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安大海归来
    云天昨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爹在骑自行车,看着着实好奇不已。还没等他问,云青峰就跟他说了起来,他看起来很高兴,话里话外都是在夸着安好。

    不过云青峰只会自行车,滑板车什么的他可是不会的,云天看着也很有兴趣,就跟着云青峰学了会儿,虽然不太会,但也勉强能骑走一些。

    今天白天他又练了会儿,果断的熟悉了很多,这东西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吗。

    “安好,听我爹说你滑滑板车很厉害,我能看看你滑吗。”

    云天想跟安好多待一会儿,见他们没怎么说话,就走了过去跟安好说了起来。

    “大丫,你可不知道,昨天回来云天学了会儿自行车,都能骑着走了。”云正德笑了笑说道,他可是羡慕得紧,但是又不敢骑。

    “云天哥这么聪明,肯定学不会多久就会的,行,既然想看我便滑下给你看看。”

    安好说着,从一边挑了个滑板车,放到一边的空坝上滑了起来。她的平衡力把握得很好,滑起来身子不偏不倚,看得云天有些目不转睛。

    “这丫头不愧是学了武的,跳起来这么高,都不怕摔着。”云正德有些感慨的说道。他要是在年轻个十年,他也想尝试下。看着着实有些羡慕得紧,这年轻当真是好呢。

    安好滑了几圈,脸不红气不喘的提着滑板车走了回来。现在她的体力比之前可是好了不少,滑起来也比之前顺畅了许多。

    “安好,你滑得真好,你能教教我吗。”

    云天看着安好,笑着问道。听他爹说云凡都学了,到时候开业的时候安好准备让他们都去带队宣传,听着这些云天也想出个力。

    “云天哥,你要学也可以,不过这东西讲究是平衡力,不小心容易摔跤的,你可得小心些。”看着他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安好自然是说不出拒绝的话的。

    “我不怕。”

    摔跤什么的他都不怕,就怕她不愿意教他。

    “大丫,我们也能跟着学学吗。”云青峰和风天翔也都来了兴趣,他们好歹也是做这个的,这要是不会感觉说出去都挺过不去的。

    “行啊,青峰叔和风叔愿意学,我哪能不教呢。”安好笑着说了起来,对于他们能接受这些,还愿意去学安好还是挺高兴的。

    “老头我要是年轻点,我也想学。”云正德叹了口气说道。

    “云爷爷,其实呢还是可以学的,不过相对肯定要艰难些,还得让他们照看着。其实不学也是坐的,这后面设计来可不就是坐人的嘛,不过前提驾驶车的技术要好,不然会一起摔跤的。”安好想了想说道。

    “他们哪有这么多时间来照看我呢,能搭上顺风车我都很高兴了。”云正德笑了笑说道。

    “爹,那就等我技术学好,就载你。”云青峰看着云正德说道。

    “爷爷,还有我呢,我学好也载你。”云天也说道。

    云正德听他们这么说,心里倒是有些欣慰,他们不想自己学,他也能理解,想着他说道:“那你们可得好好学学,我就等着看你们谁先学好后载我。”

    风天翔是想学会了教教风铃,安好一天又不常在家,他又不想老是麻烦安好,所以就打算自己学了,在教风铃。

    “好啦,你们要学什么,自个拿上。”

    风天翔、云青峰、云天都是先拿的滑板车,至于其他的后面再学好了。抱着手里的滑板车,他们的内心说不出的激动还有忐忑。

    安好给他们讲了要领,让他们也都先试着单脚滑,等到顺畅后在上另外只脚。她教的细致,他们也学得认真。云天到底是要年轻些,领悟起来比风天翔他们都快,学起来也快了许多。

    看着云天学这么快,不似一般书生那般柔弱,安好免不了对着他一阵夸。云天听着,心里格外高兴,请教了下安好都能试着滑几个简单的花样了,看得安好倒是有些诧异,这云天可不会武功,这天赋绝了。

    风天翔和云青峰也不甘示弱,还有些掌握不好的地方,就直接问安好,让她再给他们示范下。几次后,他们总算能上滑板滑了,虽然还有些要摔跤,但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云正德一边刻着花纹,一边看着他们滑,心里不免很是高兴。他也好久都没有看到云天像现在这般开心了。

    “云爷爷,他们都学得不错,真好。”

    “那也是教的好,不是你他们才没那么快学会呢。”云正德说着继续刻着。

    安好看了看云正德刻的花纹,问他要了纸笔墨画了起来,画的都是些憨态可掬的卡通宠物,任谁看着就很喜欢。

    “大丫,这个是啥呢,这个看着倒是像狗,不过长得有些不一样呢。”云正德看着安好画好后放在一边的图,不免有些好奇的说着。

    “云爷爷,这个是我做梦梦着的呢。”安好笑了笑说道,最后一张也画完了。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这丫头倒是奇思妙想多,不过看着真有意思。这看上去也不难,刻在这滑板上应该是可以的。”

    云正德说着就拿起一张图放到了一边,上面俨然是一个皮卡丘的模样,他看了看开始雕刻了起来,做这个的时候他很认真,下手也很稳很准。

    安好知道云正德近来很用心,也有些怕累着他。看了看一边的茶水,往着里面加了点灵泉水端了过来。

    “云爷爷,你先喝口水在继续雕刻吧。云爷爷,现在东西暂时没要得那么急了,你也别那么赶,还是该好好休息。”

    云正德听着,继续雕刻了几下,这才停下手,放下东西看着安好将茶杯接了过来,直接将水全部都喝完了,今天的水他喝着格外舒服,还有种甘甜的感觉。莫不是心情好,这水的味道也变了吗。喝下去后,他似乎也没觉得那么疲惫了,手也不怎么疼了。

    “还是你这丫头好,他们啊都不管我的,还是孙女好啊。”

    其实也不是没管,只是没有像安好那么贴心,现在的他多想要个孙女呢。

    听着云正德的话,安好突然响起了之前云青峰说过的话,其实在现代他们这个年纪生孩子的可是大有人在。郑有容看着身形高大的,生孩子应该不难才是,不过内里怎么样她就不知道了,只有把过脉之后在知道。

    至于云清河和陈莲花他们也是只有两个儿子,具体是能生不愿在生,还是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若是真的还想要,她倒是可以帮他们看看。

    “云爷爷,那你以后就把我当孙女好了,有你这样的爷爷,也是我安好的福气呢。”

    安好笑了笑说道,她可是真心的,云正德对她也是够好的了,有什么事开口他都会帮她。

    云正德听着安好的话,高兴的同时心里也有些难受,毕竟他更想她做自己的孙儿媳妇呢。

    “丫头,你觉得云天怎么样。”

    安好被云正德冷不丁的这么一问愣了下,随即又反应了过来,他的意思她似乎明白了些。

    “云天哥挺好的,村子里不少的姑娘都暗地里喜欢他呢,谁要是嫁给他肯定会幸福的。”安好想了想说道。

    云正德听着有些心塞,村子里的姑娘都喜欢他,就她不喜欢吧。早在云天还是秀才的时候,就有人上门说亲了,那时候云天还不愿意成亲,云正德就没有勉强他。这一晃又过去了几年,他也该成亲了,可是呢却喜欢上了大丫,这注定是有缘无分了吗,想想就觉得好遗憾。

    “爷爷,你们说什么呢。”

    云天学得差不多了,见他们在这边说话,就停了下来,抱着滑板走了过来,看着他们说道。

    “说你安好妹妹画的图呢,当真是不错,我这都开始刻了。你们聊,我继续雕刻。”云正德说着又继续忙活了起来。

    云天放下滑板后,就拿起安好画的图纸看了起来。

    “安好,你这图看着怪有意思的,当真是特别。”

    闲聊了几句,云天又让安好教他溜冰鞋,他愿意学安好还是愿意教的,就教了会儿。不过这个相对就要难上许多,安好就让他沿着空坝那边的墙滑,这样可以按着墙。刚开始安好免不了要出手扶他两下,她倒是没想那么多,不过云天确实有些脸红。

    两人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倒是比平常多了许多话。等他自己能保持平衡后,安好就没有在管他了。

    这边云青峰两人也学得差不多了,不过今天暂时就不想学溜冰鞋了,风天翔看了看一边的自行车,就让云青峰教他,云青峰到底是会些,见风天翔想学,也就教了。不过到底是半吊子师父,教了会儿,风天翔都没能学会,不得不过来找安好。

    有安好指点,倒是好了许多。

    此时安月村的村口驶进来了一辆马车,在地里干活的人们都不由得好奇的张望着。随后就看着那个马车,向着安家老宅驶去了。

    众人都有些疑惑,这又是什么人来了安家呢,想着有些好事者走了过去,看着马车上下来的人顿时就咋呼了起来。

    安大海回来了,还抱着一个孩子回来了。

    消息没多会儿,就传到了工坊里,听到消息整个工坊的人都炸开了。这安大海消失了这么久,该不会另外娶了吧,可是娶的话孩子也没有这么快就生了啊。

    除非是安大海之前就在外面有人了,如今却是才带回来,毕竟苏氏连着生了这么多个女儿,让他被村子里的人嘲笑。

    杨梅听着也有些错愕,不过心里却是有些想笑,这安大海要真是那样,可就有得苏氏伤心了。当年看她嫁了秀才她心里就着实嫉妒,如今倒是有意思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的情绪都很激动,她们赶忙回了家,让人关上门,不准人进去将消息告诉他娘。

    君深连忙派人去云家通知了安好,这安好的爹如果真敢负了她娘的话,他也不会放过他的。

    安大海抱着孩子下了车没多久,车上面又下来了一个小姑娘,年龄大概在十五岁左右,看到这陌生的环境不免有些不适应,这就是安叔的家了吗,看起来真好。

    车子里却是有一男一女,两人年纪大概都在三十岁左右,男子是躺在软塌上的,女子此刻是坐着趴在软塌边的,看样子就是睡着了。

    “九九,你先抱着你弟弟,安叔去叫门。”

    安大海说着将孩子递给了原九九,安大海看着关闭的大门,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有很忐忑,他消失了这么久,她们母女会过得什么样呢。

    还好当初他落下去的时候,有树枝减了速,否则他焉能有命在呢。落下去后他脑袋受了伤,好在被打猎回来的原家林救了他,不过却也失去了记忆。

    醒过来后,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原家林就收留了他,让他住在了他收拾出来的茅草屋。

    不过他的医术依旧没有忘,还给原家林的妻子余秀华调养了下身子。不过就在不久前,他们俩上了山,却意外的遇到了凶猛的老虎,他虽然有点功夫,但是到底还是不行。两人一起伤了老虎,但是却也一起滚下了山。

    醒过来的时候,他的记忆已经回来了,而原家林却伤得很重。以他的医术,想治好他却是有些难,他决定带他回来找鬼老医治。

    在越寒城他经常和鬼老联系的地方问了下,没有鬼老的消息,他只能先留个信,将人一并带回了村子。

    厨房里婆子在炖鸡汤,安大河和安老头又去了地里,江氏给代晓晓换了衣裙后,就回屋子休息去了。追着她打,她也跑累了,以后要是在打定然将她弄进屋子里,看她还怎么跑。

    安大河见院子里没有动静,走过去,就砰砰砰的敲上了门。

    好一会儿,才有人过来给他开门,两人互相都不认识对方。

    现在这个做饭的,是林巧后来又买的人叫王笑,年龄在四十六岁左右,手脚麻利,长相一般。

    “你找谁呢。”

    “我是安大海,家里人呢,玉娘,大丫她们呢。”

    王笑来这个家之前,林巧就将家里的大概情况都告诉了她,听了后手里的勺子都掉在了地上。这安大海不是说掉崖了吗,怎么出现在家门前。

    看着王笑有些恐惧的模样,安大海连忙解释道:“我没有死,我活着回来了,她们人呢。”

    安大海说着就要进屋,王笑赶忙向屋子里跑了去叫江氏去了。

    这边也过来了不少村民,围着原九九看了起来,看得她有些害怕。

    安大海进屋后,就去了自家的院子,可是里面早已经布满了灰尘,一切都人去楼空了。这模样一看就是很久没住人了。

    安大海看着心里顿时就急了,他不在家都发生了什么事,她们都去哪里了。想着,他赶忙出了院子,朝着江氏的院子去了。

    外面的人看着原九九,一个个都好奇不已,这安大海莫不是早在外面有女人了吧,这女儿都这么大了?她这怀里抱着的肯定是个男娃。

    这边安二丫她们交代完就朝着安家老宅来了,安好也正准备回家了,不过还没走,青木他们就来了,得知安大海回来的消息,云正德他们都诧异了下,也不禁高兴起来。可是当听到安大海带了孩子回来,一个个心里就有些没底了。

    安好的神情更是异常的难看,他真要负了她娘的话,她定然不会在认他,还会将他狠狠的给揍一顿。

    “大丫,你要冷静,千万得问清楚。”

    云正德看安好跑了出去,冲着她喊道,随即也跟了出去,到底他要走得慢些,就让云天他们快点追去看看。

    安大海刚出自家院子,就看到了走出来的江氏,几个月没见,他这个娘似乎苍老了许多。

    “娘…。”

    “大海,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娘这不是做梦吧。”

    江氏听王笑说,还差点骂了她,不过见她这般焦急的给她解释,她就赶忙走了出来,没成想还真的就看到自己儿子回来了。

    有些日子没见他似乎更黄了,不过看上去倒是健壮了些。

    “娘,是我,我真的回来了。”

    这边地里得到消息的安大河,锄头顿时就掉在了地上,他没有高兴反倒有些不安。

    “大河,你弟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安老头说着,也没管安大河什么表情,扛起锄头就跑了回去。这样的他安大河还是第一次看到,在他爹的眼里安大海还是很重要的吧。

    早晚都是要面对的,安大河也扛着锄头走了回去。

    这边安大海给江氏讲了他落崖后的事,惹得江氏一阵落泪,对于这个儿子她是又爱又恨。

    “娘,你别哭了,对了玉娘她们呢,我怎么看到屋子里都是灰尘,她们是搬到其他屋子去了吗。”

    “就知道惦记那女人,那女人有什么好。她可一点也没把我这个娘放在眼里,还唆使安大丫打我呢。我这是什么命呢,我告诉你这次回来你就给我休了她,娘在给你娶个黄花大闺女。”

    江氏说完看向了外面,还没等安大河说啥,她就走了出去,走到原九九的身边,揭开孩子身上裹着的薄布看了看。

    “大河,我有孙子了。你果断好样的,真是太好了,就苏玉娘那个只生赔钱货的就该立马休了她让她沉塘,她肚子里的种肯定不是你的…。”

    安大海出事的时候,并不知道苏氏已经怀孕了,如今听来心里无疑是震惊的,他们又有孩子了。

    安二丫她们刚跑来,就听到江氏在笑着大声说着。

    安老头也回来了,看着有些不可置信,他儿子怎么可能在外面也有女人呢。

    “二丫、三丫…。”

    安大海看到了人群里站着的安二丫、安三丫,不由得高兴的喊了起来,也没多想她们怎么会出现在那。

    “你不是我们的爹,你都在外面找了女人了,还有了孩子…。”

    安二丫大喊着,随后就和安三丫哭了起来,君深看着眉头皱在了一起。

    安大海一听就知道她们误会了,刚想解释江氏就大骂了起来:“就你们那贱骨头的娘,早就该休了,生的小杂种,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安好此时也跑来了,刚过来就听到江氏这么骂,拿起她捡到的木棍就想打江氏。

    安大海见安好冲过来,一时间根本没认出她,一把拦住了她。

    “你是谁,你这孩子怎么出手就要打人。”

    “呵,连我都不认识了,也是。走开,我们的事一会说,她这样骂我娘和弟弟,我今天非揍她一顿不可。”

    安好心里有些气,不管事情到底什么样,这江氏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就敢揍她。

    “大丫…。”

    安大海打量了下,总算是将人认了出来,不过表情却是有些不可置信。

    君深走了过来,一把拦住了安大海,安好冲过去就将江氏打了一顿。

    看着这么凶残的女儿,安大海有些不可置信,他不在家都发生了什么,让她的性子一下转变了这么多。

    他的娘他听着也很生气,但到底是长辈,他断做不出打人的事。

    安老头回过神的时候,赶忙去阻止了还在打人的安好。

    “死丫头,赔钱货,小贱人,我马上就让大海休了你娘,我呸…。”

    原九九看着甚是害怕,她可不要生活在这样的家里,想着她抱着她弟弟上了马车。将她娘摇醒,这两天他们都在赶路根本就没休息好。

    听了九九说的话后,赶忙下了车。她这一下马车,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这安大海艳福不浅呢,这个女子看起来身材可真好,长得可一点也不比苏氏差呢。

    “你们误会了,不是这样的,孩子是我们的,跟安大海没有关系。”

    江氏爬了起来,脸上身上四处都是泥土,浑身都疼痛不已,脸也青了。听到余秀华这么说,有些不能接受的走了过来说道:“你骗她们的对不对,你别怕,我不会让他们打你的,你给我们家生了孙子,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安好也打量了下余秀华,长得是不错,看起来也很面善,她说的应该是真的。

    “娘,你别闹了,你怎么能这么说玉娘她们呢。就是他们这家救了我,孩子是他们的。孩子的爹都还在马车里躺着呢。”安大海赶忙解释道。

    安大河走回来就听到了这样的话,站在一边没有靠太近。

    江氏一听,抬手就一巴掌打在了安大海的脸上,随即谩骂道:“你为什么早点不说,害我白高兴一场。我告诉你,你必须给我休了苏氏那贱人,不然你就别认我这娘。”

    安老头听江氏还是这样说,走了过来说道:“你给闭嘴吧,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居然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不是人。”

    “爹,到底怎么回事。”

    安老头听安大海问起,脸上顿时就不怎么好看了,这时候云正德走了进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遍。

    江氏听着心里很是生气,可是她又打断不了云正德的话。

    “娘,你们太过分了…。”

    “我过分,老娘辛辛苦苦,供你几年科考,可是你呢都考了什么。娶个媳妇,也都生些赔钱货,还一个个都有问题。养了她们这么久,不该孝敬我吗。就安大丫当初那样子,张屠夫肯要她我自然就没多想,就准备将她嫁了,我错了吗。家是她们自己闹着要分的,可怪不着我们…。”

    江氏说来,反正就是她没错,一切都是安大丫她们的错。

    “你才不是为了长姐好呢,你们分明就是贪图张屠夫给的一百两。”

    安三丫对于当初安好出事的事,心里一直都难过,听她还这么说不免气愤的说道。

    “要不是你,我娘也不会早产,好在我弟弟没事,不然我们肯定跟你没完。爹,娘早产都是被她给推的。”

    安二丫也没客气,她现在可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她爹要是要认,她们也不会认的。

    安好在一边看着没有言语,她倒想看看,她这个爹到底怎么看。

    “娘,她们说的都是真的。”

    安大海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氏问道,他一直知道江氏不喜她们,但是却没有想到她这么狠。

    江氏的眼里闪过抹慌乱,嘴上却说道:“这不怪我,那根本就是意外,我没有推她的。”

    “呵,你是没想推我娘,但是你想对我动手。”安好冷笑了一声说道。

    有些事情君深并不是很清楚,如今听来不免有些心疼安好。想不到这江氏居然还对她动手,这是个奶奶能做出来的事吗。

    “爹,我们已经跟他们断亲了,你要是还认他们就留在这吧。”

    安好说完就叫着安二丫他们回家了,选择她已经给了他,怎么做就看他了。

    “大海,你可不能不认我们。”江氏看着安大海脸上的表情,赶忙喊道。

    “娘,你做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事呢,要不是你寒了她们的心,她们断然不会这样对你的。我已经离开了这么久,也没管她们,今后我不能在不管她们了。”

    安大海此刻最想见到的就是苏氏,还有他那才出生的儿子。他太对不起他们了。

    安大海说着就让原九九他们上了马车,去追安好他们去了。江氏一直在骂,想追过去却被安老头给拉住了。

    云正德他们也都一一散了去,还好这安大海没有在外面有女人,不然大丫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长姐,要是爹真的认他们,不要我们了呢。”安二丫红着眼对着走在前面的安好问道。

    “我对你们不好吗,就算没有他,我也能照顾着你们长大,给你们找个好人家。”

    “长姐,我不是这意思,我想到娘一直在等爹,要是爹认了他们不认我们,娘肯定会伤心的。”安二丫有些难过的说道。

    安三丫心里也是乱糟糟的一团,抬眸就看到了不远处行驶过来的马车。

    “长姐,你们看,爹他们过来了。”

    “我们回家,他们要来就来吧。”虽然安大海是为了治疗原主的脸,才掉落的崖,但是安好对他现在很陌生,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好。

    君深看着她们就知道她们很想要安大海回来,好在他没有辜负她们的期望。

    安好回去后,就让人在门外候着,将安大海带回来的人安置好。

    看着这么大一个院子,属于他们家的,安大海有些不可置信,他们回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这房子,断然想不到这会是他们的家。

    看来他不在的时候,的确发生了很多事。

    马车一路行驶到屋门口才停了下来,原九九下车后,看着这么大一个屋子,不免有些吃惊。想着安好刚刚打人的样子,她就莫名的有些害怕。

    见到外面停了马车,羽林他们就走了出来,帮着安大河将人抬下了马车,抬回了屋子里。

    余秀华抱着孩子和女儿原九九走在他们的身后,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将他们安置在左院后,安大海就让她们先休息,让羽林他们带他去见安好她们。

    安好她们此刻正坐在后院的石桌上,就等着她爹了。

    “大丫,二丫、三丫,你们娘呢。”

    “爹,你先坐坐,说说看你怎么想的,你觉得我们做错了吗。他们这样对我们,可是一点也没想过我们是他们的亲人,只想着钱…。”安好看着安大海说道。

    安好打量着安大海,她这个爹长得还真是挺不错的。不过现在却是比记忆里黄了许多,看来他这段日子没少干活。

    “他们这样做的确不对,可是你们打他们外面的人得怎么看你们。”

    “我今天也不跟你多说别的,你就告诉我们你还想认他们不。你要知道,我们已经跟他们断了亲了。你要是还认,你就回去跟他们生活吧。”

    安好说的决绝,但若不这样,以后只会后患无穷。

    “我…。”

    “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不希望看到娘难过,我先进去,等会儿你在进来。”

    安好说着,也没管安大海在说什么,就走到了苏氏的房门前,敲了敲门,门开后就走了进去。

    院子里的丫鬟们听说安大海是安好她们的爹,一个个都站在一边打量了起来,不过没敢走过来,毕竟他们有话说。

    “爹,你别怪长姐,她也是被欺负坏了。没有了你,都是她在保护我们。要不是她三丫也不会说话,而且肯定早就被王氏那坏人给卖了…。”

    云正德只是大概的说了下过程,有些事他并没有说得这么详细。

    安大海听安二丫这么一说,赶忙问了起来,安二丫就将事情完整的说了出来。

    这边安好进屋后,就将雨竹她们叫到一边说了会儿话,说完后雨竹她们都有些诧异,但又替苏氏他们感到高兴。

    她们出去后,安好就走了进去。

    “大丫,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有啥悄悄话,娘还不能听了。”

    苏氏笑着,将小葡萄放到了一边,看着安好问道。

    “娘,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但是你别太激动才是。”安好看着苏氏说道。

    苏氏从没有见安好这般认真过,会有什么事呢。想着苏氏笑了笑看着安好说道:“你说吧,娘经历的事已经够多了。”

    安好想了想直接开口说道:“爹,他回来了。”

    “什么,大丫,你没有骗娘,真的吗。”苏氏立马就红了眼,要不是安好刚刚说让她别太激动,她此刻怕是已经下了床了。

    “娘,你觉得我会骗你吗,你等着我给叫他去。”安好说着就出了门。

    苏氏的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赶忙擦了擦泪,整理了下自己。她这样子,会不会看上去很丑,想着苏氏赶忙拿起一边的铜镜看了看,用手抓了下头发。她的头发都是用丝带绑住的。

    收拾了下,这才将安好给她做的帽子戴上。

    这边安二丫讲的很快,很多事安大海都了解了,他没有想到这王氏这般狠。她有这样的报应,他倒也觉得痛快。

    听安好叫他,安大海赶忙走了过去,安二丫和安三丫没有跟过去,爹娘才见面肯定有很多话说的。

    雨竹她们候在门口,安大海过来的时候,她们纷纷打量了下。她们老爷长得还算俊美,也难怪生的儿子女儿都长这么好看了。

    安大海进门的一刻,手心里微微有了些汗,他的心情很复杂,但更多的是想念。可是想着江氏他们的所作所为,他又有不敢面对她。

    走进去的时候,苏氏已经在看着他了,看到他的那一刻苏氏又哭了。

    “娘子,你别哭…。”

    安大海赶忙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身子有些颤抖的苏氏,赶忙给她擦着泪。

    记忆回来后,他更是归心似箭,心里对于她们别提有多想了。

    “相公,你真的回来了…”

    苏氏抬眸看着他,伸手捧着他的脸看了又看。

    “你瘦了,你变黄了…。”

    “我没事,救我的人对我挺好的,我帮他们做事,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你别难过别哭。”

    安大海说着,直接吻住了苏玉娘,苏玉娘第一次主动的回应了他,以前的她都是很羞涩的,哪怕生了几个孩子。

    吻得苏氏一脸通红,也忘记难过了。失而复得的感觉,甭提多复杂了。

    “大海,快看看我们的儿子。二丫他们已经给他娶了小名叫小葡萄,可是大名我一直都没有取,我不知道该给他取什么名字好。”

    苏氏说着将小葡萄抱了起来,抱在怀里指了指对面的安大海,跟小葡萄说道:“小葡萄,这就是你爹爹了,他回来了,回来看你了。”

    安大海一见到自己这儿子,就喜欢得紧,他听苏氏这么说眼神似乎在打量他一般。

    安大海接过儿子抱在了怀里,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团,他真的很庆幸当时没有出事。否则他回来,定然就看不到这么乖巧的儿子了。

    “娘子,辛苦你了,咱们的儿子长得真好,名字我好好想想,给他取一个。”

    听安大海这么说,苏氏笑着点着头。

    安大海抱着怀里的孩子,就想到了那个夭折了的孩子,心里莫名的疼了下。家里能变成今天这样大丫功不可没,当听到安二丫说他娘想用药弄掉苏氏肚子里的孩子时,安大海的心都在颤抖,他没想到他娘这么狠。

    安好出去后,就坐在石桌边喝着新泡的茶。

    “长姐,娘看到爹肯定会哭的,娘等他都快等绝望了。”安三丫抹了把泪说道。

    “肯定会哭的,不过爹肯定不会让她怎么哭的。等绝望了哪有这么夸张,娘这后来一直都没说,但是她心里一直都是想着爹回来的。”安二丫看着她说道。

    君深看着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安好,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轻拍了几下。

    “我没事,他回来我也挺高兴的。”

    安好笑了笑说道,君深见她笑了心里也没那么担心了。

    君深想了想说道:“你爹肯定会站在你们这边的,他们做的事他现在可都是一清二楚。看得出来,他挺在乎你们的。”

    有爹有娘真好,不像他。

    “他要是站在我们这边,他就是我们的爹,如若不然我定不会认他。”

    “长姐,我们也是这样想的,过去的事我们看得很清楚,不会在这般懦弱了。”

    安好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两个妹妹的头。

    “姐,你摸小白也这么摸的。”

    “我喜欢谁才会摸呢,不喜欢我才懒得摸。你这丫头,我摸你你还不乐意了。”

    安二丫和安三丫笑了笑,倒是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君深却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安二丫和安三丫看着君深看自家长姐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两人都寻了个上茅房的理由就跑了。

    “那你喜欢我吗。”君深看着安好问道,他似乎没有听她说过她喜欢他。

    安好听君深突然这么问她,愣了下笑着说道:“喜欢,似乎早就喜欢上了,只是有些不可置信,那你呢。”

    “你要相信你心里的感觉,我也喜欢你,比你还多那么点。”

    君深说完,伸手摸了摸安好的头。被他这么一摸,安好就想到了安二丫刚刚说的话。

    “你,是不是也这样摸大妞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