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 第两百七十四章 杀秦江的凶手
    “她体内的毒有些波动,不过已经被我压下去了,你们要好生照顾着,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还有几天他们就回来了,辛苦你们了。”安好看着朱雀笑了笑说道。

    “主子,你别跟我们客气了,我和青龙定然会照顾好她的。”朱雀看着安好说道。对于龙天月这个小姑娘,朱雀也是很同情的,这又落水又中毒的,到底是谁害的她呢。

    聊了会儿,安好就开始撤针了,针都撤下后,朱雀就帮着安好一起将衣服给她穿了起来。

    从里间出来的时候,安东已经带着人将吃食送了上来。中午吃午饭,青龙、朱雀、春夏、秋冬他们都是在楼上吃的,只有晚上是在下面吃的,因为晚上大多会烤烧烤,在屋子里到底是不好的。

    今天中午,有八菜一汤,汤是炖的排骨萝卜汤,小菜炒的是两盘,凉菜也是两盘,鱼香肉丝炒了一盘,红烧排骨一盘,青椒肉丝一盘,蒸香肠一盘。

    青龙对于这么好吃的,别提多开心了,不得不说安初九他们做菜还是不错的。这些日子,它也吃习惯他们做的了。

    “东家,下面等会儿就能吃饭了…。”安东看菜都上完后,这才看着安好说道。

    今天下面吃烧烤的人,都吃挺快的,也就还有两桌人在吃。所以厨房这边,就炒菜吃饭了。人多的时候就要晚点,就只能先吃点别的垫着,人少的话就可以先吃饭了。

    “好,我知道了,我等下就去叫他们。你们先去忙你们的吧。”

    安东看着安好,点了点头,就拿着放菜的托盘离开了。

    “你们先吃饭吧,我也去叫他们吃饭了。”

    安好说着刚走出门,就看到了走过来的百里星辰和君深,这两人总算没有在斗嘴了,看样子应该没有打起来,这脸上都没伤的。

    “你们,那个,吃饭了。”

    “好,我们走吧。”君深笑了笑,向着安好走了过来,拉着她的手就往楼下走。走到要到大厅的时候,君深才松开了安好的手。就这样牵牵,他心里都好高兴。

    百里星辰的视线不由得往安好出来的屋子看了看,就看到在吃饭的朱雀他们。朱雀他倒是见过,也没多想赶忙跟了下去。

    君深这家伙现在居然连小丫头的手都牵到了,他们俩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呢。

    午饭跟上面的差不多,安初九他们做的菜,越发的有进步了,不仅看起来不错,吃起来也很好吃。

    安好吃过饭后,又给大妞准备了点吃的拿了上来,看着吃的欢的大妞,安好不由得想起了小白它们,都还没有消息传来呢。

    “小白,你们现在跑到哪了,可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吗。”

    “主人,是你在说话啊,我们从你说的地方开始,一个房子又一个房子的挨着找着,但是没有闻到那女子的气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得远了我们闻不到…。”

    “你们一直朝着一个方向找的吗。”

    “嗯,房子太宽了,我们都还没跑完呢。”

    “那凶手或许没有住的那么远,你们围绕着青衣楼换个方向试试,他当时可是将人杀害后又弄回来挂着的,看看房顶上有没有什么痕迹…。”

    若是太远,那滴落的血迹他处理起来岂不是很麻烦。

    小白和小黑相互了眼,似乎也觉得安好说得有道理,同安好说了两句后就行动了起来。

    君深和百里星辰要比安好吃得多点,吃完后原本想上楼找安好的,却不想这时候外面飞进来了一个白色的鸽子,直接落到了君深的肩膀上。

    “这小东西,倒是会找你呢…。”看上去可比他喂的还小呢,看起来真机灵。他怎么觉得君深喂的什么,都比他的好呢。不过比起这些,他还是很喜欢威风凛凛的老虎。可是老虎哪里是这么容易驯服的呢,小老虎都没有卖的。

    君深没有说话,将鸽子从肩膀上拿了下来,从它脚上的竹筒里取了张纸条出来。

    上面写的是从周边城传回来的消息,在其他几个城都有类似的案件发生,这一看也有十多个女子死在他的手里了,死法上大致都是相同的,可是却没有一个男的,可见他是有仇视女子呢,那秦江的死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呢。

    想着君深赶忙上了楼,下面还有其他人在百里星辰自然不好马上问,也连忙跟了上去。

    君深上去的时候,安好正坐着凳子上给大妞喂着水。

    “安好,果真如你所想,这个人就是个杀人惯犯,之前在其他地方也杀过人,你看看着纸条吧。”

    百里星辰走的君深身后也走到了这番话,以前还杀过人,这简直就是杀人狂魔呢,手法这么狠辣。

    见君深给安好看纸条,他也凑过去,挨着安好看着。

    “既然这家伙杀的都是十六的处女,那这个秦江是怎么回事呢。”百里星辰看完后,心里松了口气,随即又问道。

    “那就很有可能是他杀。”

    “不是吧,这么巧合,那这秦江又会是被谁杀的呢。”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敲门呢,想着安好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林城。

    “主子,四大怪人那边发起了信号弹,让你们过去,方向位于城西…。”

    “知道了,你先下去准备吧。”

    安好听着不免有些好奇,这林城咋知道信号弹是四大怪人发出来的呢,方向都知道他是飞上房顶看了吗。

    “肯定有事情发生,我们快走吧。”百里星辰此刻很想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出门后,他们就上了马车,至于百里星辰的马车就留在了绝味烧烤坊这里。

    君深见安好的模样就知道她好奇林城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没等她问,就跟她说了起来。安好听完大致上明白了些,他手下重要的几个下属,都有专属于他们的颜色和信号弹图腾,这林城是君深的人,有些事他自然是清楚的。

    君深解释得太细致,不过在百里星辰看来,君深还真是什么底都快要告诉安好了。

    到了城西后,林城停下了马车,安好刚下去君深就叫着她往前面巷子走,百里星辰也跟了上去。

    巷子周围四下无人,他们就飞身上了房顶,这一看不远处的天空可不就是有多奇异的红晕,像是一朵很大的玫瑰花,颜色现在已经淡了许多,不知道的还以为天上出现了奇景呢。

    他们飞身向着不远处的红玫瑰飞了去,飞过去的时候,正好落在一个房顶上。

    这里正是怡红楼,怡红楼紧挨着河边,整个楼四处都挂满了红绸,看上去很是喜庆,楼的周边种了不少的花草,将怡红楼包裹在了里面。青衣楼排行第一,这怡红楼就要排第二了,它在燕州国也有好几家分楼。

    “主子,你们来了…。”

    听到声音,安好他们往一边看去,就看到白大美人正坐在房顶上,刚刚的信号应该是她发的了。她说,他们那几个怎么可能喜欢什么玫瑰花呢。

    “嗯,他们人呢,发生了什么事。”

    “主子,你都不关心下奴家吗。好了,不逗你了,越来越不可爱了。他们都在下面的屋子,进去你们就知道了,一个个来喽,不然掉下去姐姐可不管…。”

    白大美人说着,飞身落了下去,抓住窗子翻身就跃了进去。

    君深、安好、百里星辰一一飞身而下,君深成功的跃了进去,在安好下来的时候,一把拉住了她带进了怀里。至于百里星辰他就不用担心了,他的轻功可是很不错的。

    “主子…。”看到君深来,枯骨、阎罗、寻处都喊了起来。

    白大美人看着君深将安好放下,着实有点羡慕,他对周围人都这么冷,偏偏对她这么好呢。这丫头,这么凶有什么好的。

    “辛苦你们了…。”

    君深说着看了过去,就看到桌上倒着两男两女,而一边的地上侧躺着一个被捆绑住的男子。

    房间的脂粉味真重,闻着就不舒服。这赵阳和钱元居然白天就来了,知道秦江死了都还这么不消停,当真是胆子大呢。

    “我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各自都待在家的,后来赵阳在家里被他爹训斥了顿,他就带着人出了家门,找上钱元来了怡红楼。知道他们进了哪个房间后,我们就来到房顶,看着下面的动静。他们来了没多久后,那老鸨就带了两个姑娘上来,随后又上了一桌的吃食。”

    “一壶酒没多久就被他们喝完了,等他们再叫酒的时候,这个男子就出现了,他走过就给他们倒了酒,还得了赏银,不过他们刚喝下去,就都倒了下去。外面的随从并不知道,我们见他拿出匕首要行凶的时候,就出手了,外面的人也被我们打晕丢在了那边…。”

    枯骨看着君深将之前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

    百里星辰听到枯骨说完,视线就往地上的人看了去,他被绳子绑着,嘴也被堵住了,但样子看上去明显就充满了戾气,他心里的恨都写在了脸上。

    在君深和安好走过去的时候,寻处出手将男子提了起来站着。

    安好抬手扯掉了他嘴里的帕子,看向他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手,秦江也是你杀的吧,你还有杀其他人吗。”

    “他们猪狗不如,我杀了他们那是替天行道,你们是什么人…。”

    杨允一想起他们做的事,就恨不得过去捅他们几刀,说着不免问起了安好他们的身份,他们若是要帮着他们的话,又何必问他呢,到底什么意思。

    “我们来查案的,他们到底做了什么猪狗不如的事,让你这么恨他们呢。”安好看着杨允问道。

    杨允看着他们明显就有些不相信。因为四大怪人长得都有些奇怪,安好又是一女子,怎么可能查案的呢。

    “看什么看,还不快回答,捏死你跟捏死个蚂蚁似的,骗你有糖吃吗。”阎罗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冲着他喊道。

    君深见安好在审问,就没有插手,索性坐在一边看着。

    这话也没错,自己与他们而言,似乎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想了想杨允开口说了起来。

    “我叫杨允,我是越寒城一户富贵人家里的护卫。我爹还在的时候,教了我武功。娘也在妹妹九岁的时候死了,做了这么多年护卫我也有了积蓄,就在越寒城租了个院子,让我妹妹跟我一起生活着。”

    “那天我晚了些回家,回家的时候就发现,我妹妹…。”

    杨允说完眼眶都红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才害得她丢了性命。

    “他们就是畜生,他们玷污了我妹妹,活活的将她折腾死了…。”

    “你怎么知道是他们做的,你有证据吗。”如果有证据的话,他为什么不去告官呢。安好不免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证据弄丢了,我当时在地上捡到了一个玉佩,那玉佩的背面就刻了秦江两个大字。我当时就冲了出去,准备去报官,可是刚出门,就被人打了一闷棍,我倒下的时候依稀听到有人在喊,杀人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馆了,救我的人是我的邻居。可是他说他没有看清楚来人的容貌,因为他只看见了背影…。”

    证据没了,他还怎么告官呢,于是他就选了最极端的方式。 他记得那玉佩的样子,画出来后,问了他的东家,于是便开始查了起来,查到的结果让他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们。

    他贸然出手自然是杀不了他们的,所以他就开始计划了起来。一下毒死,他只觉得便宜了他们,所以他选择了其他的方式。

    “这几人也太人渣了吧,可是你也太傻了,杀了他们你也完了。”百里星辰听着,有些无语的说道。那打的人,肯定是秦江的人,得知自己的玉佩丢了,他肯定得找回来啊。

    “我没得选…。”杨允说完就沉默了下来,放过他们他怎么能甘心呢。

    “将人全部带回衙门,我有办法让他们认罪。”安好想了想,开口说道。

    杨允睁大眼看着安好,似是有些不敢相信,她真的能帮到自己吗。

    百里星辰听安好这么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证据都没了还能怎么办呢。

    “打算怎么做呢。”君深看向安好问道,不管她怎么做,他配合就好了。

    “我们的马车坐不下这么多人,就再去买个马车吧,将钱元和赵阳装进马车带回衙门,路上先别让他们醒过来…。”安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下。

    听了安好说的,君深就让阎罗和寻处去买马车。枯骨就和百里星辰回一趟据点,带一个会易容的去看看秦江的容貌,易容成他的样子。

    他们看着死去的秦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这反应绝对够激烈。百里星辰觉得,这一招还是不错的。

    等阎罗他们回来后,就将屋子里的钱元、赵阳以及杨允一起装进了马车,带回了衙门。

    安好和君深也坐上了马车,去集市那边买了黑油布和一只鸡,放在马车上后就去了衙门。安好见君深好奇,就将这些东西的用处,全部都告诉了他。

    安好他们到衙门的时候,百里星辰他们全部都到了。朱诚和朱青然听完百里星辰说的,不免很是诧异,没有想到这钱元和赵阳他们能干出这样禽兽的事情。

    经过安排,他们就开始布置了起来,腾了个房间出来,将整个屋子都用黑油布包裹了起来,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为了营造气氛,还搬了不少的冰放到里面,等到屋子凉下来后才搬了出来。

    “这感觉,跟外面比,当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冷飕飕的。”百里星辰在这里面待了会儿就有些受不了了。

    “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别让冷气跑出去了,将他们带进来,丢到地上…。”

    将人带进来后,阎罗他们就退了出去。外面的人也被勒令不准出声,远离屋子十米远。

    安好给他们把了下脉,喂了点少量的灵泉水,就退到了屏风这边。君深趁着黑,一把搂住安好的腰,有她在身边的感觉他的心里就格外的踏实。

    安好真是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好了,这家伙才一会儿的时间都要抱呢。

    这边的两个人,也开始苏醒了。

    醒来后,看着四处都黑黑的,还冷飕飕的心里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碰到对方后,都大叫了起来。

    “赵阳,是你啊,这是哪里啊…。”

    “可不就是我,你吓死我了,这里是哪我怎么知道,我们刚刚不是在喝酒吗…。”

    此时他们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吓得抱到了一起,一道光闪过,他们看到了秦江的脸,以及浑身的血。

    “我死得好孤单啊,你们要来陪我…”一身的鸡血,他的累心也是崩溃的,还得说这些台词。

    光闪过顿时黑暗了起来,一道凄厉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这声音,百里星辰他们询问了下秦江的家里人,尽力的模仿得像点。

    自从秦江死了后,他们天天都在做噩梦,如今看到他浑身是血的模样,又听到这样的声音,吓得身子都抖了起来,根本想不了那么多,他不是死了吗,怎么来找他们了。

    怪异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渐渐靠近。

    “秦江你放过我们吧,你又不是我们杀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找杀你那人去吧…。”钱元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秦江回去找玉佩的事,他们并不知道。

    如今自然想不到这秦江是被谁杀的,毕竟他平日也吊儿郎当的,指不定就得罪了什么混混呢。

    “她哥哥就杀了我一个,不杀你们,我不甘心,我要带走你们…。”

    “我们会帮你报仇的,你就别缠着我们了,当时你不是也很爽的吗,还干了三次,你可不比我们少,我们可是兄弟你就自个儿走吧,我们都会给你烧纸钱的…”赵阳一听,赶忙说道。

    那件事后,他们就一直都没有来过这边,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当时也是看那姑娘好看,出来倒水他们正好经过就调戏了下,看她家里没有其他人,就做了不该做的事,没想到还把人给玩死了。

    “秦江我们多给你烧点钱,在烧点婢女,保管你日子过得好,你放过我们吧…。”钱元也连忙说道。

    杨允要不是被点了穴,此刻已经冲过去揍他们了。

    这时候一道响亮的声音喊起,外面的人跑了过来,将油布揭了开。当看见对面站着的人后,钱元和赵阳心都凉到了谷底,在看到私下面皮的秦江时,他们差点没一口鲜血吐出来。

    “大人,我们胡说八道的…。”

    “这么多人在场,你们还想狡辩,来人拖下去先打二十大板。”有容安王撑腰,朱诚才不怕呢。这件事,他们想赖都赖不掉。

    钱元和赵阳什么时候被这么打过呢,一时间院子里都是他们的嚎叫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