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五十六章 有孕,又当爹又当爷爷
    给龙天月扎了次金针后,安好就同朱雀说了他们明天要回去的事,龙天月就交由他们好好照看着。

    洗漱过后,同君深聊了会儿今天的事,给他看了下伤,重新涂抹了药。他的伤口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新伤倒也不是大问题,没几天就能好了。

    听着天上还在打雷,君深就多陪了安好会儿,等到只剩下雨声后,他就回去睡了。安好听着外面的雨声,翻来覆去都没睡着,干脆去空间转悠了会儿,吃了点百香果才出空间,她的确不太喜欢打雷吹风的雨天,蒙蒙细雨的天她倒是能接受。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空气都凉爽了些,外面已经没有下雨了,看上去又是晴朗的天气。

    “长姐,早安。”

    安二丫她们走过来的时候,安好也正好从屋子里出来,看着安好笑着喊着。

    “嗯,等下吃了早饭,买点东西,我们就回家去,一晚上没回去娘怕是该担心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都点了点头,见君深过来,她们就牵着手跑了。

    “这俩丫头跑这么快干啥。”

    安好看着她们居然不等自己一起走,不免有些奇怪,回过头就看见了君深,他到底比她高,看他的时候头要微微上扬的看他,仿若在索吻一般。

    看着安好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君深嘴角微扬,走上前对着她那红润有光泽的唇就吻了过去,闻着她身上香甜的果香,君深真相加深这个吻,可是想到在外面还是浅尝即止了。

    “早安吻…。”

    “流氓…。”早晚都吻她,要是她在长大点,怕是被他吃得啥都不剩了。

    君深听见她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本他就长得很妖孽了,在这么一笑,安好只觉得有些移不开眼了,丫的长那么妖孽干啥,迟早有天收了他,免得他为祸人间。

    “主人,你们俩在亲亲呢…。”

    安好一听意识里传来小白的声音赶忙看了看周围,就看见小白、小黑、大妞在看着他们。

    安好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了,瞅着小白还看着她,真是把它抱起来揉捏一番。

    “哪里呢。”青龙正在屋子里,听小白这么说,赶忙问道,随后出了屋子,就看见安好君深正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

    “主人,我都没有看到,你们要不在亲个。”青龙没有看到只觉得好遗憾。

    此时君深走了过来,看向小白它们说道:“你们要是有喜欢的,也可以去亲亲。”

    “…。”安好彻底无语了,要是有天他知道小白不仅能听得懂,还会说,会是什么表情呢,小白可是大嘴巴呢,啥话都能说得出去。

    “主人,他太坏了,居然让我们去亲亲。”

    “…。”

    大妞眨巴着眼睛懵懂的看着君深,什么是喜欢呢,为什么要亲亲呢。人家还是单纯的一只大老虎呢。

    青龙见君深看着它,它也看了过去,目光相对眼里一片清澈,没有害怕也没有害羞,君深倒是有些看不懂青龙了。

    “咳,我们还回村子呢,快走吧,这早饭也没吃呢。”

    两人并肩一起下了楼,吃过早饭给罗衣的娘扎了次针后,药由罗衣在熬制,安好倒也不担心。同安北他们说了会儿话,安好他们就准备出门坐马车回安月村。

    安二丫和安三丫一人抱着小黑,一人抱着小白就上了马车。她们上去后,安好和君深也踩着凳子走了上去,随后青木也上了去挨着林城坐着,人都做好后,林城就驾驶着马车离开了绝味烧烤坊,往着安月村方向的城门驶去。

    颜一和追命,就带着大妞坐另外一个马车,木头也跟着坐上了他们的马车。

    没跟他们一起走,颜一和追命就赶着马车逛了下街,各自买了点东西。

    木头瞅着他们买了不少的东西,其中还有女子用的,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些错愕。

    上了马车后,追命拍了拍木头的肩膀说道:“这些东西都是买给我最爱的花花的,而颜一的呢都是买给颜九的,从现在起我们跟你不同了,可是有媳妇的了,你啊长点心吧…。”

    “追命说得对,要实在不知道怎么追,有喜欢的就直接亲,像追命那样…。”

    “死颜一,你找抽是吧…。”

    “貌似,你打不赢我。”

    大妞趴在马车里,都懒得抬眸看他们。木头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由得皱了下眉,鞭子一扬,马车就动了起来,颜一和追命还没进马车,差点没摔下去。

    “木头,你真是个木头。”

    “大妞,你也长这么大了,快去找个,给我们生个虎宝宝玩玩。”追命摸了摸一边趴着的大妞,一边说一边喂了块他新买的点心。要是大妞生了,他就好好照顾,拐带一个跟在他身边。

    颜一也有些好奇,话说这些年大妞一直跟在主子身边,都没有找过其他的老虎呢,看来它最喜欢的还是主子,但是这人跟兽果断没结果啊。不得不说,颜一真是想得够多的。

    掀起窗帘,安好时不时的看向外面,这古代的天就是蓝,马车跑得快,吹着这风着实舒服。

    马车没行驶多久,他们就到了进村口,不过因为下了雨,这一截的路就更加的烂了,马车行驶起来也慢了些。

    看到安好他们的马车,风天翔就赶忙向着他们走了过去。昨天的时候一切都完工了,还好下工的早,一个个都没有淋到雨。今天早晨起来后,他又来这边看了看,见漏雨的地方也放心了。

    “大丫…。”

    安好刚下马车,就听身后传来了风天翔的喊声,回过头的时候他正在不远处向着她走了过来。

    “风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般风天翔没事的时候,是不会找她的。安好见他来就知道有事,刚刚回家的时候,她也瞟眼看了下,想来应该是完工了。人多就是力量大呢,这么快都建好了。

    “工坊和农场这边的房子已经建好了,围墙也建造好了,云凡走的时候我还让他通知你呢,建造好我全部看了下,工钱我昨天已经都发了,到时候你再看看,有什么问题他们也不会不管的。”

    因为天气太热,地里还没有撒牧草的种子,安好打算在九月的时候再看,到时候用上灵泉水也不怕活不了了。

    “这么快就建好了,真是太好了,长姐你真的要喂牛羊吗。”安二丫在一边笑着问道。

    “长姐说要喂,肯定是要喂的。”安三丫想了想说道。

    安好点了点头,看向一边的风天翔说道:“风叔,有你看着就是放心,这段日子真是辛苦你了,等我忙完就去找你们,正好有事要跟你们商量下呢。”

    风天翔点了点头,看了看站在安好身边的君深,不得不说他们俩站在一起看着还是挺相配的。

    工坊都建好了,看来牛羊得让百里星辰加紧运回来了。想着君深吩咐了青木,让他给百里星辰去个信。

    青木就回了屋子,回去后写好信纸后,就对着一边的林子吹了吹口哨,一只鸿雁就飞了过来,装进它叫上的竹筒后青木就将鸿雁放飞了出去。

    鸿雁是经过他们训练的,没事的时候就将它们放到附近的丛林,当吹起那特别的口哨时,它就会自动的飞来。这段路它已经不止飞了一次了,自然是能够找到路的。

    “我们先回去看看娘和小葡萄再忙别的…。”

    安二丫和安三丫都有些想他们了,安好刚说完,她们说完放下小白它们就跑了进去。

    “我们也走吧,看娘和小葡萄去。”君深笑了笑说着拉起安好的手,就往屋子里走。安好听着君深的称呼笑了笑,他倒是挺会喊的,可是见着能叫得出来骂。

    小白和小黑,瞅着他们一个个都走了,也没跟上去就跑外面去玩了。

    “主子…。”

    羽林和羽风正在扫地,看着安好和君深回来,笑着喊道。之前他们就在猜测君深跟安好的关系,如今见安好和君深手牵着手,不用问也明白了。

    春雪、冬离她们正在四处扯着草,扫着地,见安好他们回来纷纷招呼着。眼神也打量着牵着手的他们,越看越觉得他们两个很配。

    安好他们进屋的时候,安二丫和安三丫两人早已经将小葡萄抱了又抱了。

    “娘…。”

    “伯母…。”

    苏氏看着进来的君深和安好笑了笑说道:“快过来坐,我昨天听着下很大的雨,估摸着你们也不会回来,毕竟下雨太不好赶路了。”

    “嗯,所以我们就今天早晨回来的。”

    “昨天晚上那雷打得真响,不过小少爷却是一点也不害怕,还转悠着眼睛四处看。”雨竹站在一边笑着说道。

    “主子,小少爷的胆子真大。”双喜也笑着说道,对于小葡萄她着实喜欢,就是她不敢抱他。

    “那是,小少爷可比你的胆子大多了,一听见打雷就害怕。”

    梦菊也笑着说道,现在这样的日子他们过得真的挺幸福的,两母女的气色也比之前好了许多。能找到亲人,又能脱离那样的水深火热,她们的心里看着安好就很感激,做事的时候也很认真,也抢着去做,跟其他的人相处也融洽了。

    “长姐你和九哥也抱抱吧,你们可不知道你们不在的时候,我们抱他,他就这看看那看看,似乎在找你们似的。”

    安二丫说着将软糯糯的小葡萄递给了安好,现在的他长得是越发的白嫩可爱了。看到是安好,小手就紧紧的抓住了安好的拇指。

    “小东西,想我了吗,也不枉姐姐这么想你。”安好抱着,摸了摸他的小脸,这次他倒是没有躲。

    不过那小表情,却是有些小委屈,不过见安好没有捏他,不由得看了看安好。

    “小葡萄,真是越长越可爱了,安好你给我抱抱呢。”

    君深看着安好怀里的小葡萄,着实很喜欢。安好见他要抱就递给了他,看到是君深小葡萄立马就松开了安好的拇指,脚也动得欢实了许多。

    苏氏看着抱着逗弄孩子的君深和安好,笑了笑没有说话,小葡萄有他们这样的姐姐,姐夫也是他的幸运呢。苏氏见君深跟自家女儿这么好,心里也很是为他们感到高兴。

    “娘,长姐、九哥你们先聊着,我和三妹就先去工坊看看。”安二丫看着他们说道。

    苏玉娘看着她们说道:“你们这俩丫头,都不知道休息的,现在都教出去了,你们也别那么累了。”

    “就是,你们有时间去看看就好,不用一直在那盯着她们。”

    现在风铃这边的染色安好让她们交给了手里的几个丫鬟,她们现在也是安二丫和安三丫的左膀右臂了。

    “累了,我们知道休息的,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哪天不去都觉得怪怪的,回到家也不知道干啥。”

    安二丫说着就和安三丫出了门。何况现在她们长姐,还给她们每人一个月一百两存着呢,这可是她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娘,那你先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我们也去工坊看看。”

    “去吧,娘又不是小孩子,一直要你们陪着。”

    “主子,这里有我们呢,你们就放心吧。”梦菊笑着说道。

    君深将小葡萄抱给了安好,安好又将小葡萄抱了她娘,这小模样一看又饿了,当真是有趣。

    出了房门,君深又拉住了安好的手。

    “你,不休息会儿,工坊的事挺多的,我处理起来肯定要些时间的,你不会无聊吗。”

    “不会,你若忙的话,我就去二丫、三丫那…。”

    君深说着看了看安好头上带的头花,他准备多做几个送给她,让她以后换着带,只带他给她做的。

    “那,我们走吧。”

    想着君深学做头花的样子,安好不由得一笑,这样的他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两人牵着手出了门,刚走出没多远,安好就看到了停留在工坊外的代晓晓,她也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

    “大丫妹妹…。”

    安好知道她想学做风铃和头花,也有这个天赋,可是就安二郎这她没办法收下她。

    安好看了过去,就到她脸上,手臂上都是青紫。

    “晓晓,你这伤怎么弄的。”安好对代晓晓的态度还算好,现在断了亲,她也直呼其名了。

    “奶打的…。”

    “她打你,你不知道跑吗,不知道反抗吗。”安好有些无语,有些莫名的愤怒。

    “我…。”她不是没跑,没反抗过,可是回去后不仅挨饿,还要被打。

    今天看到他们的马车回来,她才跑过来的,这两天她都有来,但是都没有见着安好,守门的人更是不会让她进去。

    代晓晓还没说出口,江氏就拿着棍子小跑了过来,嘴里不干不净的谩骂着。

    “贱骨头,不在家照顾二郎,还跑这来了,还不给我滚回去。你以为她能帮你呢,做梦。我让你跑,你这赔钱货,家里都快被你给吃穷呢,这么能吃你咋不变猪呢…。”

    安好只觉得之前打轻了,这江氏的嘴还是跟以前那般臭,那般让人想抽她一顿。

    “看什么看,我打自己的孙儿媳妇,你管得着吗。”

    “买你回来,真是亏死我了,现在是干啥不行,吃啥不剩,你这个赔钱货,赔钱货…。”

    代晓晓不敢在还手,每次还手后,她就会打她打得更厉害,还不给她吃的,还将她关黑屋子。

    这大热天的,代晓晓穿的不多,江氏手里拿的又是布满荆棘的枝丫,一直在追着代晓晓打,代晓晓被她打得一直围绕着安好工坊跑。

    江氏的声音很大,工坊这边的人都从房间的窗子里探出了头,往着外面看。

    江氏看着代晓晓,就仿若看到了安好一般,越打越使劲,一口一个赔钱货的念叨着。

    君深看着也不由得皱起了眉,但是安好没动手,他也不会动手管。

    安好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正准备过去,代晓晓就一脚绊住了个石头,整个人一下就摔到了一边的地上。而江氏呢冲过去,还踹了几脚。

    “不是很能跑吗,你倒是跑啊。”

    安好在远处就看到代晓晓裙子间渗出来的血迹,走过去一脚就将江氏踹到了一边。

    “大丫妹妹,肚子…。疼…。”

    安好皱着眉头,给代晓晓把起了脉,江氏冲过来就被君深给拦住了。

    瞅着代晓晓,裙间的血迹,江氏整个人愣住了,这是怀孕了,她有重孙子了。这傻子有了,居然都不告诉她。

    “安大丫,你给我住手,你敢伤到重孙子我跟你没完。”

    周围的地里也有干活的人,纷纷围了过来,有的人一看情形就跑去安家的地里叫安老头和安大河去了。

    “大丫可是会医术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将你孙儿媳妇打出血的,还怪得了别人。”

    “真是作孽啊,不会流产了吧。”

    “这几天,都看着她在打人呢…。”

    “这谁,要是嫁进安家,可真是倒霉呢。”

    安好拿出银针,在代晓晓的身体各个穴位下着针,这血止不住不仅大人没救,孩子也更不会保的。

    江氏见一个个都在指责她,想冲过跟人理论都焉了下来。

    没多会儿,安大河就和安老头跑来了。

    “大河,老头子,我又不知道她怀孕了,她自己到处跑,摔着了可不怪我。大河你快去把许大夫请过来,那安大丫能这么安好心的救人吗,快去啊…。”

    林巧刚刚有了身孕,这代晓晓就有了,他现在是又要做爷爷又要做爹了,安大河着实有些无语。见江氏在那闹个不停,只能跑去请许大夫去了。

    要不是看她老,经不住他打,君深真想将这江氏给一巴掌扇到墙上去。

    安好这边见血止住后,给代晓晓把了下脉,喂了颗药。

    没多会儿,许大夫就来了,路上安大河已经将大概的情况告诉他了。见安好在那许大夫没理会江氏说啥,赶忙向着安好的方向走了过去。

    “丫头,她怎么样了。”

    “还得你开点安胎药,你把个脉看看吧,血已经止住了。”

    许大夫伸出手把了下脉,触及一边的红,只觉得刺眼。还好止住血了,不然怕是大小都保不住,失血也够多的。

    瞅着她手臂上的青紫和脸上的巴掌印,许大夫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江氏还是不是人,以前是磋磨儿媳妇,现在居然磋磨上孙儿媳妇了。这人还是她自己给卖回来的,如今居然这般嫌弃别人,这样虐待。

    安老头看着着实气,可是却拿江氏没办法,因为他不在家她就会打她。

    “你看看,这都是你干出来的事,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重孙呢。”

    “她自己一天好吃懒做,扫个地也扫不干净,煮个饭还是半生不熟的,看着我就生气,我不打她才怪了,我哪里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她自己也有责任,你也不能只怪我一个啊。”

    安老头不再理会江氏,上前一步看着许大夫问道:“老许,我孙儿媳妇怎么样了。”

    “怎么样,死不了。”

    见安老头还想再问,许大夫皱了下眉说道:“有你们这样的吗,看看把人打什么样了。差点孩子就不保了,现在还失血过多,这几日都必须得卧床静养,吃也要吃好点,除此外还要吃过几天的安胎药。”

    “要不是大丫扎了银针,我来的时候,这孩子怕是早都不保了。”

    安老头听着不由得看向站在一边的安好,张了张口想说声谢谢,但是还没说出口就被安好给出口打断了。

    “不用谢我,受不起。”

    安好说着就叫上君深回去了,这边之前晕过去的代晓晓也醒了过来,她的肚子已经不怎么疼了。但她明明看到安好给她扎了针的,不过那时候她已经晕了过去。

    瞅着安好离去的背影,安老头叹了口气,这关系是永远都修复不了吧。

    “回去好好卧床休息,你有孩子了。她现在胎位不是很稳,日子也不长,不能走着回去,你们将她抬回去吧。安胎药,等会来我这里拿。”

    许大夫看代晓晓说了两句,又看向安老头他们继续说道。说完后,他就提起箱子离开了这里。这江老太婆,一天天的不搞事情硬是过不去吗。

    江氏一听就跟着许大夫拿安胎药去了,周围的人见没什么好看了就离开了。一个个心里却是在想,这安二郎的媳妇看着傻里傻气的,倒是个特能生养的呢,这才没多久就有了。

    不过这娘是傻的,生下来的孩子会不会也是傻的呢。要真是那样,江氏那老太婆怕是不知道有多嫌弃。

    一个个都在心里想着,也庆幸自个没有遇到像江氏那样的婆婆,跟她比起来,不少的人都觉得自家的娘好多了。

    安老头跟代晓晓说了几句后,就和安大河赶忙回家去那担架去了。没多久他们就将担架抬了来,将代晓晓放上担架后就抬了回去。

    安二郎现在已经能起床了,但是一走动胸口就钝痛,勉强喝了口水,没见到代晓晓的身影,心里对她很是不满,不由得骂骂咧咧了起来。

    刚躺回床上就听门口传来了声音,门被推开,就见到代晓晓被他们抬了进来。

    “爹、爷爷,她怎么了。”

    “你媳妇怀孕了,摔了一跤,你现在可要对她好点,等下她的衣服就等你奶奶她们回来再换,你那身子也换不了。”

    安老头看了看周围,让安二郎进去点后,就在床上垫上了床单,随后和安大河一起将人抬上了床,又盖上了个薄被子。

    此时的代晓晓又晕过去了,对于他们抬她回床根本就没有一点意识。

    将人放好后,安老头就去鸡笼抓了两只鸡,开始杀了起来,跟安大河一起将鸡毛烫来扯干净后,就开始开肠破肚,清洗里面,将鸡剁成块后就炖了起来。如今林巧也怀孕了,还在天天去铺子里忙活,自然也是该补补的。

    过去了没多久,江氏就提着安胎药回来了。

    回来后,见自己喂的鸡被杀了两只,心里不免有些心痛,但也没说个啥。为了她的重孙子都是值得的,跟她同龄的有些人都还没有重孙子呢。

    安老头见她回来,就让她去给代晓晓换带血的裙子,至于药就由他们来煎熬了。

    江氏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为了她的重孙子,她还是去了。刚进屋子,就见安二郎靠在一边的枕头上看着她。

    “看着我干啥,今天她自己做错了事,还不听教训,四处跑,这不就摔了,怪得了我吗。还跑到那贱丫头哪里去了,当真以为她护得住她呢。”江氏找着裙子,语气不满的说道。

    听江氏这么说,安二郎皱起了眉,还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居然还想着去找那死丫头。他变成那样都是那死丫头害的,他是怎样都不会原谅她的。

    要是安好知道安二郎的想法,怕是会直接给他一脚,原谅,她没找他麻烦,他就该烧香拜佛了。

    “二郎怎么会怪奶奶呢,奶奶你最好了。”

    听安二郎说她最好,江氏倒是有些高兴,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奉承她了。

    “知道我对你好就好,给你娶代晓晓,当初也是看她身板不错,能照顾你能生娃又能干活。你考虑考虑实在不喜欢,那等她生了孩子,就怕她卖了…。”

    江氏一边嫌恶的给代晓晓换裙子,一边絮絮叨叨的跟安二郎说着。这傻子的胸脯果然长得不错,可惜不招人喜欢。这样孩子生下来,应该不缺奶喝的。

    安二郎没有说话,对于代晓晓他的确不怎么喜欢,但是她身材还是不错的。至于卖不卖到时候再说好了,在娶一个回来也是不错的,这样他就有两个媳妇了。

    到时候伺候他的有了,干活的也有了,他一天不用干个啥都行了。

    代晓晓刚被抬回去,这边追命他们也回来了,马车停下来后,大妞就先跳下了车,朝着一边的林子跑去了,因为小白它们正在那边玩呢。

    这边安好和君深刚进工坊,安二丫她们就跑了出来。

    “长姐,你没事吧,那老太婆真是太可恶了,你救人她还这么说你。”安二丫看着安好问道。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自家姐姐被那老太婆给气着了。

    “代晓晓也是个可怜的人…。”安三丫叹了口气说道,她小小年纪就已经在想嫁人这些事了。她这辈子绝对不要嫁这样的人家,否则她宁愿不嫁。

    “是挺讨人厌的,向她这样的还能指望她的狗嘴里吐出象牙吗,我救代晓晓只是我想救,跟他们谁都没关系。”安好看了看她们说道。

    “那就别生气了,不值得。要不是看她这么老,我也想揍她一顿。”

    “不生气了,就那老泼妇我才难得搭理她,一直都是为好不得好,你要揍也别明着揍,那老太婆太烦人了。”

    说了会儿话,安二丫和安三丫就继续去忙了,君深也跟了去。安好就先在工坊转了转,经过上次的事,李秀和元清扬之间似乎变得更好了,干个活都会时不时的看对方几眼。看来一切都说开了,有黄氏这样的婆婆也是李秀的幸运了。

    看了会儿,安好就来到了土豆作坊这边。

    看到林大虎他们炸了不少出来,安好就让他们停了下来,帮着包装后在开始炸。

    毕竟炸太多出来,若是不脆了,到时候可就不好吃了。

    包装的工人,安好让云凡暂时找了八个,眼下已经装了不少盒了。看了看晾晒的土豆片,还有那边收起来的,安好看了看有那么多,就让他们这边切的也帮着包装着。

    告诉他们等到留下没多少包装的土豆片后,在继续开始切新的,这边才开始炸。

    看了看天色,安好就没有去找云正德他们,准备吃了午饭再去找他们了。于是就去看君深做头花去了,进去的时候她没有叫君深,而是站在他的身后看了起来。

    这家伙真是什么都快,这天赋当真是不能比呢。

    安好看了看,就坐到了君深身边,也做了起来,没事的时候动动脑,自己想想花样也是不错的。

    “忙完了…。”君深看到安好坐到他身边,笑了笑问道。

    风铃她们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却是有些羡慕安好找了个这样的男子。

    “工坊里的事情差不多了,看天色要吃饭了,就下午再去找他们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