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六十二章 为女人插兄弟两刀
    百里星辰着实有些无语,他以前睡觉也不流口水啊,肯定是美食惹得祸,遇上这家伙准没有好事。

    这要是他说出去了,尹修他们可不得笑死了。

    “安好他们家明天上梁,我来找你自然是为了牛羊的事情,现在走到哪了,明天能到吗。”君深坐到了桌子边,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袖,看着百里星辰说道。

    百里星辰已经将外衣穿好,听他这么说瞪了他一眼开口说道:“哼,你这家伙果断的重色轻友。别人都是为兄弟两肋插刀,而你呢就是为女人插兄弟我两刀…。”

    “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该给你两刀。”

    君深听百里星辰这么说,挑眉看向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丫的,太没人性了,我还没穿鞋子呢,不准过来,再过来我叫非礼了。到时候小丫头肯定嫌弃死你,哼哼,肯定认为你男女通吃。”

    百里星辰见君深走过来,立马跳到了床上。这家伙向来都是说得出做得出的。

    “闭嘴。”

    君深听着百里星辰这番话,嘴角微抽,他可不想被安好误会,哪怕是一点儿也不行。这二货为什么是他朋友呢,有时候真是想一巴掌拍飞他。

    见君深坐到了桌子那边,百里星辰赶忙下了床,刚穿好鞋子。外面鱼七和一干下人就端着东西进了门。

    看到君深的时候都愣了下,似乎是有些诧异,他什么时候来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谁去开过门呢,见百里星辰没说什么他们就继续忙活着。

    递漱口水的递漱口水,递帕子的递帕子,剩下的人就将端来的早饭,一一摆上了桌子。留下鱼七一人在屋子里伺候后,他们一个个都退了出去。

    早饭是水晶包子,鲜虾饺子,鱼片粥,还有几碟子精致的小菜。百里星辰一番洗漱后,就坐在桌子边吃起了粥。鲜美的粥下肚,他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君深来得早,没有吃早饭,看着桌子上那笼冒着香味的饺子,他直接就给端了过去,看了看一边百里星辰没有用的筷子,直接就给他来自己用了。

    “君深,你个土匪…。”

    百里星辰见君深将他的饺子端走,立马就不满的喊了起来。这家伙简直是太过分了。今天他原本就准备起早一点的,所以就让他们早点准备早饭,这倒好被君深这家伙给打劫了。

    “呵,本王向来就土匪,你第一天认识我。你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跟我争筷子被打的,你就动手。这饺子包得真是不错,吃着也香。”

    君深的心情似乎很不错,这饺子也的确比平时吃的都还要香上几分。

    鱼七看着自家爷气鼓鼓的样子,忍着笑意,赶忙下去给百里星辰拿筷子去了,除此外来的时候给君深也端了碗鱼片粥过来。

    “这虾可是昨天新运回来的,当然好吃,这可是我特意挑选的,价格可贵了。诶,你别给我吃完了啊,大不了我在分你点包子,这包子里面包的可是精心挑选后的肉做成的,包你吃了还想吃。话说你是不是把小丫头给得罪了,都不给你早饭吃的。”

    百里星辰肉疼的看着君深,感觉就像好好的大白菜被猪供了似的。说着,他不免有些八卦起来,这家伙肯定是得罪了小丫头,才想着用牛羊来讨好她。

    鱼七东西放下后,就退了出去,他可不想在这里当炮灰。

    “给你鱼片粥,这鱼可不是一般的鱼,至于它叫啥名我也不知道,反正比其他的鱼好吃多了。”

    将鱼片粥递给君深后,百里星辰拿起筷子往自己的碟子里夹了几个饺子。

    “你这家伙,太不会吃了,这东西还得蘸这个才好吃呢。”

    君深喝了点这个鱼片粥,味道的确很鲜香,百里星辰这家伙向来都是会享受生活,倒是一点也不亏待自己,早餐都吃这么好。

    “牛羊又没有长翅膀,车子只有那速度,明天能不能到我也说不好呢。”

    这虾饺果断好吃,难过君深这家伙吃了几个都不带停的。还是他的眼光好,这包出来可比其他好吃,这要是卖钱,一份怎么也得卖个几十两。

    “我说,你就不能跟我说说话,就顾着吃,你是猪啊。明天若是来不了,上梁你准备送安好什么呢。”

    百里星辰眨巴着眼睛,放下了筷子,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君深有些八卦的问道。

    君深闻言,抬眸目光幽深的看向了百里星辰,这二货居然敢说他是猪。

    “我说错了话还不成吗,你别这么看着我…。”看着我好想揍你,可是不敢。

    “我送什么,管你什么事,你操心下你自己吧。”

    走的时候,君深给安好带了一食盒的吃的回去,这鱼片粥她应该会喜欢的。要是百里星辰还有鱼估计也被他给提回去了。

    因为时间还算早,大街上并没有多少人,马车行驶没多久就到了绝味烧烤坊。

    君深刚进绝味烧烤坊的大门,坐在大厅里等他的丁山就赶忙站起身,走了出来。

    “主子…。”

    在外面丁山都不叫君深王爷,而是叫的主子。

    “你怎么来了。”

    “这是上面派人送来给你的信。”丁山说着,抬手将信递到了君深面前。

    “你先坐坐,等会儿我看了信再说。”君深说着,就提着食盒上楼了。

    看着君深手里提着的食盒,丁山有些奇怪,看了看四处都没有见到安好,心里不禁在想自家王爷不会是给安好姑娘买早餐去了吧。要不要这么好,果断自家王爷一出手就不凡呢,都知道这样追女孩子了。

    此刻安好刚刚起来,正梳着头,就听见外面有敲门声。随口喊了声进,她又继续梳着头。现在她的头发又柔顺又长,还乌黑发亮,比以前的她可好多了。

    “这个是给你早餐,从百里星辰那带回来的,味道不错你趁热尝尝。我还有点事,等会儿找你。”

    君深将东西放下后,走过去亲了安好的脸蛋一下,就出了屋门,还随手给她关了起来。

    安好伸手摸了摸刚刚被君深亲过的地方,无奈一笑,这家伙还真是一本正经的占她的便宜。

    君深离开后,在走廊上就将信纸打了开看了看,随后就下了楼。同安北要了纸笔墨后,就给君老头写了个回信。

    丁山很少见到君深笑,见他刚刚笑着走下来,着实有些诧异。每次接到皇上的信,他都没有这样笑过,这次是为何呢。

    下来后,君深就将写好的回信给了丁山,想着百里星辰的话,君深又交代了丁山几句。

    丁山接过信点了点头后就出了酒楼,出去后走到一边马厩解开马的缰绳,翻身上马就跑了出去。

    这时候,安北他们做的早餐也做好了。无疑安好和君深都没有吃,君深上去的时候,安好已经在吃东西了,除了鱼片粥他还带了一笼虾饺回来,看着百里星辰当时那肉疼的模样,他就有些不厚道的想笑。

    “怎么样,味道还行吧。”君深坐在了安好对面,看着她问道。

    “还不错,百里星辰这家伙倒是会吃,你怎么一大早跑他那里去了。”安好停下勺子,看了看君深问道。而且还是这么早,会有什么事呢。百里星辰这家伙这么吝啬,君深将东西带回来,那家伙怕是要气得跳脚吧。事实证明安好还是挺了解百里星辰的。

    “找他有点事,对了,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油菜的事我不是上报了上去吗。皇上,听了很是高兴,让我和你一起负责在村里试种一年,村里人栽种油菜的都有补助…。”

    君深还有没说的,那其实就是君老头现在就想来看看,不过已经被他刚刚的信给回绝了。

    “嗯,等十月的时候,就可以育苗栽种了。不过在这之前就要有所准备,我们村里的地到底是有贫瘠,底肥什么的都得要不少。除此外这件事得告诉云爷爷,到时候在召集村子里的村民们说下。”

    “嗯,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到时候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就告诉我好了。”君深看着安好笑了笑说道。

    又要钱得,又有油吃,村里的人哪里有不愿意的呢。

    “对了,请柬你能帮我找人送吗,还有我姥姥他们那。等下我打算先去给安北的爷爷看下病,回来后我们就回村子去。”

    “嗯,这件事就交给我。”

    安好就将请柬定做的地方和邀请人的名单全部给了君深。

    君深手下的人多,送请柬什么的,没多会儿就能送完了,要是她去的话,这还得四处跑来跑去,那可就够得跑了。

    将鱼片粥和虾饺全部解决后,安好就去了隔壁屋,给龙天月把了下脉,她现在的情况很是平稳,这倒也让安好没那么担心了。

    同朱雀它们说了会儿话后,安好就叫上了安北,坐着马车去给他爷爷把了下脉,针灸了一番。又检查了下福满园每个人的学习进度,见他们都滑得很不错,安好看着也挺满意的。剩下几个学溜冰鞋也溜得比之前好了不少。

    现在他们可以时不时的做做香肠,学会儿滑板车和溜冰鞋。等到开业的时候,让他们一个个的来街上滑滑板去,到时候绝对会让他眼前一亮的。

    所以安好才会让他们都学,这样到时候队伍强大,看着就特想学。除此外,开了店后她还打算选几个技术好的当老师,负责教导在他们店买滑滑板车的人。当然前提条件必须得说好,毕竟这东西都是容易摔跤的,要想学自然是要下得了苦的。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君深已经在大厅里坐着等她了,小白它们也蹲在一边等着安好回来。

    因为是上午没有什么人,君深就将大妞也一并带到了大厅。

    “安北,酒里里的事,就请你和安东多费心了,最近家里新工坊要上梁,我得回去帮着忙活会儿。”

    同安北他们聊了会儿后,安好就和君深它们出门坐马车回村子了。一路上,君深和安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多久马车就驶进了村子。

    安大海和风天翔他们已经在新工坊这边收拾了起来,洒水的洒水,扫地的扫地。

    云正德已经安排着村子的人,帮忙搬凳子,桌子,摘菜这些了。另外灶也从新搭建了起来,桌子摆放了些在工坊这边,毕竟前院放不下那么多桌子。

    另外一早杀的两头猪,现在也清理了出来,请的杀猪匠正在一边切着肉。一部分按着厨子说的,切成了四四方方的,打成了一个个简单的肘子。

    看着安好家这两头大肥猪,一个个都羡慕不已。不少人更是羡慕安大海,有这么能干的女儿。

    云青峰也正好从其他村子招人回来,就这两天的时间他已经招到了不少的人了,全部都登记了下来,想着安好之前说的话,云青峰就打算过来看看安好回来没。

    安好刚从马车出来,就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云青峰。

    见到是安好,云青峰步子也快了起来,见他走这么快,安好就知道他有话跟她说。就上前了几步,等着他过来。

    “青峰叔…。”

    “嗯,大丫你回来得正好,我正好有事找你。你不是说你要自个儿面试农场干活的人吗,人我已经给你找到了些,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云青峰看着安好说道。

    “现在,我有时间,就让他们来我们家面试吧。”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他们。”云青峰是个做事风风火火的,听安好这么说后,赶忙就去叫人去了。

    “你这个青峰叔做事倒是利索。”君深笑了笑说道。

    “那肯定的,青峰他们可能干了,我们先回去等他们吧,等面试过后我们就去新工坊那边看看。”

    他们进屋的时候,院子里的人都在忙活着摘菜,杀鸡杀鸭子。

    羽林他们也都出来帮着忙活着,同村子里的人打了招呼后,安好他们就回了后院。相比前院的热闹,后院就要清静许多。

    没多会儿,云青峰就带着人过来找安好了,安好在后院见的他们。

    来到后院后,云青峰就跟安好大概的介绍下他们的情况。他们大多都是从外面干活回来的,听到家里现在村子好了,都打算不出去了,准备就在村子里干活。毕竟一个个都老大不小的了还没成亲。

    君深坐在一边喝着茶没有说话,对于选这方面的人他实在不在行,一切还得安好来。不过对于这些人打量安好的眼光,他着实有些不喜。

    有君深在,其他人也不敢盯着安好一直看,看了两眼就看向了地上。

    来的人一共有十四个人,安好选了十个人,其中一家来三兄弟,有一家是两兄弟,另外两个是父子,除此外的三人就是来自不同的人家,一个个看上去都挺老实的。

    见安好选好人,云青峰就叫上那四个没选中的人先走了,至于他们就收进工坊干活了。

    安好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可知道你们要做的是什么。”

    “东家,这件事来的时候青峰叔已经给我们说了些,说是农场。小时候,我们家还没分家的时候,家里就喂过一只羊。我就天天给它割草,天天喂它。它是黑山羊,每年还要下几个崽,长得真是很可爱,你是没看到…。”

    说话的人身穿一身青灰色的短褐,虽然身材有些矮小,但是看上去却是透着股机灵劲。此人名叫云冬青,年龄在十七岁左右,长得浓密大眼,容貌长得倒也不差。

    “东家,我这儿子就是个话痨,你别见笑。”云三羊见自家儿子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着实很想拍他一巴掌。

    安好笑了笑说道:“冬青哥,真是个能说会道的,我怎么会见笑呢。”

    云三羊的妻子郑晓晓一直在家务农,带着女儿云初雪。安好家的工坊招人后,她们母女就一起进了安好家的工坊干活,云三羊则和儿子一直都在越寒城当酒楼跑堂的,每隔一些日子他们才能回家。见家里妻子女儿都比他们的工钱高,也就准备回来干活了。

    “爹,你看东家都表扬我了。”

    “没错,在我们这个农场里你们要做的就是给牛羊喂草和喂水,除此外,还要喂鸡这些。工钱方面你们每个人我是开的一百文一个月,但是你们也必须尽心尽力,合作着将农场里的牛羊这些给管理好,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劲的要及时告知我。如果我不在,你们就告诉云凡。”

    “另外,农场要天天打扫,粪便这些那边有池子,你们清扫的都倒在里面。另外晚上负责看守的人,是要住在农场里的。晚上要有人巡视,两人一组…。”

    一天一百文,一个月就是三两银子。听得一个个心里高兴不已,这可是高工钱呢。

    “等到农场弄好后,我会通知你们上工的,你们自己想想,若是干不了的提前告知我。另外,凡是上工后不能带其他人进农场,哪怕是你们的家人都不行…。”

    毕竟夜班在现代都是很多人接受不了的,安好想了想说道。

    “东家,你开的工钱这么好,我们肯定会好好干的,怎么可能有不愿意的呢。”

    云冬青在越寒城做跑堂,一个月也就六百多文,虽然能吃到不少剩下的好菜,不用在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但是没有多少钱啊,这娶媳妇怎么也得要个十多两。

    家里的房子也不怎么好,这一切要修的话,可不都是钱吗。

    “好了,那你们大家先回去,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们上工的。”

    拖百里星辰买的牛羊,什么时候能到安好也不知道,她打算先喂着,草就在村子里收。至于农场的牧草,等到九月的时候,在开始种植。

    他们走后,安好就觉得说得她有些口干舌燥了,刚坐下君深就给她递了一杯子水过来。

    “你要不要这么贴心啊,中国好男人呵呵。喝口水,舒服了很多,刚刚真是说得我口干舌燥的。我们走吧,先去新工坊那边看看。”

    君深笑了笑没有答话,他也只会对她一个人这么贴心。

    后院这边在修建的时候,安好就让他们开了个后门,此刻正好可以从那里出去。出去后,没走多远就是新工坊这边了。

    过来的时候安好就看见他们在往屋子里搬东西了。

    “大丫,你们回来了…。”风天翔刚将东西放进去出来,就看见君深和安好走了过来。

    “风叔…。”君深也跟着安好喊了起来。

    “嗯,这些都是你爷爷他们去置办的,至于我们要的木头这些后面几天会陆续送来的…。”风天翔看着他们说道。

    “云爷爷他们的速度真快,这么快就将这些木匠用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现在都还没到中午呢,一切都准备上了,比她可勤快多了。

    “你爷爷,见这些东西马上就要做了,心里可开心了。听你青峰叔说,他天还蒙蒙亮就让云凡送他去越寒城了。”

    这时候,将里面安置好的安大海也走了出来。

    “爹,伯父…。”

    “你们回来就好,大丫你这工坊建造的真是大,放了那么多的东西,都还有那么宽的空间。”安大海看着慢慢都是感叹。

    “大海,你可是生了个能干的女儿呢。”风天翔笑了笑说道。

    “呵呵,能有这样的女儿,是我安大海的福气呢。”安大海听着笑着说道。

    “爹、风叔你们可别夸我了,我会骄傲的。风叔,这工坊也有你们的一份呢,以后我们大家一起挣钱。”

    “对,大丫说得没错,我不在的时候,真是多亏你们了。”

    君深见他们在说话,就在工坊里走了走,看了看。树木花草都栽种了些,除此外每间房间上都挂着个牌子,前面的阿拉伯数字君深不认识,但是后面的字他是认识的。

    他们这工坊,每个房间是干什么的都全部分好了。

    跟他们聊了会儿后,安好也四处看了看,厨房这边的灶已经弄好了,一共整了三个灶,毕竟吃饭的人有那么多,光是蒸木桶饭,都得两大木桶呢。

    前院这边的厨子也是之前的那些人,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就洗锅开始炒菜了。那边的木桶饭,也炖的猪肉萝卜汤也炖好了。

    前院有人后,青木和颜一他们将东西都搬到了他们的院子去做,眼下已经做了不少的银耳培养料出来了。

    小白、小黑、大妞它们回来后,就在四处跑,也没有跟着安好他们。

    安好教了他们炒鸡下水后,现在每次打理出来的下水,他们都要炒来吃,因为炒出来的确挺不错的。

    前院没有遮挡,院子里都是用油布来遮太阳的,虽然还是有些闷热,但是也比晒着好,偶尔还会有风吹过。

    凉茶也煮了一大锅,凉了后喝着还是挺舒服的,不少帮忙的都喝了不少。

    安好在新工坊这边待了会儿后,就和君深回家了,回家后先去看了苏氏和小葡萄,陪了他们一会儿,又去给原家林看了下腿,见他伤口已经消了肿,安好又给他换了下药。他的体质不错,加上她的药好,伤口总得来说是恢复得不错的。

    家里有人做饭,余秀华他们就都在家里吃的,安好和君深则是去前院吃的。

    这边安二丫和安三丫走的时候,也将风铃和云凡都一起叫了过来,在这边吃饭。

    为了这个上梁,苏氏拿了钱给安大海,让安大海在村子里买了两头猪来杀,所以今天的午饭还是很丰盛的。

    猪血以前是没人吃的,但是现在做出来,一个个都觉得挺好吃的。

    安好给自己和君深都盛了汤,君深看了看端着喝了起来,这些东西他以前没吃过,如今尝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安二丫、安三丫、风铃她们是一桌的,吃着这做出来的汤也很是喜欢。

    杨梅时不时的就在往外看,心想着今天下午会不会放假,结果等到中午吃饭都没有一点消息。

    看着安二丫他们叫着风铃他们过去,心里着实有些嫉妒。

    前两次都放了假,但是这次安好没打算放假。

    没多会儿就有人将猪肉炖萝卜,已经血旺汤都端了些到工坊这边来,新屋这边也送了些过去。

    杨梅没有吃过猪血做的汤,听说是猪血做的,嫌弃得不行。闻着那盆里飘出来的香味,不少的人都尝试着吃了一块,这一吃就彻底喜欢上了。

    见自家儿子也在吃,杨梅也夹起一块,蘸着佐料尝了下。这一尝发现这猪血果真是好吃,嫩嫩的就跟豆腐似的,最主要那汤鲜味得很。

    没多会儿,盆里的血旺、粉肠,肉就全都没了。

    安好家买两头猪来杀的事,江氏一早就听说了,还有不少人跑去看杀猪的。

    江氏被安好打后,浑身都疼,听着他们家买了两头猪,都不想着他们。江氏心里就气得不行,就想上门去他们家找麻烦,不过却被安老头给骂了顿,叫回了屋子里,不准她去那边闹事。

    气得她只能在屋子里摔东西发脾气,要不是看她身上有伤,安老头正想扇她几巴掌。

    相比江氏的泼辣,安老头越发的喜欢这个性子沉静,做饭好吃的王笑了。

    这不刚吃了中午饭,江氏气冲冲的关门睡了,安老头就帮着王笑一起收拾着碗筷进了厨房。

    早晨的时候林巧就和女儿董佳去了越寒城,将安三郎也叫了去,趁着他没上课给他做点衣服来穿,至于安二郎和代晓晓也给他们准备了一身。

    安大河吃过午饭后,就回屋睡午觉去了,这太阳的他可不想出门晒着太阳干活。

    王笑在洗着碗,安老头就帮着清洗着。许是地上有水,王笑转身的时候,啊了一声整个人眼看着就要向着地上摔去,安老头赶忙伸手搂住了她。

    王笑虽然长得不怎么好看,但是比江氏年轻,身材和皮肤都不错,安老头此刻突然心动了起来。搂着她,竟然手也不放。

    “太老爷,你,你快放开我…。”

    “以后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你就叫我安大哥好了。”安老头说着放开了王笑。

    话说这安老头,也就五十多岁,可是却是彻底的禁欲了,此刻搂住王笑的腰,他无疑有了些别样的感觉。

    王笑对于安老头的体贴,倒也很受用,她这个年纪也不会再有其他人能看上她。若是他真的喜欢她,能收了她的话,她也不用过得这么卑微了。

    这边吃过饭,大家帮忙收拾好,又各自忙了起来。

    猪肉放在外面,天气这么热自然是不行的。于是就挑了些今天要过油锅的留了下来,剩下的就由帮忙的人抬去了安好家的地窖。

    地窖里跟外面完全两种感觉,待在里面久了还会觉得有些冷。安好让他们弄了几根竹竿后,剩下的事就交由她来处理了。

    这没有冰窖就是不好,有冰窖的话,她直接放到冰上冰着就好了,不过冰窖她还没来得及弄。

    君深负责将一块块猪肉打孔,安二丫和安三丫都帮着穿着。穿好后就递给安好挂在竹竿上。今天正好她们吃了饭没有立马去工坊,就过来帮着忙活了会儿。

    看安好要从凳子上下来,安二丫赶忙说道:“长姐,这里还有好几块肉没挂完呢。猪下水也还有很多呢。”

    安好笑了笑说道:“好了,剩下的这些不挂了,我打算将它们腌制起来,做点腊肉和烟熏猪下水来吃,另外这猪下水炒来吃,卤来吃都是不错的。”

    腊肉什么的,安二丫他们都没吃过,不过既然安好说了,这东西做出来肯定好吃的。

    安好下来后,他们就一人提了点拿了出去。

    回到后院厨房这边后,安好就拿出一个干净的盆,将猪肉和猪下水都用盐腌制了起来。腌制好后,就放到了角落里。

    “长姐就这样就好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腌制一段时间后,还要拿起来烟熏呢。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安好见安二丫问,笑了笑说道。

    “你做的这么好吃,值得我们期待。”君深目光柔和的看向安好说道。

    “长姐,我们先去工坊啦。”安二丫说着,拉着安三丫就向前院跑了去。跑了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安好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笑了笑着两丫头跑步的速度倒是很快的,倒是锻炼出来了。

    安二丫回头看了看,对着安三丫说道:“三丫,你说九哥是不是很喜欢长姐呢。”

    “那肯定的,你看他看着长姐,眼睛都不带眨的。”安三丫笑了笑说道。那种眼神,就像是爹看娘的眼神,柔柔的,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安二丫一听,笑了笑说道:“哦,你也在偷看九哥呢。”

    “哼,我哪有偷看,我这分明就是光明正大的看。”安三丫小脸一红,不服气的说道。九哥长这么好看,她也难免不多看几眼嘛。他跟长姐当真的绝配,两人都长得这么好看。

    两姐妹一路说笑着走到了前院,见周围的人时不时的看着她们,她们的脚步也快了几分。

    安二丫她们走后,君深就打了水给安好洗手。

    洗了手后,安好就和君深去看苏氏和小葡萄去了。外面的热闹,里面也依稀能听到些。

    进屋后,安好和君深就坐在了一边陪着苏氏聊了会儿,又抱了抱小葡萄。对于这小家伙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爹想好没。

    陪着苏氏待会儿后,安好就打算去外面的地里看看。

    之前的油菜割回家后,那剩下的一半还在地里呢,这要挖的话,也得费不少劲。

    今天的太阳,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偶尔还有风吹过。

    安好和君深去地里的时候,林满园他们都在地里忙活着,现在野山椒还在接,不过没有之前接得那么好了。

    地里的油菜根也都挖了不少出来了,不过还得在请些人帮忙忙活下。

    安好打算拿二十亩出来建大棚,剩下的准备着十月的时候育油菜苗,到时候就直接种油菜了。

    这边地里的土豆苗倒是长得好,下个月就能挖了,这收获下来,可是不少的土豆呢。

    “东家…。”

    林满园他们抬头的时候,才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君深和安好,赶忙喊道。

    “嗯,正好有时间,就过来看了下。”安好笑了笑说道。

    君深没有跟过去,四处看了看,这里的地的确不是很好,但是她能种得这么不错,还当真是个奇迹。

    安好走过去,同他们聊了会儿,又给容娘把了下脉,现在停药后她整体状态还是不错的,要不多久就可以准备受孕了。

    在现代三十多都是高龄了,在这里更是。

    两人的愿望只想要个孩子,无论是儿是女他们心里都是高兴的。

    “东家,真是谢谢你了,我感觉我身体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你给的药,吃了效果真好。”容娘看着安好感激的说道。

    “不用说谢,好好养身子,到时候给王源叔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就好。”

    安好说得一本正经,容娘却是脸红了起来。

    王源在不远处看着,着实想过去抱抱他的妻子,看着她脸红的模样,他每每就会想到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路上和她的朋友跑着,着实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两人成亲这么多年,一直恩爱如初,倒是让安好有些羡慕。

    君深离得不算远,他们的对话他也听进了耳朵里。

    这丫头有时候,看着没心没肺的,有时候呢又会去帮很多的人,这样的她让他如何不爱呢。君深的记忆回到了,那些个跟安好睡在一起的夜晚。

    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他睡觉并不是那么安稳,失忆过后更是会做些乱七八糟的梦。那时候的他,抱着她心里就格外平静,睡得也香甜。而她呢,也没有推开他,没有嫌弃他,还给予他温暖。

    这点点滴滴现在都在他的脑海。

    天色越发的黑暗起来,一看就是要下雨的节奏,新工坊这边安大海他们也加紧了速度,将东西都搬了进去。

    这边,安好看着天色这样,也让林满园他们都收工回去了。

    风吹得很大,家里的油布也吹得哗哗作响,一个个都帮着往着屋子里搬东西。好在油布固定得稳,风虽然大,却是没有将它给吹跑。

    君深走过去一把拉住了安好的手,牵着她就往家里跑。

    没多会儿,大雨就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君深用轻功都来不及,安好被他拉着跑,心里莫名的高兴,这大雨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这雨太大了,还好刚刚东西搬得快。”

    帮忙的人全部都躲进了前院的堂屋里,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不由得感叹了下。

    他们离屋子近都没有打湿,安大海看着招呼着大家坐着休息会儿。看着跑进来的安好和君深,赶忙让他们回去换衣服。

    这么大的雨他们自然不可能跑过去,就沿着走廊走着。

    “快进去,把湿衣服换下来,这要是得了伤寒可有得你难受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的,你也快去换了。”安好说着,进了屋子将门关上后,找了条水绿色的长裙换了起来。

    这边慧心她们是看着安好他们回来的,见他们身上淋湿就去厨房煮了姜汤,给他们端了过去。

    君深换衣服的速度很快,换好后刚出门,这边的姜汤就热气腾腾的端了过来。

    接过慧心端的盘子,君深就让她先下去了。

    “安好,你换好衣服了吗,给我开门,慧心她们熬了姜汤…。”

    安好听着走了过来,将门打了开,不得不说,这绿色的裙子穿着真的很衬她,看上去整个人都灵动了几分。

    “一人一碗,不许不喝。”

    “那你喝了,我再喝。”安好坐到桌子边,双手撑着下巴,眨巴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君深说道。姜汤什么的,她还是喝得下去的,他这样是担心自己不喝吗。

    “好。”君深吹了吹,慢慢的喝了起来。这味道着实有些难喝,不过喝了还是很舒服的。

    “一碗我都喝了,该你了,乖乖的把它喝了,这味道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喝了对你身体有好处…。”

    “可是人家不想喝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