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白灼虾,送鸵鸟
    视线相对,木塔塔感觉到了君深冷意,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木塔塔坐在马车上看了看周围,跟之前来的时候,又有些不同了,不远处修建的建筑物跟这边的有些相像,看样子安好姑娘是又建造了工坊。也难怪自家主子对她上心,这女子真不是一般的女子能比拟的。

    马车行驶出安月村后,木易忍不住问了起来:“哥,那人到底是什么人,刚刚他的眼神好冷。看着也太吓人了。”

    木易是第一次跟着他哥哥出来,对于外面的世界着实有些好奇。

    不过看着这些山村,倒也没觉得跟他们那边有啥不一样的,不就是衣服和首饰这些不一样吗,还有就是他们要打耳洞,他们这边的男子都不用打的。

    “你问我,我问谁呢。好好驾驶你的马车,问东问西干哈。”

    木塔塔没好气的说道,他又不是神,咋知道他是谁。他还好奇得很呢。这会不会是主子的情敌呢,长相这么不凡,不知道武功怎么样,家世怎么样。

    安好送走木塔塔他们,回过头就见君深站在她身后站着,也没有说啥。

    “我们出去走走吧。”安好看了看君深,对着他说道。

    君深点了点头,跟在安好的身后走了出去。有时候他真觉得安好就是本书,里面满满的都是惊喜和意外。

    下雨过后的空气就是好,好在路上不湿滑,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走了一段距离后,安好停下了脚步。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你不好奇吗。”安好见君深没有问她,笑了笑问道。

    “你要说总会说的。”

    “好吧,想来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他们是西凉人。这个贝壳,之前我是在玉清爷爷那里发现的。后来,我就将它们都买了回来,尝试着做了风铃。后来,因为我在酒楼做的吃食,让人盯上了我。那人就是西凉的封井,他患有一种奇怪的病症,吃了我提供给酒楼的银耳后他的病症有了好转,于是他找到了我,后来就来了我们村子调养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我们正在做风铃,他能提供贝壳的材料,我们就成了合伙人…。”安好大概的跟君深讲了下。

    君深不知道这些,想来鬼老、青木、百里星辰都还没告诉他呢。

    君深听完安好说的后,皱了皱眉,这封井他是有所耳闻的,不过还从没有见过。他倒是聪明,成了安好的合伙人。

    不过传闻说,这个封井长得很是绝美,性格到底怎么样,君深就不得而知了。

    “他长得好看吗,我跟他相比谁更好看。”

    安好听君深这么问她,不由得愣了下,随即打量了下冲着他笑着说道:“说实话,你们俩各有千秋,真是不好说。”

    君深走上了前,一把将安好抱了起来,往着无忧湖边走去:“我不管,反正现在我是你的人了。就算他比我好看,你也只能看我。”

    这家伙还真是够霸道的,对于封井她只当他是朋友,两人如今也就生意上的来往。这家伙要是吃醋的话,她这风铃也就不用做了。

    自己刚刚若是说封井比他长得好看,他会是啥反应了,会不会想把自己给丢无忧湖里呢。

    君深要是知道安好心里的想法,他不会将她丢无忧湖,只会想去将封井揍一顿。

    “你快放下我…。”

    “你确定,要我立马将你放下来。”

    安好没有说话了,这家伙分明就是在威胁她。

    将她抱到湖边后,君深就将她放在了草地上站着。好在这里的草很浅,倒也打湿不了鞋。

    霸道,专制,欠扁。

    想着,安好看着君深笑着说道:“既然以后你是我的人了,那我叫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我叫你追鸡你就不能去撵狗,我说的什么都是对的,不对请参照上面一条…”

    这前面的话君深倒是很受用,脸上的笑容也明媚了几分。可是听到后面的话,他的脑门一阵黑线,当他是大妞、小白呢。

    “打个比方,我怎么可能让你去追鸡撵狗呢,呵呵。”

    “那你也是我的人了。”君深笑着,看向安好说道。

    安好怎么觉得这就是坑呢,他先说他是自己的了,回头就变成了她是他的了,这家伙是在套路她呢。

    小白、小黑、大妞它们都还在无忧湖里游着,将它们浑身的泥水都在无忧湖里洗了个干净。不过好在无忧湖大,被它们这么一洗,没多会儿又清亮了。

    小白在水里游着游着,就发现了有虾子,听见安好的声音后,小白就含着一个虾子上了岸。

    听到一边传来声音,安好看了过去,就看见小白浑身湿漉漉的爬了上来,走到她面前后就将虾子放到了草地上。

    “主人,你们在这里干啥呢,我好像听见谁是谁的人。”

    “你肯定是听错了,干的不错,你居然把虾子都抓到了,快接着抓去,多抓点晚上做来吃。另外,你们有发现甲鱼吗,有的话也把它给抓上来。”

    这应该就是沼虾了,做出来可是很好吃的,不过就这么徒手抓她可抓不了,到底还是小白它们能干些。

    在湖里玩水,抓了虾主人就不骂它了,还能得到表扬,这倒是不错。小白的积极性也高了几分,也没有去仔细的想安好说的话了。下水后,就让小黑它们也去抓虾子和甲鱼了。

    “你就岸上吧,我也去那边试试,叉点鱼,晚上一起做来吃。”

    抓虾子君深是帮不了忙,叉鱼现在他可是个中能手,对于这个还是很热衷的。

    说着,他找了个石头,坐了下去,脱了起来。挽起袖子、裤脚,拿上叉子后就去叉鱼了。

    现在的他,跟过去倒是变了些,安好看着不免有些失笑。

    小白它们在水里也很是来劲,没多会儿就捕捉到了不少的虾子,见安好表扬它们,心里很是高兴。

    虾子多了,问题也来了,它们不少都是活的,要到处跑。安好让小白看着,就跑回家提桶去了,一手一个一共提了两个,剪刀安好也拿了两把。

    安二丫和安三丫将新来贝壳染上后,见没有多少贝壳就准备先回家了。反正也没剩下多少,就先交给她们处理了。

    出了工坊,走了过来,这还没进门就碰到了提着桶出门的安好。

    “长姐,你这提桶要干啥呢,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安三丫看着安好问道,打量了下安好手里的两个桶,不免有些奇怪,这桶里也就放了两把剪刀,这是要干啥去呢。

    “小白它们在水里捕虾呢,你们没事,跟我一起去吧,正好一起去将虾清理出来。”安好看她们终于舍得休息了,看着她们笑着说道。

    “怎么没有看到九哥呢,他也在那边捉虾子吗。”安二丫看了看周围问道。

    “他在那边叉鱼呢,这虾子可不像龙虾,不好抓的,我们走吧。”

    虾子什么的,安二丫她们就吃过龙虾,至于安好口中的这个虾子,她们不免有些好奇。她们的湖里也有吗,自从那事后她们都不怎么来湖边的,对于湖里的东西自然更不了解了。

    她们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小白在那里将爬出去不远的沼虾用爪子刨了回来,玩得倒是有些不亦乐乎。

    小黑却是很无语,这家伙就知道使唤它们的,每次偷懒的可都是它。

    安二丫她们看着不由得笑了起来,小白也有些小坏呢。每次都等那虾子,爬远了后在将它弄回原地,翻着爬也爬不起来。

    听到笑声,见安好她们来了后,小白就下了水继续奋斗去了,它要是再不下去,小黑估计都想揍它了。

    “先将虾子抓到一个桶里,等下我在教你们怎么清理。”

    “嗯。”

    安二丫和安三丫得应了声,就挽起一截袖子,将草地上的虾子小心翼翼的捡进了一边的桶里。她们已经好久没有跟安好一起到处跑了,今天能一起抓虾,心里不免很是高兴。

    君深也听到了她们的笑声,就知道是安二丫她们,看了眼她们这边,又继续忙活了起来。

    大妞的水性现在也锻炼出来了,比之前更好了。不过还是比不上小白和小黑,它们俩直接可以潜水很久。君深看着大妞这么会游泳,也心知是小白它们带出来的,心里无疑诧异的。

    “主人,我抓到一只甲鱼了…。”小白逮住了一只甲鱼,不免很是高兴。

    小白如今也就巴掌大,拖着一只比它还大的甲鱼,看起来着实有意思。

    “干得不错,值得表扬,这东西做出来可是很不错的。”安好不由得夸奖道。

    安好在它游过来的时候,赶忙上前将它口中的甲鱼逮进了桶里。它是直接咬住甲鱼的脚把它给拖回来的,那脚着实被它咬得有些血肉模糊,这甲鱼要是能说话,怕是早就控诉起了小白的行为了。

    “长姐,它为什么要叫甲鱼呢,长得跟鱼明明就一点也不一样嘛。”

    安二丫看着桶里的甲鱼,很是不解的问道。

    安三丫也觉得好奇,这东西的确没有一个地方长得像鱼的。不过吃起来那肉确实很嫩的,汤也很鲜美。

    这老婆饼里还没有老婆呢,这个东西她要怎么解释呢,说到底她也不是很了解呢。

    “你当你长姐我是神呢,什么都知道。它其实算不得鱼,它还有很多名字呢…。”

    这个东西安二丫她们也就上次吃过,肉质倒是鲜美,那汤喝起来也是很不错的。听安好这么说,她们也没有继续再问,这问题的确有些不好回答。

    小黑和大妞也不甘示弱,先后也抓到了一只甲鱼上来,看得安二丫她们很是欢喜。

    这边君深,也叉了好几条鲫鱼了。

    “我们开始清理吧,等下拿回去,洗下就能做来吃了。”

    安好说着教着安二丫她们处理了下虾子,因为剪刀只有两把,安好就让她们先把虾子的须和脚剪了,这个剪起来倒是快。

    安好拿着匕首,削着签子,没多会儿就削了几根出来。削好后,安好就教了下她们怎么剔除虾线。

    教好她们后,安好就拿着君深丢过来的鱼,蹲在无忧湖边清理了起来。

    虾子有大半桶后,安好就没让小白在抓了,不得不说它们的体力还真是够好的,游来游去这么久也不带累的。也不知道这湖里有多少,还是得给它们留点种呢。

    这些虾子看起来个子也不小,看着颜色也透明好看,没有任何的污染,肉质看上去就很是白嫩。

    君深只吃过虾子,还从没有处理过,叉了二十来条鲫鱼后,他就走了过来,跟着她们一起挑起了虾线。开始挑的时候,难免弄不好,不过多弄几个后,就没啥问题了,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了许多。

    有这样一个湖,还真是不错。鱼、虾、甲鱼、莲藕这些都有。

    村里的人再吃过安好做的鱼后,也尝试着去抓,不过到底不好抓,而且也做不出安好做出来的味道。

    提回去后,安好就开始忙活了起来,她打算今晚请云正德和风天翔、元清扬他们吃饭,就让安二丫和安三丫通知了下他们。

    得知今天安好亲手下厨,风铃别提多高兴了,她可是有些日子没吃安好做的菜了。早就想吃安好做的了,可是她经常不在家,想蹭饭都不行呢。

    小白它们浑身湿漉漉的,安好就让它们在草地晒回才回来,等到晚上的时候在进空间好好洗洗。

    晒了会儿,小白就不想一直待在这了,它现在最想的是吃安好做的虾子。

    将虾清洗干净后,安好就放进了筲箕里。这边羽林已经烧上火,蒸上木桶饭了。慧心和慧兰在这边准备着安好要的佐料,大蒜、干辣椒、洋葱、香葱全部切碎后各放到了一个碗里。

    切好后,她们就开始准备其他的。

    做饭君深暂时还帮不了忙,不过却是在一边看着。

    鲫鱼,安好打算拿些来清蒸,拿些来水煮,拿些来做糖醋鱼。

    做菜时候的安好,很是认真,就跟她治病救人时候一样。不过这时候的她,相对是快乐的,说到底她骨子里也是个吃货呢。

    这边锅干后,安好就开始往锅里倒菜油。用葱试了下油温后,安好就用筷子将裹好粉的鲫鱼放在锅里炸了起来。

    这粉里面还加了小葱和她特泡的花椒水,所以鱼炸好放着即使冷的吃,也不会觉得腥味的。因此安好打算拿一些来糖醋,剩下的就干吃。

    安二丫她们进厨房的时候,安好已经炸了些出来,闻着就特别香,看起来金黄的着实有食欲,安好让他们都尝了下,自己也尝了个。

    这边木桶饭蒸好后,安好就洗了锅,准备做白灼虾。往锅里加水后,安好切了几个姜片,又打了好几个葱结丢进了锅里,倒了点白酒后就煮了起来。

    “长姐,锅里面已经开了,要放虾子了吗…。”

    安二丫和安三丫负责看着这边的锅,见锅里沸腾后,赶忙问道。

    “嗯,将虾子放一部分进去,剩下的做别的吃的,倒进去后就用筷子搅拌下,再盖上盖子煮就好了。”

    君深帮着将虾子到了小部分进锅里,煮了起来,一切都照着安好说的做着。

    慧心和慧兰,知道安好要请吃饭,所以摘了不少的菜出来,腌制的野鸡也宰了几只,五花肉也切了一大半盆,青椒也切了不少。

    期间雨竹也来了下,将一边炉子上炖着的鸡肉汤,盛了起来给苏氏端了进去。

    这边锅,安好准备用来做蘸白灼虾的佐料。此刻锅里的油已经热了,安好将切好的姜丝蒜末倒进了锅里后,就放上盐和糖翻炒了起来,后面又加了点酱油这些。

    做好后安好尝了下味道,感觉淡了点后,又往里面加了点盐翻炒后才盛了起来。

    这边白灼虾煮好后,安好就用漏勺漏了起来,倒进了她端过来的凉水里冷却着,这样可以保证肉质不变老。

    安二丫看得很认真,毕竟她也想自己以后,能做出好吃的。

    白灼虾做好后,安好就开始做蒜爆沼虾,将虾子放入油锅中炸到八成熟后就盛了起来,放上之前准备好的佐料,翻炒了起来。

    椒盐虾,安好也做了点。

    做好虾,洗好锅后安好就开始炒其他的菜了,青椒回锅肉,鱼香茄子,香肠炒蒜苗,辣白菜炒五花肉,红烧鸡块,炒青菜都做了些,另外还做了白萝卜豆腐丸子汤,炸红薯丸子,麻辣土豆粉也做了一盆。

    那些做好后就开始做糖醋鱼,随后就是水煮鱼,另一边清蒸的鲫鱼也快好了。

    快要炒的差不多的时候,安好就让安二丫去叫人吃饭去了。这时候,外面帮忙的也都开始吃饭。美食坊这边还在炒菜,也快要吃饭了。

    慧心她们也开始上菜了。

    安二丫没多会儿跑回来了和她一起的还有风铃,至于风天翔、云正德、安大海、云青峰、云凡,元清扬、郑有容他们一边走一边聊着,此刻还在中间的走廊上走着。

    小白回来后,就一直在围着安好打转,无疑要吃的。

    安好就把给它们留的端给它们,除了虾子、鱼、肉,还有炸红薯丸子,以及她后面炒的炒饭。

    吃饭的时候,坐了几桌子的人,见饭菜做的这么丰盛,青木很是高兴,现在可是难得吃一回安好做的饭菜呢。

    吃饭的时候,安好抱了一坛子果酒出来,递给了安大海。

    云正德他们都没有吃过虾子,看着不知道怎么下手,安好剥了个给他们看,又给他们都剥了点,吃得云正德很是高兴。

    “大丫啊,你啊自己吃你的,云爷爷已经会剥了,你这虾做得真好吃。”

    “就是,都给我们剥了,你自个儿还没吃呢。”黄氏也笑了笑说道。

    贾氏也怕安好饿着了,还给她的碗里夹了不少的菜。

    安好笑了笑,吃了起来,这边君深看她没吃什么,也给剥了几个在碗里。云正德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叹了口气,还好云天今天回了书院,不然看着心里怕是该难受了。

    见君深对安好这么好,安大海倒是很欣慰。

    这边颜一见追命给飞花剥虾,也照着给颜九剥了些,看得青木很是无语,这四个人真是够了。木头却是自顾自的吃着,林城看着淡笑不语,现在能这样生活着,也是大家的幸运了。

    风铃一连吃了好多个虾子,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这些东西到底是吃不饱的。盛了点饭,吃了些其他的菜,不得不说安好做的菜都好吃。

    吃过饭后,他们就收拾了起来,这边安好他们也没离开,就坐在各自的凳子上聊了起来。

    如今安大海回来了,上梁祭拜就由他带头了。

    不知道聊了多久,等到天色都黑下来后,云正德他们才离开了。对于安好做的这顿饭,他们吃着还是挺香的。感情的事情到底是勉强不得的,云正德倒也想得明白。

    这边安好同安大海聊了会儿,洗了个澡,陪了苏氏一会儿,就和君深回越寒城了。

    见自家女儿这般忙,安大海百感交集,这丫头当真是变了很多,不过这样的变化他看着也是开心的,当真是越来越优秀了,这样的她到底是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呢。

    安好私下已经同安大海,聊过她的身世了。

    对于她的亲生父母,虽然她想知道,但也永远视他们为爹娘,安大海听了心里感到很是欣慰。他也问过鬼老,但是安好的身世终究是个谜,没人知道。

    安好知道的却远比安大海知道的多,只是她现在什么都没说,也不想他跟着担心。

    因为第二天就来,安好走的时候就没带小白它们走,就将它们留在了家里。

    坐着马车回绝味烧烤坊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回去的时候还有一桌的人在吃烧烤喝酒。安北他们也都开始吃晚饭了。

    安好过去坐着和他们聊了会儿后,就上了楼。

    君深知道明天起得早,亲了下安好后,就先去睡觉了。安好给龙天月针灸完,同朱雀他们说了会儿话,也回屋睡觉去了。

    或许是有些累了,挨着床没多久,安好就睡着了,一夜无梦直到天明。

    早晨的时候,君深没有跟安好一起回去,就让林城先将安好送了回去。安好也没有多问,坐上马车后,去集市买了点东西,就回了安月村。

    目前百里星辰没有给他消息,不过除了牛羊,君深还是打算多送些的。

    安好走后,君深就去找丁山他们去了,他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将东西都准备好了,一共有三十个箱子。里面书本、字画、古董花瓶,布匹都送了些。

    都搬上马车后,他就带着人先回安月村了,反正百里星辰他自个儿能搞定。

    这边一早起来后,百里星辰就带着自己人去了郊外,看了下运回来的牛羊这些后,满意的给了钱后就吩咐着手下的人将这些运往安月村。

    君深送这么多,无疑在村子里引起了轰动。安好看着这么多的书,觉得自家开图书馆都够了。

    这些书全部都是手抄本,超值可谓无价。安好问了下君深,才知道他们这是没有印刷术的。益州国有,不过技术是不外传的,印刷术都掌握在皇室人的手里。

    这边玉清、朱青然、杨玉儿他们也都陆陆续续来了。一直没有来的尹修,在收到请柬后也跟着慕容白他们来了。苏家的人没多久也来了。

    对于安好短短时间又建工坊,又建农场他们着实有些佩服,还去参观了下。这边农场虽然什么都还没有,但是修建的还是很不错的。

    百里星辰从郊外过来,走得也不快,自然就是最后一个到的。

    他运送的牛羊,一路上都很惹眼,对于奶牛大多数的人根本没见过,看着着实稀奇,围观的人甚是多。当看到他后面的孔雀和鸵鸟时,一个个都不认识,都不由得伸着脖子打量着。

    “前面这个我认识,就是奶牛…。”

    “奶牛是什么牛呢,俺就听过水牛,黄牛…。”

    “这是谁家呢,还买了这么多的羊,这么多得要多少钱呢。”

    “听这名字嘛,肯定就是有奶的牛啊…”

    “废话,牛只要是母的都有奶,我看啊叫黑白牛还差不多。”

    “这后面的这是什么鸟呢,长得真好看…。”

    “那这个又是啥呢,长这么大一只,脖子上都没毛的,这个能飞吗。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一个个看的很是稀奇,不过问了这么多,也没有问答他们的。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出了城后,总算好了很多,路上也不堵了,速度也快了些。

    百里星辰骑着马跑在前面,进了安月村后,就指挥着他们往安好家的方向去。

    被人堵在路上,他心里也挺烦的,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他这个时候,给安好送去呢。

    安好一直都在前院帮着忙,招呼着。君深则和尹修他们坐在一边的桌子上喝着茶,听到声音都走了出去。

    百里星辰的牛羊刚运过来,外面玩耍的孩子们就大呼小叫了起来。

    “来了好多的马车,有好多的牛羊…。”

    “这牛咋长得这么奇怪呢…。”

    “比我们家的牛,可大多了…。”

    虽然奶牛颜色不一样,但是长得到底跟其他牛差不了多少呢。孩子们都围着马车看了起来,这么多的牛羊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屋子里的人都纷纷跟在安好身后走了出来,对于奶牛,杨宝儿听说过,但是还没有见过呢。她也很想看看这奶牛到底长得啥样。据说这奶牛产的奶可以喝,也不知道好不好喝呢。

    “安好,快过来看看,这可都是我托人挑选的…。”百里星辰翻身下了马后,就冲着走出来的安好喊道。这丫头咋一点都不积极的,亏他还这么火急火燎的给她送过来。

    安好看着愣了下走了过去,这马车都还停完,还在跑过来呢,这得多少呢。她可没有买这么多的牛羊呢,这马车看着可是有不少呢。安好有些疑惑的走了过去,这剩下的莫不是他自己送的吧,这也太不可能了。

    她可不认为百里星辰有这么舍得,想到这安好就想到了君深找百里星辰说的事,不过他当时并没有告诉她,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听到自己说的那番话后,跑去让百里星辰一并买回来的。

    朱青然他们看着也很是诧异,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产自燕州国的,这百里星辰还真是人脉广呢。

    苏玉娘的娘家就苏衡、刘玉书和苏云娘来了的,看着这么多牛羊他们也着实诧异呢。对于安大海平安回来,他们也感到很是欣慰,来的时候就叫着安大海说了好一会儿,他们女儿的坚持到底是等到了。

    这边杨玉儿见自家大哥没过去,也就没有跟出去看,反正站在这里也是看得到的。杨宝儿却是很想近距离的看看,就拉着安二丫她们一起过去了。

    “宝姐姐,这就是奶牛呢,颜色长得好奇怪,又白又黑的。它生下来就长成这个样子吗,它也吃草吗。”安二丫就跟个十万个为什么似的,看着这奶牛很是兴奋的问道,这奶牛以后可就是他们家的了呢。长姐怎么会想到买奶牛呢,这牛买这么多头来干啥呢,家里现在也不用犁地啊。

    安三丫很是摸摸奶牛,但是又不敢,只能在一边看着。听安二丫问杨宝儿,她也有些好奇。

    风铃对于这奶牛也好奇的紧,也有些想不明白安好买这么多干啥。

    苏云娘也没见过奶牛,看着就特别喜欢,心里不禁在想等她有钱后,也买一头回家喂着。

    “这可不就是奶牛吗,据说它生下来就是这个颜色。肯定要吃草的吧,不吃草它还能吃肉啊。而且据说,这奶牛还产奶呢,产出来的牛奶人可以喝,喝了很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杨宝儿见她们都不知道,笑着说了起来。

    牛的奶不该是小牛喝的吗,安二丫她们都是这么想的。又往前面走了点,看着那毛绒绒的绵羊,着实有些稀奇,这羊咋都长得不一样呢。

    君深、尹修、慕容白、墨宇他们也都向着百里星辰的方向走了过去。

    安好是第一个走过来的,她刚过来百里星辰就说了起来。

    “安好,你买的牛羊我可是都给你送来了。另外你后面的未婚夫也送了你不少的牛羊,至于我嘛送给你的,绝对是他们没有的,走后面去看看…。”

    站得进的人还是听到了百里星辰的话,敢情这么多,安好自个买了些,他们还送了些。

    安大海看着也很是不可思议,这么多得要多少钱在置办得下来呢。

    不过自家女儿买这么多,要拿来做什么呢。

    林江花自上次后,就不敢再去惹安好了,今天他们家上梁自家男人送了礼,她才来的。看着这么多牛羊她可是又嫉妒又羡慕。这小贱人小小年纪,长得跟个狐媚子一样,肯定勾引了男人,不然谁会傻不拉几的给她送这么多东西呢。

    这边工坊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也都纷纷站出来看着。

    杨梅看着这么多的牛羊,也愣了下,这安大丫莫不是要养牛羊吧。可是那牛咋长得这么奇怪呢。当真是有钱没有消耗的地方,买这么多也不知道养不养得活。

    羡慕嫉妒,什么想法的人都有,有的人还想让自家的牛,跟安好家的牛配种呢,那生出来也不知道会长什么样,想得还挺多的,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安家这边,安老头一早就让董佳他们送了礼过去,不过怕江氏过去闹,所以也就安大河他们一家去了。至于安老头就留在了家里看着江氏没有去。

    安大河虽然有些不想去,可是安老头都说起,他不去难免有些让他奇怪。

    这边,安好听百里星辰这么说,就跟着他走了过去看了看。

    “小丫头,哥哥对你好吧,有没有想投怀送抱啊。我跟你讲这可是我费了番心思才买到的,这个叫鸵鸟看着大吧,据说它下的蛋也大,不过我还没看着它下的蛋呢。公的母的我都给你买了些,至于这尾巴很好看的叫孔雀,漂亮吧,听说它开屏更好看,不过它都不开屏的…。”

    百里星辰看着安好,笑着介绍着。

    安好看着不免有些意外,这鸵鸟的肉质可是比牛肉还好呢,不过她也只有听过并没有吃过。她还是这么近距离的看呢,这鸵鸟跑得很快,不过就是不会飞,有灵泉水她也不担心养不活。只是这孔雀可是会飞的呢,她要养的话,还得单独弄下它们住的地方才行。

    君深和尹修他们过来的时候,也诧异了下,对于这笼子里的东西,他们也没见过呢。这都是啥东西呢,这百里星辰还真是什么东西都送得出来。

    “星辰,你这都是给安好送的啥,见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它们吃啥,你叫安好怎么养活它们呢。”尹修看着不由得说道。这百里星辰送东西未免也太不走心了,这丫头怎么可能见过这些呢。

    安好也不好说她知道这是啥,站在没有说话。

    君深看安好的样子就知道她很喜欢,百里星辰这家伙倒是会出其不意呢,知道有这些东西,都不告诉他的。

    “尹修,小爷我自然是什么都跟安好想到了,这不还特意买了两个人回来,送给她帮着饲养。安好还是哥哥对你好吧,看着喜欢吗。不过到时候你若做来吃,可得叫上我。这鸵鸟据说好吃,但是我还没吃过呢…。”

    百里星辰没有管君深看他的眼神,继续站在安好身边说着。

    安好有些无语,她这都还开养呢,他就想着吃了。这鸵鸟百里星辰送给了安好十五只,孔雀送了十只,但是也花了他不少钱了,这次他倒是特别舍得了。

    “这可稀罕了,安好到时候可得叫上我们呢,这么大一只我们几个人,肯定一只都够吃了…。”慕容白笑着说道,这东西百里星辰费心的弄回来,肯定好吃。

    君深闻言笑了笑看着百里星辰说道:“既然一只都够吃了,这么多,不如就宰一只来吃了。”

    百里星辰听着很想揍君深一顿,不就是自己买了没告诉他吗。没告诉他,不也替他省钱了吗。

    “想得美,现在还没几只就想吃,以后再说,这可是我送给安好的。”

    安好有些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其实不管是奶牛还是鸵鸟,她都挺喜欢的。

    “它们会飞吗。”墨宇见气氛有些不好,转移话题的看着百里星辰问道。

    “这个我没有问,等着我去问问他们。”百里星辰说着,就走到一边去问他买来饲养的两个人了。

    没多会儿百里星辰就走了回来,看着他们说道:“这孔雀是会飞的,不过鸵鸟不会飞的,就是个傻大个。”

    百里星辰说完想了想,又把那两个人叫了过来,跟安好介绍了下。他们是一对夫妻,目前还没有孩子,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男的叫桑吉,女的叫何娜。

    见到安好,他们难免有些意外,想过很多,却是没有想到他们的东家年纪会这么小。不过本事应该是不小的,能买这么多的牛羊,能有这么好的人际关系。

    “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带你们去农场看看,等下将牛羊都关那边去。”

    桑吉和何娜点了点头,这农场可就是他们以后要待的地方了,自然是要去看看。

    君深他们也跟着走了过去看看。

    对于安好她们家的农场,桑吉他们看着不免有些意外。因为这农场的布局还是很不错的,里面除了一间间的圈舍,还有活动的屋子,另外还有很大一片的土地,就是上面现在还没有一点牧草。

    看了会儿农场后,安好就让他们将马车驾驶进农场,先将牛羊各自关起来。鸵鸟不会飞,也都放了出来,孔雀会飞就先留在马车的笼子里,放到农场阴凉的地方。

    好在他们来的时候带了些喂养的食物,可以先喂着,不过下午就得在村子里收草料这些了,毕竟牛羊吃得多。到时候,在村子里收点,他们自己再去割点好了。

    在喂水的时候,安好注入了些灵泉水进去。这一路赶路,这些牛羊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喂点也好。

    这边收拾好后,吉时也要到了,安好就叫上他们一起过去上梁了,上梁过后就开始吃饭了。

    安家这边,江氏出不去,安大海又不过来请他们,她的心里着实有些气得不行。他真的选择要他们,不要她这个娘了吗。

    ------题外话------

    推荐缥瑶《农门枭妃》30~2号pk,收藏评论有奖励哦~家徒四壁,无米下锅,远远不到贫穷的最高境界。现代杀手之王变成了奄奄一息的农家女儿。这家人也刷新了她对苦日子的认知,全家一无所有的被赶出来,暂住的破茅屋五面透风,别人家是穷的揭不开锅,而她们是根本没!有!锅!渣渣亲气死父亲,还为将她们变成白花花的银子而不择手段,比狠?那她就让她们被银子扎烂了那黑心。种田,赚钱,两不误,谁让她有逆天的金手指呢!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好心救的那个却是自己的仇人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