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四大怪人
    喝着酒聊着天,那边几桌的人都一一散了,这边安东他们已经在吃晚饭了,百里星辰他们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青木和木头在那边吃着饭,时不时的就往他们这边看,他们的谈话他们都听进了耳朵里。看来自家主子现在跟安好姑娘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

    林城默默的吃着饭,以前吃饭对于他来说就是随意应付,怎么都能吃一顿,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好吃不好吃。如今跟着他们天天都吃得东西都好吃,每天让他最高兴的事就是吃饭了。他骨子也变成了一吃货了。

    君深瞅着跟安好还在说笑的百里星辰,真想一巴掌将他扇回去,真该给他娶个媳妇好好管管他。

    “你们都不想睡觉是吧。”

    听闻君深这么说,慕容白赶忙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哪里,我早就想睡了,那我先走了。安好我定的东西你可都得记清楚了。”

    “正好,我和慕容还有话说,你们聊,我们就走了。”墨宇也站了起来,跟着慕容白的身后立刻了绝味烧烤坊。

    百里星辰瞅了眼君深心里有些愤愤不平,这家伙简直是太不要脸了,这语气这话分明就是在威胁他们,果断的有异性没人性。

    尹修见君深下了逐客令,心里不由得笑了笑,现在就这样以后还得了。君深这次怕是彻底的栽在安好手里了,这也太霸道了。

    心里不平归心里不平,百里星辰还是很没骨气的跟着尹修走了。

    见他们都走了,安好给自己倒了果酒,喝了下去看着君深笑着说道:“你真的不怕没朋友。”

    “他们是我兄弟,你是我在意的人,这个给你的。”

    君深说着将他怀里做好的头花给了安好,安好接过有些诧异,看向他说道:“这个不会是你在工坊做的吧。”

    之前安好一直在忙,君深在那做的什么,她也没仔细去看。如今看来他当时定然是做给她的了,倒是有些让她意外。

    “是在那里做的,请教了下三妹,做的是不是不太好看。”

    “没有,你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实属难得。”

    安好看着手里的头花,笑着说道。她说的是实话,君深的手还真是挺巧的。发夹上点缀着小朵的蓝粉白的花朵,看上去很像满天星,每个花朵上还缝制着颜色各异的珠子,垂着点点流苏。

    满天星的花语隐忍不张扬,却执着的爱恋,不过在现在看来他的爱可一点也不隐忍,想着安好的嘴角勾起抹弧,这样的男人值得她爱的。

    “原本开始我不知道做什么好的,听三妹说了你说的满天星,想了想就做了这个。”

    君深的话刚说完,唇上就传来温润的触感,她吻了他,不过很快就离开了。

    好在安东他们都收拾着东西进了厨房,没有人看见。

    “君深,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很喜欢…。”

    粉色满天星花语意为永远不可或缺的配角,恋人之间的情谊。蓝色满天星的花语是真心的喜欢你,而白色满天星花语是浪漫纯洁,此刻到了他这全部都给缝制粘连了上去,三妹倒是什么都告诉他了。

    这一系列的花语饰品,要不了多久杨家那边就要开始售卖了。

    被安好这么突然一吻,君深第一时间是看了看对面的桌子,好在他们都没在这了。虽然他很喜欢她的主动,但是却不想别人看见,她是他的,她的热情也只属于他一人。

    君深站起身拉着安好的手,就往楼上走,走进她住的屋子,关上门直接就将她摁在了门上,动作不算粗鲁,但是无疑有些急切。

    “就这一吻,还不够。”

    君深说着吻上了安好的唇,经过这几次他的吻技似乎更好了,让安好有些招架不住。从浅浅的一吻到深入,炙热又缠绵。

    良久他才放开安好,看着她红润光泽的唇,嘴角扬起抹弧度。

    “那个,你快去洗澡睡觉吧…。”

    安好看着君深说道,只觉得自己的唇都火辣辣的,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比之前更加的火热了几分,她可帮不了他。

    “好,你也是…。”

    君深笑了笑,在安好的额头印上一个吻随即离开了屋子。

    君深的心情比什么时候,都还要愉悦,这样的她让他着实喜欢,一直到下楼脸上都是笑容。看得青木和木头有些奇怪不已,自家主子咋这么高兴呢。

    君深走后,安好一下就坐到了凳子上,看着手里的东西不由得笑了笑。

    看着,她想了想戴在头上试了下。

    住在绝味烧烤坊的人不是很多,陆续洗完后,就各自去睡觉去了。安好洗完澡就去了龙天月的屋子,他们的饭菜今天是送上来的,此时已经吃完了。因为小白他们要吃烤肉串,所以吃得多又吃得慢,等安好过去的时候,里面还在吃。

    “主子…。”

    朱雀和青龙见安好回来,站了起来喊道。

    “安好姑娘…。”春夏和秋冬也站了起来。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小白在意识喊着,也高兴的跑了过去。

    安好看着油腻腻的小白,没有抱它一把将它拎了起来,放到了那边的凳子上。

    “你们看着我干啥,继续吃你们的,吃完该干啥干啥去。小白,你看看你这模样。”

    安好说着,拿出帕子在小白的嘴上擦了擦。小白见安好给它擦,却是高兴不已,还挑衅的看了看一边的小黑。

    小白喜欢自己啃,小黑的却是青龙和朱雀给烤好后,弄到盘子里的。这么一对比,自然小白就要弄得脏兮兮一点了。

    大妞见安好回来,也亲昵的走了过来蹭了蹭。

    陪了它们一会儿,安好就去给龙天月看了看,扎了次银针,喂了灵泉水和药丸。看着她瘦弱的身形,安好倒是有些庆幸她没有重生到这样斗争激烈的皇室。

    等他们都吃好,收拾好后,安好就将朱雀它们带走了。回了屋子确定君深睡了后,安好就吹了烛火,将小白它们都带进了空间里。

    “你们都去洗个澡去…。”

    大白、闪电、雪球它们得知安好他们来了,赶忙从山上跑了下来。

    它们跑下来的时候,安好正坐在草坪上啃了个百香果,她身边放着一个木盘子,正是给大白它们烤的肉串。

    它们的速度很快,没多会儿就来到了安好身边,亲昵在安好手上蹭了蹭后,就围着那烤肉串趴了下来,整齐的一排看得安好不由得失笑。

    “你们啊,跟着小白都变吃货了。这是给你们烤的肉串,不过你们得等等。”

    安好说着拿起铁签用筷子扒拉了下来,放到了盘子里,一个分了一个盘子。安好却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坐在这喂老虎吃的,而这老虎乖顺的就跟猫似的,看着它们心里着实喜欢。

    “这铁签可不能吃,现在你们可以吃了。”

    安好说着摸了摸它们那呆萌的虎头,毛发光泽润滑,摸着就好舒服。它们似乎也很喜欢安好这样给它们顺毛,让她摸了好一会儿才去吃东西。

    大白和雪球都要吃得慢些,闪电当真是如它的名字这般,吃得那叫一个风卷残云,吃完还眨巴着它那大眼睛看着安好。

    好在安好这还有,又给它弄了些在盘子里。

    空间升级后,原有的池子下又延伸出了个小池子,正好供小白它们在里面洗。去了那后,小白它们全都跳进了池子里,小白不停地在水里扑腾着,弄的到处都是水,看得小黑很想将它揍一顿。

    这边吃完,那边都还在戏水,安好就让大白它们也过去洗洗。

    它们都去洗澡后,安好就来了竹屋这边走走,围栏里的鸡已经长到了几斤,看上去要不了多久就要下蛋了,公鸡也有好多只,毛色亮丽看起来着实精神。

    空间的水果还有不少,之前直接搬了几筐到烧烤坊里,经过一次试吃后,每次来吃烧烤的人必定要点上好几份水果拼盘,家里也送了几筐回去。

    朱雀洗澡前是变了身的,洗过后就直接飞回了酿酒坊这边,店里的果酒卖得不错,还得多酿造些出来放好才是。

    土豆已经种了不少出来,加工坊里已经放了不少的土豆,眼下地里就没种土豆了,换成了油菜和粮食。

    这些东西目前都没有卖,因此空间升级就慢了下来。

    陪它们待了会儿,将小白和小黑、大妞都留在了空间里,安好就带着朱雀、青龙它们出了空间。毕竟它们不用照看龙天月,但是朱雀和青龙却是要去替换春夏她们的。

    等青龙和朱雀走后,安好就回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起床洗漱完,吃过早饭后,安好就随君深去营帐那边看着他训练了一会儿炎甲军,随后他们就去了福满园,他们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练习安好教的这个,大多数的人都练习得不错了,安好看着也很是满意。

    出了福满园安好打算逛逛街,君深听了后就让林城先将马车驾驶回去。

    青木和木头两人就跟在他们的身后,两人都长得不错。他们四个人走在大街上不免迎来了许多人的目光。

    难得像这样逛一次街,安好带着他们四处逛着,吃的穿的都卖了些。青木和木头跟在他们身后完全就成了拎东西的了,安好看着不厚道的笑了。

    刚出了一个成衣铺,就有人看着他们议论了起来。他们刚刚已经在这街上逛了好几个铺子,还都买了点东西,也难怪他们会议论了。

    “这男子长得好俊啊…。”

    “这女的也长得好看,可就是太败家了,他们什么关系呢。肯定是那男子给付的钱。”

    君深闻言,冷眉一挑,目光不悦的看向了他们,议论的人连忙走了开,却是时不时的回头看他们。

    “君深,我败家吗。”安好倒是没有生气,笑了笑看着君深问道。

    “似乎有点败家,不过你若不败家,我这以后赚的钱给谁花呢。”

    “此话前面说得我很想揍你,不过后面的话说得不错,给你个大的么么哒,那我们继续败家去。”

    这话听得那几个没走远的人嘴角直抽。

    青木和木头却是没明白么么哒是个啥,主子听了似乎还很开心。

    经过一条街的时候,安好突然听到巷子那边传来了女子的救命声,可是看过去却是什么都没有。

    她的听力远比君深他们听得远,自然能听到。原本是不想管的,可是那喊救命的声音似乎越听越熟悉,不过随后就没了呼喊声,只有支吾声,想来是嘴被堵上了。想着安好就往巷子那边跑了去。君深也赶忙追了过去,青木和木头提着的东西多,但是对他们来说只算是小意思,也跟着追了过去,不过却是要落后他们不少。他们心里也有些疑惑,安好怎么会突然跑出去。

    安好到巷子尽头的时候,停下了脚步,静下心听了听就向着左手边的巷子跑了出去。没多久她就看到了越寒城的河,视线快速的看了看两边,就将不远处有个男子扛着一个口袋上了船,而那袋子还在不停的动。

    君深追出来的时候,安好已经向着那船飞身而去了。

    “什么人…。”

    那扛着人的男子刚喊出口,就被安好一个飞针给定住了。刚从他肩上拿下口袋,还没来得及打开,船里面就跑出来了几个身形健壮的汉子,他们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臭丫头,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中年男子骂完,才发现安好长得极美,一时间眼神有些猥琐的打量起了她。既然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她要凑过来,可就怪不得他了。这样鲜嫩的女子,压在身下定然不错吧。

    “闲事我的确是不爱管,不过你的长相着实把我吓到了,不打你一顿似乎对不起我自己…”

    “好狂的丫头,你们还不上,给我将她拿下。”

    汉子们一听出拳的出拳,出腿的出腿,对着安好毫不留情的袭击了过来,安好闪避开了他们的攻击,飞身跃起直接就踹了一个人下河。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开船,船就开始离岸了。

    此刻君深已经飞身过来了,他知道安好不是个太爱管闲事的人,那么她为什么会突然来这打人呢。

    “深,他们骂我臭丫头,你说是不是很欠揍。”

    “嗯。”

    君深说着,闪避开汉子的攻击,擒住那汉子攻击过来的手,直接一掌废了他的手,一脚将其踹进了河里。

    对于安好这么叫他,君深倒是有些意外和高兴。却不知安好其实是不想在其他人面前暴露他的名字。

    “狗男女,敢坏我们的事,你们还不出来,给我好好教训,丢他们下河喂鱼。”

    听着那中年男子,居然骂他们狗男女,安好彻底火了,今天她非得好好揍他们一顿不可,正好她心里有些不爽呢。

    今天看看到底是谁把谁丢进河里喂鱼。

    君深一听直接一个铁珠就袭击了过去,不过却被那突如起来的一个核仁给挡了回去。

    “你们可得好好收拾他们,这两人不知天高地厚的…。”

    “滚远点要你教我们做事。大哥这丫头,长得真不错,我喜欢你们可别跟我抢。”一个长相一般,光着头,颈部还挂着一串珠子的男子,看着安好大笑着说道,嘴里还在嚼着东西,胡子拉渣的着实不忍直视,看不出他年纪多大。

    这模样简直就是鲁智深的翻版,不过哪里比得上鲁智深呢。

    “老二,那也你拿得下来才是你的呢。”一个身穿白衣,摇晃着骨扇,长相妖媚的男子,看着那光头笑着说道,说着还不忘打量安好他们。

    “这个小白脸,我要了。跟了姐姐,姐姐定然会让你好好快活一番,才死的。”

    说话的是个女子,身着一身暴露的红裙,将她那饱满的浑圆凸显了一大半出来,身形妖娆一边脸妆容艳丽,另一边却是吓死个人,她手拿着红色的长鞭子,说话语气很是轻佻。

    安好听这女子说君深是小白脸,不由得皱了下眉,敢惦记她的人,想得还挺美。不过君深面具长期覆盖下,他这脸的确挺白的。

    “小姑娘这皮肤真好,拿回去剥下来,肯定不错。放心,我绝对让你感觉不到疼。”说话的是个白胡子老头,看着安好的眼神就仿若立马想把她扒光一般。

    安好只觉得他们仿若遇到了四大恶人一般,这些人是什么鬼。她倒是没想到自己这突然出手救人,会遇上这么麻烦的人。

    君深不由得皱起了眉,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请到这四大怪人。

    这边青木和木头,看着即将开远的船,赶忙将东西放在了河道边,一个飞身向着船这边飞了过来。

    还没到,一个红色的长鞭子就对着他们袭击了过来,要不是木头及时拉住了青木,那一鞭子绝对就将青木打落在了河里。

    “有意思,又来两个送死的,长得还都不错。”

    红衣女子打量着青木他们,眼神还不时的传递着秋波,看得青木头皮发麻,这女子太胆大,太露骨了。

    青木跟着君深,到底是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什么人,心里也诧异了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