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二章 雨竹的女儿
    苏云娘没敢再看尹修,说着拉住了安好的手,让她给柳芳和她的女儿果果看看伤。那渣男下手这么重,她们肯定受了不少伤。如今离开他,她们也算是得到解脱了。

    尹修被苏云娘的话气笑了,他这青楼还真就不是干好事的。来了他这一个个要是都这样,他不得麻烦死,也得亏死。

    苏天临也才明白,刚刚欣娘为什么对他咋眼,原来他们早已经安排好了。

    柳芳抱着女儿,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苏云娘他们的面前,若不是他们今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多谢姑娘,多谢你们大家了,要不是你们,我们母女怕是早就被那畜生给卖了。”

    柳芳牵着女儿,给他们磕起了头,苏云娘赶忙走上了前,将他们给扶了起来。

    “我也是看不惯那人渣的作为,你快别跪了。”说到底苏云娘知道自个儿根本就没有帮到什么忙。

    在苏云娘扶起她们的时候,柳芳的女儿果果,一下就晕倒了过去。

    “果果,你怎么了…。”

    柳芳见女儿晕过去,一时间就慌了神,抱着她大喊了起来。却是没有想到之前她被她爹给狠狠的踹了一脚。苏云娘看着也跟着担心了起来,她怎么就忘了她受了伤了呢。

    “被踹了一脚能好吗,尹大哥这就麻烦你安排个房间了。”安好看了看一边的尹修说道。安好说完,又甩给了尹修一个瓶子,里面的是药水,看他的脚应该是肿了。

    尹修心里有些不得劲,接住安好给的瓶子,没有说话,冲着一边的欣娘挥了挥手,示意她去安排。瞅了眼看都不看他一眼的苏云娘,尹修有些无语。

    见柳芳那模样,安好一把将果果抱了起来,君深看着安好抱果果,不由得皱了下眉,她自己都还不舒服呢。想着君深走了过去一把从安好的怀里,将人抱了过去,跟在欣娘的身后上了楼。

    安好有些意外,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他要不要这么好,弄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她这是大姨妈,又不是受了重伤,哪有这么娇气呢。

    苏天临和尹修没有跟上去,对于君深突然出手帮忙都诧异了下。苏云娘看着君深笑了笑,扶着柳芳跟在后面上了楼。

    将人放到房间的床上后,君深就先离开了。

    君深离开后,安好就坐过去给果果把了下脉,不得不说她那渣爹那一脚踹得够狠的,已经将她给踹出了内出血。真希望青木他们好好教训他一顿,打得他爹娘都不认识最好。

    看着她手臂上的青紫,安好皱了皱眉,这简直就是家暴呢。也顾得上去看柳芳,就让她们帮着将衣服脱了下来,她们在脱衣服,安好就将金针拿了出来,在一边桌子倒了一杯水,实则是灵泉水,拿过来后从随身带的瓶子里倒了颗药丸出来,喂给了果果,又喂了她一点灵泉水,这样能够尽快的给她止住内出血。

    等她们将衣服脱掉后,安好看了看她身上,果断的有个红红的脚印。安好皱了下眉,给果果扎起了金针,看得柳芳心疼不已。她的女儿今年已经有四岁了看上去却是只有三岁的样子,一切都没有别人家的孩子长得好。

    苏云娘看着果果身上的伤,心里也很是气愤,恨不得在冲出去将人拉回来打一顿。

    安好看出来了,这孩子有些先天不足,后天也生活不好,所以现在她的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要想彻底的好,还不知道得调养多久了。

    苏云娘也被安好这一手针法给惊艳到了,看着她满满都是崇拜,要不是她此刻在下针,她怕是都扑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她的药,还是她的针起到了效果,被柳芳扶着坐起的果果已经醒了过来。

    “果果,别动,姐姐在给你治病呢。”

    听着安好的话,果果看了眼安好,又晕了过去。

    “她晕过去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又这么小,怎么可能这般承受得起呢。不过她之前却什么都没说,当真是个坚强的孩子。”

    见她是晕过去,没有什么大事,苏云娘和柳芳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去。

    扎了会金针,安好将针全部收了回来,让苏云娘和柳芳将衣服给她穿好。她则将金针先插进了一边的布带子上。

    给果果看完伤后,安好又给柳芳把了下脉,柳芳的胸口有些闷痛,自然是不会拒绝安好给她看病的。她还要照顾女儿,报答他们呢。

    “你也受了不少的内伤,先去把这药吃了,然后坐过来针灸,这样你的伤也能好得更快些。”安好看着她,将药丸倒了颗,递给了柳芳。至于她的身子还有些问题,安好现在倒也没有说出来。

    苏云娘也帮着去将水倒了过来,让柳芳赶紧把药吃下去,这样安好才好给她针灸。

    柳芳从没有在其他人外面袒胸露背过,不免有些不适应,安好就让苏云娘转过背,坐到一边去休息。

    柳芳纠结了会儿,还是将衣服脱了起来,反正要留里面的衣服,想着她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

    她的头发虽然有些枯黄,但是长得还是有那么长,安好在前面下了针后,就走到了她的背后,触及到她背上的胎记后,安好拿着针站在那愣了下,听到柳芳叫她安好才回过了神,随后仔细的将金针扎到了她的背上。

    这期间安好都没有离开过她背上的胎记,安好还下意识的伸手过去,搓了下。柳芳虽然有些奇怪安好的动作,但也相信她不会害她。

    “柳姐姐,你这背上的是胎记吗,你可知道…。”

    “听他说过,的确是个胎记…。”柳芳说着语气里都有些悲伤,小时候爹娘他们对她挺好的,可是后来就变了,她天天都在不停的帮着家里干活,可他们还是时不时的就要打她。看着家里的弟弟、妹妹每天都在玩,她心里有些不平衡,很想去质问自己的爹娘。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女儿。

    捡到她的时候,他们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还没有孩子。可是随着后来,他们的孩子出生态度自然就变了。

    “那你爹娘他们呢…。”

    安好看着她有些难过的神情,却是没有放弃询问。苏云娘背对着她们,听着她俩的谈话,倒也没有参言。大丫这么问,应该有她的道理吧。

    “我没有爹娘,他们也不是我爹娘,就因为我是捡来的,所以为了弟弟的婚事就将我十两卖了出来。他们丝毫没有在意过我,可这些年我也是拿他们当自己爹娘,自己的弟妹呢,可他们就这样对我,他们从没有告诉过我,关于的身世…”

    柳芳说着心里有些难受得慌情绪也激动了几分,就因为她是捡来的,他们就该这般随意的卖了她吗。

    “柳姐姐,对不起提起了你的伤心事,你别激动,等下碰到针会伤到你的。”

    安好已经认出了她,很有可能就是雨竹丢失的女儿,不过现在她还不打算告诉柳芳。等到雨竹自己确认之后再说好了。

    柳芳听到安好这般说,心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我本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与他好好过日子的,可是他见我生下来的是女儿,却是连个名字都不愿意给她取。那时候正是李子成熟的时候,我就给取了名字叫果果。后来的几年我都没能在生下孩子,中间还流产了几次,他就越发的不待见我了。时不时的就打我们,如今还卖了我们,我对他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安好听着在心里叹了口气,两母女的遭遇,不可谓不同。若是雨竹知道,心里该会有多难过呢。这男权至上的社会,被卖的女人日子过得是何其艰难呢。

    指责女子生赔钱货,靠女子一个人生的出来嘛。都是亲生的还这么狠,这些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吧。

    苏云娘听着柳芳这么说,蹭的站起了身,转过背看着柳芳说道:“对,那样的臭男人不值得惦记,现在我们可是把你给救出来了,你可别傻傻的还想跟着他…。”

    毕竟男子的花言巧语甚是多,这柳芳的性子又不是很强硬,指不定会被骗得回心转意呢。想着,苏云娘不由得给她敲了警钟。

    “我不会的,何况现在我已经被你们买了,是你们的人。”柳芳赶忙说道,对于苏云娘看着她的身子,倒也没有刚刚那么觉得羞涩了,毕竟她也没有一直看着她。

    “都是大丫帮的你,以后你就是她的人,她那里屋子宽,也住得下你们。”苏云娘想了想,看着安好说道。

    给柳芳取下针后,安好就让她在床上躺着休息会儿。

    想着还没有吃中午饭,君深下楼就让尹修吩咐下去准备了起来。

    话说这边,青木和木头一路尾随着跟在那男子身后,寻了个布袋子,将他套起来狠狠的打了一顿,还将他身上的钱也一并给拿走了。

    这边将饭准备好后,君深就上楼叫安好她们吃饭了,这都超过吃饭的时间了,还不吃怕是得饿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