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六十章 彩色汤圆
    董佳看安三郎在看外面,也不由得看了下,脸上顿时就红了起来。

    她娘现在跟安大河之间的感情似乎很不错呢,见她娘有人疼,她心里还是高兴的。不过他们也太讲究了,居然在院子里就卿卿我我的。看得她这个做女儿的都忍不住脸红了。

    安三郎也瞧见了董佳的模样,这个时不时就脸红的妹妹,倒是比安月华可爱多了。性子沉静温和,不骄不躁,也不会恶言出口骂人。这要是以后安月华放出来,她会不会欺负董佳呢。

    “佳佳,喜欢待在我们这里吗。”安三郎看着董佳,想也没想就问了出来。在他看来董佳应该是不怎么喜欢这里的。

    董佳听到安三郎这么问,脸上有些错愕,他莫不是看出了些什么。之前她的确很不适应这里,可是她娘已经嫁过来了,这一切还能有什么改变呢,只能是受着。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家,从我有记忆那天开始,就发现我自己的娘跟别人的不同。她并不是对我们每个孩子都这么好,仿佛我们几个在她眼里就是三六九等分,而我就是最下面的那个。每次心情不顺,打骂的必然是我。而且还很自私自利,一直都是在算计别人。奶奶也不像别人家的那么慈祥…。”

    安三郎看着董佳那明亮清澈的大眼,一时间将他心里过往的不快都吐露了出来。自己的兄弟,自己的爹娘,没有一个为他想过,他有今天一大半都是他自己努力得到的。

    对于安三郎的娘,董佳是不知晓的,听完心里无疑有些诧异。有这样的娘,比没有还来得可悲,幸好她没有遇上这样的家人。否则日子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过下去了。

    “三哥,我娘不是坏人,只要你对她好,她也会对你好的。这个家不管好不好,已经都是我们的家了,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日子过好。”董佳想了想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在她心里她娘就是最好的。时刻都在为她着想着。

    “林姨是挺好的,今天我说的算我们俩的秘密好吗,你别告诉别人。”

    对于董佳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安三郎倒是有些意外。

    董佳看着安三郎连忙点了点头,他都这么苦了,她怎么还能将这些告诉别人呢。安三郎看着她呆萌的样子,笑了笑。想着就直接伸了手过去,摸了摸董佳的头。

    董佳顿时就愣住了,他居然摸自己的头,还对自己笑。

    “你很可爱,比我妹妹好多了。”

    安三郎说着就回了他的房间,提起安月华他心里就有些难受。可到底还是他的妹妹,血缘上的一切是没得改的。只愿她以后能想明白才是,否则出来也是斗不赢安大丫的。

    董佳对于安三郎的妹妹,倒是知晓些,如今的安月华已经在牢里坐了几个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样了。她这样的性格出来后,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想着这些董佳就有些头疼。

    再两个月她应该就要出来了吧,要是知道她爹娶了她娘,还有了孩子,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这边安好走到前院后,就往外面跑了去,速度着实很快。君深愣了下,赶忙追了出去。

    “丫头,你这是生我气了吗。”

    君深的速度到底是快,没多久就追到了安好,此刻前面不远处就是无忧湖了。

    “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一边去,今天我准备叉鱼,回去做给我爹吃。”安好笑了笑说道。

    “你的小日子,好像还没完呢,你不能下去,我下去。”

    君深说着就坐到了地上,开始拖鞋挽裤脚,挽袖子,拿起木棍就下了湖。手法干净利落,没让安好说一句反驳的话。

    小日子,他倒是记得清楚,这要是自己以后一直在他身边,他要一直记得这感觉想着都有些莫名的幸福感。

    安好坐在一边草地上,看着君深发呆。

    没多久君深就叉到了十条鲫鱼,五条草鱼。不过都没有让安好下手,鱼全部都有他清理了个干净。

    清理干净提回去的时候,大妞它们也回来了,还从山上抓了几只野鸡和野兔。安好想了想,让羽林他们把这些野鸡和野兔全部都清理出来,晚上都做来吃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慧心她们已经准备了不少的菜了,安好看了看对着她们开口说道:“慧心,你们将那边的两个老南瓜去皮,全部切成块,放到锅里蒸下。另外紫薯也洗一些,切好放到上面一块蒸,蒸熟后就拿起来放到一边等会儿有用。”

    听完安好说的话后,她们就将放在墙角的南瓜拿了起来,去好皮后,切成了块,放在了洗好的蒸笼上。又去那边的竹筐里,挑了几个紫薯洗干净去皮切好后,也放进了蒸笼里。

    蒸好后,就开始清洗鲫鱼,切好花刀后,就开始腌制放上佐料,直接放进了另外一口灶上蒸。好个灶是并排的,羽风就负责烧两口灶的火。

    鲫鱼一共清蒸了六条,剩下的四条和三条草鱼切好后一起油炸。剩下的两条草鱼安好全部片成了鱼片,准备拿来做水煮麻辣鱼片。

    将鱼片腌制好后,外面的野鸡野兔也都处理干净了,安好打算拿两只野鸡炖汤,剩下的野鸡就拿来做新疆大盘鸡。野兔,拿一些来干煸,拿一些来红烧。

    安二丫和安三丫在安好他们出门后,又去了工坊,此刻已经回来了。见安好在厨房忙,她们也走了进去帮着忙活着。

    慧心她们一边看着锅里,一边宰着拿进来的野鸡、野兔。

    安好挑了点新买的红萝卜清洗干净后,就切了起来,将木臼洗干净后将切碎了的红萝卜丢了进去捣成了茸,用布包着将红萝卜水挤了出来。

    “长姐,你这是要做啥呢。”

    安三丫在一边帮着摘菜,看着安好往碗里挤出红萝卜水,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

    安二丫在帮着洗菜,听到一边安三丫的话后,也向着安好看了过去。

    “这个啊,是用来做五彩汤圆的,等下做好你们就知道了。”

    安好说完问了下慧心她们汤圆粉放在哪后,安好就端了个盆去了隔壁屋子,进了屋子关好门后安好就进了趟空间,拿了两个百香果出来。

    等她装好汤圆粉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边君深正在训大妞,小白和小黑也在那边疯玩着。

    君深觉得现在的大妞,比以前更聪明了,他说的很多东西它都能明白。

    青木和颜一他们在做银耳的培养料,材料是云凡他们买回来的,具体怎么做安好写了张纸给青木他们,让他们按着上面做。原来的还在长银耳,但是没有之前长得那么好了,所以打算在弄些。

    百香果出了空间后,颜色就变得不一样了,看上去也不怎么起眼。拿回厨房后,趁着她们都在忙,安好把果子弄碎后就将果汁挤了出来,将汤圆粉捏碎后,就和果汁揉在了一起,没多会儿就揉成了团。

    看上去青色中带着点黄色着实有些特别,味道闻着是淡淡的果香,闻着就特别想咬一口。揉好后,安好倒了黑芝麻出来,做了点黑芝麻馅。

    安二丫她们忙完后,就跟着安好做起了汤圆,汤圆她们以前还是吃过,不过却没怎么做过,大概是家里怕她们把糖放多了,毕竟这糖一直都不便宜。

    在她们做的时候,安好就将之前准备好的紫薯、南瓜、红萝卜汁各自添加糯米粉揉成了团,看上去五颜六色的着实不错。除此外原味的也做了些。这样全部加起来,也算是有五种颜色了。

    剩下了一部分的南瓜安好加了糯米粉,打算拿来做南瓜饼吃。

    糯米团揉好后,做汤圆的事,安好交给了她们,她就将野鸡给炖了起来。

    差不多后,就开始炒菜,等到菜都炒好后,就开始炸南瓜饼。闻着那香甜的味道,安二丫在南瓜饼起锅后没多久,就和安三丫一人解决掉了两三个。

    金黄色的南瓜饼里包着紫薯馅,一吃就格外的香。

    南瓜饼炸好后,安好就开始煮汤圆了,只用了少量的米酒。看着锅里五颜六色的汤圆,安二丫她们着实欢喜,要不是煮起来那么烫,她们真想立马尝一个试试。

    初到这里原九九他们心里都是有些忐忑的,不过从他们进屋后,安好就让人准备好了一切,还给他们送了吃的点心和茶水,他们的心里也就没那么忐忑了。

    知道安大海和苏玉娘分别久,肯定要多说会儿话,余秀华他们也都理解,所以就一直在屋子休息,没有去打扰他们。

    这边安大海陪着苏玉娘待了一个多时辰才从屋子里出来,出来的时候,安好已经在厨房忙活了。见她们在忙,安大海就先去了原家林那,从新的给他换了药。

    想着苏玉娘的话,安大海打算吃了饭同安好谈谈,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治疗这原家林。

    看着自家相公的伤,余秀华心里就难过不已,这要是以后不能好怎么办。

    这边安好做好饭后,就将原家林能吃的菜,一一都盛了点在不同的碗里,另外炖好的野鸡汤也装了一大碗,让羽林和羽风两人一起端过去,又吩咐他们将人请过来吃饭,安二丫和安三丫就将苏氏的晚饭给端了过去。

    羽林他们端着菜还没进屋,安大海就闻到了菜香,回头看向屋外就见羽林他们端着吃的走了进来。

    羽林将安好吩咐的话说了一番,将饭菜放到一边柜子上后,就去隔壁的屋子搬了个长桌,抬了进来。

    “真是谢谢你们了,想得这么周到,安兄你们都快去吃吧,这下我自己就能够解决了。”

    原家林看着这丰盛的菜,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她们的日子过得好,他们倒也不担心拖累他们了。

    “家林,我们之间无须这么客气,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怕是早已经不在了。那行你先吃,我们等下再来看你。弟妹、九九我们走吧。”

    余秀华看了看,答应了声,牵起原九九的手就跟着走了出去。

    过去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坐了几桌人了,安好站了起来招呼着他们过来坐。安好打江氏的时候,原九九是看着了的,不免有些害怕她。安好看着她那模样就不由得笑了起来,这还比她都还大呢,这么怕她干啥。

    原九九默默的在一边吃着饭,也只夹自己面前的菜,安二丫她们看着都给她夹菜,她爹可是救了自家爹爹呢,想到这些安二丫她们对原九九就更加的好了。

    原九九一直胆子都不大,在村子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如今见安二丫她们这般对她好,心里很是感动。

    “你叫九九吧,我叫二丫,她是三丫,你喜欢吃汤圆吗,这个我长姐做的,吃起来可好吃了。”安二丫是挨着原九九坐的,见她点了点头,安二丫就给她盛了碗递给了她。对于这个长得秀气,大眼睛的姑娘,安二丫还是很喜欢的。

    原九九从来没有看见过五颜六色的汤圆,看着就特别喜欢。

    “谢谢…。”

    接过后,原九九道了声谢,拿起汤勺吃了起来。这香甜的汤圆,吃的她眼睛都眯了起来,香香甜甜的,真的好喜欢。

    “爹,余婶、九哥,你们也尝尝。长姐你也辛苦了,给你也来一碗。”安二丫又舀了两碗递给他们,毕竟汤圆就放在她面前。

    对于自家妹妹能想着自己,安好还是挺高兴的。

    汤圆不少人都是吃过的,但是都没有自家做过,都是从外面买回来包的。五颜六色的更是第一次吃,这起来的味道果真是不错。

    安大海以前也是吃过安大丫做的饭菜的,但是以前跟现在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自己这女儿,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余秀华吃的连连夸赞,她自己这女儿要是能有安好一半厨艺就好了。

    君深也喜欢安好这次做的汤圆,味道吃起来很是不错,也不会觉得太甜腻,反倒还有股淡淡的果香。

    小白它们也吃了不少安好做的汤圆,一吃就闻出了百香果的味道,这东西这样做出来还真是不错。

    给它们做的,安好没加太多的糯米粉,因为怕它们粘牙。

    它们吃完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还在吃着,对于好吃的小黑是不拒绝的,每次就跟着小白四处蹭吃的,这几个桌子下来,它们着实又吃了不少。

    大妞也在桌子下,钻来钻去的,君深对于大妞已经没有语言了,曾经那个威武的大妞现在就成了个吃货了,这丫头都把他的大妞养成这样了。

    不过说到底,还是他自个儿将大妞留下的,也怪不着安好。

    原九九吃着饭就感觉她的手摸到了毛绒绒的东西,看到大妞的时候,顿时吓得大叫了起来。余秀华一看是老虎,赶忙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安大海看着心里也是一惊,之前大妞和君深在那边的时候,安大海根本没有看到,所以就没注意到家里有老虎。

    原九九这么一叫,把大妞也吓了一跳,赶忙跑到了安好和君深身后。

    “大丫,这是老虎对吧,怎么会在家里呢。”安大海看着躲在一边的大妞,心里倒是有些奇怪,不由得看着安好问道。

    “它叫大妞,是君深从小养大的,不会伤害你们的,所以你们不用这么害怕。”

    “就是,九九你别害怕,大妞很好的,还天天给我们抓野鸡吃呢。你看,大妞都被你给吓到了。”安二丫笑了笑说道。

    “大妞虽然是老虎,但是它不会无缘无故的伤人的,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君深看着她们说道。

    余秀华听他们这么说,紧绷的心也松了口气,放开了自己抱着的女儿。

    原九九,见安二丫她们都在摸大妞,着实有些诧异,心里的害怕也少了几分。

    安好安慰了下大妞,就让小白它们先带着大妞去一边玩,晚上的时候在给它们做好吃的,毕竟人家是真的怕老虎,总要给点适应的时间才是。

    吃过饭,收拾好,洗了澡后,安大海就带着余秀华她们去看了下苏氏。看着苏氏的模样,余秀华倒也不怎么意外,毕竟安二丫她们都长得这么好看。

    知道是他们救了安大海,苏氏无疑是很感激的,聊了会儿,看了下孩子余秀华她们就先回那边院子了。

    对于苏氏这样和善的性格,余秀华就知道好相处,一时间跟苏氏也熟络了起来。毕竟之前她心里是担心的,如今倒是和苏氏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安大海跟苏氏聊了几句后,就去找安好去了,他无疑是想让安好去给原家林看看腿。两人聊了会儿,就去了左院。君深没有跟去,就先让林城先去准备马车了。

    安好先回了趟屋子,将自己的药箱拿上后才跟着安大湖一起过去。

    安好他们过去的时候,羽林他们已经将碗筷收了,还又给他们上了壶新泡的茶水,怕他们会饿,点心和水果也端了些过来。倒是让他们感觉,心里暖暖的。

    在路上的时候,安大海已经将原家林的情况跟安好说下。进屋后,安大海给原家林介绍了下后,就让安好给他看。

    作为一个医者,自然是男女都要治的,安大海倒也不是那么顽固的人,只要不是私密部位,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见安好会医术,余秀华和原九九都诧异了下。她难道比她爹的医术还好吗。

    原家林再看到安好的容貌时,也惊艳了下,这大海的女儿长得真好看。

    安好让他们多点了几支蜡烛,过去后就先坐到凳子上,给原家林把了下脉,把完脉后安好将他腿上缠着的纱布解了开,瞅见那狰狞的伤口,安好不由得皱起了眉。这么长的伤口,深可见骨了就这么敷药怎么可能好呢。

    “大丫,这个伤你能有办法处理吗。”

    鬼老去往天山的事,安好已经告诉了他,可是原家林的腿不能在拖了,现在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安好身上了。

    “伤口要重新清洗,腐烂的肉要清除掉,伤口要清洗过后在能下决断。”

    安好说着从药箱里倒了颗药丸出来,递给了原家林让他吃下去,这样也能减缓他的痛苦。

    “大丫,你动手吧,我没事咬咬牙就过去了。”

    只要他的脚还有希望站起来,怎么都好。这整天躺着要人伺候的日子,当真是有些难受。

    余秀华和原九九看着心里有些难受,这还得用刀割这得多疼啊。

    “爹,这是止血的,我让你倒的时候,你一定要快。”

    安好说着将一个精致的布带拿了出来,上面全是金针,安大海看着诧异了下,这针他认得,可见鬼老真的是很器重自家女儿呢,都把这个送给她了。这金针的顶部上刻有纹路,是鬼老的专用图腾,安大海一看就知道了。

    因为是热天,这伤口都有了异味,安好快速的下了刀,将他腿上的腐肉都处理了下,有出血的地方安好立马让安大海倒止血散。

    腐肉之前安大海已经除去了些,但是却是没有安好的手法好,处理得也没有她干净,她说的缝合是什么意思,像缝衣服一样吗,安大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原家林吃了安好给的药后,在安好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他也没感觉到有多痛,心里无疑是震惊的。这丫头的医术居然比他爹还厉害呢。

    余秀华她们在一边看着,只觉得很疼。对于安好的医术,原九九看着还是有些羡慕和崇拜的。

    两条腿都清洗干净后,安好凑近看了看他的伤口,还好没伤到骨头,受损的经脉只等后面在施针修复了,眼下要做的是将他的伤口缝合。

    将线和针都消过毒后,安好就开始缝合了起来,安大海在一边看着着实有些吃惊。这样的处理手法,鬼老都不曾用过呢。

    “原叔,这瓶药你拿着,要是你觉得很疼你就吃点,但是一天不能超过五颗。这伤口别太捂着了,只需少量的一层纱布就好,以后天天清洗换药,后面在针灸,问题应该就不大了。另外还有点内伤,就吃点药调理下就好了。”

    “大丫,真是谢谢你了。”余秀华看着安好,很是感激的说道。

    “无须说谢,我们这也是互相帮助,你们不也救了我爹吗。你们先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们。爹,我有话跟你说,我们出去聊聊吧。”

    安大海被安好的麻利手法,给惊到了,自己女儿倒是更比自己适合做大夫呢。

    听安好这么说,安大海同原家林他们讲了几句,就跟着出去了。

    “大丫,你这医术可是比爹厉害多了。关于你的事,你娘已经告诉了我,有这样的奇遇也是你的幸运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安大海看着安好笑着说道。

    “师父去天山就是因为龙天月的伤,我负责照看她,所以晚上是必须在的。今晚上我和君深还得去越寒城,家里就交给你照看了,奶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不用我再说了。你要是真的为了我们好,就远离他们…。”

    同安大海聊了会儿后,安好就去看了看苏氏,聊了几句后,安好回了趟厨房,将做好没煮的汤圆拿了些放进食盒里装好后就和君深坐着马车回越寒城了。小白和小黑它们也都上了马车,反正到哪它们跟到哪。

    得知安好给朱雀和青龙带的,君深倒也没说什么,不过也心知青龙和朱雀在安好心里还是占了一定地位的。它们跟安好的关系还真是不错呢,安好能留着它们看着,证明它们的能力也是不简单的。

    安大海想着女儿的话,又想着他娘他们的所作所为,心里不免有些难受。

    想着安大海若有所思的走了回去,看着屋子里欢声笑语的儿子、妻子、女儿,安大海的心情总算好了几分。如果没有了他们,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边安家。

    王笑晚上做了一笼肉包子,莴笋炖肉一大盆,凉拌的小黄瓜一盘,又炒了一盘大白菜,蒸了一笼的米饭。除此外鸡肉汤也舀了一大盆。

    代晓晓和安二郎的是送到屋子里吃的,王笑单独给他们送了去。

    江氏浑身都疼,睡了一觉更是疼得她不醒,爬起来后就一直骂骂咧咧的。

    安老头本想叫她的,看她起来便没有过去,就招呼着其他人吃饭了。王笑也是坐着一起吃的。

    江氏起来后,就看见了坐在桌子边的众人。见众人还没有吃,她的脸色好看了几分,走过来后就坐了下来。

    “大家,都开动吧。”安老头见她坐下,就招呼着大家吃饭了。

    “娘,你先喝完鸡汤。”

    林巧看着江氏脸上的伤,又见她的表情有些不高兴,赶忙站了起来给她盛了碗鸡汤,还特意将一个鸡腿夹给了她。

    江氏的脸上总算好看了几分,不过当看到菜里这么多油后,江氏的脸上就不好看起来。

    “王笑,这油不要钱吗,你居然放这么多,你这是想把我们家给霍败穷呢。”

    江氏说着拿起一边的鸡骨头就对着王笑砸了过去,不过安老头却将王笑扯到了一边,没让江氏把她给砸中。

    “你闹什么,这是我让她这么放的。”

    现在家里有了一个病患,两个孕妇,家里也还有点钱。再说,这油还是林巧买回来熬的,安老头这样做,也无非是想大家都能吃好点。

    “哼,我还说不得了,你就护着她吧,早晚把家里吃穷。”

    “娘,现在巧儿和晓晓都怀了孕,自然是要吃好点的。我们可都有往家里买东西呢。”

    安大河瞧见林巧有些委屈,赶忙出口说道。

    安三郎瞅着江氏那样,心里就觉得烦,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居然还是老样子,到底怎么想的。她们居然都怀孕了,这家里以后可热闹了。二郎分明就不喜欢代晓晓,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果断又是个悲剧。

    林巧却是有些气,之前那个江氏嫌别人手脚慢,做饭不好吃。如今这个做饭好吃吧,她又说别人油放多了,当真是不找茬不行。

    “是,是,是,现在的儿媳妇,孙儿媳妇一个个都珍贵。想当年,我们都吃啥呢,有个馒头给你啃都不错了。可这过日子,还是要学会节俭,我说错了吗。你们这生了孩子,吃喝不要钱吗,办满月酒可都是钱呢,遭了贼家里都没多少钱了诶…”

    反正她是没钱出,要办他们自个儿办,想让她给钱门都没有。

    安老头皱了下眉,现在能和当年比吗。

    王笑也很是无语,反正她来了后,她也没少找她麻烦,她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难伺候的。

    “娘,孩子是我们的,我们自然会负责的,生了后断然不会不管的。”

    自己的孩子,她林巧还能养得活。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自己的孩子我不管是吧,不管他们能长这么大。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

    “娘,你都别闹了,巧儿她不是这个意思。大丫打了你,你找她撒气去。”安大河也算是见识了她想的无赖了。

    “好,你们当真是好,一个个都要媳妇不要娘了,我这造了什么孽哦。我被打了你们不管,说了她们几句,你们就一个个的帮着,这是要气死我呢。”

    江氏哭闹的声音很大,隔壁的人都听到了,这一听就知道谁对谁错。

    安二郎和代晓晓都各自坐在一边吃着,今天的饭菜多了点油,倒是平常好吃了许多,而且还有鸡汤喝。

    听着江氏的哭闹,安二郎烦得很,自己这奶奶也就这点能力了。这安大海都回来了,居然还没想到办法收拾他们。

    江氏见众人都不怎么待见她,闹到后面也闹不起来了。

    赶忙坐了起来,吃了起来,那吃相活像好久没吃过饭似的。相比她,林巧的胃口就没有那么好,吃了点后就下了桌子。

    董佳、安三郎也没吃多久就下了桌子。

    吃过饭后,江氏看了看屋子里放着的水果和点心,直接搬了一大半进他们的屋子。

    安大河将剩下的拿了回去,给孩子们都分了点。

    安老头看着心里着实气,帮着王笑收拾着拿进了厨房里。

    “今天这事都怨我,否则她也不会这样对你。”安老头将碗放下看着王笑有些愧疚的说道。

    “没事,从我被卖来卖去的那天起,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王笑叹了口气说道。她就是个做奴婢的,也没有能力去挑选她的雇主。

    “有我在,她不敢太过分的,这不是你的错。你快点洗吧,洗完洗澡睡觉。”

    安老头说着就去帮着烧火了,这大家子的人都还没洗澡呢,这天气不洗澡怎么行呢。

    王笑听安老头这么说,心里倒是有些感动。

    这边坐上马车后,小白和小黑就跳进了怀里的怀里,让她抱着它们。好不容易能这样待会儿,它们还是很喜欢安好抱着的。

    大妞瞅着被安好抱着的小黑和小白,脑袋也伸了过来,它这么大一个,也只有脑袋能放上去了。这次小白倒是没有踹大妞了,毕竟都是一伙的了。

    安好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大妞的头,不愧是她养了断时间的,毛发真好。

    君深坐在一边,突然感觉有种被抛弃了的感觉,这一个个的居然都把安好给霸占了。大妞也是,果断的有了安好,就把他忘在一边了。

    马车一路行驶着,晚上吹着的凉风让安好觉得很舒服,竟然靠在马车上睡着了,而小白和小黑也在她的怀里睡了过去。

    大妞见安好睡着,就趴在一边睡了起来。

    君深瞧见安好睡着了,坐了过去,将她的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安好并没有睡熟,看了眼君深索性往他往里拱了拱,继续睡了起来。

    于是画面就变成了这样,安好抱着小白它们,君深抱着她,几个就各自睡着。

    君深只是眯着眼,但是并没有睡着,到了地方好一会儿才将安好叫醒。

    “丫头,醒了,我们已经到了,你再不醒我就抱你下去了。”君深凑到安好的耳边,声音低沉且带有磁性的在安好身边说道,他的唇擦过安好的耳垂。

    安好被他这么一刺激,还有些晕的脑袋,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才不要你抱,流氓…。”

    安好说着就提着食盒,抱着小白它们下马车了,带着大妞他们就走的后门,毕竟还是有些怕吓着客人了。

    这丫头,又一次说他流氓了,话说他有做很流氓的事吗。

    话说,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在往他怀里钻呢,不过这样被依靠的感觉,他还是很喜欢的。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可是马车到底是有停下的时候。

    想着,君深就跳下了马车,大妞早已经在安好下车的时候,跟着跑了下去了。后门的门槛低,门又宽,马车直接就驾驶了进来。

    罗衣见安好他们这么晚回来,倒是有些诧异。

    “我们去看看你娘和弟弟吧,君深你先把小白它们抱上去吧。”

    安好说着将手里的小白和小黑递给了君深,后院的厨房有一个石梯子能直接通向上面住的房间,倒也不怕大妞会吓着他们了。

    君深走了后,安好就和罗衣去看她娘和弟弟了。两人的情况比才开始见到的时候好了很多,事实证明她开的药还是很有效果的。

    给了他们两瓶药丸,安好又给罗衣的娘扎了下针。走的时候,罗衣送着安好出来的。对于她的帮助罗衣心里很是感激,她不想天天这么待着,想好好的报答安好。

    安好见她这么说,想了想让她明天直接去厨房帮忙,该熬药的时候,就给她娘他们熬药去。

    罗衣听了很是高兴,跟安好说了几句后就回了屋子。

    这边,安好没有立马上楼,而是去了大厅。同安北聊了会儿,给他一瓶的灵泉水和一瓶药丸后,安好就回了楼上。

    这几天,龙天月虽然没有进食,但是吃了安好给的药丸,脸色却是比之前好了不少。人也没有继续瘦下去的趋势,春夏和秋冬看着心里都很高兴。

    看到安好的时候也尊敬了几分,倒也没有因为她的时常不在而不满。毕竟她天天晚上都会回来,而每次回来看的都是她们公主,想来她应该也是很忙的。

    安好进去后,看了看龙天月,把了下脉,扎了下针。这几乎成了天天都要做的事,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就怕她体内的毒素乱窜,到时候就无力回天了。

    “辛苦你们了。”安好坐在床边,看着一边站着的青龙和朱雀说道。

    “能帮主人的忙,青龙不辛苦,不过好想念你做的好吃的。”青龙走了过来,抱住了安好,模样要多亲昵有多亲昵,就像很久没看见了似的。

    “行,晚上就给你们做好吃的。”

    朱雀看着笑了笑,她都这么大了,也不好去腻着安好了,不过看见主人她心里就很高兴。跟着它们在一起久了,原本不怎么爱吃的朱雀,也彻底的变了。

    在这里待了会儿,安好就先回了她的房间,此刻房间里就君深一人。小白和小黑、大妞它们也不知道去哪了。

    “它们在隔壁屋呢…。”君深看安好的样子,就知道她想问。

    “那你咋还不去睡呢。”安好说着走了过去,正准备坐下就被君深一把给拉进了怀里,她一屁股直接就坐到了君深的腿上。

    安好嘴角扬起抹弧度,瞬间出手,直接反手一拳就对着君深挥了出去,时不时的就占她便宜,当她好欺负呢。早就想揍他一顿呢,今天正好试试,万一要打中了呢,算他活该。

    君深对于安好的突然出手,倒是有些意外,开始只能闪避,随后就将安好成功拿下了。

    “小辣椒,你是想试试为夫的武功的吗。没看见你睡着我就不想去睡觉,你还没给我晚安吻呢。今天你说我对你流氓,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让你流氓回去怎么样。”

    君深看着安好气呼呼的小表情,没有立马松开她,反倒在她耳边这么说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安好耳边,让她觉得耳朵都热了几分,酥麻的感觉安好有些不适应。

    你才流氓,你全家都是流氓。

    “你这么说,我不对你做点什么,才是对不起我自己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