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六十八章 找上门,废掉
    等君深洗完澡后,安好也从苏氏这边的屋子出来了,收拾好后他们就一起回了越寒城。

    小白和小黑、大妞怕安好丢下它们,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就先跑到马车上去了。没有看到安好他们,它们还是挺想的,不过正当在身边的时候,它们呢又会四处跑,偶尔才去粘着他们。

    苏衡、刘玉书、苏云娘他们要明天工坊开工后再走,他们能在这耍两天,苏玉娘还是挺高兴的。对于安大海回来没有向着他爹娘,这点上苏衡他们倒是很满意的。

    毕竟做错事的是他们,又不是自个儿的女儿。若非他们之前的那些作为,大丫他们也不会对他们动手。

    一路上安好都在逗弄小白、小黑和大妞,连句话都没跟他说,君深感觉很无辜他这明明就是实话实说吗,他又没说自己给她揉。

    看着君深欲言又止的样子,安好干脆不看他了。

    到了绝味烧烤坊后,安好就去看了罗衣的娘和弟弟,把了下脉扎了下银针后,又回了楼上看龙天月,一番忙活后安好就关门睡觉了。

    君深倒也没有再去烦安好,也回屋睡觉去了,不过却是许久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君深一起来就没见安好了,问朱雀他们也不知道安好去哪了。想着她能去的地方,君深找过去,还就真就找到了安好。

    将君深送到后,林城就拿着君深给的图纸去了他们的据点,将找小龙虾的事吩咐了下去。

    此时她已经在福满园吃过早餐,教他们滑新的花样了。她示范的一个个动作,让在场的人都看得目不转睛。

    “东家,你滑得真好…。”

    “东家,居然会这么多花样,真棒…。”

    “我要是能学会好了…。”

    周围看着的人,都不由得高兴的议论了起来。君深飞身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好用一个斜坡上划下来,速度有些快,滑板车上她衣决飘飘看得君深有一瞬间的失神。

    今天的她身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对襟交领襦裙,腰上挂着他送给她的玉,脸上此刻洋溢着绝美的笑容,脸上的梨涡看着让他立马就想冲过去抱着她亲一口。

    滑板车停下后,安好就教起了安一山他们怎么滑。

    见安好不理他,还一直在那边教他们,跟他们有说有笑的,君深觉得很刺眼。走了过去,一句话没说搂住安好的腰,带着她飞身上了屋顶。

    安好倒是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下面的人却是纷纷愣了下,随即又各自学了起来。

    “你在生我气…。”

    “我干嘛要生你气,我高兴得很。你去找个胸大屁股翘的,马上就能给你生孩子了,要不要我帮你找找…”

    安好哼唧了两声,看也不看君深的说道。她现在年纪还小呢,胸前的包子还在开始长呢,这等她长大可是够得等呢。

    “我又不要奶牛,就算要生孩子也是跟你,别生我气了。”君深说着捏了捏安好有些气鼓鼓的小脸,她这可冤枉死他了,他只是随口一说,倒是被她觉得他嫌弃她身材不好了。

    君深这话一说出口,安好没忍住笑了,奶牛他倒是挺会形容的。她想了一晚上,倒也不是那么生他气,只是有些别扭,现在就顺着梯子下好了。

    “笑了,那就不生气了,你应该多笑,笑起来真好看。”君深看着安好脸上的笑意,嘴角维扬,看她高兴了他的心情也明朗了起来,一把将安好搂进了怀里。

    看着她的欢颜,君深没忍住在她粉嫩嫩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不过没敢深入。

    “要我抱你下去吗。”

    “既然上来了,就坐会儿在下去吧。”安好说着拿出一块小帕子在房顶上擦了擦,就坐了下去。

    买下这里也有些日子了,话说她还没有上屋顶看过风景。这样一看,倒是周围的风景都看尽了眼里,感觉还是不错的。

    一日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因为是工坊开工,所以安好他们起得很早,早饭都没吃就回去了,路上君深让停车买了点包子,这早上不吃总是不好的。

    小白和小黑两个是挨着安好坐的,看着他们坐着抱着包子啃,君深看着着实有意思。反观他的大妞,一口一个还一连吃了好几个了,这吃相当真是不能比拟的。不过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小白它们啃得很快,一个包子没多久就没了。

    而且,小白只喜欢肉的不喜欢吃素的。

    进村口的时候,安好透过飞起的窗帘就看到不少人在往他们村子走了,这些想来就是来他们村子干活的了。

    安好和君深下了马车后,就去了新工坊那边,此时那边已经等着了不少人了,第一天干活一个个都是来得很早的。

    安大海、云正德、风天翔他们也都等在这边了。

    见安好和君深走来,前来干活的人都纷纷打量起了他们,他们大多数都不知道安好才是这工坊背后的人。

    “爹、云爷爷、风叔…。”

    “你们俩倒是回来得早,工人们都还没到齐,得先等等了。”云正德笑了笑说道。对于村子里能开这么多工坊,他无疑是很高兴的。大家只要肯干,这日子定然会越过越好的。

    上工是提前通知了时间的,反正只要在这个时间左右来的人也算是没迟到了。反正以后都有固定时间上工,安好也拟定了制度,对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她是断然不会要的。

    敢在她的工坊斗殴的,直接送衙门。

    云二牛也成功的进了安好的工坊,成了切土豆片的。云雪儿的刀法到底不行,就报名了做辣白菜,最高兴的莫过于杨梅了,这下除了她读书的小儿子,这可是一家人都在赚钱了。

    娶妻也得几年后去了,现在手里有钱才是最踏实不过的,有了钱回娘家也更有底气了。

    既然要等人,就不可能在这一直站着,就各自坐着聊了起来。

    云正德、风天翔他们就进了一边的办公屋去聊天去了,对于分组的事,他们已经分好了。就等工人到后,点名分组了。

    辰时的时候,全部的人都到齐了,原来做辣白菜和薯片的人也都全部搬了过来,至于灶并没有搬,这样两边都可以做炸薯片。

    对于薯片,安大海已经尝过了,味道的确不错,吃起来也香脆。不过土豆他却是没见过,听说卖五两银子一盒着实诧异了下,这也忒贵了,简直比肉都还贵。话说这一盒子的薯片也没有要到多少的土豆。

    吉时到后,外面就挂起了鞭炮。风天翔买了,云正德他们也买了,安好家也买了的,所以外面的好多棵树都挂上了一串串的鞭炮,吉时到了后就点了起来。

    这次的鞭炮比以往多,还买得大,声音着实有些大声。安大海早告诉了苏玉娘他们,所以苏玉娘早早的就将小葡萄和她自己的耳朵用棉花塞了起来。小葡萄是睡着的,耳朵也被塞住,倒是没有受到影响。不过即使耳朵塞住,还是能听到声音。

    这边听到鞭炮声的江氏一早就骂了起来,她都还没起床呢,就被吵醒了。

    这边鞭炮声过后,云正德让安好出来了训示了话,然后就开始分组了。听安好是这工坊最大的当家,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不过从安好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她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安好这工坊给的待遇都是不错的,一个个自然还是珍惜自个儿现在的工作的,听她说完一个个都没有犹豫的就签下了用工合同。

    薯片和辣白菜这边调了熟手到另一组教,安好也省了很多事。

    不过做滑板车、溜冰鞋、自行车这边相对就要难一些,不过一个个都学得很认真,这到底也是门手艺嘛。

    安大海不会木工,不过倒也好学,在他们学的时候他也在一边学着。虽然招了好几个熟手,但到底没有做过这个,所以还是得云正德和风天翔他们教一下才会。

    君深不会这些就跟在安好后面走着,看着她指点着干活的人。虽然她不会木工,但是对车子的结构都了解,什么地方需要做成什么样才算合格,她自然是有数的。

    这边厨房里找个五个人,也开始忙活了起来,先是打扫卫生。然后就是清洗碗筷,摘菜洗菜,切肉,做得倒是认真,安好看着她们倒也满意。这几个还都是从邻村请的,看起来手脚就麻利。

    第一天开工,自然要盯着看和教,所以这一上午都是待在新工坊这边的。中午吃了饭后,安好和君深来了农场这边,农场上工的人都在,此刻正在各自给牛羊这些喂食物。

    安好同桑吉他们聊了会儿后,又在圈舍四处看了看,暗中给它们的水槽里加了灵泉水。这样也不担心它们会生病和不适应新环境了。

    小白它们也跟着安好跑着,看着它们的时候,桑吉和何娜都很是好奇。因为他们还没见过长这样的小家伙呢,在大妞跑来的时候,也把他们下了一跳。不过他们的适应能力倒是比其他人好,见它不攻击自己,心里不怎么怕了。

    确实有些佩服安好他们,居然还能将老虎都给收服了。

    百里星辰送的孔雀有几种颜色,安好看着倒是有些像看它们开屏,不过现在不是求偶期,它们不会表现自己的,不过安好却是想到了另外个办法。

    “君深,想不想看孔雀开屏。”

    君深没见过孔雀,对于安好说的开屏不免有些奇怪,开屏是啥意思,她怎么知道的呢。

    “这个,我无意中看它们开了下屏,你看了就知道了。”

    安好说着跟小白在意识里交流着,让它去吓孔雀。

    “主人,你太坏了。”

    “别废话去不去…。”

    小白看了眼旁边的小黑,主人咋不叫它去吓,它黑黑的一团可不比自己吓人多了吗。

    小白垂下耳朵,朝着笼子蹭的跑了过去,对着里面的孔雀就龇牙咧嘴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白太小了,里面的孔雀非但没有吓着,还凑了过来在它的鼻子上啄了一口。

    小白抱着鼻子,就跳了起来。

    君深看着也忍不住笑了,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呢。

    安好没想到这孔雀胆子居然这么大,还走过来啄小白,走了过去,赶忙将小白抱了起来。看了看,因为有毛倒是没看出什么,还好没给它啄出血。看来它们不变身,没什么威慑力呢。想着安好看向了一边的大妞。

    小白从怀里跳了下去,对着大妞不知道在比划啥,不过大妞却是懂了小白的意思了。它被欺负了,想找它帮忙欺负回去呢。

    大妞各自比一般老虎都大,它这么凑过去,一虎啸孔雀还真就被它吓得开了屏。

    白孔雀、绿孔雀,蓝孔雀一时间看过去别提多好看了。小白和小黑它们也愣了下,毕竟它们也没有见过这东西呢。

    小白一直盯着刚刚啄它的那只绿孔雀,尾巴这么好看今晚上它非给它剪一点下来不可,想着小白咧嘴笑了起来。

    “好看吗…。”

    “很漂亮,真的让人眼前一亮。”君深笑了笑说道,他看得出安好也很喜欢这个。

    “好了,我们去新工坊那边看看吧。”

    今天没有收草料,毕竟昨天收了太多,都还没有吃完。因此这大太阳的,不少人都在家里睡着午觉。

    下午村口进来了个牛车,快要到安好家的时候就停靠在了一边。将钱给了车夫后,一个身穿青衣的男人就从车上跳了下来。来这里一趟也花了他不少的钱呢。

    看着这偌大的宅子,他的眼睛都亮了。他当初明明就把她卖到青衣楼了,怎么会又在这里呢,郑三木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既然都来了,他自然是要去问问的。

    想着,郑三木快步的向着安好家的宅子走了去,伸出手拍了拍那关闭的大门。这门一看都是上好的红木做的,还真是他妈的舍得,钱多找不到消耗的地方呢。

    林城听到敲门声,就从前院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将门打了开。不过对于眼前这个人,林城却是没有认出来。

    当日他并没有看清楚郑三木,毕竟他一直在马车上,而且现在的郑三木已经刮了他那一脸的胡子,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比之前好看了几分。

    林城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打量了下林城。对于安好家的事,郝梅都跟他讲了下,眼前这个人断然不会是安大海,那么就是他们家的下人了,这下人都穿得这么好呢。

    “这位大叔,你们这里就是安好家吧,我来是找人的。柳芳和果果是在你们这吧,我是他们家的亲戚,有急事找她们。”

    虽然郑三木语气很平和,但是林城看他的第一眼就不怎么喜欢,从他打开门的时候,他的眼睛不是在打量他,就是在往屋里看。这人是他们的什么亲戚呢。

    “我们这没有叫柳芳和果果的…。”

    林城冷声说完,就将门碰的一声关了起来,郑三木靠得近鼻梁直接就被门碰到了,鼻子一疼鲜血就留了出来,气得他一脚就踹在了门上,随后赶忙止血。

    郝梅没有在家里睡午觉就是为了看看这郑三木时候来,走出林荫路后,就看到了吃闭门羹气得跳脚的郑三木。

    看着她赶忙走了过去,见郑三木看着她赶忙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郑三木见是郝梅赶忙走了过去,两人看了看四周,走到一个树林下聊了起来。

    “他们怎么说,我咋看着门突然关了呢。我确定我没有看错,那就是你媳妇和果果,不过他们怎么在这里呢。”

    郝梅免不了八卦一下,之前他们都没告诉她,这次她说什么也要问出来。他们莫不是真的更这安大丫家有亲戚关系吧。

    “我,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就没有把她们卖到这里。”

    “啥,你把她们卖了,我还以为她们来走亲戚呢。你既然卖了,那你还来这干啥。”郝梅到底是女子,听着郑三木卖妻女,语气到底不怎么好。

    也难怪他娘一直都没跟她提过,要是他们在她这个村有亲戚的话,肯定早就说了。

    “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了,你自个儿看看就回去吧,我走了。”

    郑三木听着郝梅的话,不由得皱了下眉,叫他来的是她,叫他回去的也是她,耍着他好玩呢。今天既然来了,他定要看看她们是不是在这,难不成被当时那打的臭丫头给高价买回来了吗,可是青衣楼不是不赎身的吗。

    郑三木自然不甘心,就围绕着屋子转了圈,看到挨着院墙的树后,他就吐了点口水在手上搓搓,随后一点点的爬了上去。

    安好家的院墙在两米左右,而且也有些宽,郑三木与院墙平行后,就站在树丫上跳了过去。

    跳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不远处有亭子,周围还栽种了不少的树木,花草,还有池子。在这样的乡下,能有这样大的屋子,可见这家人是很钱的。

    听见不远处传来开门声,他赶忙躲在一边的石梯子下,随后又探出个头往外看着。没多会儿,就见一个身穿青色棉布裙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她正端着一个盘子,里面也不知道端的是啥。

    见她走过来,郑三木没敢在看,赶忙低下了头,没多会儿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娘,今天东家有给我糖吃呢,真好吃。”

    东家,她们当真是被人给卖回来,当下人了呢,不过听这贱丫头这么说,可见这东家对她们不错呢,肯定是当日那死丫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从青衣楼的手里给买下来的。

    “他们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要学会感恩,以后做事要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知道吗。”

    “知道了,娘。”

    梦菊见自己的女儿这般乖巧,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柳芳,果果…。”

    听到熟悉的声音,在看到对面走过来的男人时,梦菊顿时就惊恐了起来。他怎么会找来了,他不会不会知道是他们抢了他的钱呢。

    “双喜,快跑。”

    郑三木听梦菊这么说,整个人都冷了几分,跑过去一把就抓住了要推门进去的双喜,一手搂住她,一手将门给扣上,用他手里拿着的小棍子将门给叉上了。

    “这才多久,居然还改名字了。见到爹居然还跑,臭丫头,你欠打了是吧。你这贱人,居然唆使我的女儿不认我,老子若是没睡你会有她…。”

    郑三木骂着,就给了双喜一巴掌,见她哭起来,立马捂住了她的嘴巴。

    “不准哭,再哭老子还打你…。”

    “郑三木,你这个混蛋,你给我把女儿放开。你已经把我们卖了,你还来找我们干啥。我已经不是柳芳了,我现在是梦菊,我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你竟然敢私闯民宅,东家不会放过你的。”梦菊走过去,一边哭喊一边拉扯着。

    “臭婊子,改了个破名字,就以为你自己不得了了。不管你怎么说,果果都是我的女儿,我还来看不得了。我管你什么东家西家,你就是老子的女人…。”

    此时屋子里的苏氏和雨竹也听到了声音,不过没有听太清楚,雨竹心里一急赶忙走到了门前,准备打开门一看究竟,但是门却打不开。

    “梦菊,外面发生什么事了,门怎么锁住了…。”

    梦菊听到雨竹的喊声,就想过去开门,不过却被郑三木给抓住了。拉过来就在她的唇上,狠狠的亲了口,这才十来天,她们的变化还真是大,这日子过好了人都变好看了。

    梦菊羞愤不已,直接一脚向着他的裤裆下袭击了过去,袭击的力度虽然不是很重,但也痛得郑三木一把放开她们,捂住裤裆痛得直跳脚。

    双喜着实吓得不轻,被松开后立马就抱住了她娘。梦菊抱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好。屋子里雨竹没听到梦菊的回应,却听外面有其他声音,赶忙看了看屋子,寻个窗子,翻了出去。

    苏玉娘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她又不能出去见风。

    “你这贱人,居然敢这样对我,今天老子不办了你,让你在老子身下哭爹叫娘。”郑三木冲了过去,将孩子抢来丢在了一边,双喜被装在门上顿时就晕了过去。

    郑三木本就不在乎这女儿,拉着梦菊就摁在了墙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此刻他那被踹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就算现在不能办事,羞辱她一顿他心里也是高兴的。看以后谁还敢要她,他得不到的其他人也休想得到。

    雨竹翻窗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人将他女儿摁在墙上亲。那穿着一看就不是他们这的,雨竹心里很是着急,看了看周围赶忙拿起一个扫帚对着那男人的头就打了过去。居然还跑上门来欺负她的女儿,当真是该死。

    此时梦菊的衣服已经被郑三木扒开,漏出了里面的绣花肚兜,他还没来得及解带子,就感觉后面有风袭来,还没回过头就被打了一下,不过因为没有打正,所以没能将他打晕。

    捂住头,他瞪了破坏他好事的雨竹一眼,一脚就将她踹了出去。

    “老贱人,还敢管我们夫妻间的事…。”

    雨竹一听心里更气了,卖了她的女儿现在还敢找上门来欺负,这人当真就不是个东西。看着一边晕过去的双喜,心里更是一疼,真是个畜生,自己的女儿都下得了手。

    眼下主子他们不在,其他人又在屋子里睡午觉,这要怎么办呢。

    “娘,郑三木你这混蛋,我要跟你拼了…。”梦菊没想到她娘会突然冲出来打郑三木,还被他踹了出去。冲过来就要打他,却被他摁在了墙上。

    “就你想打我,下辈子吧。娘,这哪里认的野娘呢,还真是一段日子没见,什么都敢认了。有没有野爹呢,嗯…。”郑三木不屑的说着,还伸手去捏梦菊的下巴。

    看着梦菊拉好的衣服,他很是不高兴,伸出他的大手狠狠的在梦菊的胸前捏了下,自从她被卖后他还没碰过女人,这一捏整个人都心血澎湃了起来。

    某处似乎也不那么疼了,想着他伸手就抓住她裙下的裤子准备往下扯,那模样大有要在这办了她的意思。

    “给老子顺从点,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呢,又不是没被老子干过…”

    梦菊听着他的话,整个人都冷寒了起来,一手拉着裤子,脚下又是一踹。到底刚刚她袭击了下他,这次却是没有得逞,抬腿就被他一手擒住,拉着她下面的裤脚就要扯。

    见梦菊反抗,郑三木抬手就是几巴掌,见她反抗弱了下来,就将她的裤子扯了下来,正想撩起裙子,就听雨竹对他骂了起来。

    “你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

    雨竹被踹得有些重,一动胸口就疼,可是她怎么能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被这畜生这样糟蹋呢。骂着忍着痛就想爬起来,冲过去打他,不过还没跑过去,这边睡午觉的苏衡他们就推开门走了出来。

    “老头子,你别看…。”刘玉书的眼神看过去就看到了梦菊那露出的小腿,往下一看就看到了褪下的裤子。

    苏衡一听刘玉书这么说,就没敢看过去。她这么说定然是看到了什么,他不能看的。

    “你是什么人,尽敢私闯名宅伤人,还欺辱人…。”

    刘玉书大骂着,捡起了雨竹落在一边的扫帚,一边冲着他喊一边将雨竹给扶了起来。随后又将一边的双喜给抱了过来,递给了苏衡让他先抱进屋子里去。

    “畜生,你快放开我女儿…。”

    雨竹喊着就想冲过来,梦菊看着她嘴角溢出的血,心里很是着急。

    “郑三木,你别伤害我娘。”

    刘玉书见雨竹冲过去,也拿着扫帚冲了过去,她必须得让他松开梦菊。不然其他人定然会看着这幕,到时候这梦菊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老不死的,还想管我的闲事,她可是老子娶的妻子。”

    刘玉书一听愣了下,看向了一边哭得很是伤心的雨竹。

    “我女儿已经被你卖了,跟你没有关系了。你果真不是人,就是个畜生。”

    听着她又卖自己畜生,郑三木不由得火了,松开梦菊就向着雨竹她们走了过去。惊慌的梦菊赶忙将裤子提了上去栓好。

    刘玉书看到对面走过来的慧心她们,赶忙大叫起了救命。

    慧心和慧兰一看,一个跑了过来,一个赶忙回院子叫颜一他们去了。自从有了梦菊她们,梅灵她们白天就去工坊帮忙了,毕竟苏氏现在需要休息,也不会留太多人在身边。

    苏衡也跑了出来,苏衡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人长得还是很高大的。郑三木见人越来越多,也不敢去找他们的麻烦了,拔腿就往他刚刚翻进来的地方跑。

    雨竹已经跑了过去,抱着梦菊拍着她的背说道:“已经没事了,那混蛋不会有好报的。”

    慧心已经跑了过来,看到正在往墙上爬的郑三木,赶忙跑了过去。一脚将他从墙上踹了下来,郑三木被这突如起来的一踹给吓了一跳。

    “想跑,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呢。”慧心最不耻的就是欺负女人的男人。

    “老娘们,老子来看媳妇,管你屁事。不想挨打,就给老子滚一边去。”郑三木回过神,爬起了冲着慧心喊道。

    慧心的功夫并不高,郑三木的力气又大,打了一会儿,慧心就落了下风,被他踹到了一边。郑三木见那边来人,赶忙就爬上了墙,翻身跳了出去。

    出去后,就赶忙往有草丛的地方跑,试图找个地方,将他自己隐藏起来。

    颜一他们都会轻功,听到这些后,一直施展着轻功往这边来。见到受伤的慧心后,他们赶忙飞身追了出去。

    这人胆子还真是大,居然大白天的都敢来家里行凶。

    安好和君深是从新工坊这边出来后,就准备从后门回去,这时候叫门肯定没人开,他们正准备飞身进去,屋子的门一下就开了。

    “姥爷…。”

    “大丫,你们回来的正好,家里出事了,你快去看双喜那小丫头看看。她到现在都还没有醒呢,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你问问雨竹他们吧。”

    安好一听赶忙走了进去,君深也跟了上去。

    安好还没进门,就听里面传出了哭声,她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东家,你快救救我女儿…。”

    安好见梦菊哭成这样,赶忙走到了床边,走过去就看到睡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双喜,伸手就给她把起了脉,这一把脉安好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起来。

    随即看了看她的头,头上果断有一个很大的包,她自己怎么可能撞成这样呢。

    “怎么回事。”

    听安好问,雨竹叹了口气说了起来。君深听完,立马就出了屋子。苏衡见安好要给双喜扎针,也往着外面去了。

    安好没有想到,这郑三木会找到这里来,听着心里也很是气愤。扎完针,安好回了趟屋,拿了一瓶药丸给雨竹她们。这小丫头还小,若是吃中药定然是受不了的。

    至于她头上的包,一时半会儿是散不了的。

    得知慧心受了伤,安好去给看了看,给了她一瓶药后,就将小白它们招了回来。给它们闻了郑三木捏过的树枝,就跟着它们后面追出去了。

    此时颜一他们正在四处找着,看到君深来的时候,一个个都不敢说话。平日都没事,这两日他们又时不时就在弄银耳的配料,也就没有管这边,哪成想还真就有人敢来了。

    “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去找…。”

    君深此刻的心里无疑是愤怒的,但是却是没有降罪他们。

    此时郑三木已经在往山上跑了,在这下面定然会被他们找到的,他只有上山了。但是他也不敢太往深山去,所以上山后就找了棵树爬了上去。

    见小白它们跑出来,后面还跟着安好,君深赶忙跟了过去。对呢,他倒是忘了,大妞它们的嗅觉都是很灵敏的。

    看着它们跑进林子,安好和君深他们都跟了过去。

    郑三木趴在树上躲着,就在他以为可以逃过的时候,就见下面林子里跑来了老虎,还有两个一白一黑的不知道是啥的动物,他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这还没到深山呢,咋就有老虎呢,它们居然还蹲在下面不走了。

    郑三木紧张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听到树上传来声音,他回头一看就看到了一条盘旋在树上的蛇,朝着他的方向过来了。他用脚踢,但是这蛇丝毫就没有惧意,反倒加快了速度。

    上面有蛇,下面有虎,郑三木是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候,安好他们已经来了,郑三木一直在往下退,他不认识蛇的品种,就怕这东西有毒。此时听到下面有声音他看了下,见到安好他们来老虎还不咬他们,就想下去。

    那蛇突然冲着他攻击了过来,他吓了一大跳,直接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安好在来的时候,小白它们已经告知她人在树上了,她还没做个啥,他倒是就从树上掉下来。掉下来后,就听到了他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这时候,一条蛇也从上面掉了下来,随之钻进了树叶丛里。

    安好他们还没走过去,大妞就跑了过去,一口就叼着他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这时候,颜一他们也追过来了,入眼就看到叼着人的大妞。

    “别看,他废了。”

    从树上落下来的时候,郑三木正好掉在一尖锐的树桩上,这不下面某处直接就废了。君深看着捂住那处,在看着那处低下的血水,什么都明了。

    “太便宜他了…。”

    颜一和追命他们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这一个男人废了,还不够惨呢,不过也是活该。

    “是太便宜他了,手脚废去,将他送到牢里去,让朱县令好好关照他,做好点。”生不如死,求死不得,这样的无疑最折磨人的。

    此时郑三木的意识还算清醒,听到君深说的这番话后,整个人都心凉到了谷底,他这是得罪了什么人呢。

    “是,主子。”

    君深的意思,他们都明白,他们这几个人里,能做到这样的只有木头。做出来,让人一看只会以为是摔成这样的。

    安好似是想到了什么,出针给他止住了血,在他身上扎了几针,让他清醒了几分,随后开口问了他一个问题。郑三木心里本来就有恨,要不是郝梅那女人,他怎么会来到这,怎么会得罪他们呢。所以尽可能的,将一切的过错都推给了郝梅,试图让安好他们放过他。

    问完后,安好又给了他几脚,不踹他,她心里都觉得堵得慌。他说的这些话,参没参水分她一听就听出来了。想着这些,心里就更是气,连踹他多次都不带停的。君深见她生气,自然不敢阻止她,就让她发泄下好了。

    听着郑三木的哀嚎声,青木他们立马堵住了他的嘴,既然能敢做这样的事,就该有承受后果的觉悟。不过见安好这么暴力,他们的小心肝也颤了下,果然不能得罪她,太暴力了。

    见安好不在动脚,大妞就重新叼住了他, 大妞叼着郑三木跑得极快,青木他们也跟了上去。小白和小黑没有事,也跟着大妞跑着。他把主人惹怒了,它们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了。

    至于废手脚的事,木头路上就能解决了。飞花和颜九是跟着去了工坊那边的,所以根本就不清楚这些事,此刻都还在工坊那边做贝壳饰品呢。

    “还生气吗…。”君深见安好一直没有说话,不由得看向她问道。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是敢算计我和我在乎的人,我定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安好的眼里,闪过抹冷意。当真以为她很好欺负呢,什么人都敢惦记她,越想她就越想揍人。

    “说的没错,不管你怎么做,请记得还有我,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说。”君深看着安好,就想到他以前,为了他姐姐他疯狂过,但是他们也的确该死。

    “君深,我们回家吧,有些事晚点处理也是可以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