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七十二章 青衣楼出事
    李青看着自己媳妇这模样,着实有些吃惊,这出来一趟咋就变成这样了。

    “还不动,还看着我,疼死我了…。”郝梅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周围听到声音的人,都好奇的走了出来。不过没有走那么近,大家只当这郝梅是摔了一脚,在那哭呢。这大晚上的别人都回家了,她还在外面晃悠,不摔着才怪了。

    名字都叫郝梅,可不就是霉吗,还能指望运气好呢。一天天的就知道打听别人家的闲事,屁事不干,这大晚上的莫不是想要出去偷他们种的菜吧。

    这郝梅得人缘太差,周围的人都没有跟他们家来往的,这大儿媳妇还是娶的别的村子的。要不是他们勤劳,他们家里还不知道过成啥样呢。

    “爹,你先把娘抱回去,我去请许大夫去。”郝梅的大儿子李全见周围人看,又见他爹在那愣着,赶忙喊道。

    兰秀对于郝梅被人打,心里不免有些奇怪,她这到底是得罪了谁呢。

    “快去吧,你这咋就被人打成这样了呢,是不是又出去得罪什么人了。”李青一把抱起郝梅,看着她脸上的伤,一边走一边说着,心里着实有些生气。

    “我这都没走哪里去,能得罪谁呢,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打的我,我的腿疼死了,要是废了可怎么办…。”

    现在她浑身疼,根本想不到是谁会打她。

    小儿子李建看着自家娘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厌恶,这一天邋里邋遢的,啥事不干都收拾不好自己,真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长大的。

    大哥的媳妇,好在看中了大哥,可是自己没有大哥长得好看,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娶着媳妇呢。他的年纪也到了该娶的时候了,看着他大哥他可羡慕了。

    这一看病,可不得用不少钱吗,想想就很无语。

    想到许大夫等下要来,李青让兰秀打了水来,他准备给郝梅擦洗下,换身衣服。自己媳妇什么样,他最清楚,自然不会让儿媳妇出手伺候她的。而且现在儿媳妇又有了身孕,着实该好好养养。

    李青一边擦洗,一边说着郝梅,对于她这般脏乱,李全也很是无语。要说以前的她,虽然有点懒,但到底不会像现在这样,看着免不了更是生气。

    在回来的路上,李全就说了他娘的情况。对于郝梅,许大夫是认识的,她这被人打倒也有可能,但是会是谁出的手呢。不过这婆娘嘴这么碎,这么讨厌,果断收拾得好。

    郝梅痛得一直都在叫唤,李青看着也没在说她了,换好裙子后,就在屋门口走着,时不时的看向屋外。

    “许大夫,你可来了,我媳妇她一直在嚎,好像是腿被人打着了。”看着许大夫来,李青赶忙对着他说道。

    “许大夫,快救救我,疼死了…。”

    许大夫听着不由得皱了下眉,随即走了过去坐在了李全搬过来的凳子上。

    给郝梅把了下脉,瞅着下她的这张脸着实有些不忍直视,随后给她摸了下骨,疼得她嗷嗷直叫,都没有放开手。

    要不是怕得罪许大夫,郝梅早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这死老头简直还可恨了,下手这么狠,到底会不会看病呢,分明就是在整她。

    “许大夫,我媳妇她的腿怎么样了。”李青看着有些着急的问道。

    李全和兰秀、李建也都在一边看着,听她娘的惨,想来肯定是伤得挺重的。想到自己要伺候这老太婆,兰秀就不免有些厌恶。她肯定是干了什么,才被揍成这样的。

    “你听她叫得这么惨,你觉得呢。两条腿都有骨折,还有些内出血,你们来个人跟我去拿药吧。这一时半会儿的,可是好不了的。”

    李青听完,让他们先照顾着,他问了许大夫拿上钱就跟着去了。

    对于李青摊上这样的媳妇,许大夫还是有些同情的,但是同情归同情,钱他还是没少什么。不然,郝梅这女人怎么能记住教训呢。

    这边安好直接就被君深飞身带着回了马车,内力强就是好。

    “可解气了。”

    进马车后,君深将安好抱在怀里问道,一点也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他原本想替安好动手的,但是安好要自己来,他也就没有干预。后来听到有声音,就赶忙将安好带走了。

    “你会觉得我打人凶残不,我可是直接将她两条腿都打骨折了…。”

    “不会…。”让他来,他定然更凶残。

    也是,这家伙当初可是因为一句话,就要杀她的呢。君深却不知道安好心里的想法,她可是因为这件事,记了他好久呢。

    感觉到安好在走神,君深不免有些奇怪,她在想啥呢。

    这时候小白、小黑、大妞它们都跳上了马车,安好赶忙就想从君深的怀里移出去,却被他死死的扣在了怀里。

    “乖乖的,想睡就靠在我怀里睡…。”

    小白它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好被君深抱在怀里,还说着这样一句温情的话。它们男主人,还真是喜欢它们主人喜欢得没边了,抓着人都不放的。

    大妞看了看,趴在马车里睡了起来。小黑也跳到一边,卷成了一团,唯有小白蹲在对面瞧着他们。

    “主人,你们…。”都抱抱了,咋还不亲亲呢。男主人就是不一般,连主人这个母老虎都敢抱。不过主人可比大妞凶多了。

    “闭嘴…。”

    安好能感知到小白脑子里的想法,着实有些无语,这臭小白居然敢说她像母老虎。

    “咦,小白你想说啥呢,主人为啥要叫你闭嘴呢。”

    “…。”它已经闭嘴了,要再说晚上主人肯定就不给它好吃的了。

    青龙见小白不说话,想了想开口说道:“主人,你们回来了吗,今天酒楼来吃饭的人来得早,所以走得也早,现在我们都在吃晚饭了。”

    “回来了,在路上。”

    安好说完便没有在说什么,而是靠在君深的怀里睡了起来,小白也识相的靠着小黑睡了过去,它果断还是好好睡觉好了。

    君深看着安好的睡颜,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又在她的唇上吻了下,见她动了两下这才赶忙停下了动作。见她没有在动,给她顺了顺额头上的头发。

    小白偷偷的喵了眼,这一看就看到君深在亲安好。见君深看过来,赶忙倒在了小黑身上,用爪子捂住了眼睛。

    他居然偷亲主人,太坏了。

    主人,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揍他一顿呢。肯定不会的,他们俩早都亲亲了。

    马车上了大道后,速度就加快了起来,看着怀里的安好,君深觉得整个人生都因为她而变得圆满了。突然觉得这沿途的风景都好看了几分,天上的星星也美丽了几分。

    吹着窗外的风,倒是格外的凉爽,她睡得还真是香呢。

    进了越寒城后没多久他们就到了绝味烧烤坊。

    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安好也刚好醒,她整个人都挤进了君深怀里。弄得他薄薄的衣衫都有些凌乱了,她的唇擦过了他暴露出来的肌肤,一股酥麻感顿时升起。感觉到君深的异样,安好没有立马起身,而是有些恶作剧的伸出舌头舔了下他。

    他不是喜欢抱着自己吗,前提要他受得了,哼哼。

    在他怀里拱了两下,继续装睡着。

    君深此刻也不知道安好到底醒没醒,不过刚刚的那触碰,让他着实有些激动,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丫头,快醒醒,我们已经到了。”他的声音低沉且带有磁性的在她耳边喊道。

    安好眯着眼,有些无语,叫她醒要不要凑这么过来。可是自己若是一下就醒了,他肯定会认为自己刚刚是故意的,虽然她是故意的可是也不能承认啊。

    君深见安好还在睡,凑了过去对着她的唇吻了起来。

    当自己是睡美人呢,还吻醒,自己睡着的时候肯定也没少被他占便宜,这家伙。

    安好睁开眼睛,伸手推了推君深,君深放开安好,笑了笑。

    “流氓…。”

    小白和小黑看着没有说话,亲亲有这么好吗,动不动就亲。

    安好说着下了马车,见林城看着她笑,着实不知道说啥好了,他肯定都听见了,想着安好赶忙走进了酒楼里。

    大妞、小黑、小白它们也跟着跳了下来。

    君深是最后下来的,说自己流氓,她刚刚做的可比自己流氓多了。

    “主子…”

    君深听林城叫他,转身看向了他。

    “主子,你是真心喜欢安好姑娘的吧,她可不是那种愿意做人小妾的人。”

    “林叔,我除了她谁都不想要。”

    君深笑着说完,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这林城一向都不怎么说话的,居然为了安好跟他说这样一番话,这丫头倒是挺收买人心的,不过君深心里挺高兴的。

    “东家你回来了,我们正吃饭呢,你还要吃点吗,今天晚上有烧烤。”

    安北见安好回来,站了起来冲着她说道。

    安好也有些日子没吃烧烤了,端了个凳子走了过去,坐了下来。每顿拿的碗筷都有多,安好坐下后,安东就将碗筷递了过来。

    “安北,给我也来点果酒。”

    “好…。”

    朱雀知道安好喜欢烤豆干,此时已经夹了几块,在炉子上烤了起来。小白它们也都跑过来,开始蹭吃了。

    君深和林城进来后,也走了过来,挨着坐着吃了点东西,又喝了点酒。

    现在罗衣的娘和弟弟状态都比之前好了不少,脸色也没有苍白了。他们的胃口,也比之前好了不少,安好看着也放心了。只要将她开的药,再吃一段时间几乎就没什么问题了。到时候在给他们巩固下身体就更好了。

    在店里上工的人,一个个都比之前身体好了许多,到底是生活好了。要在其他地方,可是没有这些待遇的。

    春夏和秋冬的饭菜,现在是送上去吃的,安东他们还给烤了点肉串和菜上去。

    安好坐在一边,同安北、安东、安初九他们聊着,现在的他们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节奏,一个个脸上都长了肉,个子也长高了些,性格也比之前开朗了不少。

    这样的日子,可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却是都成了现实,他们对于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格外珍惜,对于安好更是感激不已。

    安好果酒喝得多点,菜倒是没吃多少,坐了会儿就洗漱了下,随后上了楼。

    进屋后安好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龙天月,安好皱了下眉,这都多少天了,他们就不能提前回来吗。

    回屋后,同君深聊了会儿,他索要了个晚安吻后,就乖乖的回屋子睡觉去了,倒是没有在这一直腻味着她。

    安好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画了会儿画,没多久小白它们就来了。

    随后安好就带着它们一起进了空间。

    进入空间后,它们就和安好一起上了山,大白它们看着安好他们来,高兴的跑了过来,亲昵的围绕着安好蹭了又蹭。

    安好摸了摸它们的头,叫上它们搬着一起搬水果去了。

    山上不比地里,现在还不能自动采摘,安好想将东西直接瞬移都不行,着实觉得有些坑爹。

    这山上的水果,看上去一大片一大片的,着实不少。一次下来也能值不少钱了,到时候,要不了多久空间就能升级了。

    青龙、朱雀的速度都很快,比安好还要快上许多,没多会儿,几棵桃子树就被它们给摘完了。

    眼下摘下来的,全部都放在了下面的空地上,准备放着多存点在一起卖。

    安好的精神不比朱雀它们,陪它们摘了会儿就下山了。至于小白它们,就继续奋斗着。下面的不远处的桃树上也结了果子,不过每次都被小白给吃了。

    火龙果这边已经收获了几批了,一个个都比安好在现代看着的要大上一倍,安好看了看拿起一个划开后,吃了起来。不愧是空间产的,这吃起来可是要甘甜许多。

    一边吃一边向着围栏这边走着,眼下鹌鹑又比之前多了些,鸡也都长大了,应该就快要下蛋了。在隔一段日子,就将它们也放到农场里喂去。到时候留下一些鹌鹑在空间里就行了,至于鸡这些从新买小的就行了。

    吃了一个火龙果,安好就向着灵泉池这边走了去,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后,才回去睡觉去了。

    君深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没有睡着,他已经回来这么久了,安好那小丫头应该也睡着了吧。

    想了想,君深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子后,就开门过去找安好了。

    他想了想,手刚触及到门,门就突然开了,这丫头睡觉都不关门的吗。此刻安好正从空间里出来,刚睡在床上,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声音。

    因为小白它们要过来,所以当时她就轻轻的将门关了回去,它们来的时候也这么关回去,可不就被人这样推开了吗。

    随着君深的靠近,安好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这家伙怎么跑过来了。

    走过来后,他就坐到了床边,安好对着他袭击了过去,君深闪避了开,随即将安好按在了床上。

    “睡不着,所以过来找你了。你也睡不着吗,正好陪陪我。”

    两人离得很近,安好的心跳也加速了许多:“那个,你能不能起来,好好说话。”

    “不要,你能不能别动,让我抱抱你。”

    “…。”

    自己这才开发育的包子,被他这么压,还能长得起来吗。

    “你给我起来…。”

    君深闻言,是起来了些,但是没有离开她,还低头吻住了她堵住了她后面要说的话。

    一会儿,君深才翻身睡到了安好的另一边,将安好揽进了怀里。

    “我一个人很难睡着,让我抱着你好不好…”

    “君深你这无赖,你…。”你爹娘知道吗,说道这安好没有说出去,到底不想让他伤心。这家伙平日里,没有自己不也睡着了。这时候居然这么说,真的假的。

    “我之前能睡着,都是因为吃了鬼老开的药,若是没有我就老是会做噩梦…。”君深说着,语气都变得低落几分,这也是他的心结,困扰了他很多年。

    君深鲜少提起他以前的事,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才五岁,那鲜血撒在脸上的温热感,他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可那时候的他,根本没得选。

    少年时候的遭遇,成了他这后面的噩梦,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事。安好也是今天才知道,是药三分毒,这样一直吃着真的没问题吗。说到底,他这也是心理有问题,也着实有些复杂。

    “你抱着我,不吃药你就不做噩梦了吗。”听安好这么说,君深开口说了声对。

    其实鬼老给的药还有几颗,只是他今天没有吃。她这么问,是要同意自己抱着她睡了吗,正这样想着,安好就开口了。

    “那我以后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抱着我睡吧。但是不准随便欺负我,还有不准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现在睡在一起。”

    君深闻言笑了笑,能抱着她真好。他自然不会随便欺负她的,要欺负也是很认真的。至于第二点,他现在是同意的,毕竟安好还小,除非他早点把她娶进门,这样倒是可以天天睡在一起,别人也没话说了。

    “好。”

    两人聊了会儿,安好就先睡着了,不过睡着睡着她就挣脱了君深的怀抱,侧身睡着。君深移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安好纤细的腰。岁月静好,这样的感觉真是不错。

    早晨的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安好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腰上有些紧,不用看都知道是君深将她给抱住了。

    正想拉开他的手,手就被君深给抓住了,两人的身子也贴近了几分。他的身体明显有了变化,安好也感觉到了,君深这才松开了安好的手。

    “那个,要不你在睡会儿,我去上茅房呢。”

    “好。”

    安好说着赶忙出了门,将门好好的给关了起来。老话说的没吃猪头肉,总见过猪跑啊,早晨的男人可惹不起。

    君深要是知道,安好此刻用猪来比作他,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这能看不能吃的日子,果断很纠结,这段日子他可是补了不少的知识,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

    平静了会儿,果断好了许多,整理好自己,君深就起了床。在大厅里没有看到安好,君深就下了楼,到后院的时候,就看见安好和朱雀它们在那边洗脸漱口呢。

    他也走了过去,同安好说了声早安,随后镇定自若的站在一边洗起了脸。早饭已经做好了,今天的早饭是豆浆加安好交给他们做的油条和茶叶蛋,除此外还贴了点葱油饼。

    吃过早饭后,大家就忙活了起来,摘菜的摘菜,洗菜的洗菜,切肉的切肉,其他的人就负责穿串。

    大厅里就两个人就能忙活开了,除了简单的擦拭,就是加佐料了。昨天有人来他们这定了十桌,今天他们准备的肉和菜就多了不少,毕竟除了他们,还有其他的客人。

    百里星辰听到青衣楼出事后,就先去了趟青衣楼,去的时候朱县令他们已经在那了。了解了下情况,百里星辰就赶忙坐着马车来了绝味烧烤坊。

    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出门的安好和君深。

    “还好,来得及时,快跟我上马车,尹修的青衣楼出事了。”

    君深和安好听完,赶忙上了马车,尹修那里会出什么事呢。他们坐上马车后,鱼七就调了个头,往出事的青衣楼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君深不免奇怪的问道。

    百里星辰想了想,这才开口说了起来:“这事现在可复杂了,尹修的青衣楼死了一个他刚要捧出来的花魁,原本就在今晚要进行她的除夜拍卖的,可是却死在昨晚。而且死相很惨,具体的我也不好说,反正你们看看那仵作写的就知道了。发现的时候是挂在青衣楼的二楼的,不少人都看见了。后来,我去问才知道,最近越寒城,连着现在死的这个,已经是第三个了,他们的死法大致上都相同…。”

    有男有女死法还大致相同,还死得极惨,该不会出现了什么变态杀人狂魔吧。如果是连环凶杀案的话,这杀人的罪犯肯定还会行动的。

    这件事尹修大为恼火,这次可谓损失惨重,这女子可是他培养了许久的。当时买下她也花了不少的钱,如今可是亏了。而这次事件闹到很多人都知道后,自然会影响他青衣楼的生意,怕是许久都不会好。

    安好他们去的时候,外面已经被官兵围了起来,二楼上的尸体也已经不在那了,但是围观的人却是越来越多。

    挤进去后,捕头见是百里星辰,就将他们放了进去。

    他们进去的时候,女仵作还在那边验着尸体,朱青然还在带着人盘问,毕竟青衣楼人多,一时间都还有些没有问完。

    对于这小莺柳的死,楼里的姑娘们一个个都很害怕,生怕那杀人凶手再下手杀她们。

    尹修见安好他们来,走过来说了几句,不过楼里弄成这样,他实在没有心情说话。朱诚心里也很忐忑,见君深来赶忙走了过来行礼,又将之前记录下来的验尸报告给了君深看。

    君深看的时候,安好也凑了过去看,看完后脸色都不免有些难看起来。没多会儿,女仵作这边已经验好尸,将检查的结果告诉了师爷,让他写了下来。

    没多会儿,师爷就将写好的结果拿了过来,现在这里就他们几个,轮流着看了下。

    据仵作得出的结论,这小莺柳应该是死在寅时的,离天亮还有段时间。是死了后被人脱光衣服掉在二楼外的,下面的情况跟丁香是一样的,都是被凶手用异物破的身,从残存的物质可见是铁棍之类的。

    死者在死前应该被捆绑过手臂和脚踝上有明显的痕迹,脑上有被击中过的痕迹,显然是被人从后面打晕过后,在行的凶。身上各处都有被施暴过的青紫痕迹,舌头是完整的,嘴部周围有明显红痕,可见之前是被凶手堵住了嘴的。

    两人都是处女,年龄都在十六岁左右,不过身份却是相差甚远,两个人也从没有接触过。但是作案手法却是一致的,无疑她们两个都是被同一个凶手给杀死的。

    “我能去看看尸体吗。”

    君深拉住了安好的手,他不想她去看这么血腥的场面。

    “我没事,受不了我就立马不看了。”

    君深听安好这么说,到底没有说出拒绝的话,就让那女仵作带安好过去看了。

    尸体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因为是刚检查了完,所以人依旧是不着寸缕的趟在担架上的,上面盖了白布。

    女仵作带安好过去后,就揭开了布,见安好没有吓得尖叫,倒是有些意外。

    安好对着死者拜了拜,说了几句,这也算是对死者的尊重了。说完,安好蹲下了身子,检查了起来。

    她脑袋上的确有个包,但是一摸并不大,这倒不像是打的,更像是意外磕着的。

    看了会儿,安好心里不免有些疑惑,想着她走了出来。

    君深见她脸色还好,倒是有些诧异。

    “尹修,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你们楼里这种级别的女子,按理说都是有丫鬟的吧。那丫鬟人呢,主子起夜她都不跟着的。”

    安好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尹修,不由得开口问道。

    “欣娘,你过来回答安好问的这个问题。”尹修看着一边的欣娘说道。

    楼里的姑娘的丫鬟他并不清楚,今天出事后他就亲自去衙门报了案,回来后就在这等着验尸,根本就没想到这些事。

    欣娘闻言走了过来,看着安好说道:“安好姑娘,我们楼里的女子,只要在前三等的都是有一个丫鬟伺候的,她们睡在里间,丫鬟就睡在外面。小莺柳的丫鬟叫绿意,发现小莺柳尸体后,我就让人开始找她,可是后来找遍了正个青衣楼都没人…。”

    尹修一听就有些火大了,这人不见了她这下才告诉他。

    “主子,我原本想跟你说的,但是你那时候已经去衙门报官去了。回来的时候你又…。”

    这件事,她已经在录口供的时候,都交代了。

    “尹修,我能去她们住的屋子看看吗。”

    欣娘这次没等尹修说,就赶忙跟安好带上了路。尹修、君深、百里星辰、朱诚他们都跟了上去。

    上了楼,没多会儿他们就来到了屋前,不过安好没有立马进去。

    “欣娘,你们这的姑娘都是挨着住的吗。”

    听安好这么问,欣娘点了点头,这边录好口供的朱青然看到安好他们后,就走了过来。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安好问这话。

    “她们是挨着住的,但是昨晚上,她们两边住着的人都表示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听到声音,安好看了过去,就见朱青然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安好说着就先走进去,进去后就闻到了香味,而且不止一种,闻得她有些不舒服。

    “你们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是有味道呢,这整天涂脂抹粉的,这四处可不都是脂粉味吗,这味道可不就是玫瑰的味道吗。”百里星辰闻了下说道。

    尹修也只闻到了玫瑰的香味,小莺柳用的都是上乘的脂粉,所以香味闻着比其他的好闻。这个是他特意去买的,这点他还是知晓的,可是这也没什么不妥啊。

    朱诚鼻子有些不舒服,闻不到味道。朱青然也闻到玫瑰的味道。

    “不对,还有种香味,怪怪的,你们都没闻到。”安好不免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也闻到了,不过说不出是种什么味道。”君深皱了皱眉说道。

    安好随即反应了过来,她长期泡灵泉池整个人的一切感知都要灵敏许多,自然能闻到残存的香味。至于君深他没少喝灵泉水,又吃了天香丸和百香果,自然是其他人不能比拟的。

    “你们俩是狗鼻子吧,这该不会是迷药吧,你们想啊,她们都没有听到声音。这肯定是被人吹进来了迷药。”

    百里星辰说着,就想着一边走去,看窗子上面有没有洞。反应过来的众人,都寻找了起来。

    安好没有去找,而是又问了欣娘一些问题。那就是这小莺柳对这绿意好不好,这绿意现在又多少岁呢,她有没有接过客呢。

    欣娘倒是有些意外,安好问得这么直接,赶忙回答了起来。

    这小莺柳和绿意两人是一个村的,两人是先后被卖进来的,两人都是十五岁,不过小莺柳要大些月份。经过一年的培养,小莺柳越发的美了,才艺方面也学得很是不错。不过相对她绿意就要平凡许多,学东西很慢,后来让小莺柳挑选丫鬟,她就挑了绿意。给她的吃食,她还分一些给绿意,两人的关系可见是很不错的。

    两人都没有接过客,一般他们青衣楼都是在女子成年后在拍卖初夜的。这个小莺柳进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成年,但是各方面还不足,自然是要调教的,所以也就拖到了十六岁。至于绿意,作为她的丫鬟,主子都还没接客,自然是完整的。

    不过欣娘却透露这样一个消息这绿意还有两天就是她十六岁的生辰了。

    “找到了,你们快过来看…。”

    安好正在想着问题,突然朱青然就大喊了起来,走过去就看到那边对着外面巷子的窗子下有个小孔。

    “还真的有个孔,这么说来这凶手是从外面吹了迷烟,然后进来带走了两个女子,杀了其中一个后又弄回来,挂在二楼外。这变态,该不会就喜欢杀十六岁的处女吧。”

    安好打开窗子,将身子探出去一看,这窗子外面的瓦没有一点灰尘,还有些湿,可是昨晚繁星点点,根本就没可能下雨。

    “小丫头,你在看什么呢。”百里星辰,看着往外看不由得问道。

    “这里似乎不同,你们都过来看看…”

    安好说完,让了开,他们都走了过来向着外面四处看了看。

    “这瓦明明是一排的,那边有灰尘,这边却没有,而且还是湿的,昨晚没有下雨。”朱青然看完后,就说了起来。

    君深也看了出来,百里星辰倒是没有注意,这么一说一看还真是那样。

    “这说明什么。”尹修在一边问道。

    “这说明凶手在掩盖什么,他肯定就是从这里将人带回来的,结果滴落血迹…。”百里星辰赶忙说道。

    “楼里的姑娘这么多,十六岁的也大有人在,他为何就挑中了小莺柳呢。”

    “那还不是怪你,谁叫她是你今晚要拍卖的花魁呢。你自己瞅瞅你外面贴的东西,至于凶手怎么知道她就是小莺柳的,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安好想了想,开口说道。

    “丫头,你这分析真是不错,看不出来啊。那尹修你可得小心点了,你这里这么多十六岁的,他这要是一天杀一个…。”

    百里星辰刚说完,就被尹修给拍了一顿。这家伙,还嫌他青衣楼事不够多是吧。

    安好问了下欣娘,听她们都没在屋子里,就叫君深分开,进屋查看下。这一闻,果断屋子有味道,想着往着里面走了去,看了看窗子下果断有个孔,推开看了看,安好就发现这里有掉落的粉末,赶忙拿出帕子将它包裹了起来。

    “丫头,你刚往帕子里放的是什么呢。”百里星辰是跟着安好走的,不免有些奇怪的问道。

    “一种粉末,不过具体是什么要检查了才知道…。”

    至于朱诚和朱青然他们已经去了别的房间,尹修则将欣娘叫到外面说了会儿话,现在楼里这样,姑娘们还得她先去安慰着。

    “我们去别的屋子看看…。”

    进了别的屋子安好也闻到了味道,但是再也没有看到掉落的粉末了。

    安好和百里星辰走过来的时候,君深也走了过来,他对着安好点了点头。这一排的屋子,全部都有这种味道。

    “听你们刚刚说这绿意还有两天就十六岁,你说那变态凶手,会不会在两天将她杀了,将尸体挂在哪里呢…。”

    百里星辰想了想,看着安好他们说道。

    “这是我们的猜想,至于到底是不是这样,目前谁也说不好,但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这凶手,这般挑衅,指不定他等不到后天,又会在杀人。这秦江多少岁来着…”

    他们的死法,虽然都是下面是致命伤,但到底是有些不一样。

    “十六岁。”君深开口说道。

    “那我岂不是很危险,这杀手也忒变态了,男女都不放过。”

    他有武功,可也敌不过别人下药啊,何况那人也是有武功的,太恐怖了。

    君深笑了笑说道:“你要是被那杀手找到,证明你够荣幸的,毕竟越寒城这么大。”

    “那我可得跟着你们,你们走哪我走哪,保不准我就这么幸运呢。”

    “问下欣娘,带点绿意经常用的东西回去,让大妞和小白它们闻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对于百里星辰跟不跟着,安好倒也没有意见。

    此时越寒城,四处都传得沸沸扬扬,各种版本都有。丁家和秦家也听到了消息,这凶手肯定还要下手的,想着他们又招了不少的护卫,夜里四处巡视。

    百里星辰听完就去找尹修了。

    安好就去找朱诚他们谈了谈,通过他说的,安好也听出了些问题,看来这两个人得好好查查。

    至于金华,他们已经派人找到了,他们的确是回家埋葬金鱼去了。金华也有人证,能证明他那时候在家,而且他不会武功。

    对于他妹妹的死,他没有一点要告状的意思,一家人看上去也不是那么悲痛。捕快们都是听说了的,如今看来果然他妹妹,没有钱来得亲呢。

    对于捕快的突然到访,金华心里惊了下,却是没有问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尸体没有留在青衣楼,而是用牛车拉回了挨着监牢这边的停尸屋。里面有个冰窖,这热天倒也能防止尸体坏得没那么快。

    朱诚和朱青然是一出去就看见外面围了不少的人。

    “朱大人,你们抓到凶手了吗。”

    “朱大人,你们可一定要将凶手抓到啊,这也太恐怖了…。”

    “这是不是青衣楼里面的人干的啊…。”

    “这青楼就是是非多呢,缺德事干多了吧…”

    朱诚看着头疼不已,昨天回去后他就休息晚,今天还一早又出事,他着实有些难受。这当真是之前日子过太清闲了。安好看着这一幕,就想到了现代的记者,这的确很头疼,这件事若是解决了还好,关键是没解决。

    “大家静静,这件事还在调查中,目前还有很多疑点。”

    “朱大人,这凶手会不会还杀人啊,我们要怎么办啊。”朱诚有些无语,他也想知道,要怎么办呢。

    这件案子若是没办好,他这乌纱帽也别想要了,这件事是越闹越大了,这凶手还真是会给他找事呢。

    “你当我们是神呢,大家回去各自小心些,这事谁说得准,别在这挡着路了。”捕头的脾气没有这么好,他这么一吼,不少人都散了开。

    他们散开后,朱青然和朱诚才得以离开。

    这边尹修已经将欣娘,将绿意经常带的几样小首饰和她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一起给了安好。

    不过安好没有立马走,而是将帕子打开,放在桌子上仔细的看了看闻了闻。

    百里星辰、君深、尹修都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毕竟他们也不懂这些。仔细确定后,安好让尹修去拿了纸笔墨,将她闻出来的东西都写了下来。

    “安好,这些就是这粉末里的东西吗。”百里星辰看了看问道,这些东西他可是一样都不知道呢。

    “没错。你们暗中去查,看有什么人私下去买了这几样东西。他要在作案的话,肯定会在买的,随带也给我买一点回来。”

    “好,我这就吩咐下去。”尹修看了看说道。今天这事无疑是在挑衅他,打他的脸,要是抓到那凶手,他非让他后悔来到这世上。

    尹修说完让安好在写了一张,他就拿着出了屋门。

    “我们也回去了,待在这里也帮不了忙,晚上你们可以派点人出来,说不定他今晚还会作案的,不过小心些别打草惊了蛇。另外这两个人需要好好查查,在朱大人问他们秦江有没有跟人结仇的时候,他们明显神情有些闪躲…。”

    安好说着,写了两个名字出来,让他们看。

    “这两个人,我知道。不过他们却是纨绔子弟,经常伙同着其他人一起吃喝玩乐…。”

    百里星辰看了看后,开口说道。

    “这样看来这里或许就是个突破口。我再派人去周边的其他城了解下情况。”在君深看来,这凶手一看就是个惯犯,说不定在其他地方也犯了案子。

    “你这想法可以有,说不定这家伙就是个惯犯呢。在别处杀了人,又跑这里来了。”

    一切皆有可能,不过一切的猜想,还是得有证据才行。

    安好他们是坐的百里星辰的马车来,就一起去了他们的据点。有些日子没见,这四大怪人,倒是变了些,看起来比之前状态好了许多,似乎更有血性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