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三十九章 收拾, 挖坑埋了自己
    说话的是黄氏,见安好在给元清扬处理,走过来看了看很是心疼的问道。脑袋打出血了,脸手都是青紫的,黄氏看着心里难过不已,这都什么事呢。

    “娘,我没事,那杂种比我还伤得重呢。”元清扬抬眸看着她们说道,触及到李秀红了的眼眶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恨不得再将这林才梁打一顿。

    “清扬叔的伤没有大碍…。”安好站了起来,对着黄氏轻声说道。

    黄氏听完转身看向了一边的林江花,破口大骂了起来:“林氏,你们这做的是人事吗,把儿子打成这样你们的心肠可真是歹毒,我儿子要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想算计我的儿媳妇,尽干这些缺德事,小心天打雷劈…。”

    安好简单的给元清扬做了下伤口处理,将血给他止住了。君深看她这般仔细的给人治伤,心里不免有些吃味。

    “这事是我们想岔了,可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又没出什么大事,还这般得理不饶人干啥。当真以为我们家没人好欺负呢。”

    林江花自知理亏,但是对于黄氏说的话,还是有些不服气。他们要是干脆点答应嫁人,他们才不会搞这么多事呢。

    “就是,当我们家没人呢。”李升听着他娘这么说,也附和道。

    黄氏听着气得不行,差点没冲过来打林江花一顿。什么叫没出大事,真要出了啥事那就完都完了。这黑心的婆娘,当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呢。

    林瑶儿没敢开口,林才梁正想开口说,旁边就响起了李成林的声音。

    “不要再说了,今天的确是你们做错了,还不都给我闭嘴。”李成林瞧见云正德那不悦的神情,赶忙出口喊道。

    “里正我们错了,就原谅我们吧…”林江花也注意到了云正德的脸色,赶忙认错道。

    这边李小红和李小月她们也都跑了来,来的时候就看见林江花在认错。她这个后娘,什么时候都不会觉得自己错了,如今就算说了心里怕也不是这么想的,当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她们得知消息,也来这边看了下。

    云正德看着也有些为难,正想说让她先给李秀她们道歉,这边李秀就说起了话。

    “里正,他们做得太过分了,还请你为我做主。”李秀不想放过他们,这次说什么也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林江花见李秀咬住不放,心里也火了,冲过来就想打李秀。不过还没有挨着她,就被安好给一脚踹了出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嫌命太长,我可以帮你。”林江花听着安好说的话,脸上顿时煞白,她猜到什么了吗。

    李成林离得近,安好说的话他都听进了耳朵里,她这话什么意思,江花还打了什么主意。

    小白它们蹲在一边看着,见自家主人出脚踹人,看得很是高兴,这女人可不就是欠踹吗。

    “小偷,我们村子里以前抓到过,挂牌子跪村中央三天和赔钱,你们自己选吧。至于到底赔什么多少钱,就视情况而定了。”云正德看着他们,沉声说道。

    “老子又不是你们村的,你凭什么管我,他还打了我呢。”林才梁不服气的说道。

    安好冷笑了声,看着林才梁说道:“就凭你打了我们村子的人,还想欺负我们村的女人,最关键的她还是我的工人。今天不给个说法,你哪也别想去。因为你们,我的工坊也受到了影响,这我还没跟你算呢。至于你,活该被打。”

    村里人听安好这么说,也附和了起来,必须给个说法,当他们村子的人好欺负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都不太喜欢这个林氏,她看她们的眼神总是怪怪的,他们能做出这样的事,也活该被她长姐收拾。

    “你的工坊关我们什么事,别想什么都赖给我们。里正,我们愿意赔钱…。”

    林江花这次宁愿赔钱,也不受这样的侮辱。

    云正德听她这么说,视线看向了一边的李秀。

    “大丫,你来帮我们算他们该赔多少吧。”李秀想了想,让安好帮忙。

    安好想了想开口道:“那我就帮你们算算,首先你们要赔务工费,被你们打了这一时半会儿的也干不了活,这里怎么说也得三两银子。除此外,还有医药费、营养费、还有精神损失费,还有名誉费,这一切算下来,你们怎么也得给三十五两银子,给不给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另外我工坊今日起正式将林氏开除了,以后永不录用…。”

    林瑶儿听着工坊是安好开的,视线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她身后的君深。刚刚她是没注意,这下看着简直就是有些转不过眼了。她凭什么能开工坊,肯定是勾引男人来的钱。听着安好说要赔这么多钱,林瑶儿只觉得不可置信,看她的眼神也恨了几分。

    林江花听安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雇她,心里更是气愤不已。

    “我呸,你这贱丫头,你咋不去抢钱呢。”林才梁对着安好就大骂了起来。江氏也来了,看见安好被人骂心里别提多痛快了,看着安好身后站的君深,江氏一眼就看出他是阿九,可是跟之前完全不同了,这丫头还真是会勾搭男人。

    林才梁刚骂出口,就被君深一个石子弹了过去,疼得他捂着嘴,惊恐的看着四周。

    “你,有意见吗。”

    安好挑眉看向了一边的林江花,她刚不是喊着要赔钱吗,咋不吭声了。

    “当家的,我知道我错了,你一定帮我们…”林江花拉着李成林的手,哭着说道。

    李成林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里正,我们家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以写欠条吗,以后有了钱,我们就还。”

    “以后来还,这事想都别想。”黄氏态度强硬的说道。

    林江花看着李成林说道:“成林,你快去借啊,还在这傻杵着干啥…。”

    李成林虽然心里气林江花,但是好歹她也给他生了儿子,想着他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人,找到几个跟他相熟的想借钱,结果却是没有一个愿意借给他,他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也不愿意去得罪安好。

    “大哥,你那里还有多少钱,你的那些朋友能借吗。”

    林才梁的嘴此刻已经肿了起来,他拿开的时候,着实吓了周围的人一跳。

    “他们不会借的,之前我借钱他们不愿意借,我这也就一两银子左右…”能借到的也不多。想着,他心里就觉得吃亏得慌,更不会愿意出钱。

    林才梁此刻说话都有些说不好了,不过林江花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平日结交些狐朋狗友,关键时刻怎么可能有用呢。

    “成林,你要帮我们,跪三天会要了我们的命的,别人也会笑话死我们的。”这大热天的他们怎么跪得了三天呢。

    周围人听着都觉得好笑,此刻她还有什么名声吗,怕死倒是真。

    李升听着立马就哭了起来:“爹,我不要娘死,我不要做没有娘的孩子。”

    没了娘,他肯定会被她们欺负死的。

    田地也就五亩,卖了也不过十八两。不过李成林也知道他此时就算卖地,村子里的人也不会买的,他那些地就算卖了,也凑不齐这么多钱,家里的钱就剩下五两了。

    林江花瞧见了人群观望的李小红和李小月,一个想法顿时就上升到了她脑子里。李成林此时也心烦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办,自然没功夫去哄李升。林江花却是过去一把抱起了李升,还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李升听了后,看向了一边的李小红。就是该卖了她,他们被欺负成这样,她们都不站出来的。

    “爹,你要救救娘他们,卖掉她们家里就有钱了。她们不过就是赔钱货,卖了她们…”

    李升指着站在人群里的李小红和李小月哭喊着说道。

    李升这话刚说完,李成林就一巴掌扇了过去:“她们可是你姐姐,有你这么说的吗。林江花,是不是你让他这么说的。”

    “李成林,你居然打升儿。是我说的又怎么样,我为了生下你的儿子差点难产,难道我们母子还没有她们重要吗。你这是想要逼死我们吗。女儿能给你养老送终,传宗接代吗…”

    这样就闹到要卖女儿了,围观的村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李成林,真要能干出那样的事,看谁以后还敢嫁给他们家,这前娘后母的,孩子最是可怜。

    “小红也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卖掉她。至于月儿,她是我弟弟的女儿,我更不能卖掉她。这件事都是你们惹出来的,你怎么不让你哥卖了女儿。”

    李成林气愤不已,说话也有些不管不顾了。对于李小红,李成林的心里一直都有些愧疚,之前打骂都随她去了,可是她倒好现在居然还想卖了他的女儿。

    “狗日的,你说什么呢,还想卖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可是要嫁大户人家的,就你生的女儿只能是赔钱货。我妹妹给你生了儿子,你就这么对她,能耐了你。”林才梁原本是坐在地上的,此刻蹭的站了起来,骂着一拳打在了李成林的脸上。

    李成林被他打了一拳,随后就开始反击了。

    安好看着李成林这样倒是有些意外,看来心里也真的是对这个林氏有些受不了了,否则怎么会这么生气呢。

    安二丫只觉得这李成林当初能纵容林氏打李小红,也不是什么好人。如今看来倒是好了些,倒也不完全的没有人性,这样的人必须得给教训,否则还真当所有的人都是好欺负的。

    林江花看着心里着急,赶忙上前去拉他们。事情闹成这样并不是她愿意看的,却是没有想到李成林会突然间这么大的脾气。

    “大哥、成林你们都住手,我这是想岔了,我们去跪成了吧。”

    林江花很怕李成林会休了她,此刻她只能是认了。

    事情闹到最后,林江花和林才梁还是要去跪,冷静下来后,李成林将家里的钱都拿了出来,让云正德帮忙求个情,少跪一天。

    林江花和林才梁跪在村子中央,不少的人都能看得见,免不了对他们指指点点,如此得不偿失,林江花心里只觉得憋屈不已。

    林瑶儿看着李成林,也有些害怕,不过现在她不敢一个人回家,只能是跟着他们回去。这跪两天她还得去给他们送吃的和水,不然怎么熬得过来。

    安二丫和安三丫见事情处理完了就先回工坊。村民都散去后,安好和君深回了趟家,拿了药过来给元清扬包扎。

    “大丫,今天这事真是多亏有你,不然我真的不敢想。”李秀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她已经听元清扬说了个清楚。

    “那两兄妹当真是个心黑的,还好有你。”黄氏拉着安好的手,感激的拍到。

    君深在一边看着,沉默不语,就这样还真是便宜他们了。

    “客气的话,咱们就不说了,你们现在可是我得得力助手,要不是因为我也不会给你们带来这么多事。以后有什么一定要告诉我,能帮忙的我自不会推辞。”

    “清扬叔,你脑袋晕吗。”

    元清扬靠在床上点了点头,被那一棍子敲了后,现在他的脑子可不就是晕吗。

    “伤口没啥问题,不过你这样子却是有些脑震荡,还好是轻微的,等下我给扎几针就好。你最近都不用来做工,好好休息。”

    安好说完,就拿出了银针,在他脑袋的几个穴位下了针。

    脑震荡是啥,君深听着倒是有些新奇。给人治病时候的她,真的很认真,看起来有种别样的美,让他有些目不转睛。

    听说脑震荡,李秀和黄氏的心里都紧了下,得知没大问题,也放心了。

    “你们今天就不用上工了,好好照顾清扬叔,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安好一边说,一边将银针收了起来。

    她还得去工坊那边看看,毕竟少了几个人里面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除此外大白菜他们怕是都腌制了不少了,昨天腌制的现在已经可以拿出来洗了。

    离开元家后,安好叹了口气。

    “累了吗,累了就回去好好休息。”君深听到安好叹气,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只是有些烦这样的人。没事,等下我还要去工坊,你回去休息吧,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完全呢,你以为你是我呢,好好的到处都可以跑。”

    安好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衣服说道。

    “小强是何物,你为什么是打不死的小强呢。”君深对于安好嘴里的新词不免有些奇怪。

    “这意思其实,坚强,没毛病,对,就是说我很坚强。”安好说着笑了起来,她要是告诉他小强就是蟑螂的意思,怕是又会有更多的问题,等着问她。

    “你是很坚强,而且特别。以后有我在,你偶尔也可以弱点,要踹人直接叫我。”

    君深看着安好有些心疼的说道,关于她的过往他都了解了个透彻。要不是她如此坚强,她们一家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我这是抱着大粗腿了吗,那你可不能中途让我下来。”

    大粗腿,他的腿很粗吗,不过仔细一想他似乎明白了安好的意思。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说道:“只要你不放,我永远不会放下你。你若是想放,我也会抓住你。”

    安好看了看周围,踮起脚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灵巧的舌头在他的唇上描绘了一圈,随即跑了开。

    小坏蛋,君深看着她的背影,脑袋里就冒出这么三个大字。他的呼吸都比之前急促了几分,这丫头没事居然撩拨他。

    这边元家,元清扬准备将他喜欢李秀的事,告知他娘。他再也不想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事。

    所以在黄氏来给他热敷手臂的时候,元清扬开了口。

    “娘,我想告诉你一件事,还希望你有点心理准备。”元清扬看着黄氏开口说道。

    黄氏的手停顿了下来,她心里此刻已经有了些怀疑,只是不敢置信。

    “有什么就说吧,娘还有什么受不了的。”黄氏看着元清扬说道。

    “娘,我…我这么多年没娶,其实是因为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人,我知道我很不应该,所以我一直都在逃避我内心的想法,我…。”

    自己的儿子什么性格,黄氏自然是了解的,如今他这么说不出口,他心里的那个人已经呼之欲出了。黄氏的心里无疑是震惊的。

    “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李秀。只是我一直没表现出来,我只是没想到大哥会生病去世。那时候的我,看着他们孤儿寡妇,就想好好的守护着他们,心想就这样过着也好。可是事情怎么可能有我想得这么好呢…。”

    听他这么说,黄氏就知道元清扬喜欢了李秀很多年,她的儿子居然有这样的情种,她当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是她从没有想过的。

    外面帮着端热水的李秀,听着元清扬坦白的话,盆一下惊得掉在了地上。滚烫的水顿时沾到了她的手臂上,顿时就红了起来。

    李秀知道元清扬想说,却是没有想到他会在此刻说出来,心里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黄氏好。她会不会觉得自己不检点,勾引她的小儿子呢。

    如此想着,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往外跑,却不想元清扬已经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拉进了屋子里。

    进屋后,元清扬就跪在了地上,李秀也跪了下去。

    “李秀,清扬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也喜欢他是吗。”黄氏目光直视着李秀问道。

    李秀避无可避,点了点头说道:“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没有谁像我这样糟糕了吧,明明很不应该却是喜欢上了。娘你别生气,你若不同意,我就带着元朗离你们远一点…”

    元清扬一听就急了:“不,要离开也是我。”

    黄氏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将他们两人拉了起来。

    “我心里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既然你们真的相互喜欢,我也不是那么反对。但是,元朗必须能接受才行,除此外,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们之间目前还是淡定些,至于婚事,就过了年再说…。”

    她也是看出来了,他们是真的相互喜欢的,若她执意不让在一起,以后说不定变成什么样呢。

    元清扬听完,扭了自己一下,感觉到疼他整个人都高兴了起来。

    “娘,你太好了…。”

    元清扬激动的抱了黄氏一下,这简直比他赚了第一笔钱还要开心。

    李秀震惊站在原地没动,要是换成别的人,绝对是不愿意的,她是何其有幸有黄氏这样一个娘呢。

    “秀啊,这样以后你还是我儿媳妇,娘心里高兴…。”

    黄氏见李秀在那一动不动,就知道她是被自己惊到了,走过去拉过她的手,拍了拍说道。

    “娘…。”

    李秀哭着扑到了黄氏的怀里,她娘家爹娘早已经死了,剩下的哥哥也成了亲,平时往来也少。因为她那些嫂子们都觉得她是个克夫的。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哭得跟个孩子似的。不哭了,这刚刚端来的水啊可都要冷了。”

    “娘,我烧水去。”李秀抹了把泪,笑着说道。

    黄氏笑了笑说道:“你们俩说会儿话,我去烧火。”

    说完,也不等李秀说什么,她就出了屋子,还将门都带了回去。看得元清扬不免有些失笑,他娘咋这么可爱呢。

    元清扬不顾身上的疼,一把抱住了李秀,急促的呼吸充斥在她的耳边。

    “我今天真的好怕,好怕失去你。”

    李秀第一次没有推开他,靠在他的怀里,心里满满都是幸福感。她觉得此刻自己就是在做梦,连扭自己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我觉得自己在做梦…。”

    听李秀这么说,元清扬低下头直接就吻在了她的唇上,好一阵儿才将她放开。虽然疼,但是他甘之如饴,他心里的结也解开了,眉宇间的惆怅也消散了。

    “不会是梦,我刚刚扭了自己的。现在你是我的了。”

    这么久都等过来了,在等几个月又何妨呢。元清扬看着李秀微红的脸,语气低沉又有些嘶哑的说道,他真想现在就让她成为他的人,但是却只能强忍下来,他要她名正言顺。

    “以后别在这么冲动了,看着你受伤,我心里也好难过。”

    “谁也不能欺负你,有了你我也会保护好自己的。”听李秀说这番话,元清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说完,又亲了亲她。

    安好跑去工坊的时候,整个人的心跳都加快了几分,她怎么觉得自己也变坏了呢。不过想着君深那红起的脸,她就特开心。

    “大丫…。”

    云凡比安好先回来,正从茅房出来,就见安好在院子里靠着墙,用手扇着风,脸上满是笑意。

    “呃,云凡哥。”

    “对了,刚刚你们在那边的时候,送薯片盒子的人就来了,盒子全部都用口袋装着搬进去的,走去看看吧。”

    安好点了点头,跟着云凡去了库房,这边君深刚走进来,就看见她跟云凡去了库房。知道她有事,君深想了想就去了无忧湖那边,打算在叉点鱼,回去晚上做来吃。

    她说鱼汤喝了好,那就多叉些鲫鱼好了。

    如此想着,君深就出了工坊,去了无忧湖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以及一边盛开的荷花,君深深吸了口气,不得不说照着她这么做,还挺舒服的。

    说动手就动手,昨天的树叉还在一边的草丛放着,君深清洗了下,就脱掉靴子下了湖。小白它们正在芦苇荡里玩,看见后纷纷向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

    安好从库房出来后,就去看了看做香肠的,见大家都一如往常的做,倒也放心了。跟郑有容他们寒暄了几句,安好就离开了。

    从这边屋子出来后,安好就去教做辣白菜的工人去了。让他们将大白菜清洗出来,清洗好了后就将他们做好的酱拿了过来,教着他们一层层的往上抹,一层层的往上重叠,她教的仔细大家也学得认真。

    每个人都有工作服,口罩,头上安好也给他们定做了头帽,这样在卫生就能大大的提高了,开始他们还有些不适应带这些东西后面倒也适应了。

    酱做好前,安好是尝了的,味道虽然不如她做的,但也有八成了。教完,她又看了看土豆片,这两日太阳不错,明天再晒下,就能炸了。

    看了看周围,没有见到君深,安好倒是有些奇怪,他跑哪里去了,难不成被自己这么一亲不好意思的跑家里去了。

    想着,安好出了工坊,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在远处跑动的大妞。她走了过去,就看见君深正在哪里弯着身子不知道在干啥。

    “主人,你都不夸夸我们吗。”

    听着小白的声音安好回过神,看了看地上,它正抬着看着她呢。安好直接坐到了草坪上,就看见地上有几条鱼,敢情君深刚刚在这里叉鱼呢。

    “你们最棒了,今晚给你们做好吃的当奖励。”

    安好说完,又挨个摸了摸头,摸到大妞那毛绒绒的脑袋,安好没忍住多摸了两下。

    此时君深站了起来,他的手上提着一只甲鱼,看上去应该在两三斤左右。

    “甲鱼…”

    安好看着跑了过去,这野生的可是难得呢。她来了这么多次,都没发现了。

    “嗯,甲鱼?不是鳖吗…”

    “一个意思啦,就是叫法不同,你怎么抓到的。”安好看着君深笑着说道。

    “它自己钻到水草里跑不出来了,被我看见就给抓住了。这个东西,你会做吗。之前在百味斋吃过,不过这东西稀少,一个怎么也得十两银子一只。”

    小白瞅着这么小一只甲鱼,觉得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听起来就不便宜,肯定很好吃吧。

    “这么贵,也是既然稀少,定然就是没有人喂养了。我会做的吃的可还是不少,你这么快就叉到了这么多鱼,怎么都够吃了,我们清理后提回去就可以做来吃了。”

    安好说着,提着鱼去湖边,拿出匕首就在湖边清理了起来。青龙和朱雀正在摘薄荷,这下也走了过来。

    见安好他们在清理鱼,青龙和朱雀走了过去,帮着忙。它们随手一变,一把锋利的匕首就出现在了它们的手里。

    君深不免多看了朱雀它们几眼,它们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但是这清理鱼的手法却很是熟练。它们还尝尝跟着小白它们四处跑,当真是很特别。

    瞅见君深打量它们,青龙对着君深吐了吐舌头,做了做怪脸,十足的有些孩子气。看得出来安好是挺在意它们的。

    “好了,清理完了我们回去吧。”

    “那这个甲鱼呢,不清理干净拿回去吗。”君深想了想开口问道,还是甲鱼念着好听些,以后就叫它甲鱼好了。

    “不用,回去在收拾,就这么大一只也废不了多少水。”

    林江花和林才梁就跪在他们的不远处,颈部挂着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字,悔过。瞅见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安好就不相信他们是这般愿意悔过的人。

    朱雀看着安好说道:“主子,薄荷我们今天摘了不少,到时候回去就可以泡来喝了。”

    “嗯,你们倒是摘得挺多的,晒干了也能泡来喝,没事就摘点来晒,走吧太阳都落山了我们快回去吧。”

    君深看了看朱雀手里的东西,与安好并肩走了回去。

    看着那跑着的老虎,林才梁看着不免有些害怕,这老虎咋长这么大一只呢。居然还跟他们这般亲热,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安大丫果然是个变态的丫头。

    回家后,安好将鱼交给了慧心她们,让她们先处理着。她就去外面杀甲鱼去了,君深看着接了过去,让她说怎么杀,他来动手。

    青木他们在一边瞅着,也没有上前,好不容易独处,要是凑上去他家主子怕是恨不得将他们拍飞吧。今天又帮着切了一天的土豆片,他只觉得手臂都快不是他的了。但是每天晚上喝了汤后,他整个人就舒服了不少。

    有君深打理甲鱼,安好就去厨房给苏氏端了做的吃的。今天一直在忙活,都没有怎么陪他们,中午也是在她屋子里小坐会儿就出门了。

    雨竹见安好端着鸡肉汤进来,赶忙将桌子搬到了床边,不吃饭的时候又移到了一边。

    “娘,吃晚饭了…。”

    “你这丫头,看看你额头上的汗,娘这有雨竹了,你要是忙不用管我的。”

    苏氏说的是真心话,看见安好这般忙碌,还顾着她心里虽然暖暖的,但是也很心疼她。

    “娘,我又不傻,累了自然知道偷懒的。”

    安好说完,看了看一边睡着的小葡萄,看见安好来他就特别高兴。不过安好想着一身有点脏,就没有去抱他,就在一边逗弄他一会儿。

    见安好不抱他,小葡萄的委屈的瘪了瘪嘴,那小模样似乎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看得安好哭笑不得,这小东西咋这么腻人呢。想着他也要洗澡,安好就抱了下,不过没抱多会儿就出去了。毕竟君深还在那杀着甲鱼呢,出去的时候他早已经清理出来了。

    最近见他们这么辛苦,君深又在这,几乎都是安好在做菜,慧心和慧兰帮着打下手。

    甲鱼汤炖了有一会儿后,安好就开始蒸鲫鱼,蒸了八条,今天君深叉的全部都是这种鱼。君深哪也没去,就在一边陪着她,看着她在那里忙活着。

    剩下的鲫鱼,安好全部做成了水煮鲫鱼。

    炒了个青椒鸡蛋,韭菜豆干,煮了翡翠白玉汤,又做了鱼香茄子,红烧肉,麻辣肥肠,新疆大盘鸡,炸红薯丸子,香煎鸡翅,炒红萝卜。

    吃安好做的东西是一种享受,饭桌上有说有笑吃的很是热闹。小白抱着安好给的鸡翅,啃得一身都是油,看得小黑又有不忍直视,青龙看着却是笑个不停。大妞一口一个嚼得那叫一个香,看小白一身都是油大妞想帮它,却被小白死死的抱住了鸡翅,它就喜欢这样慢慢的啃。它家主人做的东西就是好吃,鸡翅也大个。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很喜欢安好做的这个香煎鸡翅,两人都啃了好几个。

    君深看出了安好有些挑食,虽然她各种菜都做了,但是有些她却是不爱吃的,所以每次吃饭他都会给她夹菜,安好看着只能都吃了下去,她还是不想去浪费的。

    吃过饭,收拾好,安好就先去洗澡了,浑身都是汗水,让她着实有些不喜欢。安二丫她们洗完后,君深也去洗了澡。

    回了房间后,安好坐在梳妆台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思绪不由得回到穿越后的第几天,那时候跟现在当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呢。将头上的帕子解开,安好拿过干的帕子揉了揉头发,感觉不滴水后,就梳了起来。

    梳好后,她就坐到了床上,拿起本子和她做的笔画了起来。

    没多会儿她就肚子有些疼,可是似乎又不像是拉肚子,刚站起来就感觉到了下面的异样,她这身子还是第一次来月事呢。

    还好她这里也放了针线,安好赶忙找了布,又找了棉花缝制了起来。还想现代好啊,又有空调,又有电视,大姨妈来了也好办,不像这个这样麻烦。

    君深洗了澡后,就走了出来,看了看安好这边亮着的灯,推着门就走了进来。

    “啊,你怎么来了,快去睡吧…。”

    安好看着他脸上一红,腿间顿时夹紧了几分,不要被他看出来什么才好,安好只觉得很囧。君深也感觉到了安好的异样,不免有些奇怪。

    看着她手里缝的东西,君深有些不认识,不免有些好奇。安好见他还看着自己,不免有些紧张,下手刺过了头,就刺到了她的手指上,鲜红的血珠顿时就冒了出来。

    君深看着赶忙跑了过去,一把抓过她的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瓶子,粉末一上去血顿时就止住了,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大晚上的还做什么针线活,也不小心点。”君深说着一把拿过了安好手里的东西,放到了一边的柜子上,此刻的安好特别想揍他一顿。

    看安好瞪着他,君深只以为安好有些不服气,安好有些生气下面顿时就澎湃了,没多会儿君深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你哪里受伤了吗,快给我看看,我给你上药…。”君深见安好不让,越发着急了,说着就想去脱她的衣服。

    “你这个二傻子,你快住手。我没受伤,我,我这是才来月事,什么都没有准备,所以就…。”看他那担心的模样,安好哭笑不得的说了起来。

    月事,君深一听俊脸就红了,这个他还是听尹修他们说过的,这么说来他的小丫头已经开始长大了。想到这些,君深的心情就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他算是见证了她的成长呢。

    “还不给我,我这缝东西,就是为了…。”

    君深红着脸递给了安好,想着他赶忙走了出去,安好看着他出去还以为他是害羞了。倒也没有叫住他,不过没多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

    “这个,给你…。”不用仔细想,君深也觉得一个肯定是不够的,她要是时不时的就扎着手那还得了,可不得够她疼的。

    “什么…。”

    安好对于君深去了复返,还给她东西,不免有些奇怪,他会给她什么呢。

    君深没有答话,执意的递给安好,让她自个看。

    看着里面的东西后,安好愣了下,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我去,你该不会是去找颜九和飞花了吧。”

    君深见安好问,就说了起来:“咳,我找的追命,让他去找的他们。那个,你别缝了,到时候让帮你做点。我,就先回屋了。”

    安好此刻已经说不出是种什么心情了,他这么做他们几个可都知道她来大姨妈了。不过对于他能做出这样的事,安好还是挺感动的。

    追命他们怕也是很诧异吧,想想那画面就特有意思,可惜他们没看到。看来这追命跟飞花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了呢,他们当暗卫也是够苦的,要是真能在一起,倒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到时候一定得让君深成全他们,太不容易了。

    关好屋子,安好重新找了裤子换了起来,好在开始量不算多,不然刚刚在他面前肯定丢脸死了,她真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好囧。肚子有点痛,倒也还好,不像她原来那般疼。

    躺在床上,想着君深刚刚的样子,她就有些想笑。

    君深回去后也好久都没睡着,心里不禁在想,他还是得多了解下,不然以后啥都不知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