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七十章 杀人凶手是谁
    秦江是秦大善人秦信的儿子,在家里排行三。秦信有一妻一妾,妻子叫孙佳,生有一子一女,大女儿叫秦香兰,二儿子叫秦廷宇。另外一个叫孙怡,也生了一子一女,儿子在家里排行三叫秦江,女儿排行老四叫秦遥。这秦信娶的一妻一妾是亲生姐妹,家里相处得很是和睦,所以也是越寒城的一大美谈。说起他,好多人都羡慕不已。

    说是妾,其实现在已经抬为平妻了。

    秦家是皇商,燕州国占八成左右的布庄,都是秦家开的,自家还买了好几个庄子,全部用来种植桑叶喂养桑蚕,家里不可谓不富裕。

    不过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秦江也算是秦信人生的一大败笔了。对家里人倒是好,对自个儿哥哥虽然爱理不理,但是总归是好的,不过他却是没有一点上进心,一天就知道吃喝玩乐。

    秦家坐落在城北,挨着越寒城内河不远,坐着马车,朱诚他们没多久就来到了秦家。朱青然他们来的时候,秦家的大门是开着的,已经有人在那里候着等他们了。

    “朱大人,你们可来了,你们可得为我们三少爷做主呢,他死得太惨了。”

    一个身穿棕色长袍的老头走了过来,冲着朱诚他们喊道。老头叫宋远是秦家的管家,今年五十有三了,看上去倒是有些悲痛。这秦江死得这么惨,看着到底是难受的。

    “管家莫要伤心了,本官来自然是要查个清楚的,还劳烦管家带路了。”

    朱诚看管家都这么伤心,就知道这次怕又是个麻烦的问题。当真是太平久了,一下就给他来了两个命案。

    宋远听朱诚这么说,连忙点了点头,就开始给他们带路了。宋远带着他们从前院穿过,往着后院走去,这秦府到底是家大业大,房子都宽广得很,他们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了后院这边,还没走近朱青然他们就听到了哭声。

    走过去就看到后院的门口这边站了不少的人,丫鬟小厮婆子都在这,也难怪他们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人。

    “朱大人,你要为我儿子做主啊…。”孙怡看着朱诚来,情绪很是激动,她的眼睛早已经哭红了,走路都有些铿锵。她实在有些接受不了,自己之前还活生生的儿子,现在转眼就没了。

    孙佳也在一边抹着泪,眼睛也是红红的,只是相对孙怡她并没有这么激动。

    “怡儿,你冷静点,你肚子里现在可是还怀着孩子呢。”秦信看着很是担心,赶忙劝慰道。这孙怡又有了身孕,不过才三个多月。但是对于又要当爹,秦信心里无疑是很高兴的。

    “我儿子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你们一定要抓到杀人凶手…。”孙怡情绪还是很激动,说着突然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秦信赶忙一把接住了她。

    “妹妹…。”孙佳看着也连忙走了过去,看着着实担心。

    秦遥也在一边哭得不行,她哥哥一向对她很好,什么东西都会给她带回来。眼下这人说没就没了,她怎么能接受呢。

    “她就是伤心过度,晕过去了,朱大人你先找他们了解情况吧,我先把她送回屋子里去。”秦信说着一把将孙怡抱了起来,就往屋子那边走去了。

    秦信将人抱走,丫鬟和婆子也跟了上去,随后就去请了大夫,给孙怡看看。毕竟她今天受了太大的刺激,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样了。

    朱青然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这秦家还真如外界所传言的那样,可见这孙家两姐妹,关系还真是不错。

    朱诚点了点头,打量了下在场的人,开始询问了起来:“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吗,你们谁先发现的。”

    “小六,你将事情原原本本,仔细的讲给朱大人听。”朱诚说完,孙佳就看着一边的小六开口说了起来。这件事要是将那凶手找出来,他们定然让他也尝尝这滋味。

    孙佳是很护短的,两姐妹都是一个娘亲生的,她的儿子女儿,自然也是她的。从小都是没有差别对待的,如今她也着实有些受刺激。真的有些后怕,若是死的是她的儿子,她肯定会疯掉的,毕竟她的身子已经生不了孩子了。

    小六点了点头,看着朱诚,想了想开口说道:“大人是我先发现的,晚上了准备做饭了,我负责烧火,柴没有了我就准备过来抱,刚抱着柴走过来,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我听到后心里有些奇怪,毕竟很少人会走后门。不过我还是去开门了,结果门一打开,少爷就倒了过来,他的头上,下面裤裆处四处都是血。吓得我赶忙大叫了起来,可是当老爷他们把大夫请来的时候,少爷已经流血过多身亡了…。”

    朱青然一直在观察着在场人的脸色,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当时小六子一叫喊,我们都吓了一跳,赶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少爷,大人你可得为我们家少爷做主呢。”厨娘中站了一个出来说道。

    其他的厨娘也站了出来附和道,这些都是她们看到的,看到的时候也着实吓了一大跳。可是那血根本就止不住,流在地上一片血红看得他们触目惊心。而他们少爷已经失去了意识,完全给不了他们回应。

    “还请你们女眷回避下,仵作需要检查一下…。”

    朱诚这么一说,孙佳就招呼着丫鬟婆子,跟她去了前面的院子。二公子秦廷宇就带着小厮站在了一边看着。

    朱青然看了看周围,带了几个人从后门走了出去。

    何田走了上前,将他跨在肩上的箱子放了下来,开始给地上躺着的秦江检查了起来。此时他头部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了,看上去很粘稠,伤口被血迹挡住看不实在。脸色苍白如纸,看上去有些渗人。

    身上穿的衣服是青色的,看上去布满了灰尘,指甲里也有不少的沙,可见他当时逃的很慌忙,跌倒在过地上。

    有只手臂多处骨折,另外一只完整如初,死者身上有淡淡的酒气,检查了下他的嘴确有喝酒,但是喝得并不多。

    擦拭了下他的头部,何田仔细的检查了下伤口,看了看后,又检查了下他的下身,随后又看了看身上各处,这一检查身上各处都有青紫,可见他没少被人殴打。

    “大人,死者秦江右手臂多处骨折,身上各处都有青紫,全是被人打的。头部是被木棍打的,但并不是致命伤。致命伤在下身,伤口是用剑刺的…。”

    何田将自己检查出来的结果,告诉了朱诚,一边同来的师爷就将何田所说的详细记录了下来。

    “秦公子,秦江出门没带人一起出去吗,他有说他出去见谁吗。他有跟人结仇吗。”朱诚想了想,问了起来。

    “三弟的朋友我就知道两个,其他的就不是那么清楚了,毕竟他不怎么喜欢我管着他,平时都不喜欢和我聊天,他在外面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清楚。我最近在筹划新店开张的事,所以很少在家里,这段日子都是很早就走,很晚才回…。”

    秦廷宇想了想,看着朱诚说道。对于自己这个弟弟,弄成今天这个样子,他的心里也很是自责,他不该放任他的。即使他讨厌他,他也该将他带在身边的,要真是那样也不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

    朱诚听完又问了问秦廷宇关于秦江朋友的名字以及住处。一切有关的都不能放过,他们跟他走得近,在外面有些什么事,他们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他们说完后,宋远马上开口说了起来:“二少爷,其实有件事情你并不知道,昨天三少爷去赌坊输了不少钱,回来后就被老爷给打了顿,还禁了足不准他这几天再出门。因为他一直关着门闭门不见任何人,所以大家都没想到他居然出去了。前院守门的人并没有看到他,想来是从后院那边翻墙出去的,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老爷知道出事后,就将那跟着三少爷的两个小厮给全部打了板子,现在还丢在柴房呢…。”

    这些奴仆大多都是死契的,这秦信没下令打死他们都是好的。还好他没有,毕竟这些小厮都是常跟着他的,他最近都干了什么,他们应该是清楚的。

    “难怪昨晚回来吃饭没看到他,怎么会弄成这样,他可有欠赌坊的钱。”对于秦江,秦廷宇也是很头疼的,从小就顽劣得很。但是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弟弟本性不坏,可是今天被人这么杀死,他心里不免疑惑了。就算杀人,也不至于这样杀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人这么恨呢。

    “昨天,三少爷派人回来传信,是夫人她们给的钱去救的人,钱昨天就全部给清的了。”宋远叹了口气,看着秦廷宇说道。心里不禁在想,要是这三少爷有二少爷的一半该多好呢。可惜到底是太不争气了。

    宋远说完的时候,秦信和孙佳她们就走了过来,朱诚吩咐着捕头,给秦家的人都录了口供。对于秦江他们都各有看法,反正总的下来,对他在家里的评价还算是不错的。

    “朱大人,犬子自小顽劣,这也是我这当爹的没将管好啊。”秦信这些年都忙于拓展自己的事业,自然没有怎么管孩子,弄到今天这个局面,他也着实感到难过。

    寒暄了几句,朱诚就提出要去见见那两个小厮,秦信留下他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听朱诚提起,就将他们带了过去。

    打开锁后,宋远就将门推了开,让到了一边。见秦信进来,两个小厮赶忙跪着磕起了头,他们也很是后悔,原以为是帮了自家少爷,没想到却是害了他。

    秦信看着他们心里就来气,欺上瞒下当真是可恶,但还是忍着怒气,将来意说了个清楚,让他们好好配合朱诚。

    朱诚就开始询问起了他们,同来的师爷就在一边记录了起来。

    两个小厮虽然经常跟着秦江出去,但是也不是每次都一直陪在他左右的,所以有时候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朱诚却在他们的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前两天秦江参加了一个聚会,这聚会是秦楚生他们家举办的,但是在当天却发生了件意外溺水身亡的事。死者是一个年约十五岁的女子,她是跟着她哥哥来的,他哥哥叫金华,是越寒六月举人考试的榜首。

    这件事当天闹得不行,两个小厮虽然在外面候着,但也都听到了。过后也不知道怎么解决的,也没见那人报官啥的。

    这边,朱青然带人出去的时候,就发现了门口的血迹,顺着血迹他们一路追了过去。血迹到了一个亭子前就没有了,周围的沙地上鲜血更多,前面是河,后面是树木,树木后面又是房子。

    看样子这秦江是在这里被人伤的,这里距离秦家也不是很远,这会是谁干的呢。朱青然并不知道秦江被他爹禁足的事,因此对于他怎么走后门回来,着实有些不理解。

    等朱青然回去的时候,这边朱诚已经将人都问好了,同秦信寒暄了几句,就带上朱青然他们走了。

    出了秦府后,同朱青然聊了会儿后,朱诚就吩咐了起来,让手下的捕快们兵分几路,将秦楚生和金华,以及秦江的两个朋友一起带回来问话。

    据秦楚生回忆,那天的聚会实则是给他弟弟和妹妹相看对象的,来的人男女都有,开始都是在院子里四处逛着聊着。

    中午的时候,男女各坐在一边吃饭。虽然是分开的,但是也能看到对面。下午就分开了,男女各在一边的院子。男的这边由他和弟弟秦云生招呼,女的那边就他娘和妹妹招呼。

    所以秦楚生对于后来落水的事,他并不是很清楚。他们也是听到这边传来消息,才赶忙跑过去的。女眷这边也就几个人,至于金华的妹妹掉到水里,也是她们其中有个上茅房的时候发现的,不过将人救起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对于自己妹妹突然死掉,金华自然是接受不了的,当时就对着这边的女眷们质问了起来,可是一个个都说没有看见他妹妹怎么掉水的。

    不过那边有不少的花,她也有可能是因为摘花的时候掉下去的,毕竟小姑娘都是喜欢这些的。他们都有在场证明,金华也闹不下去,到底他们都是有钱有权的人。

    对于金华的妹妹金鱼在自家发生这样的事,秦楚生作为主人,虽然有愧。但是这边的人都有人证,所以这事到最后就劝了他私了,并且赔了他不少的钱。

    秦楚生还以为是金华来告他们了,结果听完朱诚说的后,心里都有些震惊。这死的两人当日可都是来了他们家的,而且那个叫丁香的已经被他弟弟看上了,如今还没提亲呢,人居然就死了。

    可是这杀人的又是谁呢,想到这些秦楚生也难免怀疑到了金华,毕竟当日心有不甘,可是这些到底是猜想罢了。办案讲究的是人证物证,这些东西没有自然不能跟人定罪。这也是当天,金华没能闹下去的原因。而且他也赔了不少钱,他也该知足了。

    “这件事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你回去也加强戒备,今天这事先别宣扬出去。”朱诚只说了大概的事情,具体的没有说那么细,但是该说的他还是得说。

    秦家和丁家的人都没有对外透露消息,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秦楚生自然是知晓的,心里也有些担心起来。

    嘱咐的话说完,朱诚又同秦楚生要了那天邀请的名单。

    秦楚生刚走,就有人跑进来禀报了。

    “大人,金华他们一家都不在越寒城,他们家的小店昨天就没开门了,据周围的人说他们好像是回老家了。走的时候运送的东西都是盖住的,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是什么,想来应该就是金鱼的尸体了。他们这应该是准备回家将人给埋了吧…。”

    捕头走了进来看着朱诚禀报道。

    “嗯,我知道了,你们继续查,务必将他的老家查出来,另外在查查这金华会不会武功。另外这纸张上的每个人,你都派人盯着,保护着。”

    “是,大人。”这已经好久没有命案了,今天他们可是一直都在走,都没有停歇的。

    见捕头走出去后,一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朱青然突然开口问道:“爹,你是在怀疑这金华就是杀人凶手吗。”

    “他的确有很大的嫌疑,不过这入室杀人不会武功可是很难办到的。这金华是一介书生,一时间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乱说,不过这事必须得好好查查。”

    其他在场的人都是有钱有权的,他妹妹就这么死了,他说不定就觉得这官官相护,就没有找他告状,而是私下自己动手呢。这些事也是不无可能的,毕竟是他的亲妹妹。

    这金鱼到底是他杀,还是意外落水,也是个谜呢。

    这时候,一个捕快带着两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

    “大人,赵阳和钱元带到。”

    “带他们进来。”

    “学生赵阳、钱元见过大人。”两人都是有功名的,不过只在童生所以还是得下跪行礼的。

    “你们先起来吧,我找你们来,有很重要的事问你们。你们可必须老实回答…。”虽然他们的语气透着尊敬,但是却是有些怪怪的。

    “大人,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钱元看着朱诚这边说道。

    “你们可认识秦江…。”朱诚打量了他们,继续问道。

    “认识,他跟我们是朋友…。”突然被朱诚召见,又听他问起秦江,他们不免有些没底,但脸上还算是镇定。

    “你们也这么熟了,可知道他有在外面得罪过什么人吗。”

    “这,这我们哪里知道啊。我们每次在一起就是吃喝玩。大人,你怎么突然问这些呢,是秦江他出了什么事了吗。”钱元开口说了起来,想到刚刚朱诚说的话,不免问出了后面的话。

    “他的确是出事了,而且死得很惨…。”

    听朱诚说完,赵阳和钱元的脸色都变得惨白了几分。他怎么会突然死了呢,是谁杀的。之前的事做得那么隐秘,怎么可能被人知道呢,这件事弄成那样他们也不想的。

    “你们有什么一定要说…。”

    “大人,我们什么也不知道,秦江是我们的朋友,你可得替他做主呢。”

    朱青然一直在观察他们的表情,他们的慌乱,以及回答时候眼神还有些闪躲,怎么看都像是在说谎。

    他们俩也是去了秦家的,回去的时候朱诚派人送他们回去的。

    “青然,这件事你怎么看。”

    “他们俩一看就有问题,似乎隐瞒了什么。”

    朱诚只觉得头都大了,这下看来他怎么觉得这些人都有嫌疑呢。

    这边安好回屋后,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君深正看着她,而她竟然还在他的怀里。被他抱着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可惜有点热。这要是冬天倒是不错,暖暖的。

    之前回屋后,君深就一直没走,后来还亲了她,完了抱着她就没放,她索性就靠在了他怀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后来她就睡着了。

    “你,没睡吗。”安好见君深看着她,笑着看着他开口问道。

    “没有睡,就想看着你睡,你睡着的样子跟个小猫似的,看得真想吻你,可又怕把你弄醒。”君深嘴角维扬的看着安好说道,说着就吻了过去。

    直接做了他先想做的事。

    吻了好一会儿,才将安好放开,然后看着她说道:“青木他们去的时候朱诚不在,朱青然就先把人关押了起来,这下又得他受得…。”

    安好听完看着君深说道:“就该好好收拾他,我的人他也敢惦记找死。看着我干啥,记住你也是我的人了,倘若以后你敢惦记别人,我就先灭了你,然后再找个比你好的,哼哼。至于桃花来一朵,我就给你掐一朵,我这么霸道,你可得想清楚…。”

    听着安好这般强势的说他是她的人,君深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可是听到她后面说还找一个,他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这丫头居然还这么想的,当真是欠收拾呢。

    “我不会给你再找个的机会的。”君深说完似惩罚般的在安好的唇上咬了口,随即在她那似果冻般软软香香的唇上吻了起来,等到面红耳赤,呼吸都急促后,才放开了她。

    “你是我的。”

    “坏人,快放开我啦,你要不要吃饭。”

    “我陪着你一起去,你能教我做菜吗。”君深说着就将安好抱了起来,放在地上,给她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

    “好啊。”难得他要学,安好自然愿意教的。

    君深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跟着安好学下厨了,他想有天他也能做给她吃。

    打开门,君深牵着安好的手,走了出去。

    最近他似乎走哪里都喜欢牵着她,这大手牵小手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因为君深要学做菜,安好就让慧心她们打下手摘菜、洗菜,至于其他的都不用她们帮忙。

    “你不是要学吗,看着我干啥还不过来。你先学切菜,完了我在告诉你怎么炒菜。”

    安好说着将一把刀,递给了君深,自己也拿起一把,一人一个菜板切菜。她打算做道番茄炒蛋,所以要先切番茄。

    看了看一边蒸着的饭,安好用葫芦瓢在小锅里舀了点水摸了摸,感觉有那么烫后就舀了过来,将番茄切了个十字口,丢进热水里。

    “这是要干啥呢。”

    “为了将这番茄的皮给剥下来啊。”安好说着拿起一个,吹了下剥了起来。

    “你也试试,这感觉太好了。”

    君深看着安好撕下来的皮,没想到竟是这样简单,赶忙也拿起一个撕了起来,这感觉倒是不错,一下就撕掉了一大块。

    “好了,现在我们就来切番茄吧,把它们都切成块。”安好说着,就开始示范了起来。

    这边烧火蒸饭的羽林在一边看着,着实觉得好有爱,这个男子一看就不平凡,居然甘于做饭想来定然是因为东家吧,简直不要太好了,东家以后嫁给他,肯定会幸福的。

    慧心她们将菜端到外面石桌摘的,也不想打扰到安好他们。吃了安好的药,慧心身上也不那么疼了,对于安好给的药,着实有些诧异,这药肯定也不便宜。

    君深都是拿剑和匕首的,这样的刀他可没怎么用过,但是没多久还是能切了,毕竟切块要求没那么高。

    番茄切好,安好又教着他切了些香葱。切好后,就开始打蛋了,不过这里君深却是用力过猛,捏得一手蛋液,安好看着不厚道的捂住肚子笑了起来。

    “不能怪我学得不好,你都不说这蛋这么脆弱的。”

    “好吧,可是也用不着你刚刚那么大力啊,你个二货。”安好笑着说道。

    “二货是啥…。”上次就听安好说过,这次又说,想着他看着安好开口问道。

    “二货,就是二傻子,这个我知道,东家说过。”羽林见君深不知道,赶忙开口说道。说完,赶忙闭上了嘴。

    安好有些无语,怎么哪里都有补刀的,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君深的脸。

    “很好…。”

    君深看着安好,眼神邪魅的看着她,嘴角还微微上扬着。

    “呵呵,那个就是顺口,你怎么可能是二货呢。”这家伙这表情,一看就像要吃了自己一样。

    “继续,你还没教完呢。”骂了他,不收点补偿怎么可能呢。

    安好见君深没有计较,赶忙教着他怎么打蛋,蛋打好放一边后,就开始教他切肉、切菜了。这些倒也难不住君深,就是切得不那么好就是了。

    君深切了辣椒,手被辣得不行,安好看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她倒是已经习惯这些了。想了想,从空间弄了点灵泉水出来,让他泡了泡手,这样一泡手后,他手上就不在那么火辣辣了。

    饭蒸好,羽林端了起来,看了看天色安好就将锅洗了出来,让羽林将两个锅的火都烧起来。

    慧心和慧兰就在一边看着,她们一直都没有嫁过来,看着他们如今这样,看着倒是有些羡慕。不过到了她们这个年纪,她们现在期盼些什么呢。

    两人的做菜,在她们的眼里已经成了秀恩爱了。

    安好和君深一人一锅,首先炒的是芽菜回锅肉,放佐料的时候安好特意的给君深介绍了下,生怕他盐糖不分,这要是炒出来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见人炒菜是一回事,自己炒又是一回事,看着那飞溅的油,君深就很担心安好的手。不过她似乎从来没有将手烫伤过,小小年纪能这般,已经是很不错了。

    想到她的过去,君深不免又心疼了几分,还好她的爹娘都不错。

    雨竹过来端鸡肉汤的时候,就看见君深在挽着袖子炒菜,不由得站着看了会儿,这还真是学得有模有样的。

    这公子倒是有意思,居然会跟着东家学做菜,当真是难得。想着,雨竹看了看手里的鸡肉汤和饭,赶忙走了。

    炒了五样肉菜,安好他们又炒了四样小菜,汤也煮了两小盆,另外凉拌菜,安好也做了几样。君深跟着,今天倒是学了好几道菜,虽然不太好,但是至少能吃。

    青木他们看到君深在炒菜,只觉得诧异得不行,这甭管他们主子做得再难吃,他们也得捧场呢。

    君深几乎每做好一道菜,就要安好尝,见她说他做得还行,君深就感到很是高兴。

    在做番茄炒鸡蛋的时候,安好让放盐和糖,他就有些不明白了。她让自己分得这么清楚,为何又要两样都放了,又甜又咸,这味道能好吃吗。

    至于其他菜其实也可以放的,但是安好喜欢辣,自然就没放糖了。

    君深不是很能吃辣,但是跟安好久了,倒是比以前好了不少。看着她无辣不欢的样子,他就有些担心,不过她吃了不少辣椒,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这丫头的体质真真是一般人不能比拟的。

    不过番茄炒蛋不一样,安好也没先跟他解释,炒好后让君深尝了下。随后又给他解释了起来,虽然其他菜也可以放,但是若是没控制好量,炒出来就难吃了。

    安二丫、安三丫、苏云娘她们也回来,回来后看到安好他们在做凉拌菜,看到君深也在做倒是很诧异,随后又回了屋子,听苏氏说了今天的事后,安二丫她们赶忙去看了双喜。

    看着双喜头上这么大个包,安二丫和安三丫、苏云娘都很是气愤。可惜罪魁祸首都被送到衙门了,不然她们肯定也好好揍他们一顿。

    颜一他们看到飞花她们回来,也叫到一边说了起来,这件事他们不说她们也迟早会知道的。

    见君深没有怪罪他们,飞花和颜九也松了口气,听到他们说自家主子在做饭,纷纷向厨房看了去,这时候君深也看向了他们,着实吓了他们一跳,随即就听到君深让他们端菜的话。

    给原家林准备的饭菜,安好也让他送了过去,顺带叫余秀华和原九九过来吃饭。在这里虽然没待多久,但是原九九已经喜欢上这里了,在那边他们已经没有亲人了。她的很想留在这里,只是这话她没敢说。

    至于双喜,头上包太大,走路就晕所以就让她在屋子里吃,让梦菊给她送去。看着女儿还安慰她,梦菊忍不住落泪,不过赶忙将泪擦拭了去,喂着她吃完,梦菊才过去吃的饭,过去的时候她的碗里,已经夹了不少菜,大家都劝慰了她一番,让她心里满满都是暖意。

    经历生女儿的痛苦,她就想到了她娘生她时候的痛楚,如今对雨竹也是越来越好。她们娘俩的命运都是一个样,她断然不想她女儿以后也这样子。

    因为人多,他们炒菜每样都是炒的两盘,君深的菜倒也不难吃,青木他们还是第一次吃自家主子炒的菜,这心情当真是难以言喻。连饭都多吃了几碗,看得君深嘴角维扬。

    小白它们听安好一说,尝了下就知道那盘是君深做的了,味道倒也能吃,就是火候上没有掌握好。不过到底是他第一次做,它们也不能不捧场呢。

    君深第一次吃自己做的菜,倒是觉得很有成就感,虽然不如安好做的,但是他以后总会进步的,他以后肯定也能做得更好。到时候,他也可以给安好做吃的了。

    安大海也发现了今天的菜味道有些不同,这一问才知道是君深炒的,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啥好,最后还是出口夸了几句,毕竟实属难得呢。

    刘玉书也觉得君深不错,对着君深看了看,打量又打量,还对着身边坐着的安好一顿嘱咐。让她对君深好点,这样的男人值得她去喜欢,安好听着点了点头,赶忙给刘玉书夹了菜转移了话题。

    君深今晚没挨着她坐,却是陪苏衡和安大海喝了不少的果酒。瞧见安好瞪了他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刘玉书说的话他可是都听进了耳朵里。

    苏衡见君深第一次做菜就这么好吃,也有些佩服,可比他做得好吃多了,不愧是安好教的。他们俩能这么好,他也不担心了。

    想着这里他就看向了一边的苏云娘,她才是他头疼的问题,这总得嫁人啊,这么一直将媒婆推出去,以后谁还敢上门求娶她呢。

    吃过饭,收拾好,安好就将人都叫了过来,针对今天的事大概说了下。听到安好说要教他们学武功,羽林他们都有些高兴。

    “东家,我愿意学,我从小最想的就是学武行侠仗义了。”羽林笑着喊道。

    “东家,我也要学。”羽风也说道。

    对于之前的事,羽风已经告诉了安好,他今天一系列的事串起来就想明白了。这郑三木能找到这里来,定然就是之前那个女人告诉他的。

    安好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他说的是郝梅,到底是没怪罪他,不过也嘱咐他一番,以后有这样的事一定要说。

    丫鬟里有不想学的,可是想到梦菊的遭遇,她们觉得还是得学,这样既能保护人,又能不被人欺负。

    安二丫她们这段时间也一直没训练,听到又要教武功了,心里都很高兴。她就想成为长姐这样的人,既能下得厨房,又能打得过流氓,还能赚钱。

    至于他们武功的,暂时就有飞花他们先负责着,至于其他的等龙天月的事解决后,她在家就可以天天带着他们训练了。

    说完后,就开始热洗澡水了,安好还是先洗了个澡。因为明天苏云娘他们就要走,安好洗了澡后就来了苏氏的屋子。

    君深、安大海他们洗完后,也都进了屋子,坐在了一边聊了起来。

    “大海啊,她们之前过的什么日子,你也是知晓的,有些话我就不多说了,你心里也应该有数。”苏衡看着坐下的安大海说道。

    “爹,你说的我都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我爹娘他们太过分了。如今我回来了,定然不会让他们在欺负他们的。”

    见他们在聊,安好就坐到床边和安二丫她们一起逗弄起了小葡萄。

    看着他白嫩的小手,小巧的脚丫子,安好捏了捏,着实喜欢。

    “四姐,小葡萄咋这么可爱呢,这小模样,可是继承了你和姐夫的优点了。这白皙的皮肤就像你,脸像姐夫,鼻子也像。不过眼睛和嘴唇像你,总的来说还是像你多点。”

    苏云娘趴在床上摸了摸小葡萄的头说道,这小东西她摸他头,他总没办法拒绝了。

    “我觉得也像我…。”安二丫笑了笑说道。

    “像你啥?”苏云娘听到安二丫这么说,赶忙问道,她会说个啥出来呢。

    “像我一样可爱,一样聪明啊。”安二丫说着大笑了起来。

    “…。”这丫头,还真是比自己还比谦虚,苏云娘顿时没了语言,周围的其他人却是笑了起来。

    安三丫看着自己这个弟弟,好想他快点长大呢。

    刘玉书和苏玉娘也在一边聊着,看女儿这个月子做得这么好,刘玉书心里很高兴。这奶水足,孩子自然长得更好了。

    这次来,她在村子里买了几十只鸡,又买了五框的鸡蛋,要不是怕马车放不下,她还在多装点来。

    现在家里有钱了,她自然想对自己的女儿更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