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三章 相认,教他们滑滑板
    下来后,安好就赶忙去了茅房。

    果果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安好就没有让她下楼吃饭,给她留了吃的,让柳芳吃了给她端上去。

    柳芳她们家的日子一向过得清贫,看着桌子上的肉菜,柳芳有些红了眼眶,这些可都是她不敢想的呢,如今居然都吃上了。见她不怎么夹菜苏云娘就给她夹了起来。

    没多会儿,青木和木头就回来了,将打人抢钱的经过都说了个遍,苏云娘听了很是解气。柳芳听着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他弄成这样也是自找的,她如今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她又何必再去为一个不值得的人伤心呢。

    吃饭时男女各坐的一桌,君深吃着饭,时不时的看向安好,见她没有不适的地方,也放了心。

    吃过饭后,苏云娘就和苏天临先回去了,虽然这件事苏云娘觉得有些抱歉,但是瞧见尹修那看自己的挑衅眼神,她就说不出道歉的话。

    对于今天的事,安好想了想,还是给尹修道了个歉。到底是因为她,他才会出手将人买下来的。尹修也不是个喜欢计较的人,就算不看安好的面子,他也得看君深的不是。

    吃了饭,君深就让青木又去找了个马车,没多会儿青木就坐着马车回来了。

    尹修因为脚疼就没有去送他们,安好他们将果果抱下了来后就放进了马车的软塌上,这些软塌都设计得很宽,睡个人是没问题的。柳芳从来没有坐到马车,看着如此好的马车,一时间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见安好走过来,还没等她说什么,柳芳就赶忙上了马车,她要是再不上去耽搁了他们的时间怎么好。

    她上去后,马车就动了起来,看着一边睡着的女儿,又看了看这宽敞的马车,柳芳一阵落泪。跟上这样的主子,她们的日子肯定不会在像以前那么苦了。

    这边马车上,上去后君深就挨着安好坐着,反正现在走哪都有他。

    “你,还好吗。”

    君深很想问安好肚子疼不疼,不过却是有些问不出口。

    “我没事,我哪有这么脆弱呢。今天我发现了个秘密,这柳芳很有可能就是雨竹不见了多年的女儿。先回趟酒楼,看一下龙天月,看了她后我们就去城西,先将滑板和溜冰鞋都教教,让他们先学着…。”

    安好要教福满园的人学滑板车和溜冰鞋,君深是知晓的。不过听到这柳芳是雨竹不见了多年的女儿,他倒是诧异了下,这事倒也巧了,人找到了这丫头也不会老念叨了。

    马车一路平坦行驶着,安好到底是早了点,感觉有些想睡就靠在君深的肩膀上眯了会儿。看着她的睡颜,君深一把将她涌入了怀里,感觉到手臂动安好睁开了眼,慵懒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接着睡了起来。

    在他怀里,她感觉前所未有的踏实,似乎有点贪恋这样的感觉,索性就能多靠着他一会儿就多靠一会儿。

    怀里的人儿,抱在怀里软软的,还香香的,君深只觉得心跳又快了几分。

    马车行驶没多久,他们就到了绝味烧烤坊,下马车的时候安好还没醒,君深想也没想就一把抱起了她,不过他刚抱起她,安好就睁开了眼。

    “君深,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都叫你别用大力,你还抱我,信不信我揍你。”

    君深听着安好这么说,嘴角扬起抹弧度,将安好放了下来,让她自己走。听到自己要揍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以为自己不会揍他是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这边柳芳已经抱着果果从马车里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酒楼她愣了愣。

    “柳姐姐,我们进去吧。”

    雨竹母女苦了大半辈子,安好心里倒是动了恻隐之心,不想让这柳芳在她家为奴婢。她年纪不大,以后定然是要嫁人的。

    “安好姑娘你别在叫我姐姐呢,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主子了,就给我们重新赐个名字吧。”

    看着柳芳又跪了下来,安好上前扶起了她,这都还抱着孩子呢。倒是有些诧异,她自个儿提了出来。

    “这事,我们容后再说,先进去吧,你且安心照顾好果果就好。”

    安好他们进去的时候,里面还有几桌还在吃烧烤,服务员正在收拾着另外几桌被好了的。

    小白它们在有客人来了后,就没有带着大妞来下面跑了。要是把客人给吓走了,主人肯定会狠狠揍它们一顿的。安好绝对想象不到自己此刻在小白的眼里是个如此暴躁的人。

    安好他们进门,安北和安东就从柜台里走了出来。

    “东家,你们吃了饭了吗。”

    “我们已经吃过饭了,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们。”安好看着他们笑了笑说道。

    “掌柜的,在给我们这桌来五十串猪肉串…。”

    “好嘞,马上就给你上。”见客人冲着自己喊,安北得应完就直接去了厨房。

    这边有服务员叫着安东算账,安东赶忙走进了柜台里,看了看菜单上勾化的东西,仔细的算了起来。

    安好本来就没想麻烦他们,就叫着柳芳他们上了楼。上面没有住人的房子,外面都是挂了牌子的,所以她即使不用问,也知道哪些住没住人了。

    上去后,安好将柳芳和果果安置在了龙天月右边的房间,给果果看了下后,交代了柳芳一番后,安好就出了屋子。

    出去的时候,君深正站在外面等她,两人就一起进了龙天月的屋子。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一桌子的吃的,此刻春夏、秋冬、朱雀、青龙,小白它们都在吃着东西。

    桌子上水果、点心、烤鸭各种有,安好看着笑了笑,这朱雀它们倒是挺会买的,什么样的吃食都买了点。除此烤鸭、烤肉串、薯片都点了些来吃。

    “主人,你们终于回来了…。”小白在意识里叫着,见安好看它直接就跳了过去,安好无奈一笑伸手接住了小白,好在它的爪子不油。

    “嗯…”安好得应了声,就伸出手摸了摸小白雪白的毛发。君深看安好一手手的摸着小白,真想将它提过来丢多远,不过终究只是想想,要是把安好惹着了可不得了。

    大妞趴在地上跟一个鸡腿奋斗着,要放以前它肯定直接一口吞下去,结果小白却告诉大妞这样啃着更香,像它那样囫囵吐枣,根本就尝不出味道。那就有点像主人讲的猪八戒吃人参果了。

    君深瞧着大妞的变化,真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跟着它们久了果断他的大妞也变了。在这么吃下去,它还跑得动吗。

    大妞却是啃得很欢,瞧也没瞧君深一眼。

    春夏和秋冬见安好他们进来,赶忙放下手里的吃的,站了起来。此刻两人都摘了面纱,看上去长得各有千秋,一个沉静内敛,脸上没有笑容。一个开朗活泼,看着安好的时候虽有些小担心,但是在听了安好后面说的话后,她就笑着继续坐下去了吃了起来。吃的都是烧烤坊烤的肉串,原本她们不吃的,却被那香味给吸引了。见朱雀真诚的邀请她们吃,就坐了下来一起吃了起来,毕竟朱雀它们都是安好的人,她们还是放心的。

    “你们坐吧,晚点有你们守得。君深你先自己走走,我进去看看龙天月。”

    君深点了点头,没有跟进去,看了看大妞它们就走出了门。

    走进里面后,安好就坐在了床边,打量了下龙天月,又给她把了下脉。她的情况倒是比来的时候好了点,不过也仅仅只是好了一点。

    喂了点灵泉水给她,再次给她扎了针后,安好守了她一会儿,安好就走了出去叫过朱雀交代了几句,她就叫上青龙出了门,打算让青龙去帮着教呢。

    上了个茅房后,安好叹了口气,做女人真累,做个来了大姨妈的女人更累。

    照着她自己的安排,这下要去城西,林伯带回来的人卖身契虽然签了,但是人她还都没见过呢。

    坐着马车他们一路来到了城西,下了车后他们就走了过去敲门,没多会儿里面的门就开了。来开门的人,安好并不认识。

    “你们找谁呢,你们是…。”一个身穿蓝色短褐,年龄在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看着他们说道。

    安好打量了下他,长相一般但看着还是挺踏实的一个人。

    青木正想说里面就走出来了一个人影,来人正是林伯。见安好他们来,赶忙将大门打开点。

    “东家,他没有见过你,所以…。”

    林伯怕安好怪罪,所以赶忙开口说道。看到安好身边站着的君深时,林伯愣了愣,这男子是谁呢,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呢。

    “无事,他们不认识倒也理解。对了林伯给你介绍下,这个是我朋友君深。”

    未婚夫什么的她有些说不出口,所以想了想就给林伯介绍说君深是她的朋友。他们现在应该也属于这个阶段,男女朋友,不也是朋友吗。

    “君公子好…。”

    安好很少跟他介绍过人,可见这君深在东家的心里是很有分量的,当真是郎才女貌了。

    安好却是不知道,在林伯的眼里,她和君深已经是郎才女貌了。

    君深见林伯给他问好,看向他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安好。这丫头要什么时候,才能承认自个是她的未婚夫呢。看来必须正式点,这样她总没话说了。

    “林伯,你先将他们都召集到一起,等下我有话说。”安好想了想对着一边的林伯说道。

    “好,我这就去。”

    林伯先安好一步走了进去,安好就和君深他们一起将滑板车和溜冰鞋搬了进去。

    “青龙,等下你也帮忙教呢,耐心点。”

    青龙听安好这么说,微微点了点头,早就猜到了主人叫它来是教这个的。

    看着这边安好他们搬着些他们没有见过的东西进来,所有的人都好奇的打量了起来。安好他们拿进去后,就放到了一边的空地上。

    “大家静静,这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东家了,以后你们好好做事,东家定然不会亏待你们的。”林伯看着他们说道。

    “安一山、安一水,安一木…见过东家…。”

    听完林伯的介绍他们纷纷开口喊道。

    安好打量了他们,这里新来的人有八个,高矮胖瘦都有,长相清秀的也就两三个,剩下的都很是平凡,年龄小的在十岁左右,大的应该在十三左右。君深站在安好身边沉默不语,却也是将在场的人都看了个遍。

    他们的名字是林伯给他们取的,倒也还是不错。反正她自个儿取名字也挺头疼的。

    “既然进了我福满园,就希望大家能好好相处,若是故意惹事者,我这里定然是不会轻饶的。你们也来了些日子了,我打算教你们些新的东西,希望你们好好学,要敢于挑战你们自己,这样一切的梦想都皆有可能。”

    这些日子他们学做了香肠,刚开始都有些笨手笨脚的,还常常将猪小肠弄破,后来在林伯他们的悉心教导下,他们才好了起来。虽然不如安东他们几个聪明,但也还不算太笨。做了好几天,总算渐渐入正轨了。

    “接下来,我要教的第一个叫滑板车,大家都看仔细了。”

    安好说着,来到平坦的空坝子这边,将滑板车放到了地上,开始单脚滑了起来,随后她就将另外只脚也拿了上去。

    她整个人微微向前倾,双膝弯曲,眼睛直视着前方,平稳的就滑了出去,速度很快。减速的时候,她的两脚呈现内八字,没多会儿她的脚又放了一只在地上,踩地的脚轻轻蹬地,然后抬起脚放在滑板的后部整个人腾飞了起来,一下落到了前面滑了出去,看得周围的人都没忍住的欢呼了起来。

    青木和木头看着也着实来了兴趣,君深看着安好有些移不开眼,这丫头当真是让他惊喜呢。想着,君深觉得自己也得尽快学会才好。

    安好滑了几圈后,就开始跟他们讲解基础,首先要的就是平衡感,还要有不畏惧摔跤的心。不然怕这怕那永远都是学不会的。

    随后,安好又青龙做了示范,这些日子它们早将她做的滑板车给耍熟了,技术嘛自然是不错的啦。

    青龙示范完,安好就将溜冰鞋穿上,在平坝子里溜了起来。速度很是不错的,没多会儿就跑多远去了。

    溜冰鞋有五双,其中一双是照着她脚的大小画的,而另外几个就是照着男子的脚推算出来的码子。

    安好让他们想学的各自试了下,大小合适的就先学,至于不合适的码子到时候再补齐。

    看着安好一个个教的认真,君深瞅了眼一边的青木和木头,让他们快点学会,他自己也照着安好说的学着滑了起来。

    安久和安宁洗了衣服过来后,就看见了院子里四处滑着滑板的众人,好奇的站在一边看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呢,居然还能跑那么快。

    林伯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好玩的玩意儿,要不是他现在年纪大了身子不行,他定然也要去试试。

    不过学着摔跤的人也不少,一个不稳直接就摔到在了地上。不过他们都不怕,又起来学了起来。

    青龙人小些,他的起步方法跟安好是不同的,不过这样似乎更平稳了些。其他的人看到后,也纷纷学了起来,还有不少人直接去询问青龙。

    青龙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对它如此热情,难免有些不适应,不过没多会儿又应付自如了。

    君深脚到底要大些,所以溜冰鞋他是穿不了了,就只能滑滑板了,他们都会轻功也不担心摔,溜起来看得安一山他们着实羡慕。

    等到他们有些人大致上会了后,安好就准备回去烧烤坊了,毕竟天色已经不早了。她打算将柳芳她们带回村子去,晚点再来越寒城照看龙天月。

    坐在马车上,青龙很是兴奋的安好说着刚刚他教人溜冰、滑滑板的事。安好听着,连连点头,她还是第一次听青龙说这么多话呢。教会了他们以后开店就好办了,想着安好心里也很是高兴,不过君深想着下午她一直在教他们,心里顿时有些吃醋了,一路上都没有言语。

    夕阳就快要落山,烧烤坊这边,已经陆续的来了吃烧烤的人。安好他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有十桌,而外面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往里面走,生意似乎好了些。

    安好和君深上了楼,看了下龙天月后,安好就去了隔壁,叫上柳芳他们后就一起坐着马车回安月村。

    相比这个越寒城,柳芳还是更喜欢乡下,得知安好回的地方就是乡下,柳芳倒是很高兴。

    两个马车摇摇晃晃的从村子驶了进来,安二丫她们今天活做得快,染色的花草又没有了,就提前下工了。

    安二丫她们回家后,见安好许久都没回来,又没人传信回来,不免有些担心。想着她们出了门,看了看这边已经开修了一半的农场屋子,又向前走了走。

    “二姐,看那边有马车,是不是长姐她们回来了呢。”安三丫拉着安二丫,向一边指了指说道。

    刚刚她都没有看到马车呢,现在就已经跑过来了。

    “就是长姐他们,我们先跑回去等他们吧。”

    两姐妹拉着手,向着家门口跑了去,这边安好也正好从窗帘探出头,正好就看见了不远处跑着的安二丫她们。这丫头跑得还挺快的,不枉她的一番训练。

    马车到家门口的时候,慢慢的停了下来,安好、君深、柳芳他们都从马车上下了来。等他们都下来后,林城就将马车牵去了工坊,这边这个马车青木已经出钱给卖了下来,此刻他跟在林城的后面将马牵了进去。

    “长姐,你们总算回来了,这天都快黑了还好你们跑得快…。”安三丫笑了笑说道。

    “有我在,定不会让你们长姐走丢了的。”君深闻言,笑着说了起来。

    “刚刚我们就是去那边看你们回没回来,看到你们后就连忙跑了回来,长姐这么聪明才不会走丢,咦长姐,她们是?”

    安二丫说着看向了站在一边的柳芳和果果。看着安好家这么大一个院子,她们的心里无疑是震惊的,这简直比越寒城的一些府邸看着都要好看许多呢,还如此的宽敞。

    “这件事说来话长,这天也快黑了,我们便走便说吧。”

    安二丫点了点头,拉着安二丫的手,走在前面。安好和君深他们走在后面,大致的讲了下今天发生的事。

    安二丫她们听完,不免有些佩服她们小姨的勇气,要是她们定然是干不出这样的事的。

    对于柳芳母女,她们不免多了几分同情,还好她们没有那样的渣爹呢。

    回家的时候,慧心他们已经做好了晚饭,汤圆粉也都全部晒了起来,冬离她们正在收,此时已经收得差不多了。

    不过现在她是不怎么想动,只能等她有时间的时候在做汤圆了,至于他们自己要做来吃也是可以的。

    晚饭,慧心、慧兰蒸了一笼灌汤包,一笼野菜肉馅的饺子,又做了凉拌三丝,醋溜大白菜,鱼香肉丝,青椒回锅肉,除此蒸了点香肠,之前剩下的辣白菜也盛了出来,泡椒鸡爪一坛子,一桌分了些,除此外还有一半木桶的干饭,一木盆的稀饭。

    不愧跟安好打了这么多次的下手,她们做的东西也越发的好吃了。白天一个个都在忙,下午的时候就已经饿了,因此晚上慧心她们也就多做了些吃的。

    野菜是之前晒干后的荠菜,此时拿来包饺子味道还是很不错。青木和木头都是特别能吃的,光是饺子他们就吃了三大碗,好在一切准备得有那么多。

    安好在尹修那本来就没吃多少,这晚上也饿了。吃了一大碗的饺子,喝了碗稀饭,又吃了一碗干饭。对于慧心她们厨艺的进步,安好免不了夸奖一番。

    君深见安好吃了不少,就想到下午她滑滑板时候的画面,这一下午折腾得也够累的,想着君深又给安好夹了些吃的。

    安二丫她们见果果不怎么夹菜,纷纷给她夹了些,看着胆子这么小的果果,安三丫就想到以前的自觉,现在的她可是要好了许多了。

    这样热闹的吃饭氛围,着实感染了柳芳,暗自的抹了把泪。他们一个个见到她们来,对她们母子都是挺不错的,一个个又是夹肉菜又是夹饺子的。

    吃过晚饭收拾好,就开始热洗澡水去了,好在有几个灶,安好也都安了锅,随便在哪都能热水洗澡,这样也不会等太久。

    安好安排柳芳和果果住下后,就让她们先洗澡,洗了澡后再过来找她。

    安二丫她们先洗的澡,洗了后就去陪苏氏,安好虽然要回越寒城,但因为浑身被汗水扎着很不舒服,索性就洗了个澡。

    安好自然注意到了飞花他们看她的表情,想着君深做的事,安好就有些尴尬。一个大姨妈来了都这么多人知道,除了她也没谁了。

    君深洗澡去后,安好就去了苏玉娘的房间,正好遇到小葡萄在洗澡,雨竹和梅灵她们的手脚都很是麻利,没多会儿就给小葡萄穿好了衣服。

    穿好后,安二丫她们就先抱了抱,看着一天天一个样的弟弟,安二丫她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抱了好会儿,才将手里的递给了安好。

    “娘,小弟咋就这么喜欢长姐抱他呢,你看那欢喜的小样…。”安二丫看小葡萄这般喜欢安好,顿时有些心塞,她也对他这么好呢,可没见他对自己这般热情过。

    “娘也不知道,或许他跟你长姐很投缘吧。”苏氏笑了笑说道,记忆又想到之前的一些事,还好老天怜悯她,让她有了这样好的女儿,不然她和安大海的骨肉,根本就保不住。

    安三丫凑过去,捏了捏小葡萄的脚,嫩嫩肉肉的摸着就舒服。也难怪长姐总是想着去捏他。

    安好不想苏氏担心,就把治病救人的事告诉了苏氏,不过没有将龙天月他们的身份透露出来。既然她已经答应了,自然是要把人守护到他们回来的。

    自己的女儿本事,苏氏的心里也高兴,既然答应了自然是要做到的。

    “对了,长姐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呢,那个林才梁不是和林江花罚跪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太阳太大了,把他们晒晕了过去。后来就被李成林找了人抬回了家。后面就没有出来再跪了,不过云爷爷说了,等他们好了后,在补上。”

    村子里发生的事,安二丫她们已经在下午回来的时候告诉了苏玉娘,听到李秀被人算计苏氏满满都是担心,好在后面听到没事,她也放了心。

    安好笑了笑说道:“不管他们是真晕还是假晕,反正有了云爷爷的话,他们都是跑不掉的。”

    雨竹吃饭的时候,就打量了下柳芳她们,看着总觉得有种熟悉感。出去倒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好向着她了走了过来,不免有些奇怪。

    “雨竹,跟我走一趟吧,带你见个人去。”

    君深洗了澡出来,就看到安好叫上了雨竹去左院那边,他也没有跟去。安好说了要回越寒城的,他自然得吩咐下去,让林城他们先准备好。

    雨竹听安好这么说,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她要带自己去见谁,见她今天带回来的人吗。可是她带她去见她们干啥呢。

    安好去的时候,柳芳和果果都已经洗了澡,换上了安好给她们买的衣服。这么好看的衣服,她们还是第一次穿呢。

    见安好带着一个中年女子过来,柳芳赶忙牵着女儿走了过来。

    “我们先去屋子里吧,我有话要跟你们说。”安好说着,就先进了屋子,屋子里早已经点上烛火。

    雨竹看了眼一边的柳芳也跟着走进了屋子里。她们都进来后,安好看了看她们才开口说道:“柳芳,如果你亲娘还在世,你怎么看。”

    安好这话刚说出口,雨竹的心里就开始不平静起来,她莫不就是自己的女儿,会是吗。

    柳芳愣了下,开口说道:“他们从没有提过我的爹娘,要是她还在,她为什么要丢下我,不来找我呢。”

    安好叹了口气说道:“这也许有不得已的苦衷呢。”

    什么样的苦衷,会在生下她就将她丢了呢。

    “主子,你告诉我,她是不是我的女儿。”雨竹情绪激动的站了起来,眼里已经流出了泪。

    安好没有说,让雨竹自己去看:“柳姐姐,你把你背后的胎记,给雨竹看看。”

    柳芳的眼泪也流了出来,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她的娘吗。她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娘,娘在这那她爹呢,爹难道死了吗。

    柳芳脱掉了衣服,她身上的胎记,顿时就出现了雨竹的眼前,一把抱住柳芳就大哭了起来。

    “我的女儿还活着,还活着…。”

    果果还小,娘又是被卖出来的,所以她从小就没有见过她的姥姥。如今这个人说自家娘是她的女儿,那么她就是她的姥姥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卖我了娘,都是你害的,你还在这哭…。”

    果果说着就要上前去将雨竹拉开,安好赶忙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抱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果果,她可不是那个卖掉你娘亲的人。卖掉你娘的那个人是假姥姥,这个才是真的。你娘小时候,被她爹丢了,因此就被你的假姥姥捡着了,懂了吗…。”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果果听得似懂似非懂,不过大致意思也明白了。

    两母女抱着哭了会儿,雨竹不停的跟安好道谢,原本是要跪在地上给安好磕头的,却是被安好给拦住了。

    雨竹将以前的事都告诉了她女儿,柳芳听后心里难过不已。归根到底,这一切都不是她娘的错。错就错在她是女儿,还生下来瘦弱,她爹就如此残忍的将她给抛弃,而她这身子单薄的娘,却是找了她这么多年。

    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柳芳也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了雨竹,两母女又是一阵哭,仿若要把这些年的委屈都哭走一般。听到柳芳叫自己娘,雨竹的心里不可抑制的高兴,她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听到了她叫她。

    果果见自家娘和姥姥哭得这么伤心,也哭着走过去安慰着她们。

    安好没有参言,看着这一幕,她的心里自然是挺高兴的。

    安好要回越寒城,就没有在这多停留,说了几句让她们母女多说说话后。安好就离开了这里,又去看了看苏氏她们,说了会儿话收拾好就和君深她们一起去了越寒城。

    越寒城四处都是红色的灯笼,有钱人家的门口更是吊着一排的灯笼,看起来很是好看。安好坐在马车里,掀起帘子时不时的就往外面看。坐在马车里,看夜景倒也是不错的。

    她一直在往外面看,是喜欢这样的夜景吗,想来应该是喜欢的,他们家里四处可都挂着不少的红灯笼呢。

    安好他们到绝味烧烤坊的时候,小白它们正在下面吃着东西,安初九他们这个时候才吃晚饭,也顺带给小白烤了不少。春夏、秋冬是换着吃的,两人倒是吃了不少。

    “东家…。”

    “嗯,你们也辛苦了,都坐下吧,想吃什么就烤什么。”

    安好动手烤了点豆干,先烤的一块给了君深,没有辣椒,但放了其他的佐料闻着还是挺香的。

    虽然在家里已经吃了饭,但是看着这个,安好还是能吃下不少。小白见安好烤东西,也缠着她给它们点别的吃的。

    君深就和安好坐了下来,陪着安北他们喝了点酒,不过安好没让君深喝太多,这样对他的伤并没有好处。

    吃了点东西,安好和君深就先上了楼,安北他们又继续吃了会儿。

    上了楼后,安好又去瞧了瞧龙天月,给她喂了药和灵泉水,至于针灸这晚上就暂时不用了,毕竟她已经扎了两次了。

    晚上朱雀和青龙它们就离开了,人就交由春夏和秋冬轮流看着,有什么事就通知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