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六章 你爷爷就要死了
    米菊花看着赶忙跑了过去问道:“北儿,你怎么样了,那个王八蛋,丧德的干的,你倒是给老娘出来。李大娃,北儿可是在你这里出事的,你必须负责。”

    “弟弟,你怎么样了,啊,牙都被打掉了。”

    李湘云看清楚李北此刻的样子,有些害怕的喊了起来。李山也赶忙走了过去,将儿子给扶了起来。

    “要不要脸呢…。”

    “看他们的样子就不要脸啦,要脸干啥,就想要钱了。”

    “这家人也太不是东西了…。”

    “活该被教训…。”

    周围的人纷纷指责着米菊花他们,更有甚者,已经在开始向他们仍东西了。吃的水果皮,啃的鸡骨头都向着他们仍了过来。百里星辰看着好笑不已,他只见过被砍头的被人丢东西,如今他们也算是惹到众人的嫌弃了。

    “他现在叫安北,已经卖身给我了,跟你们已经没关系了,你们要是还在这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安好站在一边,看着狼狈的李家人,语气冷冷的说道。

    刚刚那李北看她的眼神,她自然是注意到了,不过却是没想到君深出手比她还快。

    “他就算卖给了你,他骨子里也是姓李的。他爷爷就要死了,管不管看着办吧,我们走。”李山瞧见安好冷冷的眼神,又见她身后站着君深他们几人,自然知道不好惹,没敢在这继续闹下去。

    安好看着他们爬上马车,心里冷笑了下,当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安北的爷爷,从小对安北都不错,不过他被卖的时候,他早已经病下了。此刻李山还就不信这安北连他爷爷都不管了,只要他回来,他们总能想到办法从他手里讹钱的。

    米菊花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是先走了。她还就不信,这杂种不管他爷爷了。

    “小安好,你们总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出手帮你们解决了。”百里星辰先尹修他们一步走了过来说道。

    “那可多谢你了,你们是来找我们的吗。”

    “我才不找君深这变态,我要找的是你…”百里星辰瞅了眼一边的君深,在安好身边轻声说道。

    慕容白、墨宇、尹修他们都过来跟安好说了几句,君深看着皱了皱眉,她这哥哥当真是不少呢。

    安好瞧了眼安北,心里也有了些数,就和百里星辰他们打了个商量,他们要么等他们回来,要么就明天早晨再来。

    百里星辰他们一向都爱过夜生活,自然是睡不了那么早的,想了想决定等安好回来。君深却是想一脚将百里星辰踹回去,每次都骂他变态,他到底是有多变态,哪里对他变态了。

    安北听到自家爷爷要死了,心里立马就难过了起来。众人见没好戏看,就各自离开了,剩下的一部分人就进安好的烧烤坊吃东西去了。

    他的心事都写在了脸上,安好看着就知道他这个爷爷,对他来说很重要。

    “东家,我…。”

    “既然要去看,现在就去,若是真的死了,你心里会后悔的。安东店里就先交给你了,君深我们走去看看吧。”

    君深见安好喊着自己,点了点头,让青木和木头先回酒楼去,他们就和安北去见他爷爷。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林城看着身边这个哭声压抑的男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他一直没有娶妻,若是有孩子,怕也是有林城这么大了。

    听到安北压抑的哭声,安好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饶是找到妹妹他也没有哭成这样过。

    安好他们的马车跑得快,很快就超过了李山他们的马车。

    安北哭了会儿,意识到自己失态,安北赶忙擦了泪,给安好他们道了歉。安好有些无语,她可没这么苛刻还不让人哭了,只是见他这样,她心里也不好受。

    平静了会儿,安北开始给安好他们讲起了他的家庭。

    他爷爷和奶奶,年岁都大了。分了家后就是跟着老大李山他们的,米菊花是个性子泼辣的,两老跟着他们后,天天都要干活,家里的活几乎都被他们包干了。但是米菊花还是嫌东嫌西的,对他们的态度也很是不好。

    这就算是所谓的人善被人欺吧。

    他爷奶性子都不错,对他们都很好,分家的时候都是平均分的,但是李山他们心里自然是很不高兴的。除了他大伯李山和他爹李河外,他还有一个小叔李海,不过小叔是上门女婿,分家的时候也分了点给他,但是他心里一直怨恨,自个儿爹娘没本事,让他做了上门女婿,所以几乎都是不管他们的。

    爹娘的前后死去,最痛心的莫过于他们爷奶,其次就是安北他们兄妹三个。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这个儿子还是对他们最好的一个,心里是要多难过有多难过。

    爹娘死了后,还没等他们开口,米菊花他们就说要照顾他们,随之就堂而皇之的占了他们的家,地也接过去种了。两老见孩子还小,他们又说要照顾,自然很高兴,倒也没有往别处想。

    可是后来,他们根本就不满足这样,还觉得安北的两个妹妹是灾星,就将她们悄悄卖了出去。对外说是被人贩子拐卖了,她们不见了后安北心里急得不行,可是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

    当时他也没怀疑到他们身上,却不想他们自己说漏了嘴,被安北的爷爷和奶奶知道。顿时把两老气得不行,长期的劳作,他们的身体本来就差了,被这么一气,顿时就晕了过去。于是乎他爷爷就瘫在了床上,每天由他奶奶和安北照顾着。

    米菊花原本还看着这俩老家伙能干活,觉得有免费使唤的,觉得还不错。可是自从瘫了后,就各种看他们不顺眼,打骂是常事。

    安北的奶奶,终究是气不过,将事情告诉了安北。于是多日的积怨,终于爆发,安北就对李升的儿子李北下了手,将他推下了河。要不是被人发现得快,估计当时就把那李山给淹死了。

    李山和米菊花心里气得不行,怎么说都要报官抓安北。最后还是安北将地契和房契交了出去,他们才放过了他。但是表面放过了,心里却是记恨的,生活里的矛盾一天天累积,寻了机会他们去买了药,将安北弄晕后,卖到了黑市,也就有了后面这些事。

    安北此时的心里很是愧疚,毕竟他这么久都没有回去看过他们。他如今能有此成就,也全是因为安好,他不敢提什么要求,可是他又想带走他们,心里各种难受终于迸发了出来。

    带走他们倒是可以,养两个人还养得起。只是安好还需要再看看在下决定。

    安北他们的村子,往城东出去二十里地,沿着一个小道进去。路上很是不平,林城也减了速度,火把能找到的地方并不远看,在这小道上即使有月亮也不大看得清,周围都是树木和杂草。

    他们家就住在村口,进了村没多久,安北就叫着林城马车停了下来。

    他已经有些日子没回来了,看着这熟悉的房子,他有种要哭的冲动。房子对面的山上,就埋着他的爹娘,放眼望去似乎能看到点那石头堆积的坟墓。他们这里有山,但是下面的山,几乎都是光秃秃的,长不出来什么东西。

    马车停下后,安北和林城就下了车,一个端凳子一个照亮。

    安好和君深下来后,安北就给他们带上了路,林城就将马车调了个头,停在了一边的空地上。夜晚的小山村很是寂静,他们这村子也就几十户人家,不过当安好他们走过去的时候,村子里的狗就叫了起来。

    安北他爹以前是木匠,家里日子过得还行,所以屋子是建造的大瓦房,厢房有四间,除此外还有厨房、茅房、杂物房。所以他们才会在他们爹娘死后说照顾他们,当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院子的墙,是用石头砌成的,此时屋子里有灯火,但是大门是紧闭的。

    安北走上前,敲了敲门,李南以为是他爹娘他们回来了,赶忙放下书,拿着烛火走了出来。他们这次去要没要到钱呢。这李大娃心里会不会还记恨着他们呢。当初的事他是后来知道的,对于爹娘的行为,他也没说个好坏。

    “爹…。”

    打开门,他刚喊了一声,就看见了安北他们。

    “你怎么来了,爹娘他们呢。”李南的口气不是很好,似乎对于他的出现很不高兴。

    “他们在后面,不过跟我有关系吗,我今天来是见爷奶的,这里可是我家。东家,你们里面请。”

    安北说着直接无视了李南,招呼着安好他们进屋。

    “你,你要带谁进来,现在这屋子可是我们的了,地契上也是我们家的名字了。”

    瞧见走进来的安好,李南惊艳了下,随后又看着进来的君深,这么好看的人,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呢,回过神不免有些诧异。

    爹娘不是把他卖到黑市了吗,按理说不该出现在越寒城,如今居然还跟了这么好的主子。想着李南没有在挡路,他们一看就不简单,还是不要去惹的好。殊不知他爹娘他们,早已经将安好得罪完了。

    安北照着原来他们爷奶原来住的屋子找了过去,这屋子是他们家里最小的一间厢房,他们住过来后,就给他们住了。

    屋子里安北的奶奶吴秀珍正在给自家老头子擦背,忽然听到门响,她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下,莫不是他们回来了,看自己还点着烛火想骂她。可是要放在平时,那米氏早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想着,吴秀珍心里忐忑的走了过去,将门给打了开,当看到安北的脸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即掐了下自己,冲过去抱着安北就哭了起来。

    “大娃,你总算回来了,他们良心发现了,把你赎回来了吗。”

    吴秀珍哭完,拉着安北问了起来,视线看到安北的身后,就看到了安好和君深。这些人又是谁,怎么跟她孙子一起回来呢。

    “奶,这个是我的东家,要不是她我早已经被他们经黑市,卖到了其他国家去了。”

    一边听着的李南,听着着实有些吃惊,这丫头一看年龄就不大,居然这么本事。

    吴秀珍听安北这么说,走上前就要给安好下跪,安好赶忙扶住了她。

    “吴奶奶,是,我救了他,但是他现在也在帮我的忙,所以你无须这样。”

    “姑娘啊,老婆子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我可再也看不到我孙子了…。”

    “老婆子,我没听错吧,我咋听到大娃的声音了。”屋子里的李叶情绪有些激动的问道,可惜现在的他起不来,不然真想马上冲出去看看。得知被卖,他心里是气愤难平,可气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你没听错,他回来了…”吴秀珍冲着屋子喊道。

    听完,屋子里沉寂了下来,却不知李叶已经在里面哭了,只是他压抑着自己,并没有哭出声。

    吴秀珍和他爷爷李叶两人年龄相当,现在也有快六十岁了,不过看上去却是比同龄人老了许多,身子不仅瘦弱,头发也全部白了。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都不是很好。

    “你们吃了饭了吗,我去给你们做,大娃快去看你爷爷,他都念叨你好多次了…。”

    安北赶忙拦住了他奶奶:“奶奶,别去做了,我们吃了的。”

    其实安北并没有吃,每天都是忙完后吃的饭,此刻的他根本什么都不想吃。看着他奶奶越发瘦弱的身子,安北忍着没有落出泪,到底是他来晚了。

    “就是,吴奶奶,你别忙活了,我们进去看看李爷爷吧。”

    吴秀珍一听安好也要进去,赶忙进去收拾了下。

    屋子里到底是有味道,这屋子又只有一个窗子,不是怎么通风。

    吴秀珍收拾完,走了出来,看了看安好他们道:“屋子里有味道,你们…。”

    “没事,我们能理解,也不介意…。”

    这窄小的屋子,还堆这么多东西,还全部都不是吴秀珍他们的,可见他们是有多过分了。

    君深看着,抿着唇,没有说话。

    安北走在前面,进去后就闻到股很大的尿骚味,不过他眉头都没皱。

    李叶看着走过来的孙子,脸上满是泪痕,他这个做爷爷的当真是没能力,不然又怎会让他们将他们卖了呢。

    “爷爷…。”

    “大娃,是爷爷对不住你啊,是爷爷没照顾你们兄妹。才会让那坏心的婆娘,把你们给卖了啊。”

    想着被卖掉的孙女,李叶泪如雨下,这心都是肉长的,他们怎么就能这么狠呢。

    “爷爷,你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的我已经被他们卖了,他们没有资格在对我指手画脚了。”安北说着,赶忙给他爷爷擦拭着眼泪,他很少看见他爷爷哭,可见他此刻的心里是有多难受呢。

    李南也站在门口听,对于妹妹被找到的事,安北没有马上说出来。

    安好打量了下李南的爷爷,已经瘦的不成人形了,可见他们的日子过得是有多差呢。看着他们,她就想到了江氏。难道这世上,你不去为难别人,别人为难你吗。

    所谓的亲情,还不如手中的钱,想想就觉得很讽刺。

    “老头子,大娃能回来,都是亏了这个姑娘救下了他啊,现在他们已经拿他没办法了。你就别担心了,好好养你的身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吴秀珍说着,抹了把泪。孙子回来是好事,她不能再在他面前一直哭了。

    “姑娘,谢谢你了,老头子我下辈子当牛做马在感谢你了。”

    安好走了过去,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说道:“李爷爷,你会长命百岁的,别想那么多,我给你看看吧。”

    李叶愣了下,她莫不是会医术。

    安北赶忙给他爷爷解释了起来,听说安好还会医术,李叶着实诧异了下,回过神就让安好给他看。他病了后,他们就给他请了一次大夫,过后根本就没怎么管他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