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四章 上来一起睡
    安好从龙天月这边出来后,就准备回房间休息了,给她针灸完她感觉也有些疲惫了。

    君深听到推门声,视线向着门口看了去,就见安好走了进来,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有些诧异。她在那边也待了有那么久,他居然还在这等着她呢,他的伤口其实青木他们也能帮着上药的,他倒是会赖着自己。

    “都这么晚了,咋还不睡,想变大熊猫吗。”

    “等你呢,对了,快过来把这个喝了。”君深看着安好,笑着说道。这红糖还是他特意让青木他们去买的,他刚刚下去给她熬的。

    安好愣了下,随即走了过来,看了看桌子上冒着热气的红糖水,只觉得心里都是暖暖的,他要不要对自己那么好。

    “君深,我…。”

    君深想了想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熬呢,这里面加的东西吃了对你身体好,你尝尝,要是觉得难喝就不喝。”

    这还是他让青木他们特意去了解了的,因此才给安好做了东西吃。

    安好坐到了君深的一边,端过碗拿起汤勺,一勺子一勺子的喝了起来。他第一次,能做成这样已经很是不错了。

    “好喝吗。”

    “你要尝尝吗,味道嘛还行。”安好见他凑过来,笑了笑说着,手里的汤勺也舀了一勺子起来递到了他的面前。

    原本想他应该不会尝的,不过结局往往是想不到的。君深见安好喂自己,看了看勺子,凑了过去尝了口。

    “味道还好,那你快把这碗都喝了,都快要冷掉了。”

    能做成这样,他还是挺高兴的。不过他刚刚咋就不知道尝尝呢。这要是做难吃了,她还怎么吃呢。

    安好听完君深说的,快速的将桌上的这一碗给消灭掉了,这好歹也是他的心意呢,实际上她现在肚子已经很饱了。

    东西吃完后,安好就给君深的伤口重新清洗了下,换了药。经过她的调养,他的伤口已经好了不少了,再要不了几天应该就能结疤了。

    给他包扎完,安好就在屋子里四处走了走,着实吃饱了些,随后又去了楼下,上了个茅房回来。

    君深好不容易和她独处,自是不愿意这么快就回去睡的,得知安好吃饱了还喝他做的红糖水,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担心。他只想着给她熬东西,却是没有想到她今天吃了不少的东西。

    陪着她在走廊来回的走了好一会儿,安好感觉没那么饱后就去了茅房,回来后就准备睡觉了。

    “你快回去睡吧,我也要睡了。”

    这二货今天还不去睡呢,非得要她叫他去睡觉呢。

    “那你就快睡吧,等你睡了我在离开,我还没那么想睡。”

    安好也不管他了,反正他又不能做个啥,想着安好就脱掉鞋子爬上了床。这晚上的天气有些退凉,盖一层薄毯就能睡了。

    上了床,安好就拿出自己随身带的本子,画了起来。

    “你不是要睡了…。”这丫头,是看他没走,不敢睡吗。

    “我刚刚想到了些新花样,自然是要画了再睡的。”

    安好说着,拿起炭笔就画了起来,杨玉儿他们的分店就要开业了,之前她又让云凡送去了些图纸,除此外头花这边也出了不少的新花样。这东西自然是种类越多,样式越好看越好。

    她画画的时候很认真,时而皱眉时而雀跃,君深在一边坐着没有出声,默默的看着,嘴角微勾。看着她高兴,他的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安好没多会儿就画了几张出来,看君深在那坐着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想啥,安好打量了下他,拿起手中的炭笔在纸上画了起来,没多会儿图纸上就出现了君深脸的轮廓。随着她手中的比一点点的移动着,纸上君深的脸也越发的明朗了起来。

    等君深回过神的时候,见安好还在画,站起了身向着她走了过去,就看见她正在画他,此刻上面部分已经画好了,她正在修饰着下面。

    “画得真好…。”

    “熟能生巧画多了自然就好了,送给你了。”安好笑了笑,将画好的纸张撕了下来递给了君深。

    孰能生巧,君深接过安好的画,突然心里有些心塞,他到底不是她第一个画的人。看着安好脸上明媚的笑容,他心里的失落似乎又好了。

    安好将东西放好后,就躺了下去,刚想拉来盖,君深就给她拉过来盖上了。

    这家伙居然还坐到床边来了,想着他还不走,安好坏坏一笑带着调戏的口吻说道:“你这是舍不得走吗,要不要上来一起睡…。”

    君深听着安好的话,眸光微闪,勾了勾唇说道:“小坏蛋,你在这么说,小心我会当真的。”

    “我坏么,才没有你坏,唔…。”

    安好的心情似乎不错,今天倒是有些调戏上了君深。君深凑了过来,双臂撑在安好的身体两边,直接吻了上去。

    他用行动直接告诉了安好,撩他是要付出代价的。肉不能吃,汤他总能喝吧。

    吻得安好有些面红耳赤,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我坏么。”

    安好很想点头,不过此刻触及到他邪魅的笑容,她连忙摇了摇头。这混蛋,就知道要挟自己,可怜她体力不如他,打也打不赢他,不是等着被吃吗,这下她果断的掉坑里了。不,此刻也应该说掉他怀里了。

    看着怀里睡过去的人儿,君深笑了笑,将她放在了床上,给她盖好他就回了屋子。

    小丫头,还学会装睡了。

    他走后,安好睁开了眼,一头扎进了薄毯里,她都干了啥了。果断不能调戏他,这家伙太凶残了,吻得她都快踹不过气了。

    整个人放松下来,安好到底是疲倦了,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早晨起来后,安好就去看了龙天月,现在她虽然没有吃东西,但是喝了灵泉水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倒是不错的。

    朱雀和青龙已经来照看龙天月了,春夏守得上半夜,秋冬守得下半夜。原本春夏已经来守了,朱雀它们来了后,看见她有些疲倦就让她再去睡会儿。

    龙天月身体的毒素已经稳定了下来,脉象也平和了许多,不过还需要继续巩固。这一天天的针灸扎下来,她的身上都是细微的眼,但也没有办法。好在她睡着,倒也没有多大反应。

    “主人,她怎么还不醒呢。”小白看着问道。

    “她掉水损伤了脑子,原本是我想着给她下针的,哪成想她还中了毒。这毒不解,自然是没法给她治疗的,所以师父他们就去找药去了。”

    这些朱雀它们虽然知道点,但都不是很清楚,听了安好说的后,倒也明白了。

    “那药容易找到吗。”朱雀想了想问道,这东西在空间里都没有,在其他的地方能那么容易找到吗。

    “这东西天山有,不出问题,是能拿到那雪鸢花的。”

    跟朱雀它们聊了会儿,安好就出了屋门,刚出去就碰到走过来的君深。

    “早啊,我们快下去洗漱吃早饭吧…。”

    安好说完还没等君深就走下了楼,君深看着她的背影想到她昨晚说的话,笑了笑跟着走了下去。

    上了茅房,安好洗漱了下,她这里洗脸的帕子准备了不少,都是给住宿的人提供的。不过眼下她的店里并没有来住宿的,大多都是来吃烧烤的。

    等君深洗漱完,他们就一起去吃早饭了。

    将小白他们吃的端上去后,安好就走了下来,坐到君深的一边吃起了早饭。吃着这他们做的粥,安好还是很满意的,不枉她教了他们一段时间,这做的都跟她做的味道差不多了。

    早饭做的是生煎包,外加蒸的饺子,还有美味的鲜虾粥。平日里安北他们到没有吃那么复杂,因为安好他们在这,所以安北就做得复杂了些。

    刚吃过饭,外面就来一个做下人打扮的人,将信和请帖给了安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