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三十五章 林氏的小算盘
    安好先去了她住的屋子,将她之前定做的被套和床单、枕套都拿了出来,去了隔壁屋。进去后,她将拿着的东西放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将床上的被子抱下来后,她就先把床单换了。

    将被子和枕头也换好后,安好看着有皱褶的地方,安好又整理了下起身又看了看。蚊帐是白色不透明的,被套、床单、枕套都是同一天蓝色系的棉布,上面绣着兰花图纹,简单大气。

    她这新做的被套自己还没盖呢,想着她摸了摸,捏了捏,就差没在上面滚一圈了,不得不说这被子里的棉絮还是挺软和的。他应该会喜欢吧,要是不喜欢自个儿睡树上去吧。

    看了看周围的柜子,见上面有灰尘,安好想了想,拿起一边的抹布擦了擦。

    君深吃过饭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好在擦着柜子,他没有说话靠在一边的门上看了起来。她低着头认真仔细的擦着,君深站的方向,正好看着安好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小巧精致的鼻子,怎么看都看不够。

    有这样一个女子为他做饭、铺床,等着他归家,这样的感觉真真是不错。这一刻他想到了四个字,那就是天长地久。

    他的目光太过炙热,安好似乎感觉到了,抬眸看过去就看见了靠在门边的君深。

    “那个,床给你铺好了,我去给你烧洗澡水去…。”

    安好说着就准备出门,不过却被君深一把给拉住了。

    “不用你去,木头已经在烧水了,陪我聊了会儿,我正好还有些事要告诉你。”

    拉着安好的手,小小软软的,倒是有些爱不释手,不过相比她君深的手却是有不少的茧子。长期的握剑,他的手上的感觉可是跟他的脸摸起来差远了。

    牵着安好,君深先坐到了床边,见她没坐,他不由得笑了:“站着远干啥,过来坐,我不会欺负你的…”

    她不过是恍了下神,才没有害怕呢,这话说得就跟哄骗小姑娘似的。

    安好坐了下去,看着君深问道:“事情查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吗。”

    上次她本可以催眠,不过心慌得却是忘了,这下冷静下来她倒是想到了。

    安好的能力君深是知道的,小黑和小白的事她没有说,他没有去过多的追问,反正总有天她会告诉他的。

    “西凉人这边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们始终咬死上面没有指使的人,对于跟这边的合作关系他们也不承认,只说这暗道是有人卖给他们的。至于候四他们这边全部都招了,不过等我们去的时候他们说的那个店早已经人去楼空了,不过这边带头的人记得那店铺掌柜的的样子,我们就画了画像,只要那掌柜还活着我们找到他,这件事就有希望查出来,再没查出来之前,我会派人好好保护你们的…。”

    听完君深的话,安好陷入了沉思。揭发周明轩这件事,君深并没有透露出去,所以能恨上她的只能是蒋氏和朱青浩了,至于安二郎他们自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跟我结仇最深的莫过于朱青浩和蒋氏,他们被朱诚送回了蒋尚书那边的庄子,你可以去查查他私下到底都跟谁有来往…。”

    君深看着安好,听她提到朱青浩和蒋氏,心里倒是有些怀疑了。这蒋氏的爹是尚书,哥哥也是大官,姐妹嫁的人都不错。虽然出了假周明轩这件事,但是并没有给蒋尚书带来太大的影响,毕竟他没有明显站队,一直都在观望,可谓是个老狐狸了。

    “这件事我会好好的去调查的,至于西凉人那我一直将他们关押在营帐,有时间你可以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问出些消息…”

    “嗯,木头那边烧的水应该都烧好了,洗澡去,不过你的伤口可不能在打湿水,等下我重新给你换下药。”安好看着君深说道。

    君深虽然受了伤,可是这天气这样,他不可能不洗澡的。

    “我们家里就只有几个浴桶,我娘一个,二妹、三妹还有我各一个,你…”

    安好想着洗澡的事,不由得说道,不过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君深给打断了。

    “我不嫌弃跟你用一个,你嫌弃我吗…”君深眨巴这他那邪魅的桃花眼,看着安好说道。

    “没有嫌弃你,但是…。”

    看着他那有些受伤的表情,安好最后还是妥协了,他喜欢就用吧,她明天再买一个回来就是。这家伙跟以前当真是变了些,让她有时候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好了。

    见君深过来,木头就帮着舀上了水,不过君深没让他帮着提水。他虽然受了伤,但还不至于那般脆弱,让他自个儿洗澡睡觉去。

    安好跟着君深去了浴室,里面是她们家的专属浴室,如今他倒是成了第一个进来的了。

    “这衣服是我爹的,那个是我的浴桶,这个是没有用过的香胰子给你了,你没问题我就走了…。”

    看着安好匆忙离去的背影,君深不由得一笑,他要有问题,她能帮着他洗澡吗。那画面他倒是有些不敢想,真要她洗怕是会把自己当流氓给揍一顿吧。

    洗了澡后,君深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安好她爹的衣服虽然有些旧,但是很干净还透着股香味,闻着倒是舒服。

    洗完后,君深就将衣服揉搓了下,晾晒了起来,他自己的衣服就这么点,还是能动手洗的。

    过来后他又找安好聊了会儿,得知苏氏生了个儿子也替他们感到高兴。包扎好伤口,聊了会儿他就离开了安好的屋子,回了隔壁房间,看着安好给他布置的床,他伸出手摸了摸,随后趟了下去。

    看了看屋子里吊着的东西,他坐了起来,走了过去,一看竟然是艾草。这个他还是认识的,这个东西放在家里是可以驱蚊虫的。以前他们行军作战,身上带的就是这种装有艾草的香囊。

    要是青木此刻看着君深正在摸着一把草笑,他肯定会以为他又傻了。

    躺在她铺好的床上,君深倒是没多久就睡着了,伤口虽然还有疼,但是他的心里却是甜甜的。

    下人们的衣服都是自个儿洗的,安好她们的衣服这些目前是由丫鬟们洗的,安好也正在想买个人主要负责洗她们的衣服,毕竟她们都没那么多时间去洗,冬离她们现在虽然是丫鬟,但是也能帮她们做不少的事了。

    一夜到天明,安好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来了,随后就骑着大妞去了越寒城,给君深买了几套衣服,又去租了个屋子,将她空间里的土豆全部都移了出来,找了好几个牛车将这一屋子的土豆全部都运回了家里。

    因为添加了人,所以做饭那边安好昨天又请了两个婆子,毕竟人太多,她们做着也累。

    云凡一直是工坊里来得最早的,近来没有训练他倒是有些不适应了,过来的时候他正好看着几个牛车停在工坊门口,不免有些感到奇怪。

    他昨天才下的订单,今天不可能做出来了啊。想着云凡快步的走了进去,就见安好正在指挥着他们将袋子搬到屋檐下放着。一袋袋的全部垒了起来,放得整整齐齐的。

    “大丫,你这是买的什么啊…。”云凡不免有些奇怪,之前也没她听说要买啥,这口袋里的是什么东西呢。

    “这个是土豆,这边的工坊之前一直很散,我打算让他们集中点腾两个屋子出来做辣白菜和薯片,毕竟天气热了在外面一直晒着也不行,这边空地我打算建造几个临时灶台,等下你们去越寒城的时候,多买几口锅回来,另外肥肉也卖些,除此在买个浴桶。”

    安好的话云凡也明白,之前因为房间多,所以一个组就在一个屋子,如今把两个组合并到一起倒也是可以的。

    “我们昨天买的东西都在库房里,你们要用的时候就去里面拿。”云凡想了想说道。

    安好点了点头,云凡见没话说就去喂牛去了,给牛割草喂水洗澡都由他们负责。云凡总觉得这么牛变了,变得聪明了些,不免有些奇怪,可是也解释不清,只能是觉得他自己多想了。殊不知安好看着牛一天拉这么多,担心这牛身体扛不住,就时不时的给它们喂了灵泉水喝,自然就变得跟原来不一样了。

    东西都搬完后,安排就给他们结算完了钱,时间还早工人们都还没来,安好就提着衣服回家吃早饭去了。君深这几日都没好好休息,等他睡醒起来的时候,这边已经做好了早饭,四处看了看都没有看到安好。

    看到君深,一个个的都有些诧异,这人是谁呢长这么好看,什么时候来家里的呢。看样子似乎就是从屋子那边出来的,不过昨天他们睡的时候都没看见人,想来应该是他们睡了后来的。

    安二丫她们比君深先起床此刻正洗漱完,看着走过来的君深都愣了下,他这身穿着分明就是爹的衣服嘛。长姐对他果然是好,这可是爹爹最好的一件衣服呢。看着他穿的衣服,她们心里还是有些难过,这衣服可不能让他穿到娘的面前去,否则怕是会伤心得哭起来的。

    “阿…九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呢。”安二丫看着君喊道,她喊了后安三丫也跟着喊了声。不过却不像那般胆子大,不敢去看着他的眼睛。

    “昨晚上来的,不过那时候你们都睡了…”君深笑了笑说道,他昨天也是处理事情完了,不然早就赶上晚饭了。

    “难怪,你看见长姐了吗,我们这一早起来都没看见她呢,房间里面也没有人。”

    这边青木他们在帮着晒昨天的土豆片,此刻已经全部都搬出来完了。看到君深走出来,一个个赶忙过去打了下招呼。

    “主子…。”

    君深点了点头,对于青木他们帮着安好做事,他还是挺满意的。这样安好也不用那么累。正想跟安二丫她们在说点啥,就见安好提着东西回来了。

    “长姐,你今天起得可真早。”见安好回来,安二丫跑上前看着她说道。

    “对呢,今天有点事,所以就起得早了,你们快去吃早饭吧。君深,你先过来下我有点东西给你。”

    安二丫他们相互看了眼就去吃饭了,听安好叫他还有东西给他,君深不免有些奇怪。她这是要给他什么东西呢。

    “早晨我去越寒城买了点东西,顺带给你买了几套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等下我还要忙工坊的事情,你要是想去,就去看看吧…。”

    安好将东西给了君深后,就跑去吃饭去了,她今天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呢。

    握着安好给的袋子,感受着袋子上的余温,君深笑了笑,转身回屋子换衣服去了。这次的感觉跟之前完全不同,进屋后他看了看安好买的衣服,挑了件墨黑色的长袍换了上去。

    穿好后,他就出了屋子,走过去一起吃饭了。安好看着他走来,不免多打量了几下,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安二丫他们却是来回的看着他们俩,刚刚还穿着她爹的衣服,现在就换了。

    吃过早饭,安好将君深带去看了苏氏和小葡萄,见君深来苏氏不免有些诧异,见他现在正常了还认定安好,苏玉娘是又高兴又担心。毕竟君深的身份摆在这,他们能好好的在一起吗。君深也看出了苏氏的担心,但是一旦他认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小葡萄对君深似乎很喜欢,来了后看着他就特别兴奋,被他抱着更是欢喜不已。君深从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那软糯糯的身子抱在他怀里,感觉着实特别。对安好这个弟弟也多了几分喜欢,还当场就送了他一块玉做见面礼。

    在自己家里,又有雨竹在,苏氏也不担心人说闲话,留着君深聊了会儿。安好就和安二丫他们一起去了工坊,见他们都在门口等着,安好就叫上他们一起去了美食坊这边。

    云凡跟安好说了几句后,就和楚大郎、陈铁牛一起去了越寒城。

    杨梅之前还以为安好会在家里做,现在看到来这边更是高兴了下,这样子自家儿子离安二丫他们可是又近了许多。虽然这安好脾气不好,但要是她妹妹以后喜欢上她儿子,这她也没办法不是。

    签了合约,听了安好的安排后,建灶台的建灶台去了,香肠工坊这边搬东西的人也行动了起来。元清扬这组主要负责装香肠的,他们全都搬到了李秀她们所在的屋子。

    李秀她们这边屋子,只有几个人。李秀、郑有容、黄氏、贾氏,她们主要做的就是香肠的配料。如今他们过来了,自然就要隔一个单间出来,毕竟配料是很重要的。

    人多做起事情来也快,没多会儿就给她们用木板隔了个单间出来,还留了小窗口。

    搬到一起就能天天看见李秀,元清扬的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

    李小红、林小离他们这组就搬到了林大虎他们这边,林大虎、钱山,还有两个男子是负责剁肉的。

    他们这边搬过去后,安好就吩咐杨梅他们开始清扫屋子。杨梅听安好说要扫地,心里别提多不爽了,她是来做薯片的又不是来扫地的,不过也没敢说出她的不满。

    安小鱼却是很认真,不过是扫地,还是抹窗子,一点也不偷懒,安好看着也很是满意。屋子清理干净后,安好就让他们去外面打水洗土豆去了。

    洗好后,各自提了一桶回屋子,等着安好接着安排。另外一边也照着安好的吩咐清洗上了大白菜。

    看着他们都将土豆洗好,安好走了进去。

    “接下来,我念着名字的就来领你的刀和菜板,以及木盆。东西必须处理干净,若是发现问题明天就不用来了,另外你们这一组我暂时不确定组长,谁的表现好到时候就定谁为组长,希望大家好好做,我会时不时的来看的。你们切之前盆里一定要有水,切好后会有人来端的,大概切成什么样,之前你们看着了,就不用我说了…”

    昨天招人的时候,安好多招了几个杂工,烧火端盆子总要人去做的,因为烧火热,所以工钱上就开了六十文一天,干的时间长了再加工钱。

    “东家,我们肯定会好好做的。”马六听安好说完,也开口说道,这里的组长钱可是比工人要多些的,若是他能当上组长那可就太好了。

    杨梅使劲的戳了戳自己的儿子,示意他也在安好面前露露脸,说说话。

    “东家,我们知道了…”

    云成受不了他娘,看向安好开口说道。

    杨梅见安好没有看自家儿子,不由得皱了下眉,这安大丫还真是越发的目中无人了。

    实际上,安好正在想事,并没有听到杨梅说的话。

    安好吩咐完后,他们就各自忙活了起来,安好就去看了看这边清洗大白菜的人,将刀发给他们后,安好就教着他们切大白菜和腌制大白菜了,家里的缸子还有十来个,今天可以先做些出来,至于易容那里的缸子怎么也得明天才能送来。至于做酱的人,安好从中选了两个可靠点的人,工钱上多了些,合约也跟其他的人不同。

    君深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好一直在忙,他也就没有去打扰,在工坊转了转,去了榨油工坊这边,刚走进就闻到了菜油的香味。

    安好瞧见了君深,想了想走了过去:“怎么样,这油闻着香吧…”

    安好说着,带着君深进里面转悠了一圈,四处看了看,还跟他说了下。安好的打算是推广油菜,至于其他的油就她这工坊占了。

    这件事要是禀报上去,君老头肯定会给安好封赏的,这可是个利国利民的大事了。安好有如此的心胸,倒是让君深有些刮目相看。有时候的她又财迷得紧,有时候的她有凶悍得紧,不过他似乎都很喜欢。

    陪着君深走了会儿,聊了会儿,安好就去看了下切的土豆片,让他们端过来后就教着他们煮了起来,毕竟这东西必须做好,关键就在这一环,安好教的也格外认真。剩下打杂的人,就帮着晾晒,也可以换着干活。

    中午吃了饭,安好让君深没事多睡会儿,她就去了工坊,四处走了走看了看,见他们都学得差不多了也放心了。

    刚出工坊准备回家,就见不远处跑来了马车,马车行驶得很快,不过快要到他们家门口的时候却减了速,没多久就停了下来,安好看着突然停在他们家的马车,不由得打量了起来。

    一看赶车的人安好就认了出来,他跳下来后,就去端凳子了,不过凳子还没端过来,鬼谷子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他可是有武功的才没有那么脆弱呢。

    安好看到是鬼谷子来,高兴的跑了过去,说起来他可是又有很久没来她们这了。

    “师父,你总算是来了…。”

    “丫头,跑得还挺快的,也不怕摔着你…。”鬼谷子看着安好笑着说道,看着安好如今的容颜也觉得很是惊艳,这丫头当真是越长大越好看呢。

    安好笑了笑说道:“师父,我才没有这么笨呢,这样就摔倒我了,那还得了。”

    “君深那臭小子在你这吧…。”

    安好见鬼谷子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不提他了,这臭小子有了你就完全的把我给搞忘了,亏我还累死累活的替他到处跑给他治病。走,看你娘和弟弟去…。”

    安好给驾驶车的师兄指了路,让他将马车停到工坊那边去,随后就带着鬼谷子进了屋子。

    “你这房子,修得真大,我这还是第一次来呢,你这丫头倒是能干,这才多久呢,你就工坊和房子都弄好了。这次来,师父可要吃你做的好吃的…”

    鬼谷子一边走,一边跟安好说着话。

    后院这边,青木他们也都帮着切成土豆片,反正闲着也无事,见鬼谷子来,都喊了一声。

    “鬼老…。”

    鬼谷子一听,向一边看了去,就看到了正在切土豆的青木、颜一、追命他们,至于飞花和颜九去了工坊,又可以帮着做东西又顺带保护安二丫她们。

    鬼谷子看着他们不厚道的笑了,君深这臭小子是打算解甲归田了吗,暗卫一个个都跑来切土豆了。这炎甲军要是来,岂不是就是去挖土种地了。

    青木他们瞧鬼谷子这么笑,就知道他啥意思。不过现在的日子,他们过着也挺好的。没有打打杀杀,没有明争暗斗,还有美食吃,这样的日子哪里不好。

    见他们没啥反应,鬼谷子只觉得无趣,就跟着安好去看苏玉娘和小葡萄了。

    “娘,师父来看你了…。”

    安好在外面喊了声,就推开门带着鬼谷子进来了。

    苏玉娘听见鬼老来,不免诧异了下,以前可是一年都看不到他一回的,今年倒是又来了。想着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下。

    看到鬼谷子走进来,苏氏笑着说道:“鬼老,快过来坐,这可是有些日子没见到您了…。”

    “嗯,你这气色可比以前好多了。小家伙在哪儿,快让我看看。”

    雨竹刚进屋就听到了鬼老的声音,不免奇怪了下,刚刚她去上茅房去了,这下才回来呢,见安好都在这,就退到了门外候着,他们肯定有话要说,她还是在外面好了。

    苏玉娘听鬼谷子这么说,笑了笑将孩子从身边抱了起来,递给了他。

    “师父,我弟弟长得好看吧…”安好凑了过来,捏了捏小葡萄的脚。

    “比你小时候可爱多了,这小眼睛看着就特机灵…。”鬼谷子抱着小葡萄甚是喜欢,又给他看了看身体,这孩子早出了生了些日子,倒是长得很好呢。

    安好也没什么事,就在屋子里陪着他们聊了会儿。

    聊了不知道多久,外面雨竹就端着红糖酒糟荷包蛋进来了,红糖酒糟荷包蛋苏氏吃了还是很好的,不过毕竟有些起热,安好也就今天才让雨竹煮了点给苏氏吃。

    看着红糖酒糟荷包蛋安好就想到了她泡的糯米,闻着那香味鬼谷子不由得伸着脖子看了看苏氏端着的碗,这味道就是米酒的味道,不过咋这么香呢。

    苏氏却是没有注意到鬼谷子看她,因为她正低着头在吃。

    看着鬼谷子那吃货样,安好笑了笑说道:“师父,这个叫红糖酒糟荷包蛋,米酒是我自己做的,你都没有吃我做的这个,出去我给你做碗尝尝吧。”

    “鬼老,大丫做的真的比卖的好吃多了,你吃保你还想吃。”苏氏喝了口汤笑着说道,这味道可是比以前吃的都香醇。

    “好啊…。”对于美食,鬼谷子向来是不拒绝的,也不在意这红糖是给女人吃的。

    出去后,安好就让鬼谷子坐在石桌这边等她,反正上面搭了草棚,倒也不热。还能看见在对面棚子下,忙活的众人。

    没多会儿,安好就将做好的红糖酒糟荷包蛋端了上来。

    闻着那清香,鬼老看了看,闻了闻,拿起勺子吃了起来,这味道当真是不错。他生平最爱的就是医术和美食,两者不可或缺。反正是走到哪吃到哪,若是没钱付诊费给他做顿好吃的也是行的,不过这个知道的人并不多。

    安好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师兄,进厨房又端了碗出来,不如鬼谷子的碗大,倒也有不少了。安好之前见过他,他不像鬼老吃不了太多的东西,长得也是眉清目秀,身形瘦弱的。

    见安好端过来,林寒还在那傻站着,鬼老不由得喊道:“还不接着,你师妹做的东西,你在别的地方可是很难吃到的,这东西虽说别处有,这味道确实要好吃许多…。”

    “谢谢师妹…。”林寒回过神接了过来,赶忙说道。这是他第一次跟着鬼谷子出来,之前都是别的师兄跟着出来的。见安好还给自己煮了东西,不免诧异了下。要不是师父带他出来,他可是不知道他有这样一个好看的女徒儿呢。看师父对她就是与众不同的,也不知她的医术怎么样。

    “师兄客气了,你们快吃吧,若是凉了就不好吃了…”

    君深走出房门,就看见了这边有说有笑的三个人,鬼老这老头来得还真是快,居然还把他的徒弟也带了来。

    “臭小子,睡醒了啊,不过东西都被我吃完了,没你的份…”鬼老看着君深,笑了笑说道。

    看着自家师父这般孩子气的模样,林寒不由得笑了笑,这人能被师父叫做臭小子,可见两人的关系是很不错的。

    “昨晚来,安好就给我做了,这味道当真是不错,而且还做了炒饭,香喷喷的,加了好多东西在里面,有虾啊、蛋啊,还有…。”

    “哼,丫头说了晚上要给我做好吃的。”

    两人一见面就斗上了嘴,安好也没在搭理他们,就去找颜一他们帮着搬石磨,磨汤圆粉去了。今天可得先磨好,磨好后还得明天才能吃呢。

    将石磨放好后,安好就让他们将泡好的糯米抬了出来。将石磨清洗干净后,安好就准备磨粉了。颜一他们的力气大,没多久就磨了不少出来。看着磨出来的粉安好又舀着放到了石磨中间,再次磨了下。

    磨好后,安好找了慧兰和慧心帮忙,剪裁了一块干净的白布,做了个过滤网掉在了屋檐下,在下面放了接水的盆,就将磨好的粉倒了进去,先吊着将水分滴干。

    鬼谷子没有见过怎么做汤圆粉,看着好奇不已,走过来对着安好就是一通问。得知这东西都是做汤圆的,他不免看了又看。

    这边工坊,林江花(李小红的后娘)看着在里面忙活的李秀她们,心里就有些嫉妒。要是她也学会了配料,岂不是就能做香肠来卖了吗,可是她根本走过去一点就会挨说,每天吃饭前工坊门就锁了,还有人看着她根本没有机会。

    如今其他的工序,她也大致了解了,清洗那里她却是没弄清楚,到底放了啥来清洗。不过只要会了后面的,前面的她总能会的。

    看着长相不错的李秀,林江花突然想到了她那个死了妻子的大哥,她大哥也就比李秀大个七岁,今年三十二岁,成亲早有一个女儿,今年十五岁。他虽然混了点,但是长得不错,只要这李秀将他看上了,到时候嫁过去,再让她将做香肠的秘方透露出来,他们可不就赚钱了吗。

    而且她还有个童生的儿子,要是能一起嫁过来最好。这样以后又有钱,又有权,那日子想想都好呢。

    想着林江花活也不干了,直接请了半天假,坐着牛车去了十里地外的白沙村找她大哥去了,一起去的还有她的儿子李升。

    牛车一路摇摇晃晃,没多久他们就到了白沙村,林江花的大哥住在村南,家里有三间瓦房,一个土胚厨房和茅房。这房子还是他们爹在世的时候建造的,林江花就只有一个哥哥,两兄妹都是一个德行,所以两人的感情还是很好的。

    见林江花母子回来,村里的人不免指指点点的说了起来,不过她却丝毫没在意。要是这么在意这些人的眼神,她也不会再嫁了。等她以后开起了工坊,看他们还巴不巴结她。

    没多久就到了地方,林江花肉疼的拿出十五文递给了车夫抱着儿子下了车,刚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争吵声,林江花不由得皱了下眉。

    “娘,我们还这干啥呢。”李升在车上睡着,醒来看见来了这里,心里不免有些不高兴。他一点也不喜欢来这里。之前他还以为他娘要去越寒城买东西呢。

    “我们看你舅舅啊,乖啊,别闹,回去给你炒鸡蛋吃。”

    李升瘪了瘪嘴,他才不想吃鸡蛋呢。在工坊多好,每顿都有肉菜,跑到这里来还得回家吃自个儿有啥好的。他爹应该也快回来了吧,肯定会给他买糖回来的,他说他乖乖的就给他买糖的。

    推开院门他们走了进去,就见她大哥正追着他的女儿林瑶儿出来,语气甚是生气。

    “死丫头,你还跑,还敢跟我顶嘴,你不嫁也得嫁,嫁过去有人伺候有啥不好…”

    林瑶儿看到林江花来,赶忙跑到了她身后躲着,这个姑姑嫁了后就不怎么回家,但是对她一直都还是不错的。

    “大哥,你们这是…。”

    林才梁看着林江花来,举起的棍子也放了下去。

    “姑姑,爹要将我嫁给老头做妾,她还是我爹吗,我不管我要嫁给秀才郎,我要当官夫人。”

    林江花一听笑了起来,自己这侄女还挺有志向的,想着林江花打量了下林瑶儿,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这长相还真随了她大哥,当初倒是没把她想到呢。说道这官夫人,她要是能嫁给安大郎倒是不错,可惜这安大郎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年纪到底是小了些,家里也这么乱,想到这些林江花又觉得还是不好。

    “你听听,她什么想法,这秀才郎是那么好嫁的吗,真是气死我了。”自己这女儿,当真是心比天高,林才梁不免有些生气。一天天的就想些没用的,秀才这么好嫁,那岂不是人人都嫁给秀才了。不就是一破书生吗,要是没钱有个屁用。

    “大哥,这瑶儿怎么能嫁给老头子呢,嫁过去以后若是没有孩子,可不苦了她一辈子。她现在年龄还不是很大,可以在等一年看看…”

    林才梁只想着嫁过去吃香的喝辣的,却是没有想过子嗣这个问题。此时听他妹妹这么一说,他倒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李升听自家娘这么说,就想到了李小红,她娘可是老念叨着将她嫁给老头子呢。敢情是不想她生孩子呢,可是老头子为什么就不能生孩子呢。

    “就是,爹我还小,我不嫁人,你不能随便将我嫁了…”林瑶儿见林江花站在她这边,心里也越发的有底气了。反正是她爹不对,不能在打她了吧。

    有林江花在,林才梁也没在打林瑶儿了,等一年他还是等得起,不过却是不想将女儿嫁给穷书生。

    “瑶儿,你先带着升儿弟弟去玩,我和你爹有话要说。”林江花对着林瑶儿说道。

    刚刚林江花才帮她解了围,虽然她有些不喜欢李升,但是带着他出去玩了。

    他们走后,林江花就和她哥哥进了屋子,聊了起来。

    “大哥,嫂子也死了也有两年了,你想过再娶吗。现在可就有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要是你能抓住,以后我们的日子都会过得很好,到时候你想几个妾都成。”

    林才梁听林江花这么一说,立马来了兴趣,赶忙问了起来:“小妹,你这说的是真的吗。到底是什么人家呢,有钱的小寡妇?”

    “是个寡妇没错,不过没多少钱,家里却是有个童生的儿子,前途不可限量。这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她现在,在我们村子的工坊上工,她做的是配料,那可是香肠的独有配方呢。要是你能娶了她,做出了香肠那可能卖很多钱呢,你不会不知道香肠吧…。”

    林江花见自家哥哥来了兴趣,赶忙说了起来。

    林才梁的狐朋狗友多,经常偷鸡摸狗,骗骗小寡妇的,有钱就去吃喝嫖,哪里不知道呢。

    “可是,她能看得上我吗。”

    “先不管看不看得上,反正找媒人先说说,先别提我们的关系,实在不行我们在想办法。”

    自己这妹妹什么样林才梁最清楚,在村子里怕是名声不好,不过这香肠有多值钱他可是看到的,不过他们很少吃。

    “行,那我明天就找媒人上门说去。”

    “那你可得早点,我们这工坊上工都是很早的,这点钱你拿着好好的收拾下你自己。你也好久没来我们村了,明天一定记得早点。到时候来了先到我这,让媒婆先去…”

    林江花将一切说好,就带着李升在这村子租了个牛车回去了。

    林瑶儿看着自家爹高兴的模样,不免有些奇怪的问道:“爹,你这笑啥呢,有什么高兴的事说出来让也跟着高兴下啊。”

    “瑶儿啊,爹这次要是娶到了你姑姑说的那女人的话,我们家以后可就有钱了,到时候你也能嫁个好人家了。”

    后娘什么的林瑶儿不怎么喜欢,但是她能嫁个好人家,这个倒是可以有。

    ------题外话------

    发现BUG的可以说下,最近没怎么修改,呃,谢谢大家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