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三十七章 小白:肚兜是啥
    安好回去睡的时候,看了看隔壁,见君深房间的灯已经灭了,心里不由得在想,他应该睡了吧。

    不过当她推门进屋的时候,却看见君深身穿着一身月牙白的锦袍,斜靠在她的床上,一头如墨的青丝散在两边,认真的看着她画的设计图,这些都是她近来想的花样。如玉的五官,在加上他此刻的一身穿着,着实向那画中走出来的仙人一般,让她看着一时间有些不转眼。

    “我还以为你睡了呢。”

    君深放下安好的画本,起身坐了起来看向她笑着说道:“我的伤口还没好,正等着你给我换药呢,没看见你,我睡不着。”

    还睡不着呢,吹牛都不打草稿的。

    安好走到了一边,从柜子里拿了个她自己做的急救箱,提着就向着君深走了过来。

    “衣服脱掉…。”

    非得要自己说他才脱了,这家伙当真是欠收拾。

    听着安好叫他脱衣服,君深就莫名的想笑,不过他挺喜欢的。

    “这段时间正是恢复的关键,你跟我老实点,别在动武了,不然你看管不管你。”安好一边说一边给他清洗了伤口,这伤口现在看上去还是有些红,当真是被他给折腾坏了。

    安好到底是嘴硬心软,嘴上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是很轻。

    她的手带着点点凉意,时不时的触碰到他的肌肤,却是让他整个人的体温都比之前高了许多。见她镇定自若的模样,君深笑了笑,她能快点长大该多好呢。

    “搞定了,你很热吗…。”

    安好包扎完,就看见君深额头的汗珠,不由得问道。

    “咳,是有点热…。”

    “那你等下回去喝点水,对了,我突然想到个问题,你到底多少岁呢。”对于君深的年龄,安好只有个大概的猜测,所以想了下还是决定问问。

    君深听安好自己多少岁,看着她说道:“十七了…。”

    “那等我十五,你都二十了…。”安好想了下,不由得脱口而出。

    “对呢,十五岁你就及笄了,到那时候,我就可以娶你了…。”君深目光宠溺的看着安好,说着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她的头发柔顺光滑,摸着就特舒服。

    “君深你大爷的,你这是想残害祖国的花朵呢,怎么也得十六七吧,不行还是太小了…”

    说完安好有些囧,她都说了啥呢。

    君深听安好爆粗口,不由得看向了她脸上满是笑意,刚刚还像个柔顺的猫呢,此刻就变成老虎了。

    “现在是挺小的,以后就大了…”

    “君深你丫的混蛋,你看哪呢,你咋这么了解呢,你说你是不是…”安好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他要是真的看过,还来招惹她非揍他一顿,在他把丢出去不可。

    “没有,就是听百里星辰他们说过。”

    见安好那暴躁的小模样,君深笑了笑赶忙解释了起来。

    安好皱了皱眉,百里星辰这家伙敢情也不是什么好人呢,居然还说他纯,蠢还差不多。

    “好了,伤口也给你包扎好了,你快去睡吧。”

    君深凑了过来,亲了安好一口,就站起了身走了出去,走得倒是快。不过在门口的时候,他却是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安好说道:“晚安…。”

    “臭流氓…。”

    “那我也只对你耍流氓,早点睡。”君深邪魅一笑,说着将门给安好拉来关上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瞅着他那欠扁的模样,安好真想把他拖回来揍一顿,趟在床上摸了摸刚刚被他亲到的脸,安好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第二天,天还没怎么亮,林才梁就将林瑶儿叫了起来,穿好衣服后,就去找约定好的媒婆和车夫去了。为了请他们,他可是花了不少钱呢,好在都是他妹妹给的。

    看着林才梁穿着全新的一身,林瑶儿不由得多看了她爹几眼,她爹长得真是好看。不过他都有新衣服穿,她却没有。要是真能娶到那女人就好了,到时候她就有穿不完的新衣服了。

    外面的路已经依稀能看到些了,林才梁牵着自己女儿的手,向着媒婆家走了去。媒婆家和牛车夫家是挨着的,他过去正好就一起走了。想着今天的事,他心里就莫名的开心。

    他们过去的时候,他们也起来了,收拾好坐上牛车就去了安月村。在路上林才梁大致的讲了下李秀这边的情况,又给媒婆塞了几两银子,让她办好事,还说到时候若办成,他还给她封大红包。这张媒婆,看到他一下给这么多钱,还说办成还给,她的一张嘴都笑得合不拢了,连连说她肯定会把事情给办好。

    说着她还时不时的夸奖着林瑶儿长得好看,还想给她说亲事。不过林才梁想着自家妹妹说的话也就没有应她。

    牛车行驶的慢,倒是了平坦点的才快了些,颠得林瑶儿想骂人。进安月村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起来,一路摇晃着进了村子。

    这边一早林江花就催促着李成林上街去买肉和菜了,现在家里几个人找钱,日子也比之前过得好了,她的心里虽然高兴,但却还是不满足。

    林才梁他们来的时候,李成林刚离开村子没多久。

    “林大郎,这就是你妹子嫁的村子,这可不得了,你看看那边那个房子建造的真大呢。那些也是建造来住的吗,一排排的看着咋不一样呢。”

    林才梁在家排行老大,因此村里大多数的人都叫他林大郎。

    张媒婆看着这么大的房子,着实有些羡慕嫉妒恨,这简直就是土地主呢。要是谁能嫁进那家,或者娶了那家的姑娘,这日子可就过得羡煞旁人了。

    “那一排排的屋子是工坊,这村子里不少的人都在那里干活呢。这些都是听我妹妹说的。”林才梁不是很了解,毕竟林江花没有跟他说太多。

    “那这村子里的人可发了,一个个离家这么近干活,真是太好了。我们村咋没有这么好的事呢。”张媒婆看着羡慕不已。

    林瑶儿也看着那大房子发呆,她要是也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就好了,不过嫁老头子她还是不愿意的。

    林江花一早就在外面四处望了,看到他们来,赶忙走了出去。

    牛车停下后,他们就下了牛车,那车夫就驾驶着牛车调个头又回去了。对于这安月村的变化,这车夫也看到了,心里不由得在想要是自个儿孙女也能嫁到这来,可就好了。

    “姑姑…”林瑶儿看着林江花喊了起来。

    “欸,你们总算来了,张媒婆今天这事,可就拜托你了,你可得挑着好的说。事情办成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媒婆可是他们白沙村很厉害的一个媒婆,说成的婚事就又不少,所以他们才请了她来。

    “大哥,你先和瑶儿进屋子坐会儿,我带她先过去。”

    林才梁点了点头就将女儿带了进屋,这边林江花一边走一边跟张媒婆说着话。送了她一段路,她就没有跟过去了,指了指路让她自己去了。

    这边李秀他们刚吃过早饭,看着时间还早,李秀就和黄氏在一起洗衣服,元朗也收拾好正准备去读书了,元清扬也趁着还有点时间就劈起了柴。原本李秀是想送他去越寒城读的,但是元朗不想离家太远,又觉得村里的老夫子教的不错,就没有去越寒城读。

    张媒婆今年四十九岁,长着一张圆脸,相貌一般,今天还特意的涂脂抹粉了一番,看起来倒是跟平时不大一样。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髻上斜插着一根银簪子,一副银耳环,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的棉布长裙,总的来说她家里条件还是不错的。她摇着扇子,快步的向着元家走了过去。

    看见院子里的人后,一脸笑容的走了过去说道:“欸,你就是黄大姐吧…。”

    黄氏正在清洗衣服,听到声音抬眸就到了对着她一脸讪笑的张媒婆。

    “你是…。”这个倒是像媒婆,可是她没有找过她啊。

    张媒婆的眼神骨碌碌的打量了下这个家,这条件也不咋的啊,这房子还没有林大郎家的好呢。随后她又看向了一边晒衣服的李秀,此刻李秀也正好看着她,张媒婆只觉得这李秀长得倒是不错。

    看着她打量自己的眼神,李秀有些不喜欢。

    “这位姐姐,你看我这样子,也该猜出来我是媒婆啊…。”

    一边的元朗一听,也不出门了,准备听听这媒婆又是来给自家小叔,说哪个村子的女子的。

    元清扬一看是媒婆,就又以为是来给他说亲事的了,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几分。再看李秀的表情也不是很好。

    “我啊,是来给你家大媳妇说亲事的,这位姐姐我一看你就是明事理的。这李秀也给你儿子守了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年轻,你不可能不让她嫁人吧…。”

    元朗一听不由得看向了她娘,这些年他也没有反对过她嫁人,倒是他娘一直都没有嫁。所以说亲的后来也没有说了,这老太婆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元清扬却是想冲过来凑这个张媒婆,不过却被李秀给拦住了。张媒婆一直在那跟黄氏说话,自是没有注意到元清扬的反应。

    黄氏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的,毕竟自己这大儿媳还年轻,怎么可能不嫁人呢。

    “娘,我没想过嫁人…。”

    黄氏叹了口气,看向了李秀说道:“你到底还年轻,这么些年我早已经将你拿女儿看了,自然是想你过得好的。我们听听看她怎么说吧…。”

    张媒婆一听有戏,赶忙坐了下来,跟黄氏讲了起来。

    “姐姐,你这大儿媳妇能干的名声,已经传到我们村了,这不就托我来说亲了吗。我们村叫白沙村,离你们这也就十里多的地呢。拖我说亲的这家,家里条件还是不错的,有大瓦房,又有田地,人也长得不错,而且他就一个女儿,比你这儿媳妇就大几岁,这大几岁可不就会疼人一点吗…。”

    张媒婆看着黄氏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

    家里只有个嫁出去的妹妹,上面又没有老人,周围也没有兄弟。也不担心遇到坏婆婆和不好相处的妯娌,黄氏听着还是觉得很不错的。

    “他是干什么的呢,这女儿多大了呢,妻子怎么死的呢。”

    “女儿也就十五岁了,要不了多久就嫁人了,也不怕难相处。这嫁出去的女儿,能有多少时候回家来呢。妻子是得急病去世的,至于这林才梁,目前就在家里种地,有活的时候就去帮人修修房子…。”

    黄氏越听越满意,这也算是个手艺人了,也不怕嫁过去吃苦。

    见两人说得这么开心,元清扬心里更急了,李秀现在心里已经有了元清扬,怎么可能还会嫁呢。

    “秀,你看怎么样。”

    “娘,我现在没有想过嫁人,还是算了吧。”

    见李秀一口拒绝,张媒婆有些不高兴了,看着她说道:“大妹子,你莫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这林才梁长得一表人才,又有手艺,你又长得这么齐整,这么能干,嫁过去他肯定会好好疼你的。这女人啊总得替自己打算,在几年你人老珠黄了,谁还看得上你啊。”

    李秀听到她开头的一句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声,不过却是没有说一句话。

    “你怎么说话的呢,你才人老珠黄,我娘最漂亮了,我娘既然不愿意你就哪凉快呆哪儿去,有这功夫不妨回去多挖两块地…”

    元朗见自家娘的心情很不好,对着张媒婆就没好语气,骂得张媒婆整张脸都黑了。现在的她要不是上了粉可不就是人老珠黄吗,可是这亲事她还想在谈,毕竟黄氏是同意的。

    “你就是元朗吧,长得真好看,是个聪明伶俐的。可是你忍心看你娘一个人孤独终老吗,你也可以跟着嫁过去,这边都说了,会对你像亲生儿子这般好的…。”

    张媒婆忍着怒意,对着元朗先是一夸,随后又是一番说服。

    “你滚不滚,没看见我嫂子和侄子都不乐意了吗。”

    此刻的元清扬暴躁不已,拿着扫帚就要打张媒婆,吓得她连忙躲到了黄氏的身后。

    “我说的是你嫂子的婚事,关你什么事呢。”张媒婆从黄氏的身后探了个头出来说道。她还就不信,这黄氏会让她儿子打她了。

    “清扬,还不放下,像什么话,你这要是干啥。”

    黄氏看着自家儿子的这番行为,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这要是得罪了媒婆,以后还怎么说亲事呢。自己这儿子这性格咋就这么怪呢,当真是四季豆,油盐不进。

    “元朗你快去读书吧,娘不嫁人,娘就守着你…。”

    李秀的眼睛有些红,看了眼元清扬,拿过一边装书的小口袋递给了元朗,又说了这么一句。他们之间或许就是有缘无分,也等不到花开的那天。

    元清扬听着李秀的话,就感觉到她要放弃他们之间的感情了,看着她红了的眼眶,他整个人都难受了起来。他不能再等了,他必须要找个机会跟他娘好好谈谈。

    元朗听李秀这么说,一眼就看到了她微红的眼眶,将小布袋跨在肩上,一把抱住了她。

    “娘,你别哭,你要怎么样都行,朗儿只要你高高兴兴的。”

    听着元朗的话,又看着抱在一起的两母子,黄氏的眼眶也红了。

    元清扬他们的父亲死的早,她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长大,一直都没有嫁过人。那时候的她也才三十岁不到呢,可是想想这些年的凄苦,她怎么忍心让李秀也步她的后尘呢。她不是那样的恶婆婆,儿子的早死让她觉得很对不起这个能干的儿媳,她自然是想她过得幸福的。

    张媒婆在一边看得着急,这不答应还哭上了,这叫什么事呢。看这情形,今天这个亲事她是说不下来了。

    “娘,我就先去工坊了,随带送送朗儿。”

    李秀说着就牵着元朗出门了,看着他们母子感情这么好,张媒婆叹了口气,这女人还真是倔强,不喜欢她说的亲事,居然连不嫁人的话都说出来了。

    他们出去后,黄氏就将张媒婆送走了。

    “娘,你不能一厢情愿,你也得多听听李秀的意见,我先走了…。”

    黄氏刚进门,就听到儿子这么说,她真的错了吗,她也是为了她好啊。不过细想下来,她自然是不肯让元朗离开她的。

    李秀难过了,送完元朗后,走在小道上就哭了,不过没有哭出声,只是无声的流着泪。

    “李秀,你等等我…。”

    听着元清扬的声音,李秀抹了把泪,脚下的步子也快了几分。不过到底没有元清扬跑得快,没多会儿就追上了她,站在了她的前面,目光直视着她。

    “你哭了…。”

    “跟你没关系,别挡着我的路…。”李秀倔强的说道。既然如此纠结,何不就此断了,省得以后大家都痛苦。

    “你不想我拉着你走,我们就一起走,我有话说。”

    李秀知道元清扬做得出来,眼下已经有人也出门上工了,要是看着那可怎么得了。

    “走吧,你有什么就赶紧说。”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元清扬看着她的背影,想了想开口道:“这样的事情,以后肯定还会发生,我受不了,我打算今晚就跟娘好好谈谈,我不连累你…”

    “元清扬你是不是傻,我一个嫁过人的,有什么好,不值得你这么对我。”

    “遇上你一切都变了,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我不会放弃的。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我想的很清楚,我知道你心里有我的,我请你别放弃好不好…。”

    元清扬说着,语气都变得有些恳求了起来,听得李秀心痛不已。没敢听下去,赶忙向着工坊的方向跑了去。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元清扬没有追,却是在心里默默的下了决定。

    张媒婆去找林江花他们的时候,李小红他们刚出门,看着这样打扮的人来他们家不免愣了下。这人看着咋这么像媒婆呢,可是为什么来他们家呢。

    林大虎看着心里也有些担心,心想着林江花是不是又打上了什么鬼主意。

    “张媒婆,事情办得什么样了。”林江花看着有些急切的问道。

    “水在哪里让我喝一口…。”

    林江花听着赶忙进屋给她倒水,林才梁和林瑶儿也都着急的看着这张媒婆。

    张媒婆打量了下屋子,走了进去,喝了水后坐了下来,叹了口气才说道:“我这是说得口干舌燥的,这李秀就是不同意。不过黄氏倒是同意看看的,至于李秀的儿子也是个脾气怪的。那个小叔更是想拿着扫帚打我…。”

    林江花一听事情没办成,整个脸都不怎么好看了。她这是连她哥哥都没见到,就直接拒绝了,到底怎么想的。难不成不想嫁人吗,怎么可能。

    给张媒婆叫了个牛车,林江花就回了家,看着自家大哥不悦的神情,她的心里也有些恼恨,这个李秀当真是太不识抬举了。看来得用点别的办法了,想着她就跟林才梁说了起来。

    听完林江花说的,林才梁也有了想法,刚走到门口就遇见了买东西回来的李成林。

    看见林才梁,李成林就喊着进屋说话去了,林江花看着李成林这时候回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着实有些无语,可也没办法。

    这边,一早安好就带着安二丫他们去训练了下,回来后就吃早饭了。吃过早饭,鬼谷子想着龙天行他们也该来了,跟安好说了下就和林寒一起去了越寒城,毕竟他们颠簸了一路,情况怎么样还未知呢,还是看看再带来这里。

    安好吃过早饭后,就去看修建的房屋了,现在新工坊已经建完了,农场这边的地也清理出来了,围墙也在修建中了,要不了多久就能修建里面的房屋了,等到这一切都修完后,在种上牧草种子就差不多了。

    看着这一大片的荒地,安好就想到了以后一片牛羊的景象,想想就觉得不错。

    “想什么呢。”

    看着安好在笑,跟过来的君深,不由得开口问道。

    “呃,你也出来了。我这里准备建农场呢,拿来喂鸡,牛羊这些,我已经托百里星辰帮忙定下了些牛羊。想着以后有牛羊就很高兴。”

    君深听完若有所思,建造农场倒也是不错的。等她农场建好后,他也送她牛羊好了。

    “对了,你还记得你入股的事情吗,之前青木帮着弄的。我的绝味卤鹅坊,也有你的分成呢,你若不缺钱我们的钱就半年算一次。”

    这事他自然是记得的,毕竟现在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对于安好要把钱算给他君深倒是没说什么,想当初她坑他可是一点都不手软呢,不过若是没有这些他们也不会有现在。反正以后他都是她的,也不分你我了,到时候在将一切都送给她好了。

    这时候那边跑了不少的牛车,全部都是送的缸子。

    “君深,我们先去那边看看吧,定做的缸子已经送来了。”安好说着就去了工坊那边,君深也跟了过去。

    过去的时候,云凡已经在指挥着将缸子抬到工坊里放着去了。

    “大丫,你来得正好,快来看看这缸子怎么样…”云凡看着安好来笑着说了起来。说完,他看到了走在安好身后的君深。

    听云凡这么叫安好,君深俊眉一挑,目光微冷的向着云凡看了过去,脸上仿若四个字,我很不爽。

    看着君深,云凡就想到了之前的封井,这两人都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这要是大冬天的,可不得冷死人,这些都是什么人呢。

    安好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目光都在缸子上看,易容那的品质就是有保证,价格差不多东西却是比她之前买的好了很多。

    “挺好的,以后要的都在他那里定了,那装薯片的盒子什么时候能来呢。”

    听安好问,云凡赶忙说道:“应该下午就能送过来了,我们找的那个木坊人很多的,定的多价格也实惠很多。”

    跟云凡寒暄了几句,安好就去里面看他们切土豆片去了,到时候她还打算,调两个人去学炸薯片呢。

    看了看这边,安好就去了安二丫他们所在的屋子,教着做了会儿她新画的头花样式。君深见她在忙,就站在一边看着。

    看到青木和颜一他们,这工坊里的姑娘一个个都脸红不已,如今看着君深眼里更是惊艳不已。不过现在有君深跟着安好,青木他们就留在家里帮着切土豆了,再不然就是去地里摘野山椒。

    木头没有切过土豆,学起来着实有些费劲,看得青木好笑不已。不是很能耐吗,也有他不会的呢。

    君深看着她们打量自己,皱了下眉,就先离开了这里,对于榨油他倒是更有兴趣些。

    教了她们一会儿,安好就去看了看工坊里晾晒的土豆片,做出来的倒是不错,也不枉她仔细的教了它们。

    随后安好又在各个屋子都转悠了下,看着李秀有些红的眼睛,安好不免有些奇怪。这个李婶平日里还是挺坚强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着安好瞅了眼,一边忙活的元清扬,似乎今天都有些不在状态呢。

    想着,安好将元清扬叫到了办公屋那边。

    “清扬叔,坐吧。你们家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我看李婶眼睛红红的…。”

    元清扬听安好问他,沉默了会儿才开口说道:“今天,有人来家里说亲事,不过不是说的我的,而是给你李婶说的…。”

    “清扬叔,你喜欢李婶吗…”安好想了想直接问道。

    “大丫,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的确是喜欢她,从我见她的第一眼开始就种下情根了,虽然知道很不应该可是就是爱了。以前我只想着能看到她就好,后来,大哥生病去世了,我就一直没有娶想守护着他们。可是你也知道你黄奶奶她给我说亲,但是我都想办法拒绝了,她为此也很生我气。你李婶之前也有说过亲,但是拒绝后村里人就没在说了。我没想到的是今天又来人了…。”

    元清扬坐在一边,有些痛苦的说道。

    “既然喜欢,就去争取,看得出来李婶她心里也有你了,虽然会被人说但是也不是为世人所不容,除非你在乎那些闲言碎语。至于我怎么看出来的,其实并不难看出来,你对她的关心已经超乎了常人…”

    就算是一个做兄弟的也做不到这个份上,唯一的解释就是喜欢上了。

    感情真是个令人高兴,又难过的东西。放弃心痛,失去难过。

    “大丫,我…。”

    “感情的问题,还得你们自己去解决,旁人又帮得了你们多少。”安好叹了口气,说道。

    “大丫,我正好有事要跟你说,我这组的那个林氏,也就是李小红的后娘。昨天下午她突然请了半天的假,还有人看见她坐着牛车离开了村子。昨天回来后她又来找我请了一天的假,我想着就问了下李小红她们,她们说是她后娘的哥哥要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总感觉她想偷看是怎么配料的…。”

    元清扬想了想说道,毕竟其他组的都没有这样请假的,哪像他这组的一连两天都在请,而且她似乎还有别的心思呢。

    “是吗,一两天倒是不存在。若是上三天,你就要找她谈谈了,拿不出个理由来,就直接让她领钱走人。你说的事,我会查的,倘若真是如此,我这工坊定然留她不得。”

    如果人人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没个理由她这工坊到底还要不要开了。

    “那行,我就先去干活了。”元清扬说着,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安好想着元清扬的话,就将李小红她们又叫了来问话。

    “东家,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呢…”

    “我找你们来,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们。小红你后娘的哥哥今天来是干什么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你们今天可有在村子里看到媒婆。”

    安好想了想看着她们问道,这林氏昨天突然离开,今天她哥哥就上门,还有媒婆来,安好不免就联想到了一起。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今天我们的确看到了一个媒婆,我们走的时候,她就去了我们家。至于到底干啥,我也不清楚。”李小红想了想,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就是,我也看见了的。”李小月也开口说道。

    “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干活吧。”

    绕着弯的想打她香肠的主意,倒是想得挺美的,可惜终于是太蠢了点。

    想着,安好就出了办公屋,正好君深也走了过来,见安好脸色不是很好看,不免有些奇怪。

    “怎么了,看你这气鼓鼓的小模样…”见君深问起,安好想了想,将事情告知了君深。

    “这件事,既然没成,他们肯定不甘心的,要不就先派人盯着他们…”君深想了想说道,毕竟现在他们没做个什么,也拿不到他们的罪证。

    “不用,让小白它们去就好,现在不用我说你也看到了它们的不同。它们不仅能变大变小,还能听懂我说的话,我也能听懂它们说的话,让它们去最合适不过。”

    听完安好说的,君深倒也不是很诧异,毕竟大妞也能听懂他的话,他偶尔也能猜到大妞的想法。不过到底没有安好这个灵宠来的特别。

    小白它们也不知道跑哪去玩了,安好就直接在意识给它们说了下,让它们去盯着林江花他们。

    小白它们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无忧湖这边的芦苇荡里玩,听到后就让朱雀和青龙将大妞带回去,它们就去帮着安好盯人去了。

    在工坊转悠了一圈,安好就和君深回家吃饭去了。

    小白它们来李家的时候,林江花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炒菜,李成林已经和林才梁在外面喝上了酒,桌子上也摆了不少的肉菜,李升和林瑶儿也坐在一边高兴的吃着。

    没多会儿,林江花就将炒好的菜端了出去,小白看着那边飘着香味的锅,不由得跳了过去。打开后,就看见里面蒸了十个鸡翅,它直接扒拉了两个出来。

    咬了一口,小白嫌弃的放了回去,咸死个兽了,一点也没有主人做的好吃,这简直就是毒药啊。居然还惦记自家主人做的香肠,想着它也不顾烫,将这鸡翅弄出来,咬了咬又踩了踩,才给她放回去。

    小黑在一旁看着,嘴角微抽,反正它是干不出来,这也太烫了。

    “小黑,你丫的就在那一直看着,都不帮忙的,主人肯定会表扬我的,哼…。”

    小黑白了小白一眼说道:“别忘了,主人叫我们是干什么的,你刚刚要不想偷吃,才不会想到这些呢。”

    小白不服的瞪了眼小黑,它哪里偷吃了,分明就是光明正大的在尝,它才没吃呢。

    小黑也没在管小白,看了看周围,直接向着一边冲着爬了上去,一直来到了堂屋的房梁上,小白也赶忙跟了上去。

    没多会儿,林江花就去了厨房,将那盘蒸的鸡翅端了出来。

    林才梁看着鸡翅,拿起一个就咬了起来,随即一口就吐了出来:“小妹,你这做的是啥吃的呢,你自己尝尝,又咸又臭,还有泥沙呢。”

    林江花有些不可置信,拿起一根就尝了起来,这一尝还真是那样,赶忙吐了出来。仔细一看却发现上面有小洞,这可不是她弄的呢。想着,她端起盘子看了看,还全部都有。

    “这该不会被什么咬过吧,你们看上面都有洞…”林江花看着有些吃惊的说道。

    “家里是进了什么野东西了吗,可是怎么会咬了没吃呢…”李成林看着有些奇怪,毕竟他没尝到味道。

    林江花和林才梁尝了味道,听着是被野东西踩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觉得恶心。那东西没吃,估计也是觉得她做咸了,可是还一个个的咬,简直就是坏透了。

    居然说它们是野东西,它们才不是东西,呃,它们是兽。

    “呜呜,没鸡翅吃了,都是你没放好,居然被野东西给吃了,你赔我…”李升看着不高兴的撒起了泼。

    林瑶儿看见鸡翅的时候,还高兴了下,结果呢还没高兴完,东西就直接不能吃了。

    “嚎什么嚎,这一桌子够你吃的,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林江花忍着恶心,看着李升骂道。

    “好了,已经这样了,也不能吃了。就吃桌上的,下次在做好了。升儿,不准在闹。来,大哥我们接着喝酒…”

    林才梁却是没有接着喝,而是去厨房里漱了下口才继续吃饭。林江花也受不了嘴巴那股怪味,也赶忙漱了口,吐了下。

    小黑看着小白说道:“恭喜你成功的恶心到他们了,话说你之前在那边跑,爪子是不是踩到牛屎了。”

    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觉得臭呢。

    小白听小黑这么说,抬起它的爪子看了看,上面果然还有。于是就在房梁上搓了又搓,没多会儿就掉了下去,落进了下面的菜碗里。

    “这房顶上,咋还掉东西下来呢。姑姑你们家的房子坏了吗…。”

    见他们都在往上看,小黑真想将小白一巴掌拍在房梁上,扣都扣不下来。好在它们小,躲在一边,倒也没有看到它们。要是看到了,那就麻烦大了。

    吃过饭,李成林就和林才梁聊了起来,林江花就去洗碗去了。洗的时候四处看了看,看见有脚印,不由得把她吓了一跳。拿起擀面杖就四处瞧了起来,不过却是没有一点发现,心里别提多气了。她虽然做咸了,但是也还能吃啊,被这野东西这么糟蹋自然就不能吃了。

    小白却是不知道林江花已经在心里骂了它多少次了。

    下午,李成林让林江花陪着她哥哥和侄女在家聊天,他就出去忙活去了。

    小黑和小白一直在房梁上趴着,等得都快要睡着了。

    “升儿,你带你瑶儿姐姐出去走走,你瑶儿姐姐可很少来我们这呢。”

    李升一听有些不乐意,等到林江花给了他糖后,就高兴的带着林瑶儿出去了。

    “大哥,就按我上午说的做,只要你偷到了她的肚兜,她就只能嫁给你了…”林江花高兴的说道,她们的肚兜都是自己做的,每个人绣得都有自己的风格,有些还喜欢秀上字,她要是敢不嫁有她受的。

    小白望了眼小黑:“肚兜是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