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五十四章 自己吃肉,给你喝汤
    对于玉决跟安好也有生意往来,倒是让慕容白他们有些诧异,要知道他们玉石斋可都是卖上乘的玉石珠宝的。这风铃虽好,但是价格怎么能比得上那些玉器呢。

    玉清坐在一边没有说话,这也是他默许了的事,至于风铃上面也可加玉石吊坠,这都不是问题。最主要东西的颜色,样式都是不错的。他的打算,跟他们想的完全就不同。

    中午的时候,宴请的人全部都来到了百味斋,位置是定在百味斋的大厅的,一共定了十桌。到底是有点交情,百里星辰早就让下面的人,将他们这十桌安排到了一边。

    能在百味斋包十桌可见杨家这段日子当真是赚了不少钱了。

    “承蒙大家看得起,来参加我们金缕阁分店的开业,今天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

    杨玉郎站了起来,对着在座的十桌人说道,一部分人都是昔日旧友和生意上有往来的朋友,在他们家受难的时候帮了些忙,虽然帮得不多但也够了。

    凉菜是先上的,他发了话后厨房就开始陆续上菜了。先上的是冰镇过后的银耳,随后就开始上蒸菜,汤菜,炒菜。不少人都是在百味斋吃过的,不得不说这里的菜品就是好吃。

    男女没有分桌,百里星辰因为有话想和安好说就是挨着安好坐的,君深则坐到了安好的另外一边。安二丫和安三丫是挨着君深坐的,玉清他们也都坐到了这一桌。桌子比较大,一共可以坐十二个人,杨玉儿坐在了自己外祖家的那桌,杨宝儿和安好他们一起坐的,还特意给她哥哥留了个位置,正好坐在安好的对面。

    银耳本来就是百味斋卖得很火的吃食,冰镇过后喝起来更是让人浑身都舒服,身上的热意似乎也减弱了不少。

    “你现在还不适合吃这个…。”

    安好看着冰镇过后的银耳正想试试,耳边就传了君深的声音。

    “行我不吃,都给你吃了。”

    安好直接将碗端给了君深,这家伙要是再说下去,周围人肯定都会看着她的。

    “安好,你对君深这家伙太好了吧,我还特意让人在你这碗多加了点红枣。”百里星辰看着有些心疼的说道,仿若好好的大白菜被猪拱了似的。

    “她对我好,你有意见。”

    百里星辰一听赶忙摇了摇头,低着吃了起来,哼哼干哥哥果然不如情哥哥。没多会儿,安好就用一边放着的公筷给百里星辰夹了一筷子的白砍鸡。

    “果然还是妹妹贴心…。”对于安好能想到他,百里星辰还是很高兴的。

    安好不由得笑了笑,看见一边看着自己的其他几人,纷纷夹了一筷子,君深那安好也夹了几样吃食。

    君深看着自己碗里比其他多,心里的不爽瞬间就消散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吃着安好夹的菜,心里很高兴,平时在家都是各自吃着的。

    杨玉郎在一边敬着酒,看着这一幕着实有些刺眼,不过这一幕却是被秦楚生给看尽了眼里。这杨玉郎对这个叫安好的,还真是郎有情呢。

    这边杨玉儿也在给她姥姥、姥爷他们布着菜,一边吃一边聊着家常,倒也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毕竟有些日子没见了,心里着实高兴。

    先在雅间里他们都在跟安好说话,百里星辰没有找到插话的地方,眼下挨着安好坐,他自然好说了。菜油他已经用上了着实不错,君深那家伙也上报了,他打算趁着过年前将火锅推出去,因此还得请安好来教呢。

    “安好,跟你商量个事呗,这汤锅和干锅我已经开上分店了,生意着实不错。菜油我也在你那定了不少了,你什么时候开始教他们做火锅呢。这些人都是我从各地挑选的,绝对聪明,你教他们肯定学得快。”

    百里星辰给安好碗里夹了一只虾后,就开始说了起来。有君深在,他想叫小安好,安妹妹却是不敢叫。

    “这是迟早要教的,没事的话就今天下午吧。”火锅办起来,她也能多分点钱,安好对于能赚钱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多喝了点汤,这个汤炖的不错,已经不怎么烫了。”君深盛了碗汤,放到安好的桌子前,对着她说道。

    “安好,来吃肉,还是我对你好吧。这家伙自己吃肉,给你喝汤太不地道了。”

    君深抬眸看向百里星辰,有种想将他拍在墙里抠都抠不出来的冲动。尹修听着百里星辰的这番话,嘴角微扬,谁不知道营养都在汤里呢,这家伙是想惹君深揍他呢。

    “我能自己吃,你们顾着你们自己就好。”

    安好看着自己面前的汤,还有一碗的菜,着实有些压力山大,她可刚刚吃了碗了,又来。

    这边杨玉郎也总算敬完了酒,走到他们这后,也开始敬上了酒。酒敬完后,就挨着杨宝儿坐下吃饭了。

    朱青然坐在了安好的左手面,离安好几个人的距离,想跟安好说话,但见他们那样他却是不知道说啥好。正好挨着安二丫她们,就有句没句的跟他们聊了起来。

    慕容白是特意挨着杨宝儿坐的,在她吃东西的时候,默默的记下了她都喜欢吃啥。安好瞅着不免想笑,或许她做个媒人也不错。两人的年纪家室都是配得上的,就是不知道慕容哥的家里人是什么样。

    君深看着安好望着慕容白笑,不免有些奇怪。

    晚饭还在百味斋吃,让大家晚上来吃晚饭后,杨玉郎就去找了云镇定下了晚上要吃的东西,晚上每桌都上大锅的汤锅,除此外菜品他点了些,后面不够的再加。

    在安好的芝麻油,香油榨出来后,吃汤锅做的糍粑青椒味道也更香了。包席是安好之前建议过后才有的,不同的规格就有几种,价格上也各不同。这倒是给百味斋又添加了不少的收益。

    吃过饭有些要回家的就先回家了,不回家的就留在了百味斋,杨玉郎包了几个雅间供大家喝茶、聊天,下棋。

    安二丫和安三丫见安好有事忙,就和杨宝儿他们在雅间吃点心聊天,对于杨宝儿的姥姥安二丫她们还是很喜欢的,就跟她姥姥一样的和善,对人好。

    青木是跟着安二丫她们的,算是跟着保护她们了。

    杨玉郎和杨玉儿下午要回下铺子,毕竟才开业,还是要看看的。

    跟玉清他们聊了会儿后,安好就和百里星辰一起下了楼,去厨房教他们做火锅了。君深没有跟着去,就在雅间里和玉清他们下着棋。

    秦楚生本就想找安好说说话,但是一直就没有他说话的地方。君深都看在眼里,就吩咐了下追命他们,让他们传令下去给秦楚生找点事做做,顺带将他祖宗十八代都查查清楚。

    安好走了后,秦楚生就带着他的弟弟妹妹离开了。

    “之前让你们熬制的牛油都熬好了吗。”下楼的时候安好就跟百里星辰聊了起来。

    “早已经准备好了,你不问我都还忘了。铜锅也已经做了几个,随你怎么用。”

    去了厨房,见了百里星辰从各地挑选的人后,安好就开始一步步的教着他们做了起来。百里星辰却是没有走,端了个椅子坐在一边看了起来。云镇忙完前面的事后,也进来站在一边看了起来。

    味道开始不免有些呛人,后面就好了许多。炒料放的东西多,安好教的慢些,他们第一次接受这样的新吃食,也着实好奇。

    看着红色诱人的火锅,周围的人倒是能理解这东西为什么叫火锅了,不过这汤看起来就很辣要怎么吃呢。

    相比他们的好奇,百里星辰要淡定许多,毕竟他已经吃过了。这东西看着似乎很辣,但吃起来也不是那么辣。

    安好做好一锅,问了下他们麻油在哪里后,就倒了几个油碟出来,弄了点蒜泥,加了点盐、香菜,烤熟的花生粒碾成了碎粒也一并放在了碗里。

    挑了一条草鱼片成了鱼片放到了小瓷盆里,腌制了一会儿后,就让他们都烫来尝尝。百里星辰吃过了的,就没有再试。云镇却是看着稀罕,端起碗照着安好说的就在锅里烫了起来,这鱼片是烫不了多久就能吃了的。

    厨房里的人都还没来得及吃饭,这都下午了,正好就烫着火锅吃饭了。其他的菜都是有的,百里星辰虽然爱钱,但是在员工吃食这方面还是不苛刻的。

    安好也尝了下,这次的味道可比之前的还要好吃几分,做出来应该会受欢迎的吧。

    吃过饭后,他们正好没事,就学着做了起来。安好不用一直盯着他们,就坐到一边和百里星辰聊了起来。

    “星辰哥,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一下酒楼的状态。”

    “你这丫头,有什么就直接说,你上次建议的包席就不错,这次又想到什么了。”百里星辰笑着看着安好说道,这丫头脑子里的点子就是多。还好和他是合作人,不是对手。不然遇上她,他这酒楼怕是就经营不下去了。

    “我觉得建造酒楼的时候,还可以建造些娱乐室,添加一些可以娱乐的项目,其实也是种益智游戏。这样吃过饭后,他们就能在这玩,过后晚上又能在这继续吃饭。尤其现在这包席,别人吃了饭不走的,待在这也着实有些无聊,光是你台子上的那些表演是留不住人的…。”

    安好想了想,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倒是不错,只是你所谓的娱乐项目都是啥呢,我们这吃了饭也就是喝茶下棋,再不然就玩会儿骰子。”百里星辰看向安好说道。

    “这个娱乐项目可以分为几种,大致上就是男人、女人、孩子。男人们的娱乐方式,可以是扑克牌,它有很多种玩法,学也学得快,它也是赌的一种,但是跟赌坊里的有大不相同。实际上男女还是都可以玩的,它呢又叫叶子牌。另外一种是麻将,杂记里又叫马吊…。”

    听完安好说的,百里星辰倒是觉得可以,这不像赌坊里的赌,能够自由赌,他只需要收牌钱、茶钱、包间的钱就行了。

    想着,百里星辰立马让云镇去将纸笔墨和椅子都搬了进来,让安好先将具体的玩法写下来,至于图纸也画下来。

    君深让慕容白他们接着跟玉清下后,就下了楼来找安好他们了,毕竟他们都在下面待了好久了却还没有上来。

    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好在那坐着画上面,而百里星辰挨着她看得很是认真。

    “安好,你这画的都是什么呢。”君深走了过来,站在一边看了下,却是没能看出安好画的是啥,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起来。

    “这是我和小丫头的秘密,不告诉你。我就说说,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安好说这个呢叫扑克牌,这个呢叫麻将,你看她扑克牌都画完了,这下画的是麻将,这是一种娱乐方式,这东西做出来就这么大个…。”百里星辰看着君深,絮絮叨叨的将安好给他讲的都告诉了君深。

    “搞定,君深你来得正好,看看我画的。”

    百里星辰忍着没笑,他明明刚刚就来了,结果安好呢一直就在那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

    君深倒也没觉得什么,毕竟安好认真起来是这样。她能想到跟自己分享,已经是不错了。

    接过安好画的图,君深看了看,有些字他认识,但是有些又不认识,这东西要怎么玩呢。看起来当真是很与众不同。

    百里星辰却是没想太多,叫着安好就商量起了用什么材料做这些东西。材料到底跟现代不同,麻将的材料在有记载的历史上都是用的骨头和竹子制造的,因此安好打算用这两样东西都做做看。至于扑克牌,名字就用后面的名字叶子牌,简单好记不饶口,用丝绸及纸裱成,图案是用木片刻。

    商量好后,百里星辰就让鱼七去办了。

    君深想和安好独处,就带着她出了百味斋,去外面走走去了。下午的时候太阳已经阴了下去,看样子应该是要变天了。

    安好一边和君深逛街,一边在意识里询问了下朱雀龙天月的情况,让她每隔一些时间就给她喂点药丸。她新做的对她身体好,吃了抑制毒,也没有什么副作用。

    走着他们来到河边的亭子,坐了下来聊了起来。

    “安好,今天那个秦楚生,似乎很想接近你,这个人你得小心点。”君深看着安好说道。毕竟他也不定能一直待在安好身边,哪也不去。

    君深的担心安好都知道,这个人她也不是很喜欢。

    “君深,你有时间帮我查查这秦楚生。”

    “我已经吩咐他们下去查了,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得到关于他的消息了。另外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二丫她们被卖的确是朱青浩找人做的,我已经命人废了他的手脚,丢进了伶人馆,你要觉得这处罚还不够就告诉我。”

    具体的君深并没有告诉安好,反正他会让那朱青浩好好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除此外假的朱青浩已经替了上去。

    伶人馆是专门给有特殊嗜好和断袖之人提供服务的地方,也是尹修名下的店。

    “你的安排,我没有意见,就让他在那过活吧。”

    君深这家伙倒是忍得,到这时候才告诉她。对于这件事,安好已经有了猜想,此刻真的查出是朱青浩做的,她倒也不意外,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在安二丫和安三丫都没出什么事,不然她大卸了他都不够。

    君深听完安好的话,见她神色正常后,想了想接着说道:“这段日子他跟他的表哥蒋天行接触最为频繁,蒋天行也是个纨绔子弟,与朱青浩也算是臭味相投了。朱青浩对二丫他们下手,也是他暗中搭的线,至于蒋家到底是不是跟西凉大王子合作的人,目前还没查到。蒋家的地位,在京城也越发的如日中天了,因为这蒋贵妃已经怀孕几个月了,朱诚的女儿也有了身孕,被封了敬嫔…”

    说完君深的目光都冷了下来,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娘的男子,后宫的女人可从没有少过,今年更是出些这样的事,想着这些君深的心里就更加的不待见君老头了。

    听完君深说的,安好就知道这蒋家不简单,宫里怕是也有不少他们蒋家的人吧。蒋天行这笔账就先记下了,等到以后查出来,定然不会放过他。

    在亭子聊了会儿后,安好就跟着君深一起去了营帐那边看他训练兵士去了。天色看起来越发的黑暗了,这一看就是大雨要来临的样子,君深停止了训练让丁山准备了一匹马,将自己放在营帐的披风拿了出来,套在安好身上后,让她先上马他随后翻身骑到了她后面的马背上,两人同骑一头马回了百味斋。

    因为要下雨了,大街上的摊子都开始收了,也没有多少人在街上走了,一路上看见他们的人倒是不多。

    大风起,周围的树木都摇摆了起来,马跑的速度很快,风吹得安好睁不开眼,但是被君深搂在怀里她的心却是格外踏实,身子也紧贴了君深几分。

    君深感觉安好的靠近,搂紧了她几分,嘴角不自觉的洋溢起了抹弧度。

    到了百味斋君深先翻身下马,随后将安好抱了下来。拍了拍那马,它自个儿就跑了。

    “君深,它自己能找到回去吗。”

    “都说老马识途,它可是很聪明的,放心吧。”君深说着,看了看远处奔跑而去的马,摸了摸安好的头。

    也是,她倒是忘记这个词了。

    他们刚进百味斋的大门,天上就响起了雷声,没一会儿外面就刷刷刷的下起了大雨,外面那些人没有赶得及收完东西的,这下注定要淋雨了。

    “君深,还好跑得快,不然淋雨的就该有我们了。”

    “快进去吧,这天黑成这样,这雨还不知道要下多久呢,这风吹过来还带着雨。”君深说着伸手紧了紧安好身上的披风。下雨了看她还穿得这么单薄,不免有些担心。

    “进去吧,这又不是冬天,我没事的。”

    因为天黑,百味斋的大厅四处都点上了蜡烛,看上去倒是别样的美。杨玉郎他们也都来了,除了他请的人,百味斋已经没有其他客人了。刚刚看着天色那样,本想吃饭的人都回去了,因为这雨一看就要落很久,他们若是太晚不回去,肯定得挨家里说的。

    “长姐,九哥你们总算回来了,淋着雨没。”

    安二丫和安三丫见安好回来,赶忙跑了过来问道,见他们身上没打湿倒也松了口气。

    杨玉郎对于安好和君深两个人之间的事,已经向着墨宇他们打听到了,但是他觉得还是他更适合安好。

    “安好,回来了就好,快入坐吧,马上就可以吃晚饭了。”杨玉郎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杨宝儿也走了过来,拉安好去坐了。

    晚上吃饭,安好就是挨着安二丫和杨宝儿她们坐的,一边吃一边聊天倒也不错。

    “宝儿,你们家就你们三兄妹吗。”

    想着秦楚生的模样,安好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下杨宝儿。

    “我爹没有娶别人,可不就是我们三兄妹吗。”杨宝儿笑了笑说道,随即就烫着东西吃了起来,还时不时的给安好夹菜。

    一边的杨玉儿却是将安好的话可听见了耳朵里,不免有些奇怪,她怎么会这么问呢。

    晚上是吃的都是老鸭汤,还有不少的菜品,又生的也有熟的,吃起来味道还真是不错。

    君深和百里星辰他们一桌,吃着时不时的就看向安好他们这边。

    “君深,没小丫头你不会吃不下吧。”

    “闭嘴。”

    “你以为我是青木呢,我就不闭嘴。”百里星辰看着君深继续说道,刚说了两句君深就夹起一个鸡翅塞到了他的嘴里。

    “再不闭嘴,下次就不是鸡翅了,就给你吃鸡骨头。”

    百里星辰啃着鸡翅没有说话,就你那眼神这桌的人都知道看谁,还不允许他说了,这家伙真讨厌。

    “光吃东西干啥,来喝酒。”尹修见一个个都不说话,就在吃。就拿起酒壶吆喝了起来,给他们这桌的人都满上了酒。

    一顿饭吃完,外面还在下雨。

    ------题外话------

    写文,就跟那种拍电视的样,不是一次完成,因此有BUG,别嫌弃我。有时间我就看看改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