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七章 他说:他是安好的家属
    见李叶这般配合,没有迂腐的多说啥,安好笑了笑,将手搭在了他枯黄瘦弱的手臂上。君深在一边看着,没有言语,这家人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人都这么虐待。

    吴秀珍看见安好给李叶看病,心里着实有些激动,要是真的能治好该多好呢。可是已经病有那么久了,这真的还能治好吗。吴秀珍的心里很怕失去李叶,若是他真的去了,她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安北心里也很是紧张的看着安好,他们可是说他爷爷要死了呢,这还能治吗。他真的不敢想要是失去他爷爷,他会做出什么。此刻他的心里难受不已,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

    给李叶把完脉,安好微微蹙了下眉,长期的劳作早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没有及时治疗,又营养不好,还气急攻心导致整个人瘫了,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

    “东家,我爷爷他怎么样了,你一定要救救他,我定当牛做马报答你。”

    安北说着就要跪在地上,见安北要跪,安好伸手一把扯起了他,君深看着皱了皱眉。

    “起来站好,我若是不能治你求我也没用。我既然来了能治我自然会治的。”安好看着动不动就下跪的安北,语气有些不悦的说道。

    “东家,安北知错了。”安好不喜欢他们动不动就下跪他还是知道的,可是心急的时候自然是想不到。他如今仰仗的也只有安好了,有她这样的一个主子也是他的幸运。

    “李爷爷你的情况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只要好好治疗还是能好的,你得放宽心,切勿在生大的气,这对你的身体一点好处也没有…。”

    李叶听到安好说自己还能好,眼里都泛出了泪光,他何尝不想好好的活着呢。只是他们做的事,的确让他心里很气。他这一辈子活得真的失败,不然怎么会教导出这样的儿子。

    安好给他看完,从身上拿出瓶子,倒了两颗她制作的药丸出来,端过一边的水暗中注入了些灵泉水,让李叶将药先吃下去。

    等李叶吃下药,安好就将安北叫着去外面说话去了。

    李南听到他们要出来,赶忙从门口退了出去,这安北的脾气时而暴躁,一个不高兴他肯定会揍他的。爹娘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呢,他们不是知道地方了才找去的吗,怎么会没有一起回来呢,李南只觉得很是疑惑。

    对于这个爷奶,李南谈不上有多喜欢,经过他娘老是在他耳边念叨,他就越发的讨厌他们了。所以大多时候,他是什么都不管就在家里专心的读书,没事就睡觉,反正家里的活不用他做,地里的活又有他爹娘他们做。

    吴秀珍听了安好说的心里很是高兴,见李叶吃完药,赶忙坐了过去看着他。

    李叶吃下药后,就觉得整个人都比之前舒服了许多,看安好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感激。她小小年纪从哪里学得的医术呢,一看就很是不错,当真让他有些佩服。

    出去后君深冷眼瞧了下盯着安好看的李南,李南接触到君深的视线,心里一个激灵,赶忙回了他的屋子。这个男子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看来跟这来的女子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要是君深知道他此刻的想法,定然会将他拖出来好好揍一顿。什么叫不可告人,他们俩现在明明就是光明正大。

    火把插在了一边搭建的石板下,照得四下都是亮堂的。

    君深打量了下安好,今天的安好穿的是一条石榴红的云锦交领襦裙,衬得她整个人都明媚了几分。她极少穿红色,但是却是很符这个颜色。

    如丝绸般顺滑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挽成了个花样,由她自己做的头花束缚着,其余剩下的青丝全部都披散在后背。微风吹拂下,青丝飞扬着,空气中都带着淡淡的清香,说不出是种什么香味,但是却是特别的好闻。

    让君深不知不觉的想要多靠近几分,她身上的味道,让他的心很平静,闻着特别的舒服。想到有其他人惦记她,就恨不得将她珍藏起来,随身携带。

    “安北,你爷爷的情况不是短短时间能调理好的,怎么也得要个大半年。营养各方面都得慢慢加强,还要天天做按摩,针灸和吃药也是必须的,除此外不能在动大的气了。”

    安好想了想对着安北说道。有空间的灵泉水和她制作的药丸,保下他的命是没问题,但是后面必须得好好调理才是。

    “东家,我能带我爷爷和奶奶回去吗,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可是他们这般对他们,我要是再不管,岂不跟他们一样的狼心狗肺。东家,我不要工钱,我一定好好干活,我…。”

    安北听安好这么说,看着安好情绪激动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他不能再将他们留在这里受苦了。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带回去了瞧把你急得,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将他们问好看他们愿不愿意跟着你走。”听完安好的话,安北面上很是欣喜正想说点什么,外面就响起了马蹄声,没多会儿马车就到了门口,许是没有注意到停在另外一边的马车。下了车打起火把一边走,米菊花就一边骂了起来。

    “那小杂种,当真以为他攀上高枝就不得了了,什么东西。”

    “我还就不信了,他就不管那老不死的了。”

    “你们都是没用的,就我一个人在那哭嚎,真是气死我了,一点都不知道好好配合的。”

    李北听着她娘一直在那骂骂咧咧,心里着实有些烦躁。

    “娘,这大门咋开着呢,莫不是招贼了,院子里咋亮着呢。”李北走在前面,看着打开的大门不由得惊讶的大喊了起来。

    安好和安北、君深正站在院子的一边说话,他们看不到人,却是能看到火光。

    “孩子他爹,莫不是真的有贼吧,可是有贼的话南儿他会不会有事啊,你快去进去看看…。”

    李山将马牵了过来,栓在了一边,从一边捡起棍子就悄悄的走了进去。李北也捡了根棍子跟在他爹身后,米菊花有些害怕走在最后面,死死的拽着他们的衣服。

    当看清院子这边站着的人后,米菊花蹭的从李山的背后走了出来。

    对于君深、安好、安北他们提前到来,着实让李山他们大吃了一惊。李山赶忙看了看外面,果然就看到不远处有个影子,他们这是什么马呢,居然比他们快这么多。

    “李大娃,你居然私自带人来我们家,你安的什么心。你不是不姓李了吗,你这小杂种,你倒是别回来啊。你既然要管你爷爷他们,就把银子拿出来,他们吃饭看病可是都要不少钱呢,瞪什么瞪,你爹娘他们短命死得早,你不该管啊,合着我们一家就该管啊…。”米菊花冲着安北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安好听着米菊花这么骂安北,看她的眼神都冷了几分。

    安北早就想揍他们了,此刻听着她的谩骂,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窜,抄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对着那米菊花的嘴就打了过去,一连打了几棍子。

    他最恨的就是她的这张破嘴,以前他娘还在的时候,她就老是欺负他娘。什么难听捡什么骂,偏偏他娘的性子没有她泼辣,每次被她骂的都不知道怎么还口,气得直哭。

    安北的速度很快,看着他捡起棍子的时候,米菊花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被棍棒连续打中,她的嘴里立马就充斥出了血腥味,一口血吐出去,硬是吐出了几颗牙。

    米菊花捂住脸,疼得她恨不得过去撕了安北,想骂他却感觉嘴里漏风,敢情他将她的门牙都打掉了,心里顿时气得不行。

    “呜呜,我不活了,这贱种打得我牙齿都掉了…。”米菊花嘴里不清不楚的说出这句话,虽然有些不清楚,但还是听明白了。

    安好却是没见过安北这么狠的一面,心里却是为他点了个赞,这家人就该使劲的揍一顿。

    “李大娃,你这大逆不道的,居然敢打你大伯母,老子今天不收拾你,你还要翻天了。”

    “李大娃,你居然敢打我娘,我跟你没完。”

    李山和李北纷纷捡起了棍子,冲着安北就打了过去。他们使用的都是蛮力,哪里像安北是经过安好训练的。

    看着他们打,安好没有上去帮忙。这安北压抑了这么久,也是该好好释放下了。

    一对二,安北虽然受了点伤,却也把他们打得很惨,两人直接给揍了个鼻青脸肿,身上四处都被安北打得疼痛不已,到最后都没敢在跟他打。

    安北回过头,就看见吴秀珍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脸上布满了泪水。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安北没有在看米菊花他们,向着吴秀珍的方向走了过去。

    “奶,我…。”

    “奶不怪你,我们收拾东西去。”吴秀珍看着受伤的安北,心里难受不已,都是造的什么孽呢。

    收拾东西,岂不就是想离开吗,米菊花心有不甘,捡起地上的棍子就冲了过去。

    不过她还没有打到安北,就被安好一脚给踹了出去。

    “臭丫头,这是我们的家事,我不告你私闯民宅都是好的了,你居然还敢挡我的路,你可别忘了这里可是我们的家…。”

    米菊花说话已经含糊不清,可是她不骂骂人,她心里就过不去。

    “找死…。”

    君深听米菊花骂安好,一脚将她踹出了几米远,他的脚力可比安好重得多。不过也找准了地方踢,让她疼痛不已,又死不了。

    “啊,当家的,好疼,他们要杀人了…。”

    安好挑眉看了看还在骂骂咧咧的米菊花,这女人当真是颇有当沙包的潜质啊。这样,都还还能骂得出。

    “脚疼吗,都说了让我来,别去生那些没必要的气…。”君深看着安好问道,这话让他们听着着实有些气得不轻。但是君深经过了解,这月事里最好别要生气,对身子不好,不免有些担心安好。

    “脚疼,皮太厚了,下次就你来吧。”

    “你们,你们太目无王法了,擅闯我们家,还这样打我们,我要去告你们。”李北后退了几步,捂着嘴说道。

    安好抬眸目光幽深的看向了李北,目无王法,她还就目无王法了。

    李北感觉到了恐惧,见君深要对他出手,赶忙躲到了边去。不过还是被君深的石子给集中了腿,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今天是个教训,要换做以前就没那么轻松了。

    李山见米菊花被踹得爬不起来,赶忙上前看了看,去屋子里找了个椅子将她扶着坐到了椅子上,不过米菊花却是疼得难以言喻,根本坐不稳,直接就滚到了地上。

    李山想冲过去和君深理论,可是看着他冷寒的目光,他一时间硬是没敢在走上前。

    屋子里听到动静的李南也走了出来,看他们被打得这么惨,他哪里敢过去跟人动手呢。

    安好瞅了眼李北,语气冷冷的说道:“你们也有脸说这屋子是你们的,得了屋子和地居然不照顾他们长大,还将人都给卖了,你们倒是有理了。你去告啊,我看到底是抓你们还是抓我们。”

    “你们有证据证明是我们干的吗。”李北听安好这么说,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这话可是你们自己说出来的,今天在我们酒楼围观的人可不少,自然是有人能作证的。”

    真要找人作证,她还就不信找不到了。

    “那根本就是气着了乱说的,别想冤枉我们。”李北听着安好说的话,心里虽然很慌,但是却是知道这不能承认。也恨当时,当着那些人的面,把这些话给说了出去。

    此时屋子里吴秀珍和安北走了出来,此刻安北的背上背着他爷爷,一边的吴秀珍则提着两个包袱。原本安北是想让他们都别带,去了越寒城在置办的,毕竟他手里也有点安好发的工钱,但是吴秀珍执意要带上,他便就没在说啥了。毕竟他们都节俭惯了,他在坚持反倒是他的不对了,到时候在给他们置办两身就是。

    “爹,娘诶,你看看你这孙子,他是要打死我们呢。居然还让人帮着告我们,我知道平日里我这做大伯母的对他们不起,但是李山也是你儿子啊,李南和李北也是你的孙子啊,你不能不管啊。爹娘啊,你们可不能走,我们知道错了,你们这要走了别人该戳我们的脊梁骨了…。”

    米菊花知道现在一切都对他们不利,看到他们出来心知他们要走,忍着疼痛赶忙爬了过去抱住吴秀珍的腿,坐在地上哭诉了起来,此刻心里却是恨极了安好他们。

    有他们在还好,要是走了,他们止不定怎么收拾他们呢。

    米菊花嘴上虽然这么说,却是没有认下任何的罪责。心里却是如此想着:这小杂种,居然还想带走他们,当真是想得美。绝对的不能如了他们的愿。

    她哭着还向着一边的李山使眼色,李山也赶忙走了过来跪到了他爹娘的面前,一副悔过的模样一边扇自己的脸一边说他的过错。

    吴秀珍的性子并不是个狠的,看着他们如今这副样子,心里有些软了下来,走他们肯定是要走的,但是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进监牢。毕竟她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一个儿子早死,一个儿子又招了出去还恨他们。如今也就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

    安好看着皱了下眉,他们的样子哪里像是真心悔过的样子呢。

    “奶,你别相信他们,这些年他们什么样,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安北看着有些着急的说道。今天说什么,他也要带走他们。至于他奶奶的想法,他也猜到了几分。

    “安北,将你爷爷背上马车去。”

    “大娃,先等等,我有话说,秀珍你去端个椅子出来。”李叶知道安好是为他好,不想他生气。但是有些事还是得由他出面处理。安好见李叶这般说,也没有参言,他们家的事她已经管得够多了,剩下的就由他们自己去处理好了。

    吴秀珍听着赶忙去堂屋那边将藤椅搬了出来,放到了院子里。李叶喊着安北将他放下后,就让他去村里请族长来。

    李山他们一听李叶要请族长来,心里就有些不安起来,可是现在他们根本阻止不了他们。

    安北不见的事,村里人都是知道的,此刻李氏的族长李光看到来找他的人是安北,不免有些诧异,他怎么突然间就回来了。

    安北的敲门声和喊声,将周围的村民们都叫醒了。当初他不见了,村里面各有各的说法。有的人认为,安北是去找妹妹去了。有的人则认为,这安北和他妹妹肯定都是被这米菊花给卖了。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心里也只是猜想罢了。

    见安北回来,一个个都看着问了起来,他如今的穿着一看就不错,在外面是混得好了吗。

    对于他们的问题,安北只是简单的回了几句,之后就没在说话了。

    没多会儿,安北就带着族长回来了,同行的还有不少村子里的人。李山和李菊花看着,脸上都很是难看,他们之前做的那些事村子里的人可并不清楚。

    族长李光今年也六十有五了,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人,不由得打量了下。李家人他是认识的,但安好他们他不认识。这李叶瘫了的事,他可是知道的,平日里都没看见他,怎会晚上坐在这院子里呢。

    比起李叶,李光的身子就要硬朗许多,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但整个人的精神头都是不错的。一身粗布衣,没有打补丁,日子可见过得不是太好,也不是很差。

    “李叶,你们这大晚上的,闹哪样呢。”

    “族长,我要跟我这不孝的大儿子断绝关系,从今天起我们不在是他的爹娘。”

    断绝关系可是很严重的,李山听着赶忙走了过来,跪到李叶的面前。

    “爹,我不要跟你们断绝关系…。”

    “族长他们都是坏人,快将他们赶出村子,你看他们把我们打得,这是想杀了我们啊…。”米菊花情绪激动指着安好他们说道。

    “族长,李大娃带人私自闯入我们家打得我们好惨啊,他们当我们村子没人呢。如今更是怂恿爷奶跟我们断绝关系呢。”李北接着开口说道。

    李北这么一说无非就是在挑事,想激起村民们的怒气。听他这么说,一个个看安好他们的眼神都变了几分。

    李光打量了下安好他们,看着安北问道:“他们说的可是事实…。”

    “我说,这位族长爷爷,你就不问问我们为什么打他们,他们都干了什么,李爷爷又为什么要跟他们断绝关系呢。”

    周围的村民们一听,顿时冷静了下来,是啊他们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打人吧。

    吴秀珍听李叶要和儿子断绝关系,也震惊了下。可是看着他们后来说的这些话,吴秀珍原本柔软的心,又变得硬了起来,到现在他们都还不知道悔改呢。

    “族长,你别听他们乱说,他们分明就是在诬陷我们,我们才没有做这些事呢。这李大娃,当初推我儿子下水,我可都没跟他计较呢。”

    米菊花还没等安北他们说什么,就抢先说了起来。看着她心虚的模样,李光不由得皱了下眉,一半张脸都肿成那样了还不知道消停。

    “李叶,你们说说看,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李叶吃了安好的药,整个人精神都比之前好了很多,叹了口气说道:“族长,我这是家门不幸啊。二儿子和二儿媳死后,他们就提出要照顾孩子,我原以为他们是真心实意的。哪成想根本就是为了房子和土地啊…。”

    “族长,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脑子出问题了。肯定是他们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米菊花打断了李叶的话吼道。

    “我爷爷、奶奶经常胡言乱语呢,族长你们可别相信他说的。”李北也赶忙说道。

    “就是,我爹已经病了很久了,他脑子早都不清楚了。当初那房子和土地,可是他自愿给我们的,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我们也很难过啊,他们也不该怪到我们头上啊。”

    李山心里也慌乱了起来,不想李叶在继续说下去,更怕村子里的人都相信他们说的话。

    “混账,老头我现在比什么时候都清醒,我真是悔不当初,我就该让他们兄妹三自己生活,也不让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过问。”

    李叶说得声泪并下,他是真的伤了心了,这还是他的儿子吗。以前那个善良,肯干的儿子去哪里了呢。

    “当初,若不是你们私下卖了我的两个妹妹,我会心里有气推李北下水吗。就是因为这件事,你们要告我坐牢,爷奶没办法才将房契和地契给你们的…。”

    安北瞪着他们开口说道,此刻的他恨不得再冲过去狠狠的揍他们一顿。安好和君深站在一边没有说话,这件事是他们的家事,他们自己能处理好最好。

    听到安北的这番控诉,周围的村民们都大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事是真的吗,这李山家还真是看不出来的坏呢。”

    “有什么没可能,上次我还看见那米菊花,打大娃的两个妹妹呢。”

    “都是亲人,咋这么狠。”

    “我还想把姑娘嫁给他们家呢,这下可坚决不能嫁了…。”

    对自己的亲人都下得手,又何况其他的人呢,李光听完只觉得心里很是冷寒。

    “李山,这下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李氏一族断然容不下你们这样坏的人,今天不仅给你们断绝了关系,我还要将你们逐出我们李氏一族,除此外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还给李大娃他们,明天一早就给我滚出村子。”

    “族长,你不能这么对我们…。”米菊花说着大哭了起来。

    “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咎由自取的,怪得了谁。当初可没人逼着你们干这样的事。”

    李南一听整个人就慌了,连忙跑了过来,跪到了李叶的面前。

    “爷爷,你求求情不要将我们逐出族,出了族我就毁了啊。我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能好好科考。”

    话说他们村子到现在连个秀才都没有出过,大多数的人就是停留在童生,就考不下去了。一个是钱不够,另一个原因就是自我的学识不行。

    君深听完李南的话,心里不禁冷笑,就他那样还想考中科举,下辈子都不一定。

    安好听完不由得看向了一边的君深,君深见安好疑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了起来。

    这逐出族可比断绝关系狠多了,被逐出去后势必会影响李南的仕途的。安好听着君深的话,就想着之前安老头要将他们逐出族谱的事,当时她还就直接让他们快点,结果却是没有逐出来。

    她们都不用考科举倒是无事,不过如今却是多了个小弟。话说他们安氏一族,如今的族长可是还没选出来呢,这安老头当时却敢私自逐他们出族,哪里来的勇气呢。

    “你们不能这么做,我们都认错了,你们怎么能毁掉我儿子的前途呢。”米菊花心里很是悔恨。她断没想到这李光做事如此的严厉。

    “大娃,你要怎么处理爷爷都不怪你了。”李叶已经彻底对李山失望了,但凡他多想想,也不该站在米菊花那边,帮着她连自己兄弟的孩子都能卖,如今李山还是如此的不知道悔改,他若是让大娃放过,实在是对不住他了。

    一时间李叶似乎又苍老了许多,看得安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该如何做呢。

    “爹,你不能不管我们,我们知道错了…。”

    “爷爷,我们错了…。”

    “从今天起,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你们这样不孝的孙子和儿子…。”

    李光他们看着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他们是将他们逐出族去了。吴秀珍心里也很难过,可是她说不出让安北放过他们的话。毕竟他们做了太多对不起他们一家的事。

    事情到最后,安北还是放过了他们,地契和房契也都拿了回来。到底是不想他爷爷和奶奶心里太过难过,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如果他们在敢做点什么,他就不会在手下留情了。

    马车摇摇晃晃的行驶着,李叶趟在软塌上默默的留着泪,他看出了安北的隐忍。若非他们,他定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吴秀珍给自己的老伴擦了泪,事情弄成这样他们这做父母的无疑是最为愧疚的。

    马车上安好没有说话,挨着君深闭目养神。对于安北的选择,安好没有说一句话,毕竟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只是但愿他不会为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

    君深也挨着安好闭目养神着,能跟她就这样一直待着也未尝不可。

    出了小道来到大道后,马车的速度就快了起来。安好让林城先驾驶车去城西福满园,将人送到后他们就回了绝味烧烤坊。

    回来的时候,里面还有两三桌的人再吃。百里星辰他们没有吃烧烤了,但是却是在一边喝着果酒。安好这酒味道着实不错,对于他们来说,喝多少都没感觉醉人。

    “东家,安北他怎么样了,他人呢。”

    安东见安好回来,看了看她后面,没有看到安北,不由得开口问道。

    “他回福满园了,他已经将他爷奶接来了,你今天忙着怎么样。”安好见安东这般关心安北,笑了笑说道。至于其他的,她没有再多言,有什么想问的还是去问安北的好。

    “还好,刚开始有点慌,后面就没事了。”安东听安好问他,不由得笑了笑说道。

    百里星辰见安好他们回来,起身走了过来说道:“小安好,你们总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要快被他们给灌醉了。”

    “他吹牛呢,明明就喝这么多,还在这跟我们装呢。”慕容白笑了笑说道。

    至于墨宇他现在不怎么喝酒了,东西倒是吃了不少,吃完烧烤后,他们继续喝酒,他就在一边吃着点的水果。不得不说,安好这店里的水果拼盘挺好吃的。

    听到百里星辰叫安好为小安好,还是专属称号,君深不爽了。一把扯过他回了那边的桌子。

    “君深,你这家伙发什么疯呢,我还要跟小安好说话呢。”

    安好早就想上厕所了,见百里星辰没在这烦着她,赶忙向着茅房的方向走了去。

    “以后不准叫她小安好…。”

    “星辰,看样子君深吃醋了呢,你要是再叫,你看揍你不。”尹修喝着酒,一脸看好戏的说道。

    “君深,你这家伙太变态了,我不管我就喜欢这个称呼。”

    百里星辰见君深真的动手,拔腿就跑,直接躲到了走过来的安好身后。

    “小安好,君深这家伙太暴力了,居然想揍我,你可得帮我忙。”

    安好还没说什么,君深就对着百里星辰袭击了过来,她还是第一次见他们俩打架呢。

    这边吃饭的人,也纷纷看了过来。安好有些无语,示意服务员们,去给吃饭的人们解释,这要是他们已经打架,直接就跑了她今天岂不亏大了。

    百里星辰的武功并不弱,不过他没有上过战场,下手没有君深狠。被他打疼后,就不在跟他正面较量了。不过任凭他怎么跑,都被君深给擒住了。看得尹修他们好笑不已,百里星辰果断不是君深的对手。

    迫于君深的威慑,百里星辰只得点头答应不叫小安好了,不过他心里已经想了别的叫法,以后就叫她安妹妹好了。她姓安又是他的干妹妹,他这么叫也没错啊。

    安好却是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突然打起来了。看着百里星辰一脸哀怨的神情,安好就想到了气鼓鼓的小白,这神情简直就是不要太像了。

    “你们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打也打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安好瞅着被君深揍了一拳的百里星辰,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再凑一个就可以变熊猫了。

    “你们都不说,就我先说了,我来是想在你那定一千斤的香肠,除此外泡椒系列的小吃要五百坛。”

    慕容白笑了笑说道,这东西在西凉那边已经卖火了,价格也比这边卖得贵,那些有钱的王族一买就是不少。反正这东西可是存放一段时间,因此很是受欢迎。

    “慕容,你西凉那边生意不错呢。”百里星辰看着他说道。

    “你们都在国内卖,我自然就往别处卖了。”

    墨宇组织了下语言,看着安好说道:“丫头,我也要买泡椒的五百坛,至于香肠最近帝京卖得挺火的,又只此我一家,香肠再来两千斤。至于你的薯片和辣白菜年前可得送来,不然错过这一波,可就少赚好多钱。”

    “真想把你们俩拉出去揍一顿,生意要不要这么好,我这青衣楼要不还是改行好了。”

    “每天看美女还不好啊,还改行,你那楼转的黑心钱可不少…。”百里星辰听尹修这么说,不免嘲讽的说道。这小子都赚了这么多钱了,居然还在这哭穷。

    “我看我们这里面最好的还是君深…。”尹修这话一说话,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坐在一边的两人,两人居然在一边默默的吃水果。

    “这家伙,有当小白脸的潜质…”百里星辰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们说完了吗,这般羡慕嫉妒恨,你们倒是去找个,这只能证明我们家安好眼光好找到了我。”君深笑着说完,将一块处理好外皮的水果喂到了安好嘴边。

    安好瞅了眼他们,不客气的一口咬过。

    “酸死我了,你这臭不要脸的…。”百里星辰狠狠的咬了口叉起来的苹果,说道。

    “太虐心了,君深你这样果断以后没朋友。”尹修没想过成亲,家里那么多的女子都是其他人送来的,他根本就摸都没有摸过。现在他还年轻,没想过这么早成亲。

    君深笑了笑没有说话,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安好,她这里无论是茶还是酒喝起来跟其他地方都是大大不同的。

    安好接过喝了口,这空间产的茶泡出来味道真是不错,笑着半带开玩笑的看着他们说道:“那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个呢。至于辣白菜和薯片已经在做了,到时候给你们一边送去一点,绝对在年前送完。不过过年工坊要放假十来天,开工怎么也得初九去了。”

    慕容白听安好说介绍,突然就想到了杨宝儿,话说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了。他却还记得她,可见他是喜欢她的。正好后天杨家分店开业正好去。

    “做你的工坊的工人可真好,过年还有假放。”墨宇笑了笑说道,话说他开店这么多年,越是过节那段时间越是忙,根本不可能放假的,平日里放假都很少。

    “这么羡慕,那你也去帮安好家做活好了。”百里星辰看着墨宇说道。

    “墨宇哥的工钱我可开不起…”

    安好说完,他们都不由得笑了起来,墨宇一年现在应该也能挣不少钱了,今年单干不用分钱给家里,应该也有不少了。

    “话说后天杨家的分店开业,你们都有收到请帖吗。”慕容白想了想看着他们问道。

    百里星辰瞅了眼一边的君深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都应该收到了吧,不过杨家跟君深不熟,怕是没有送吧。”

    他们的身份都彼此熟悉了,不过君深的身份,杨家的却是不知道的。毕竟他之前带着的面具,都是不一样的。

    “对呢,他们还不知道你就是…。”

    “无妨,这次我跟着安好去就好,我可是安好的家属…”

    家属这个词,还是君深偶然听安好提起的。百里星辰他们虽然不明白家属是什么,但是想来就是家人的意思了。

    “…。”百里星辰、尹修他们都没了语言,君深这话说得。

    慕容白他们已经知道君深是安好的未婚夫了,说着之前是假的,如今看来可不就是在往真的发展吗。

    安好真想刨个坑,把君深这二货给埋进去,现在他是恨不得全世界都宣扬出去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