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五十章 收服四大怪人,为他所用
    安好的话音刚落,一鞭子就朝着白大美人而去。局势骤然翻转,现在被抽的人变成了白大美人。不过她到底灵活程度不如安好,后面都是被动挨打的份,护着脸就护不住其他的地方。屁股就被安好给连着打了几次。

    白大美人其实最在乎的就是她的脸,毁掉一边已经是她心里的痛了,如果另外一边在毁了那她还不如去死了,可是现在被一个小丫头打屁股,她更是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她只觉得安好就是在戏耍着她玩,她分明就不是她的对手。

    青木在一边看着,没忍住笑出了声。木头还是第一次看安好这般动手打人,君深在一边看着没有言语,不过看得挺痛快的,就她这样还想肖想自己,安好不将她抽飞都是好的。

    “你们还看着干啥,还不动手。居然还打不赢这个臭丫头。你们是不是傻还单挑,过去群殴啊,你们真的是四大怪人吗。居然这么笨,我看你们就是有问题。”

    中年男子觉得他们分明就是假的,不然怎么连个小丫头都解决不了呢。

    “你奶奶的熊,吵吵你大爷。”寻处走了过去,一拳将那吵吵的中年男子打晕了过去。要不是看在还有合作,他定然将他丢到河里喂鱼去。

    “小丫头,你快住手。”

    眼看着一鞭子就要袭击到白大美人的脸上,枯骨不由得大喊道,随即用扇子挡住了安好的鞭子。白大美人到底是他结拜的人,在心里就是兄弟的存在,他不可能不管不顾。

    安好又一鞭子袭击了过去,枯骨连忙闪避了开,但是白大美人却被安好一鞭子卷了过来,一匕首直接放在了她的脖子上。

    白胡子老头看着倒吸了口凉气,这丫头还真是下得了手,出手是又快又狠。

    “住手,你想怎么样。”

    “这事情可是她挑起的,我们之间还没分出胜负呢,她刚刚可还想毁我容呢。你们想住手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让她认输,另外再将你们那边袋子里的人给我放过来。”安好想了想看着枯骨说道。

    赔本的买卖安好可不愿意做,她毁她脸,她没有杀了她都是好的了,还想放了她哪里能这么便宜了他们。

    “好,就照你说的做。”

    枯骨看了看白大美人后又向着安好说道,说完示意寻处去解开袋子。

    寻处他们还不知道袋子里装的什么人,寻处走过去后,就将口袋扯了开,将人提了起来。触及到罗衣那布满泪水的脸,寻处愣了下,这女子生得倒是不错呢。

    “还不将人放过来。”

    罗衣被解开后,赶忙向着安好的方向跑了过来。

    白大美人心里气得不行,可是为了她的脸,认输什么的就只能是认了,她的确有些技不如人,这让她着实有些受刺激,自己居然输给一个小丫头了。

    “我输了,你行你赢了。”

    白大美人说完,安好一把将她推了过去,那口气咬牙启齿的,分明就是不服呢。

    “你怎么会在这,你没事吧。”安好看了看罗衣问道。

    “我没事,他们还抓了我弟弟和娘亲。我答应你的条件,你救救他们好不好,他们就在这船里。”

    罗衣情绪激动的说道,此刻她只能祈求安好帮她了。

    君深也打量了下罗衣,这个女子他似乎不认识,她是怎么跟安好认识的呢。

    安好有些无语,这罗衣还真是个令她头疼的人,这救人救了一个也只能是救到底了。

    君深挑眉看向他们问道:“传闻,只要打赢你们四大怪人,你们就认那个打赢你们的人做主子是吧。”

    既然都是要打,君深已经打算将人收服为他所用。

    “还有这说法…”安好听完倒是有些诧异,这几个人是能认人做主的吗。

    “我们的确说过这个话,不过得同一个人打赢我们四个。”枯骨看着君深说道,这人果断不简单。

    “磨磨叽叽干啥,想收服我们啊,直接上啊,打赢了我们就认你为主…。”寻处大声喊道。

    “小哥哥,我就不跟你打了,我这受了伤,还有我也愿意认你为主。”白大美人,就喜欢君深这样的,此刻一听他要收下他们不免很高兴。安好听着她喊小哥哥,特么的想过去揍她一顿。

    白胡子老头没有说话,上下的仔细打量了下君深,这年轻人看起来倒是不错,他们也漂泊够了,真要是能有个主子也不错。

    青木和木头看着都有些担心,毕竟这几个人武艺都是不差的。

    安好也有些担心君深的伤,但是他执意如此,她也只能支持着。这边一个个的上来跟君深打,倒也没有一起上来。老四阎罗武功并不是很好,但是擅长轻功和使毒。不过他用的毒,君深都全部免疫,着实让他有些佩服。

    枯骨要难缠一些,他擅长使用暗器,身上似乎各处都藏有暗器,让人防不胜防,君深免不了躲避不过,但是也只是受了轻伤,最后还是将人拿下了。

    寻处力气大,一拳足以将石头打成粉碎,不过君深曾经跟他师父学过以柔克刚之道,最后还是败在了君深手里。

    成功将他们收服后,君深作为主子也提了自己的要求,在他没有任务的时候,不能在为非作歹,至于能帮他们的自然也会帮。就拿白大美人的脸来说,中了毒还是有救的,不过得等鬼老回来。其他的几人身上纷纷都有些问题,在对打中君深就看出了一些。

    其实他们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他们身上却是都有各自的故事。

    船靠岸后,君深就让青木和木头将他们带下去安排好。

    罗衣看着他们打架,心里很是担心,毕竟也是因为她在卷进来的。

    “你没事吧,将这药吃下去。”

    安好打量了君深,从随身带的瓶子里倒了颗药丸出来,递给了他。

    “就是有点气血翻腾,受了点伤,你不用太过担心。”君深说着笑了笑,递给安好给的药丸咽了下去。

    罗衣道了谢后,就跑进去,将她娘和弟弟的绳子给解开了。

    罗衣的弟弟叫罗毅,比罗衣小一岁,今年十五,他的身体并不好看上去就病恹恹的,安好给他把了脉,大致上也清楚他的问题,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不过有她的调理,要不多久还是能好起来的。

    至于罗衣的娘方静,病情就要复杂许多,治疗的时间也要得久,她的病急不来。

    这边被打晕的中年男子也醒了,想着他之前骂他们的话,安好走过去就先将他暴打了一顿。

    随后当着罗衣他们的面询问了起来。

    事情的原因就要先说到罗衣的家庭,这罗衣本来是礼部尚书府的嫡女,但是她娘却不是他爹最爱的女子。她爹后来带回来的女子,早就生了孩子,一儿一女,可比他们都大了几岁。

    那女子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善于心计,完全不是她娘斗得过的。后来,因为小妾的迫害,她爹就将他们发送到了这偏远的越寒城。

    这庄子穷得不行不说,这里的人还被那小妾收买,准备放火烧死他们。还好他们发现得快,就逃离了那里。

    出来后,身上根本就没钱,好在还有一个藏在身上的鎏金簪子,他们就越寒城租了个房子。花船要自由点,得的钱也要多点,罗衣就走了这条路。

    她离开庄子后,只跟那个她曾经心心念念的郭凌云有联系,还等着他来找她,却不想他当初接近自己根本就是为了帮罗芸毁了他们。如今她写给他的信就暴露了他们的住处。

    罗芸不想嫁给病秧子联姻,他们就想到了她,准备用她娘和弟弟来要挟她嫁给那人,这就是她所谓的亲人。

    至于这四大怪人,是罗芸的爹准备推荐给靖安王的人,至于他们暗中筹谋什么,那中年男子就不得而知了。

    君深听完若有所思,这靖安王也不是看着那般简单了。

    将人解决后,君深就和安好他们一起回了绝味烧烤坊,将罗衣他们的住处先安排在了绝味烧烤坊后院,反正他们现在也没地方去,就留在这边帮忙了,至于以后的事再做打算好了。

    安二丫她们还没来,安好就将君深叫上了楼,让他坐下后,就给他把了下脉,将他身上的伤口都包扎了下。

    “今天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些伤。”看着他身上的伤,安好有些自责的说道。

    有时候她做事也挺冲动的。

    “这事,不怪你。而且若是我们没有遇到那四大怪人,他们被有心人利用,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样的事呢。所以今天这事你算是立了功了。”

    君深见安好有些不开心,想了想说道。

    给他包扎完,两人在屋子里说了会儿话,安好就去看龙天月去了。

    这边,安二丫她们还在将做好的头花装入盒子,装好后云凡他们就将东西都搬上了牛车。

    颜一和追命也将马车准备好,在外面等着她们。

    安二丫她们先回了趟家,跟苏氏说了下后,就去洗漱去了,走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包袱,里面放着她们俩换洗的衣服。

    等安二丫和安三丫上了马车后,颜一和追命也各自坐在了林城的两边一起去了越寒城。

    看着安好家工坊里驶出来的牛车,在不远处地里干活的江氏看着心里着实有些嫉妒。可是现在他们却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到断亲江氏的心里就气得不行,这断了亲后他们是越发的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听他们说那孩子长得不错,她可是想看孙子都看不到。

    安二丫和安三丫也就八月十五的时候出过门了,想着当日的事情,她们的心里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但同时也有些庆幸有这样不凡的姐姐,还有未来姐夫。

    马车一路摇晃着行驶着,到了外面后就平坦了,速度快了起来。

    想着她们晚上要来,安好就和君深出了门,准备去菜市多买点菜,晚上回来做来吃。这一天天的烧烤可不能一直吃。

    因为没有马车,他们就走路去的菜市,一路上不少人都在盯着他们看,不过他们已经习惯了。

    “君深,你有没有想要吃的菜呢。”这点上安好倒是一直都没有问过,如今想起了便就问了起来。

    “你做的菜我都喜欢吃…。”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

    “你也太好养活了,那我做啥你就吃啥吧。”

    虽然是下午,菜市场还是有不少的人,这时候在这里卖菜的大多都是住在越寒城周围不远的。

    在外面君深不好牵着安好的手,但是一路上都是护着她走的,没让其他人靠近她。

    “这韭菜看着不错,买点这个。”

    安好说着就蹲下去挑选了起来,称好后给了钱,安好手里就多了一布袋的韭菜。这个不论是炒还是烤,都是很好吃的,还可以拿来包饺子,贴饼。

    安好一路买买买,君深的手上也多了不少的菜,现在他直接就成了安好的跟班了。原本他不认识这些菜的,经过她这一番说,他倒是认识了不少的菜了。

    除此外,安好买了几条乌鱼准备用来炖汤喝,酸菜丫买了不少。

    “君深,你喜欢吃西瓜吗,前面有卖,我们买几个西瓜回去吃吧。”

    到时候二丫她们来了也能吃,今年还没买西瓜吃了,她们应该会喜欢的吧。

    “嗯。”

    安好见君深没说不喜欢吃,就跑了过去询问了起来:“大娘,你们的西瓜怎么卖的呢,你便宜点我给你多买几个。”

    “姑娘,我们这西瓜可是很甜的,包你们吃了还想吃。西瓜我们卖的二十文一斤,你们要来几个,我给你们便宜两文一斤怎么样。”

    中年粗布衣女子,看了看安好笑了笑说道。

    “行,先来五个吧,大娘你可得给我们挑好一点的。”

    这西瓜有这么大,五个买回去大家一起吃,应该也够了吧。到时候在放到冰窖里去冰一下,想想都好。

    “好嘞,姑娘你们先等等。当家的快帮着选五个好的西瓜。”

    没多会儿,他们就选了五个西瓜出来,安好看着倒也不错,五个西瓜一共花了安好四百八十多文。

    西瓜递过来后,安好就提在了手里,这五个西瓜还是有点分量的。

    “你先拿这些,我来提西瓜。”

    买的菜都不是很重,但是这西瓜里面可都是水分,自然要重许多。见君深坚持,安好就递给了他将菜拿过来提在了自己手里。这菜提着的确是要比西瓜轻许多呢。

    “姑娘,这是你未婚夫吗,长得真好看,对你可真不错。”那卖西瓜的大娘,看着他们不由得笑着说道。

    安好的年龄小,一看可不就是没嫁人的嘛。两人看起来这么好,不是未婚夫也错不了。

    “呵呵,是挺好的…。”

    这时候又有人来买西瓜了,安好就叫着君深离开了。听安好这么说,君深的心里很是高兴。

    回去后,安二丫他们还没来,安好就让君深将西瓜提到了后院,切些放到了冰窖里。

    “你现在的小日子还没过去呢,冰的只能他们吃,你不能吃。”君深说着将一个西瓜抱来放到了一边,留着她等会儿吃。

    君深说完就将安好切好的西瓜,抱着放进了厨房那边的冰库里。

    这家伙,比自己还想得到呢。可是天气这么热,她就想吃冰的。有他在,她肯定吃不了冰的了,想着她心里有些不爽,切了块西瓜狠狠的啃了起来。又红又甜,当真是不错。

    君深端着凉茶回来,就瞧见安好在那奋力的啃着西瓜。

    “生气了吗,乖点别生气了,喝点凉茶,这喝了也会凉快许多的,你要吃等你这小日子过去想怎么吃我都不拦你。”君深说完放下后,拿起扇子给扇了起来。

    又是茶又是扇子的,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服务周到,真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了。

    “那你就陪我吃这不冰的西瓜吧。”

    “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