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渣亲,想得还挺美
    看着突然送来的请帖和信,君深不免有些好奇,这是谁送的呢。

    请帖是金粉写的,字迹恢弘大气,安好见过杨玉郎的字迹,一下就认出是杨玉郎写的。现在他们的日子过好了,安好也挺高兴的,毕竟她朋友不多跟杨宝儿她们关系还是不错的。

    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对杨玉郎她可没有什么想法,总的来说杨玉郎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安好打开请帖看了起来,上面写着金缕阁分店开业的时间、地点。安好看完后,赶忙将信打开看了起来。想来他们应该要叫自己尽快将东西送过去了。

    金缕阁的请帖,看到这个,君深就想到了那天他们聊天的情景,这杨玉郎看安好的眼神分明就透着莫名的情愫,他都是看在眼里的,他的女人岂容他人惦记。

    君深的神情变化,安好并没有注意到,看完后跟君深说了几句后,她就上了楼去拿她画的图纸去了。

    后天就要开业,明天就得把东西都送去,今天她得回去看看,在帮着忙活下。

    好在龙天月也争气,没有让她太过操心,交代完朱雀它们,安好就拿着图纸下了楼。这边君深心里虽然有些不爽,但还是让林城他们将马车给备好了。

    他们都上了马车后,林城就坐上了马车,木头和青木也跟着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后,安好就在看她画的图纸,拿着炭笔,似乎在修改着。

    “安好,那个杨玉郎喜欢你吧。”君深想了想直接说道,对于安好他有什么就问什么,不想藏在心里。

    安好听君深这么问,手中一顿,抬眸看向他笑着说道:“好像是诶,怎么,吃醋了…。”

    “对,我不喜欢你看着他笑,不喜欢他离你那么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

    君深这般直接,安好倒是不意外,想了想说道:“我们是合作商,我只当他是哥哥,跟他认识也是因为玉姐姐她们…。”

    君深虽然知道安好对杨玉郎没意思,但亲口听她说心里很高兴的。这杨玉郎也有二十了,也该娶妻了。

    安好见君深不语,低头又画了起来。

    马车行驶得快,没多久他们就回到了村子,颠簸了会儿后,就到了家。

    “你要跟我一起,还是回去休息呢。”

    “跟你一起去。”

    安好听着拿着图纸就直接去了工坊这边,进去后一路打着招呼安好就来到安二丫她们这边的屋子。

    “长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你近两天有事不回来吗。”

    安二丫看安好她们回来,倒是有些意外。

    “玉姐姐她们的分店后天开张,所以我得回来看看,今天你们这边都不做风铃了,全部做头花吧。我这里有些新花样,你们都来学着做做。”

    安三丫她们都是做过头花这些的,不管是风铃还是头花这些她们这组的人都是能做的。

    钱朵朵听安好又有新花样,不由得抬眸看向了安好。

    青木不像君深他们没有接触过,在安好教她们做的时候,他也坐了下去,挨着安二丫学了起来。看着青木拿针,木头嘴角微抽,许久没跟他一起出任务,却是没想到他连这些都学会了,真是让他有些吃惊。

    君深没做过这些,就挨着安好坐下,看着她教她们做。教完后,她就在一边看着,时不时的指点着她们。

    看着这做出来的头花,着实有些好看,君深看着也学着做了个,不过却是跟她们做的有些不一样。一个个都在认真学,没敢盯着君深打量。

    “九哥,你这做的什么呢。”安三丫看着君深做的不免有些好奇,他咋做的不一样呢。

    “我也不知道,随手做做。”君深笑了笑说道,他自然是想做一个来送给安好。

    见他这么说,安三丫也看不出来是个啥,就继续忙活她自己的去了。

    他们的谈话安好也听到了,看了君深手里的东西,的确看不出做的是个啥。不过愿意试试就试试吧,总好过在这里无聊的看着好。

    见她们没什么问题后,安好就出门去库房那边清点做好的头花去了,除了头花外,胸针和脖子上带的饰品安好之前都教了点,如今的库房里还是有不少了。成色一般的在几十文一个,材料好的几乎都在几两到几十两之间。

    这样各种消费层次的人都能买得起了。

    君深到底没怎么做过,因此时不时的就请教着安三丫,两人倒是比之前多了许多话。得知他是做给安好的,安三丫倒是有些意外,也有些高兴。她家长姐能找到九哥这样的男子,真真是不错的。

    东西装盒子前都有安二丫、安三丫和钱朵朵把关,安好倒也不担心。

    每个饰品都有包装盒,安好带着云凡将库房里的全部清点了下,分好类各自放到了大箱子里,等到她们这后面的做好,明天下午就一并给杨玉儿他们家送去。

    工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安好就回了趟家,君深还没做好就没跟安好回去。

    回去的时候,苏氏正在吃着荷包蛋,雨竹和钱芳都在屋子里陪着苏氏,帮忙带着孩子。果果早晨吃了药后,就在那边的屋子里睡觉。

    对于雨竹找到了女儿,苏氏真心的替她感到高兴,十多年了能找到也着实不易,该得她们母女间有这样的缘分。

    见安好进来,雨竹带着女儿柳芳走到她的面前跪了下来。

    “主子,你已经买下了芳儿和果果,她们就是你的人了,你给她们赐名吧。”

    “你们都快起来,起来说,别动不动就跪。”

    见她们起来后,安好叫着雨竹在一边说了起来,安好的好心雨竹很感激,不过果果的爹,郑三木带给了柳芳太大的伤害,或许很久柳芳都不会考虑嫁人。

    她们又没地方去,只能是留在这。既然她们要留下,自然要有个身份才是,毕竟她们又不是安好的亲人,这样住着也不是回事。雨竹如此想着,便求安好还是收下她们,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她自然是想能一家团聚的。

    于是安好就从新给她们赐了名,柳芳改名叫了梦菊,她的女儿安好想了想给了取了个双喜。

    “谢主子赐名。”

    柳芳听着安好赐的名,心里很是高兴,现在的她不想在活在过去了。能找到她的亲娘,她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我这个人很简单,只要你们忠心,好好办事,我定然也不会亏待了你们。”

    安好跟她们说了几句后,就去跟苏氏说了会儿话,抱了抱小葡萄。

    午饭是慧心她们做的,吃午饭前,君深总算将他做的东西给做好了,在飞花她们过来叫吃饭的时候,君深就将做好的东西,收了起来,准备晚点送给安好。

    杨玉儿她们分店开张,安好打算让安二丫她们也去,毕竟这些东西她们也都有帮着做。所以就让颜一和追命明天下午跟着她们一起来。

    午饭过后,君深在家陪着苏氏聊着天,安好就去工坊转了圈,眼下的土豆片已经做了不少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暗中观察,安好想了想将马六升为了组长。

    杨梅见安好没有升她自己儿子做组长,心里别提多不爽了。要知道这升了组长一天可是要比他们多不少的钱呢。

    可是想着林江花他们的遭遇,她也不敢做得太过火,得罪了安好。

    安小鱼一如既往的勤快,安好看着倒是很满意,可惜的是她年龄小了点。

    安好找了云凡谈了会儿,让他找人将灶隔离三个出来,准备用来炸薯片。烧火的人就在外面,除此外在搭建两个灶接着煮土豆片。

    想着炸薯片的人选,安好想了想找林大虎谈了下,就将他调了过来,让他负责这边。除此外在工坊里另外找了两个信得过的男子一起过来做。

    林大虎得到安好的重用心里也是很高兴,跟着安好就先去学炸土豆片去了。除了炸这要看好,外面烧火的大小也是很重要的。林大虎将安好说的都仔细的记了下来,看安好做好后,他也尝试了下。至于剩下的两个人,安好就让他去教了,她没那么多时间,一一的去教。

    菜油做出来的事,君深才上报了上去,作为原产地,这油菜籽肯定是要先在他们村先推广的。相当于实验基地了,等到见到成效后,在普遍的推广开来。

    安二丫和安三丫现在天天都会练习一会儿滑板车和溜冰鞋,也有了很大的进步。颜九和飞花、追命和颜一也跟着学了起来,这倒也不用安好说了。溜冰鞋云正德这边还在做,安二丫她们穿的,他们自然是穿不下的,也就只学了滑板车。

    等那边完工后,安好就准备招人做滑板车这些,除此外辣白菜和薯片的工坊到时候也搬那边。做月饼的事,安好交给了羽林他们,家里的人暂时就不帮着做土豆片了。至于做月饼的材料,就交给云凡他们去买了。到时候做好后,她就先给

    地里马上就要收割菜籽了,安好打算将这事交由了追命和颜一负责,找他们谈了谈,让他们招人就去找云正德他们帮忙,毕竟光他们和林满园他们怕是多久都收不回来。

    一切都安排好后,已经是下午,安好倒也没想到君深能和她娘聊这么久。进去的时候,君深正抱着小葡萄和苏氏说笑着,着实让安好有些诧异。

    苏氏现在看阿九是岳母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娘,你们都在这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苏氏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阿九他想知道你小时候的事,我就给他讲了下…。”

    过去的日子虽然有些苦,但还是有高兴的时候,说起安好小时候,苏氏就有不少的话说。现在的她也看开了许多,所以提起心里也不难过了,看君深对安好如此上心,她就挑了以前的事告诉了君深。

    听到自家娘叫君深阿九,安好看了看他,此刻的他抱着小葡萄,笑得却是很开心,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家娘叫他阿九而不开心。

    原身小时候,可不是她呢。如果她在当场,听着怕也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脑子里对小时候的记忆,能记着的不多,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安好也不愿意去多想。

    “来,小葡萄给姐姐抱抱。嘿,你这小子看着他就不理我了是吧。”安好伸手要抱抱,看着小家伙不看她,一时间有些心塞了,这小家伙要不要这么喜新厌旧啊。

    安好的声音传来,小葡萄看了看君深,又看了看她,伸手就要安好抱。

    “你这臭小子…。”安好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从君深的手里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抱得跟他一样不好,但是小葡萄却是一点也不哭。君深看着她的样子不免有些想笑,她要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呢。

    想着这些,君深觉得他有必要学下厨艺,等到以后她怀孕了,他就可以给她做吃的。不得不说,他想得挺远的。安好却是不知道君深此刻的脑子里想了这些。

    雨竹和柳芳在一边看着,脸上也满是笑容。她们也见过不少的小孩了,但是像小葡萄这般特别的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倒是特别喜欢你们抱他,二丫和三丫她们抱不了多久,他就不让她们抱了,抱着的时候还特别闹腾,可没在你们怀里这么乖。”

    苏氏笑着也很是无奈,这儿典型的就是区别对待呢。

    “小葡萄,听见娘说的了吗。可你要这样,二姐姐和三姐姐就该伤心了。”安好也不管他现在到底能不能明白,抱着他就是一番教育。要知道二丫和三丫她们都是很爱他的。每天不管在工坊多忙,回来后都是要陪他们一会儿的。

    被安好这么一番说,小葡萄转悠着眼睛看了看周围,似乎在看安二丫她们。

    “小少爷,真聪明,长大后肯定有大作为。”雨竹笑了笑说道。

    柳芳也附和着说道:“就是,他的这机灵劲,可是别的孩子没有的。”

    “你们啊就夸他了,他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勤劳肯干,我这做娘的就满足了。”苏氏的心里虽然很高兴,却也有些担心,的确他很不同寻常,有时候她总觉得他能听懂她的话。这么小的孩子,咋会这样呢。可是这也的的确确是她生下的啊,难不成是神仙下凡。

    他要是长大了,敢像安二郎他们那样,她这做姐姐不得把他屁股打开花。

    看了看天色,安好决定吃了晚饭再回越寒城,就将小葡萄抱给君深,她就去帮着做饭去了。

    吃过饭后没多久,他们就坐着马车回了越寒城。

    这边百里星辰他们几个闲来无事,又听说安好他们最近老来越寒城,就坐着马车来绝味烧烤坊找他们了。他定下的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好,他还想抢在他们第一个卖呢。

    过来的时候,没见到安好他们,百里星辰就问了下安北他们,听说他们要晚点回来,百里星辰就和尹修他们在大厅选了个显眼的位置,点了不少的肉串和菜品吃了起来。

    今晚大厅里也就五桌左右,雅间里倒是爆满了。

    安北他们看着生意回升,心里也很是高兴,总算是渡过了生意的低潮期了。

    此时门外又来了人,当看到安北的时候,高兴的跑了进来。

    “大娃啊,真的是你,他们说你当了我们掌柜我们都有些不敢置信呢,真是太好了。这么大个酒楼你这下可发达了…。”

    说话的人叫米菊花正是安北的大伯母,此刻的她身穿着一身蓝色的粗布衣,头发随意的挽着个发髻,看到安北真的成了掌柜,心里别提多羡慕嫉妒恨了。

    看着他们突然出现,安北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阴沉下来。

    米菊花长着一张驴脸,笑起来眼角全是皱褶。见安北看着他们不说话,米菊花使劲的戳了戳站在一边的男人,李山。

    “大娃,当初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你弟弟他们要科考,你爷奶他们又病重,我卖了你们也是被逼的啊。我们也想着有钱了将你赎回来啊。”

    李山有些心虚的说道,他长得到是高,不过整个人看上去很瘦,整个就是尖嘴猴腮,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安北听着他的话,心里不禁冷笑。

    “大娃哥,你就原谅我爹娘他们吧,他们又不是故意卖你的。”李北看着安北现在穿的好,在看看他穿的粗布衣,心里别提多嫉妒了。

    “大娃哥,我爹娘可是养育了你的,再说你推我弟弟下水这也没跟你计较了…”

    说话的是李湘云,长相一般,脸随了她娘。今年十七,嫁给了越寒城一个卖豆腐的人家,如今也有半年了,不过肚子里还没动静。日子过得一般,听说安北现在发达了就跟着来看了。

    李南是李山的长子,不过今天却是没有来,他现在也是个童生了,天天就在家看书,整日就做着梦想考个秀才。家里有什么都紧着他,可见对他的期望还是很高的。不过十八岁了都还是童生,能有多大的作为呢,但是他们不会这么想,毕竟有些年纪很大了的,都还在科考呢。

    李湘云在老二,刚刚说话的男子李北排行老三。安北的大伯他们也就生了三个孩子。

    他们这边声音这么咋呼,吃东西的客人们都不由得看向了他们。百里星辰看着这些人,微微蹙了下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敢情安北和他妹妹都是被他们给卖掉的呢。

    米菊花进来后,就闻着了烤肉的香味,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就四下看着。这烤的都是肉吧,真的是太香了,香得她口水都要掉下来了。恨不得冲过去,拿来尝尝。

    这小杂种的日子,过得还真是不错呢,在这当掌柜肯定没少吃吧。哪里像他们,好些日子才吃顿肉。今天说什么也要吃一顿,在问他要钱回家。

    安东知道安北之前的姓名,也知道他曾经的遭遇,如今这些人居然还敢找来,也太不要脸了吧。

    安北交代了安东几句,就叫着他们去外面说话去了,他可不想给安好的酒楼带来麻烦。要是影响了酒楼的生意,他的罪过就大了。

    见安北叫着他们出去,米菊花他们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跟了出去。

    “大娃,我们大老远的来,你也不请我们吃一顿,我们可是你大伯母、大伯父呢,你这也太不孝顺了。”米菊花看着安北,恬不知耻的训斥道了。

    “以前的李大娃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叫安北,我跟你们已经没关系了。说的比唱的好听,当初你们怎么不把你们自己的孩子卖了呢。”

    安北眼神冷冷的看着他们,语气嘲讽的说道,他们咋这么有脸呢,当初做的事想一笔勾销,做梦吧。

    “安北,你这不孝的东西,居然还改名换姓了。你怎么改你都是我们姓李的种,你大堂哥他可是未来的官老爷,你二堂姐那时候已经说亲了,至于你三堂哥那时候已经被明兴阁选中当学徒了…。”

    李山瞪了眼安北语气很生气的说道,他的孩子一个个都不错,就算差了,要卖也还是卖他。

    “合着我们兄妹就是你们的垫脚石是吧,你们生的儿子女儿都精贵,我的妹妹和我就活该被你们卖是吧。”

    安北说着,两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占了他们的房子,土地不说。还悄悄的卖了他的两个妹妹,最后还将他弄晕也给卖了。

    “你那两个赔钱货妹妹,就该被卖了,生下来一个克死爹,一个克死娘,卖了可不也是为了你好。万一被她们克着了,倒霉的可是你。”

    安北听完米菊花的这番话,彻底的被激怒了,冲过去就想揍她。他可从没打过女人,这米菊花无疑是他最想揍的,一张嘴到处喷粪,一切她还有理了。

    不过他还没打着米菊花,米菊花看着围过来的人群,就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你这不孝的东西诶,改名换姓,不认祖宗,还想打我这大伯母,真是没天理啊…。”

    听着米菊花的哭诉,周围的人纷纷议论了起来。

    “也太不孝了吧,居然还改名换姓…。”

    “我认识,他不就是这绝味烧烤坊的掌柜吗,定然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改名换姓吧。长得还一表人才的,真是想不到。这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呢。”

    “事情没弄清楚,大家还是别要乱说的好。”

    “真是搞不明白,到底谁对谁错呢。”

    “他刚刚可是怒气冲冲的想着这女人走过去,没一会儿这女人就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指不定就是他动的手呢,不过没看太清楚。”

    “这要是真那样,以后可不敢来这吃了,这请的人也太没素质了。”

    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米菊花心里笑开了花,敢对她动手,这要是生意受了影响,看他老板还请不请他。

    外面围这么多人,坐在里面吃烧烤的人,也出了些站在门口看着。百里星辰他们也走了出来,也想看看这安北怎么处理,若是处理不好,君深他们也还没回来,就由他们去帮忙好了。

    安东见事情闹成这样,赶忙去了厨房,叫了安初九他们,让他们来个人看着,他出去看看。这些人咋这么有脸闹呢。

    “李大娃,你太狠了,居然推我娘…。”李湘云再次添了把火。

    安东此时走了出来,见安北一脸阴沉,又听李湘云如此说,对着她就骂了起来:“我呸,你们还有脸了,占了他们家的房子和地,还卖了他们。如今又来认什么亲,天底下怕是没有比你们还不要脸的了。”

    “臭小子,你谁呢。我们家里的事,关你屁事。不懂就别在这瞎哔哔。”看着安东维护安北,李北对着他就骂了起来。

    安东被李北骂,心里着实不爽,冷笑道:“安北是我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们早已经将他卖了,还说是家人,这是家人能干的出的事吗。当真是没有人性,欺负他没爹娘呢。”

    “你…。”李北不知道回他了。

    围观的群众,又知道了点真相,此刻说什么的都有。见众人说他们的不对,米菊花顿时就大哭了起来:“哎呦喂,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呢,真是养了白眼狼,居然在别人的面前胡说八道。你既然这般对我们,也别怪我们不认你了,你推到了我,我都站不起来了,你必须赔我们钱。”

    她今天来一心想要的就是钱,至于这李大娃,她可没想法认回去。要是要到钱了,以后没钱就找他。

    林城驾驶着马车一路行驶得都不慢,没多久就到了绝味烧烤坊。不过看着前面围着的人,林城不免有些奇怪。青木只觉得肯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想着青木就跳了马上,跑了过去看。

    马车停下来后,安好也从君深的怀里醒了过来,看着他抱着自己,赶忙从他怀里移开。掀起帘子看了看外面,赶忙下了马车。

    君深怀抱一空,不免有些失落,见有事发生,也赶忙下了车。

    围观的人不算太多,安好挤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脸愤怒的安北,听着哭骂声她看了看地上。就在米菊花说她坐不起来的时候,安好蹲在了地上,捡起一个石子,对着那米菊花的背就飞掷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疼痛,惊的米菊花赶忙跳了起来,周围的人对于她的话此刻就没法相信了。敢情她都是装的呢。

    “李大娃,你是我们李家的种…。”

    “想得还挺美…。”此刻安好他们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安好听着李山的话,不由得冷笑着说道。将人卖了还想认回去,他们咋不上天呢,当她安好这般好说话呢,当真是够不要脸的。

    “东家,我给你惹事了…。”安北看着安好,低着头有些愧疚的说道。

    “我怎么教你的,你咋这么笨呢,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还手,想揍就揍,揍了我担着。”

    听着前面指责安北的话,米菊花他们心里一乐,可是听到后面他们心里就是一凉。看着安好这么小个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不免有些不可思议。

    李北看着安好长得这么美,心里更是有些心痒难耐,他也到了快要娶亲的年龄了,青楼什么的他早都去过了。

    看着李北那龌蹉的眼神在安好的身上转悠,君深两颗铁珠就前后弹了出去,一颗打在了他的嘴上一颗牙顿时就带血的掉了出来,另一颗打在了他的腿上,他还没来得及捂嘴,整个人顿时就跪了下去。

    周围的人被这一幕纷纷吓到了,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铁珠,一个个都四处张望了起来,看来他们是得罪了高人了。

    君深瞧见他的模样,觉得还不够狠。

    百里星辰见安好他们回来,也就没有站出去帮忙了,他们俩都这么凶残,哪里用得着,他们帮忙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