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六十六章 婚前恐惧症
    安好看着远处忙碌的村里人,笑了笑说道。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为了挣钱也不容易呢,不过有了钱也就有了动力,所以一个个都是如此的积极。

    “安好,你这又是工坊又是农场的,可是给你们村里做了大好事呢。”朱诚走在前面,听安好这么说,连忙夸奖道。他也的确有些佩服安好,小小年纪就能有此成就。

    不光本事不错,运气也很好,交往的人物一个个都不简单呢。

    这样的人果断是得罪不起的,想到自己那还没醒过来的女儿,朱诚心里就很是烦躁。她身边的嬷嬷可是都招了,好在那丫头没有死,只是失去了记忆,否则他也保不住她。

    朱青然看着安好,眼里满满都是崇拜,这样的她到底是他所不能及的。他当初开口就想娶她,也是真心的,可见他当时的眼光就是很不错的。只是可惜,她太过耀眼,注定不是他的。

    君深听着安好的话笑了笑,比起其他人,这丫头财迷的时候可也不得了,想当初可是敲诈了他一万两银子呢。不过他也庆幸当初给了钱,去了她家。如果没有曾经的那些事,他们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呢。

    “这丫头的确能干呢,不像我家这臭小子,一天就知道气我,没事的时候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想想老头我都觉得心塞得很,这臭小子…。”

    玉清没好气的看着一边的玉决说道。郑云落丫头,可还在等他呢,还时不时的跑家里来,给他带吃的。这小子倒好,每次都人把人气哭。话说这郑云落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容易哭的,可也不知道这家伙都干了啥。问郑云落也不说,玉清也生怕云落的爷爷找上门来,毕竟都是老交情了,实在有些头疼。

    这臭小子就知道给他找事,让他给他擦屁股,事后还得等他去道歉赔礼这些,想想玉清就想揍他一顿。

    “爷爷,这人比人可是能气死人的。”

    玉决看着玉清说道,他这爷爷也太不靠谱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一在家就听他念叨,要么郑云落那丫头就跑来问他什么时候成亲,想着这些他心里就乱做一团,果断的跑了。

    玉清瞪了眼玉决说道:“你现在就快要把我给气死了,云落那丫头一直都在等你,你啊必须给我早点把她娶回来。”

    朱诚却是不好插话了,他自家儿子都还没娶呢。

    触及到自家爹打量自己的目光,朱青然有些无语,他现在虽然明白了,可还是放不下呢。

    安好一听就知道玉清说的是谁,这郑云落倒是痴情,还等着玉决呢。要说她那个爷爷,脾气可不是一般的火爆,可是连玉清都要出手打的人,可见他那孙女他是有多爱护的。

    这次玉决却是没有回话,其实他心里还是喜欢郑云落的,只是说到娶,他就莫名的有些恐惧。现在想来,他越发觉得他肯定是得了什么病了。不过这事,他从没有对人提起过,连玉清他都没有告诉过。

    安好这丫头不是会医吗,自个儿要不要找她问问呢,不过现在这么多人也不适宜问。

    “哼,还不说话了,知道你自个儿有多过分了吧。”

    安好打量着玉决的神情,对于他没有反驳倒是有些意外,这样看起来他对郑云落并非无情。两人的年纪也都比其他成亲的大了一些了,他为什么不愿意娶呢。难不成是因为她爷爷太霸道了,他还想娶小妾,怕以后娶了后就纳不了妾了?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渣呢,还没成亲呢,就想纳妾了。

    安好果断是脑洞大开了,想得还挺多的,事实上怎么可能是这样呢。

    君深看着安好的神情,就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着。

    慕容白看了看不远处的杨宝儿,他倒是想娶,不过似乎又缺点表白的勇气。

    尹修看着倒是有些同情玉决,这被自己家里人逼着成亲,也是很痛苦的呢。他这般不娶,到底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呢。

    安二丫和安三丫早已经带着苏云娘、杨宝儿她们走到前面去了。对于他们说的这些话题,他们也不感兴趣。

    杨玉郎走在朱青然的旁边,见他们还在聊,两人倒是同步的往前面走去了。

    “青然兄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开心呢。”两人并肩走着,杨玉郎忽然开口说道。

    朱青然自然知道杨玉郎这话里的深意,直接回了他这么一句:“也没见得你有多高兴,还真是多谢你的关心了,不过你还是多管管你自己吧。”

    “说的是,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

    杨玉郎听朱青然这么说,看向他目光坚定的说道。这君深跟安好的身份差距大,他不认为他能给安好想要的幸福。

    “不想放弃又如何,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朱青然听杨玉郎这么说,不由得笑道。君深这般不简单,对安好也是极好,朱青然也看出了安好待他不同,这是他们能比的吗。

    两人走在前面边走边聊着,一眼看去还以为他们关系很好呢。

    走了会儿,太阳又出来了,外面有些热,安好就招呼他们回家了。回去后,安好就带着他们去看小葡萄呢。

    安好将他们安置在了隔壁屋,进屋跟苏氏他们聊了几句后,就抱着小葡萄来了隔壁屋。

    “丫头,快给玉爷爷瞧瞧。”

    玉清看着安好抱来,赶忙说道。他早就抱抱这样软糯糯的孩子了。可惜玉决这臭小子不成亲,不然早几年他就抱着他的曾孙了,想想心里就不得劲啊。

    安好进来的时候,百里星辰他们都看了过去,也想看看这小家伙长什么样呢。一看安好的样子就知道她很稀罕这个弟弟。

    安好过来后,就将怀里的小葡萄递给了玉清。

    “呦,这家伙长得可真水灵,白嫩嫩的,看着真可爱…。”玉清抱着就不撒手,还一个劲的夸着。小孩子他见过的也不少了,但是长得这么水灵,看上去透着机灵劲的他可是第一次看到呢。

    安好站在一边看着笑了笑,要知道这小东西在她娘肚子里,可是吸收了不少的好东西,自然是一般的不能比拟的。

    玉决也凑了过来,见到不哭不闹,睫毛长长,眼睛大大的小葡萄后,也喜欢得很。

    “爷爷,我能抱抱吗。”

    玉清听玉决这么说,倒是有些意外,这臭小子可从没有抱过小孩子。他妹妹的小孙子,他看着可从没有抱过。现在他居然要抱这个孩子,肯定是看他长得这么可爱吧。

    “他现在小,身子还软呢,你看看我怎么抱的,可别伤着他了。”

    玉决听自己爷爷这么说,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抱小葡萄的时候动作也轻柔了不少。小孩子他还是第一次抱呢,这样的感觉当真是特别,感觉真的好轻。

    “爷爷,你看他在对我笑呢。”

    “还真是,这小家伙倒是乖,抱来抱去的都不哭的,可比你小时候乖多了。”玉清说着,神情就有些落寞下来,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呢。唯一的儿子,就这么离开他了。

    这时候小葡萄挥舞的手,一下就抓住了玉清的手,回来的时候他洗了个手,此刻他的手是凉的,一股暖意袭来他回过神,就见到小葡萄正抓着他的手,高兴的瞪着脚。玉决抱着也紧了几分,生怕他抱不稳。

    玉清笑了笑,接过来抱了抱,又让安好抱给其他人看看了。

    朱诚、朱青然、杨玉郎他们看着都很喜欢,还都出手抱了下,孩子还小一个个抱着下手都很轻。他们来了也有一会儿,这孩子可一直都没哭呢,还打量着他们,着实有意思。

    安好抱着小葡萄向着君深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小葡萄就看到君深,激动的手舞足蹈起来。

    君深伸过手,一把从安好的手里将小葡萄抱了过去。

    “君深,这小东西认得你么,看他的样子可真激动。小家伙,快来给哥哥抱抱。”百里星辰冲着小葡萄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君深这家伙居然还有小孩子喜欢,当真是有意思。

    小葡萄打量着凑过来的百里星辰,倒是合作的让他抱了起来。

    “小东西,太可爱了,想不想要这个啊。”百里星辰取下腰带上的羊脂白玉玉佩,拿在手上对着小葡萄说道。这东西还是他专门打造的呢,可是独一份的。

    他拿的低,小家伙一伸手就给他拿了去。

    看着小葡萄一手将玉拿过去,捏着看了看也不放手,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这还真是个小人精呢。

    “小家伙倒是识货呢,有意思。星辰你也抱了一会儿,该让我们也抱抱了吧。”慕容白笑了笑说道,没有抱过也想试试,见他们都抱了他怎么能错过呢。

    “小家伙这玉可送给你了,你可得记得我呢。要抱自己来抱…。”

    慕容白和墨宇、尹修也先后抱了抱小葡萄,对于这么小小的一团,看着他们心里都柔软了几分。

    没多会,杨玉儿、杨宝儿、苏云娘,安二丫她们也都回来了,手上的野花倒是拿了不少。

    将花放下,洗了个手后,苏云娘她们也来抱孩子了。

    苏云娘看着自己这小外甥,就很喜欢,咋生得这么可爱呢,看得她都想嫁人生孩子了。瞟见尹修盯着她看,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不知道盯着人看很没礼貌吗。

    见苏云娘白了他一眼,尹修却是笑了笑,上次的事原本就不是他的错,她还有理了。

    “云娘,来给我抱抱,这小东西看着就好稀罕。”

    杨宝儿在一边看着,催促着苏云娘给她抱。抱到后,杨宝儿就叫着杨玉儿看,那模样甚是欢喜,慕容白看着不由得在想,这要是她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呢。

    风铃也有些日子没看到小葡萄了,这小家伙当真是越长越好看了。她倒是有些羡慕安好他们,都有弟弟了。家里这么多人过年可热闹了,不像他们家就她和她爹,每次过年的时候就是吃个饭,聊会儿天,他爹就让她去睡了。

    想到这些,风铃就有些想她娘了,越想心里却是有些不好受,抱了小葡萄下,就先回工坊去了。

    要吃了晚饭才走,外面又出着太阳,安好就上了茶水、点心、水果同他们一起在屋子里聊着天。

    安好的水果都是空间出来的,吃起来更是香甜,大家都吃了不少。在这待了会儿安二丫她们就准备回工坊看下,杨宝儿她们也想去看看,就跟着她们去风铃工坊那边了。

    这边青木和颜一他们都被君深叫出去帮着割草去了。

    青木有些幽怨,自家主子还真是有异性没人性。看了看一边忙活得很是勤快的颜一和追命,青木着实想笑,这两家伙一听有钱干活还真是够勤快的。

    “木头,他们要娶媳妇,你又不娶,你咋也这么积极呢。”青木看了看一边的木头说道。这家伙咋干啥都这么拼了,让他自己都成了打酱油的了。

    木头闻言,弯着的身子打直了起来,看向青木道:“我娶不娶跟你有啥关系,你操心你自个儿吧。”

    “呵,你今天居然说了这么多个字呢。莫不是真有喜欢的了,大家都是兄弟说说嘛,也说出来让我们高兴高兴下呢。”

    木头向来沉默寡言,说话一般都很简短,说的最多的就是,是,嗯。也难怪青木有些激动了。

    “什么,木头有喜欢的了,不是吧怎么可能。”追命一听手里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站起来大声的说道。

    他这么一喊,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毕竟他们个个都长得不凡,在这里干活自然很惹眼,还有不少年轻的女子挨着他们不远处割草呢。

    木头有些无语,他这一天天的,哪里来什么喜欢的女子。这干活卖力点也错了,真是够了。

    颜一也被追命这么一喊,给吓了一跳。听完他喊的后,不由得看向了一边的木头。他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这么木怎么可能有喜欢的人嘛。

    木头,他们这几个人里,谁叫木头呢。什么人取的名字,比他们的名字还难听呢。

    木头不由得瞪了青木一眼,这都是他惹出来的事,真是好想一巴掌拍飞他。

    “咋咋呼呼的干啥,你听错了,快点割你的草娶你的媳妇去吧。”青木见木头瞪着他,对着一边的追命,就没好气的说道。

    飞花和颜九在树荫那边割草,对于他们的谈话,却是一点也没有听到。

    追命见青木这么说,就没有在问,低头又忙活了起来。他不仅要娶媳妇,他还要和飞花生小宝宝,自从看了安好的弟弟后,他就格外的想有个孩子,这一天天的看着长大,想着就美。

    大妞看着追命它们后,带着小白它们过来四处跑着,气得青木不行,大妞这家伙也变坏了,都知道搞破坏了。难得看着村子里这么多人出动,它们不免有些欢喜。

    玉决在屋子里待着实在无聊,想着他要问的问题,就将安好叫了出去。知道他们有话说,君深他们就没有跟出去。

    出去后,两人就去了外面的亭子,这时候正吹着风,吹起来还蛮舒服的。

    “玉决哥,在这里坐坐吧,你想问我什么呢。”

    玉决的脸上写满了心事,看着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很困扰。

    “安好,上次郑云落追着我打,你也看见了。其实我并不是不想娶她,只是不想那么快。可是她却老是逼着我,我只要一想到成亲,心里就会想我们成亲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她爷爷这么强势,要是我对她不够好,他肯定会不依不饶。还有我现在,还想四处走走,成了亲感觉就不自由了,反正想到这些事我就不想成亲…。”

    玉决说着,整个人比之前还要焦虑几分,安好听完就想到一个病症,婚前恐惧症。他的年纪也有二十了,郑云落也不小了吧,人家姑娘怎么可能心里不急呢。

    这古代要是这病治不了,会是什么样呢,安好不免有些好奇。要知道这个问题,还是挺复杂的。

    “你这的确是种病,那你喜欢郑云落吗。”安好看着玉决说了起来。

    听完安好的话,玉决点了点头,他还是喜欢她的。否则心里不会这么纠结,压抑了。

    “那你有跟她说过吗。”

    玉决听着摇了摇头,虽然他这个人有点放荡不羁,但是那其实是他的外表。表白什么的,他可还没有做过呢。说到底,他还是没有那样的胆子去表白。

    “她年纪也不小了,你什么都没有告诉她,你觉得她心里会怎么想。你只是在给你自己强加包袱,而且也有些自私。你的病需要心理治疗,这点上我能帮你,但是你必须得合作。具体什么时候好,还得看情况。但是你得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毕竟她喜欢了你这么久,就算之前你那样做,她也没舍得不要你…。”

    安好看着玉决淡笑着说道,她这催眠在这里倒是得到了很大的用处。

    心理治疗是啥玉决没听过,但是安好肯定不会骗他的,他也不想这样一直下去。

    “可是我看着她,这样的话,我根本说不出口。”

    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可是他若是对她好点,她就会问他成亲之类的话题,他听着就有些焦虑。

    “你说不出,你也写不出吗。这件事,你总得跟她解释下吧,不然她真的嫁人了,可有得你哭的。”安好没好气的说道,自己有问题,可也不能将事情丢一边不管啊,这样问题只会更复杂,哪里解决得了呢。

    岁月不饶人,何况在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代,郑云落就算在喜欢他,也不可能一直违背她爷爷等下去吧。这玉决看着挺聪明的,在感情上果断是个坑呢。也是这姑娘痴情,否则他就被他气得嫁给别人了。

    “好,我回去就写,写好就让人给她送去。”

    玉决也觉得安好说得在理,这件事他的确可以写信说,这样她也能理解,多给自己一些时间。也不会在逼着自己现在就娶她。有了解决的办法,玉决倒也没觉得那么难受了。

    同玉决聊了会儿后,安好就开始给他催眠了起来,正好现在四下无人,也没有什么干扰的声音。

    安好试图挖掘他心灵深处的东西,找到他发病的根源,但是这一次尝试却不怎么顺畅,他心里很抵触。

    病人不配合,不跟着她说的走,她也是没办法的。

    想了想,没办法安好只得将他带回了屋子,让他睡在床上,给他扎了下针,让他整个人的精神不那么紧绷。

    这一次催眠尝试无疑好了很多,但是安好也得到了个不太好的答案。他的病源,并不在他说的这些事上,这些这是小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爹娘的死。

    他不能接受离别,这些年活得这么没心没肺,实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难过。他很怕自己成亲后,也会经历这样的离别。他倒是想得挺多的,可是生老病死,注定是要被迫接受的,尽管我们都不愿意。

    安好获知了他患病的根源,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爹娘死于意外,那时候的他应该还小吧,竟然会给他造成这么深的影响。

    瞅着他脸上的泪,安好叹了口气,摸出帕子赶忙给他擦拭了去。

    这事他没对人说过,一直压抑在心里,久而久之对他的影响就越来越大。

    打了个响指,接到醒来指令的玉决没多会儿就睁开了眼。看着安好着实有些诧异,她使用的竟然是催眠。

    “安好,我还有得治吗。”

    玉决看着安好问道,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要是不行他就不去拖累郑云落了。

    “有,不过一次是不行的,你隔七天就来找我一次吧,你这病有些复杂,需得治疗一段时间看看。”

    如果催眠治疗不行的话,她就得采取,情景治疗和认知治疗了。

    “那,我需要吃药吗。”

    不到最后,安好是不会开药的,毕竟是药三分毒。何况这本来就是心里的疾病,若是吃药那不知道得吃多少,才会有好转。

    何况不是常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吗,吃药好了,问题也还会出现的。

    “现在不用,对你来说目前吃药起不到多少效果。”

    玉决跟玉清一样都怕吃苦的中药,听安好这么一说,倒是轻松了几分。他似乎觉得心情也没那么压抑了,却不知他刚刚已经哭过一回了。

    “安好,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玉决看着安好很是感激的说道。他有这样奇怪的病,他都怕去找其他大夫问的。因为他也曾看过医书,却是没有针对他这问题的解决办法。

    “玉决哥,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玉爷爷也是我的爷爷呢。”安好笑了笑说道。玉清这老头的脾气性格她还是很喜欢的。

    “我们也出来了这么久了,那就回屋子去吧,不然爷爷又该念叨了。”玉决看着安好说道。

    安好点了点头,站起身,两人就一起回了屋子。

    回屋的时候,君深他们已经在下棋了,说道这棋还是之前鬼老来这留下的。

    玉清和君深再下,其他人就在一边看着。

    而这边柜子上,百里星辰已经将他做好的叶子牌拿了出来,正在教着尹修他们玩。见安好回来,赶忙叫她过来看。

    他之前还忘了,好在他是放到衣服袋子里的,看得无聊的时候,总算是想起来了。

    “小丫头,看看这个怎么样。”

    百里星辰并没有告诉尹修他们,这东西是安好画的图纸做的,毕竟安好让他保密,这点上百里星辰倒也能理解,她会的太多了,其他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来找她的。

    “这个是啥呢,做得还挺有意思的。”

    “这个叫叶子牌,你坐下我教你玩,尹修他们可是都会了呢。你看他们现在正斗地主斗得正欢呢。”

    玉决也走了过去看了会儿,不过这上面写的啥,他都不认识。百里星辰见玉决也好奇,就叫着他也坐了下来,一起玩。

    因为这牌,原本不怎么一起说话的他们,倒是多了些话。

    朱青然和杨玉郎都是不怎么爱赌的人,但也知道赌场都有些啥,这叫什么叶子牌的,无疑是其他地方没有的。

    君深见安好也在玩,下了几盘后就让朱诚来陪着玉清下,他则走了过来坐在安好的一边看了起来。

    君深在聪明也不认识这些东西,不过等安好教他一番后,就明白了些,随后也和他们玩了会儿。

    安好陪着他们玩了会儿,就去了苏氏的屋子里,同苏衡他们聊起了天。因为要快九月了,所以苏绣娘就拖苏衡他们问下安好,什么时候去他们村子。

    上次捉龙虾的时候,安好就悄悄放了些进空间,眼下也不知道育出来多少了。既然她大姨村子有,其他地方应该也可能有,这件事她还得在同百里星辰他们商量下,让他们帮着收购些才好。

    时间安好也说不准,就说还要去找虾苗,苏衡听了不免有些担心,这丫头当初也未免太冲动了。但其实龙虾的繁殖力还是挺强的,精心饲养一年也能繁育出来不少。就算浪费几年的时间,她也是负担得起的。

    苏玉娘却是很相信自己的女儿,家里的钱大多都是她挣得,她相信安好的能力。

    刘玉书也站在安好这边,对于安好的所作所为她也是很支持的。

    因为安好,现在她的几个女儿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她是打从心里高兴呢。

    同他们谈了会儿,安好回屋子画了两张小龙虾的图纸后,就去找百里星辰和君深了。正好他们俩没玩,安好就将他们叫了出去,坐在外面的石桌边聊了起来。

    “你们先看看这个,你们有见过吗…。”

    百里星辰酒楼的虾子,可是都湖虾和海虾,对于这小龙虾他却是没看到过,但看这模样也猜出了这东西是虾子。

    “这是什么虾呢,跟我们平常见到的倒是不一样呢。”君深先开口问了起来。

    “这个叫小龙虾,颜色是黑红色的,它的钳子夹着人还是挺疼的。这个我在我大姨那边看过,这东西做出来味道还不错,我已经打算养了,但是那边田里的龙虾现在没有太多,所以我想拜托你们,帮忙找找,如果找到的话就帮我卖下来,到时候算钱给你们…。”

    安好组织了下语言,看着他们说道。

    “安好,你都打算养了,这小龙虾是不是很好吃呢。”百里星辰最关心的莫过于这东西是不是好吃。

    “嗯,做出来,保你吃了一个还想吃下一个。”

    “那好我就派人去各处给你找,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先给我做一顿尝尝。”

    百里星辰一听好吃,立马就来了劲。到时候她若是养出来的话,他也卖点放到百味斋卖,只要东西好吃,价格肯定不会差的。这无疑又给他的酒楼,添了新菜色呢。

    “行呢,这都不是事。”

    “就喜欢你这么干脆,这图我就先拿着了,你们聊我先走了。”瞧见君深正冷眼看着他,百里星辰赶忙拿上图就走了。

    他不就是让安好给他做顿吃的吗,这家伙要不要这么小气。安好这丫头果断眼光不好,喜欢他多好呢,长得好看还对她好。

    殊不知君深的不爽,却是因为他的那句就喜欢你。而且他们俩说起话,直接已经将他给无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计较了,或许是因为太在意了。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看这小表情…”安好说着伸手捏了捏君深的脸。

    君深抬手握住了安好在他脸上作乱的手,看着她说道:“对呢,所以以后你不能不理我,我会吃醋的。”

    君深说完也抬手捏了捏安好的脸,这手感真不错,软软滑滑的。

    安好听见君深这么说,笑了笑,他能直接说出他心里的感受,她听着还是挺开心的。

    “要不你改个名字,就叫吃醋好了…”

    “你这丫头,居然还打趣我…。”君深说着直接亲了安好一口。

    “你胆子真的很大诶,也不怕我爹看着揍你。”安好看了看周围,笑了笑说道。

    “不怕,我现在可是你的准未婚夫呢,我们俩这么好,你爹看着应该会很高兴,要是你能嫁人他肯定现在就把你嫁给我了。”君深看着安好认真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呢,我爹万一舍不得了呢,想多留我几年呢。”

    “那你也是我的。”

    一大半天没有好好说话,君深自然不让安好走,就让她在这陪着他聊天。两人在这待了好一会儿,才去了农场那边看看。这喝了灵泉水,这些牛羊,鸵鸟、孔雀状态都好了起来,都在吃着喂的食物了。

    安好他们走过去后,站在一边看了会儿,又同她爹他们说了会儿话。

    一个下午都不到,就收了不少的草,他们过去的时候,已经在收尾了。之前送来的人他们已经都通知,今天暂时不要了。

    回来后,安好又去看了原家林,他的伤口现在已经开始愈合了,肿也都消下去了。伤口也不是那么痛了,不过却是很发痒,只是是长肉他也不敢去抓。安好看他难受,就拿了瓶药给他,吃下去会好点。

    看着自家相公渐渐好起来,余秀华心里也很是高兴。

    太阳也要落山了,前院帮忙的菜已经摆上了些了,村子里来吃饭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安家这边却是没有人来,因为江氏心里不舒坦,下午的时候安大河就去了越寒城,买了肉。今晚他们一家就在家里吃了,江氏见儿子还想着自己,心里也高兴了些,不过对于安大海她却是很不满意。

    送来的吃的,也没送多少,而且还让别人代劳。

    安好也招呼着玉清他们出去吃饭了,晚饭前没人一碗凉过后的银耳汤,吃下去一个个都觉得舒服了不少。对于银耳村里在百味斋吃过的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它价值的人,都觉得安好他们家太奢侈了。

    晚饭依旧做的很丰盛,一个个干了活,也很是吃得,那大块大块的烧白,一口一块,吃得很是香。男子们,更是一连吃了几大碗饭。

    知道一个个干了活要吃不少,所以负责煮饭的人,下午淘米的时候就多放了许多。

    做菜的厨子,见大家吃得这么香,还夸他们,一个个心里都很高兴。他们能有这样的厨艺,也是经过安好的提点呢。菜都弄好后,他们也坐下吃饭了。

    这边上完菜的人,也坐着吃了起来。

    家里苏氏、雨竹、慧兰、慧心、原家林他们一家都没有来前院吃饭。剩下的人,都是来前院吃的。雨竹要照顾苏氏,就没有来,就让女儿和外孙女来了。慧兰和慧心要负责他们的晚饭,自然去不成。至于原家林他们,余秀华想陪着原家林一起在屋子里吃,就没有去。

    前院堂屋摆了两桌,安好他们是在里面吃的,这样也清净许多。

    比外面吃的要慢些,吃着饭难免会聊聊天。对于安好的父亲,杨玉郎和朱青然都打量了下,长得还是不错的。听着他的谈话,就知道他这个人是个好相处的。

    至于安二丫他们喜欢热闹,就坐到外面去了。

    双喜他们以前所在的村子是没有这么多人的,村里的人家里都不算很好,即使办酒席,也没有多好。

    她是挨着安二丫她们坐的,她娘给她盛饭去后,她就乖乖的坐在桌子边等着。安二丫看着,给她夹了个鸡翅啃。

    这双喜也在四岁的样子,看上去着实很瘦小,就跟个三岁的孩子似的。

    看着她这么听话,安二丫还是很喜欢的,对她一直都是很照顾的。

    没多会儿,梦菊就端了一盆过来,让她们大家都吃点。毕竟这马上就要晚上,怎么也得吃饭,晚上肚子才不饿呢。

    郝梅前两天回了娘家,今天下午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吃饭,就来了。看着她这么脏都没人愿意跟她一桌的,好在安好摆的多了两桌,其他的人都移到别处去吃了。

    “你们不吃,我自个儿吃…。”郝梅看起来很是得意。说着,还不停的将烧白夹进她的碗里,看着汤里的剩下的鸡头,直接就夹了起来,拿在手里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还往嘴里塞烧白。

    那模样活像好久没吃过饭似的,事实上她回娘家,也没吃上什么好东西,毕竟现在家里都是她那嫂子说了算。想到她那嫂子,郝梅心里就有气。不就是儿子考了个童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还不是没多少钱,每年还要用掉这么多钱,也不知道以后赚不赚得回来。

    兰秀是郝梅的儿媳,但对于这个娘她真的有些厌恶。见她一人一桌吃得开心,也没有去管她就坐在另外一桌吃着。

    郝梅的男人,正在那边跟其他人喝着酒,自然是没有看到她这个模样。看到后,还是免不了要说她一顿的。

    听到隔壁桌有些热闹,郝梅就看了过去,这一看她连忙用袖子擦了擦眼。她没看错吧,这女人不是她娘家村子里的人吗。

    叫什么名字呢,郝梅一时间没想起来,不过她男人的名字她却是想到了。再次看了看那边,就看到了坐在梦菊身边的双喜,对于双喜原来的名字她可是还记得的。

    看样子她们跟安家那些个丫头关系很好呢,他们莫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

    想着她一直盯着这边瞧,她们把饭吃完后,她都还没有吃完呢。见她们一起回了家,郝梅愣了愣,这果真是有点关系。

    想着她的视线,看到了正准备过去舀饭的羽风,这人不就是安大丫他们家的下人吗。

    羽风正舀饭,就听身边一道声音传来:“小哥,这刚刚走进去的那穿蓝色裙子的小丫头是大丫家的亲戚吗。”

    羽风没有看过郝梅,听她这么问,就知道她问的谁。

    “我只是个下人,家里的事我并不清楚,就不跟你多说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