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三十一章 传闻中的泗水村
    对于安好他们的突然出现,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居然找过来了。却是不知道西凉人那边泄露了暗道,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们,却没有看见人,安好整个人都冷了下来,走过去对着一人直接就踹了过去,还没等那人爬起来,冰凉的匕首就放在了那人的脖颈上,冷声问道:“人到底被你们弄哪去了…”

    “姑娘,什么人弄哪去了,我们就是赶路的,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冤枉啊…”他们已经将人卖出去了,钱也收了。现在马车上没人,他才不会承认呢。

    安好不想听他废话,刚刚遇见他们的时候分明就想跑,眼下语气还如此不足带着颤音,分明就是在说谎。扬起匕首,他的两根手指顿时就没了,鲜血直冒那男子顿时就抱着手哀嚎了起来。风天翔心里虽然恨,但也只是在抓住他们的时候,打了一顿。看着手法如此狠辣的安好,风天翔对安好的认识又变了些。不过她这样,也是心里气狠了吧。

    “说不说,不说我们可以慢慢来,这手指没了还有脚趾呢,你们可以都试试。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有人指使,把孩子们都弄哪去了。”

    安好说着晃了两下手中的匕首,看着那匕首他们就知道很快,想着刚刚那个男子的遭遇,在场的几个男子都被安好给吓到了,可是说了他们还能有命活着吗。

    这边君深他们逛完整个村子都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人,心里不免有些着急,刚出了村子那边他派出去的人就有人赶了回来。告知他在边城城门开的时候,他们拦住了个很大的马车,经过巡查找到了被他们藏在马车夹成的五个孩子。得到消息,确定没有安二丫他们后,君深赶忙带人去找安好他们去了。如今看来安二丫她们应该就在另外一条路了。

    这边,安好已经成功的从一个叫候四的口中撬出了消息,听完那男子说的,安好才发现原来这次在越寒城掳人的有两波人,至于另外的一波人居然是西凉人,想到西凉人,安好就想到那次在黑市遇到的人,还真的是贼心不死呢,他们之间有什么合作关系吗,不过候四却是不太清楚上面的事,也说不清楚,他只不过是一个听命办事的小喽啰罢了。

    共用一个暗道,候四也是现在才知道,他们也是偶尔才会走这个通道。卖人去泗水村他们私下干过,但是上面并不知道,给钱帮着卖人的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只能说这安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至于是谁反正他是不知道。

    听他说安二丫、安三丫、风铃都被卖到了泗水村,安好整张脸都变了,现在她也没时间去问他们其他的问题了,救出她们要紧。反正人在这里他们是跑不掉的,到时候回来在好好问就是了。

    泗水村可不就是雨竹之前卖去的那个村子吗。正准备动身走,那人又说泗水村周围山高地势险要荆棘满布,毒物甚多,除了从正门进根本是进不去的。而正门有他们村子的人把守,他们卖人的时候也只是在门口交易的。

    据说这个村子的人很是蛮横,若是硬闯,他们若是将人藏起来,她要想找到就难了。万一激怒做出无法挽回的事,她会恨死自己的。

    想了想,安好决定还有从正门进去。风天翔和炎甲军一听都不同意,都认为她这样太冒险了,但是听完安好说的,他们又说不出反对的话了。安好此刻也想不到太多,反正没见到人她心里是很不放心的。

    脱掉他们的衣服,两个炎甲军和风天翔换上衣服跟着上了马车,两个汗血马速度就是快,没多会儿就到了一个巍峨的山下。

    下车前,安好点了候四的穴道,将一颗药丸塞进了候四的嘴里,让他咽了下去。药丸入口即化,他就是想吐也吐不出来,此刻的他动不了,只能是看着安好,她这么做定然是有事要吩咐他的。正想着,耳边就传来了安好的声音。

    “事情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办,只要你办好,等下他们就把解药给你,你的命就给你留着了。”

    安好说完解开了候四的穴道,让他们将她和朱雀绑了起来,等会带着下马车。将所谓的解药先给了风天翔,让他等会儿给候四。说是毒药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制造,不过经过这些事,她觉得做点来带到身上也是好的。

    候四下了马车后,就招呼着马车上的人下车,让他们跟在他身后。

    看着有人走过来,里面的人也警觉了几分,铁门没有给他们打开。手上还拿着很原始的弓箭和长矛,大有他们在靠近就要攻击的意思。

    “大哥,是我啊,刚刚来了的…。”候四举起手,笑着走了过去。

    里面的人,的确见过候四,其中一个人手一举,周围的人就将手里的弓箭和长矛放了下去。

    一个身穿灰色短褐的男子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年龄在三十多岁,长相粗狂,浓眉大眼,胡子拉碴,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长矛是木制的,看上去很是尖锐。

    “原来是你,怎么又来了,咦这是又送人来了,这几人怎么跟刚刚的不一样呢。”

    他说着,整个人都警觉了几分,手中的长矛也捏紧了几分。

    “大哥,事情是这样的…。”候四走了过去,悄声的跟他说了起来。

    这么好看的人,没卖去青楼,却卖来他们这样的小山村,这大户人家还真是会玩。他们也不管这些,能卖到媳妇就成,反正进了他们这里的女人是出不去的。

    长矛男子想着走了过来,打量了下朱雀和安好长得还真是不错,伸手就在朱雀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还真是挺翘的。又捏住了安好的下巴,看了看。

    朱雀被那人的咸猪手一摸,整个脸都黑了,这该死的人类,比禽兽还禽兽。不过她和安好还是得装着害怕、哭泣的模样。

    安好还是第一次看到朱雀脸黑,不厚道的笑了。

    “价钱还是刚刚那样…”长矛男子说着比划了下,十五两。多余的钱,他们反正是不会给,既然带到这里也定然是要卖的。刚刚那三个也不过才给了十两银子一个。这两个也是看着还要好看些,才多给了点。

    候四笑着点了点头,反正他只要帮着将她们卖进去就好,其他的事也不是他能操心的,能将命保下来才好。之前要不是上面有命令,他们怎么可能将人这样贱卖了呢。

    看来这里卖进来的女子,有好些都是大户人家处理出来的,想到这些安好就皱了下眉,这三妻四妾果真不是好事,也难怪这皇帝老婆这么多,孩子就那么几个,这能活下来的也不简单了。

    风天翔心里有些抽痛,看着安好就想着风铃她们被卖的时候,可是现在他没办法去阻止安好进去。要是可以他现在就想冲进去,风铃可是一直都没离开过他这么远过,要是出了啥事,他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娘呢。

    卖身契是当场写的,进了这个村子她们全部都要重新取一个名字。卖身契上,安好有了个新的名字叫百香,朱雀叫百合。

    看着写好按了拇指印的卖身契,那长矛男子满意的笑了。安好却是很无语,换了个名字写的卖身契至于这么高兴吗,不过也是他们早已经目中无法了,要是周围有人怕是都出去抢人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安好他们被带进去后,候四他们也离开了。

    离开这里后,风天翔就照着安好说的将解药给了他,又将他看押了起来。

    安好和朱雀被两个男子,拉着带进了村子。这里面还真是别有洞天呢,进村有个桥,这村子里有个圆形的河流,围绕着村子一圈的流淌着,河流的周围是田地,田地的上面是石板路,往上坐落着不少的房子,全部都是木头建造的。

    水质倒是清澈,依稀可见里面游动的鱼,整个村子四处都是木槿花,此刻全部盛开着。田地不多,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打猎为生,娶媳妇的钱也是这样存下来的。

    河流的两边有不少的女子在打水洗衣服,却是没看到她们长啥样,有些背上还背着孩子,周围河道边也有四处跑动的孩子。她们被带进来后,一路上都被小孩们追着围观着。

    当真是年少不知愁滋味,这简直就是恶性循环,长大后娶不着媳妇又去买,一代又一代当真是不敢想。真要是遇到个怨念极深,不甘心被这样控制的,又会毒的,他们这村子怕是就完了。不过这时代的女性,到底是不同的,很多人都是认命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一辈子都没有自我,着实的可悲。

    一路上安好和朱雀都红着眼没出声,那表情看上去倒是有些楚楚可怜。不少没有娶媳妇的,纷纷打量起了他们。看着这么漂亮的姑娘,一个个都心动不已,不过越漂亮的竞争就越大,没能力也就只能看看。

    不过泗水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村子里出钱买的女子,想要的要经过比试才能得到。当时买雨竹的男子是个没本事啃老的,所以没办法只能是从外面花钱自己买了。

    村子的路是鹅卵石铺垫的,沿着这路没多久她们就被带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安好打量了下周围,这大概就是村子里,最大的房子了吧,木头建造的四合院。

    长矛男子敲了敲门,没多会儿里面就走出来了一个头花发白的老婆婆,她的脸上似乎还纹着很奇怪的花纹。

    “马婶,族长回来了吗。我又给村子里买回来了两个姑娘。”

    “他上山带人上山狩猎,这还没回来呢,今天可是去了很久了…”马氏有些担心的说道,说完她打量了下安好和朱雀,这两姑娘倒是长得不错。自个儿孙子,也帮着村里这么多人娶了妻子了,也该为自己考虑下了。

    “是吗,那就先把她们跟刚刚来的三个姑娘关到一起好了…”

    长矛男子说着,就和另外一个男子,带着安好他们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屋子。听着那长矛男子的话,安好心里松了口气,生怕她们遇上那样禽兽的人。

    拿出钥匙长矛男子将门打开,安二丫她们在里面听着开门声,害怕得抱在了一起。看到突然被推进来的安好,安二丫她们差点没有叫出来,赶忙捂住了自个儿的嘴。

    “老实点,只要你们乖乖的,大家都不会为难你们。”长矛男子说着,一把拉过门又锁了起来。

    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见人都走远后,安好才示意她们能说话了。安二丫、安三丫、风铃都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安好。

    “长姐,你们怎么也被抓来了,怎么会这样…”

    抱了会儿安好,安二丫她们才松开了安好的手,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是来找你们才故意被人卖进来的,你们现在怎么样,还好吗…”

    安二丫、安三丫、风铃都摇了摇头,又将之前发生的事,告诉了安好。她们在集市被挤散的时候,三个人是在一起的,虽然有点武功,但是到底不是那些男子的对手,几下就被擒住,被他们用帕子捂住嘴,整个人就晕了过去,醒过来她们已经在这个村子了。

    “安好,我好饿,我走丢了我爹怕是得着急死…”风铃委屈的说道。

    “你爹跟我一起来的,不过我担心你们,就先想办法进来了。也是都一夜了,你们能不饿就怪了,都不给吃的吗。”

    安二丫她们都摇了摇头,感觉到有脚步声,安好示意她们别在说话。

    这时候,外面的窗帘被揭开,马氏端了几碗粥过来,看着她们说道:“你们这几个小丫头,也饿了吧,快过来吃。这日子总要过下去的,只要你们生个儿子,你们的相公会对你们很好的…”

    朱雀走了过去,伸出手接过了粥,递给了安好她们。听着马氏的话,安好有些无语,也难过之前雨竹会被那样对待了。

    见里面的几个丫头,没人说话,也不哭不闹,马氏看了眼就放下帘子走了。

    安好见她们都不敢吃,从腰带里取出了一卷布,打开拿出银针,在每个碗里查了次。她的银针每次用过后,都是拿到空间的灵泉水里泡过的,消毒什么的自然是很给力的。

    “没问题,你们快吃吧,要吃了才有力气跑。”

    粥的温度适中,里面放了点肉沫,闻起来还是很香的。安好跑了一夜,也没客气直接吃了起来,安二丫她们也吃起来。

    吃完后,安好将碗放到了一边,打量起了这个屋子。这屋子里除了床,就是一个梳妆台在没有别的。

    没多会儿,那马氏又来了,收了碗筷就又离开了。几乎每隔一会儿,她就会来看她们一下,这是怕她们自杀吗。

    “主人,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你们先待命吧,有啥我会通知你们的,别担心。”

    青龙白天若是出现在天空,必然会引起轰动的,只要事情不严重她能解决,就不用他们出手。

    安好来了后,安二丫她们的心也平静了下来,靠在一边睡了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安好仔细一听才知道他们村子里的人狩猎出了事。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和空气中传来的血腥味,不用看都知道他们家受伤的人抬了进来,难不成是他们的族长受伤了。

    没多会儿外面又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跑得倒是快。

    “族长,这是怎么了,你的手…”这个声音倒是年轻。

    “修染,我们今天上山遇上了狼群,你快去给他们看看,我的伤死不了…”楼北看向躺在藤架上的人说道。

    这边受伤的人的家属也闻声赶了来,一个个哭了起来,有些还对着楼北大骂了起来。不过都被人顶了回去,要不是他们不听劝,执意往不该去的地方去,也不会弄成这样。

    楼修染听着吵闹声,不由得皱了下眉,走了过去。将那些还在哭的人喊了开,走过去检查了起来。受伤的一共有三个,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被狼爪划开了长长的口子,几乎能见到肚子里的东西了。有些看了受不了的都在一边吐了起来。

    “族长,他们肚子划开了这么长的口子,这伤口难以愈合,怕是活不了了…。”

    楼修染年龄二十岁,之前的族医是他的爹,他爹死后就成了他,医术造诣上到底是不怎么好。

    “不会的,我家相公不会死的…”骂人的是其中一个男子的妻子,两人感情倒是不错,一听他这么说,怎么说受得了呢。

    这样就活不了了,安好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族长似乎还不错。

    就在楼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这边的木屋,传来了砰砰砰的响声。

    楼北一看就知道村子里又有人被卖进来了,不由得看向了一边的长矛男子问道:“青山叔,是有女子被卖进来了吗。”

    “是,今天一共买了五个,长得都不错。”楼青山看着楼北笑着说道。

    见没人理她,安好冲着外面喊了起来:“我有办法救人…。”

    楼北一听,大步走了过去,拿出他随身的钥匙开了门。

    “我有办法救人,不过事后我有条件…。”安好打量了下楼北说道,他的肤色是古铜色的,整个人看起来很高大,浓眉大眼,鼻梁高挑,不厚不薄的唇,五官的整体比例还是很不错的。

    “族长,这一个小女娃怎么可能有办法。小丫头,这可是三条命,别在这胡咧咧…”

    楼青山看着安好说道,不过心里却是有些奇怪,这丫头跟刚刚看着可是完全的不同呢。

    “不是没救了吗,既然如此怕什么…”

    “你出来,救了人再说…。”楼北对着安好语气淡淡的说道。修染没有办法,他们就只有等死,她既然说有办法就可以试试,反正她是跑不了。

    “我要针线,火折子,酒,干净的白布,小刀,煮开的热水,银针。除此外消炎的草药…” 安好走出来后,就对着楼北说了自己要的东西。

    草药楼北不懂,过去将楼修染叫了过来。楼修染看着安好有些不信,不过听着安好报的草药名后,看安好的眼神也变了几分。

    东西都拿来后,安好又让他们站开一些别挡着她的光线。受伤人的家属虽然有些不相信,可是现在无人能救他们,也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安好身上了。

    安好在搅动盆里的热水时,暗中将空间的灵泉水,经手注入了些在盆里。先一一给他们清洗了伤口,伤口清洗好后,安好拿起银针给他们都扎了下。她的银针下去没多久,被抓伤的人嘴角也没流血了,肚子上那恐怖的伤口也没流血了。

    安好检查了下伤口,见里面没怎么伤到也松了口气。要是里面伤着了就麻烦许多了,处理了下伤口周围翻飞的肉,她扯开火折子吹了下,将针消了毒,穿好线,在众人的注视下,安好开始缝合了起来。

    她缝合的很认真,也很好。周围的人看着连连称奇,这伤口居然能像缝合衣服一样缝好。缝合好,安好就倒是捣药,楼修染回过神也帮着安好忙活了起来,药弄好后就给他们包扎了起来。

    安好又给开了药,楼修染看完,有不懂的地方问了下安好,就跑了回去这些草药他那里还是有的。

    众人都没有走,都在这守着,看他们到底能不能醒过来。安好看了看楼北给他处理了下伤口,手臂被咬得血肉模糊的,好在问题不算严重,不然怕是就废了。看着安好认真的给自己处理伤口,楼北笑了笑,有人照顾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一个时辰后,楼修染将药给他们灌了下去,大约又过去了半个时辰,躺着的三个人都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他们想要起来,却被楼修染拦住了,这要是再拉着伤口可不得了。

    见人醒来,村里的人看安好的目光都炙热了些。

    “他们醒了,只要勤换药,好好养养就没问题了。”

    “你的医术真好,能教教我吗,我爹死得早,我学的到底还不够精。”楼修染看着安好,目光里满是崇拜。毕竟救死扶伤,也是他喜欢的。

    收徒弟她可没想过,她可是来救人的,正想着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吼了这么一声。

    “族长这人救回来了,这比试也该比了吧…。”

    众人一听纷纷都看了过来,似乎都很中意安好,长得好看还会医术,这样的女子要是娶着该多好。

    “大家静静,她救了我们的人,我已经答应她救完人听她说条件…”楼北看着她们,大声的说道。见识了安好的本事,如今怕是有很多人都打上了她的主意,越是接触楼北就觉得安好有些不简单。

    “族长,她肯定会说让我们放她们走的,她们可是我们花钱买的…”

    “就是,不能放走…”

    “什么条件都好,就是不能放人…”

    “你们是想我做背信弃义之人吗,她刚刚可是救了三条人命。”楼北瞅了眼这里的人问道。

    楼北这么说在场的人都禁了声,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毕竟买人的钱,他是出的最多的。

    “他们说的是,我就是想让你放了我们,至于钱我可以赔给你们…。”安好看着楼北说道。

    “我们不要钱,我们要媳妇,你也就救了我们这里的三个人,要放也只能放三个人…”

    安好瞅了眼喊话的人,特别的想过去揍他一顿。

    楼北也有些为难,虽然他是族长,可是也不能完全不顾族人的想法。

    最后安好让楼北先把安二丫、安三丫和风铃都放了,给了他们三人的赎身钱。目送她们出了村子,安好又跟着他们回来了。

    不少的人都存着心思将人放出去后又抓回来,所以当安好走后,有几个人就跟了出去。不过却是没有讨到好,遇上了风天翔他们,直接被暴揍了一顿,将他们扣押了下来。

    “你们不是要比试,也可以。只要你们能打赢我和朱雀就有媳妇了,不过若是没人赢得了我们,就放我们走,钱依旧赔给你们,你们敢答应吗…。”

    他们的比试,只是自己村子的人比试。如今安好提出来,一个个都有些诧异。既然她们会武又怎么会被抓进来呢。不过聪明的人却是已经猜到了,楼北看安好的眼神也变了几分。她哪里来的自信,对抗他们整个村子的呢。

    君深这边已经跟丁山他们会合了,赶过来的时候就遇到了在外面修整的炎甲军和风天翔,那时候安二丫她们都还没出来的。虽然他知道安好很强,可是听她和朱雀进了村子,心里还是担心。

    周围的地势虽然险要,但也不是高不可攀,至于毒物却是个问题。虽然他心里急切,可是也不能不顾炎甲军的命,君深赶忙派了人回去,让人将鬼谷子请过来。

    可是他一点也不想等,生怕他去晚了会出很多的变故。大妞想跟去,却是被颜一给留下了,毕竟山势太险要了。君深的轻功虽然不错,但是到底受了伤,等他成功上了布满荆棘的山后,他的伤口又撕裂了,血迹渗透了出来,他微微皱了下眉。看了看周围的坏境,开始寻起了路,丛林里满是毒蜈蚣、毒蝎子,不过对于他来说都没用,因为如今的他已经是百毒不侵了。

    这边村子里,被安好这么挑衅,村子里不少的男子都站了出来,表示愿意一战。反正是她提出来的,也怪不得他们车轮战。

    安好和朱雀同时摆擂台,两边同时开打。有些小聪明的都没有先打,不过看着一个个被她们打下擂台的人,村子里的人都不淡定了,这两丫头看着这般柔弱,咋就这么强呢,这都是吃啥长大的呢。

    这个叫泗水村的,一共有一百二十户人家,达到适婚年龄的就有二三十个,看着长相貌美的朱雀和安好他们都想得到,不过想法很美好,现实还是很残酷的。

    楼北作为族长,不出手是不可能的。何况他也有些欣赏安好,所以也上去挑战了下安好,是第五个出场的,不过跟安好过了几十招还是败下了场。她使用的招式,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越打就越落于下风,安好的惊人力气也着实让他诧异了下。

    见安好如此能打,有些不甘心的,让村子里没到适婚年龄的人都上了去消耗安好的体力。年龄在十二岁到十五岁之间的也有三十多个,这样打下来看她还受不受得了,到时候他们后面的就能捡着便宜了。

    龙生九子都各有不同呢,何况一个村子里的人,此时人群里已经有的男子跑了回去,准备对安好下药。

    朱雀这边的挑战者,也有不少。还有些是打安好打不赢的,又过来挑战它,无疑又被朱雀给虐了一顿。

    挑战到最后,已然没剩下几个人了,他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上去的。

    “你们是放弃了吗…”

    跟人打这么久,她也挺累的,不过也是打爽了。看着这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她就特想笑。路是自己选的,她可没有逼他们呢。

    安好这么一说又人上来挑战她了,不过在她手里没过几招,就打了下擂台。剩下的人里好几个都放弃了,就在安好以为没人挑战的时候,一个年约十五六上下的男子,就跑了来说要挑战她。

    不过刚开始几招,就被安好教训得可以,却还是倔强的爬起来攻击安好。见他如此有毅力,安好倒也有些诧异,不过却没想到他会使那样卑劣的手段。安好被他给猝不及防的撒了一脸的药粉,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看人的影子都变成了几个。

    见有人使这样的手段,楼北和楼修染都有些着急,村里有些人见安好被收拾,却是很开心。

    那些被打了的,见有人这样对安好,心里也有些不服气。他们虽然有时候蛮横,但是对于英雄还是很崇拜的,安好成功的击败了他们,在好多人心里很是很服她的。

    “楼野,你小子太不地道了…”

    “就是…”

    “什么地道不地道,那姑娘可是说打赢她就行,有没有说用什么招式,支持楼野…。”

    朱雀这边已经成功的解决了所有的对手,看到安好这边的时候,心里也着急了起来。

    “兵不厌诈,只要能赢你…”楼野看着身形摇晃的安好,笑着说道。

    呵,想赢她下辈子吧。安好的手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手心,灵泉水汇聚在她的手里,随着伤口渗透了进去。

    楼野攻击过来的时候,安好已经恢复了几分清明,奋力一脚就将他踹了下去。楼野跌落在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安好。

    血从安好的手心里渗透了出来,跌落在了地上,盛开出一道道血花。

    “你们可还有要上来的…”

    原本放弃的几个人,看着又有了想试试的心。楼北看着安好手里渗出的血,心里不免诧异了下,对于楼野的做法他也是很不喜,都是一个村的,虽然不是一个祖宗,可是到底也太丢脸了。

    小白它们见安好不联系它,就悄悄的跑进了村子,躲在房顶上就看到了跟人对打的安好,看得它们也想过去帮忙揍揍。

    看着又站上来的人,安好的脸比之前冷了几分,当真以为她好欺负呢。

    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踹一双,上来的又被她解决了。

    君深飞过来的时候,就看着站在台子上的安好,一个轻点飞身就落到了她身边。

    “安好…”

    “君深,你怎么来了,找到剩下的孩子了吗。”

    君深点了点头,目光触及到安好流血的手,直接从他的衣服上撕了一块给她包扎了起来。

    “二丫她们已经出去了…。”

    安好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本来就忙活了一天,又找了一晚上的人,还跟这么多人打了一架,又流了不少的血,看到君深来她整个都松懈了下来。

    “安好…”见安好突然晕过去,君深担心的赶忙喊道。

    安好的突然晕倒,着实小白它们吓了一跳,赶忙问了下朱雀情况,听了朱雀说的也放心了。既然君深来了定然是要带走主人的,它们就离开这里去外面等着了。

    对于君深的突然出现,在场的人都奇怪不已,纷纷议论了起来。不过看到他手臂、身上的伤和挂着的荆棘时,一个个都诧异了下。这山势这般险要,上面又是荆棘又是毒物,他怎么下来的呢。

    “你是什么人,私自闯入我们这,这个姑娘被卖到了我们这,你别想带走。”

    有几个男子站了出来,不想君深将安好带走,却被他给全都拍飞了出去。

    “找死…”

    看着安好的模样,君深就心疼,此时凑过来无疑是找揍。

    楼北见有人还想上去对君深动手,赶忙制止住了,且不说他是什么身份,光是他那武功就不是他们能打的赢的。

    听朱雀说有卖身契,君深让他们交了出来,瞅见上面的名字和卖的钱,君深的脸更冷了。这丫头还真是没有她想不出来的事,卖自己都能做得出来,如此不顾自己,他该说她啥好。可是又有些自责,到底是他来得太慢了。

    楼北一路护送他们出了村子,看见他们出来,风天翔就将扣押的人放了回去。得知放了人,他们还追上去想将人抓回来,楼北气得不行,当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呢。

    安二丫她们看着安好被君深抱出来,赶忙跑了过去,心急的问了起来。得知安好只是晕过去了,安二丫她们也送了口气。可是瞧见她手上渗出血的布,她们不由得难过了起来,要不是她们长姐也不会受伤。风天翔见安好被抱出来,也很是担心,不过听了君深说的他也放心了。

    此时鬼谷子也赶到了,看着君深抱着安好上马车,他赶忙下了马车,走了过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安丫头怎么样了。”鬼谷子说着,还没等君深说话他就爬上马车给安好把了下脉,见她没大事,也松了口气。

    “我们追过来后,就发现了一个三岔路口,我和她一人走了一路,我走的那边找到了五个孩子,不过却是西凉人动的手。她这边是我们燕州国的人动得手…。”

    君深简单的说了下,具体的还要审问了才知道,不过却是早已经打草惊蛇了,怕是查不出来多少东西。牵扯到西凉这点上无疑就是个麻烦的事。

    风天翔,风铃跟鬼老坐了一个马车,小白和小黑也跳了上去,风铃抱着它们甚是喜欢。风天翔却想着变大了的它们,这看着完全的是两种感觉,要不是亲眼看见他真的是不敢相信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就上了安好睡的那个马车,君深没有骑马也上了马车,颜一和追命负责驾驶马车。见她们都没事,两人心里也松了口气。青木那边没有跟来照君深说的,回了村子告诉了苏氏。她们若是一晚上没回去,又没有消息,苏氏肯定会担心死的。

    至于朱雀就和青龙骑得马,青龙和小白它们消失了一段时间又突然出现,不由得让炎甲军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他们今天看到的事情多了,倒也没有去深究这些问题。

    “你是阿九哥吗,我们还能这么叫你吗…”安二丫坐在马车里,看着君深小心翼翼的问道。安三丫也看向君深,现在的他跟以前完全不同了,只是模样还是那个模样。

    君深的手正在安好的头上顺头发,就听安二丫这么一问,抬眸看向了她们笑着说道:“你们若是愿意叫我姐夫也是可以的…”

    听君深这么一说,两人都愣了下。

    “我可不敢这么叫你,会被我长姐揍的,我们叫你九哥好了…”自家姐姐怎么想的,目前她们还不知道。当初的未婚夫可是假的,她们也没指望君深能真的做她们的姐夫。

    “总有天,你们会叫的。”君深笑了笑说道,有这样两个妹妹也还是不错的。

    安二丫笑了笑,他倒是挺自信的,难不成长姐跟他之间有啥她们不知道的事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