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章 怒意,龙天月
    第二天,安好还没起床,君深就端着让飞花熬的红糖水过来敲门了。

    听着敲门声,安好睁开眼后赶忙坐了起来,第一时间就是往下面看,还好,赶忙爬起床穿起了衣服。

    想着外面等太久不好,穿好衣服,安好照了下镜子,头发不太乱就等会再梳好了。不过今天她是睡晚了吗,都跑来敲她门了,想着安好快步走过去,将门打了开。

    打开门后,安好就看到君深手里端着碗冒着热气的红糖水,今天的他身穿着冰蓝色的上好云绸锦袍,上面绣着精致的翠竹,此刻的他褪却了之前的冷毅,看她的眼神满满都是柔情。让安好有些不知所措,现在的他总是让她有些始料不及。

    “进去吧,先把这个喝了,喝下去会舒服很。”

    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安好着实有些诧异,这些天他可都没来叫过自己起床。

    “看着干啥,要我喂你吗。”

    “有些意外,别,我自己喝就行了。”安好赶忙走了过去,坐在桌子边喝了起来。温度适中,安好喝下去,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对了,我还有事要跟你说,鬼老传来了消息,龙天行他们已经来了,情况不是太好,让你速度去越寒城。”君深皱了皱眉说道。

    “嗯,你让他们先把马车备好,我收拾好去趟云爷爷家拿点东西我们就走。正好家里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我正准备去绝味烧烤坊那边看看呢。”

    君深点了点头,见安好喝完他就端了出去,让林城去套马车了。

    安好喝完赶忙坐在梳妆台边梳起头,梳好后安好就出了屋子,去那边洗漱了下。洗漱完出来就见安二丫她们才起床,敢情不是自己起晚了,而是君深起早了呢。

    “长姐,早。”

    “嗯,等下我要去趟越寒城,你们没事的时候多陪娘说说话。现在你们都教会她们了,不用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偶尔去看看就好。”

    安好看着她们天天跟上班似的,不免有些心疼的说道。

    “长姐,我们知道的,你也是别太累了。”

    跟她们聊了会儿,就去吃早饭了,吃过早饭后,安好就去了云家,找云正德拿了做好的滑板,一共有十五个,除此外溜冰鞋,照着她推出来的码子,做了五双,至于后面的试了再做。她打算教飞花他们和福满园新来的人滑滑板和溜冰。到时候开业的时候,就可以在大街上做个宣传。

    东西有那么多,安好就让云凡用牛车拉过来的。拉过来后,君深他们就帮着将东西放上了马车。

    小白它们也想跟着去,在东西放好后,它们就跳上了马车。

    马车毕竟坐不了太多人,正好云凡也要去越寒城,安好就让他载朱雀和青龙。至于马车里,就她和君深,小白、小黑、大妞。

    马车外面驾驶马车的是林城,两边各坐着青木和木头。

    人都坐好后,马车就缓缓的行驶了起来,出了安月村后就加快了速度。牛车到底是行驶得慢,没多会儿就被甩到了后面,不过安好已经告诉了云凡,让他直接将朱雀和青龙送到绝味烧烤坊去。

    坐在马车上,安好就跟君深讲解了下她做的滑板车和溜冰鞋,听她说完君深心里免不了还是有些诧异,不过也答应了她让飞花他们去学,除此外他也要学。

    一路上他们都在聊着天,感觉没走多久就到了绝味烧烤坊。

    马车停下来后,青木他们就跳下了马车,他们下了马车后,安好也直接跳下了马车,此刻林寒已经等在外面了。

    “师妹,你总算来了,师父在楼上的房间,我给你带路吧。”看着安好来,林寒很是高兴。

    君深走上前,拉住了安好的手,示意林寒带路。听他叫安好师妹,还这般热情,君深着实有些不爽。

    林寒触及到君深冷寒的目光,没在说啥,走在前面带上了路。青木他们就没有跟上去了,就等在了楼下。

    安北他们看到安好来,纷纷过来打了声招呼,知道她有事忙就没有继续再说。

    林寒带着他们一路来到了龙天行他们所在的房间,门外面站着两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她们身穿着紫色的交领对襟长裙,头上梳着整齐的双螺髻,两边还绑了紫色的丝带,不得不说他们这国家真的是很喜欢紫色。

    还没进门,安好就听到了里面鬼老的谩骂声,无疑都是在指责龙天行和龙天宇两个。

    林寒他们自然是认识的,看了眼他身后的安好他们,两个侍女连忙将门打了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听到门声响,龙天宇赶忙从屏风那边走了出来。

    “安好,你总算来了,快帮我妹妹看看,都是我们不好…。”

    龙天宇说着就想要拉安好的手,不过当看到君深的时候,没敢将手在伸过去。这男子莫不是安好的心上人吧,看起来真冷酷。

    安好没有说话,走了进去,君深就在外面坐了下来。

    “你们都先出去吧,丫头,你快过来。”

    龙天行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见到安好勉强的撑起个笑意对着她说道:“安好姑娘,天月就拜托你了…。”

    龙天行说着就将杵在一边的龙天宇拉了出去,看到外面坐的君深时,龙天行不免上下打量起了他,这人是谁呢。

    “师父…。”

    安好一进来就看到鬼老的脸色不太好看,这龙天月的情况莫不是很复杂,不过师父怎么会骂人呢。

    “丫头啊,真是气死老头我了,你说说这都什么事。他们国家的都是些庸医呢,这龙天月哪里只是掉水啊,分明还中了毒,居然都没看出来。现在她的脉象很是乱,气息也微弱,这毒只能是以毒攻毒,可是现在她的状态没有雪鸢花根本就受不起,这雪鸢花,诶…。”

    每次治疗前,鬼老都会给病人先调理下,可是这龙天月的情况远比他们想的复杂。这雪鸢花出自天山,天山位于燕州国的北部,这来回怎么也得半个月,这龙天月的情况怎么等得了,且还不说能不能从天山派的手里拿到。

    这龙天月贵为扬州国的公主,这要是给治死了,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安好一边听鬼老说,一边给床上的龙天月把了下脉,把完脉安好也皱了下眉,的确够复杂的。

    瓜子脸,挺翘的鼻子,樱桃般娇小的唇瓣,总体上看来这龙天月应该是长得不错的,不过她已经昏迷了十多天了,所摄入的营养不多,整个人看上去很清瘦,要是在多点肉应该更好看吧。

    又是落水,又是中毒,身为皇室的人还真是可悲。

    “师父,这人已经来这了,我们没得选。保下她的命我倒是有办法,只是这雪鸢花必须得尽快拿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