跟玉清、云正德他们寒暄了会儿。

    这桌坐会儿,那桌又坐会儿,君深见她这么忙,不由得皱了下眉。

    今晚上没准备这么多,所以外面来的人都只能是第二天来吃了,好在外面烤着烤肉串,没吃上的人就买了些一边吃一边看花灯去了。

    大多数的人都是要去逛灯会的,所以吃东西的速度也快了些,没多会儿就有十多桌的人结账走人了。随着他们陆陆续续的走,最后就剩下了一两桌还在继续喝酒的。

    他们那边吃他们的,这边就开始收拾碗筷,抹桌子了。

    玉清和玉决跟安好寒暄了几句后,就离开了绝味烧烤坊。杨玉郎见安好还很忙,想到今天她说的话,带着杨玉儿她们跟安好告别后,就离开这里,去外面的街上看花灯去了。

    安二丫帮着忙活了会儿,就收拾了下自己跟着他们一起出门逛灯会去了。

    百里星辰他们几个也离开了这里,去了青衣楼喝酒看表演去了。

    鬼老吃东西,吃得慢又吃得多,吃饱喝足后就跟着安好上了楼,见龙天行他们去了。

    听到外面敲门,龙天宇赶忙让侍从将门打了开,他和龙天行也走了过去。

    “见过鬼老。”

    鬼谷子作为三国有名的人物,救了不少的有钱有权的人,他们要弄到他的画像并不难。所以当看到他的时候,第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两位皇子客气了,你们既然认识我,就应该我有三不治…。”鬼谷子挑眉看着他们两人说道。

    龙姓在扬州国是皇族姓氏,在他们本国是没有人敢跟着姓这个姓氏的。但是其他国家有这个姓氏,光是听名字他自然不知晓,毕竟扬州皇室的人叫啥名他咋知道呢。他们的眼睛原本是紫色的,但是吃过药后改变了眸色,却是改变得不够彻底,鬼谷子联想到一起就有答案了。

    三不治,她这个师父倒是很有性格呢。皇子,会是哪个国家的呢。找师父都找到这来了,这又是得的什么病症呢。

    “不愧是鬼老,一下就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你的三不治,可是看不顺眼者不治,心情不好不治,贪官污吏者不治…”龙天行看着鬼谷子说道。

    “嗯,你倒是了解的清楚。老头现在心情不错,看你也顺眼,你就说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病人又在哪呢。”鬼老抬眸看向龙天行问道。

    “她是突然溺水,救上来后就一直没有醒,御医说是损伤脑子,已经昏迷了十天了,能喂进去药,但是她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御医说如果一个月她都没有醒过来就醒不过来了…”

    龙天行想了想说道。

    龙天宇进来后,从叫了人后就没在说话,因为他也知道他的性格有些冲动,所以就站在一边听着他们说话。

    “丫头,这个病症你怎么看。”鬼老抬眸看向安好对着她说道。

    师父这是要考她吗,安好想了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这个没有仪器的时代,唯有针灸、泡澡、喝药了。

    龙天行他们听着安好的一番言论,不免有些诧异。她跟鬼老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呢,小小年纪居然有这样好的一番见解,一听医术就不错。

    “也只能是这样了,不过那些位置下针太凶险了,没一针都需要很准。而且位置我不好下手,你们那有医术好的女子吗。”

    龙天行和龙天宇都摇了摇头,他们国家都是男子学医,哪里有女子的事呢。

    “那这样,老头我就不好下针了,丫头事情也多不可能跟你们回去,你们要不就将人带到这来。她即使治好,也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龙天行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们走之前鬼谷子有给了一瓶药丸,让他们路上给他们的妹妹吃。每隔几个时辰就吃一粒。

    “师父啊,你想嫌你徒儿我一天太闲了吗。”

    “你这丫头,有这医术还在叫,有你这个青于蓝而胜于蓝的徒弟,师父心里可是无比自豪。你这样一天辛苦不也是为了钱,你救了人他们给钱,不是挺好的吗。所以啊,你就放心治,尽管治,都是钱。到时候你想开几个酒楼,开几个酒楼…。”

    鬼谷子看着安好,笑着说道。安好有些无语,真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给鬼谷子安排了房间休息,安好就出了房门,下了楼后他们已经收拾干净了。安好就将安北他们将人都叫过来,给酒楼干活的员工们,一人发了一八十八文的红包。毕竟是中秋节又是第一天开业,她这个做老板的也不能太吝啬了不是。

    发完钱,楼里干活的员工们都高高兴兴的拿着钱离开了绝味烧烤坊。

    这边安北和安东也将晚上的钱算了出来,除却成本晚上收入了一百九十三两八百五十五文。中午的时候安大江带了他们一会儿,指点了下。晚上算账的时候,安好就没让安大江帮他们了,两人的心态也平稳了许多,算起账来倒也没出什么问题。

    安好让他们也都去逛逛灯会,至于店里鬼谷子在休息,有一个人看顾就好了。林城不喜欢逛街,看酒楼的事就交给了他。

    酒楼里的其他人都去逛灯会去了,君深却还在那坐着等她。安好回了楼上,赶忙换了身衣服,整理了下自己。

    大妞早就青龙它们带着飞出去玩去了,这大晚上的不易被人看见,安好倒也不那么担心了。

    安好下楼后,君深就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们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林城看着他们的互动,不由得一笑,他们看起来其实也挺配的。

    刚出酒楼门口,君深就搂住安好的腰飞了起来,跃过几个楼宇后,君深才停了下来。

    “这,这里是百味斋的楼顶,站在这上面周围的风景都一览无余真好…”

    安好话刚说完,就看见百味斋后面的巷子里窜起一道光,直接窜到了天上,只听一道声响不远处的天空上就绽开了绚丽多彩的烟花。朵朵烟花在空中绽放着,不少的人都停下脚步看了起来。

    君深看到了安好眼里的欣喜,见她高兴他的心里也很是高兴,拉过她坐到了房顶上,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安好。

    “这是给你的开业礼。”

    这个玉佩他收藏了好多年,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居然会将它送出去。如今送给她,他心里很高兴。

    “你已经送了我不少的东西了,你刚刚带我飞,你的伤没事吗。”

    “我没事,过去送的是过去的,这个是我现在送你的。”君深说着就将手里的盒子放到了安好手里。

    安好看着手里的长方形的盒子,想了想打了开,就看到一个洁白无瑕的雕花缕空美玉放在盒子里面,下面点缀了紫色的流苏。

    他居然又送自己玉佩,不过拿在手里后安好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同。现在的天气,有些偏热了,她拿在手里整个人都凉快了下来。

    “这个叫玲珑玉,热天的时候呈现白色,冬天的时候就呈现红色,你若是带在身上冬暖夏凉都随你意。”

    “你老是送我东西,我可没有东西送给你。”安好把玩着手里的玉,调皮的说道。此刻她的心情莫名的好,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她的心里流动着。

    “无妨,把你送给我就好。本王,除了你什么都不收,也不要。” 君深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看着安好心情愉悦的说道。

    “想得还挺美,你送我玉,我把自己送给你,怎么看怎么亏。亏本的买卖不做。”

    安好说完目光看向了天空中绽放的烟花,她最喜欢的就是看这个,真的很美。

    “那我把我自己又送给你好了…”

    安好听完笑了,这家伙平日还真是看不出来,不过这话听着真受用。

    一个吻落在君深的唇上,随即就离开了,只见安好笑着说了这么一段话:“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下了,这个是给你盖的章,从今天起你生是我安好的人,死是我安好的鬼。有了我,你注定要放弃大片的森林了,若是你后悔还来得及,唔…。”

    君深一把搂住了安好的腰,看了看她,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唇上。

    “我君深,做的事说过的话,从来都不后悔,只你一人…”

    他说完将安好揽入了怀,靠在了他的胸口上,安好隔着衣服听着他跳到异常的心跳,嘴角扬起抹弧度。岁月静好,此刻若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君深,我们先下去吧。二丫和三丫他们都在街上逛灯会呢。”

    两人飞身而下落到了下面的街道上,今天是中秋四处都是卖月饼和花灯的,各式各样的花灯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大街上比白天还要热闹许多,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手上都提着花灯,一路说笑着,脸上满是笑容。

    这时候,突然人群里响起一道着急的声音:“你看见我女儿吗,她这么高,长得脸圆圆的,额头中间还有一颗红痣…”

    她逢人便问,一个个都不由得摇摇头,有些人甚至觉得她就是个疯子。

    没多会儿对面的一条街道也有人哭喊了起来,那边的女子又不见了一个儿子…

    这时候孩子没在身边的人都慌了,赶忙四处找起了自个儿的孩子。

    安好的心里升起抹不好的预感,一边跑一边看。跑到前面的时候就见城中心搭建的表演台子的柱子早已经倒了下来,另外一边还有要倒的趋势,一个个都慌了起来,赶忙逃离这里。君深也察觉到了异常,从腰间拿出一个竹筒一扯,一道亮光就在天空中炸了开。

    这边驻扎的炎甲军接到君深的信号,赶忙整装向着城里跑了进来。

    颜一和追命跟丢了安二丫他们,此刻心急如焚,看到君深发出的信号,全部向着那方向飞而去。

    安好挤在人群里,四处看着,视线看到不远处的人,安好赶忙拨开人群走了去。

    “姥姥,姥爷你们怎么样了,他们呢…。”

    “大丫,我们没事,我们已经跟他们挤散了,先我们走在街上的时候,有人在大街的前面表演,一个个都凑了过来看。挤着挤着我就没看到你大姨,小姨,二丫他们了…。”

    “姥姥,我去找他们,等下你们都全部回酒楼去…”

    安好也在意识里联系了朱雀它们,让它们赶紧回来帮着找人。

    城里出了事,这边朱诚也得到了消息,召集好捕快将他们全部都派了出去,君深这边已经派人将城门全部给封住,将大部分的骑兵和步兵全部都派了出去追寻,剩下小部分的兵力在城里寻找。

    没有找到孩子的,看到朱诚来,全部都围了过去。经过统计,光是这里就丢了十个孩子。朱诚觉得事情大发了。这些孩子会被人弄到哪里去了呢,这也短短的一个多时辰,咋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呢。

    街道上没丢孩子的,全部都被勒令回家了,至于从周边村子来看灯会的,全部都收押到了一边,等排查后再放人。

    安好在找人的时候碰到了苏天临、风天翔他们,也都在找人,他们分开找着可是找完了大小的街道都没有找到人。

    集合后,赶忙回了酒楼。风天翔回来没看到风铃,又赶忙跑了出去。

    “大丫,怎么样了,找到了吗。”苏绣娘他们见安好回来,赶忙问道。

    “这世道当真的变了…”云正德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人的胆子真的是太大了。也太狠了在这样的团圆日子,还去别人的孩子当真是太丧尽天良了。

    李秀抱着元朗,一个劲的拍着,今天元朗也走丢了,听到那边的孩子不见了,她整个人都急得哭了,还好孩子被元清扬给找到了。不然她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孩子如今也算是她的精神支柱了,失去了她的真的不敢想。

    黄氏和贾氏也很替安好担心,真要是找不到了那可怎么办啊。

    “大丫,我们出去之前都是一起的,可是后来人群变得拥挤,我们大家就挤散了。她们该不会出什么事吧,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拉住她们…。”苏云娘见安好不说话,有些自责的说了起来,眼里泪水也打起了转。

    看着一屋子的人,安好已经确定了丢失的人有风铃、二丫、三丫。

    “小姨,这件事不怪你,今天这事一共丢了好些个孩子。我要去找他们,你们暂时就留在酒楼里…”

    苏衡一听心里很是不放心,赶忙让苏天临、苏天勤、邓元、屈大贵他们帮着去找,元清扬、云青峰、云凡他们也都出门去找人了。

    这边君深已经带人在城里搜查了一圈,最后居然在黑市里搜查出了几个孩子,他们实则都是没来得及转移走的。

    消息传过来,孩子们的家人都激动的向着黑市那边跑了去。安好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孩子被找到的消息,赶忙赶了过去,小白它们找到安好后,也跟在安好的身后跑了起来,此时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不过跑到黑市这边的时候倒是把刚刚过来找孩子的人给吓了一跳。

    找到了自家孩子,他们赶忙带着孩子回家去了。毕竟他们在这也帮不了什么忙。其他没有找到孩子的却是在这难过的哭了起来,一时间这里都是哭声。风天翔整个人都心慌不已,今天也是他的错,没把风铃给看好。

    找到孩子的也就五家,剩下的五个还没有找到,除此外风铃、安二丫、安三丫她们的下落也不知所踪。

    君深瞧见人群里的安好和大妞它们,赶忙走了过去,刚刚没看到她的时候,君深心里就很担心,对于能不能找回安二丫她们君深现在也没有把握,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尽力的去找。

    “安好…”

    “君深,她们要是出了事,就是我害的…”此刻安好不禁自责了起来,要不是她的酒楼开业她们也不会被人抓走。

    “这件事你先别多想,刚刚抓的人我正准备审问就看见你来了,从他们的口中说不定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

    安好一听君深这么说,赶忙让他带着她去见那些被抓住的人。他们既然把人带到黑市来,说不定这里就有通向另外一个地方的暗道呢,想到这些安好又满血复活了。

    进去后,那些个拐卖人的看见是安好审问他们,不免有些不屑。安好心里本来就很上火,看见他们那副欠扁的表情,着实狠狠的把他们揍了一顿。

    看着大妞走过来,着实把他们给吓晕了过去,瞅了眼被它吓晕过去的人,大妞不由得踩了他们几脚,坏事都敢干还怕它呢。小白它们也在那些人身上来回跳着。

    醒过来后他们还是不说,安好就让君深单独把人提进了屋子里,她开始给他们一一催眠了起来。她还就不信他们一点消息也吐不出来。真要是那样,立马宰了他们。

    经过催眠,安好成功的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黑市里还有人接应他们,赶忙去了他们说的那个店,不过早已经人去楼空。君深马上命人四处搜查,找寻暗道在哪。安好却是没有离开这个屋子,四处的打量了起来,小白、小黑、大妞、青龙它们都帮着找着暗道,正在安好没有一点头绪的时候,却见大妞在那边用爪子刨着墙,走过去安好就看见墙上有一个不显眼的手掌印,四处看了看,摸了摸,就察觉到了墙壁上的不同,按了几下,就听柜子那边传来声响。看到是密道后,安好赶忙叫了君深,听到消息的风天翔他们也都跑了过来。

    找到暗道,一个个都高兴了起来,毕竟已经折腾了这么久了,要是再找不到那些孩子,肯定就被卖出去了。

    安好摸了摸大妞的头,不得不说,它的观察力可是比小白它们都还要好呢。小白它们也给大妞点了个赞,这货呆萌萌的关键的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得知暗道是大妞找到的,风天翔对大妞也更加喜欢了,当真是个有灵气的老虎。

    暗道打开后,大妞和小白它们就先跳了下去,朱雀和青龙也打了一个火把跟了上去。君深看着青龙它们下去微微皱了下眉,毕竟一个是女子一个是孩子,下去能有多大帮助呢。

    不过得知它们是安好的人,君深也就没有多问,多说啥了。颜一和追命也紧跟在大妞它们的身后,安二丫她们弄丢的事,到底是他们的错,太过大意了,否则事情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暗道可容两个人同时通过,下去的人各自打着火把,快速的往着前面跑着,毕竟他们已经蹉跎了太多的时间了。暗道是笔直的,倒是不难走,依稀可见下面的道路上,有被人踩过的痕迹。此刻的他们也不知道在这暗道的另外一头,会是个什么情形,只愿能找到孩子们才好。

    此刻安好的心里也很是忐忑,要是出去后找不到人,该怎么办。

    ------题外话------

    墙裂推荐:《古穿今之国民妖精》

    作者:海棠花未醒

    《周史》中记载的淑怡皇贵妃林氏的一生堪称辉煌——生而高贵,千娇万宠,十三岁进宫,十五岁封妃,二十岁晋贵妃,享双字封号,位同副后。二十五岁殁,破例葬入帝陵。

    然而这个看似风光的宫斗赢家,其实是被炮灰的政治牺牲品。

    当林贵妃重新睁开那双凤眸,已是平行世界千年之后。她还是那个被阖族宠爱的大小姐,前世的兄长,爱人,备胎再次一一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只是这一世,她不会重蹈覆辙。

    本着轻微表演型人格,俗称戏精的自我修养,林贵妃不甘平庸跑到娱乐圈当演员,结果遇到了一个背景神秘却用尽手段,哭着喊着要求潜规则的妖孽大导演!

    卷土重来大魔王×微服私访皇太女

    苏苏苏,爽爽爽,甜宠无虐1v1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