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一章 苏云娘当街揍人,尹修小白脸
    天香丸,安好的手里还有,之前用了些,但也还剩下不少。

    听安好说有办法,鬼谷子也没有多问,就出去找龙天行他们商量去了。

    鬼老出去后,安好给龙天月再次看了看,喂了一颗天香丸下去,打算给她扎下针。安好只能先给她减缓下毒素继续增长,将她的状态逐渐的稳定下来,要想彻底解决还得等东西拿回来后才行。

    小白它们知道安好他们有事,就没有跟着跑,进来后就跑厨房那边去混吃去了,对于烤肉它们还是很喜欢的。安初九他们知道小白它们是安好养的,对它们都挺好的。

    安好和鬼谷子的对话,他们已经听进了耳朵里,这件事说到底他们自己也有错,自是怪不得他们。天山派虽然位于燕州国,但是他们也是听说了的,传闻这天山派的掌门脾气甚怪,醉心武功和医术,一直都未有娶妻,年龄也是个谜。

    “鬼老…。”

    “老头我很生气,你们这是想毁我一世英名呢。想要治好你们皇妹,需要雪鸢花,这东西只有天山有。天山派那老怪,我就见过一次,不过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脾气比老头我还不好,一言不合就揍人的…。”

    鬼谷子心里有些生气,他们这是给他出了个难题呢。

    “那怎么办,不行,我不能让我八妹就这么死了。”龙天宇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说道。

    “他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是人总有弱点,龙天行想了想问道。

    “喜欢武功,你们打得赢他吗。医术更是比我神,可惜他不轻易救人,不然名声早就盖过老头我了。哪有我在这蹦跶的。”

    鬼谷子听龙天行这么说,没好气的说道。倒是没有来给他抢饭碗,不然众人怕是都慕名去找他了。

    君深听完,嘴角微勾,对于这天山派的莫老怪,他知道的倒是比他们多些。

    “臭小子,这都火烧眉毛了,你还笑。你的小丫头可是答应了给人治病的。”

    “那不也是因为你。”

    看着他们俩还斗嘴,龙天宇有些急得跳脚,要是能揍他们,真想揍一顿。

    “其实,他不是只喜欢这两样,他还喜欢美酒。”这事君深还是听他师父提过的。但是当初他的毒,就连那老怪也没有办法,要不是鬼老无意中得到了解毒方子,他现在怕是早已经死了,哪能还在这好好的呢。

    “臭小子,你没胡说八道吧。”鬼谷子看着君深,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这是师父说的,不信你问他去,不过他都闭关了一年了,还没出来,你去能不能见着他还真是不好说。”

    龙天行听完心里有些担心起来,这一时间的他们要去哪里找美酒呢。龙天宇却是想马上就出门,找酒去。

    鬼老皱了皱眉,他师兄他可是有些日子没见了,自个的徒弟还丢给他医治,简直就是在奴役他吗。

    他们的谈话,安好听到了,真要说酒的话,朱雀酿造的最好不过。

    “丫头,你快出来。”

    鬼谷子想到了之前喝的果酒,那酒虽然不是很醉人,可是喝多了后劲还是大的。喝了后人还很舒服,第二天起来完全的神清气爽,无疑是个好酒。

    安好正想着,就听鬼谷子在叫她,感觉差不多后,她就给龙天月将金针取了下来。

    没多会儿,安好收拾好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师父…。”

    “丫头,你那里有没有好酒啊,这要是有就好办了。”

    鬼谷子看着安好问道,听他这么问,龙天行他们都看向了安好。烧烤坊的酒他们可是都喝了的,的确是很不错。

    “有倒是有,不过他能不能喜欢,可就不知道了。”

    “不管了,老头我喝了这么多酒,就你这的不错,你先抱一坛来。”

    安好点了点头,就下了楼,去了后院的库房。关上门后,她进了空间,尝了尝酒坊里酿造的酒,拿了个两个干净的坛子,装了两种酒,提着出了空间。

    见安好提着两坛子酒出来,安初九他们看着倒也没有多奇怪。朱雀和青龙已经到了,走进来的时候朱雀就闻到了酒香,它自己酿造的酒,自然是很熟悉的。

    云凡将人送到后,就离开了这里,今天他还要买些东西回去呢。

    安好也看到了进来的青龙和朱雀,看向他们说道:“你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我等会儿再跟你们说。”

    说完,安好就提着酒上楼了。

    龙天宇在门口等着安好,见她来连忙接过了她手中提着的酒。拿到桌子上后,龙天宇就打了开,一时间酒香四溢,君深和鬼老都诧异了下,这酒似乎比之前的还好呢。龙天行也喜欢喝酒,对于这么香的酒,他还是第一次闻到。

    “这下有希望了,安好这酒我们能尝尝吗,这都是什么酒呢。”

    “我那里有点,这里一坛子是桃花酿,一坛子是百果酒,味道都很香醇。”

    听安好说还有,鬼谷子就先抱着坛子倒了起来,也没有问安好这酒是从哪里来的。

    “香,喝着真舒坦,这酒当真是不一般呢。”鬼谷子拿着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下后,连连称赞了起来。

    君深喝了杯桃花酿,只觉得齿颊留香,跟他以前喝过的桃花酿造的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龙天宇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喝了一杯连连点头,知道喝酒误事,没敢多喝。龙天行喝完,看安好的眼神都变了几分。

    “你们觉得能行吗,能行的话我就给你们一样装两坛子去。尽快动身,早些回来。”

    这些酿造的东西都是取自空间,味道自然是外面的酒比不得的。

    “丫头,你快去吧,这次我陪着他们去。”

    安好见鬼老这么说,就下去准备了,等她全部都装好后,就让安初九他们帮着搬到了大厅。这时候还没到中午大厅里还没有人来吃饭,就是些坐着耍的服务员。

    小白它们也闻到了酒香,跟着安好跑了出去。

    “你们要喝晚上进空间去喝,这个是我要给人的,他们要拿去换药救人呢。”

    安好瞅着跳上凳子的小白它们,在意识里和它们交流道。青龙和朱雀听安好这么说,也明白了。看来这龙天月的病情,有些复杂呢。

    安好摸了摸小白和小黑的头,又看了看乖乖在地上蹲着的大妞,也摸了摸它的头。

    “你们都乖乖的…。”

    安好说完就上了楼,刚开始看见大妞酒楼里的员工们还是有些害怕的,不过看大妞这么乖,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这边龙天行和龙天宇都是要跟着去的,龙天月就交由安好和两个侍女照顾了。

    林寒也随着鬼谷子和他们一起去了天山,话说他长这么大,去的地方还不是很多,自然是哪里都想去看看的。

    安好和君深站在酒楼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开。

    “不用担心,这莫老怪虽然脾气怪,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有诚意有钱又有美酒,他应该会给雪鸢花的。或许,会招来他也不一定。”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只要能救人就成。等下,我们去你的营帐审西凉人去。”

    君深点了点头,查李青浩与人来往的事,他已经交代了下去,这消息应该也要传来了才是。

    安好说完,就叫着朱雀和青龙上了楼,小白和小黑、大妞也都跟着跑了上去。

    春夏、秋冬是龙天行的心腹,两个人都会武功,见安好带人上来,倒也没有多加阻拦,因为龙天行发了话,让他们一切都听安好的。

    进屋后,安好带着朱雀他们看了看床上的人儿。

    “我不在的时候,她就先交由你们照顾了,若是有什么问题立马通知我。最近我们怕是都在越寒城了,毕竟她受不得颠簸。”

    朱雀和青龙听完安好的话,也没多说啥,能帮安好的忙它们也挺高兴的。

    小白好奇的跳了上去,打量了下床上的人儿,这瘦瘦的美人是从哪里来的呢。

    “小白、小黑、大妞你们也别跟着跑了,就在这。想吃什么就告诉朱雀,楼里的吃的你们也可以叫他们做,外面那两个侍女你们吃饭的时候也给她们备一份。”

    安好说完又给了朱雀一百两的银子,她还没有给过它们零用钱呢。接过安好给的钱,朱雀有些欣喜,它还没有拿过钱去买东西呢。

    安排完,安好就下了楼去了趟茅房,出来后跟安北他们说了几句后,就出了大门,此刻君深已经在马车上等着她了。

    见安好上车,青木、木头、林城才上了车。

    马车一路平坦的行驶着,这还是安好第一次去君深的营帐,还没到营帐马车就停了下来。下车后,君深一把拉住安好的手,往着前面走去。

    青木跟在后面,不由得笑了,他家主子这一看就很喜欢安好姑娘呢。木头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微微愣了下。林城看着心里也很欣慰,他家主子总算开窍了,就是安好姑娘年纪小了点。等他们有了孩子后,他真想给他们带孩子,孩子肯定很可爱。

    “君深,你放开我,那么多人看着,我…。”

    在他的手里,安好才发现自己这手是有多小,一下就被他捏在手里,一想到他要带自己去见他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安好的心里就有些莫名的忐忑。

    “你不想我抱你过去,就别动。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好…。”

    君深就是恨不得让人知道她是他的,说到底是心里的占有欲在发作。

    安好没敢在挣扎,抱过去那怕是更吸引人的目光,这样的事他之前就做了次要再那样,那还得了。后面都还跟着青木他们呢,这家伙,真是好想揍他一顿。

    每个营帐睡十个人,炎甲军三千左右的人,这营帐一看就是一大片。因为天气热,他们的营帐已经搬了地方,建造在了树林里。树林的树木高大,太阳照进来得不多,倒也凉凉的很是舒服。

    安好他们去的时候,大部分的炎甲军正在外面处理着林子里的杂草呢。进去后,可见四处都吊着艾草,用来驱除蚊虫。

    君深拉着安好的手,一路来到了帐篷中央,抓到的那几个西凉人就是关在这里面的。

    一路走来不少的人跟君深行礼,纷纷打量着安好,他们是要有王妃了吗。认识安好的炎甲军,纷纷过来打了下招呼,对于安好他们倒是欣赏,真要是能跟王爷在一起,他们绝对是欢喜的。

    “王爷,你可算来了,这西凉这几个杂种,天天就在闹腾,我真想宰了他们。”丁山看着君深来,有些抱怨的说道。

    说完,他的眼神看向了君深身边的安好,视线往下看,就看见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敢情王爷真喜欢这姑娘呢,上次他可还跟她打了一架呢。也是,上次救了人回来他们坐的都是一个马车呢,他早该想到的。

    “安姑娘好…。”他还是识相点吧,要是哪天王爷突然想起来收拾他可咋办。

    “丁将军,客气了…。”

    呵呵,他敢不客气吗,他可不想挨王爷的打。每次他们比试,他都讨不到便宜。而且,这丫头也是个变态,看着这么小个身板,如此的能打。假以时日,可不得了。

    安好看着丁山的神情,就有些暗自发笑,这下知道害怕了。

    “丁山,你们就在外面吧,保持绝对的安静。”

    君深说着,就拉着安好的手进了营帐。他可不想她的目光在别的男子身上停留太久。

    安好听着君深的话,笑了笑,他倒是挺为她着想的。这样催眠起来,也更好。

    丁山一听,赶忙吩咐了下去,让他们一个个的都停下干活,原地休息。不知道他们来的不免有些疑惑,不过他们要的不是询问而是服从命令。

    西凉人被绑在里面的木桩上,看见君深他们来,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狗东西,小白脸,臭丫头…。”

    安好听着不由得皱了下眉,都说泼妇骂街,这男的这嘴咋比还碎呢。安好抽出一根银针,直接就飞掷了过去,那男子顿时就没了声。

    “嘴真臭,再骂,以后都不用说话了。”

    听安好这么说,那男子气得不行,说不了话只能是瞪着安好。

    “眼睛也不想要了是吧。”

    那男子一听,顿时嚣张的气焰没了,低着头不敢在看安好。他觉得她说得出肯定做得出,她看他的目光太冷了。

    “说吧,谁指使你们做的,你们是怎么知道暗道的,在燕州这边是不是有跟你们合作的人…。”

    君深手下的人,对他们是用了刑,但是都不致命,也不会向安好这样,开口就要他们的眼睛这些,此刻他们虽然心里很怕,但是却是不敢说,因为他们的家人都在西凉呢。

    “你说,你们傻不傻,你们的主子都不管你们,还为他拼命呢。”

    接下来似乎就是她安好一个人的独白,见他们都没反应,安好就示意君深动手了,上前封了他们所有的穴位,只留下一人能听到她说话。

    再一次见识了安好的催眠能力,君深着实有些佩服,随着她一个个问,消息也一点点的打听了出来。

    暗道是上面的人告诉他们的,他们只知道跟燕州这边有合作,却是不知道合作之人到底是谁。但是西凉上边的人是谁,他们里面却是有个人知道。巧也巧在,这里面有个人无意中听到了上面人的谈话,就知道了这后面的主使是他们西凉的大王子。尝到了买卖人的甜头,上面又有人罩着,他们就越发的肆无忌惮了。

    他们贩卖的不仅仅是燕州国的人,西凉、扬州、益达都有。

    得知是西凉王室的人,安好想到了封井,他大哥这么坏,他又是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怕早就是他的肉中刺了吧,不过封井还活得好好的,可见他能力也不怎么样。

    “这件事,你要怎么办呢。”安好看向一边沉默不语的君深问道。

    “此事关乎两国邦交,只能先禀报皇上,至于这边,只要从朱青浩那查到消息,早晚会抓到背后之人的。我已经让颜三他们在查了。”

    能跟西凉的大王子搭上线的人,身份也不是那么简单。背后有什么其他的阴谋也未可知。

    “那就等消息吧,对了我还得去教他们滑滑板和溜冰呢。你要去还是在这呢。”

    “我没事,我们一起走。”

    君深说着拉着安好的手,走了出去,嘱咐了丁山几句,就离开了。丁山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也没多说啥,看君深找到喜欢的人,他也替君深感到高兴。

    等到他们都上了马车后,林城就照着安好说的方向将马车驾驶了出去。大街上人多,马车行驶得并不快,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没走多会儿,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主子,前面街上站了太多的人,我们现在过不去…。”林城听君深问,赶忙回道。

    木头看着人这么多,就没下车,要是等下挤散了,他可找不到回来了。青木却是有些奇怪,下了车就往前面走了进,慢慢的挤进了人群。

    安好揭开帘子看前面围了这么多人,不免有些好奇,在青木下车后她也下了车,君深也随着她下了车。

    安好挤上前,就听到苏云娘要买人,看了看招牌,居然是青衣楼。她没有立马过去,而是询问了下周边的人。

    听完后,安好对着君深说了几句,君深就让青木从后门去找尹修了。

    半个时辰前,苏天临上次给青衣楼送了红薯干后,没多久尹修这边又给他们下了订单。今天听苏天临又要去送货,苏云娘说什么也要跟着来。

    苏天临没办法,只能将苏云娘带了出来。驾驶着买的牛车他们就一起来了越寒城。一路来到了青衣楼后门,让苏云娘在外面等着,苏天临就进去送货去了。

    因为要称重,又要验货,所以要费些时间,除此外其他分店也要,对于他们能不能做得出来,尹修自然是都要问清楚的。

    苏云娘坐在外面的牛车上,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苏天临出来,甚是无聊。看了看不远处挑着叫卖枣子的,苏云娘想了想将牛车拜托给了院子里的人照看会儿,她去买点枣子。

    看着那挑枣子的走得这么快,苏云娘出门后就赶忙追了上去。追到后,她直接买了五斤,一下就用去了她一百文钱,不过现在有钱了她倒也舍得,毕竟这东西吃了好。

    拿在身上,苏云娘擦了擦,咬了一口甜的她高兴的眯了眯眼,这枣子就是好吃。

    正准备拿着布袋子往回走,就听一边传来了哭喊声,还有人们的议论声。

    “真是丧德呢,居然要卖掉自己的妻子…。”

    “这一看,肯定就是赌输了钱…。”

    “这女人,没钱了,可不就是拿来卖的吗。”

    “我呸,你是不是男人呢。”

    “说我不是,你要不要试试,不过我对老太婆可没兴趣。”

    围观的群众里面也打骂了起来,当真是什么人都有。

    “孩子还这么小呢,真是可怜…。”

    “看什么看,她是老子买来的媳妇,还卖不得了?生了个赔钱货后,就不下蛋了,留着有啥用。滚滚滚…。”

    苏云娘一听心里一紧,赶忙看了看周围,就见不远处已经围了好些个人,她走了过去挤进了人群。

    “爹爹,你不要卖了娘,娘肯定能生小弟弟的…。”

    “吵什么吵,再闹老子把你也卖了,赔钱货,看着你老子都烦。”一个身穿褐色短褐的男子谩骂着一脚踹开了身边的女儿。另外一只手也没松,拉着小女孩的娘就要往青楼走。

    苏云娘刚挤进来,那个小女孩就被踹到了她脚边,嘴角顿时就溢出了血。不过还是往着她爹的方向爬,嘴里的声音明显的小声了许多,都是在求他不要卖了她娘。

    周围的人看着都很同情这小姑娘,可是谁叫这个女子生不了儿子呢,这也是别人的家事他们怎么管得了。

    男子被小女孩拉着裤脚,顿时就火了,谩骂着一脚又想给小女孩踹去。却被一边拉着的女子,狠狠的咬了口。男子一疼,直接就将那女子丢在了地上,连踹了许多脚。因为要卖,所以他就没有踹女子的脸,都是踹的身上。

    苏云娘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些,心里的怒火蹭的就窜了起来,跑过去一脚就将那男子踹到了一边。

    “打女人,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女人生的…。”

    男子被苏云娘一踹,身形铿锵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周围的笑他,心里有些怒不可遏。

    “臭婊子,老子的事你最好少管…。”

    苏云娘经过安好的训练,自己平日也在练,如今倒也有了些三脚猫功夫。听这男子居然骂婊子,心里气得不行。看了看人群里,借了一根别人的扁担,冲着他就打了过去。

    “你才婊子,嘴这么臭,你是吃粪长大的吗。”

    苏云娘骂着,扁担就使劲的打在了那男子的身上,苏云娘的彪悍着实让周围的人惊了下,男子们纷纷觉得这女子太凶悍了,谁娶谁倒霉。不少的女子却是很赞苏云娘的作为,毕竟这都是她们想而不敢做的。

    男子被苏云娘一阵狂打,开始有些蒙,反应过来一把抢过苏云娘的扁担就拿在了手里。

    “臭丫头,刚刚打得挺爽啊,你要是跪下来给老子舔鞋,说你是婊子,今天老子就放了你,怎么样。”

    男子说着,眼里闪过猥琐的光芒,这苏云娘脾气辣,但是长得不错啊。

    “姑娘,你快走吧,别管我们了。”柳芳放开了抱着的女儿,赶忙站了起来,挡在了苏云娘的前面说道。

    “死女人,敢坏老子好事,滚不滚开,不滚开老子打死你。”

    男子看柳芳坏他的好事,拿起扁担就要打她。柳芳也不避,反正这样的日子她也过够了,死了反倒是种解脱。

    苏云娘一把拉开了女子,一脚就踹了过去。这时候跑来一个小孩,递给了苏云娘一根粗壮的棍子,似乎也是看不惯这男子,不过给了后立马就跑了。

    苏云娘看着手里比那男子还粗壮的棍子,有些哭笑不得,她今天怎么才能救到人呢。

    “你,你不就是想卖人吗,你要多少钱,我买了,连你女儿一起。”苏云娘看着他咬咬牙问道。到底她还是冲动了些,刚刚过来如果直接买下,怕是少了好多事,真是打他都嫌脏了她的手。

    “刚刚打了老子,还想买我的妻子、女儿,你做梦呢。”

    两人在外面闹这么凶,楼里面的人也听到了消息。没多会儿。欣娘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长相不错,穿着也不是一般的青楼老鸨能比,一出来众人纷纷看向了她。

    “在我们青衣楼外面闹事,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男子一听,打量了下欣娘,赶忙开口道:“大妹子,可不是我在闹事,是这个死丫头在闹事,你要抓就抓她。我可来卖人的,她是我买来的妻子,可不是拐带的,我这也有她的卖身契。只要你们出钱,我就将她卖给你们了…。”

    欣娘听他这么说,打量了下他指的女子,看了看长相倒是还可以,不过已经嫁过人生了孩子了,这样的女子又没有什么才艺,在她们楼可是没有什么前途。

    “爹爹,不要,不要卖了娘亲…。”

    欣娘看着皱了下眉,她实在有些不想买下这个女人,自从做了这行,她的心早都变硬了。

    “你还是别地看看吧,我们这不买…”

    这边苏天临,没看到苏云娘,问了下里面的人,就开始找了起来。

    “死丫头,你给我闭嘴都是你,要不是你他们怎么可能不买。”男子骂着,走过去就要打小女孩。

    “怎么样,把她们卖给我,钱我不会少你…。”苏云娘现在也有些钱了,她这不够苏天临那里肯定也够了。

    “想买,两百两只要你拿得出来,我就将人卖给你。没钱就给老子滚远点去,装什么好人。别挡老子的道,这里不买,我就去别处卖去。”

    男子说着就要对苏云娘动手,这边苏天临已经找了过来,见他要对苏云娘动手,一拳就打了过去。

    “敢轻薄我姐姐,你找打呢。”

    “臭小子,姐姐,分明就是个泼妇,这样子能嫁出去才怪了。”

    苏天临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些,冲过去就揍他,两人就打在了一起,安好在那边看得着急,这尹修怎么还不出来。

    那男子不卖给苏云娘,只能是通过尹修来买了。

    青木找到尹修后,尹修一听就吩咐了下去,正在苏天临和那男子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欣娘走了出来,身后还跟了几个打手。

    “还在这闹事,当我们青衣楼都是死人呢。这个女子我们买了,你们还看着干啥,还不将他们拉开,都给我带进去。”

    那男子一听要买了,心里顿时高兴了。

    “哼,打我,看他们收拾你不。”

    苏天临看着欣娘眼里闪过抹不解,她可是认识他的,见她对自己眨眼,苏天临愣了下没有在动手跟着走了进去。

    柳芳和她女儿,以及苏云娘都被请了进去。

    “你们在我们楼外闹事,等下跟你们算,带下去。”

    苏云娘看着就心急了,不过却被苏天临给拉住了。不过心里想着他们跟青衣楼的合作,苏云娘又平静了下来。这欣娘不认识她,总该认识她弟弟的。

    “就是,好好收拾他们一顿。多管闲事…。”

    看着他们被带下去,那男子不由得嘚瑟了起来。柳芳抱着女儿,眼泪直流,可是现在她有什么办法呢。要是她去死了,自己女儿要怎么办,此刻她的心里恨他恨得不行。

    “这位大哥,你这也打累了,过来喝喝茶吧。”

    欣娘冲着男子抛着媚眼说道,触及到欣娘的眼神,男子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仙了。要是他能将她压在身下,那滋味肯定不错吧,想着他还咽了咽口水,欣娘微微蹙了下眉,什么样的人她没见过呢,虽然很不喜,不过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我们这楼吧,最喜欢的还是身体清白的姑娘,我看你这女儿就不错。你要是把她也都卖给我们,我就直接给你两百两怎么样。”

    男子一听,看向了一边瘦弱爱哭的女儿,自己这女儿随了她娘,长得还是不错。

    “我这女儿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人,你要的话,这个数。”

    当真是坐地起价呢,他直接就要三百两。

    “大哥,你这也未免太能要价了,这还得多少年才能接客呢,我们还要培养,还是给她吃穿。我就给你加点,二百一十两。”

    十两,一个也就多卖了五两。男子听着还是不甘心。

    “多加点…。”

    “最多两百二十两,你不卖在别处可没有这个价格。”欣娘语气硬了几分。

    当初买来的时候不过十两,这才几年就这么管钱了,这青楼的钱,就是好赚呢。殊不知若不是安好他们要买,他们根本不会要。

    “行,就卖给你们了。反正都是赔钱货,一天就知道哭哭…”

    柳芳听着他将女儿一并卖到了这里,难过的同时,又有些欣慰。她不敢想自己要是没了女儿,会是什么样。

    欣娘赶忙命人去拿了纸笔墨写了卖身契,让他签了字盖了拇指印,又将柳芳原来的卖身契一并收了回来。

    拿到钱后,那男子就高兴的出了门,看到没看他们母子两眼。

    没多会儿,苏云娘他们就被带了过来,这边青木和木头去收拾刚刚那男人去了,安好和君深就坐着马车向着青衣楼的后门来了。

    男子走后,尹修从楼上走了下来。

    “欣娘,人都买下来了。”

    欣娘听到尹修的声音,看了过去他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赶忙开口说了起来,将刚刚的事都汇报了一遍。

    柳芳抱着女儿看着尹修,心里满满都是担心,她不想和女儿分开。

    “你,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她们我要了。”

    苏云娘见他们说完,赶忙开口说道,这个男子长得这般好看,不过居然是开这个的,简直就是坏透了。想着,苏云娘嘀咕了几句,不过尹修却是将她嘀咕的话都听进了耳朵里。这丫头,居然骂他,还说他坏透了。

    听到苏云娘要买她们,柳芳看着苏云娘满满都是感激,可是这么多钱,她怎么拿的得出呢。

    “尹公子,这个是我家姐,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她计较。”

    尹修的不简单,苏天临越接触越是知道,自然怕他怪罪于苏云娘。

    “小弟,尹公子一看就器宇不凡,怎么可能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呢。”见尹修一直看着她,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毛。

    “这人是我花了钱买的,你说要我就给你,凭啥。”

    “什么叫我要,我花钱买…。”苏云娘白了眼尹修,很是有骨气的说道,心里却是将他骂开了,臭男人,小白脸,当她什么人呢。

    “呵呵,我不卖。”臭丫头,居然骂他,就要逗逗她。

    苏天临有些不解,刚刚他理会错了欣娘的意思了吗。现在这钱,他也是拿得出来的。

    “你,你这个小白脸,你…。”

    苏云娘被气到了,对着尹修就骂了出来。

    长这么大,尹修还是第一次被人骂小白脸,迈着他的大长腿向着苏云娘就走了过来。

    “小白脸,爷的脸就是白,你羡慕嫉妒恨吗,可惜你在怎么长,都没有爷白。很生气啊,我很高兴啊…。”

    苏天临看着着急,连忙挡在了苏云娘面前。苏云娘却是一把拉开苏天临,重重的一脚就踩在了尹修的脚上。

    尹修没有想到她的力气这么大,疼得他差点没抱着脚喊起来。不过为了他的风度,他硬是咬牙面不改色的站在那没动。

    “不好意思啊,不小心踩了你一脚。看你样子应该也没事喽。”脚长那么大,那么长,还伸过来不是找踩吗。嘴也这么欠揍,可惜打不过,不然她肯定狠狠的揍他一顿。

    “你好样的,爷记住你了。”

    “我倒是健忘,明天起来,就不知道你是谁了。既然你不卖人,那我们就走了,以后红薯干你找别人买去吧,我工坊的不卖给你。”

    现在他的楼里早已经卖火了,一时间要是没了,怕是会引起客人不满的。不卖给她,她也不给他,哼。

    红薯干是安好介绍的,至于到底是她外祖家谁做的,尹修根本不清楚。此刻听苏云娘这么一说,不由得打量了她,真是看不出来,她居然还是这红薯干背后的当家。

    正僵持着,安好和君深他们就从后院走了过来。

    “小姨、小舅舅…。”

    “小弟,我这是被气得幻听了吗,我咋在这里听到大丫的声音了。”苏云娘没看见安好,不由得对着身边的苏天临问道。

    苏天临向着四处看了看,就看到了从后院这边走出来的安好和君深。

    “你没有幻听,大丫和君深他们都来了,你看这边。”

    苏云娘一听,脸上一喜,不在管瞪着她的尹修,赶忙向着安好跑了过去。

    “大丫,真的是你,你咋跑这来了。你介绍的这个人,太没人性了,我决定不卖给他了,不就是少赚点钱吗。”

    “君深,你都是大丫的未婚夫了,那我就是你小姨,他欺负我,你帮不帮忙。我已经说要给他钱了,他还捏着人不放。”

    苏云娘觉得她也该抱抱君深这个大腿,肯定就能收拾这个尹什么的了。

    君深听苏云娘这么说,倒是很受用:“小姨,你放心…”

    尹修一听急了,他可不想被君深收拾,赶忙开口道:“你们可别听她说,我可都是为了你们,你们可得给我解释清楚了,不就是想逗逗她吗,居然当真了,还对我大打出手,你看我的脚都被她踩啥样了…。”

    “活该…。”

    安好笑了笑,跟苏云娘他们解释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不过他也该骂,居然不告诉我,还胡说八道。大丫,还是你好,要不是想到办法,她们指不定就被那坏男人卖哪儿去了。你在正好,你给她们看看伤吧,刚刚她们可都被那男子踹了的,指不定还打了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